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最新章节列表 > 二百八十二 做1个内核稳定的人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二百八十二 做1个内核稳定的人

小说: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作者:血流三千尺
    第283章 做一个内核稳定的人
    噗噗在想一件事。
    自己是二级换血找机会呢,还是放线塔前打一波。
    这2天。
    他也知道,大狼心态不对。
    事实上。
    全队应该没有比他更能理解大狼的心情。
    毕竟他遇到过一个很喜欢否定他的辅助,不管你做了什么,都得不到他的认可。
    他就是那段时间得了气胸。
    因为抽烟抽的太狠,加上不爱吃东西、作息颠倒。当然,这不重要,人吗,赤条条来赤条条走,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让他重新选。
    一般来说,imp很少有特别的情绪,他大部分时候都很安静,像在思考哲学。heart不止一次说过,噗噗你要活泼点,但效果也就那样。
    “双人路帮sofm开蓝,野王f6开。”
    噗噗来了一句:“你才一级。”
    他第一次控时间失败(lpl),对上的就是lgd,就是eimy。所以打别人可以正常规划野区,打野王不行。
    或许还会一起搭档吧。
    也就是这里是lpl,换lck,早抄起键盘砸头了。
    哭。
    噗噗这是怎么了?
    作为ad,噗噗的话特别少。当然,一般用不着ad说话,可以说,ad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吃线。
    “如果可以,我尽量先控上河蟹。”eimy接了一句,“巨魔肯定会来找我,你们下路小心点。”
    所以。
    对面没有特别的动作。
    “sofm,好像想搞事,升2直接往对面野区走。”
    他总觉得控双河蟹的思路,对eimy没用,干脆二级入野,打得拼一点,自信拼惩不会输。
    哭有什么用。
    这时。
    一级。
    这波就算拉脱仇恨,巨魔也没失去什么,它回头照样能骑酒桶的脸。
    砰。
    比起被否定,他更接受不了没有冠军。冠军这东西,没有的时候,总是最渴望的。
    大狼:……
    秦浩一级不好跟冰女抢线。
    只是跟mata相处了一个赛季,他知道这样的人,最讨厌搭档蠢。所以听秦浩聊起无心,噗噗只觉得活该。
    “w加速,追上去啃个aq。”见酒桶灰溜溜逃窜,米勒点评:“这波sofm很细节,开局让队友帮,然后开w加速从三角草入的野区。”这个路线最快。
    见着大狼郁郁寡欢,他兴不起任何的同情。被否定就被否定呗,像个男子汉一样,狠狠打麦÷的脸不好吗。
    日哭夜哭,能把麦÷哭走吗。他就算再魔鬼,也不是哭的理由。噗噗当然没学过历史典故。
    c博也觉得今天的噗噗吃了点枪药。
    他选择f6开,是想错乱刷野顺序,结果刚把红打到剩650血,巨魔踩着墙侧杀了过来。
    时至今日。
    按理说,噗噗跟ohq不熟啊。imp成名那会,ohq才被韩网解说叫做小uzi。但就是uzi来了,bo5都没赢过imp。
    eimy摸了下头发。拉扯间,他以为巨魔要q惩,离着300多码,主动先惩,结果差一百多血,被巨魔拿到了红。
    见大狼还在说自己到六,能支援,你们找机会打。
    你一个ad,解决不了轮子妈体系,你得多废物啊,难怪会被mata当面攻击。因为魔鬼愤怒到极点,是不会掩饰态度的。
    秦浩切屏看了一眼,巨魔近到红buff,见酒桶没退,选择先逼人的位置。因为红buff仇恨还在酒桶身上,急的不可能是巨魔。
    没谁知道imp在想什么。
    而对sofm来说。
    想起mata的臭脸,噗噗依旧会生气,他也乐意看到mata吃瘪。但他知道,mata算是那时期,最好的辅助之一。
    他只是长得憨,偶尔却特别颓废,像是要自我毁灭,根本不像长相表现出来得那么乐观。
    他补掉第四個尾刀,eimy就在草:“二级就来啊,真尼玛土匪。”土匪这个外号,是抗吧给的,eimy觉得很形象。
    “eimy有点难受,少一组红就算了,大概率河蟹也拿不到。”娃娃见巨魔立马往中路走,知道sofm不想给eimy追平等级的机会。
    不懂。
    镜头给到下路。
    imp知道巨魔在中,主动上去换了点血。
    “维鲁斯偷个ea,hudie主动指,没指到。”
    “牛头挨的很近,就算指到了,也会被打断。”
    两边差不多同步升2。
    imp稍退,等对面把线送到墙侧,再上前威胁一下位置。
    imp:“逼双召。”
    ohq并不知道自己被盯上。
    由于小炮控不住速度,他刚吃完近战兵,想把线送进去,维鲁斯又丢了一发箭雨。跟着牛头作势往前,他选择往后拉了2步,调整下身位。
    就这样。
    c博顺势把2层的圣物之盾打掉,缩小兵线差距。这时候,第四波线过来顶住,使得红方只有近战兵进塔。
    在这个过程里,巨魔已经控住上河蟹,迫使酒桶不敢打蓝,同样,靠着身位拉扯,规避了船长的二连桶,顺势前压,不让船长碰线。
    “没办法,lgd这个上野组合,前期很容易吃亏。”
    “被抢红有点伤。”
    米勒铺垫着话题。
    下一拍。
    导播突然切到下路。
    只见牛头作势a兵,猛地q闪击飞小炮。这瞬间,hudie判断维鲁斯要跟,斜角度指e,预判失败。
    “小炮在被集火,有机会出一血吗?”
    维鲁斯跟牛头爆发伤害不够,小炮在被顶回的那一下,按出了w,下一秒,维鲁斯闪现跟e,逼出小炮闪现治疗。
    这样,兵线在蓝方塔前没完全进去,小炮会亏刀。
    摄像头里。
    huide皱了会眉头。他没想到ohq这么自然的吃q闪,这一霎的功夫,他提醒也来不及。只能说,ohq作为韩援ad,这波的距离感有点差。
    导播回放。
    娃娃作为老油条,知道lgd粉丝多,这会吹道:“哦豁,ss下路有点对不了线了。”
    “小炮不是一个很好控制兵线走向的英雄,不过也还好,队友都是优势。”
    【帅,巨神兵。】
    【ohq真的搞。】
    【懂不懂三顾茅庐的含shi量。】
    被维鲁斯控线,只能等对面推出来。
    见下路还能玩,继续消耗着船长的血量。兰博打船长,给压力的时候,只要注意不被船长拉扯就行。
    上线往蓝方推进,找了个机会,控黄温上前,逼掉船长的连桶。
    他觉得对面有点急,感受到这样的情绪,立马调整对线思路,靠着w的瞬间加速,引诱对面出手。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感知情绪跟呼吸一样简单。毕竟都知道正常的对线情况,该是怎样。
    连空了两波连桶。
    大狼心里很焦虑。
    只要想到zoom、教练,就在后台看他“表演”,他就没法冷静下来。
    “要被打回家了。”zoom挪动了一下屁股。第一次坐在lpl的后台,对任何东西都感到新鲜。
    “大狼你要回吗?”eimy吃完四组野,问。
    “巨魔在哪?”
    “应该在打石甲虫。”
    “我吃完这波线回。”这会回去,只能补个草鞋、真眼,提升不了战斗力。
    听到这个沟通。
    zoom就在想:“被兰博抢等级,这个血量待在塔下,也有点危险吧。”
    随即,他又想:“也是,回了的话,要亏2到3个兵,对线差距就是这么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
    4分11秒。
    兰博送线进来,半血多点的船长已经摆好了一个桶子。下一秒,防御塔把近战兵打残,船长甩出一个qe。在用q引爆火药桶后,又立马在兵线中心摆了个e。
    知道对面想快速解线。
    兰博丢出鱼叉,擦着小兵缝隙命中船长,接着,兰博前压,接近火药桶。大狼以为对面想a桶,见兰博开出w,没想太多。
    下一秒。
    船长a桶的瞬间,走到技能边缘的兰博,突然回头,按出第二个e。船长吃到伤害和减速,刚把后排兵炸完,兰博闪现aq温度来到90,对着船长烧烤。
    大狼心跳的很快。
    他没想到对面起了杀心。
    后台。
    zoom同样心跳加快,他代入了船长一方。
    画面里。
    船长冒出绿光,火刀加速残血交闪。只是这操作在的剧本内。他紧盯着船长的背影,抗着防御塔追。
    吃到第三下。
    兰博血量下到120,就在这里,船长有个停顿的动作,zoom清楚大狼想反杀,只是兰博也有血瓶,并且它是多兰盾出门。
    砰。
    子弹射出。
    兰博w加速追出防御塔,进入红温,一锤收获一血。
    “船长a出普攻,兰博剩20血活了下来!!”
    “哇,四级越塔单杀,这兰博有点肿。”
    “诶呦。”
    zoom跟着拍大腿:“多兰盾立功了。”说完,看到船长亏了四个兵的经验,并且兰博能走,心想:“队友不帮,完全耗不过了。”
    船长打兰博,前面本来就是小劣。
    摄像头里,大狼露出痛苦的神情,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诶。”
    听到叹息。
    秦浩第一个说:“慢慢打,兰博后面不如伱。”
    c博:“兰博优势没用的,信我,他会送。”
    eimy:“你先抗压,我保着下路打。”
    “我……”大狼憋出一句:“草,我真踏马想给自己一巴掌。前面不空e不会掉那么多血。”只要空e,兰博就会越线消耗。
    当然。
    大狼打过比这更惨的开局。
    但都不像今天这么失衡。
    heart知道原因,因为以前没人威胁首发,被秀了不会特别激动。
    “他们有进攻压力,我能拖。”秦浩说:“你发育。”
    哇。
    zoom以前总是听说青神怎么怎么样,这会听到他安慰狼行,莫名有点羡慕这样的氛围。
    一个17岁的冠军。
    没有一点架子的吗。
    他们队那个韩援,自认为懂运营、懂比赛,鼻孔都要翘到天上去。
    旁边,cvmax再一次认为,竞争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那种小心翼翼和不安,再一次回到了大狼的身上。
    跟秦浩相比,大狼少的就是这些。
    简单说就是内核不够稳定。
    一个内核稳定的人,不会因为外界的任何因素,就轻易否定自己;不会因为不同的看法,患得患失;
    也不会因为失败,就放弃自己的努力;更不会因为别人的否定,就急于证明自己。
    重新上线后。
    兰博增幅法典、红水晶加草鞋,船长只有草鞋加长剑。
    很快。
    察觉到船长变怂了,不过也没在意。装备拉开差距后,船长是该怂一点。
    qq群。
    徐小盼见船长被单吃,连连为喝彩。
    包括弹幕。
    乐子人们就喜欢玩梗。
    【银行!】
    【一阵上单,就这?】
    【也就是蛇队成绩一般,不然一阵绝对评给。】
    这就是尬吹了。
    春季赛的数据,还不如letme漂亮。
    或者说。
    如果你觉得一个没有纪律性的上单,是赛区代表,那也很难说服别人投票。
    要说烂队没有好数据。
    loong不服。
    真看了17年的比赛就知道,sofm在这个队,竟然称得上稳定。因为队友比他还搞。
    中路。
    又一发q差了点距离,姿态连打2个信号摇打野,“兄弟,来帮啊。”
    打到这会,他有点急。
    瑞兹的位置太暧昧了。
    他总觉得q小兵能耗到,但真的这么做了,瑞兹不是横向走位规避,就是后退拉开距离。
    “sofm,在往中路赶,两边中路都没回过家。”
    瑞兹只有半血,姿态觉得能杀。
    下一拍。
    巨魔来到草丛,冰女往前交e。这个过程里,sofm亲眼看见冰女离开小兵范围,吃了瑞兹一个q。
    紧跟着。
    冰女ee近身,踩出w打出爆发的同时,瑞兹ewq甩到冰女脸上,刷出护盾。
    sofm:……
    “你上啊,我还有闪。”姿态晕了。我先手打一套,你倒是补点伤害啊。sofm更晕,问题瑞兹也有闪,它还打出加速了。
    这波先手打得很一般。
    姿态知道,但他还是觉得sofm有问题。
    再一个。
    秦浩轻松写意的赖线方式让他心理压力陡增。
    重回中路之后,姿态再没办法找回三年前的状态。
    “sofm路过中路,帮冰女推线。”娃娃聊着场上发生的事。
    “ss上路优势,但下路有点难受,”米勒摇摇头,“小炮手比维鲁斯短,没闪的话,很怕被酒桶抓。”
    “节省了一个传送,而且他马上有大。”
    “看ss能不能围绕兰博大招,找点机会吧。这一把,他们要主动提速。”
    比赛进行到6分钟。
    中上有大后,频频跟辅助沟通,他注意到瑞兹退到塔前对线。
    “eimy往下靠,借助兵线优势蹲草埋伏,”米勒皱着眉头,“打起来的话,感觉是兰博的舞台。”
    这波是秦浩指挥的。
    他看到巨魔路过中路,清楚巨魔刚控掉上河蟹。
    再一个,下路是蓝方推进线。
    此时,巨魔往下靠,应该是打算配合下路推进给压力,只要抓到机会,冰女跟兰博都能赶到战场。因为ss中上有主动权,可以视情况,投入力量。
    下路中线附近。
    巨魔刚走过小龙坑,ohq没有任何反应,直接被开。
    事实上,看到女坦贴墙往侧边走,打算去做眼,小炮跟在兵线后面还要往前进,就能看出两人没沟通过具体要干嘛。
    酒桶e打出控制,牛头就要跟出二连。
    这瞬间,见打野位置不错,中单正在靠,选择交t留人,打算拖到中野过来。
    “冰女应该在这个位置。”
    后台。
    zoom见秦浩标记河道中央,紧跟着,秦浩又说:“尽量换点技能,大狼你吃线,他们都在下半区。”
    “我要掩护吗?”
    “不急。”
    解说席。
    米勒见女坦e牛头吃到击飞,提高音量:“要留,巨魔已经到了。”
    牛头跟维鲁斯都没闪。
    引诱ss出手后,维鲁斯给了个e往后退,下一秒,吃到巨魔的冰柱减速,兰博洒大,烫到两个。
    看到ss配合打得不错,娃娃评述说:“牛头选择把巨魔顶开,那这样,ad能跑吗?”
    话音刚落。
    巨魔加速杀回,女坦继续威胁身位。hudie追到塔前,酒桶突然出手撞e晕住女坦,然后交闪回到塔下,整套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这会,姿态刚靠到墙侧,打算e过墙给控,没成想,lgd撤的这么果断。
    “草,劳资支援过来,连个助攻都没蹭到。”牛头吃到集火阵亡,人头被兰博收下。
    他觉得对面稍微犹豫一下,肯定能留到一个。
    再看中上,都在吃线,捡了个头,喜道:“我这把很肥,记得来控先锋。”
    往后。
    sofm继续骚扰野区和中路。
    9分钟这里,秦浩塔下回城,他路过的时候,选择挨一下防御塔,顶e打断,然后发出欢快的语音——
    【巨魔时间到。】
    不得不说。
    sofm这把玩得很嗨,巨魔强就强在能拉扯,肉,对位单挑给力。
    秦浩没有任何波动,重新按下回城,心里就在想:ss下路没线,不提前换到上路的话,ohq会干嘛?
    想到这一点。
    秦浩跟c博说:“我们先做一轮先锋视野,看看对面怎么选。”
    于是。
    9分40秒,维鲁斯刚把兵线送过中位,牛头明牌河道消失。
    “想接吗?兰博现在很肥,它小面具加法穿鞋,大招只要烫到后排,lgd没法打。”
    “牛头帮补炮车,eimy进河道排眼,看样子,lgd不想让ss轻易收下先锋。”
    lgd抢视野的时候。
    hudie选择跟着跑图。
    米勒聚精会神盯着赛场上可能发生的对撞。
    紧跟着。
    姿态在接中线的时候,巨魔冲进上河道骚扰酒桶,配合上线优势,提前落位。
    眼看着lgd野辅退出河道,回到自家蓝区。
    小地图上。
    小炮下塔接线,瑞兹已经走到了红buff处。
    “lgd玩得很聪明,让上野辅在上半区露视野骚扰,中路一个人去下抓单。”
    下一拍。
    维鲁斯突然按出大招,ohq吃到控制后,没觉得怎样。因为他在塔下,维鲁斯就算顶着防御塔输出,伤害也不够。
    直到一道蓝色的传送阵出现在身侧,他才知道自己要寄。
    ad遭重。
    见先锋只剩二千多血,打算回上。靠近草丛时,牛头从墙后冒出。这瞬间,眼疾手快,按出了q。所以吃到击飞时,把伤害打出来了。
    而在米勒眼里。
    冰女都走到中路草丛附近,见兰博被开,选择回头支援,巨魔在打先锋,短时间内,看似人少的lgd,反而输出更集中。
    “救救救。”知道自己有些莽撞。他以为lgd进攻下半区,不会留人在上,野辅应该回去发育了。
    砰。
    酒桶跟出大招,船长冲上去给个火刀aq。吃到集火,兰博按出大招,往墙侧闪,还想挣扎。
    只是跑了2步,船长还有大,眼看走不掉,兰博红温回头输出。
    最终。
    船长杀掉兰博,女坦闪现r控住酒桶,帮助冰女吃到人头。
    帅。
    这波决策,看得zoom心潮澎湃。
    跟ss比起来,lgd更像一支号令齐整的军队。先是牛头来中解线,帮瑞兹抢了波游走回合。
    紧跟着,装作要拼先锋,实则抓下弄死小炮。在杀掉小炮后,藏在蓝区的野辅,见到兰博直愣愣的回上,立马选择交换人头。
    整个过程里。
    ss一直没排干净河道视野,野辅只是掌控了龙坑视野。
    “在干嘛。”徐小盼扣出一行字。2个人头的兰博,这样被杀。
    接下来。
    ss借助先锋撞中,随后尝试入野抓酒桶。
    只是在大部分观众看来,ss哪怕领先经济,但给不了什么像样的压迫。
    时间来到14分钟。
    ss连续尝试了两波进攻,都没有取得收益。到了中路,秦浩陪着维鲁斯守线,巨魔突然加速向前,顶e。
    吃到减速瞬间,秦浩以为ss想利用女坦大招做一个配合,他手指都放到闪现上了。结果他看到女坦有个转身的动作,好像要往下河道走。
    “看我。”秦浩吼了一句。
    大狼刚切屏,就看到瑞兹闪现ew控住巨魔,接着酒桶f6杀出,er炸回,下辅同时出手跟出技能。
    在这个过程里。
    瑞兹q触发超负荷,愣是在女坦打出大招时,走出中心区域。
    “sofm,皮出事了!!”米勒抬高音量。
    下一刻,ss选择反打。
    可女坦大招给的一般,冰女eer控住瑞兹,小炮w上来输出时,吃到了牛头的虚弱。
    “兰博不在正面,ss伤害不够。”
    “瑞兹残血后拉,ss上头了!”
    巨魔倒地,秦浩起身残血后退。这瞬间,冰女闪现w踩三个,小炮顶着虚弱打伤害。
    正如此。
    哪怕冰女补q击杀瑞兹,却没人能威胁维鲁斯。
    “腐败锁链命中两个,船长补个大招,双c这个位置不好救。”
    “兰博才落地,但没有残血给它收。”
    最终,兰博掩护女坦交闪拉掉,ss打了波3换1。
    【啊,sofm也病了。】
    【姿态在干嘛,这敢踩的啊。】
    【sofm老惦记他那冰柱干嘛,不顶一下不舒服?】
    看了下面板,才发现船长混着混着,补刀跟他持平。淦哦,俺一直在参团,船长又不需要。
    毕竟。
    ss这个阵容强的是抱团和中距离的先手配合,他们对lgd的放塔发育,没太多办法。
    24分半的关键团。
    ss落位逼土龙,lgd继续骚扰。秦浩想的很简单,只要每一波都能浪费到ss的大招,他们的推进效率自然会放缓。
    “两边还在拉扯,hudie想找机会开。”
    女坦的站位,看着就有想法,只是lgd这边,是酒桶、牛头顶在两翼,没那么容易开到关键人员。
    土龙三千血,二千血。
    到了这会,sofm都以为对面要放了。下一拍,酒桶e进龙坑,牛头主动找女坦的位置。
    眼看着,lgd前排散开,hudie在吃到牛头的w技能之前,对着维鲁斯来了个大招。
    “太阳耀斑打出减速,兰博洒大,维鲁斯血量下到一半。”
    “龙,龙是谁的。”
    上帝视角。
    ss第一波的配合,已经限制住了后排。
    语音里。
    姿态说自己在绕,也确实绕到了蓝区,准备从侧翼发动进攻,遏制后排环境。
    同时。
    维鲁斯为了躲开火线范围,站位比较靠后,酒桶严格来说是脱节的。ohq见巨魔心思都在土龙上,主动贴在墙侧输出酒桶。
    秦浩操控瑞兹往前,到了一个能q到小炮的距离。
    这个时候。
    ohq没有选择拉开,而是调转枪口,想跟瑞兹打。他旁边就是兰博、女坦,龙坑又有巨魔当保镖,加上绕到蓝buff的冰女,怎么看,环境都还不错。
    米勒还没反应过来。
    画面里。
    瑞兹按出q,然后有个回头的动作,似乎害怕被兰博q到。ohq正打算继续给酒桶压力。
    几乎是巨魔q惩拿到土龙的瞬间,维鲁斯拉弓。
    噗噗看到瑞兹q命中小炮后,秦浩闪现wq接eq。跟着,天空落下加农炮,龙坑酒桶丢出大招,他出手带走小炮最后一点血量。
    “冰女还在绕,但小炮已经倒了!!”
    “兰博伤害很高,可没了ad,没人收割。”
    【卧槽,神配合!】
    【哈哈哈,ohq真的搞。】
    【双p组合!!】
    姿态赶到战场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net 兰博已经残血。他就很尴尬,就不能等他5秒吗,他从这个位置出来,对面维鲁斯过不来的呀。
    “巨魔交闪,往后顶e减速酒桶。sofm很能跑!”
    “冰女过不来,女坦被卖了。”
    lgd打出0换3后,推掉中二塔,扫掉下半野区。
    打到这会。
    lgd经济反超,资深的蛇队粉丝已经在群里讨论,谁是这把最搞的了。
    “船长起来了,兰博有点打不过了。”
    “应该结束了,ss这边没什么翻盘点。”
    29分33秒。
    lgd一比零领先。
    摘掉耳麦那一刻,大狼舒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还是要控制好情绪,太急躁,只会打出最差的操作。
    (本章完)



如果喜欢《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血流三千尺所写的《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为转载作品,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