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蚂蚁国度最新章节 >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蚂蚁国度 连载中
分享蚂蚁国度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

蚂蚁国度作者:探险家提莫

蚂蚁国度简介:“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刚刚高考结束,还没来得及享受高考生涯结束时的逍遥时光,结果被一只巨大的扑棱蛾子抓到了一个满地都是巨型蚂蚁的地方。
  最过分的是,这只扑棱蛾子居然强行结束了我的假期,让我给它无偿打工!”
  说到这里,我的眼中不由得泛出屈辱的泪花。
  “喂,这什么肉啊?怎么吃起来怪怪的……唔,鸡肉味,嘎嘣脆!”
  “嗯,我觉得还行啊,这是秘制碳烤蚂蚁肉,味道不错吧?”
  “……”
  你们要的书友群,提莫的蜂蜜酒吧:667876808 http://www.uukanshu.net
-------------------------------------

蚂蚁国度最新章节一十三·赶紧上路吧
序章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作者:探险家提莫加入书架

  自我记事起,准确的说,是自我第一次认识到虫子这种生物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一个疑问。

  如果这世上,所有生物的体型都和人类一般大小,这世界还轮得到人类做主吗?

  人们都说,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毫无争议的王者,食物链上最顶端的存在。

  确实,毫无争议,因为人类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人类,不是世界上最强壮的生物,也不一定是最聪明的生物,但偏偏这样的存在,站在了这个世界上的最高峰,只要有人类族群足迹覆盖的地方,就代表这片土地已经被人类征服了。

  无数的科学家,社会学家,或者主修其他学科的学者们,就针对‘人类为什么会称霸全世界’这样类似的命题进行过研究,结论各不相同。

  我虽然不是什么科学家,也不是什么专门从事某个研究项目的学者,虽然我只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偶然间,也会对这些学者们的命题产生兴趣,并深思熟虑一番,虽然没有任何意义,但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顺便用作消遣。

  我的手中,有串烧烤,这是秘制碳烤蚂蚁肉,在阳光的照耀下,炙烤得金黄,借着余温,还在滋滋冒油的肉质显得煜煜生辉。

  “果然,哪怕过了那么长时间,我还是无法接受这种食物。”

  我是广东人,或许大家都觉得,我吃这种东西应该没什么心理压力,我想大家对广东人有很深的误解,我在此申明,我们广东人才不吃蚂蚁肉,我们只吃福建人。

  我轻轻摇了摇头,强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屏住呼吸,争取让自己不要闻到半点味道,猛地一伸手,将这串蚂蚁肉拿开,塞进身边一名佣兵的手中。

  看着这串秘制碳烤蚂蚁肉,我不由得联想到,小时候我产生过的疑问:

  如果这世上,所有虫子的体型都和人类一般大小,这世界还轮得到人类做主吗?

  在人们眼中一捏就死的虫子,如果它们的体型增长到与人类一般大小,那这世界上,恐怕人类早就灭绝了吧?

  毕竟,虫子们天生就拥有锋利的武器,坚固的铠甲,还拥有各式各样的能力。

  比如体内含毒,会飞,会钻洞,甚至还会游泳。

  先不谈论人类数百万年的进化史,就说这数千年的文明史,人类在借助外物的情况下,用了数千年时间才掌握的这些能力,对于虫子们来说,却是与生俱来。

  或许有人会说,人类的成功在于他的复杂社会性,以及群落进化的先进程度。

  但请不要忘了,这世界上,有一种名叫切叶蚁的昆虫,它们的复杂社会性,仅次于人类,甚至比人类更早的掌握了种植技术——在切碎的叶片上种植蘑菇。

  佣兵拿了一串碳烤蘑菇,递交到我的手上,闻着蘑菇散发出的清香,我心中对那串蚂蚁肉的恶心感,骤减不少。

  “果然,在这个鬼地方,只有蘑菇才适合我,哪怕连蘑菇都是蚂蚁种出来的。”

  两三口狼吞虎咽吃掉蘑菇,我抬头看了眼,四周尽是些高耸入云的树木。

  确实是高耸入云,这不是比喻手法。

  至少对于我来说,树冠都已经脱离了我的视野之外,与高耸入云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早就不稀奇了,比这些更高的树我都见过。

  借着身边巨大石块的阻挡,听着耳边杂乱的嗡鸣声,我静悄悄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没多久,我便找到了那阵连绵不绝的嗡鸣声源头。

  目标在约一百米开外,那是一棵粗壮的大树,树干恐怕有我的住所面积那么壮,树干上,有一根不算太高的树枝,上面挂着一个巨大的蜂巢,蜂巢体积估计得有镇子上的图书馆那么大,无数与人体一般大小的蜜蜂正围绕着蜂巢四处乱转。

  “有戏!这些蜂蜜够全镇的人吃一年了!”

  我深呼一口气,按耐住心头对蜂蜜诱惑的狂热,转过头来,看向身后站立的一百多名佣兵,此时佣兵们已经用餐结束,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一个方阵,静静等待我的命令。

  我平缓住激动的心情,大声问道:

  “弟兄们,大声告诉我,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佣兵:“蜂蜜,蜂巢,蜜蜂肉!”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始分布起任务。

  “第一小队,你们去上风口的位置,准备好柴火,一旦蜂巢落地,立马点火,释放浓烟攻击。”

  “第二小队,拿好弓弩,在附近隐蔽好,找机会多给我射几只蜜蜂下来!”

  “第三小队,骑上蚂蚁,跟我走,爬到树枝上,将蜂巢连接处烧了!让蜂巢掉下去!”

  当我将任务发布完毕,佣兵们却纷纷沉默下来,一声回应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发慌。

  “怎么没人回答?”我心里有些疑惑。

  还不待我出言相询,片刻后,却见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老大,我们还是去抓蚂蚁吧。”

  “老大,这可使不得,这可是野生蜂巢啊,就凭我们这点人,打不过它们的。”

  “老大,三思而后行,它们都是恶魔,会死人的!”

  “老大,老大……”

  我的额头上不由得布满了一层黑线,恨得牙痒痒。

  这群怂包,从镇子里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拍着胸脯说好了,牛皮拍得震天响,说什么要让蜜蜂三对翅膀飞出来,六条细腿爬回去,这次一定要搞个蜂巢回去,结果现在一个个全缩回去了。

  “怕什么,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再说了,只是捣个蜂巢而已,稍微……稍微大一丢丢的蜂巢而已。”

  其实面对那么大的蜂巢,我心里也有些虚,现在只不过硬着头皮强撑着而已。

  眼见佣兵们还是没有半点回应,我头疼的挠了挠脑袋,这该怎么办呢?

  思索片刻,心里有了主意,于是我问道:

  “大家觉得,蚂蚁肉味道怎么样?”

  佣兵:“香,甜,好吃……”

  我又问道:“如果没涂抹蜂蜜呢?”

  人群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是啊,蚂蚁肉只有和蜂蜜搭配起来,才是绝味,不然,只有酸唧唧,苦涩的味道,味如嚼蜡。”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蜂蜜储备了,最多一个星期以后,蜂蜜就要吃完了,你们想吃苦涩,酸唧唧的蚂蚁肉吗?”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呐喊:“不想!”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接过一名佣兵递到我手上的缰绳,我拍了拍这只灰白色的蚂蚁,一纵身,骑了上去。

  我拔出短杖,大声叫道:“刀在手,跟我走!”

  “杀蜜蜂,抢蜂巢!”

  佣兵们纷纷骑上蚂蚁,整个队伍瞬间被分成了好几个部分,最大的那两部分,一部分往上风口跑去,另一部分则四散躲入附近的草丛,我则带着最后一部分,向那棵挂着蜂巢的大树走去。

  行了许久,我们终于来到了大树底下,座下的蚂蚁们一只只整齐的排列着,抓着树干上细小的凸出部分,一颠一颠的向树干上爬去。

  我们急忙抓紧蚂蚁鞍上用来固定身子的把手,以防因为这九十度的倾斜角度掉落下去。

  虫子的体型与人类一样大,在以前看来,这不过是个大胆的想法而已,就像上课的时候,看着天空发呆,或在书本纸张上的信手涂鸦。

  我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我这个天马行空的设想,竟会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可能老天爷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吧?

  ……半小时后……

  “蜂后,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着眼前比自己还高的蜂后,以及身边将我包围的数只工蜂,我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纵然身处温暖宜人的蜂巢内,身边全被一阵蜂蜜的浓香气息覆盖,但一看到那对着我闪闪发光的尾针泛出的寒芒,这样的气氛根本无法给我带来一丝轻松的感觉。

  “难道,我今日就要命丧于此?”

  我的眼前,瞬间出现一连串画面,如同走马灯一般,有我前半生的所有记忆,以及来到这个鬼地方的经历,也有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后所面临的一切。

  对了,那么长的时间,我都差点忘了,我是被一只该死的,巨大的扑棱蛾子给带到这个鬼地方的,想想从前身处的那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那里没有巨型蚂蚁,没有巨型蜜蜂,更不用天天以蘑菇或者蚂蚁肉为食,那里,人类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而不是这里,要与各种奇奇怪怪的巨型虫子做斗争,一不小心就要被他们吃掉。

  这是个伤心的故事……

  我叫雷兹·肯特,这是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后,我给自己起的名字,但这并非我的本名。

  来到这个鬼地方之前,我叫虎乐正。

一·出发前夕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作者:探险家提莫加入书架

  我叫虎乐正,今年刚满18岁,是一名刚刚结束悲惨的高考生涯,即将步入大学的学生狗。

  许多人第一次见到我的名字,如果不听我解释,百分百会把他念错,于是从上初中开始,每次我在进行自我介绍的时候,往往会多花点时间将其解释清楚。

  我叫虎乐正,大多数人都会将发音念成hu,le,zheng,我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以后谁给我叫错了,我跟谁急。

  我姓虎,我不知道我这个姓氏是从哪一代祖先那里传来的,因为这个姓氏一般只有回族才有,可我是汉族。

  大家在念这个姓氏的时候,都会将其看作老虎的虎,读音念作hu,其实这个姓氏的正确读音应该是mao,嗯,没错,就是猫,于是我的小名就叫小猫。

  好,姓氏解释清楚了,下面我要来说说我的名字,乐正。

  乐正其实也是个姓氏,不过这是我妈妈的姓氏,也不知道当初我爸爸妈妈是不是懒得好好起名字,就用他们俩的姓氏拼凑了一下,用作我的名字。

  一般喜欢上B站的小伙伴,多会接触到洛天依,乐正绫这样的虚拟歌姬,我的乐正两个字读音和乐正绫一样,读作yue,zheng,所以,我名字的正确读音应该是‘mao,yue,zheng’才对。

  纵然解释得如此清楚,也会有部分人拿我的名字开玩笑,以前的就不提了,毕竟往事不堪回首。

  就说最近吧,从去年开始,有人这样叫我:菜月昴。

  嗯,没错,就是隔壁B站《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里,那个随时提着个塑料袋,管一只猫叫岳父,整天在苹果摊旁边乱转悠的主角。

  如果有人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叫我,那就把我的名字虎乐正,按照正确读音倒过来念,只要把‘正’字改成‘菜’,你就明白了。

  如果你非得念成乐虎,那我也没办法不是?

  当然,从今天起,再也不会有人会这么叫我了,因为,我毕业啦!

  我终于不是一个苦逼的高中狗了,终于摆脱了曾被高考所支配的恐惧!

  接下来,我面临的不再是书山卷海,不再是写不完的题目,不再是那‘距离高考还有XX天’的催命符,而是无忧无虑,自由潇洒的假期。

  我对这个假期的安排是这样的,我打算先在家里睡个几天,然后收拾行李,在已经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去国外旅游。

  难得出一次国,自然要挑一个远一点的地方,国境线周边的小国,都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我将目标定在了欧洲。

  经我不要命的撒娇卖萌之下,父母才同意让我一个人出国旅行,当然原因并不是我和他们说的,我已经长大了,需要独立自主,不需要他们管我之类的,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一个人出国旅行,我要带着我的暗恋对象,一起出门。

  如果要让我父母知道了我要带着一个女生出国旅游,非得被他们剥下一层皮不可,毕竟我只有一层皮啊。

  虽然面临高考结束的时候,我妈曾把我拉到身边,用那埋怨的眼神盯着我,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过这样一番话:

  “小猫啊,我跟你讲,你现在也高中毕业了,已经算是大人了不是?你都成年了,再过几年就得二十多岁,也该找个媳妇了。如果你有看上的姑娘,务必告诉我啊,我去帮你把关,顺便帮你去给人家姑娘套套近乎……”

  哪怕她这么跟我说过,可我突然想起来,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因为跟一个女孩有些亲近,放学的时候不小心牵过人家女孩的手,在路上被我妈逮个正着,回到家里差点被打断手的那起事件,我怎么也不敢把带女生出国旅游的事情告诉她。

  我怕,这次打断的不止是我的手,我的腿也保不住了。

  先不说这些,毕竟出国旅游的事情我父母虽然同意了,我飞机票也买好了,可还得跟那女生说一下。

  嗯,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这件事。

  她叫黄依依,挺文静的一个女孩子,学习成绩也好,人长得也漂亮,毕竟在高中这样化妆品还不算非常流行的地方,素颜就长得漂亮的女孩子特别难得,同时她也是我们班的班花。

  在半年前,还没进入大学或者社会进行磨炼的我,脸皮子薄得紧,原本是想跟她表白的,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是的,当时我怂了,结结巴巴的,原本准备好的表白情诗,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憋了半天,看样子她都有些不耐烦了,可我就是没那勇气说出自己的心声。

  最后,我只能急忙改口,换了个折中的说法,跟她说,等高考结束,一起出国旅游。

  她答应了,虽然表情有些奇怪,仔细想想,那样子似乎只是在敷衍我。

  估计是我想多了,因为她终归是答应了,这个约定我一直记到了今天。

  我翻着手机通讯录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黄依依的电话号码,手指却停在拨号键上,悬停良久,就是没勇气按下去。

  我不知道在大家年纪小的时候,是不是所有人面对喜欢的人,都是这番表现,连打个电话说句话,都如履薄冰,至少我是这样。

  可这么拖着也不是事儿,犹豫再三,我还是将拨号键按了下去。

  可是,没人接。

  我再打,还是没人接。

  第三次,直接挂了。

  奇了怪了?难不成是我把电话号码记错了?

  我又核对了几遍,没错啊?难不成她没记我的号码?把我当做陌生人了?

  可就算是陌生人,连续几个电话打过去,她也该接了。

  不信邪的我,再次将电话拨打了过去,可这一次,我只听到手机上传来一阵机械式的声音:

  对不起,您已被对方拉黑……不对,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我脸色微沉,拉黑?什么意思啊这是,我是那种打骚扰电话的人吗?

  又打了几次,依然提示是空号。

  既然手机打不通……思虑再三,我决定,打座机。

  之前同学们互相转递的通讯录里,我记得有座机这一栏。

  我翻了一下那一沓通讯录,找到黄依依的那一页,还好,她留了座机联系方式。

  我将电话拨打了过去,过了十几秒钟,对方终于接了。

  “您好,请问您找谁?”

  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柔美声音,我知道,是黄依依接的电话。

  于是我说道:“黄依依同学,我是和你同班的虎乐正,还记得我们俩半年前的约定吗?我们说好,高考结束的时候,一起出国旅游的,还记得不?”

  说话后,我便安静下来,静静等待对方的回话。

  不过我没料到,电话那头也陷入了一阵寂静。

  就在我实在受不了这长久的寂静,正打算开口打破之时,这时候,只听得电话那头黄依依的声音忽远忽近,她终于回话了:

  “啊?什么?你声音大点,我没听清,我现在正在高速路上呢,这信号不太好……”

  黄依依一气呵成的说完这番话,随后,手机里只传来一阵连续的滴滴声,忙音。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种动物,一时间想得出神。

  这种动物产自南美洲,学名为羊驼,不过在我国,这种动物有一个比它学名还要广为流传的称谓……此时,我想的就是这个称谓,叫什么来着?想起来了,……

  你丫抱着座机上高速啊?

二·乐正楠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作者:探险家提莫加入书架

  这是个伤心的爱情故事。

  我自认不是什么特别机灵的人,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要再不知道黄依依的意思,那我还是去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从理论上来讲,这时候我应该彻底死了这条心,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是,感情上的事,哪是那么容易放开的?至少我还没死心。

  一筹莫展的我,难受的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舒服一些。

  这会儿,我完全懒得动弹,或许是因为失恋的打击让我无精打采,不过话又说回来,连相恋都没有,哪来的失恋?

  我不知道我躺了多久,只觉得现在的我正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好像是睡着了,又好像醒着,可我整个人已经完全不想去分辨这些细节,柔软的沙发正努力的让我忘却这种感觉,不管睡没睡着,我只知道这样能让我舒服一些。

  我做了个梦,这样虚实交错的感觉,让我不太确定,这个梦是不是我的幻觉。我似乎忘了,梦境本身就类似于幻觉。

  我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合乎常理,却又非常奇怪的梦。

  在梦里,我仔细观察身处的场景,从建筑风格,以及行人的服饰上来判断,这里应该是欧洲中世纪时期。

  要说合乎常理,是因为这个地方,入眼处全都是古旧的物件,古旧的风土人情,低矮的石墙,全副装甲的士兵,没有半点现代的气息,似乎与正常梦境里,脑海中构筑出来的大杂烩完全不一样,井然有序,几乎没有半点不协调的地方。

  当然,这个梦非常奇怪,不协调的地方自然是有的。

  因为,刚才我清晰的看到,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了一队骑兵,他们的穿着,和自己印象中的欧洲重装骑士一模一样,煜煜生辉的盔甲,坚固的盾牌,尖而长的骑士枪。

  为首的那名骑士手中,还举着一面长三角形的旗帜,旗帜迎风招展,让我清楚的看到旗帜上的纹饰,与我印象中的任何一个国家旗帜都不一样,淡红色的布料上面纹着一只黑漆漆的蚂蚁。

  当然,相比起这队骑士的坐骑来说,这面旗帜根本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因为,他们的坐骑更加令人惊奇,赫然是一只只与马匹等身大小的黑色蚂蚁!

  我用愕然的目光盯着这队路过的骑士,以及这队黑色的蚂蚁,我还没晃过神来,这队骑兵已然远去,耳边,只有一阵由队尾的那名骑士敲着行军鼓,所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大的蚂蚁?

  就在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正打算揉揉眼睛的时候,突然,一阵熟悉的音乐响起。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伴随着这阵音乐的响起,眼前的场景开始轰然溃散,最后化为一片银灰色的粉末,抛洒在场景背后那块巨大的黑色画布之上,就如同九天之上的银河,缤纷夺目。

  我微弱的睁开眼睛,习惯性的向枕头底下摸去,这是我手机的来电铃声。

  可枕头底下哪有什么手机?

  愣了片刻,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不是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吗?

  那我往枕头底下摸个什么劲?毕竟连枕头都没有。

  这时候,我已经清醒了不少,长时间没接通电话,铃声已经停止。

  我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机看了眼,原来是我表妹给我打来的电话。

  “她找我干什么?”

  我嘀咕了一声,正打算回拨过去,结果电话再次响起。

  “干啥?”我接起电话问道。

  只听表妹在电话那头叫道:“喂,菜月昴……”

  一听到这个称呼,还不待她继续说话,我以迅雷掩耳不及之势将手机从耳旁放了下来,立刻将电话挂掉,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就在前不久,我才想着,现在终于没人叫我这个该死的绰号了,结果,这不是打我脸吗?

  可问题是,她找我做什么?

  直到这时候,我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正打算平复下情绪,随后回电给她的时候,只听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

  我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一看,门外站着的,是比我低一个脑袋,一头黑色长发披肩的女孩。

  女孩戴着帽子,帽子压的很低。

  一身街头风的装扮,白衬衫短袖,浅色牛仔短裤,衬托出白皙水嫩的双腿。

  见我将门打开,她才露出了帽檐底下的面容,她长着一张不算漂亮,但绝对清秀的脸庞,以及一对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

  “喵帕斯~”

  我眉头微皱,说道:“说人话。”

  “那……中午好呀,小猫!”

  这个人,是我的表妹,乐正楠,和我一样年纪,只比我小一个月,今年同样高中毕业。

  正是因为年纪相仿,自小到大我从没听见她叫过我一声表哥。

  她人长得虽然不算漂亮,却因为特立独行的打扮,让她拥有一股奇特的气质,酷。

  她从小就是个惹事精,嗯……惹事能力跟二哈有得一拼。

  她爱捉弄人,贪玩,不爱学习,但她的学习成绩却非常好,活脱脱一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我妈妈没少拿她来说教我,正因为如此,我对她的印象不怎么样。

  只见她嘟着嘴,抱怨道:“小猫,你干嘛挂我电话?”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我还想问你,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小楠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向身侧努了努嘴,示意我看那边。

  我将目光移了过去,在她的身边,正静静躺着一个通体漆黑的行李箱。

  “你这是干啥?”

  听到我这样问,小楠反而皱起了眉头,疑惑道:“怎么?舅妈没跟你说吗?”

  我思索片刻,想起来一件事,就在高考结束的那一天,刚回到家里的我,发现爸爸妈妈都失踪了,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他们,直到后来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沓钞票,和一张妈妈写的字条,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

  “小猫啊,高考结束了,你也是大人了,要学会独立自主的生活。我和你爸爸,跟你舅舅,舅妈要去外面旅游,这些钱就是给你的生活费,去国外的旅游费用也在里面了,省着点花啊,饿死了我可不管。(落款,亲妈,斜眼笑)”

  除了这条不告而别的信息,貌似根本没有说过其他的话啊?

  我奇道:“什么话?跟我说什么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我握着的手机再次响起一阵熟悉的音乐声。

  我疑惑的看了小楠一眼,这电话是我妈打来的。

  小楠没说话,而是用目光示意我接电话。

  我按下接听键,还不待开口询问,只听我妈在电话那头说道:

  “噢,对了小猫,我忘了告诉你,你表妹要来家里,她也想出门去旅游……

  啊?什么?我不要香菜,等会儿,我在打电话呢,别烦我。

  小猫啊,反正你也是一个人出门旅游,我也不太放心,正好你表妹也打算出门,那你俩结个伴吧,相互也有个照应,就这样,先挂了啊……”忙音。

三·尴尬的旅行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作者:探险家提莫加入书架

  “我去,不是吧……”

  听完电话中传来的信息,我一度十分崩溃。

  天呐,带着这个惹事精出门旅游,那还不如杀了我。

  曾记得七年前,我爸妈曾带着我和小楠一起出门旅行过,由于机票买的不是那么凑巧,我和小楠与父母分开坐着。

  飞机临起飞那会儿,一位美女空姐款款行来,正挨个给每位乘客发口香糖,走到小楠身边的时候,第一次坐飞机的小楠腼腆的说道:“阿姨,您太客气了,还发口香糖啊?这口香糖干什么用的?”

  美女空姐丝毫不在意‘阿姨’这个称呼,微笑道:“这口香糖可以让您耳朵不会嗡嗡作响。”

  小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过口香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飞机着陆以后,只见小楠对这位‘阿姨’感谢道:“谢谢阿姨,这口香糖真管用,现在您能帮我从耳朵里将它取出来吗?”

  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次,我说她的惹事能力和二哈有得一拼,不是随便说说,好在破坏能力倒没有二哈那么强。

  由于周边的环境非常安静,不仅是我,就连小楠都将电话那头的内容听得清清楚楚。

  说来也巧,恰好我买了两张飞机票,黄依依那头不答应,这边表妹又凑巧来到了家里,想来黄依依那边是不可能指望了。

  父母之命,要她跟着自己出去旅行,想要拒绝都不可能。

  现在想来,还好黄依依没有搭理自己,不然这该怎么收场嘛?否则到时候我妈回来了,让她知道这件事,非得把我的腿给打断了。

  看着我这副崩溃的表情,小楠嘟着嘴抱怨道:“就那么不乐意带我出去玩啊?”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笑道:“当然不是,其实我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只是刚才没想起来,我买了两张飞机票呢,早给你准备好了!”

  小楠丝毫没有起疑,笑道:“你考虑得还挺周到嘛。

  不过,小猫啊,我都站了那么长时间了,你就不打算邀请我进去坐坐?”

  闻言,我只得愁眉苦脸的将她迎了进来。

  飞机启程的时间在三天以后,这几天,还得在家里呆着,倒是无聊得紧。

  因为小时候我妈经常拿小楠这个别人家的孩子给我说教,让我对她的印象不怎么样,可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个挺优秀的人。

  人长得还行,学习成绩又好,要是能排除她那恶劣的性格,那就更完美了。

  毕竟人无完人,要求也不能太高不是?

  她还有个优点,那就是炒得一手好菜。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句话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

  等航班的这几天,倒是极大的满足了我的口腹之欲,让我们不至于天天往饭馆里跑。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我们的目标是英国,坐了好长时间的飞机才抵达目的地,伦敦。

  根据我一开始的计划,完全没有考虑过小楠会跟着一起来旅行,计划内只有我和黄依依两个人,不出意外飞机应该会在晚上九点左右抵达。

  飞机着陆以后,我们一路奔波,这时候应该非常疲累,得找一家旅社好好休息,于是我预定了一家情侣酒店,我打算先装模作样的在城里四处走走,等我们累得不行了,然后带着黄依依过去,顺便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

  可现在……我犯了愁,难不成要我带着小楠去情侣酒店住一宿?

  就算啥都不干,这万一要是让我妈给知道了……emmmmm

  出发的时候,我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在天上飞了一半的路程我才给想起来的。

  现在,酒店能不能退订是小事,重点是我也不敢带着小楠去这间酒店里,看样子只能临时找一家旅社对付一下。

  可我们俩在伦敦热闹的街头穿过来,走过去,找了好几家酒店,统统爆满,就是没有能够提供住宿的地方。

  时间渐晚,我看了看调校过的时间,已经到晚上十一点了。

  我们俩坐在一处不知名公园的长椅上,行李箱扔在一旁,微风从身边悄悄掠过,我借着路灯的光芒看着地图,我在寻找,附近还有没有没找过的酒店。

  没办法,附近的酒店旅社,甚至远一些的地方都找过了,可结果都一样。

  看样子,现在只能选择那家情侣酒店了,毕竟总不能就这么露宿街头吧?

  重点是,长时间的行走,我和小楠的肚子早已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叫声。

  小楠在一旁抱怨道:“小猫啊,我说你出来之前,就没考虑过,我们住在哪里吗?”

  摸了摸干瘪的肚皮,我心里打定了主意,不能这样耗下去。

  沉吟片刻,我决定跟她实话实说。

  于是,我在她面前摊开地图,指着地图上的某个点说道:“当然考虑过了,我在这家酒店订了房间。”

  小楠疑惑的看了看地图,又抬起头来看着我,问道:“那怎么不直接过去?在这里浪费那么多时间?”

  我摊了摊手,说道:“只是,我到现在才知道,这是一家情侣酒店,我们俩住这里,不太合适吧?”

  “嗨……真是的。”只见小楠挥了挥手,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分开睡不就行了?反正别人又不知道。”

  “可是……”我急道:“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说完后,我才意识到这话不对劲,我愣住了,小楠也愣住了。

  微风仍在轻轻掠过,我甚至能闻到空气中充满的尴尬气氛,我们俩之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喂,我说小猫……”

  小楠的脸色有些不对劲,青一阵,白一阵的,她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睫毛微颤,盯得我心里一阵发毛。

  “你明知道这酒店里只有一张床,你还选这家酒店啊?恐怕,你早就知道这是一家情侣酒店吧?”

  “额……这个……”

  我尴尬极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吾了半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久之后,还是小楠开口打破了这阵沉默。

  “走吧,不管怎么样,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事到如今,也没其他的办法,我点了点头,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抓着折叠好的地图,站起身来。

  不过,还没走出几步,却发现前方的小楠瞬间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我站在原地,我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了上去。

  我问道:“怎么了?”

  小楠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抬起手来,指向前方。

  我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一看,我愣住了。

  原来,在我们前方,正矗立着一扇门,一扇非常突兀的门。

  那里只有一个门框,以及一扇欧式的木门,突兀的矗立在地上,周围没有任何墙壁之类的支撑。

  我原想,恐怕这里本来就有一扇门,只是因为天色太黑,我们一开始没注意到而已。

  可转念一想,我发现不对,因为这扇门泛着一层金光,虽然没路灯那么亮,但足以将这扇门的本体照亮,在黑夜中如此醒目,不可能注意不到。

  这光又是从哪里来的?

  借着光芒的照耀,门上似乎还画着什么东西,似乎是一只猫,以及一行字。

  “这扇门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略一思索,我想起来了,前不久看过一部动漫,名叫《异世界食堂》,这不就是那随处可见,名叫‘猫屋’的西餐厅大门吗?

  想到这里,我快步向前走去,凑近一看,顿时楞在了原地,眼角微微抽搐。

  “你TM在逗我……”

  门上,确实挂着一块画着猫的牌子,可猫叼着的那行字,并不是什么西餐厅猫屋,而是像蚂蚁一般,一行歪歪扭扭的中文:

  命运食(划掉)之门。

四·异常生物
蚂蚁国度全文阅读作者:探险家提莫加入书架

  这时候小楠也走了过来,看着这扇奇怪的门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哪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难不成真是一扇通往异世界餐厅的大门?不过照我看来,这更像是一扇用来恶作剧的门框。

  肚子不停的在抗议,似乎不停地在催促着我,让我赶紧做决定。

  “要不……”我问道:“我们打开门看看?”

  话音刚落,我就被自己愚蠢的想法逗笑了。

  刚才绕着这扇门仔细观察了一圈,这扇门明显是往里面开的,但是绕到门背后一看,门背后是一块与门框连为一体的木板,明显,这门是怎么都打不开的。

  小楠没注意到我的表情,她似乎很认同我的话语,不待我反应过来,主动上前走了一步,握住门把手,将门给推开。

  “我去,真的能打开?”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明显被扣死,怎么看都只像是一扇装饰性的门,居然能被推开?

  我很想转到门后面看看,照目前的情况看来,或许刚才是我看错了,门背后那块木板并非封死的,而是活动的。

  可脑海里的这个想法刚刚钻出来,就被我硬塞了回去。

  因为我看到了门内的场景。

  正常情况下,这单独的一扇门背后,应该是空荡荡,黑漆漆的公园空地才对,可眼前这一幕明显不正常。

  门内,是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十余张桌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屋子内,屋内传出一阵不经意间敲击杯盏碗碟才会发出的脆响,我甚至能模糊的看到有食客正在用餐。

  我怀疑我是不是太累了,出现了幻觉,眼前的一切无不表明,门内明显是另外一个空间。

  我不用去做出揉眼睛,或者掐胳膊之类的动作来确认是不是幻觉,我的目光瞥向小楠,不只是我,就连她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们对视了一眼,虽然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俩决定,先走进去看看。

  这时候,我不由得想起记忆里,那《异世界食堂》里的场景,极其相似的两个场景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或许,待会儿会有一位穿黑色女仆装的巨龙女孩,以及一位魔族服务员,和一位身穿白色厨师服的中年大叔在里面恭候我们俩,顺便说一句:“欢迎观临。”

  至少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一开始是这么想的,直到……

  “啊哈,欢迎欢迎,在火炉旁,找个地方随便坐!”

  一声十分粗狂,却又带着一丝尖锐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我之前脑海中的构想。

  我抬头四下里一扫,这哪有什么美女服务员?哪有什么身穿白色厨师服的中年大叔?只有几个忙得热火朝天的……矮个子?

  吧台上,后厨里的厨师,包括大厅里的服务员在内,全是一群长着长长的须发,满脸横肉,身材粗壮的矮个子,看到这群人,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两个字:矮人。

  这样子像极了以前从影视作品中了解到的矮人形象,我不由得想到,这该不是某个正在玩的魔兽主题餐厅吧?

  可仔细观察一番之后,我发现,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他们这副样子不可能是装出来的,而是天生就长成这矮人的模样。

  我和小楠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我的关注点在店家身上,而小楠的关注点却明显在客人们身上,她拽了拽我的胳膊,神情恍惚的指了指有限的几个,正在用餐的食客。

  我低下头来一看……

  小楠的手指指向的地方,是一个长得非常奇怪的客人。

  原本看到这些服务员一米出头的身高,就已经让我吃惊不已,可当看到那位客人之后,我开始思考起来,眼前这位客人,她的身高能有二十厘米高吗?

  如果不是她正用两只手抱着一个樱桃大快朵颐,我甚至觉得,那只是个造型逼真的手办而已。

  除了身体大小以外,这位食客的体貌特征倒与人类一模一样,她的肩膀上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波浪卷发,身着一袭紫色的长裙,将她的皮肤衬托得愈发白皙。

  最关键的是,这小家伙长着一对蓝色大翅膀,形状就像一对蝴蝶翅膀,翅膀忽闪忽闪的,她正借着翅膀的力量,悬停在半空中进食。

  我揉了揉眼睛,我宁愿相信这是一只大一些的扑棱蛾子,也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个长翅膀的小人。

  可是,那精致的五官,以及清晰分叉的五指,无不证明,这真的就是一个长着蝴蝶翅膀的小人!

  我转头看向其他客人,这时候我瞬间觉得,这个长着一对蝴蝶翅膀的客人,可能是整个店里最正常的一位客人。

  目前正在用餐的食客一共五个……人,除去这位不足二十厘米高,长着翅膀的活手办,其中有两个估计和店家来自同一个地方,长相极像‘矮人’。

  另外两位客人并没有用餐,却在一张桌子附近打着不知名的牌,其中一个满脸横肉,脖子上长着三个脑袋,表情各不相同,一个脑袋神情专注的盯着牌面,另外两个脑袋……正在互相交谈着。

  另一个客人……则是一只坐在椅子上的蜥蜴,一举一动就像人一样,它还戴着一副眼镜,一只手抓着一把牌,另一只手则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似乎正在思考,下一张牌该出什么。

  如果这一幕,出现在电影场景中,我保证,我会觉得有趣。

  可这样的东西实实在在的出现在眼前时,我只会觉得,我一定在做梦,而且是噩梦。

  坐了好长时间的飞机,来到地上之后又走了一两个小时,我只觉得整个身子非常疲惫,但我确信,我现在非常清醒,打我出生到现在,从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清醒过。

  我觉得,十八年来在我脑海里积累的生活经验和知识,似乎完全不够用了。

  这种感觉,跟活见鬼没什么区别。

  这时候,一个压得很低的声音,突然钻入了我的耳中:“嘿,老二,你看,那边有两个白嫩的人类……”

  我转过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原来是长着三个脑袋的家伙,另外两个正在交谈的脑袋正带着一副贪婪的神情,看着我和小楠。

  “老三,你说说,我们有多久没吃过新鲜的人肉了?”

  可能是长着三个脑袋的壮汉太过强壮,就算刻意的想压低声音,可那声音还是如同闷雷一般,响彻整个酒馆。

  正在看牌的那个脑袋,以及对面正在研究牌面的蜥蜴人,听见了这声音,几乎同时将脑袋转了过来,看向我们这边。

  “噢,老二,老三,天呐,我们有多久没见过长那么大的人类了?算算时间,三百年该有了吧?”

  蜥蜴人倒没说话,不过我从他的眼神里,清晰的看到了一抹贪婪的神色,死死盯着我和小楠,就像盯着一盘鲜美的菜肴,不停的伸出那尖细的舌头……就像蛇信一样,呲溜呲溜的,在舔着嘴角。

  “啊?什么?人类?”听到这个声音,那正抱着一颗樱桃在啃噬的小人,直接扔掉手中的樱桃,稍一扑闪翅膀,霎时飞到我俩身前,将我们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露出一副泄气的神情,转过头来,对着大脑袋说道:

  “我说你瞎吧?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吗?长这么大的人类有什么稀奇的?大惊小怪。我跟你们讲,这两个人,是我的魔法材料,正好我的白磷花需要人骨当肥料,你们可别打他们的主意!”

  新鲜人肉?魔法材料?骨头肥料?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小楠……”我努力平复住心里的惊涛骇浪,用那略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我们……跑吧?”

  这时候我们俩哪还有吃饭的心思,就连席卷而来的困意,都被我们俩硬生生塞了回去。

  “啊——”我们俩齐声怪叫着,丝毫不在意店内食客的反应,当然这时候我们也来不及在意这些细节了。

  只见小楠急忙转身拉开屋门,我则拎住两个行李箱,撞着门框,撒起双腿,飞奔了出去。

  当时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哪还注意得到其他的东西?

  我们一直跑了许久,一路都没回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才渐渐发觉有些不对劲,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我急忙叫住小楠,停了下来。

  “小楠,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一路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只见小楠沉吟片刻,正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随后说道:

  “我只是感觉……脚下好软啊……”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探险家提莫所写的《蚂蚁国度》为转载作品,蚂蚁国度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蚂蚁国度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蚂蚁国度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蚂蚁国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蚂蚁国度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蚂蚁国度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