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界圣子最新章节 >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界圣子 连载中
分享三界圣子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

三界圣子作者:午夜冥思

三界圣子简介: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世界,直到遇见了你。原来,超人真的存在。”
  “我们不叫超人,我们都是人类。”
  “那你们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安全吗?”
  “地球是你我共同的家园,但它也只是茫茫星海中的一颗小石子罢了,安全与否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找到我们。”
  “他们?”
  “是的,这个世界之外的生命。”
  ……
  人类自从有了文明,便流传下无数神话故事,盘古、宙斯、耶和华,天使与恶魔,吸血鬼与狼人……这些到底是人们杜撰,还是真的存在过?
  一切都要从一名由天而降的孩子说起,他将用万年的恩怨纠葛给你答案。
  ***
  QQ交流群:561918633,欢迎各位读者加入。 http://www.uukanshu.net
-------------------------------------

三界圣子最新章节第402章?琨梭
第1章 清风道长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作者:午夜冥思加入书架
都堰市,位于九幽国中州之南,是一处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县城。城里只有人口六十多万,人们收入也不高,但却很满足县城这种缓慢的生活。

如果早上起得太早,那么就吃不上早饭,因为做早饭的师傅都还没起床。

县城四处能够看见茶楼饭馆,从下午开始,里面就传来喧闹声。

九幽国按照方位分为了九大州,分别是东西南北州,东南州,东北州,西南州,西北州以及中州。

而都堰市几乎就处于九幽国最中心的位置,905国道横穿了整个县城。

在县城南边有一座山叫做“金牛山”,此山只是一座小山,高不到百米。山脚下坐落着一村庄,村民们大多以种地为生。

金牛山的半山腰上有一道观,这道观年久失修,一眼看上去残破不堪,不似有人居住。而围着这道观的外墙走完一圈用不上三分钟,此观确是一小观。

此时,暮色已深,人们都刚刚吃完晚饭,天空中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细雨蒙蒙,金牛山里升起了一股雾气,显得宁静而又神秘。

道观古朴,雨水洗刷后勉强能够看清那外墙是朱红色。而观外几颗松树长得苍翠挺拔,与那灰蒙蒙的红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观门大开,也可能是这门早已坏掉,无法合拢。大门之上,门檐下挂着一块牌匾,这牌匾的角落上已结满蛛网,但匾上三个淡金色的大字还是看得清楚。

“车谷观”,这观名听着奇怪,不知道里面摆的是哪路神仙。

踏进观门,观内布局一览无遗,一个不大的院子里,只有三间房。左右两边各一间偏房,偏房结构相仿,就是两间小屋,每间屋子只一扇门,一扇小窗,两间偏房的门窗遥遥相对。

左手边的偏房,窗边挂着一块黑板,黑板上写着“算命10元,针灸50元,法事200元”。窗子上面也有着一块小牌匾,写着“问事阁“。

而右手边的偏房对应的位置,同样有着一块牌匾写着“书斋”。窗边也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却只写着一行字“书籍每本十元”,可惜门窗都是关着,不知里面卖的是什么书。

院子中央光秃秃一片,地砖缝里杂草丛生,这杂草都长得笔直,竟和外面苍松韵味相仿。

正对大门的房间当是俸神之地,这房间占了整个道观小半面积,只见房间屋檐下挂着一块大牌匾写着“轩辕殿”,而房门左边又立着一块小黑板,写着“禁止拍照”,右手边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小字已模糊不清,但开头四个大字依旧清晰可见。

这四个大字是“轩辕黄帝”,原来此处供奉的是九幽国远古时代的首领轩辕黄帝。只是道教供奉的大多是三清、玉帝、吕祖、关二爷,甚少见着有道观供奉这轩辕黄帝。

轩辕殿内是一座两人高的雕像,这雕像像是匠人用小刀一刀刀刻出来的,精细无比。

那轩辕黄帝被雕刻的栩栩如生,他坐在一张石凳上,双腿分开,左手扶膝,右手持一把古剑矗立在地,头戴冕冠,身穿古袍,坐姿尊贵优雅,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剑眉星目,似在笑看天下大事。

这道观内四处不修边幅,唯有这石雕干净整洁,不见一丝灰尘。石雕身前七尺之处放着一个蒲团,蒲团之前是一张小木桌,木桌之上放着一个香炉,而香炉旁还放着一个小木箱。

这小木箱用红色宣纸包裹,正面竖着写着三个毛笔大字“功德箱”。

已是晚上八点,金牛山间一片宁静,只听得见细雨流水声,山下村民白日里干完农活,不少已经入睡。只有孩童还在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村中砖墙上四处可见一些大字标语“少生优生,幸福一生”、“生儿生女都一样”、“实行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

乡村的小路上已听不到脚步声,晚风吹过,路旁树叶簌簌作响,这小路的一端直接通往金牛山。上山的石梯已长满了青苔,不少阶梯都已断裂,而石梯的尽头便是车谷观。

道观门前不远处还有着一排平房,大多都已关门,屋檐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招牌,“金牛饭馆”、“山间茶楼”、“书剑斋”、“小卖铺”……

据说这车谷观曾经香火旺盛,来此问事的游客甚多,里面的道士自称是黄帝后人,能知天意,能驱妖魔,会瞧百病。可是到了这一代,此地只剩一人守着这残破的道观。

“吱呀”,一道开门声划破了道观的宁静,这声音是从轩辕殿后方传来。

原来,在这轩辕殿的后面还有着并排的四间小房,为首的一间房上挂着一面三角形的旗帜,边长一米,白底黑字,上面写着“客堂”,旗帜下方还有一块小黑板写着“住宿一晚五十元”。

这开门声便是从第一间房里发出,房间内吊着一个灯泡,将这小屋照得昏黄,内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桌上放着一台15寸的黑白电视机,此时,电视机里满是雪花和噪音。

门口处站着一名男子,身穿黑色道袍,松松垮垮,脚下黑色布鞋还沾着几块儿泥斑,头上长发束起为髻,只不过这发髻扎的太过马虎,几缕发丝垂于面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这男子约莫三十岁,满脸胡渣,五官还算端正,常人身高,体型清瘦。他伸了一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天色。

“他娘的,这一下起雨来,电视就看不了了。”

男子抠了抠脑袋,便又走了出去,细雨绵绵,打在他身上并没有太大感觉。

他来到轩辕殿,先是跪在蒲团上对着黄帝雕像扣了三个头,随即又拿起功德箱,打开盖来,倒出里面的钱币。

硬币和纸币散落在桌子上,只占了木桌一小块儿位置,一分的、貳角的,五毛的,就是不见一张一块的。

来回数了两遍,只有七块八毛三分,他将钱币装在自己的袖口中,转身又朝大门外走去。

道观外的那一排平房中,离得最近的一户此时还亮着灯,招牌上写着“小卖铺”。

这小卖铺门口处放着一个不大的玻璃柜台,里面摆着香烟零食,柜台后面坐着一个老者,头发已花白,但精神头还不错,他正拿着一本书专注的看着。

这书的外皮全是深蓝色,封面上边缘位置只写着三个大字《本草经》,而在封底位置有一个条形码,条形码下写着“建议零售价:10元”。

老者看这书看得极为仔细,时而眉头紧皱,时而连连点头。隔壁传来的麻将声也不能丝毫打搅到他。

“老黄头!来包小白龙!”

一声吆喝惊“醒”了店里的老者,老者抬头一看来者,嘴角扬起了善意的笑容:“清风道长,还没睡啊?”

这清风道长正是道观里走出来的男子,他边从袖口里掏着钱币,边回答道:“是啊!这天一下雨,电视就没法看了,不看电视那能睡得着觉。”

清风道长数了两块钱放在柜台上,而老黄头却没有拿出那价值两块的“小白龙”香烟,而是拿出了一包十块的“红楼”递了过去。

“道长,前些天你给我腿上扎了几针,我这风湿就像是好了,今天下雨膝盖也不疼了,这都还没好好谢你。”

清风道长犹豫一下,也不矫情,接过香烟便打开,他边拆烟边说道:“你这风湿要想根治还得再扎几次,你每过七日便找我一次,我怕自己给忘了。”

老黄头连忙点头说好,这清风道长给熟人针灸不收钱,也不给熟人算命,自从两年前他老婆跑了,他一人便天天窝在这道观里,懒得见人,也不愿与人交流,更懒得去做那算命针灸之事。

清风道长原名姬乐,据说这道观就是姬家祖上所修。姬姓是远古轩辕黄帝的姓氏,姬乐也一直认为自己是黄帝族人。

金牛山姬家一直守着这道观,但家族之人活得年岁都不长,皆是到了中年便就魂归净土,而国家计划生育后,这一代便只剩姬乐一人。

姬乐的父亲曾说过,他姬家算命泄漏了太多天机,受天罚,因此寿命不长。姬乐没学过算命之术,父亲只教了他针灸,而他早年给人算卦、做法事也都只是摆摆花架子。

清风道长叼上一支烟,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发现没带火机,那老黄头连忙从柜台上拿起一支崭新的火机,对着烟头刮了一下。

噌的一声,火花四溅,那火机并没有刮着,但四周忽然一片耀眼金光亮起,吓得老黄头连忙丢掉手中火机。

清风道长也被这金光惊掉了口中烟,他转头看向道观,只见一道光柱直直的从天际射入道观中,这光柱直径看似不到一米,却将四周照得透亮,光芒强烈却不刺眼。

隔壁茶馆中也走出四人,他们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光柱。这四人是道观门口几家商店的老板,晚饭后本在一起搓着麻将,而这金光忽然闪来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

“难道是那道观里的黄帝显灵了?”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这人说完便跪下身来,对着那光柱不停扣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也都纷纷跪拜起来。

这光柱落下的地方正是轩辕殿。

清风道长回过神来,将手中整盒烟随便一扔,连忙跑向道观。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2章 天降之子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作者:午夜冥思加入书架
刚踏进道观大门,清风道长就是大吃一惊。果然,那金色光柱直直的落在黄帝雕像的两腿之间。

清风道长又跑向轩辕殿,想要一探究竟,可刚跨过门槛,那光柱就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他连忙跑到雕像跟前,抬头观察着屋顶,这屋顶完好无损,就连横梁上的蛛网也没任何变化。

“奇怪,按理说屋顶上会有一个破洞,这光是怎么照进来的?”

清风道长想不明白,转而观察雕像,仍看不出什么异常,又伸出右手想要去摸一下雕像。

“哎呀!”

这一摸不打紧,雕像竟然是温的,吓得他大叫了一声,连忙收回了右手。

忽然,他感到脚下有动静,便低头看去。

“啊?”清风道长一下瞪大了双眼,呆立原地,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东西。

只见一个方形的青铜鼎立于雕像两脚之间,这鼎约莫两尺长,一尺宽,四足两耳,鼎上无盖。

一条青龙缠绕着鼎的四周,这青龙被雕刻的太过逼真,清风道长感觉它在缓缓游动一般。

这龙头却没被雕在鼎的四面,而是雕出鼎外,在鼎的上方,龙头朝下,注视着鼎中之物。

一眼看去就像是一条青龙紧紧捆着这鼎,想要保护鼎里之物。

鼎中是一块黄布,这布蕴有光泽,不似凡间布匹,叠放的并不整齐,凸凹不平,像是包裹着一物,而刚刚发出的动静就来自于这布匹之中。

“难道里面包着一活物?”

清风道长心里紧张,他又认真打量这青铜鼎,鼎的正面写着“軒轅”二字,这二字正是“轩辕”的繁体写法。

忽然,那鼎中之物又动了一下,清风道长咽了一口口水,又看向那块黄布,冥冥之中,他感觉黄布里包裹的“东西”和自己有一丝血脉联系。

一时间,他不再感到恐惧,心里升起一股冲动,想要取出黄布。

清风道长刚伸出双手,那青铜鼎猛的一下亮起了金光,又把他吓的往后跳了一大步。

这金光隐而不发,青铜鼎一下变成了金黄色,虚幻无比,而那鼎上龙头竟转了过来,正对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呆若木鸡,不知这是何意。

只见这“金鼎”愈来愈亮,竟变得透明起来。

清风道长又看到了那黄布,忽然,他心头一震,这黄布里像是包裹着一个婴儿。

这一惊不得了,他连忙迈上前去,想要取出鼎中物。

双手刚接触到“金鼎”,却发现这鼎已不是实物,就像是由无数光线组成。

清风道长没有多想,双手穿过“金鼎”,从底部一把抱起了整块黄布。

就在他抱起的一瞬间,那“金鼎”猛的闪烁一下,随后又像解体般化为点点金光,飘散在这轩辕殿中。

这些光斑分散后,只几秒钟便又逐渐暗淡下去,不一会儿就完全消失不见。

清风道长并没太注意那“金鼎”的情形,他抱着的这物似有七斤重,他已感到了温度,从触摸的形状来看,里面当是个婴儿不假。

他连忙扯开黄布的一角,果真,一个婴儿的小脑袋露了出来。

清风道长一下激动了起来,双手开始颤抖,“孩子!这是上天赐予我的孩子吗?”

这婴儿模样可爱,胖乎乎的小脸蛋,看着白白嫩嫩,不知为何,清风道长一眼就断定这肯定是个男孩,只是他脸上还有些红色污秽,竟像是刚打娘胎里出来。

婴儿双目紧闭,没有太大动静,像是睡着了,只能感觉到微弱的呼吸。

清风道长双眼湿润,一下又变得慌乱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抖着怀里的婴儿,想听见他的哭声。

只抖了几下,这包裹婴儿的黄布内里忽然一道流光闪过,转瞬即逝。

清风道长停了下来,这才注意到黄布的另一面布满了红色的花纹,刚刚的流光似乎就是这些花纹里闪出。

“咯咯咯咯”,婴儿忽然发出声来,身子也开始动了起来。

清风道长定眼一看,这婴儿竟然像是在笑一般,四肢乱动,竟还有些力道。

“哈哈,哈哈”清风道长更加激动了,他此时就像是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内心喜悦难以言表。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五人,正是那老黄头及茶馆里的四人。

众人对着黄帝雕像跪拜后又走到清风道长跟前,仔细观察着他手中的婴儿。

“清风道长,这婴儿莫不是从天而降?”茶馆里走出的一人面露惊色开口问道。

清风道长没有立即答话,而是看了看黄帝雕像,又看了看屋顶,沉思一会儿才又回道:“想必是那金光将这孩子送来,原本他是放在一个鼎中,待我抱起后那鼎便消失不见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倒吸口凉气,随即又四处张望,想要找那清风道长所说的鼎。可是这轩辕殿空敞又不大,几秒钟便能看完,并未发现什么鼎,众人又将目光投向那婴儿。

清风道长曾经想过要养很多孩子,好为他姬家传宗接代。他也非常喜爱孩子,白日里,村中孩童常来他道观里玩耍,清风道长也常备一些糖果散给孩子们。

计划生育后,清风道长打算和自己的爱人无论男女,先生两个孩子。可是,他要了几年也没要上孩子,而他的“道侣”嫌他太过窝囊,只会守着这破道观,便说要离他而去。清风道长也一直挽留着她,却不想在两年前的一天里,他的“道侣”不辞而别,只留下了他一人过着“空壳”般的生活。

此时,上天赐给了他一孩子,他怎能不激动,像个傻子一样,看着怀中婴儿不断的“嘿嘿”直笑。

就在众人都盯着婴儿时,这婴儿毫无征兆的猛的一下睁开了双眼,只见两道金光从他乌黑明亮的双眼中闪过,而双眼之上,额头正中央同样有道金光一闪即没。

众人又是一惊,这婴儿果然不凡,明明像是初生,却能睁开双眼。而且眼中还有金光闪过,定非凡胎,只是不知那额头上闪过的金光是何意。

婴儿睁开双眼后一直盯着清风道长,嘴角上扬,带着天真的笑容,而清风道长更是眼眶湿润,口中笑声不止,想要逗这婴儿却又不知道怎么去逗。

老黄头这时忽然插了一句话,“现在天凉,赶紧给孩子清洗后换身暖和些的衣服。”

话音一落,清风道长就紧张了起来,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舍不得放下婴儿,站在原地,踌躇不前。

周围另外几人忽然七嘴八舌起来。

“老黄,你先回店里打些热水,弄个盆来。我回去叫我闺女,她现在还有奶水,今晚先让她先喂,明天再去城里买些奶粉。”

“对对对,老李说的对,明天我去买奶粉。家里还有些孙儿以前穿过的衣服,我现在拿些过来,千万别冻着孩子。”

“我家还有个摇篮,现在已经不用了,待我回去把它拿过来。

“还有尿布,我找儿媳拿些尿布来。”

……

一时间,大家都忙碌起来,轩辕殿内又只剩清风道长和他怀中的婴儿。

清风道长看着黄帝雕像,手捧着孩子,走到蒲团前跪了下来,他不断的拜着雕像,神情激动,眼中已有泪水留下,口中不断反复念叨:“谢谢…谢谢…谢谢先祖。”

那黄帝雕像竟又像是闪了一下光芒,只是清风道长刚好低下头去,并未看见。

***

此时,在另一处时空,一个狭小的房间内站着一男一女两人。

这男子周身雷电狂闪,光芒耀眼,宛若神灵,但一时看不清相貌。而他身上的雷电都打在了四面刻满符文的墙壁上,每有一道雷电掠过,这些符文里蕴含的光芒就更盛一分。

“清儿,我们的孩子已送到家乡,有我旁系血脉收养,你大可安心,在下界他很难受到伤害。”男子转过头看向女子,语气温柔,声音充满磁性。他身上的光芒渐弱,终于显出了相貌,若是清风道长在此必定大吃一惊,这男子竟和黄帝雕像有九分相像,他披头散发,却不显狼狈,虽是一身华服,但浑身却透露着坚毅。

四面墙壁上的符文密密麻麻,此时也快消失了光芒,离近一看才发现这符文竟是一个个九幽国古文字。

随着光芒消退,墙壁上似有沙土落下,此处不到二十立方米的房间就要崩塌一般。

房中女子一身淡黄色古代衣衫,乌黑的长发无风自舞,相貌更是惊为天人,看似温柔又不失尊贵,怕是再美妙的丹青也画不出她半分神韵。

这女子面色有些苍白,她盯着地面中央,眼中尽是不舍,那里还有点点光斑闪烁。

“孩儿……”女子声音清澈明亮,犹如古琴音,但语气中透露着悲伤。

男子也叹口气:“万幸这下界还有后代供奉吾等,不然当真无法完成这天渡阵。走吧!他们估计也快到了。”

女子闭上双眼,额头中央位置亮起一个红色符号,这符号像一个“炎”字,光芒上下起伏,犹如小溪流水,但其中似乎蕴含着时空变换的道理,不到几秒钟这符号便又消退。

女子睁开眼,看着男子身后墙壁不喜不悲:“他们已经来了……”

话音刚落,这小房间的六面墙壁顿时化为飞灰,显出外面场景来。

这房间外竟是浩瀚虚空,不远处的星体五颜六色,散发着不同种光芒,而虚空中又布满星辰,甚是梦幻。

此时,这一男一女正漂浮在虚空之中,目视前方,神情凝重。而他们正前方不远处的虚空,一道“黑影”正分离出来,光线不再穿透这“黑影”,而是开始反光,隐隐看得出是一人形。

这“黑影”身后又有数十颗“流星”袭来,每一颗都停在了男女身前不远处,“流星”光芒消退,显出样貌,竟是一个个各式各样的“生命体”。

***

地球上,科技飞速发展,登月已不再是奇迹,但也从未有人想过,人类可以仅凭肉身在虚空中生存。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3章 姬天赐与经书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作者:午夜冥思加入书架
已是凌晨时分,车谷观里仍见灯火。清风道长的房间内还有几名乡亲,大家都想来看一下这个“天降之子”。

房间里已堆满了婴儿用品,连隔壁客房都放满了儿童的衣衫和玩具。

“道长,这孩子的名字还是得先取一个。”

一名长者坐在清风道长房内,他对面正是不断轻推着摇篮的清风道长。孩子在摇篮里睡着,此时他穿着一身薄棉衣,之前包裹着他的黄布放在了桌上。摇篮旁边还围坐着三人,那小卖部的老黄也在其中。

说话之人是金牛村的村长,头发已花白,他看着熟睡中的婴儿,眉眼中也是现出一丝疼爱。

清风道长思索一会儿,生怕吵醒孩子,对村长小声说道:“这孩子本是放在一个鼎中,而鼎外面刻着‘轩辕’二字,想必他姓轩辕。我看他从天而降,就叫他‘轩辕天降’如何。”

村长思索一会儿,摇了摇头:“这名字只怕是取得太‘大’了一些,不像是个人名,更像是个圣物的名字。我觉得这个姓氏还是和你姓为好,上户口时也简单些,反正轩辕氏和姬氏本就是一家。”

老黄这时也点点头:“村长说的对,这孩子就姓‘姬’,至于‘天降’二字,我觉得不如叫‘天赐’,这孩子当是上天赐给道长的。”

清风道长一听,不断反复念叨“天赐”二字,越念越是喜欢,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就叫他‘姬天赐’。”

说完,他又赶紧捂住嘴,生怕吵醒了摇篮中的孩子。众人又将目光投向了摇篮里,清风道长也不断小声呼喊着“天赐”。

……

这一夜,清风道长并未睡着,客人都走后,他就一直看着摇篮里的孩子,越看越是喜欢,那摇篮并着他的床放在一起,他就躺在床上一直睁着眼睛。

天空已开始吐白,天赐却仍在熟睡,这小家伙在晚上时把一个奶娘的奶水都喝干了,众人惊叹之余又赶紧找来奶粉和奶瓶,像这种喝法怕是只能喝奶粉了。

清风道长看了看桌子上的奶粉和热水瓶,忽然又发现旁边放着的那块黄布,这黄布一角翻在外面,清风道长看着里面的图案忽然“咦”了一声。

他起身拿过黄布,翻了过来,看向内面。只看了一下,他就瞪大了双眼,又忍不住“啊”了一声。

这黄布里面并不是什么图案花纹,完全打开后才发现里面是满满的九幽国古文字,只是这文字写的首尾相连,不留意看真的就觉得是什么花纹了。

要说这九幽国古文字,如今国内怕是只有一些专家学者还能认识,旁人看这文字就是在“看天书”。而清风道长恰巧都认识这些字,他家族从小都教他认这些古文字。他有时需要“画符”忽悠人,而那些符号大多也都是古文字。

更让他震惊的是,这黄布上的文字是古时从左至右竖着的写法,而最左边的眉目写的是《黄帝内经·功法篇》。《黄帝内经》清风道长是认真看过,也认真学过的,他的“书斋”里还放有现代版本,只是这《黄帝内经》分《素问》和《灵枢》两部,一共六本,每本10元……他可从未听说过还有什么《功法篇》。

《黄帝内经》本是看病之用,其中《灵枢》也称《针经》,清风道长的针灸之术也是从中学来。

这一看可是惊的他浑身颤抖,他认真的读了起来。刚读第一行字,清风道长似乎就进入了这经书中,这些文字充满玄妙与智慧,连在一起更是觉得它浩瀚。

他很快便“入定”,而他的眼中只有这黄布,看不到其它,也听不到其它,就连棉被从肩膀滑落也感觉不到冷。

这《黄帝内经·功法篇》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为炼体之法,这炼体之法又分了三层。

第一层名为“开府”,讲的是呼吸吐纳之术,由浑身经络吸收天地间游离的灵力,达到强身健体之效。首先是要贯通全身经络,让灵气能够游走全身,后再扩充经络,更好的与天地产生联系。这呼吸吐纳之法若练得小成即可“辟谷”,再不用食用凡间谷物。

第二层名为“变体”,讲的是铸造灵体之法,开府大成之后,灵气可以大量汇集在体内,再以灵气淬炼肉身,最后超脱,成就灵体。若灵体大成,将可修炼各种神奇功法,而凡俗再难伤害其身,寿命也不受肉身限制。

第三层只写了寥寥数字,这一层名为“踏虚”,上面写着变体后期即会迎来劫难,能渡劫者将会飞升,渡劫失败灵体消散。

这第三层没写任何修炼之法,只有几行小子备注着:“若有炎黄子孙飞升它界,切勿说自己为炎黄后代,谎称自己为九黎后人即可”。

清风道长看得惊奇,这里面呼吸吐纳之法写的最为详尽,他甚至按照功法里所说进入了“冥想”状态,但始终感觉不到这天地间有灵气存在。经书中写到,要想全身经络贯通,得以灵气冲击穴位,且不说这天地间到底有没有灵气,仅冲击穴位怕是就会对肉身造成严重伤害。

清风道长对穴位极为熟悉,自己的针灸之法也是从《黄帝内经》中学来,此时再看这《功法篇》也不觉生涩,只是他不理解这灵气冲击穴位就不会对自身带来伤害吗?要知道他每次行针灸之术时都是极为小心,那细针偏一毫,重一分都会对肉体造成伤害。

《功法篇》的另一部分讲的是一种秘术,这秘术像是另一人所写,字迹有所不同,看起来轻盈许多,连成一片似流水一般。

秘术更为离奇,名曰“天通眼”,天通眼也分了三层,修炼至第一层可见鬼神,第二层可知过去,第三层可晓未来。

文中还写到,炎族皇室血脉生来具有天通眼,按照特定功法运转灵力即可打开这“神眼”。这秘术中也只记载了运功之法,并未写到如何修炼出天通眼。

清风道长思索片刻,这天通眼像是算命占卜之术,怕也是要折寿,不学也罢。秘术中也没有第三层的运功之法,只写着一行字:“切记,踏虚之后才可运转天通眼第三层”。

整个《功法篇》文字并不多,清风道长没花多长时间便已看完,但看完后心头不由苦笑。这经文他能看得懂,只是不知这灵气到底为何物,经文中的功法秘术都是需要依靠天地灵气来修炼,可这天地间真的有灵气吗?

清风道长又看向姬天赐,忽然想到这孩子睁开双眼时,额头中央位置也闪过一道光亮。经文中写到,运起天通眼时额头会有光芒闪烁,莫非这孩子生来具有天通眼?

清风道长将那黄布叠好放入抽屉中,看向姬天赐心中泛起一阵疼爱,联想前后,他开始猜测这孩子可能是古时炎族和黄族共同的后裔。

九幽国人本就都是炎黄子孙,由古时几个部落发展至今,拥有十多亿人,而百家姓里五百多个姓氏让人们得以追本溯源。

清风道长此时又犯难了,这孩子不知是何辈分,若所料不错,他的生父当是轩辕氏族,生母应为神农氏族,这都是上古黄族和炎族中的皇室,而自己同为轩辕后人,说不定这孩子的辈分还要远高于自己。

无奈的笑了两下,清风道长又释然了,不管这辈分高低,既然是上天赐予自己的孩子,自己好生养着就是。这孩子不仅让自己觉得血脉相连,更有一种使命感。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4章 成长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作者:午夜冥思加入书架
天亮之后,雨也停了。姬天赐的名字在村中传的沸沸扬扬。大家对这孩子的说法不一,有人说这孩子是从天而降,有人说这孩子是黄帝托孤,但最后,大家还是更愿意相信,这孩子是他人遗弃在道观之中。

至于昨天夜里的那道金光,看到的人本就不多,而那光又伴随着小雨,雨水折射后,远处看去就像是灯火之光。

这车谷观一下又热闹起来,乡亲们觉得清风道长一个大男人要单独抚养这孩子也不容易,又纷纷送去不少儿童用品,大多是些家里用不上的就都搬到了这里。

清风道长心中也有些感动,这孩子怕是十二岁之前的衣物都不用买了。而在中午时分,小卖部老黄又带来一大箱奶粉,说是进货时顺便买的,送给姬天赐。

要知道姬天赐的“饭量”大的惊人,清风道长如果不多赚些钱怕是很难养活他。清风道长眼眶有些湿润,他近两年来都很少和乡亲们接触,而乡亲们都还关心着他。他决定要让自己“振作”起来,让姬天赐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

金牛村因为姬天赐的来到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村民们都很喜欢这个模样可爱的孩子,时不时的都会去道观里看他两眼。乡亲们走的时候也不忘在功德箱里投些零钱。

清风道长一下也精神了很多,将自己收拾干净,白日里都坐在“问事阁”中陪姬天赐玩耍,逗孩子笑。

和其它孩子不太一样,姬天赐从未哭过,十分爱笑,每次都是清风道长和他大眼瞪小眼,两人笑得合不拢嘴。即使姬天赐饿了,也只是对着清风道长轻轻挥舞小拳头,不哭不闹。

随着姬天赐不断长大,清风道长发现他越来越特别。金光出现的那天是农历九月初五,若这天是姬天赐的生辰,那么姬天赐半岁之时就可行走,还会叫“爹”。

寻常孩子一般都是一岁才能行走,而且走的并不稳当。而姬天赐半岁便像是完全学会走路一样,走的稳稳当当,只摔倒过几次便不再跌倒。

起初清风道长还是有些担忧,怕过早的走路会影响孩子的骨骼发育,后来他发现姬天赐长得比其他孩子都要更快一些。无论是身高、体型、体重他似乎都是两倍速度在成长。

姬天赐一岁的时候已经开始在道观四处乱跑,他十分喜欢待在轩辕殿,喜欢在黄帝雕像周围玩耍。

清风道长试着教姬天赐认字读书,结果姬天赐的聪明劲让清风道长又一次震惊,这孩子几乎是过目不忘。清风道长指着画册上的水果和拼音,只教了一遍,姬天赐就像是完全记住。

后来,清风道长干脆拿了厚厚的一本九幽词典教姬天赐认字,两人抱着词典一页页的翻了起来。

姬天赐很爱看书,不管是文字书还是图书,一岁过后,他已经可以奶声奶气的和清风道长简单的交流。每当饿了时候他都会跑到清风道长面前指着肚子说“饿了,要吃饭”。

姬天赐半岁后就很少喝奶了,他每次看见别人吃饭的时候,就眼巴巴的盯着那装有米饭的碗。后来清风道长看这孩子牙齿都长出来不少,索性开始让他喝稀饭,这稀饭比奶粉便宜的多,何况孩子也爱吃。

两岁时,姬天赐就已经学完九幽字典,而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了。村民们开始相信这孩子不是凡人了,因为他实在太过聪明。常有长者写字让姬天赐认,姬天赐总是能答上,并能解释这字的意思,即使是一些生僻字,他也能完全记得。

清风道长别提心中有多得意,姬天赐不光聪明,而且很听话,爱笑不爱哭闹。每次清风道长听到孩子叫他“爸爸”时,心中都是乐开了花。

姬天赐两岁过后,清风道长又开始教他认古文字,姬家有家传的字帖,一代人书写好每一个九幽国上古文字后,再传向下一代。清风道长也是在成年后才书写完古文字,而姬天赐两岁过后就开始书写。

不知为何,姬天赐很爱写这些古文字,道观四处墙壁上都被他写上了满满的古文字。而他的字迹越写越好看,后来竟写出了些韵味,旁人看得他写的文字,虽不知是何意但也能感觉到那文字中的天真和快乐。

这道观从此又多了一道风景,村民们有心事时都爱来这道观,看着满墙的古文字心情莫名会好很多。虽然这些文字是用现代粉笔书写,但一眼看去仍觉得十分古朴。那一个个文字像是一个个会发声的乐符,古时人们记录琴谱也是用文字记录,只是那些文字看的见但听不见,而姬天赐的文字让人看了就像是能“听见”美妙而古朴的音乐一般。

这车谷观逐渐又有了些人气,来此游玩的人们多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这墙上的文字是现代书写,但又都觉得这些文字是来自上古时期,或者说是由一个“古人”书写而成。

当众人听说这满墙的文字是由一个孩童所书写时,大家皆是不信,就算是书法家也写不出这样的韵味。起初,清风道长还让姬天赐写字给大家看,但人们看到姬天赐那可爱模样又都忍不住在他脸上捏来捏去,只看得清风道长心疼无比。后来,清风道长就让他白日里坐在“书斋”卖书,没有游客时再出来四处走动。

常有孩童来道观找姬天赐玩,但姬天赐不是太爱玩那孩童们玩的游戏,他喜欢书画、音乐还有下棋。

姬天赐三岁时,隔壁小卖部老黄头就送了他一支竖笛,姬天赐拿到后爱不释手。老黄头只教了姬天赐一天如何吹笛,结果这孩子就像是天生懂乐理一般,一学即会,手指灵活,看着谱子就能吹出美妙的曲子。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老黄头惊讶的事,最让老黄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姬天赐的聪慧。姬天赐和老黄头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下棋,他俩什么棋都玩,象棋、围棋、军旗、五子棋……

起初,老黄头还是故意让着姬天赐下棋,后来老黄头发现自己即使是全力以赴也只能和姬天赐下个五五开。

日子一天天过去,金牛山上充满了欢笑与生机,那山上的树木似乎也变得更加翠绿。曾经郁郁寡欢的清风道长也变成了一个快乐的中年男子。

这一年公历九月,姬天赐五岁半了,清风道长将他送到镇上的小学,可不想姬天赐刚上一天课,就回来说不想上学了。

清风道长其实心中也明白,姬天赐看着就像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心智也要成熟很多,很难融入小学那种环境中,而且小学课本对他来说也太过“幼稚”。可是自己又不能把他送去中学,户口上登记着他的出生年月,他的确也只有五六岁,中学不收他。

无奈之下,清风道长又只好买来初中、高中课本让他在家自行学习。清风道长的文化水平也就初中的样子,再往后他确实教不了姬天赐了。

姬天赐早已写完古文字全本字帖,清风道长其实心中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姬天赐学习那黄布上的功法。

这些年来,他无数次按照功法上所说,进入冥想状态,心无旁骛,感知世间灵气,可是无论入定多久都感觉不到任何特别。

清风道长只愿姬天赐能够健康的成长,成为栋梁之才,这孩子如此聪明,不想他因为这些“玄学”而耽误了前程。

然而清风道长的这种想法在姬天赐六岁生日那天却改变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5章 奇异符号
三界圣子全文阅读作者:午夜冥思加入书架
姬天赐六岁生日,老黄头及金牛山上的商铺老板们在道观外摆了宴席,对他们来说,姬天赐就像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这道观因为姬天赐的到来而变得人气旺盛,姬天赐的古文字实在是一道奇观。

道观有了人气,这些商铺的生意自然也好了起来,清风道长的“邻居”们都觉得姬天赐是他们的开心果,是他们的福星,每年生日都会设宴招待乡亲们。

虽然姬天赐过的是六岁生日,但是有不了解情况的人都会以为这孩子是过的十二岁生日。姬天赐的个头长得很快,比寻常十二岁男孩还要高一点,他已经逐渐由“可爱”向“英俊”的方向发展。

生日当晚,乡亲们饭后都回到家中,老黄头他们喝了些酒,也都早早睡去。天空又开始下起小雨,清风道长忙着在后院收衣服被子,姬天赐一人在轩辕殿内围着黄帝雕像玩耍。

忽然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闷雷响起,这像是要下暴雨一般。清风道长连忙又加快了收衣速度。来回跑了几趟,这衣物都放进了屋内,正当准备整理的时候,又是一道闪电划过。

清风道长愣住了,这道闪电像是劈中了轩辕殿,又像是从轩辕殿劈出,通往天际。

他还没回过神来,同样一道闪电再次亮起,这次他看得清楚,那闪电虽快,但的确像是从轩辕殿劈出,消失在天际。这闪电并不是白光,而是一道金光,像极了姬天赐降临那晚的金光。

“啊~好疼!”轩辕殿内忽然传来姬天赐痛苦的呼喊声。

清风道长放下手中衣物连忙跑了过去,地上湿滑,他跑的太快,险些摔倒。到了殿内,姬天赐正双手捂着额头在地上翻滚。

清风道长赶紧抱起了姬天赐,慌张的问道:“儿啊!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爹爹,我头好疼!”姬天赐双眼紧闭,眉眼间尽是痛苦神色,双手仍紧捂着额头。

轩辕殿内没有灯泡,光线昏暗,清风道长敞开衣衫护住姬天赐小心翼翼跑回房间。

将姬天赐放在床上,清风道长又赶紧伸出右手摸向他的额头,这孩子从未生过病,此时看他如此痛苦,清风道长一下变得着急又心疼,想去摸摸孩子的额头,看是不是因为受了凉而发烧了。

然而,姬天赐紧紧的捂着自己的额头,清风道长又不忍用力掰开他的双手。

“天赐乖,让爸爸摸下你的额头。”

姬天赐在床上又来回滚了两下,才又慢慢放开双手。

待清风道长看见姬天赐的额头时,不由得大吃一惊。姬天赐的额头上一个金色的符号闪烁,忽明忽暗,这符号像是一个圆体的“炎”字。

房间里的灯泡也跟着一闪一闪,一副电压不稳的样子。清风道长正准备伸手去摸姬天赐的额头,忽然“砰”的一声,灯泡炸了,房间瞬间黑了下来。

不到两秒钟,房间又忽然一片明亮,亮得刺眼。

“啊~~~”伴随着姬天赐大声叫喊,他额头上射出一道金光直通天际。

这金光只是一闪即逝,但清风道长的视神经却是慢慢暗下来。他似乎看到房间里的桌子震动了一下。

姬天赐拿开的双手又不由得捂了回去,似乎这额头上的符号是他痛苦的根源。

房间又黑了下去,清风道长六神无主,站在原地急的直跺脚,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房间又传来桌脚震动的声音,清风道长转头看去,只见电视机下面的桌子抽屉里有一丝金光冒出。

清风道长愣了一下,忽然像是想起什么,连忙打开抽屉。

那金色光芒更加清晰,柔和而不刺眼。清风道长直接从抽屉底部抽出一物,正是那块曾经包裹着姬天赐的黄布。

光芒确实由这块黄布发出,黄布上的金光也是忽明忽暗,但是却极有规律,像人们睡着时的呼吸,那明暗之间显得黄布越发神圣。

清风道长赶忙展开黄布,忽地一下,红光大盛,那黄布上的文字像是飞出了三寸,悬浮在布匹之上。

文字亮起一片鲜红,但不一会儿又都暗了下去,紧接着最左边的文字又亮起。这情形太过诡异,清风道长看着那排文字心有所动,不由自主的得念了起来,他每念完一个字,那字的光芒便灭了下去,等念完一竖排字,新的一排又亮起。

“大道至虚,虚者心斋也。天地有灵,聚灵于体,道也了然。人有经络,以灵冲之,贯通南北,是以开府……”

清风道长一句句念着,姬天赐的*声也逐渐的弱了下来,他神色慢慢不再痛苦,而是变得专注空灵。

姬天赐缓缓放下双手,额头上的符号似乎稳定了下来,只闪着微光。

他坐起身来,盘膝双腿,双头放于膝上,双目紧闭,面色自然,似乎进入了经书上所说的冥想状态。

清风道长念着文字,又偷偷打量了姬天赐一眼,姬天赐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但他呼吸间似有极其微弱的“光芒”在他体内一进一出。

清风道长心头一震,他不敢确定这光芒是否真的存在,只是一种感觉,似有什么奇妙的东西在姬天赐体内进出。

“难道这就是天地灵气?”清风道长没有多想,而是继续念着经文。

一直念到“天通眼”时,姬天赐额头上才又起了些变化。

那“炎”字符号像是会动一般,流光溢彩,如波浪般上下起伏,看起来无比的轻柔。

待得清风道长念完整片经文,那符号的光芒逐渐弱了下去,连屋外的大雨也逐渐停了下来。而姬天赐还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许久过后,清风道长怕孩子坐久了会有些着凉,便准备为他披上被子。

他此时心头思绪万千,他一直希望姬天赐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成长,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不要想他一样,只会守着这道观。

他不想姬天赐接触这些“玄学”上的东西,只想他能够像寻常孩子一样学习课本知识,成为国家栋梁。

可惜,姬天赐并非寻常孩子……

被子披上的一瞬间,姬天赐睁开了双眼,那额头上的符号也完全消失不见。他的双瞳变得深邃,像是包含着无尽虚空,如宇宙般浩瀚,正直直的盯着屋顶,或者说是盯着屋顶外的夜空。

清风道长一下觉得这孩子很陌生,他的眼神像是来自万古,虚无缥缈,又充满“道”意,并不是一个孩童应该有的眼神。

姬天赐只盯了一小会儿,眼神又恢复了往常的清澈,他面色有些疑惑,转头又对清风道长说道:“爹爹,我想去山顶上看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午夜冥思所写的《三界圣子》为转载作品,三界圣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界圣子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界圣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界圣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界圣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界圣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