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最新章节 >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女帝的大内总管 连载中
分享女帝的大内总管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

女帝的大内总管作者:狐不悲

女帝的大内总管简介:作为“神秘学”爱好者的周安一直都相信,这世界有神仙存在,他练过气功,学过法术,曾在地摊上以十三块五的价格,买过几斤秘籍,也曾在古玩市场上淘过丹方,用微波炉练过丹。
  所以他死了!被自己练得“超品九转大还丹”毒死的!
  当周安再次睁开眼睛,他确定了两件事,第一是自己穿越了,第二是自己成了太监!
  他是崩溃的!
  开元历372年,东乾王朝内忧外患,这一年,东乾王朝禁宫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重病卧床多年的“神都女帝”驾崩,十七岁的大公主继位成新女帝,二则是,一个名为周安的小太监死了又活了。
  穿越后的周安惊喜的发现,前世他所有练过的秘籍,在这个世界真的都能练成! http://www.uukanshu.net
-------------------------------------

女帝的大内总管最新章节第16章 1步登天!
第1章 穿越死太监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作者:狐不悲加入书架

  周安是一个中二病很严重的人!

  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觉得,但他的朋友都这么认为,不中二怎么可能天天痴迷于炼丹练法术?见过哪个正常人会去地摊买武功秘籍?你见过论斤卖的秘籍吗?

  周安不仅仅见过,他还买了!不止一次!

  作为“神秘学”的忠实拥趸,周安相信这世界有神仙,相信狐仙与法术的存在,更痴迷于对气功、超能力的修炼。

  周安不是神经病,他如此相信是有原因的!

  在他五岁那年,当时他还住在乡下老家,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家里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跟爷爷喝酒喝到夜里才离开,在白胡子老头走的时候,周安刚好出去撒尿,他是眼睁睁看着那白胡子老头突然凭空消失的,吓得他把尿都憋回去了。

  当时周安就相信,这世界有神仙,几天后还跟老爹提起过这事,老爹告诉他,那就是仙人,已经飞升极乐世界了。

  自此,周安就有了一个关于修行,关于成仙的梦!

  虽然很多年之后,老爹在病床上交代遗言的时候告诉他,其实那老头不是仙人,而是喝醉了走夜路,没注意脚下掉井里了,尸体第二天被捞上来,因为太吓人,才没让当时年幼的周安看到。

  但周安不信,觉得老爹是不想让自己继续修行才这么说的!

  长大后的周安,关于童年时的许多记忆都已经模糊,甚至连老家门前是不是有一口井他也记不清了,但他始终清楚记得那个突然消失的白胡子老头。

  他也一直坚信,那是神仙!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将来有一天自己神功大成,将那些说自己中二的朋友一个个拎过来,抽他们大嘴巴!

  然而,他没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因为出了一点小差错。

  周安不仅仅买秘籍,练功练法术,他还买各种稀奇古怪的丹方,自己炼丹吃……还别说,他炼的每种丹药大多有些效果,只不过效果跟方子上写的不一样,只能治疗便秘。

  就在这两天,周安在古玩市场的路边摊上,花了八十七块钱,又淘到了一张传说中龙虎山流传下来的古丹方……第二天的时候,周安的尸体就有些招苍蝇了。

  ******

  周安做了一个梦!

  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梦,这个梦很奇怪,就像是在旁观人的视角,看别人的人生。

  梦里的主人公,也叫周安!

  周安出生在了一共穷苦人家,生活在一个叫乾京都的地方,家里一共五个兄弟姐妹,自己排老四,下面还有一个妹妹。

  周安的老娘在生下小妹第二年就病死了,他老爹是一个烂赌鬼,他曾将周安的大姐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秀才做小,换了笔钱,一晚上就在赌场输光了。

  周安的二姐是突然失踪的,他老爹说是跟人跑了,但邻居都说是他在赌场输掉了。

  周安的三哥是病死的。

  而周安他自己……在他九岁那年,他老爹将他输在了赌桌上,之后周安被几经转手倒卖,一直卖到了住在西桥巷柳条胡同的“刘大人家”,刘大人人称“快刀刘”,是个六品官,而且是世袭的,父传子,一辈辈传……因为他是一个净身师。

  就是给皇宫里送小太监的,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向宫里送一批,周安也被他净身了,送到了皇宫里当了小太监,成为了其他人口中的小安子。

  九岁进宫,小安子运气不错,因为长得好看,被选作跟在大公主身边当长随,还拜了一个老太监当师父,学了武艺。

  十三岁那年,小安子被调入了直殿监,他成为太监后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这个部门太差,简单来说,直殿监就是负责打扫卫生的,直殿监的小太监日常工作就是清扫各殿、清理廊道马厩、洗厕所倒马桶。

  这是内廷十二监中最没有权利的部门,干的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而小安子调入直殿监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师父“徐瑾”,是直殿监的掌印太监。

  虽然有师父罩着,小安子也活的不轻松,该干的活还得干,闲暇时还会在师父的督促下勤学苦练,除了一些拳脚功夫,徐瑾还教了周安一种名为“分魂大法”的武功,据说练至小成就可一心几用,大成则可御剑伤敌。

  小安子刚入宫就练“分魂大法”,十六岁时才小成,勉强能一心几用,而就在他练成分魂大法的当天夜里,他就被师父叫到房里,按着脑袋吸了神魂!

  小安子就这样死了。

  他到死都没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杀自己?

  周安看了小安子的人生,却明白小安子为什么会被杀,因为从徐瑾教他练什么“分魂大法”开始,就是没安好心!徐瑾很可能是练了什么邪功,让小安子练“分魂大法”,小安子才有所小成,就被徐瑾当做养料吸了神魂。

  八成就是这样。

  ……

  东乾王朝,乾京都,皇城禁宫深处。

  寂静无声的昏暗小屋,只有一盏油灯亮着,眉清目秀的小太监趴在墙角,已经断气多时!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明显的伤势,双目始终睁着,死不瞑目。

  房间另一头,油灯摆在一方木桌的边沿上,木桌一侧地上摆着蒲团,一脸色煞白嘴唇紫红的老太监盘坐在普通之上,五心向天,周身隐有气流飞旋,随着他的呼吸,那些气流时不时会化为为一张张人脸,好似在嚎叫的孤魂野鬼……

  墙角。

  小太监的眼珠突然转了转。

  周安眨了眨眼,缓缓坐起身,看着周围的情况有些愣神……这地方他很熟悉,是小安子师父徐瑾的练功房,看不远处在蒲团上盘坐那人,不就是徐瑾嘛,他正练功呢。

  怎么还在做梦?

  唉?好像哪里不太对!

  周安坐起来后便靠着墙,他感觉后背有些疼,似乎是之前摔过,做梦……也会疼吗?

  “这是……我……”周安继续愣神,越来越觉得不对,梦境不会如此真实,而且自己似乎不太对,脑子里多了一点东西,身上又好像少了点东西……

  周安低头看了看自己,虽然光线不好,但他还是能看清,自己穿着小太监的衣服。

  他猛的扭头,看向了放在一边靠墙的铜镜。

  铜镜中,他赫然是那小安子的模样!

  他脑子里多的东西是小安子的记忆,是他“梦境”中看到的一切!

  而他身上少的……周安瞪大双眼,将手伸到自己裤子里抓了抓。

  “啊卧槽!!!”

  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惊起于禁宫深处。

第2章 没什么是1顿烧烤解决不了的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作者:狐不悲加入书架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周安是崩溃的!

  虽然他现在基本搞清楚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那就是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对于爱好并钻研神秘学的周安来说,穿越没什么不好接受的。

  但是!别人要么是穿越成短期废材,以惊人之姿崛起,要么是直接穿越成妖孽,吊打各路天之骄子,凭啥自己穿越成小太监?!!

  周安不介意自己穿越成什么样身份的人,哪怕是个乞丐也行,最起码也得是一个完整的人吧?

  徐瑾的练功房位于直殿监官署衙门的后院,这地方很偏,一般没人来,晚上也没人住,徐瑾选这里练功是怕人打扰。

  周安嚎了一嗓子,也没人听到。

  除了徐瑾!

  正在入定修炼的徐瑾身体剧震,却是感觉喉头一甜,双目爆瞪,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硬是将铺地的青砖喷的开裂。

  徐瑾武功甚高,在这大内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大高手,内力极为深厚。

  然而,内功越是深厚,若是入定修炼被打搅,反噬的便越严重!

  周安这一嗓子,是直接将他嚎的重伤了!

  徐瑾苍白的脸竟泛起紫色,他只感觉自己体内内力已经完全失控,在自己经脉中乱窜,他刚刚正是到了修炼的关键时刻,以他定力,寻常声响也未必能惊扰的了他,但周安嚎那一嗓子真的太惨。

  老刺激了!

  周安抱着头崩溃中。

  徐瑾看着自己那本该已经死了,现在却若癫若狂的小徒弟,眼中满是惊怒之色,目眦欲裂。经此反噬,他的体内经脉已经断了十之七八,五脏剧损,可谓伤的极重!

  “你这逆徒,竟敢坑害为师……”徐瑾腔调阴柔的尖声怒道,同时豁然起身,身下一震,便化为残影向周安扑去。

  周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一躲。

  嘭!

  横飞过来的徐瑾在周安面前摔了一个狗吃屎,脸先着地。

  “呃……第一次见,不用行此大礼吧?”周安一副怕怕的样子道。

  徐瑾确实是伤的太重,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身体。

  “逆徒,咱家活撕了你!”

  徐瑾尖声道,一巴掌拍在地上,整个人从地上弹起。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这傻徒弟是怎么活过来的,也没想那么多,他现在就想要夺了周安的性命。

  “我打!!”周安顿时拉开架势,先是金鸡独立,然后大鹏展翅,看起来很凶的样子。

  还别说,周安是真练过!

  他研究神秘学,无论是传说中的绝世武功、修仙之法,还是法术、超能力,他都有练过!虽然他一直没练出传说中的内力,但武功招式可是实打实的磨练出来的。

  徐瑾竟一下子被周安唬住了!

  周安这招金鸡独立加大鹏展翅倒是恐吓感十足,而且徐瑾没见过,他没教过周安这些。

  徐瑾又感觉喉头一甜,想要吐血,他捂了一下胸口,抿着嘴硬是又将血憋了回去。

  “我说,这位徐师傅,你看咱俩要不握握手还是好朋友行不行?你都伤的这么重了,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要不咱吃顿烧烤怎么样?没有什么是烧烤不能解决的,一顿不行就两顿……”周安有些碎嘴,实际上他是慌得一逼,有些口不择言。

  “你爱吃烤韭菜不,韭菜壮阳啊……嗯……算了,咱俩都不用……烤大腰子,大腰子补肾……嗯……也算了吧……烤羊排总行吧?这个可以,我最喜欢羊排上那一口肥油……”

  “住口!说什么疯话?拿命来!”徐瑾被周安说的一愣一愣的,终于缓过神来。

  尖声爆喝的徐瑾脚下生风,手若奔雷拍向周安的脑门!

  周安下意识一躲,竟躲开了徐瑾这一击!徐瑾连攻,追着周安打……周安竟然全都躲开了,闪转腾挪中竟避开了徐瑾所有攻击!

  徐瑾吃惊不已,他不知道周安何时学了这等身法。

  周安也是懵逼的。

  踏云纵能用了?!

  《踏云纵》是一套轻功秘籍,基础要先从身法练起,所以既是身法,也是轻功,这套秘籍是周安网购得来的,原本周安没想买《踏云纵》,他是看到网上有卖《如来神掌》的,只要六十块钱,而那个网店,是八十八块包邮,不然得花十二块钱的邮费。

  周安是为了凑单,才花了二十八块钱,买了《踏云纵》秘籍。

  买了秘籍,当然要练……周安是只要买来的秘籍,他都会尝试练一练,在他穿越前,他家里足有上千本各类秘籍,全都被他翻烂了,虽然什么都没练成,但凡是涉及到动作招式的,他都能准确的演练出来。

  徐瑾是越打越猛,每一掌下去都会掀起震耳的爆裂之声。

  周安则是越躲越快。

  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腿在发热,身体好像轻了百倍……是内力!是小太监的内力!周安前世没练出内力,这也是他在武功方面始终不成功的最大原因之一,而他穿越附身到了小太监身上,小太监九岁就练功,内力早就练出来了,只是不强而已。

  徐瑾将周安逼到了墙角,周安又绕开,两人一个追打一个躲闪,在这屋内跑了好几圈。

  周安内力不多,渐渐有了一种吃力的感觉,快要躲不开了。

  徐瑾突然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又爬起来,捂住了自己心口,他死死抿着嘴,嘴角却还是流淌下鲜血。

  伤势过重,一直追打周安,伤势更重。

  “呼……呼……”周安距离喘息着,翘起兰花指指了徐瑾一下,阴柔道:“你这老东西……”他马上又住嘴了,左手打右手,狠狠的在自己兰花指上拍了两下。

  妈蛋!稍不留神就会露出太监的作态。

  徐瑾要不行了。

  血止不住的从嘴里冒出来,向下淌,衣襟全都染红了。

  他抬着头,目光死死盯着周安。

  都是周安害的!

  “你别动啊,我去给你叫医生,别动……”周安向后退了两步,转身撒腿就跑。

  三十六计走为上!

  周安才跑到门口,却感觉背后劲风袭来,他横步一闪,回身出招,手臂一缠一拉,竟卷住了徐瑾攻来的手臂,将其顺势甩了出去!

  嘭!

  徐瑾撞在墙壁上,又摔在地上。

  周安心中是又惊又喜,看了看自己的手,很是激动,自己的功夫竟然能用了!不仅仅是踏云纵!

  徐瑾身体抖动着抬起头,咬着牙道:“你跟谁学的……”

  “自学啊,缠丝劲听说过没?要不我教你啊!”周安说道,他不怕徐瑾了,甚至还向徐瑾走了两步……这要死的老家伙,现在周安不见得打不过他!

  徐瑾好似明白了什么,盯着周安,咬牙道:“你是谁的人?是谁,谁派你来的?”

  周安却是没听懂徐瑾的意思。

  “不管是谁派你来的,你要死!我要你死!”徐瑾激动的有些癫狂,好似癞蛤蟆似的,又在地上腾跃而起,扑向周安。

  周安不怵他!

  徐瑾攻来,周安见招拆招,再配合上身法,竟然与徐瑾打的平分秋色。

  缠丝劲是太极拳的一种劲法,是以柔克刚的精髓要领之一。

  徐瑾是越打越疯,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所以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死也要杀了周安!

  突然!

  周安正晃身甩臂,想要挡开徐瑾的左手,却感觉自己右腕猛的一紧,却是徐瑾变了招,以抓代打,捏住了周安的腕子。

  徐瑾终究是功力深厚,手力极大。

  周安运用缠丝劲,却也无法挣脱。

  徐瑾右手马上攻来,直拍周安脑门,周安左手还能动,连推带削,与徐瑾对了几招,却又突然感觉到左手腕也是一紧。

  周安双手不能动了,但徐瑾死死的抓住了他的双腕,虽是钳制了周安的双手,可自己的双手也无法再攻。

  一下子僵持住了!

  “老东西,你都要死了还这么拼命,又不是我切的你,你何必呢?不如你放手,我去给你叫个医生,这样僵持下去,肯定是你先死,你说你这一身本事,死了多可惜啊……”周安又开始碎嘴。

  徐瑾满脸阴毒,却是突然一咧嘴,露出沾满鲜红的一口牙道:“乖徒儿,你想要咱家这一身本身吗?”

  “啊?”周安没懂,怎么突然这么说?

  “咱家给你啊!你要是接不住,可别怨为师!”

  徐瑾话音才落,便周身劲气炸裂,白发无风而动,周安却是感觉双臂一麻,那是恐怖的内力顺着他的手腕传入周安的身体,冲击着他并不强韧的经脉与窍穴。

  徐瑾正将自己毕生功力传给周安!

  而以周安的境界,根本无法承受如此浩瀚的内力,是要包体而亡的!

  徐瑾就是要将周安活活胀死!

第3章 要是能重新长出来就好了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作者:狐不悲加入书架

  内力的传承,有着严格的执行步骤,稍有差池,被传功者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毙命!

  徐瑾给周安传功,可是没什么步骤,既没有先为周安舒展经脉,也没有为周安打开窍穴,就是直接传功,硬生生将自己的内力注入周安的体内,这形如杀人!

  其实就是杀人!

  徐瑾已经不在乎了,自己伤的太重,在入定修行最关键时被惊扰……今天本就是他神功大成的关键之日,今日若成,实力暴涨,若是出了差错……他没直接爆体而亡,已经算运气了!

  浩瀚如海的内力被远远不如注入周安的体内。

  周安一时之间竟动弹不得,全身先是麻木,进而剧痛,好似有数不尽的蚂蚁在体内撕咬一般。

  “要死啦要死啦……”周安口不能言,只能心头大叫,他也是慌的不行,疼的都要抽筋了偏偏又不能抽过去。

  “好受吗?为师的毕生功力你接得住吗?哈哈哈……我死,你也死,都要死……”徐瑾真的疯了,怪叫着大笑。

  周安的身体已经开始膨胀!

  整个人好似肿了一般。

  传功的速度很快!

  也就盏茶的功夫,徐瑾手上的力道渐渐消失,布满血丝的双眼却死死的睁着,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保持双手前抓的姿势。

  徐瑾就这样死了。

  周安终于能抽回双手,身体摇摇晃晃向后两步,他全身粗了几圈,胀的不像话,皮肤也泛着红光……巨量的内力在他体内不受控制的乱窜着,不断撕裂着他的经脉,侵入他的血肉。

  “怎么办怎么办?要炸了……”周安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正被不断充气的气球,随手可能爆炸。

  “一定有方法的对不对?”

  “还有比我更悲催的穿越者吗?”

  “我特么都太监了,还要玩死我?”

  “一定有办法!穿越者都是命运之子,不能这样对我,我要投诉……”

  周安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他脑海中突然蹦出了一篇经文,周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篇经文,进而双手一合,掐印,膨胀的身体面前盘坐在地上,快速进入了入定状态。

  寂静。

  月朗星稀的夜色下,直殿监后院的小木屋灯火昏黄,心思歹毒武功甚高的老太监已经毙命多时,好似传说中的僵尸,双手前抓站立不动。

  就在这尸体前,周安闭目盘坐,呼吸时快时慢,鼻间常喷出白气,隐有龙形。

  他的身体正在慢慢“消肿”,他竟然正在炼化老太监强行传给他的内力,甚至连破损的经脉也在自动修补,这是不可思议之事,若是被这世界的那些武功高手看到这一幕,怕是要惊掉下巴的。

  内力不是不能炼化,经脉也不是不能修复,但这都是周安能做到的事,而且就算换了谁,修补经脉的速度也不可能如此之快。

  周安却做到了。

  一炷香的功夫后。

  周安缓缓吐出一口白气,长身而起,脸泛激动之色

  好了!完全好了!

  周安不仅伤势痊愈,炼化了徐瑾的内力,甚至连修补后的经脉都拓宽百倍,目前他丹田充盈,内力浑厚,甚至连头脑都清醒了很多,可谓精神百倍。

  “《化龙经》在这世界竟也可以修炼,这可是修仙之术……”周安激动的握紧双拳。

  周安得到《化龙经》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当还没穿越,刚刚上大学,大一暑假的时候,他去了长白山寻仙问道,在长白山景区上脚下遇到了一个算卦的老头,《化龙经》就是从那算卦老头手里买的,还说是他家祖师爷留下的,要了周安足足八百八十八块钱。

  《化龙经》是修仙之法,入门先要呼吸吐纳天地灵气,将天地灵气炼化为己用,凝灵力,塑灵台……周安就练到了呼吸吐纳这一步,所谓的炼化,他一直都是毫无感觉的,也没再有什么进步。

  而就在刚刚!

  周安感受到了什么叫炼化!

  因为他正是用了《化龙经》的呼吸吐纳炼化之法,强行炼化了徐瑾注入他体内的内力!甚至身体也得到了锤锻,破损的静脉都修补好了。

  铛!铛!铛!

  周安隐隐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敲打声,这声音一阵阵传来,先是接近,又渐渐远去。

  是皇城打更人!

  已经是三更天了,也就是夜里十二点左右。

  周安听了听外面的声音,又看向死不瞑目的老太监徐瑾……

  穿越了,穿越成小太监,有险些被老太监杀死,现在虽然自己没死,但老太监死了,尸体就在这儿,这里是皇宫,老太监的尸体如何处理也是一件麻烦事。

  这种穿越开局,可谓糟糕到了极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周安发现自己穿越前没练成的那些武功、仙法,在这里似乎都能练成,但这个世界本身就不简单,他有些优势,但也不算大。

  周安是有些想死的……因为他现在是太监,下面真的没有了!

  他很在意这件事!

  这甚至要比穿越成一个女人还要糟糕!

  看着徐瑾的尸体,周安脸色复杂。

  他想了很多,关于现在,关于将来。

  许久后。

  “不问红尘,但求长生……这句话说的好啊!好!”周安突然感叹道,他笑了,他刚刚说的那句话,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化龙经》最后一篇的章尾也出现过。

  周安想通了!

  前世他一心想要修仙,却始终不能,来到这里,似乎有些希望!太监又怎样?太监也不妨碍他修炼,若有不问红尘的心境,男男女女那点事又算得了什么?

  其实周安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失败与挫折经历过太多次,他也没心灰意冷,不然也不会干出炼丹把自己毒死那种事。

  想通的周安一身轻松。

  他绕开了徐瑾的尸体,走到了铜镜前,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

  好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生的当真是俊美!

  就是气质偏阴柔了一些。

  “咳咳……咱家……咳咳……”周安尝试了一下发生,又扬起了兰花指,“咳……呔!休要无礼,咱家这就取了你的狗命……大胆!你这乱臣贼子,竟敢对陛下无礼……传旨!徐爱卿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周安一边比划着兰花指,一边胡乱的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还别说!

  真挺带感!

  “唉!”周安说着说着,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低头拉开裤子看了看……真的没有了!

  成了太监是周安没办法选择,若是他能选,自然不会选当太监。

  其实他还是非常在意的!

  “要是能重新长出来就好了……”周安说着又叹了一声,紧接着目光一凝,眉头微扬,“长出来?长出来?!”

  周安是突然想到!

  自己似乎还真知道能够让下面长出来的功法秘籍,而且不止一种!

第4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作者:狐不悲加入书架

  周安所知道的功法秘籍,自然没有那种效果写明就是长下面的!但很多功法练到高深境界,皆有“断肢重生”或者“重塑肉身”之类的效果!

  甚至连《化龙经》也有这种效果,《化龙经》练到极致,是可重塑肉身的!

  从理论上来说,这些功法都能让周安下面长出来,只是时间问题。

  但能不能保证长出来,周安也说不准!

  毕竟,这身体九岁的时候就切了,现在已经十六岁了,不是刚断的。

  周安又在铜镜前盘膝坐下,手托着下巴开始回忆,具有断肢重生、极致自愈能力、重塑肉身等类似效果的功法秘籍,大约十多种。

  这些功法周安都熟记于心。

  全都练成试试效果,那是不现实的,没那么多时间,周安也不想自己耗费大半辈子才长出来,到时候都年老体衰了,长出来还有什么用?

  所以他必须做出选择。

  《化龙经》是必须要练的,这是仙家秘籍,成仙都靠它了!

  《药身典》也应该练,这功法很特殊,是一种锻体之法,身体吸收药力,大成后百毒不侵不说,身上任何伤势都可以快速自愈,断肢重生也不在话下,从《药身典》秘籍上所描述的内容来看,其实这也是一种修仙之法,但周安得到的是《药身典》残本,后面是什么样的,他不知道。

  还有一种名为《罡身术》的功法,似乎也可以练一练,这是纯粹的外修功法,炼体之术,大成也有断肢重生的效果。

  周安知道的功法秘籍不下千本,知道的太多,所以他有一种选择困难症的感觉,由于除了仙家功法外,正常的武功秘籍,他在这个世界没有进行过尝试修炼,因此无法判断这些功法究竟哪些更好一些。

  因此暂时,他只能选几种特殊的。

  铛!铛!铛!铛!

  不知不觉,外面又传来了打更的声音。

  已经四更天了,就是后半夜一两点钟。

  周安在铜镜前站了起来,回身看向门口附近徐瑾还站立着的尸体……现在什么练功,什么长出来,那都是以后的事,目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处理好徐瑾的问题!

  这里是皇宫大内!

  周安的身份是直殿监的小太监,而死的徐瑾是直殿监掌印太监,他死了,不仅仅要惊动跟在女帝身边的大总管,甚至连女帝本人都可能惊动。

  徐瑾从职位上来说,称得上位高权重,虽然直殿监是内廷十二监最没地位的部门,但徐瑾毕竟是五品宦官,而且他是地煞境武者,称得上大内高手,其本身也有守护皇城的职责,所以他的死如何处理不好……就是泼天大的风波!

  现在是一个很敏感的时期。

  东乾王朝立国三百多年,到现在才出了第二位女帝,老女帝驾崩、新女帝登基,也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正是乱的时候,朝堂局势极不稳定,在这种时期,一个大内高手老太监死了,真不是小事!

  周安必须要处理好这件事!

  不然,他八成是要死的!

  “要不跑吧?”周安自问了一句,但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

  先不说守卫森严的大内他能不能逃出去,就算能,将来如何办?他要是跑了,并将徐瑾毁尸灭迹,就算查不出是徐瑾的死与他的关系,恐怕也得给他定一个潜逃叛国的罪名,小太监私自离宫就是这么严重。

  如此,周安是会被通缉的!

  他这辈子都不得安生!而且作为一个太监,在长出来前,他在外界是很难生存的,太好辨认了!

  而最最关键的一点则是,练功,并不是躲在深山老林里闭关就能练成!练功是一件花费极大的事,他若是出去过东躲西藏的日子,怕是功也很难练成了,长出来就是无望之事。

  留在宫里继续当小太监应该是最优的选择,在这里他还不会被歧视,还可以往上爬,爬到足够高的位置,权利钱财都不会少,修炼花费也就有门路了。

  “我为何不能成为一代权监?”周安自语。

  他是很乐观的人,这个时候,就该向最好的方向去想!

  周安又看向徐瑾的尸体。

  紧接着走过去,扛起徐瑾的尸体开始布置命案现场!

  ******

  太阳初升,鸡鸣五声。

  阳光挥洒大地,沉寂了一夜的的东乾皇宫开始了复苏,最先起来忙碌的自然是皇宫里最底层的宫女、太监。

  直殿监官署衙门,随着一声“来人呐,死人啦!”的尖叫,整个直殿监便全都乱了套了,大量太监赶到了直殿监的后院,不多时后,外面又有更多人赶过来。

  出大事了!

  直殿监掌印太监徐公公死了!

  消息如风一般传开。

  直殿监后宅,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

  百余个太监聚在这里议论纷纷,多数都是十多岁的小太监,老太监也有那么几个,但基本都是直殿监的有些地位的官,直殿监内部,仅次于掌印的少监、监丞全都到了。

  直殿监少监孙公公,本名孙德友,十一岁入宫,到今年已有三十个年头。

  屋门前,孙德友正在问话。

  “小安子……你跟咱家老实交代,可是你害死徐公公……”孙德友阴阳怪气的问。

  “冤枉啊!孙公公……”周安瘫在地上都站不起来了,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说着他又爬向徐瑾的尸体,哭嚎起来,“师父啊,您咋就死了呢,说好一切吃烧烤的……师父……我的师父……”

  这哭嚎声,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周安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天才,就这演技,拉去拍清宫戏保准一条过!

  他表演,一是为了洗脱嫌疑,二则是……他不想下跪!孙德友是上官,上官问话,周安得跪着回答,周安不愿意,所以就装一副起不来的样子瘫在地上。

  “哼!你休想诓骗咱家!”孙德友却不想放过周安,“小安子,你既说你徐公公闭关一夜,你在外面守了一夜,徐公公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你为何一点响动都没听到?”

  “睡……睡着了啊……师父啊,是小安子对不起你,师父……”周安继续执着于对演技的研究。

  孙德友是明明已经听了周安说了情况,但就是要向周安身上泼脏水!

  因为他跟徐瑾的关系不好!

  两人在直殿监,一个是一把手,一个是二把手,徐瑾比孙德友年纪大了将近二十岁,他是一步步熬资历熬上来的,由于不太会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徐瑾虽然资历老,在内廷十二监却极为不得志。

  这也是徐瑾身为大高手,资历老,却是直殿监掌印太监的原因,看起来职位高,实际上跟其他十一个太监部门比,他最没话语权。

  说白了,徐瑾就是保洁队的队长,打扫卫生这种事,干不好会被挑毛病,干好了,也没人记得他的好!

  孙德友则不同!孙德友是二总管的人,称得上心腹。

  三年前内廷十二监有大变动的时候,他调来了直殿监担任少监,地位仅次于徐瑾,而他被调到直殿监的目的,是要向更高的位置爬,直殿监只是一个跳板,但他若不能将徐瑾踩在脚下,夺了徐瑾的位置,他也很难再向上一步。

  这就是矛盾的根源。

  这几年,徐瑾与孙德友明争暗斗,因为孙德友有靠山,徐瑾虽是上官,却也很难动他,但在直殿监内部,徐瑾就是王,他一直在试图架空孙德友,让孙德友这个少监有名无实,这样他永远也出不了成绩,干不出什么名堂。

  小安子是徐瑾的徒弟,自然是徐瑾的铁杆拥护者,对于孙德友的任何命令,小安子都能用“徐公公吩咐了什么”或者“师父让我去干什么”之类的话,搪塞过去。

  孙德友也是没办法,当他的命令与徐瑾冲突时,小太监们自然是要听徐瑾的……其实其他小太监也还好一些,两边都不敢得罪,只能多干一些,小安子则不然,对孙德友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是孙德友现在向周安泼脏水的原因。

  徐瑾死了,他徒弟还活着,虽然周安虽然是小人物,但徐瑾依旧非常想要弄死,以泄心头只恨!

  门内门外,小太监们议论纷纷,一个个都说小安子可怜,在太监们的世界,虽然充满了尔虞我诈,但对于最底层的小太监来说,其实相互之间还是很友好的。

  孙德友面带冷笑的看着周安,今天的他可谓是意气风发,徐瑾不明不白的突然死了,无论怎么死的,直殿监掌印的位置都让出来了,他八成是要再进一步。

  其实他完全不用如此心急,等他成了直殿监掌印,有一百种方法弄死小安子,至少他觉得是这样。

  但他是等不及了!

  “大胆!小安子!”孙德友突然尖声爆喝,“分明就是你害死徐公公,昨夜此处只有你二人,你竟还想推卸责任,来人呐,给我打,咱家看他招不招……”

  周安在心里给孙德友判了死刑,这家伙死定了!

  听到孙德友吩咐,几个孙德友的心腹小太监迈进屋内,就要抓周安。

  “孙公公,事情还没清楚,这恐怕……”监丞陆公公拦了一句道。

  孙德友扭头看了陆公公一眼,却是冷哼一声,又扬手道:“给咱家动手!”

  就在这时。

  “康公公到!”外面突然有太监尖声报名。

  在这大内皇宫,能让太监报名的只能是皇族!就是皇帝以及皇帝的亲属家眷,正常来说是这样,但现在的东乾皇宫里,有一个人例外!

  这人就是服侍过四代皇帝的大内第一高手,今年已经一百零三岁的内廷大总管——康隆基!

  大总管到了!

  所有人全都向外看,紧接着成片的跪下,那几个要抓周安的小太监也是如此,跪下后头直接顶在地上,不敢抬头。

  周安倒是不用跪,因为他趴着呢。

第5章 太公爷
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作者:狐不悲加入书架

  庭院中,一手持拂尘的白发老者阔步而入。

   此人身材高大,身形消瘦,满头白发一直垂到后腰,白面无须,但眉毛极长,满脸的老人斑说明他年岁极大。而最值得一提的,是他鎏金的圆帽,以及一身绣了百兽的烫金锦袍,那袍子在胸口之处,百兽簇拥下,绣的赫然是一条四爪蛟龙!

  

  他便是内廷十二监、四司、八局的大总管,司礼监掌印太监——康隆基!

  

  在东乾王朝,唯有皇帝可穿五爪龙袍,其次的皇亲贵族才能是四爪蛟袍,还不是所有皇亲贵族都能穿,就比如在王爷中,也只有参政议政的一等贵亲王才能穿,闲散王爷都是穿不得的。

   太监自然更不能穿!无论是多高品级的太监!因为太监其实就是皇族的家奴,是一帮纯粹的奴才,连臣子都算不上!

  

  但康隆基却是一个异类!

   算上刚刚登基没多级的新女帝,康隆基已经侍奉过四代帝王,他七十年前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一直到今天,司礼监可以理解为是皇帝的秘书处,可为皇帝处理公事,是内廷权柄最重的部门,而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不是给自己掌印,而是给皇帝掌印!皇帝的一言一行,他都知晓,他的话,也能够影响皇帝的决定!

   甚至,在新女帝登基前,神都女帝重病卧床多年,无法处理国事,内阁递上来的折子,十有八九都是康隆基看过后下的判言、落的印!

   康隆基称得上一代权监!

   但他,并不坏!

   风评极好!

   深受几代皇帝信任的他,神都女帝甚至曾说他是“护国重器”,可见皇族对他的信任有多高。

   康隆基走向屋门,身后还跟着一群老太监,所过之处其他太监皆是跪伏,他刚进了屋门,跪在地上的孙德友便略微爬起来,满脸奉承谄媚的笑道:“太公爷,您来了!”

   太公爷是一个尊称,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叫的,已经很多年了,康隆基在内廷都被称为太公爷。

   “都起来吧。”康隆基瞄了一眼孙德友,声音平淡的道。

   他的声音很脆,听起来不像是太监,也不像是老人,反而像是十多岁的少年郎。

   众太监哗啦啦的起身,但全都垂着头,一副极为恭谨的模样。

   周安倒是没起来,他还在地上趴着呢,满脸悲痛的样子……他今天能否过这一关,就看康隆基怎么说了!周安的内心是惴惴不安的,因为康隆基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可以说是神仙般的存在,虽然徐谨的死是因为伤势过重加主动传功,但说不准康隆基能否看出什么。

   周围静的落针可闻。

   康隆基向屋内走了几步,看先徐谨的尸体……徐谨盘坐在蒲团上,摆着头垂向下的姿势,脸色发紫,他现在的这幅造型,是周安给摆的!

   周安是要摆出一副徐谨练功走火入魔吐血而亡的样子。

   “谁发现的?”康隆基问。

   “回太公爷的话,是小安子……”孙德友马上上前一步道,“昨夜就小安子与徐公公在此处。”他说着话,还抬手示意了一下谁是小安子,指了指周安。

   “小安子。”康隆基看向趴在地上的周安,“昨夜发生了什么,说与咱家听听……”

   “是,是,太公爷!”周安一副泣不成声的口气,话都说不连贯,“昨天,昨天晚上,师父说他闭关,让小的给他守着点,奴才就在外面守着,没,没熬住……就睡着了,天亮的时候醒的,小的在门外叫师父,师父也不答,小的就进屋看了看,发现……发现……发现师父他老人家已经去了!师父呜——”

   周安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安子闭嘴,在太公爷面前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孙德友好似炸了毛的攻击,尖声呵斥。

   周安适当的表现出了一些惧怕,哭声渐小。

   康隆基略微抬了下手。

   炸毛的孙德友马上躬身垂头,不敢再言语。

   嗒!嗒!嗒!

   康隆基几步走到了周安身前,抱着拂尘垂目看向周安,平淡道:“小安子,抬起头来!”

   周安抬头看向康隆基。

   “你刚刚说的可是实话?”康隆基问,这一刻,周安脑海中轰鸣声炸响,康隆基的双眸在他眼中变成了全黑色,是黑漆漆的漩涡……周安感觉自己的意识不受控制,似乎想要将实话说出来,甚至想把自己是穿越者的事告诉康隆基!

   嗡!

   一片经文突然浮现在周安脑海中,是《化龙经》前篇所记载的静心安神的经文,这片经文原本的作用是帮助修炼者尽快进入没有杂念的入定状态,而此刻,这片经文却是帮周安抵挡住了康隆基的“妖法”!

   周安只能认为这是“妖法”,因为康隆基所展现的能力,打破了他对武侠世界的认知!

   “奴才……奴才说的……是实话!”周安回答道,又深深的垂下头。

   康隆基没再言语,绕开了周安,缓步走到了徐谨的尸体前,他一只手搭在了徐谨的天灵盖上,闭目不语。

   寂静了好一阵后。

   康隆基突然双目暴瞪,眼中闪过厉光,紧接着按着徐谨天灵盖的手猛的向上一提,徐谨便人立而起,康隆基又一变招,连点徐谨胸口穴位,进而拂尘一甩,将徐谨的尸体前后调转,再次连点徐谨后背穴道。

  

  徐谨的尸体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半悬着被康隆基打来打去。

   最后一击,又是打在徐谨天灵盖上。

   徐谨七窍顿时冒出滚滚黑烟,那黑烟化形为人影,扭曲着又迅速消散了。

   屋内屋外,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惊诧异常,尸体冒烟这种事若不是烧着了,实在是难以解释,而徐谨七窍中所冒出黑烟有非寻常烟雾,隐约的竟都是人形,这难免让人想到一些神神怪怪的事!

   “哼!”康隆基收手,却是重重冷哼了一声。

  

  “太公爷,这……”一跟随康隆基前来的老太监开口问。

   “徐谨擅修魔功,昨夜冲关不成,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康隆基下了判言,说着又冷哼一声:“哼!在皇家大内中竟然修炼此等阴毒的功夫,死了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谁!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若练了邪门的功夫,就此弃下,咱家既往不咎,如若不然,被咱家知晓了,可别怪咱家留不得你!”

   话音才落,康隆基一甩拂尘,看起来就是将原本搭在左手臂弯中拂尘,换到了右手臂弯中。

   就这一换,拂尘扫到了徐谨的尸体上!

   徐谨尸体顿时“嘭”的炸裂,未见血肉横飞,而是直接化为齑粉!

   众太监骇然,知道康隆基是动了真怒。

   “谨遵太公爷令!”屋内屋外,又是成片的太监跪倒在地,叩首应声。

   周安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康隆基的功力到底有多深?这大内第一高手真不是开玩笑的!

   康隆基向外走去,他来这边说了这番话,就相当于给徐谨之死定了性,徐谨又被他动怒之下打的尸骨无存,这事也就在没有任何“翻案”的可能,周安算是安全了!

  

  跪趴在地上的孙德友却是歪头瞄了一眼周安,嘴角勾起了阴冷的笑。

   怎么能就这么完了?!

   “太公爷留步!”孙德友在康隆基跨出门前抬起头,抬手一指周安道,“那小安子乃是徐公公的弟子,徐公公修了邪门功夫自是罪该万死,那小安子又该如何处置,请太公爷决断!”

  

  周安猛的抬头,给了孙德友一个很凶的眼神。

   妈蛋!

   把这茬忘了!

1234下一页
扫码
作者狐不悲所写的《女帝的大内总管》为转载作品,女帝的大内总管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女帝的大内总管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女帝的大内总管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女帝的大内总管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女帝的大内总管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女帝的大内总管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