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民国迷案史最新章节 >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民国迷案史 连载中
分享民国迷案史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

民国迷案史作者:围炉野话

民国迷案史简介: http://www.uukanshu.net
-------------------------------------

民国迷案史最新章节第24章 李贺蓝
第1章 午夜奇事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作者:围炉野话加入书架

  这是一个深秋的雨夜,在一条寂寥无人的长街上,叶飘缓缓向街头走来。

  他的脚步轻松而优雅,就像一个信步闲庭的游客,任由雨丝落在他的周身,毫不在乎的笑着向前而行。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传入了他的耳畔。

  叶飘抬头望去,一个身着内衣,睡眼惺忪的中年男人,正从对面快步向自己行来。

  这男人刚刚到了叶飘的面前,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这次来的是个女人,她穿着一袭粉红色的连体睡衣,一张神情紧张的脸上,两道弯弯的秀眉不断耸动着,似是忧心忡忡的在思索着什么。

  叶飘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又看了看迎面而来的女人,眉头已微微皱起。

  那男人行至叶飘身侧,在两人身影交错的瞬息间,一阵微风陡然吹起。

  叶飘的脸色立时变了!紧接着,他就看见了一个拳头。这拳头来势如风,眼看就要打在他的鼻梁上,但见他身形微动,向旁边斜斜一闪,就避过了拳头的攻击。

  “朋友……”叶飘神色一凛,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男人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再次扬起拳头,恶狠狠向他冲了过来。

  叶飘摇了摇头,待他到了近前,猛然探出左手,在他的手腕一击,跟着抬起右腿,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啊!”那男人发出一声惨叫,在雨水中滚动了几下,重新站了起来。

  叶飘高声道:“阁下要是再胡来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向前走了几步,准备在那男人还未动手之前,先行将其制服。

  “呼”的一声,一片粉红色的纱影从他的背后扬起,接着一阵凄厉的惨叫传入了他的耳畔。

  当此之时,叶飘不及多想,急速转头向后面瞥了一眼。只见刚刚还在街头的那个女人,不知何时悄悄到了自己的身后。此刻的她,面容狰狞,目露凶光,双手胡乱挥舞着,向叶飘扑了过来。

  在她双手还未抓到叶飘的脖子之前,叶飘疾快地退了两步。这时候,那男人站了起来,咆哮着奔向了那女人,一拳打在她的肩头,将她打的踉踉跄跄退到了一旁。

  那女人吃了一拳,尖叫着摇了摇头,咬着牙扬起手来,迅速在那男人的脸上留下了五道抓痕。

  叶飘凝目而视,这两人虽然各自受到对方的伤害,但脸上却毫无痛苦的表情,而且颇有越战越勇之态。

  他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这两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很大的问题。今天自己实在倒霉的很,恰好碰到了两人病态发作的时候。

  这对男女争斗了片时,那男人一拳打在女人的腹部,将她打倒在地,然后扑在她的身上,掐住了她的脖子。

  看到这般情景,叶飘只得疾步奔到那男人身后,竖掌成刀,在他的脖项间猛然一劈,将他打晕了过去。

  那女人得了自由,发出几声难听之极的嘶吼,翻身掐住那男人的脖子,运足气力扭动了起来。

  “你也好好安静一下吧。”

  叶飘按住她的肩头,和对付那男人一样,将她打晕在地,径自到路边的公共电话亭,打电话报了警。

  十分钟过后,警察到了现场。一个为首的年轻人,走到了那对男女的面前观察片刻,冲着站在不远处的叶飘努了努嘴。

  “你这家伙,难道就不能给我们警方留一点事做吗?”

  年轻人到了叶飘近前,冷不防向他的肩头打了一拳。

  叶飘笑了笑:“不好意思,这位仁兄想要掐死那女士,我若是不加阻止,只怕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一具尸体,一个杀人凶手了。”

  年轻人皱着眉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飘懒洋洋的道:“谁知道呢?我又不是警察,这好像不关我的事,是吗?”

  此时,年轻人的身后走过来几名神情肃然的警员,他们在年轻人的指挥下,将地上的两人抬到了警车上。

  年轻人瞧了瞧躺在车上的那对男女,正要对叶飘开口说话,叶飘却转过了身子,淡淡道:“千万不要让我跟你到警局去,配合你们做那种无聊的询问笔录。我只不过是个刚刚做了件好事的好市民,并不是你们的调查的对象。秋明堂先生……哦,不对,应该是秋警官。”

  那位叫秋明堂的警官叹道:“你不能委屈一下,屈尊到警局去坐坐,好让我们省一点口水吗?”

  叶飘道:“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算跟你们到了警局,又有什么用?”

  秋明堂摊着手道:“就算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

  叶飘摆手道:“我困了。”

  秋明堂瞪了他一眼:“该死的,你这个三流的小说作家,什么时候这么早休息过?”

  叶飘微笑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去的。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你们警局中的那股怪味道……”

  他还没说出最后两个字,就大步离开了现场……

  假如有人在深夜里敲响了你的门,自称迷了路,此际又冷又渴,希望你能为他提供一些帮助;假如你不是个冷血的人,你通常都不会拒绝他,是不是?

  李强的血一向很热,他所遇到的这个迷了路的人,更是个令人一见之下,就会热血沸腾的人——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孩子。

  以下的情形,就是李强如何在深夜,遇到一位美丽的女孩子上门求助的片段。

  根据李强的描述:当日已是午夜时分,他刚刚从一位朋友的家中归来,正要上床休息,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李强穿上衣服,带着十二分的不情愿的来到客厅。本来,他一脸睡意,心中正在暗骂不知道是哪个“乱敲月下门”的恶客,无端端打扰到自己休息。可是当那扇门甫一被他打开的刹那,他的眼睛立时亮了。

  令他瞬间清醒的,并不是迎面而来的夜风,而是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当时双手抱在胸前,一张绝美的脸上,正透露着可怜、无助、慌张等复杂的神情。

  她轻启樱唇,低声对李强说:“我……我迷路了,我又冷又饿,你……”

  “当然可以!”李强不等她说完,已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了她的意思。

  他马上伸出手,将门完完全全的推开,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那女孩子走进屋子,还未坐下,就迫不及待的对李强做出了如下解释:她迷路的原因,是缘于和伙伴们一起,在一座山势险峻的山谷中游玩时,不小心坠落到了一处坑洞内,然后便昏死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城市的街头,这种情形本来已经令人十分惊诧,使得她惊慌莫名;更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她很快发现,自己随身的行囊,和身上的钱袋全都不见了。她惴惴不安的在原地呆了很久,最后决定先找到此地离她最近的警局,向警方求助。

  她在又冷又饿的状态下,沿着一条道路向前行去。由于此时正值深夜,长街上寂渺无人,她只好望定一个方向,一直向前寻找。

  等到她行至李强家门前,实在耐不住不断袭来的夜风,和腹中的饥饿感,犹豫了半天之后,只得敲门向主人求助。

  李强听了她的遭遇,什么都没有问。事实上,他甚至连那女孩子所说的话都没有听的很明白。因为她实在太美,美的令大多数男人一见之下,就忍不住周身酥麻,浑然忘了自己姓什么。

  那女孩子楚楚可怜的对他讲述完自己的遭遇,接着向他祈求,请他帮忙报警。

  李强即刻打电话报了警,接着走进厨房,为她煮了一碗面。

  那是一碗十分普通的面,但对于又冷又饿(其实当晚的天气并不算太冷,只不过那女孩子所穿的衣服实在太少。),身心疲惫的她而言,却无疑比起龙肝凤髓,山珍海味还要可口的多。

  她吃面的过程中,李强一直在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他看的很仔细,他从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在进食的时候,可以如此优雅,如此夺人心魄。

  那女孩子吃完了面,感激的对李强说:“谢谢你,我叫薛茗烟。”

  李强没有答话,他盯着薛茗烟咀嚼的动作,心中忽而萌生了一种奇怪地感觉:他恨不得自己化作碗中的最后一口面,被薛茗烟吞到肚子里面去。

  薛茗烟见李强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红着脸笑了笑,正要开口说话,李强却站了起来,为她端来了一杯又香又浓的热茶。

  他的身体虽然在做这件事,但眼睛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薛茗烟的脸。

  薛茗烟喝完热茶,一张本来略显疲惫、苍白的脸,顿时有了红润的光泽,那令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耀目生辉。

  李强期期艾艾的道:“你还有什么需要?”

  薛茗烟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打扰了你这么久,真不好意思。我想,警察应该快要到了。”

  李强失望的道:“你要走了吗?你……”

  他的口唇虽是连连翕动,但下面的话却语不成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薛茗烟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强怔了怔,这才想起到现在为止,还未和人家通名道姓,他拍着脑袋,尴尬的笑道:“我叫李强。”

  薛茗烟道:“我会牢牢记住你的名字,也会牢牢记住你的恩情。我……”

  她言犹未毕,门外突然远远传来了一脚步声。

  李强摆着手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客气。”

  片刻之后,警方的人员到来了。他们简略的对薛茗烟盘问了几句,将她带出了李强的家门。

  李强呆在门前,望着漆黑的夜色,沉默了良久,喃喃道:“真耶?幻耶?”

  这就是李强昨晚的“艳遇”,在第二天晚上,他和叶飘坐在一家酒吧中畅饮之际,满面遗憾的对叶飘道出了整件事的始末。

第2章 酒吧内的交谈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作者:围炉野话加入书架

  叶飘静静听完了李强的讲述,笑道:“这个故事很有趣,也很精彩,只可惜没了下文。”

  李强叹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生遇不到自己中意的人,实在是一种痛苦;遇到了却又马上分开,更是痛苦中的痛苦。”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举起了酒杯,大口喝了下去。

  叶飘笑着呷了口酒,眨着眼睛道:“其实你若想找她,并不是难事。”

  李强黯然道:“你是说到警局中去打听一下?”

  叶飘颔首道:“她既然到了警局,那么到警局中查一下她的来历,以及她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并不算什么难事。”

  李强摆手道:“没有用的,就算能找到她又怎么样?”

  叶飘笑道:“你是怕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李强瞪了叶飘一眼,脸上旋即现出一片红潮。

  叶飘笑了笑,他知道李强虽然平日里豪放不羁,但缘于自小习武成痴(李强的祖父,是一代传统武术宗师,从小就对他进行着很严苛的训练。到了李强二十三岁那年,他早早继承了祖父的衣钵,创立了一家名为‘金龙’的武馆,很快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李师傅”。),平日里对于男女之事,一向不感兴趣,堪称是此道中的顶级“雏儿”。此次骤然遇到了心仪的女人,却又和她聚散匆匆,自是难免为她失魂落魄。

  于是,叶飘柔声对他安慰道:“放心吧,如是有缘,以后多的是机会遇到;倘若无缘,你纵然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再见到她的。”

  李强意兴阑珊的点了点头:“不错,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叶飘听着他这句似通非通的话,强忍着笑意道:“单相思和两情相悦,还是有所分别的,你……”

  李强挥了挥手,沉吟道:“你觉得她对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叶飘沉默了下来,老实说,李强刚刚对他讲起薛茗烟的事,说到她是在一座山中游玩,不小心跌入了坑洞中昏了过去这一段,自己早就心有所疑——例如:她跌入坑洞中之后,与其随行的同伴呢?莫非他们看到这一幕后,只是袖手旁观,任由薛茗烟呆在坑洞中,令她自生自灭?再者,薛茗烟自始至终,都没有向李强道明她家居何处,是在哪一座山中遇险……

  这些问题出现在叶飘心中之际,他并没有向李强提问。因为他看的出,李强提到薛茗烟时那种心向神往的情状,分明已深深爱上了她。(一见钟情这种事虽然并不常见,但在许多未曾恋爱过的男女身上,发生的机会却极高。)

  所以叶飘刚才非但没有对李强发问,反而做出认真聆听的样子,以免令他心生不快。

  李强凝视着叶飘的眼睛,显然很希望他能解开自己的疑惑。

  叶飘迎着他的目光,最终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取出一支香烟,点燃后轻轻声道:“其实你本来就知道这问题的答案。只不过,你不敢去想,不敢揭破而已。”

  李强面色一沉,低着头道:“你知不知道,我从没有对任何女人动过心。”

  叶飘道:“我知道,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最多也只是能让你感到惊艳而已。”

  李强苦笑道:“我还以为你刚才误认为,我是……因为她太过美丽,才会对她一见钟情。”

  叶飘摆了摆手:“感情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并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

  他举起杯子,笑着说了下去:“只要有感觉,有什么不可以呢?”

  李强长长出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感觉……是的,我昨晚上想了一夜。本来,我也以为自己是因为她的容貌太美,而让我对她产生了感觉。可是,我平生所见过的美女,绝不止她一个,为什么单单对她产生如此奇特的感觉呢?”

  叶飘道:“也许这就是缘分,有时候缘分到了,你想挡都挡不住的。”

  李强仰起头,茫然慨叹了一阵,抬头道:“说说你吧,最近构思的新小说怎么样了?”

  叶飘道:“还没有准备,不过昨晚遇到了一件怪事,倒是有了一点想法。”

  他将昨晚遇到的事告诉李强,缓缓道:“看那一对男女的装束,显然距离那条街道不远……”

  他的话说到一半,突听得一人道:“你错了!”

  这人的话音一落,叶飘就忍不住叹息了起来。他自然听得出这是秋明堂的声音,这家伙出现在这里,多半是为了昨晚那件事来找自己的。

  他举起杯子,轻轻呷了口酒,微笑道:“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在这个月,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秋明堂潇洒的坐了下来,笑道:“警察也是人,有时候也需要偶尔放松一下的。”

  叶飘放下酒杯,指着李强道:“我的朋友——李强。”

  秋明堂对李强道出自己的名字,接着道:“昨晚的那对男女,家住距离那条街道三公里之外,他们此刻……”

  他忽而欲言又止,瞧了瞧叶飘的脸色,沉声道:“死了!”

  叶飘皱眉道:“死了?”

  秋明堂打了个响指,向侍应生要来了一杯啤酒,一口气将杯中酒喝下大半,望着叶飘道:“想不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飘道:“有没有条件?”

  秋明堂苦着脸道:“我求求你,别跟我这么斤斤计较,行吗?”

  叶飘无奈的道:“那只因为你老兄骗过我太多次了,还记得上回吗?那桩在医院杀人的案子,你硬是骗我在垃圾堆中,蹲守了三天三夜;还有那件三个月前的连环绑架案,要不是我预先有了准备,现在只怕早就去见上帝他老人家了……”

  秋明堂摇了摇头,打断了叶飘的话:“我承认,你这几年帮了我不少忙。谁让我们的局长大人,总是不肯相信我的判断,说我是看福尔摩斯小说入了迷,整天胡思乱想。否则的话,我一个堂堂的警官,需要你这个三流小说家帮忙查案吗?”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相互揶揄了半天,坐在旁边的李强不禁笑了起来。

  叶飘和秋明堂看到李强的笑脸,当下互相瞪了一眼,各自举起面前的杯子,浅浅喝了一口。

  秋明堂轻轻咳了咳,说道:“那对男女是接受我们的笔录后,在警局门口自杀的。”

  叶飘道:“什么方式?”

  秋明堂皱着眉头道:“咬舌自尽。”

  叶飘冷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武侠小说了?你知不知道,人类的舌头内部,虽然动脉组织不少,但纵然用力将其咬断,也决然不会像武侠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可以令人立时死去。”

  李强道:“不错,只要你们发现及时,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将他们送往最近的医院。”

  秋明堂道:“可惜的是,他们有意不让我们发觉,两人躲在警局门前的转角处,咬断舌根后,相互抱在一起亲吻着而死……”

  叶飘和李强听到他说到此处,面前不禁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画面:一对满口是血的男女,在寂静无人的街角,相互拥吻着,渐渐走向死亡……

  秋明堂打了个寒噤,喃喃道:“你们没有亲眼见到当时的场面,那情形实在是……哎!我敢说,就算是世上最冷静的人,看了之后只怕也会动容的。”

  李强挥了挥手,好像将脑中那恐怖之极的画面挥去一般,肃然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秋明堂道:“是夫妻。”

  叶飘奇怪地道:“夫妻?”

  那对男女竟然是夫妻——这实在是令叶飘无法想象的事。他想起当晚两人大打出手,急欲将对方置之死地的样子,不禁凝神思忖了起来。

  秋明堂道:“调查的结果,证明两人的精神方面有了异常,是以才会发生这种事。可是我却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叶飘道:“即便是他们的精神上有了问题,但你们总该查一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秋明堂道:“你以为警察都是笨蛋?我们今天一早,就对这夫妻两人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调查。”

  叶飘道:“我猜你们定是一无所获,是不是?”

  秋明堂扬了扬眉,耸着肩膀道:“来吧,我准备好了,接受你任何的挖苦和嘲笑。”

  叶飘道:“我还猜得到,现在警方的结论是:两人的死亡,纯粹是系于精神方面的异常,而发生了意外。所以,这桩案件根本没有再查下去的必要,是吗?”

  秋明堂不满的道:“那些只知道看表面现象的家伙们,根本不配做警察。”

  叶飘道:“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能够接受一些非常事物的。”

  这句话从叶飘的口中甫一吐出,秋明堂马上高兴的举起了酒杯:“还是你了解我,我就知道,无论碰到什么奇怪的案子,来找你聊聊总是不错的。”

  叶飘道:“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次我会帮你的忙,和你一起私下调查这件事。”

  秋明堂斜睨着叶飘的脸,不满的道:“你这算什么朋友?”

  叶飘伸了个懒腰,轻声道:“当然是喝酒的朋友。”

  他举起杯子,朝秋明堂和李强遥遥一举,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起身道:“再见!”

第3章 患了梦游症的男人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作者:围炉野话加入书架

  朗月高悬,清辉点点。

  叶飘坐在窗台前,拿起桌上的酒杯,缀了口杯中的红酒,将身子舒展一番,轻松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白色的烟雾飘向空中,随着夜风远远而去。叶飘望着明月,微笑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之后,在阳台上来回踱了几步。

  “走……一直向前走,千万不要……不要停下来!”

  这个声音传来之际,声音的主人也旋即出现在楼下的花坛旁边。

  叶飘循声看去,一个人在夜色中,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他的口中不断喃喃而语,来来回回都是刚才那两句话。

  叶飘极目向他的脸上瞧了瞧,无奈夜色将他的面目深深掩住,根本看不清此人的样子。

  那人又向前走了一段,忽然一个趔趄,脑袋重重撞到了花坛的边沿,跟着便倒在了地上。

  叶飘双眉一蹙,大声叫道:“老兄,你没事吧?”

  没有人回答,那人倒地以后,就寂然不动,似是被摔晕了过去。

  叶飘转身步入客厅,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当他行至楼下,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人时,马上又听到了那句话。

  “一直向前走,千万不要停下来!”

  叶飘舒了口气,既然他还能开口说话,看来刚才撞的并不算太严重。

  他来到那人身旁,拍了拍他的身子,问道:“你还好吗?”

  那人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语声,只是自顾自的呢喃着。叶飘凑近了他的脸,只见他那张满是鲜血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一双眸子,正闪耀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叶飘又在他的身上拍了两下,见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只得摇了摇头,准备请邻居们帮忙,将他送到医院去。

  蓦然,一辆白色的车子从远处驶了过来,眼见到了他们身旁之际,车中人似是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径直向两人撞了过来。

  叶飘知道,这定然是驾车的人喝了酒,才会如此不顾一切的横冲直撞。

  他即刻抱起地上的那人,一个翻滚避到了花坛里面。就在此时,车子骤然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被人打开了。

  从车上走下一个满身酒气的中年男人,他摇摇晃晃走到叶飘的面前,骂道:“你找死吗?深更半夜不睡觉,站到这里做什么?”

  叶飘沉着脸道:“你这样醉酒驾车,不怕撞到人吗?”

  中年男人怒道:“他妈的,你敢顶撞我?”

  他言犹未毕,抬腿就向叶飘踢了过来。叶飘向后退了一步,将怀中的人

  放到地上,等到他重新站稳身形,中年男人的拳头已到了他的鼻端。

  叶飘目光闪动,忽的一拳,竟然后发先至,打在中年男人的胸前,将他打的接连倒退了十余步。

  中年男人哀嚎了片刻,喘着气道:“原来你小子会功夫。”

  叶飘冷笑道:“你若不服,可以再来。”

  中年男人闷哼两声,淬道:“别以为会两下拳脚,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叶飘淡淡道:“我只知道,你是个喝了酒,就开着车子横冲直撞的混蛋。”

  中年男人傲然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本市‘铁宏钱庄’的老板朱大老板?”

  叶飘道:“朱铁宏朱大老板名动四方,生意遍布全国,谁不认得?”

  中年男人道:“老实告诉你,他就是我的姐夫。你如果识相,马上老老实实过来,让老子赏你两个耳光,然后滚回家去,这笔账咱们就此了结。要是不然……”

  叶飘道:“不然怎么样?”

  中年男人狞笑道:“我姐夫有钱有势,黑白两道谁都要让他三分,只要他打一通电话,你小子死定了。”

  叶飘道:“是吗?“

  他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好,我随时恭候阁下的大驾。现在,我要带他走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人怒视着他,恶狠狠的道:“你敢不敢留下名字?”

  叶飘笑道:“叶飘。落叶的叶,飘零的飘。”

  他一面说话,一面转过身子,大步向地上的那人身前走去。

  突然间,那人陡然高声道:“这是什么地方?”

  叶飘凝神向他看去,只见他接着叫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叶飘柔声道:“不要乱动!你刚才受伤,晕了过去,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那人愣了愣,向自己周身观察了一番,这才惊觉他的头部受了重创,当下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我是怎么受伤的,是什么人干的?”

  他抬眼向叶飘和他身后的中年男人瞧了瞧,怒道:“是不是你们?一定是你们把我弄伤的……真是见鬼了,我明明正在家里睡觉,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

  叶飘盯着他怪异之极的反应,心中很快有了一个结论:这人一定是个梦游症患者,在沉睡中不知不觉来到了外面。所以才会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根本毫无所觉。

  那人呻吟了一会儿,恨声道:“你等着…….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会查出是谁打伤了我!”

  他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向眼前的两人各自瞪了一眼,接着便捂着脑袋向前奔行而去。

  叶飘怔了怔,旋即苦笑了起来:“看来一个人的闲事管的多了,难免要被人骂的。”

  他对身后那个和他同样惊愕不已的中年男人眨了眨眼睛,缓步离开了现场。

  早上的阳光十分明媚,叶飘迎着清新的晨风,深深吸了口气,笑吟吟的走进了一家早餐店。

  “一碗豆浆,十个小笼包。”

  店里的老板看到叶飘进门,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今天胃口这么好?”

  叶飘笑道:“一个人睡饱了以后,胃口通常都不错的。”

  豆浆和包子很快被端了上来,叶飘将包子拿起,还未将它送入口中,一只坚实有力的大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肩头。

  然后,秋明堂的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你昨晚是不是碰到厉贵了?”

  叶飘听到秋明堂的语声,慢吞吞咬了一口包子,这才回过了头,反问道:“厉贵?他是什么人?”

  秋明堂叹着气道:“他是朱铁宏的妻弟。”

  叶飘“哦”了一声:“原来你说的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秋明堂道:“他是我们警方常年监视的对象,根据我的线人所说:他昨晚喝醉了之后,曾在你家的附近和一名年轻人发生了争执。今天早上,这家伙纠结了一帮流氓,准备找一个叫叶飘的年轻人报仇……”

  叶飘笑着将包子一口吞下,轻松地道:“是吗?我最近清闲的很,正准备找点刺激。他如果敢来找麻烦,我就陪他随便玩玩。”

  秋明堂一本正经的道:“你千万莫要以为自己学过几年功夫,就不把他放在眼里。此人仗着他姐夫的势力,在外面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

  叶飘咳了一声,打断了秋明堂的话:“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再说,即便我搞不定,还有你这位正义的警察呢,不是吗?”

  秋明堂含糊不清的呢喃了几声,跟着道:“他们没有行动之前,我也对他们无可奈何。总之一句话,千万小心着意。”

  叶飘道了句“多承关心”,就开始继续享用他的早餐。

  吃过了早餐,秋明堂径自到警局中去了。叶飘信步走在街头,心中不禁思忖起那个叫‘厉贵’的家伙,究竟会怎么对付自己。

  老实说,倘若他们明刀明枪的前来,叶飘并不怕他们。可是像厉贵那种人,未必会和自己正面交锋,如果他派人伏于身旁暗算自己,倒是件很麻烦的事。

  想到这里,他当即转过一条街道,向李强的‘金龙武馆’赶去。

  到了武馆之中,李强正双手负在背后,大声喊着口号,训练着面前的一众徒弟。

  叶飘上前打了个招呼,李强见他到来,对徒弟们做了个“各自练功”的手势,带着叶飘来到了他的休息室。

  “今天怎么这么有空,逛到我这里来了?”

  叶飘耸了耸肩膀:“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要麻烦你。”

  李强笑道:“有事但请直说,千万别绕弯子。”

  叶飘简略的将厉贵的事说了一遍,指着一众正自练功的那些弟子:“我知道你门下弟子众多,三教九流无所不容,所以……”

  李强会意的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手下那几个消息灵通的徒弟,帮你打探一下厉贵准备怎么对付你,是吗?”

  叶飘苦笑道:“我虽然不怕那家伙,但一想到他伏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暗算我,总觉得芒刺在背,令人烦心的很。”

  李强颔首道:“放心,我不但帮你做这件事,而且还会助你一臂之力。”

  他顿了顿,昂起头道:“那家伙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吗?他想要对付我的朋友,那是自讨苦吃,就算是他的姐夫朱铁宏,我也没放在眼里,何况是他!”

第4章 又见薛茗烟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作者:围炉野话加入书架

  在李强的武馆后院,叶飘和他舒舒服服仰卧在椅子上。他们的前面放着两个大大的茶碗,但碗中却是空的。

  “我知道有酒的时候,你一定不肯喝茶。可是现在还是上午,上午并不是适合喝酒的时间。”

  李强拿起了身旁的茶壶,微笑着说了下去:“我还知道大多数的作家,都有过量饮酒、抽烟的毛病,但你若肯尝一尝我这里的特制药茶,说不定马上会喜欢上它的。”

  叶飘点燃一支香烟,轻轻摇了摇头。

  李强道:“你还在担心厉贵那家伙?”

  叶飘摆手道:“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除了偷袭、暗算之外,根本微不足道。我只不过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那个受了伤的男人。”

  李强道:“那个患了梦游症的男人?”

  叶飘欠了欠身子,淡淡道:“你对梦游症了解多少?”

  李强沉吟道:“我曾听一个外国医生朋友说过:得了这种病的人,是由于大脑运动神经细胞,脱离了主体意识对它们的抑制,从而造成了睡梦中活动的情形。”

  叶飘颔首道:“不错。所以人在梦游时,若是被外界的动静所干扰,应该会立时激活其脑部活动,令人很快醒来才对。”

  李强想了想,恍然道:“你是说昨晚的受伤的那人,受到了那样的重创,竟然还处于梦游之中?”

  叶飘道:“这情形是不是很怪?”

  李强托着下巴凝思了半天,沉思着道:“是啊,那是什么原因呢?”

  两人又讨论了几句,一个身材健硕,满脸横肉的男人,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到了李强面前,恭恭敬敬的道:“师傅,查到了。厉贵在今早通知了南城的一帮混混,准备在晚上伏击叶先生。”

  李强道:“知不知道那些混混的来历?”

  那男人道:“是褚大麻子的人。”

  李强大笑道:“原来是他!哈哈,就凭这些不入流的鼠辈?真是笑话!”

  他挥了挥手:“你去练功吧。”

  那名弟子应声而去,李强等他的身影消失不见,转头对叶飘道:“今晚我帮你。”

  叶飘笑道:“我就算不让你去,你会答应吗?”

  李强扬了扬拳头:“最近太久没有活动,手脚都生疏了,也该找些事做做了。”

  夜已深,星光乍现。

  厉贵舒舒服服的躺在他那辆黑色的老爷车内,十分潇洒的抽着雪茄,脸上不时露出得意的微笑。

  “那小子怎么到现在还没出来?”

  他的身旁坐着一个人,这人瓮声瓮气的说着话,满面不耐的将车窗落下,向外面巡望了一番。

  厉贵笑道:“褚大麻子,亏你也是南城叫得响字号的人物,怎么连这点耐性都没有?”

  褚大麻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赔笑道:“我急着帮厉大哥报仇……”

  厉贵毫不在意的吐出一口浓烟,截口道:“你怎么能断定那小子是没出门,还是没回来?”

  褚大麻子道:“我已经派人在这里守了一天,根本没有见他出来过。”

  厉贵道:“说不定他在你的手下到来之前,早就离开了家呢?”

  褚大麻子点了点头:“您说的是,那我们就再等等看。”

  一阵脚步声传来,前方缓缓走来一个人。

  “不用等了,他来了。”厉贵仔细看了看前方的身影,懒洋洋的说道。

  褚大麻子精神一震,对车外悄声叫道:“点子到了,动手!”

  他的语声一落,街角的暗处立时涌出十几个手持棍棒,满身杀气的男人,将刚刚走到大门前的叶飘围了起来。

  厉贵和褚大麻子下了车子,阴恻恻的发出一阵笑声,接着大步行至叶飘的面前:“没有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叶飘微笑道:“的确没想到,你竟然只带了这几人来。”

  厉贵望着叶飘气定神闲的样子,不禁怔了怔。

  褚大麻子狞笑道:“你以为故作镇定,我们就会饶了你?”

  他伸手一挥,大声道:“兄弟们,还等什么?给我好好招呼一下这位朋友,千万不用客气。”

  “不错,千万不要客气。”李强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响起。

  厉贵循声看去,但见三个年轻人冷笑着走了过来。他们每个人都拿着一支双节棍,三支棍子在手中连连晃动之际,发出呼呼作响的风声。

  褚大麻子呆了呆,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强用棍尾指着他的鼻子,笑道:“褚大麻子,多时不见,连我都不认得了吗?”

  褚大麻子仔细看了看李强的脸,陡然惊呼道:“李……李师傅?”

  李强道:“你打架的本事虽然不怎么样,好在记性还不错。说说吧,今晚你想怎么样?”

  李强身后的一名年轻人,朝着褚大麻子瞪了一眼,斥道:“既然认得我们师傅,还不快滚!”

  褚大麻子向厉贵看了看,厉贵倒也沉得住气,淡淡道:“阁下是什么人?”

  李强指着叶飘,应道:“我是他的朋友,你就是厉贵?”

  厉贵蹙眉道:“朋友,我劝你在管闲事之前,最好打听一下对象是什么人。否则,只怕你会后悔的。”

  李强轻松地道:“我知道你是朱铁宏的小舅子,也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

  厉贵的脸色变了变,似是想要发作,但即刻忍住了。他当然明白,叶飘的援手虽然只有三个人,但瞧褚大麻子对他们的态度,显然都不是易于之辈。

  正当他踌躇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下意识的抬眼看去,一个女孩子从暗夜中渐渐行来。

  那女孩子穿着一件白色连体长衫,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披在肩头,当她袅袅娜娜行来之际,衣衫和长发随着晚风飘起,那情状就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女,在这寂静无人的深夜,悄悄来到了人间一般。

  厉贵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不由自主的呆住了,待到他的目光在那女孩子的身上停留了半分钟过后,所有的人都转过了头,同时看向了那女孩子。

  叶飘在向那女孩子凝目看去的片刻间,耳畔忽而传来了一声轻柔之际的呢喃:“是她,是她!”

  李强喃喃说着这两个字,周身一震,激动万分的冲了过去。

  那女孩子瞧见他状若疯狂的举动,惊呼道:“什么人?”

  李强猛然一呆,不由得顿住脚步,一脸茫然的道:“薛茗烟,是我……是我啊。”

  他叫出那女孩子的名字,叶飘登时明白她的身份,也明白了李强失常的原因。

  原来她就是李强口中的那个女孩子,想不到李强苦思而不得相逢的她,竟然会在这里遇上。

  薛茗烟在李强的脸上瞧了瞧,漠然道:“我不认得你。”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般,顿时令李强愣在当场。

  他楞了好一阵,才长长吸了口气,轻声道:“你再仔细想想,我们前两天才见过面。你当时迷了路……”

  他说及此处,薛茗烟的眼中霍然亮了,她接口道:“对,我是迷了路,你是怎么知道我迷了路的?”

  她向四周巡望了顷刻,又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最近的警局哪里吗?”

  李强向后退了两步,仔细对她观察了一番,紧张的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又迷路了?”

  薛茗烟叹道:“是啊,我迷了路。我和我的朋友们在一座山势险峻的山中游玩,一不小心坠落到了坑洞中,就昏了过去。”

  她顿了顿,忧心忡忡的道:“等我醒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怎的竟然到了这里。我……我从未来过此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强目瞪口呆的听她诉说着自己的遭遇,这段话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在前两天,他第一次见到薛茗烟,她说的就是这番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强只觉得眼前似是出现了无数道闷雷,不断击打着他的五脏六腑,使得他根本说不出任何话来。

  薛茗烟接着说了下去:“我现在身无分文,随身的行囊也丢了。”

  她抬头看了看李强,又向叶飘和他身旁的一众人瞧了瞧,悄声道:“你……你们是不是坏人,深更半夜在这里做什么?”

  叶飘见李强呆立原地,好像对薛茗烟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当下快步行至他们的面前,

  他先是对薛茗烟笑了笑,又拍了拍李强的肩膀,笑道:“我们不是坏人,这位是我的朋友,他叫李强。”

  李强如梦初醒般的点了点头,肃然思忖了很久,猛然道:“我明白了!”

  叶飘奇怪地道:“明白了?”

  李强兴奋地指着薛茗烟:“她失忆了,间歇性的失忆!我听西医们这么说过,如果有人得了这种间歇性失忆症,就会常常把以前的事忘记。”

  他越说越激动,挥舞着双手道:“不错,就是这样!所以她才会不记得我,才会只记得自己迷了路。其实,她根本就是和我们住在同一城市,很可能是住在这一带。”

  叶飘暗自叹了口气,对于李强这种随意猜测的想法,他并不认同。他明白,李强之所以会有如此反应,只不过因为他喜欢薛茗烟。所以他的任何猜测,都只会向好的方面去想。

  可是,薛茗烟的事该怎么解释呢?一个前两天自称迷了路,到李强家中求助的女孩子,没过多久再次和他见面,就已成了陌路人,而且又迷路了……

  叶飘一边暗自思索,一边随口答道:“你不要激动,别吓到薛小姐。”

  李强听他这么说,当即停口不言,万分关切的将目光凝注在薛茗烟的脸上。

第5章 夜候佳人
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作者:围炉野话加入书架

  晚风再次吹来,将薛茗烟的衣衫和长发吹起。在这一刻,李强不禁醉了,他满脸的关切之情,顿时化作了倾慕之色。

  叶飘看到她飘然若仙的美态,也忍不住暗自赞叹了一声。她的确是个绝美的女孩子,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实在不应该出现在人间,那不但会令很多女性自惭形秽,也会让很多男人生出犯罪的念头。

  薛茗烟看到两人都盯着自己,脸上缓缓现出两片红霞,那使得她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

  她悄悄指了指厉贵那帮人,小心翼翼的道:“你们不是坏人……那他们呢?”

  叶飘笑道:“他们只不过是路过这里的。”

  薛茗烟半信半疑的道:“我能相信你们吗?”

  李强正色道:“绝对可以。无论你有什么需要,我都会帮你。”

  薛茗烟道:“我只想到警局去,让警察送我回家。”

  李强点了点头,拍着胸脯正要答应她的要求,叶飘心中一动,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到警局中去呢?你只需把你家的地址说出来,我们就可以将你安全的送回去。”

  薛茗烟茫然道:“你们……”

  李强上前一步,万分关切的道:“我们不是坏人。”

  薛茗烟想了一会儿,陡然双手抱头,大声道:“不!我一定要到警局中去!”

  李强无奈地摆了摆手:“好吧,我送你到警局。”

  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高呼:“你们想走吗?”

  叶飘回身看了看,但见李强带来的那两名年轻人,正横身拦在厉贵的面前,伸出手阻住了他的去路。

  褚大麻子尴尬的笑了笑:“两位此刻既然忙着英雄救美,我们就不在这里碍事了……”

  叶飘瞧了瞧呆在原地的李强,仍是浑然不觉的凝视着薛茗烟,当下走到厉贵跟前,朝那两名年轻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站到两旁,对厉贵道:“厉先生,其实我们之前的事,只不过是一场误会。”

  厉贵叹道:“今天我们认栽了,要怎么样,叶朋友可以随便。”

  叶飘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并没有为难你的打算。只不过,我希望以后,阁下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

  厉贵道:“你肯不计前嫌,我厉某人也并非不识好歹的人。有句老话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希望咱们下次见面,能成为朋友。”

  他招呼了一声身后的人,当即带着他们大步而去。

  叶飘转过头,只听得李强道:“薛小姐,我们走吧。”

  晨风起,起自心头。

  李强呆呆的盯着面前的门,那扇白色的门板上,在他的眼中不时闪现出薛茗烟的身影。

  叶飘苦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望穿秋水’这句话?”

  李强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仍是瞬也不瞬的盯着那扇门。

  “我知道秋水是无论如何也望不穿的,但门板吗,却不一定了。”

  说话的是秋明堂,他从另一扇门中走出来,看到叶飘陪着李强呆坐在走廊上,笑着对他们打了声招呼。

  叶飘道:“这么早?”

  秋明堂摇头道:“不是早,是根本没下班。”

  他看了一眼李强,对叶飘使了个眼色,跟着便走向了长廊的角落中。叶飘笑了笑,起身随着他走了过去。

  “听我的同事说,你们到警局来,是为了那个女孩子?”秋明堂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打着哈欠问道。

  叶飘叹道:“你们警局现在办事越来越离谱了,那女孩子只是迷了路向你们求助而已,你们竟然足足花了一夜的时间盘问她,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秋明堂道:“我刚刚打听过了,那女孩子有问题。”

  叶飘扬眉道:“什么问题?”

  秋明堂摊着手道:“不好意思,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不能随便透露有关她的任何资料。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叶飘耸了耸肩膀,随口道:“看你的样子,昨晚一定忙的够呛。”

  秋明堂挥了挥手,将面前的缭绕不绝的烟雾挥去,苦笑着道:“没办法,谁知道最近老天是不是在整我们,每隔上两天,就发生一宗命案……”

  他言犹未毕,远处陡然传来一阵喧闹,紧接着,一个男人大叫道:“你们胡说什么,我的兄弟怎么会自杀?”

  这人的声音十分洪亮,纵然远远传来,也使得走廊中的人均感到两耳嗡嗡作响。

  秋明堂蹙眉道:“麻烦来了。”

  叶飘道:“麻烦天天都会有的,警察的天职,不就是处理麻烦吗?”

  秋明堂白了他一眼,匆忙向吵闹的地方赶去。

  叶飘随即跟了过去,他们甫一转过走廊的尽头,那洪亮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你们的局长出来,我要当面向他问清楚!”

  秋明堂疾步向前,口中喝道:“吵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他打着官腔,大逞威风的时候,叶飘极快地向那名吵闹的男人脸上扫了一眼。这个人在大声嚷叫的同时,双眉接连上下耸动着,眼神中不断泛出道道寒光,令他身旁观望的人,都不敢轻易靠近他。

  叶飘仔细向他的周身看去,但见他扬声高叫之际,左手也在空中胡乱挥舞着,这个动作让他的衣袖高高向后面滑下,登时露出了手臂上的一个绘着恶鬼腾空的紫色纹身。

  看着那狰狞可怖的纹身,叶飘不禁皱起了眉头,喃喃道:“这下真的麻烦了。”

  秋明堂来到屋子的中央,对正在吵闹的那个男人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冷哼了两下,昂首道:“你又是什么人?”

  秋明堂望着他嚣张跋扈的样子,冷笑道:“我是这一区的警官,你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

  那人嗤鼻道:“我要见的是你们局长,可不是你这小小的警官。”

  秋明堂正待发怒,叶飘突然走了进来,高声道:“秋警官,他是我的朋友。”

  他说着话,对那人拱了拱手:“我叫叶飘,是陈老帮主的旧识。”

  这句话说完,那人的脸色很快变了。

  他先是上上下下将叶飘打量了一番,接着对叶飘拱手道:“你就是两年前在东城酒家,救了我们老帮主的叶先生?”

  叶飘颔首道:“不过是一时凑巧而已,陈老帮主他最近好吗?”

  那人叹了口气,恨声道:“好?没有被人赶尽杀绝就不错了……”

  他抬头向四周巡望一番,指着秋明堂,对叶飘道:“叶先生,他是你的朋友?”

  叶飘道:“不错。”

  那人道:“既然是叶先生的朋友,就是我郝老九的朋友。”

  他对秋明堂报之一笑,满怀歉意的道:“在下先前……”

  秋明堂抬了抬手,阻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淡淡道:“郝老九,我听过你的名字,也知道你在‘鬼王’帮中辈分很高。你今天来,是为了昨晚死的那个人吗?”

  郝老九道:“嗯。不过我先前不知道秋警官和叶先生是朋友,若有得罪之处,千祈海涵。”

  秋明堂道:“我为人做事,从来都是先公而后私,你如果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

  郝老九望了望叶飘,见叶飘正在对他点头示意,当即开口道:“我怀疑我的兄弟,是被仇人杀人,而不是自杀。”

  秋明堂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对于所有的重大案子,我们都会进行十分详尽的调查。如果你怀疑我们的调查结果,我可以在事后,将有关的证明提供给你。到了那时候,你若还是觉得有疑虑,我会帮你向我的上司汇报情况,申请再次调查此案。”

  他顿了顿,接着道:“不过,我希望你以后千万不要像今天这样,依着自己的性子,在警局中胡闹!”

  秋明堂最后一句话声色俱厉,站在一旁的叶飘暗自摇了摇头。他很了解秋明堂的脾气,也知道他向来对帮会中的人,没有什么好感。今天他虽然很看顾自己的面子,没有把郝老九怎么样,但对于郝老九这种江湖汉子而言,被人当面直斥其非,已经是很下不来台的场面了。

  “好了,秋警官已对你说明了情况,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为你解决这件事的。”

  叶飘咳了两下,上前拉住了郝老九的手:“出去聊聊吧。”

  郝老九面色铁青,显然是被秋明堂刚才那番话气的够呛。叶飘在他的手臂上轻轻一扯,见他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只得运足气力,猛然将他拉动了几步。

  “走吧,你若再闹下去,可就是让我为难了。”叶飘附在郝老九耳边,悄声说出了这句话。

  郝老九呆了呆,这才随着叶飘走出了屋子。

  两人一出门,还未走出长廊的转角,郝老九就冷哼道:“叶先生,你的朋友太不给郝老九面子。”

  叶飘歉然道:“郝兄,千万见谅。我的这位朋友,对帮会中人,一直心有芥蒂,我……”

  郝老九又站了片刻,忽然叹道:“哎,风水轮流转,人生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年我追随陈老帮主,在这里叱咤四方,纵横无忌,黑白两道谁敢不给我们面子?”

  他顿了顿,垂首道:“谁想到现在,竟然被一个小警官当面痛斥。”

  叶飘柔声道:“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在意,黑道生涯本就如此,有时一夜之间,就如两世为人,从前的权势声望,全都烟消云散了。”

  郝老九点了点头,苦笑道:“老实说,我漂泊江湖几十年,还有什么看不透呢?”

12345下一页
扫码
作者围炉野话所写的《民国迷案史》为转载作品,民国迷案史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民国迷案史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民国迷案史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民国迷案史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民国迷案史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民国迷案史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