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隐形巨富最新章节 >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之隐形巨富 连载中
分享重生之隐形巨富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

重生之隐形巨富作者:全行缺金

重生之隐形巨富简介:当大家都在读书的时候,我在赚钱,当大家在创业的时候,我在读书,当大家都发财了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了,而且还不为人知。 http://www.uukanshu.net
-------------------------------------

重生之隐形巨富最新章节第五十三章 不同以往的年
一 回到过去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作者:全行缺金加入书架

  90年的夏天,繁星满天,皓月当空的晚上,在远离城市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旁边的一个水渠旁边,一个穿着满是补丁衣服的小男孩突然坐起。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冬天,怎么一下子这么热了。”李世玉满是疑惑的看着头上的星空,好多年没见过这么美的星星了,呆呆的望了,好一会,突然反应过来:“靠,怎么这么像老家啊。”

  茫然四顾,李世玉最终确定这真是自己的老家水渠,而且自己也变成了小孩子模样,天天泡电脑旁边看网络小说的屌丝伪宅男知道自己这是回到了过去,就是不知道是重生还是穿越。

  只记得和朋友出去吃夜宵,酒量不怎么好的李世玉在朋友的高超劝酒技术下,多喝了几杯白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这里。

  重生还是穿越李世玉都不是很在意,对于伪宅男来说,没有雄心壮志,没有伟大理想,日子平平淡淡过最好,所以区别只是宅在哪里,只是有点舍不得贤惠的老婆,那一双可爱的儿女。

  李世玉是标准的80后,82年出生从小学开始成绩不好不坏,考了个三流大学,也没学到什么东西,整天就在电脑游戏中度过,毕业后到深圳打了几年工,后来经媒人介绍和老婆结婚生子,然后做点小生意,开过黑网吧,卖过电脑,后来开了家服装专卖店,生意平平淡淡,说不上多好,也能够赚点小钱,夫妻俩都是甘于平淡的人,所以生活也是平平淡淡。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喝醉酒,就回到了过去。

  李世玉想想也就想开了,不就是回到过去了吗,日子还不上照样过,好歹也经历过一次了,大不了再来一次好了,至少现在不用为小学成绩发愁。不得不说宅男的神经都是强大的,就算是伪宅也不逊色多少。

  想通了后李世玉开始真正融入到了这个年代,说起这个年代空气还真的不错,没有汽车的喧闹,空气的浑浊,躺在这远离尘世的堤岸上,望着头顶的星空,听着那此起彼伏的蛙鸣,真有种陶渊明的那种进入桃花源,脱尘出俗的感觉。

  没体会多久,就听见了有人在喊:“玉陀,玉陀”。在老家,对小孩子大多数都用某某陀来称呼,很少有直接叫名字的。

  李世玉仔细一听,的确是在叫自己,一个很熟悉,又很陌生的声音,这个是已经去世很多年的外公在喊自己,这让李世玉很是激动,外公在自己几岁的时候就带着自己,一直到读初中才回去的,只是回去没过几年就去世了,让李世玉很是难过。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李世玉马上应声道:“外公,我在这里,马上回去。”说完就啪啪的从水渠上面跑了下去。

  家还是那个家,一点都没变,其实到了20几年后还是没变,一直就是这个老房子,也没有拔了盖新房,外公就站在门口喊的,直到看到李世玉跑回来了才进的屋。

  李世玉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看到久别的外公,虽然很是激动,眼睛都红红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还是没能真正的哭出来。

  李世玉这么晚才回来的原因是下午被哥哥李世华逗了一下午,一气之下就将李世华的钢笔扳断了,怕被哥哥打,就跑到水渠那边避风头去了,没想到躺着就睡着了。

  李世华比李世玉大三岁,以前一直寄养在小姨家里,这两年才回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常欺负李世玉。

  李世玉的这个表情落到外公眼中,外公以为这个小外甥还在因为下午的事情生气:“玉陀,算了,我已经骂过华陀了,以后他不敢了。快去吃饭吧。”说完还摸了摸李世玉的头。

  李世玉也没解释,顺着外公的话,坐到桌前,看到桌上那油水不多的丝瓜,也感觉有点饿了,白米饭就着丝瓜,狼吞虎咽开始吃起来,

  外公是一个草药郎中,经常帮着十里八村的村民治疗一些无名肿毒,疑难杂症什么的,还真就治好了不少,经常有人慕名而来。据说外公还有一招特别传奇的本领,每当村里有人丢东西了,都会找外公算上一算,就是传说中的掐指一算,其中有一次村里丢了一头牛,就找到了外公,外公也不去现场看,就掐指一算,就说了,这个牛是走的那个方向,现在走了多远了,大概到什么地方了,然后还说现在牛拉肚子了,到那里可以看到牛拉的稀,如果现在出发,快一点的话还可以敢得上。没想到还真被说中了,牛果然找到了,只是那个小偷跑了。当然这都是村里流传的,李世玉也没有亲眼见过。

  李世玉经历过的事也有,虽然没那么邪乎,不过一直也没搞懂道理,有一次吃鱼的时候吃得急了点,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了,这个时候外公用碗打了一碗干净的井水,什么也没放,就用两根手指在水面上划来划去,口里念念有词,过一小会,将水给李世玉喝了,那鱼刺就这样消失不见了,立竿见影,非常神奇。

  外公还有很多忌讳,初一十五要上香,背诵歌诀,不能吃狗肉,不能杀生,不能说脏话什么的。

  外公一边慈祥的看着李世玉,一边用蒲扇帮李世玉驱赶蚊子,不过没有说什么话,也是一共话不多的人,估计李世玉也受了很大的影响。

  大概十点多钟,李世华回来了,到时没有对李世玉做什么,大概也觉得自己下午做得太过火了,也没有说什么,径直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世玉就被外公叫起来了,每天早上6点多就必须去放牛,每次都要放2个多小时,这样牛才能够吃得饱,如果去晚了,回来的时候太阳就大了,热得很。

  这个工作一直是李世玉在负责,想不去是不可能的,第二李世玉也想好好重温一下童年的快乐。所以李世玉也没多少话好讲,穿上那补丁衣服就去了,这个些补丁衣服都是哥哥以前穿的,现在穿不得了就传给了李世玉。

二 乡村的悠闲生活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作者:全行缺金加入书架

  好多年没放过牛了,李世玉倒是没有反对,打开牛棚的栓,将一头黄牛牵了出来。

  早上6点多,其实具体什么时间李世玉也不知道,家里也没有一个手表,闹钟什么的,只是看天蒙蒙亮,估计也就6点多吧。这个时候的乡村特别的安静,连狗叫声都没有,李世玉牵着牛,踏着露水,沿着模糊的小路,去往那远方山边。

  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深吸一口气,一阵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使我心旷神怡;小路两旁的野花五彩斑斓,透过朦胧的夜色,那些粉的,黄的,蓝的,白的,这些彩色的野花夹杂在各种各样的野草中,透着一股别样的美感。啾,啾一声清脆而嘹亮的啼叫声从我头上飘过,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鸟,这种清脆而嘹亮的啼叫声在城里几乎是没有的。走到小路的尽头,来到山边,大概走了二十来分钟,天已经开始大亮起来。

  将牛栓在山边的小树上,基本上就不用管了。李世玉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那黄牛悠闲的吃着草,竟然无思无想,实际上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是这个状态,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惯性在走。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已经跃出地平线,一道道金光从山巅射下来,照得那野草,树木上晶莹剔透的露水散发出闪烁的光芒,就像那珍珠一样,一切都显得生动起来。

  看到这样的美景,李世玉感觉农村其实也不赖,没有生活压力,没有学习压力,父母还不在家,随便怎么玩都没有人说,还真是神仙日子。宅男最想过的日子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要是有个电脑,或者手机,上个网,看个小说,那个就完美了。

  不过真正想玩的时候才发现现在还真没什么可以玩的,不要说现在的农村,就是城市娱乐也少得可怜,和村里的小朋友也玩不到一块去,虽然相貌只有几岁,但是心里年龄那是30好几了,和这些小屁孩玩感觉实在是太怪了。

  这样的日子刚开始几天还是有点吸引力的,很快又被空虚寂寞代替,于是只能在心里想想以后的人和事,来打发时间。

  就这样李世玉每天早上还下午放牛,其他时间就只能坐在那里发呆了,到后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了还是没想什么,也不去和小朋友玩,看起来就有点孤僻的样子。

  外公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种变化:“玉陀,怎么不出去玩?”

  “外面太热了。”李世玉明显的话不由衷。

  “小孩子还是要多出去玩玩,吃饭叫你。”

  “等下去,现在太热了。”李世玉敷衍道。

  外公不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只能将担忧放在心中。

  盛夏雨水多,一下就好几天,村前那条小溪水早就满了,大水越过不高的堤岸,在田里肆意的流淌,同时将好多的池塘也盖住了。池塘里的鱼都跑了出来。

  李世玉早上起来,看着这雨已经停了下来,不过还不是放牛的好时候,就给牛添了些干稻草。

  “下面下面,快点,要跑了。”

  一阵喊声传来。

  他们在捉鱼!

  李世玉反应过来,每次下雨过后,都有很多人会拿着笼子,撮箕,堵着一条小沟或者田坝口,每次都会有不错的收获。

  “玉哥,玉哥,捉鱼去,快点。”

  李世玉听得出来,这是李海雄的声音,在整个村子里面,也就李海雄和自己关系最好,基本上每一天都一起去放牛,一起玩。后来读初中的时候李海雄还在读小学5年级,成绩也就那个样,他父母看他读书实在是不行,连初中都么有送,就外出打工了,几年难得见一次面,只是后来听说娶了邻村的一个姑娘,一起到深证做小生意去了,日子也还过得不错。

  李世玉赶紧拿起最新式的工具捞兜,跑出去和李海雄汇合去了。

  这个捞兜是李世玉的老爸用煤矿上的一种尼龙绳打散后编织而成,四周用竹片围成一个半圆,面积很大,还很轻便。

  两人找了一段人比较少的水沟。

  李世玉递给了李海雄一个捞兜:“你到下游找个窄点的地方放好,我从上游往你那里赶,等汇合了再一起拿上来。”

  因为李世玉比李海雄大2岁,所以都听李世玉的,对这样的安排没什么意见。

  暴雨过后的水很是浑浊,鱼在水里看不见,很容易就能够捕到,每一次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收获。

  “快点过来,有条大的”李世玉在上游赶了没过多久,李海雄就喊了起来。

  “等着,不要动,等我下来啊。”基本上这条鱼已经是瓮中捉鳖,李世玉也不着急,慢慢的用捞兜往李海雄那边赶。

  几分钟后,两人终于汇合了,将捞兜合到一起。

  “我喊一二三,一起捞起来。”李世玉吩咐道。

  李海雄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一二三”两人同时捞起捞兜。

  “哈哈。”真是大丰收啊,里面半斤重以上的鱼都有三条,还有不少小杂鱼。两人不由都大笑起来。

  “玉哥,跟着你出来就是好,一次就捞了这么多。”李海雄话比较多,和李世玉的性格有很大的区别。“上次和强宝捞了一上午都没捞到几条小鱼.”

  要是李世玉没有经历过后世,肯定会志得意满,吹牛逼:那当然拉,哥运气就是这么好,跟哥走有鱼吃。

  现在的话李世玉都不知道怎么说,太幼稚的话说不出口,那感觉就像是一个30多岁的中年人和一个几岁的小孩愉快的聊天,要多怪就有多怪。其实也的确是这样的。

  于是这一上午就李海雄一个人在那里说。李世玉偶尔回应一句。

  虽然聊天气氛不怎么样,不过捕鱼的收获却是很不错的,中午回家的时候有差不多一小桶,估计有个六七斤的样子,和李海雄一人分了一半,愉快的提回家去了。

  这些鱼大都是一下鲫鱼,鲤鱼的幼苗,都不大,吃起来没味道,丢掉又舍不得。

  “玉陀,要不我们将这些鱼养起来吧。”外公建议道。

  “家里也没有池塘,没地方养啊,要不就放了吧。”李世玉不忍心就这样糟蹋了这些鱼苗,虽然再过个十几年,村前这条沟再也找不到鱼了。

  “屋后面不是有块空地吗?稍微挖一挖,就可以用了。”外公看到李世玉每天发呆,也是用心良苦,不顾60多少高龄,也要给李世玉找点事做。

三 乡村的乐趣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作者:全行缺金加入书架

  前几天手机收不到短信,身份验证不了,等到现在才更新,本文已经有20万的存稿,请放心收藏。

  “那行吧。”李世玉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愉快的就答应了。

  趁着现在刚下完雨,天气不是很热,两人拿着铁锹就开挖了。

  这块地不大,也就20来个平方,种菜经常被鸡吃了,也没什么收成,其他的外公这么大年纪了也干不动了,就一直空在那里。

  “外公,你就在旁边看着,我来。”李世玉脱了鞋,下到地里。

  “那行,你去挖吧,我教你。”外公本来想自己下场的,只是这身体实在是有点吃不消。

  李世玉几十岁的人了,这点小事还难不到他,将地里的土铲起,都堆到了这块地的四周,然后用铁锹拍实,再就着水,用稀泥摸一遍,前前后后忙了七八天,终于大功告成了。

  这个池子大概一米来深,其实挖得并不深,最多十来厘米,其他都是堤岸。

  连着一条非常非常小的小沟,也算是有活水,七八天时间,池子底部基本满了,再放水也放不进去了,外公就用竹子编了一个小栅栏,插在入水口。

  那天捞的小鱼都养在盆里,每天换水,都活得不错。

  放鱼这天,村里面的小伙伴们都过来了,不是说李世玉人缘有多好,而是这个年代要发生点新鲜事还真难。

  “海宝,你们去把这个鱼放进去把。”李世玉这几天还真累了,自己也懒得动手。

  听到这个命令,小伙伴们都争先恐后的去盆里抓,也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抓死掉。李世玉也不管,反正这么小的池子实际上也养不了几条鱼,也就是图好玩。

  没几分钟,这些鱼就全部放进去了。

  “以后大家捞的小鱼小虾都发这里来,过年的时候大家都来分鱼,这个事海宝负责,放了鱼的才可以分,没放的就只能看着。”这么个小池子,鱼想养大都不容易,李世玉也没放在眼里,还不如给小伙伴找点乐趣。

  “要得,要得,以后谁要是捉到小鱼,泥鳅黄鳝什么的都扔到这里面啊,谁要是不放,我们就不和他玩。”李海雄得了一个毛毛小官,立马来精神了。

  大家也都附和着说:“就是,就是。谁不扔就不和他玩。”

  夏天是抓鱼的最好时机,小伙伴们有事没事都会去抓着玩,数量不多,放一斤辣椒也许够一餐的,以前都是拿来玩死了,现在都往这个小池子扔,没多久就鱼满为患了,也没人知道要喂些什么东西给小鱼吃,真不知道这些鱼会不会饿死。

  李世玉算是在村里刷了存在感了,以前就几个玩得好的在一起玩,现在走到那里大家都会喊一声“玉哥”。

  这个称呼是李海雄经常喊的,那些比李世玉年龄小的喊得理所当然,年龄大些的慢慢的也跟着喊,喊着喊着就习惯了,现在大家都不喊“玉陀”了,改喊“玉哥”了。

  这让李世玉高兴了好几天,终于摆脱了“玉陀”这个苦逼的称呼了。

  这个年代农村独有的,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甚至连本小说书都找不到,让李世玉慢慢的改变了,不像以前那样整天都宅在店里面泡网不出去,甚至连在QQ群里面,微信群里面都没有多少话说。

  现在大家早上,下午一起放牛,放牛的时候有时候偷乡亲的红薯.

  一般都是下午,下午4点多钟大家一起出去,将牛赶到山边,只要牛不下山,就不用管他,十几二十个小孩子玩起来没什么顾忌,不知道谁提议说要去地了偷红薯,这个时候红薯已经长大了,吃起来特别的田,而且这里距离村子有点远,也没有人看得到,大伙更加的肆无忌惮,不过一块地里面不能偷太多,要不然会被骂的。

  这样的活李世玉是不会动手的,看着他们在糟蹋别人家的红薯,也是一种乐趣。

  这个时候李海雄对李世玉说道:“玉哥,我这里有火柴,要不要煨红薯?”

  生红薯李世玉不太想吃,不过煨红薯味道倒是不错的:“你小子还带火柴啊,是不是早就这样想了。”

  李海雄也不否认:“我都吃过几次了,味道特别好。”

  李世玉没理由不答应。“那行啊”

  也不招呼那些正在偷红薯的小子,找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刨了一个坑,再找一些石块围在土坑周围,等那些小朋友偷红薯回来。

  李世玉说道:“海宝带了火柴,有要吃煨红薯的报名啊。”

  大伙纷纷响应,将红薯放到土坑旁边,然后到山上去捡枯枝败叶。

  李世玉负责生火,这个活农村的娃个个都会,只是李世玉不想去钻树林,就先霸占了这个活路。

  先在土坑下面垫上一层干叶子,再架上一些枯枝,枯枝上面再放一些干叶子,用火柴点上一小撮干松针,放到枯枝下面,火很快就燃起来了。

  等下面的土烧热,坑底也有了一层燃烧后的灰,大伙将自己的红薯放了进去,再在上面盖上一层薄薄的一层土,然后在上面继续烧火。

  李世玉找了个小朋友专门看火添柴,小朋友们有事没事来翻一下红薯,看有没有熟,大概过来一个小时的样子,红薯终于熟了,大家也不在意外皮有多黑,有多烫,拿起来就开始啃,等大家都吃完,才发现一脸的黑碳,嘴边一嘴的黄黄的红薯,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还好山边水沟里有水,大家又在小水沟将脸洗了,要不然回去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在烤红薯吃。

  有时候还去一起去钓鱼,捉泥鳅。

  村子中间有一个大的水塘,里面有一口小泉眼,所以谁特别的干净,住在水塘旁边的人家会将碗筷放在水塘里面洗。

  这个水塘是被人承包的,里面放养了一些草鱼,鲢鱼,鲤鱼,所以钓鱼的时候大鱼是要放生的,如果次数多了,被人看到也会说的。

  所以我们小孩子一般都不会用带钩子的钓竿,里面的鱼虾也特别的多,小条子鱼,对虾,小小的那种全身都是斑点的鱼,我们也不知道学名叫什么,就称之为麻婆鱼。

  麻婆鱼和对虾最好钓,只要一吃食,基本上一钓一个准,就那些小条子鱼,最是难钓,经常将栓在线上的蚯蚓全部都吃完了,你还不知道。

  钓鱼也只是偶尔为之,因为早晚都要放牛,中午天气太热了,只有在阴天的时候,中午的时候才可以,而阴天真的不多。

  到了9月1日,小学开学,李世玉才知道现在是90年,自己已经8岁了,正读小学3年级。

  秋去冬来,很快要过年了,父母也快要回来了。

  李世玉的父亲以前是这十里八村的名人,高中毕业后大学推荐名额被驻村干部给了自己的侄女,干起了民办教师,这一教就好几年,就周围这几个村,走到那里都有人请吃请喝,平常大家有一些小矛盾什么的都会喊父亲去调解。

  只是家里有2个小孩,被计划生育抓,罚了些款,房子也被推了,负担重了,民办教师工资低,还不一定能够及时兑现,于是辞职去钻煤窑挖煤,不过风险太大了,去年有一个煤窑漏水淹死了十几个,正好有人到深证那边去,就和母亲跟着一起去了,都是没出过远门,没什么经验,不知道到深证要办外出务工证,边防证,暂住证,就成了黑户,也找不工作,只能跟着老乡一起捡废品,收入还是不错的,只是父亲这个昔日的汉子彻底失去了锐气。

  父母快回来了,李世玉有点期待,不过回到现在以前父母无病无灾,每年自己都会回家来看一次,所以也不是特别的激动。

  在父母回来之前,后面那个小池子的鱼要先捉了,要不然爸妈肯定不愿意分给别人的。

  “海宝,今天我们将这个池子干了,你去叫叫人,咱们分鱼了。”正好李海雄过来找李世玉玩,被李世玉抓了差。

  李海雄听了高兴得连话都没说了,直接跑到村子里叫人去了,大家等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十几个人穿着雨鞋,拿着小盆子,一起动手往外面泼水,小池子的很快就见底了。

  里面的鱼密密麻麻的,还真不少,不过在小伙伴的小手下,一条都么有留下,最后大家将自己盆里的鱼都倒到一个桶里,满满一桶。

  “分鱼了,大家一人一条的来,不要抢,人人都有份。”李世玉一声令下,大家开始争先恐后的开始分鱼,场面很是热闹。

  最后在桶里留下一斤左右没分,给了李世玉,其他人基本上也是这个分量,李世玉也不介意,够吃就行。

四 幸福年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作者:全行缺金加入书架

  小年夜前,父母终于回来了。

  李世玉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人用一根短竹竿挑着一担,都是用蛇皮袋装得满满的。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30好几的人了,对感情已经不那么敏感了,没想到看到那沉甸甸的蛇皮袋压在母亲那瘦小的身体上,眼泪就莫名其妙的流了出来。

  等父母走到家门口,李世玉已经擦干眼泪,只是已经还是有点红。

  哥哥李世华早就已经迎了上去,帮父亲提着一个小袋子。

  以前李世玉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会对李世华-偏爱一些,重新来一遍,李世华做得的确要好一些,自己有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不知道表达出来,别人自然也就看不到。

  李父先和同样在门口的外公先打了声招呼,然后对李世玉说:“世玉,怎么不认识了?”

  “爸,妈。”李世玉收拾一下情绪,轻声喊道。

  李父,李母还以为李世玉年纪太小,这两年没在一起,有点生疏,也不介意。

  “快都进来吧,外面冷,这次带了好多好吃的。”李母开心的对我们两兄弟说道。

  李母不顾长途劳累,拆开一个蛇皮袋,里面有一些巧克力,奶糖,还有一些其他的英文包装的零食,这些都是在捡废品的时候捡的,平常也舍不得吃,都存了起来,过年的时候带回来给小孩吃。

  看着那些已经快过期,或者已经过期的,从垃圾里面掏出来的糖果,李世玉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不是觉得这不卫生,不健康,而是感觉到了在这糖果背后这沉甸甸的亲情。

  吃着这亲情糖果,李世玉决定不能再让家里穷下去了,不能再让父母连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东西都舍不得吃,还千里迢迢的挑回家。

  第二天李父送外公回去了,要给钱外公说什么都不要,就买了几斤肉,带了几盒糖果,李世玉的3个舅舅共6个孩子,也需要点东西去打发一下,就没有推辞。

  看着外公那满头的白发,蹒跚的步伐,这一路要走40多里山路,要5个多小时才能够到,不善于表达感情的李世玉只是默默的注视这外公远去的背影,眼睛又一次红了。

  父亲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世华,世玉。成绩怎么样?”李父不是个严父,只是对成绩很关心,其他的都不怎么管。

  “语文95,数学99,物理..........全班第5名。”李世华是老大,理当他先说,而且成绩也不错,说起来毫无压力。

  “语文60,数学60”小学的题目对于李世玉来说实在太简单了,只是不想考好。

  今天是小年夜,已经属于过年的时间,在我们家乡,过年时候是不能打孩子的,所以李父压制着怒气,说道:“我和你妈在外面那么辛苦,还不是因为没有学历,只要考上大学,就可以分配工作,吃国家粮。。。。。。。。。。。。。”

  也不管我们两兄弟听不听得懂,就说了一大通,也是,李父自从和大学失之交臂,沦落到现在捡废品垃圾养家,心里面其实是充满着怨气的,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拿那个驻村干部没办法,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等我们读大学的时候已经不包分配了,没一年大学还扩招了,到时候大学生满地都是,比现在的高中生还不如。

  李世华飞快的吃完,扔下碗筷:“我吃完啦,出去玩了。”也不等父母答应,打开门就跑了。

  现在只剩李世玉一个人在,火力集中了“世玉,学习要抓紧,不要老是想着玩。。。。。。。。。”

  李世玉心想,这样可不行,就对李父说道:“爸,我每天6点就要起床放牛,早上饭都来不及吃就要去上学,下午刚放下书包又要去放牛,做作业都没时间,那里有时间玩?”

  李父看着李世玉,才觉得其实这个小儿子在家也做了不少的事情,顿了顿:“快点吃饭,要不然就凉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父对李母说道:“其实世玉也没有说错,这个牛干脆卖了吧。”

  李母也是心疼儿子的:“卖了吧,反正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

  90年代,还没有机械化作业,一头牛抵2个劳动力,但是养牛麻烦,天天要放,不过像家里这种壮牛还是很受欢迎的。

  第二天就找来了村里一户人家,2千块将牛卖了给他。

  李世玉算了一下,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两年的牛,价值2千,一年一千,算到一天的话是一天3块,一天2次,一次平均2个半小时,也就是说,时薪是6毛。

  哎。

  腊月二十六,李父带着李世华,借了一台板车,到县城花了5百多买了一台17寸的金星牌黑白电视机,成了村里第不知道几家有电视机的人。

  就算前世已经三十多岁,也还记得村里面有第一台电视机的情形,那个时候正放西游记,那家人将电视机拿一个桌子放到屋外面的空地上,还没开始,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一些去得晚的,都爬到树上。后来村里面陆陆续续的又买了几台,才将电视搬到屋里。

  在李世玉看了实在是老掉牙的东西,全家人那是充满干劲,李父冒着严寒,到山上砍了一棵不粗但是很高的松树,将天线绑到树尖上,然后和李世华抗着到处跑,李世玉就在电视机前面看着,看那个地方的信号好一些,电视画面最清晰的时候就喊他们停下来,然后慢慢的转动树干,调整角度,忙了一下午,终于在晚上看到了县台转播的电视节目。

  一家人烤着火,看着电视,聊着天,好幸福啊。

五 过年
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作者:全行缺金加入书架

  腊月二十八,摏chong糍粑。

  摏chong糍粑是我们这里过年前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家家户户都会做,先用大锅将糯米蒸熟,然后放到一个石臼中,然后两个大汉,一人拿一根杵,先用杵擂,将糯米擂碎,然后两人一人一下的摏,摏看似简单,其实也是有技术的,每次摏都要将对方的杵上面的糯米打下来,拿起杵的时候要稍微扭一下,避免糯米粘在杵上。技术不好的话糯米就会粘在杵上,两人都费力。

  李世玉家里没有石臼,劳动力也不够,就和这伯父家,还有其他家一起摏。

  李父在结婚后就和李母自己做土砖,然后请人在村子边缘盖了一座新房,像石臼这样的公共设施都是没有的,必须要到大伯家里才有。

  男人们一起聊天一起摏,女人们烧火蒸糯米的,做糍粑的,各有分工。

  李世玉年纪小,就跟着妇女一起做糍粑,听母亲在哪里吹牛。

  李母说:“深证那边人实在是太多了,回来的时候火车都挤不上去,好多都是爬窗户。”

  周围那些妇女配合的回答:“哎呀,怎么这么多人啊。”

  李母又说:“那是,要不是我机灵,先上了车,然后叫相生在窗口递东西,这么多的东西哪里上得了车。”相生是李父的名字,不过一般的很少有人叫,大家都叫相哥,或者李老师。

  这些妇女们都没出过远门,无法想象春节挤火车时候的样子,不过还是配合的回答:“那是,那是,看带那么多东西,今年赚了不少吧?”

  虽然在深证也就是捡破烂的,不过在这偏僻的小山村也不是人人都有胆量去的,李母深感自豪:“也没多少,一万多块吧。跟你们说,我这是算少的了,就隔壁他们那个唐家村,那些人胆子大,到工地上面偷那些钢筋,一次就有好几十,也就是相生老实,不敢去,要不然那里只有这么点。”

  其实这一万多也就是李母一个人赚的,李父还有一份,李母还是保留了几分,免得钱太多有人眼红。在80年代外面就流行的万元户,90年时候这个称呼在我们这里还没流行几年。

  听说一次就赚几百块,这些个妇女眼睛都红了,他们才不管这个钱是偷的还是抢的。

  “桂嫂子,真的这么赚钱啊!”有关系好的直接就问了:“明年也带我去吧。”

  李母也就吹吹牛,真带人去也有点懵,这不是个小事情,连忙道:“也没那么简单,有一个人就被抓到了,被打得半死,送到樟木头,现在还关着。”

  又补充道:“其实我们每次出去也要小心,碰到工安要躲着,他们看到捡废品的就会查暂住证,和边防证,没有的话也会被抓的。还经常到我们住的那些草丛里去扫荡。”

  90年代,到深证要边防证,在深证住的话还要办暂住证,办一个暂住证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有工厂接收,也就是你要先找到工作,才能办暂住证,而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大家到了深证才开始找工作,中间的时间那可是天天提心吊胆的,到了晚上根本就不敢出门,而且就算在出租屋里也不安全,时不时的也会查,只要查到没暂住证的,就会送到樟木头去,也不叫坐牢,叫劳动改造。经历过的人一般的都不敢再去深证,可想而知其中的恐怖。

  李母顿了顿,接着说:“跟你们说,那里的草那真是深,最少都有几个人那么深,我们周围这几个村子的都住在那些草丛里,直接砍出一小块地,用砍下了的那些草搭在上面就可以了,晚上也不冷,就是蚊子太多了,又大,不点蚊香的话一个晚上全是包。。。。。。。。。。”

  李世玉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没想到父母在那边会这么的苦,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自己在深证也待过几年,知道那边冬天还好,要是夏天,那真是热得不得了。他们就这样住在草丛中,连个大点的棚子也不敢打,怕被发现了。

  李母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开始说起在捡废品时候的趣事,有一次捡多少东西,都拿不动,扔掉又舍不得,只得拿一部分一次只走一小段,再去拿另外一部分,这样反复走,走了几个小时才回的家。有一次有个好心人给了一个电饭煲,可是在草棚里面没有电,就将里面的胆拿出来直接煮,那个电饭煲煮的饭很好吃。。。。。。。

  李母说得起劲,大家在旁边也听得津津有味。

  李世玉在旁边听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都苦成什么样了。

  不敢再听下去,李世玉抽着空隙去摏糍粑的石臼那边去了,真害怕会哭出来。

  这个年李世玉过得很压抑,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父母过得这么苦,他们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的苦,以前的自己不懂事,从来不会体谅父母,老是觉得他们没有在自己身边,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没有管好自己,所以自己成绩不好,性格不好。现在重新在经历了一次,才知道自己错得多么的离谱。

  大年初一,李母一大早就将李世玉李世华两人叫醒,新年的第一餐饭家乡的习俗是要早早的吃的,吃完饭才开门,还要放炮竹,大门打开,等村里一些小孩子过来拜年,一般都是给糖,和瓜子,也有一些小孩比较叛逆的,会主动要烟,这一天大家都不会说什么,都是会给的。

  等到天大亮的时候,李父带着李世华,李世玉先到大伯家拜年,这是规矩,年年如此,给大伯家拜完年后,小孩子就可以自由活动,李父则和其他的一些大人,一起到去年去世的老人家里祭奠。

  李世玉在大伯家里坐了一会,就回来了,没有像以前一样贪图那些糖果,将整个村子都走遍了。

  按理说李父在村里的人缘还不错,但是真正初一来拜年的(小孩子不算)也就是大伯家儿子,也就是李世玉的堂哥李江林,李江林和李母的关系其实不好,五年前李江林结婚,没房子住,找李母借房子住,因为一些老一辈的家长里短,李母没有同意,当时李江林指着李父的鼻子骂,强势占据了那间房,后来李母在李父的劝说下也没有在计较这个事情,只是关系一直不好,后来在两千零几年,干脆以2000元钱卖给了大伯,反正也住了这么久了,能收回一点是一点。

  这一上午李父都在外面拜年,刷存在感,李世玉觉得李父在村子里面并不是真正的有人缘,大家有事的时候会想到他,那是因为他公正,没有歪心,也正是这样,每个人都不会将李父当成真正的朋友。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全行缺金所写的《重生之隐形巨富》为转载作品,重生之隐形巨富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之隐形巨富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之隐形巨富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之隐形巨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之隐形巨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之隐形巨富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