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风起2006最新章节 > 风起2006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风起2006 连载中
分享风起2006

风起2006全文阅读

风起2006作者:临波倚浪

风起2006简介:梁辰:我的人生目标之一,有朝一日可以用自己的钱实验一下,到底多少钱才能存满一台ATM。 http://www.uukanshu.net
-------------------------------------

风起2006最新章节七 油腻的中年男人
一 再回二千零六
风起2006全文阅读作者:临波倚浪加入书架

  “卧槽,我重生了?”

  “神秘老爷爷,快出来吧!”

  什么,没有……

  “无敌小萝莉,德玛西亚!

  ”阿咧?还是没有。

  “科幻小系统,兽人永不为奴!”

  f**k,怎么还是没动静。

  “慢着,绝壁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你等着,我再来。”

  “万能的大杀四方、脚踏九天十地、拳打六合八荒万能的主神系统啊,急急如律令,赶快显灵!”

  %¥#@&……

  依旧无动于衷,沃特鹅法克得,这绝对是穿了个假越。

  按照梁辰看过一般小说的路子,这会不应该蹦出来点什么声音不是?

  不行,得去摸个电门,说不定能有个神奇的电系统!

  ……

  ***

  想想还是算了,万一真的直接挂掉,那岂不是白白重生一场。

  这绝对是个很扎心的事实。

  梁辰很是无奈,好不容易被不知道那路神仙或者超级文明还是某个高阶时空所眷顾,一清二白的浪回过去。

  但是为什么不给点金手指啊喂!

  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要个毛线金手指,重生就是最大的金手指!你还想要啥系统,你咋不上天?

  f**k,劳资不但想上天,还想和太阳肩并肩!

  “太阳周边热辐射巨大,你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卧槽?谁?什么声音?你是不是系统,我的宝贝?”

  “作为三维世界的生命,你理解不了我的存在,所以不要问。还有……”

  “什么!”

  “我不搞基。”

  “……那你得告诉我前因后果啊。”

  “你是一个bug,本来该消失的……”

  “……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

  “不能……”

  “你会不会一直在……”

  “这是最后一次对话。”

  “老大,给个金手指吧。”

  “没有,记住你是重生者。”

  “可是我会改变时间线的啊。”

  “没关系,一定范围内。”

  “迟早会改啊!”

  “没关系,到时候你已经出人头地了。”

  “可是不符合蝴蝶效应啊。”

  “麻卖批,太阳你仙人板板,你话咋这多?要不你来?要不直接死去!”

  “今天天气不错,呵呵呵……那个……我可以许个愿不?”

  “我又不是阿拉丁神灯,你也没有七个龙珠。”

  “能不能友好的玩耍了?”

  “我从不和低级智慧生物玩耍……”

  声音消失了,任凭呼唤也没有回应,真是叫破喉咙都没人理。

  不过想想也是,重生者的优势,岂是那些凡夫俗子、庸脂俗粉能比的?

  啊,呸,关脂粉何事?

  脑袋里为何时时只有脂粉这回事?

  自己可不是什么喜欢拈花惹草之辈啊。

  ……

  “吆,梁辰在家呢啊,毕业了吧,考的学校咋样?我家胜子说了,考的不好也不要紧,大不了再来一年,实在不行读个本三也行,将来都一样。”

  “王婶,我不行,比不上你家胜子,他可是在秦岛理工读的,那是好地方啊。”

  王婶的脸笑成一朵菊花,“那是,我家胜子当然是一般人比不上的。对了,你到底考得咋样,估分没有?”

  “考得一般吧,马马虎虎,凑合凑合……”

  “那到底是多少?”

  “估计也就580-590吧……呵呵……”

  “……”

  王婶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感情这小子是在拿自己开涮。胜子也就520分,最后走不了本二才去的秦岛理工的本三。本来还想打脸来着,这可是自己送上来一巴掌啊。

  看着王婶脸色铁青的离开,梁辰心里似乎像吃了菊花茶一样甜。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属于不占便宜就觉得自己吃亏的那种。

  从小到大,可是没少见她表演。

  关上破烂大门,此刻,很想高歌一曲啊,“回到那过去,成为那高富帅!”

  帅是天生的,这个没办法,天赋,天赋懂么?是有天赋加成的。

  至于高,呵呵,咱们继续下一个话题。

  富的话,这还用说?劳资可是货真价实的穿越者,而且不是想当皇帝的那种,可不是王莽那个糙汉子,玩的太大,把位面之子刘秀引出来……

  正在yy时,屋里打开的电视终于结束广告,穿插一段整点新闻。

  这个时候的广告,可没有几年后那么唯美,还简单的停留在,“僧割娃,奏找好幸福男科医院”的时代。无聊无趣画质粗陋,关键是配音也是够恶心。

  一段重复三遍,厉害吧!

  “观众朋友下午好,后天是世界杯第一场比赛,将迎来……”

  等等,世界杯?决赛是意呆利对阵高卢鸡?

  齐达内要再次头顶马特拉齐?

  呸,什么再次,是第一次,第一次好不啦!

  遥记得当年看到这一幕可是泪都出来,要不是那一下,法兰西军团可以再多一个冠军。

  不行,绝壁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要不然去给齐祖打个电话,告诉他马特拉齐会挑衅他,千万不要再意。

  等等,法语貌似只会“笨猪、傻驴”两句,然后,齐祖手机号是138还是135的,还有,会不会被fbi,cia,nba,fifa拉去切片了,再者,万一局势改变,会不会提前引起形式都变化?

  那这重生还有什么价值?仅有的金手指都失效的话,那不如摸电门,一了百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不行,属于自己挖坑埋自己玩,这种事可不能干。

  还要靠着多的十年经验捞上一大票,从此过上空调wifi西瓜的生活。

  然而还没有开始,就听见咣咣砸门声。

  “日,这个王八蛋又上门搞事情!”

  双层叠加的记忆,依旧记得这是村长家的儿子来闹妖。

  村子里有600亩的机动用地,过去是作为养殖区圈起来。日益兴起的土地热,自然就有人打起了主意。

  近水楼台的道理,儿子自然也是懂,眼睛就贼碌碌的盯上那些自留地。不过作为耕地,自然是不能随意使用。但事在人为,在那个年代,集体自建房还有,他们就动了这个心思。

  多年以后,村长正是凭借这桶金子,完成蜕变,成为富甲一方的小霸主。当然,背后带着侵占集体以及各种贪污占有的尾巴是甩不掉的。

  最终在2015年被查处,锒铛入狱,据说,在他废弃多年的老宅子里,起获了十余年的赃款。

  每个人都有躺在钱上睡觉的美梦,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他们自然是不会懂的。

  敲门声越来越响,几乎要砸坏他那几块破木条垒成的大门。

  十几年的社会经验,梁辰没有了前世的冲动,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二 往事如风
风起2006全文阅读作者:临波倚浪加入书架

    想要去算计一个人,表面上绝对不能有太大变化。

  前倨后恭或者前恭后倨,都说明有问题,不就是明着告诉人家你有花花肠子么。

  这个道理梁辰是以后学到的,经过几年的历练,现在用起来得心应手。首先,要依旧不冷不热保持距离,以家人不在的方式打发走几人,他继续在脑海中完善自己的计划。

  片刻的胡思乱想后,终于冷静下来。

  这个事不能着急,要慢慢来……

  眼前之事是把握机遇啊!

  嗯,总得沾点便宜,嗯,足球,嗯,世界杯?嗯,彩票……嗯,足彩!

  我了个大草,去买足彩啊!

  猜冠军的走起,足彩大串子走起啊!

  艾玛,想想就激动,还有比这更快捞到第一桶金的嘛?

  反正双色球大乐透那是一个数也记不住,但是世界杯可是记得清楚啊。

  想起那些能记住双色球或者大乐透的穿越者就佩服不已,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或许是服用加强型脑白金吧,要不就是吃了辉瑞的蓝色小药丸。

  对,拿手机去看看赔率怎样。

  咦,不对,手机是挪鸡鸭1116,这可是2006年,要啥app,只有贪吃蛇。

  那会挪鸡鸭依旧还是天王,魔头罗拉和艾力信已是明日黄花,火腿肠还在宝岛玩着pda和windows mobile,水果的话,乔帮主还在设计完善第一代水果机。

  凭借着塞班独步天下,挪鸡鸭可是如日中天。

  然而,这一切和梁辰都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手里的只有挪鸡鸭1116黄屏经典手机。

  可以砸核桃,砸地板,超长待机;充电五分钟,通话一星期;防偷盗,防泄漏信息,不怕中病毒。路遇长得丑色狼还能当板砖,路遇帅色狼还能存下电话号码,当真是一样利器!

  等等,什么鬼,一个男的为什么要遇见帅色狼?

  阿弥陀佛,这个思想要不得,施主需要平心静气好生修身养性才是……

  yy结束,是时候步入正题。

  既然还没有泛滥的智能手机,也没有各种乱七八糟能在网上买彩的网站,只好去投注点。

  这可是个严肃的问题,因为即便在咨询极度发达的2017年,要找一个卖足彩串子的竞彩店也是难上加难。

  更不要说现在,大多数的店面还是卖卖福彩双色球,体彩七星彩,至于大乐透么,他也记不得是不是现在就有了,印象中还是挺晚的。

  尴尬的事实就是如此,梁辰家住村子里,在一站难求的现在,莫说是县城,就是市里都不见得好找。

  网吧电脑才有百度地图的年代,要啥自行车。

  等会,有点混乱,整理下思路。

  此时已经是高考结束录取完毕,梁辰还记的自己的成绩,不到600分,省内的一本。

  要说起来这个北河省,高考起来真是谁都不服,就扶墙。

  尽管东山省、南河省、苏江省的难度也不低,但是架不住北河的学校少啊,唯一的211还在津天市。

  这就尴尬了,弟兄们千军万马的过了独木桥,最后发现,同样排名的兄弟省份好歹能混个211,而北河只能在本省的几所大学里挑一挑,几年后,也只是有个所谓的小211聊以**。

  想起两个月以后就要再来一次北河大学的生活,就有些鸡动,不不,错位置了,是激动!

  这一次,得抓紧,四年时光稍纵即逝,当年因为贪玩,虽然也学到不少本事,但是依旧虚度不少光阴,想起来真是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必须要把生活填的满满的才能不负如来不负卿!

  毕竟后世,他一直浑浑噩噩到30才看见一点点头绪,可怜那毕业后五六年的黄金时光啊。

  其实,2006年并非是最好的年份,阳光啦,土壤啦,雨水了,什么都……都谈不上完美,和82年差不少。

  卧槽,关那些什么事?你是要作为一个重生者来发家致富的,又不是要你来酿葡萄酒!

  世纪初才是最好的选择,网络事业二次起飞,各大巨头不过是襁褓里的婴儿,或者是尚未成立,有着大把的机会去捡金子。但是,这又不是自己能选择的,如果可以的话,绝对想回到过去当皇帝,那家伙,说一不二,佳丽成群,日上三竿不早朝,想想就美滋滋……

  只要不是成为有数的几个倒霉蛋就行,比如郭老师和于老师相声里的那几个场景。

  这个暑假注定是属于他自己的,父母远在羊城打工,弟弟年纪轻轻却也是放弃学业。

  都是生活所迫,想起前世,父母一直在外漂泊,十来年时间,辗转东广省、西江省、胡建省、津天市等等。

  而小他四岁的弟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最为叛逆的年纪远离父母,从而和那些早早辍学孩子的一样,陷入游戏不能自拔,终于还是走上社会。从此跟随父母一起天南海北漂泊,最终是在安次市下的某个县里遇上弟媳妇。

  把思路收回来,继续想想,06年能干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那本火透半边天的《斗破苍穹》一点影子还没有,如果咱们截胡的话,那么……

  嘿嘿嘿……

  嘿嘿嘿……

  梁辰似乎想到自己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感觉。

  这种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感觉,怎么说呢……

  实在是好极了啊喂!

  毕竟以前也是写过网文的,属于那种自我意识良好,非要在自己文里边加一点所谓情怀什么的。

  什么黄金三章啊,开篇矛盾啊,金手指啊,统统不合时宜。毫无例外,他的那本《太虚凌云诀》扑成了狗,有多扑呢?扑到只有死心塌地的拿全勤,丝毫没有其他波动。

  不过,这个时期的网文,远远没有到08、09年爆发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惨不忍睹?

  稍微思考下,转眼就否定自己看法,06和09又不是两个时代,彼时能够大火,现在又差不到哪里去。再说,即便真的不会日进斗金,咱不是还有足球这个大杀器呢么。

  分分钟买个足彩,钱就有了嘛。

  趁着现在记忆力还深刻,赶紧把那些大纲和情节记下来,开头还是按着原样来,至于后边的遣词造句么,梁辰觉得自己的水平应该能跟的上。

  嗯,此时应该有配图,迷之自信.jpg

三 不像是1个好人
风起2006全文阅读作者:临波倚浪加入书架

  干完这些,难免再想起前世自己遭遇,算起来,也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

  用他自己话说,如果能有个过来人提点一下,或许能少走很多弯路。比如说无论如何也要去坚持一下考研,至少换一个好的平台,能够有着更广阔的天地。

  前世里,那些进一流名校读研的同学们,在刚毕业就超越他奋斗三年的薪资。

  再说即便是不考研,也会奉劝自己不去找那一份化学民工的工作,不但没有丝毫归属感,还时刻有着知识被贱卖的看法。

  感情上,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梁辰谈的那一份大学异地恋,在两人毕业后见过家长就被棒打鸳鸯。

  根据女方语焉不详的描述,似乎是说梁辰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好人……

  多么……多么给力的……解释啊,竟然丝毫没有什么不妥!

  或许,这就是中国式的拒绝吧……

  要知道,梁辰可是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眼镜理工男,在哪里都不会要求看身份证的那种。

  从那以后,梁辰就经常陷入痛苦之中,那些伤情的诗,那些伤心的歌,一遍又一遍的在耳旁萦绕。

  一直以来,他都是说“好的”很容易,说拒绝很难,一个自以为是的长情老好人,很多时候,就是受苦的对象。

  现在,那可不一样了,带着重生者的光环回来,有什么能够阻挡?

  此刻,有种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踏北海幼儿园的豪气!

  2006年的夏天要从村子里去市区,还是需要倒两次车。

  曾经有过一趟客车,属于私营的那种,每天两班雷打不动、披星戴月的服务群众。虽然说司机一脸横肉,售票员也是大嗓门,但是起码准点啊。单是这个准时,就能遮盖掉多少瑕疵。

  后来换作县里统一运行的3路车,刚开始的几年还好,还能按时按点的一个小时一班,上下午各三班的跑着。

  等到06年的时候,就成了不定时的玩意,就和那些和男朋友偷偷行事不做保护的姑娘一样,总是期盼着见到那抹红色,却总是不按时来,偏生在你快要绝望的时候才出现。

  作为重生的小伙子,绝逼是不能等的,时间宝贵,日理万鸡!啊,是机……

  梁辰虽然记不住这趟班车什么时候过来,但是他可是记的,这路车直到后来被市里公交公司合并,都没有再按时的跑过。

  万般无奈之下,只有找个自行车蹬到亲戚家,再去倒去市里客运站的公交。

  彼时,原来野生的东线车队也刚刚被公交公司招安,成了赫赫有名的201路,编号甚至比原来的正线还小了1号,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那感觉,不亚于是多年的小媳妇突然成正房,而当家大太太成打入冷宫一般。

  通往焦南客运站的201路车上,此刻还没有后世那么高冷,毕竟刚刚从土八路成为正规军,鸟枪换炮,一水儿八成新的红白涂装,比过去那些只是色系相同的土炮仗还是高档不少。

  七大姑八大姨无不是趁着新鲜来坐坐车图个新鲜。小汽车还是凤毛麟角,公交依旧是最为便捷的交通工具。车厢里无不是四里八乡熟悉的那吹牛皮的声音。

  锦衣夜行可不是淳朴乡民的特色,大家更喜欢有些东西拿出来彼此分享,或许在有些人眼里会被理解成显摆,但是在那个网络不够发达,远不是人人低头族的时代,你在公车上不吹牛打屁,还能干些什么。

  那些常年在外奔波之人,必然会成为一个话题的中心人物。毕竟在冀中南的广大乡民,更喜欢拴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原因无它,这里有着全中国最好的土壤和水热条件之一。或许比不上黑土地的肥沃,但是起码可以做到一年两熟呢,上好的水浇地,在一般的年景也有这亩产1100斤-1200斤小麦和1200斤-1500斤玉米的产量,怎么也值得在这里好好耕作。

  印象中,正是这几年,随着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用人缺口的不断来扩大,世世代代扎在这片土地上的乡民,也开始了天南海北的讨生活生涯。算起来,梁辰的父母还是其中比较早的一波。

  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06年基本可以说是冀中南粮食单产最为高的时间,从那以后,由于青壮的外出,并且对农田管理水平的下降,两种主要作物的产量反而是不如这些年。

  这些,都算是时代的印记吧。

  村长儿子王大力,此刻在几个跟班的尾随下,再次来到梁辰家。好不容易找好说辞,遇见铁将军把门。

  “就这破院,锁个毛门,要不是要签字画押,爷们来都不来。”

  “那是,您是什么身份,自然是不能和这样的穷酸户来往的。”

  “别介,人家好歹是未来的大学生,你们说话小心点,说不定将来当上乡里的干部呢。”

  “那一码是一码,到时候咱再去上供……”

  “呸,你以为现在是啥时候,还上供,现在个个都是一副两袖清风的样子,至于私下里咋样,只有天知道。”

  李三赖斜着眼说,“要不咱们去他家弄点钱花花?”

  “花,花你母亲啊花。就这院子能有个什?再给老子上眼药,我扒了你的皮。等这事办妥了,将来哪还用你这样混?”

  梁辰找到一间网吧,此刻还算是网吧的鼎盛时期,每间门口都是一层又一层的自行车,如果有摩托车,那都是高配。

  AMD4000+,2G内存,HD2600XT,17寸宽屏液晶显示器,在当时已经是顶配的存在。比别人贵一倍的价格,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底气。

  找到网管,霸气的拍出十块大钱,要了一个靠窗户的座位,开始自己的资料搜集生涯。

  若是再有些茴香豆和醪糟酒,那就完美了。

  等待那窗格闪了半天,点进去。沃特则法克,06年的百度地图简直是个什么玩意!

  只能告诉你东西南北中,街道是哪里,你打上一个足彩店,他根本就不能提示出什么有效信息。那空荡荡的页面似乎是在告诉你:能搜出来东西算我输!(手动滑稽)

四 处男的直觉
风起2006全文阅读作者:临波倚浪加入书架

  既然无法得到什么有用信息,那只好研究研究世界杯的消息,好生加深下那些比赛的印象。

  要说作为一个球迷,此刻的他还不合适,因为在姚明进军NBA以后,梁辰的主要体育爱好都交给了篮球,甚至在大学踢过几次球以后,他才明白越位的真实含义。

  这个时候对于足球的爱,更多的是停留在随波逐流上,以及02年韩日世界杯,国足那千载难逢,天时地利人和的一段旅程。

  不过,虽然不是个十足地道的球迷,但是他对这一年的比赛还是津津乐道的。起因就是一次在班主任的家里,看见他同学为了看世界杯,专门准备的一个表格。从那时起,他见识了真*球迷的程度。

  也正是那时,听见一句话,和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什么好聊的话,那就说足球吧。

  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那就一起去骂国足吧。

  当然,骂是嘴上的,在心底还是留着侥幸,但是这恐怕是当代国人最能引起共鸣的一个话题,并且在十余年之后依旧如此。

  作为世界第一的运动,22个人围着一个球转,自然是有着他独特魅力。

  不过相对于网吧里此起彼伏的键盘噼里啪啦声,梁辰绝对是一股清流。

  06年,劲舞团、跑跑卡丁车、魔兽世界,绝对是三架马车。这里边的任何一个,都不是省键盘的存在。

  尤其是劲舞团,那家伙,绝对是键盘杀手,多少个网吧的空格都是毁在这款游戏上。

  再者说,那个时候的劲舞团,位置可比后来的什么陌陌、王者荣耀什么的不差,第一大约什么火包平台不是浪得虚名。

  点开世界杯专题,毫无疑问,最热门的依旧是巴西四重奏,甚至热到发烫的地步。大小罗、卡卡、阿德里亚诺,就问你怕不怕!

  然后就是热身表现抢眼的英格兰,毕竟账面美如画。

  当然,长发飘飘的阿根廷也有不少拥趸,梅老板的初次亮相,以及一代人的谢幕,毕竟06以后,阿根廷再也没有长发飘飘的灵动。

  德意志战车,也是一个热门,不过他们他们算是新老交替中,要称霸世界,还需要跨过后来如日中天的板鸭队才行。

  检索到国际主流公司开出的赔率,在当时并非易事。

  毕竟那会竞彩还没有开放,只有北单,国内对足彩的概念还知之甚少。研究那些主流的足彩公司,绝对是极少数博球届哈士奇才会干的事。

  乔治*希尔,作为欧洲第一大菠菜公司,自然是有着很高的参考价值。

  打开专题浏览一遍,果然是巴西排在首位。意大利排在第四,11的赔率,还是有些撸点的。

  正在他点来点去,心里暗自抱怨06年的数据乏善可陈时。耳边想起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吆喝,这小城市的网吧,还有人懂得看乔治希尔的赔率,不简单,不简单。来人拍着巴掌,一副电视剧里的反派形象。”

  梁辰敢打赌,按照目前的情况,这种人在电视剧里,绝对活不过两集。

  06年,还是一个可以肆无忌惮张狂的年纪,毕竟我爸是李刚的事还要到几年后才发生。

  他打量下说话之人,看形象应当是留学生或者那些所谓的某二代。

  此时家用电脑还不是十分普及,狐朋狗友来连坐是常有之事。在顶配的网吧见到身穿阿玛尼的阔少,那个年代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水鬼50周年限量版带在手腕上,说合适有些牵强。这一身装扮,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专门为装币而生。

  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之事,在人家眼里,买身阿玛尼就和梁辰买身班尼路一样样的,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人。

  “ William Hill ,Premier League Compass !怎样,小子你懂球?准备买哪个队?需不需要我帮你在英格兰下单?毕竟那里的水位高上不少。”

  吆喝,还是一个英伦三岛留学的公子哥。毕竟在后世,英国人和天朝上国子民是世界上出名爱买足彩的两种人。

  “听你带着些许南部口音,莫非是牛津?”

  李铭剑还是有些惊异的,眼前这个小子,一看就是刚毕业的高中生,不收拾的乱发和青春痘能够说明一切。不过,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能够区分南部口音和伦敦腔之间的差别?

  国内已经这么厉害了?

  开玩笑,梁辰英剧美剧可是没少看,那里边对口音的调侃可是无处不在。

  “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华威大学。”他对自己的学校还是满意的,毕竟牛(津)剑(桥)帝(国理工)不是那么容易进去。被华威大学录取,能够把他和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区别开。

  看着对面骚包得意的样子,梁辰还是有些佩服,能进一所正规top大学而不是野鸡院校,已经证明他的实力。

  但这一副屌屌的样子,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喜欢呢?

  自己可是重生的啊!

  手上握有超级开挂开关啊!

  只要心中一按下去,马上就能有形装逼的!

  前世刚毕业遇到这种人,肯定是一副仇富模样,背后说不定还会暗暗地骂上几句。

  现在不一样,几年职场生涯早就教会他如何控制情绪,从而最大化利益。

  眼前这个场合,没有必要去招惹他,当然,要是凑上脸来,那还是要响亮的耳光打上去!

  不然,观众朋友们肯定不喜欢了。

  “我说老弟,你跟这儿梦游半天,想媳妇呢?”

  李铭剑不耐烦的说。

  “媳妇,我特么倒是想现在找个好好的探讨下艺术人生,比如九浅一深的科学道理。”他心里想到。

  “媳妇是什么?能吃么?”

  梁辰的一句话,逗得几个人晓得前仰后合。毕竟这个梗是后来才兴起的,现在人自然是听着新鲜。

  “不能吃,不能吃……哈哈哈……也不一定……看你……吃哪里……”李铭剑也是感觉有意思,这小子浑身冒着稀罕。

  又是一阵老司机的笑声,当然,梁辰依旧在装懵逼。

  “你这看半天,到底要不要落注?”

  “我先看看不行么,好好琢磨下,万一买个中了大奖,岂不是有了学费啊。”梁辰尽量装作小白鼠似的,畏畏缩缩的说到。

  他可不想让人把自己和乔治希尔这几个字联系起来,毕竟这年头,买足彩这事是要被当作败家子处理的。

  “你是要买胜负彩喽?”

  “难道我还有其它选择?”此时必须装傻,梁辰知道他说的是何意,但是眼下就是装死之时,可不打算搭腔。

  

五 谁给你的勇气
风起2006全文阅读作者:临波倚浪加入书架

  “你可算了吧,揣着明白装糊涂,告诉我,你看的这网站是特娘的什么?你别告诉我这玩意你就是看看数据用的!”

  “对啊,就是看数据用的,莫非还能干别的?大神求带啊,带我装逼带我飞呢。”

  “……”

  人一旦开始装傻,那聊起天来就没了意思。

  不过,李铭剑还是不打算放过他,好容易碰见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怎么也得交流交流。

  “不如你说说哪个队能夺冠吧,我帮你买一单,输了算我,成了是你的。”

  吆喝,这怎么有种小说里边,配角看见主角纳头就拜的意思啊,而且还是一个身穿阿玛尼的公子哥。

  (此时应该有配乐,赌神出场.mp3)

  不对,绝壁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大哥,你我素不相识的,前世无缘,后世无仇,五百年前也不是一家。你帮我买干啥,再说,真帮我买了,也没办法给我啊。咱俩萍水相逢,这不合适呢。”

  “有理有据,我都有点被你说服了。不过,你当我是乐呵乐呵不行么?反正回国呆的蛋疼,只能来这种地方释放激情。”

  梁辰心里道,你特娘的一个x二代,好意思说来这里释放激情?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能凭本事去华威大学,应当不是什么只知道夜夜笙歌,大宝剑,莞式一条龙,天天998之辈。

  就看他的朋友现在一直都是聊着天,而不是上来说点啥催促和谐的话就能看得出来。

  真是那种二流子货色,早就和电影里的小弟们一样,三句不离祖宗,替大哥出手了。

  想到这里,梁辰心里一动,突然想做个顺水人情。

  现在看起来,此人或许能多活上几集,毕竟这年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眼前人有点讨人嫌,但还不至于是那种看见就想爆他菊花的存在!

  哦,骚瑞,菊花现在还单纯的是一种植物。

  鸡还是一种单纯的动物……哦,不,鸡可能已经不单纯了……

  “我觉得,意呆利是最大可能。”

  “哦?李铭剑明显眼前一亮,比之前还要有兴趣。”

  “来,说说听听?”

  “热身打的好啊,3:1荷兰,4:1德国。教练还是银狐里皮。”

  “但是电话门啊,托蒂还伤着呢。”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梁辰伸出根手指摇一摇,神神叨叨的说着。

  李铭剑看他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在那满是诡笑的脸上来那么一下。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还是脑子进了水,尽然和他观点一致,无他,因为自己就是男模队的拥趸啊,有一个人支持,瞬间感觉似乎又多了一份夺冠的胜算。

  “那么最后的对手是谁?”

  “高炉雄鸡!”

  “你还钢炉烧饼呢,我就不信他能过得了巴西那一关!”

  “你要相信一个处男的直觉!”

  “我@#¥%……&*”

  “哈哈哈,处男的直觉……”朋友A被呛到,大笑起来。

  朋友B:“小子,你不要太有意思,都说女人的直觉,你这处男的直觉是几个意思?”

  另一个朋友:“不行,让我蹲着笑会,这绝对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

  几个朋友总算是正常一把,不再那么高冷。

  李铭剑也很是无奈,“天知道我是中了什么邪,竟然信你这一番鬼话。不过你放心,我回去下单,你就靠你处男的直觉挣钱吧。给我个地址,将来结果出来,我给你汇过去。”

  “我怎么会知道你要地址是不是准备下黑手……”

  “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下黑手的?劫你财还是劫你色?再说,我看上去像是那种人?”

  梁辰很想点头,但是这货虽然讨厌,却不是那么无赖。“卡号行不,打卡总可以吧,再不济,还有电话的。”

  “哎呀,你看我这脑子,在那边读书读傻了,还想着支票给你邮寄过去……”

  ……

  得亏父母常年在外,在别人还用小灵通的时候,梁辰就闹了一个联通号。

  此时的资费可说不上便宜,并且信号比后市还要烂,打个电话都要卡着56秒并且上房顶的时代,也是没谁了。

  徐峥骑在树上打电话类似的场景,不是没有。

  基建狂魔只是初露峥嵘,还没有到大开挂的时候。

  看着对方留下一连串8的尾号,就知道这绝对是个富家子没错了,毕竟他们的子女是最早喜欢去国外镀金的那一波。

  或许能有些意想不到的用处呢?把号码存起来,道个别,开心的出网吧去溜达了。

  基本数据到手,剩下就是去下单。

  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代,找个人都打听不出来,只好自己去后世的几个地方碰碰运气。

  找个面摊,要一份加强至尊的AH料理,必须是豆皮、火腿、卤蛋都有,满满一大碗,看着都有成就感。再有一瓶冰红茶,美滋滋的喝着,这特娘的才叫生活啊,哈哈。

  ***

  我了个大去,冰红茶怎生这么酸,还咸不拉基的,一口喷了老远。

  再一看桌子上,自己也乐了。

  可不是么,那醋瓶子用冰红茶瓶子装的,能不一样么。

  不远处老板家的小子已经笑成了一朵向日葵,要不是看在分量足的面子上,说啥也得让老板打个88折,才能解心头之恨。

  吃饱喝足,顺着马路边溜达去找彩票店,刚跟老板打听过,顺着小路一站地,转个弯就能到。

  梁辰寻思着自己溜溜食,就目送公交离去。

  “妹子,借哥俩钱花花咋样啊?”

  啥子情况,似乎在胡同里遇见了白天劫财的?这不能忍,无论何时,遇见这种事情,他要第一个挺身而出!

  转弯一看,哎吆,今天这事必须得帮忙。只见两个1米7左右的小痞子,拿刀指着俩姑娘。

  “俩十几岁的二毛蛋子,也学着别人劫道了?”梁辰去脱自己上衣,到一半手突然一松。

  爱玛,忘记现在自己只有19岁,可不是后来练成大肌霸那会了。这会顶多是有一点点线条,还是以单薄为主。

  “赶紧滚蛋,没你事,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恁死你。”劫匪甲很嚣张。

  “你们这帮小流氓,什么时候敢吹牛逼弄死人了?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临波倚浪所写的《风起2006》为转载作品,风起2006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风起2006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风起2006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风起2006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风起2006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风起2006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