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最新章节 >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 连载中
分享绝地求生之复仇…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作者:七探龙盘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简介:开局一把枪,装备全靠抢。
  叶逍遥凭借一手超神的游戏技术,在回归后大杀四方。征战绝地求生职业联赛,挑战全球最顶尖电竞选手的同时,在现实中也上演了一部绝地求生大逃杀的现实版复仇大剧,最终手刃仇家,成功吃鸡。
  人狠枪刚话不多,社会我逍遥哥,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http://www.uukanshu.net
-------------------------------------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最新章节明天正常更新
序章+第一章、叶逍遥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作者:七探龙盘加入书架

  这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

  会议室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铺满整面墙壁的电子显示器。

  显示屏上方显示:天堂会,跨国洗黑钱组织,两年前进入我国电竞行业,意图借助我国风生水起的电竞市场,彻底洗白……

  显示器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会议记录:

  “对这个组织进行正面调查,根本查不到任何证据,这个组织太难对付。”

  “我们已经有七名优秀卧底与组织失去联系。”

  “最主要的,天堂会不是要借助电竞行业洗黑钱,而是要洗白,这是两个概念。”

  “没错,这是一个捞够黑钱,准备要上岸的犯罪组织。”

  “如果真让这个罪行累累的天堂会彻底洗白,岂不是说以后更拿他们没办法了?”

  “电竞行业是新兴产业,如果真被这群黑白颠倒的家伙给霸占,后果不堪想象。”

  “可惜没有证据抓他们,天堂会主要成员表面上都是企业家,知名人士,他们已经在社会上具备很大的影响力。”

  “社会影响力,社会影响力,整天谈这个有意义吗?要我看,就应该直接抓了。”

  “小白同志不要激动,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能滥用私权。”

  “正面调查查不出东西,派卧底也失败,直接打压也不行,我们那么庞大的警力,竟然对一个犯罪集团束手无策?”

  ……

  会议已经结束许久,但老白作为打击天堂会这个超大型犯罪组织的总负责人,却在显示屏前矗立良久。

  这段时间,他的头发又白了不少。

  “老白,还愁着呢?”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老白背后响起,老白没有回头,却说了句:“是啊!怎么老周,有事找我?”

  “这不看你愁着,怕你愁坏了么。”老周爽朗笑道。

  “哦!”老白眼神一亮,转身看看他这个几十年的老战友老哥们,知道他话中有话。

  “其实对付这样一个犯罪集团,我们警方,有时候未必一定要针锋相对。”

  老周知道老白懂他的意思,也不多言,一边走向大屏幕,一边说:“前段时间,我从小女那里了解到,有个年轻人非常有意思。”

  老周随手在大屏幕上一划,敲击几下进入内部网,用手指在屏幕上划出‘叶逍遥’三个字。

  不多时,大屏幕中就跳出一人资料。

  叶逍遥,男,25岁。

  职业:游戏代练。

  事件简述三:帮助知名游戏主播‘小厮’代打游戏做假直播,遭曝光,后被天堂会借机炒作,又被曝光使用外挂玩竞技类游戏,轰动整个网络,网络又称“外挂代打门事件”。

  事件简述四:受外挂代打事件影响,叶逍遥于去年8月底在家中被捕,罪名‘非法经营游戏代练工作室’,判刑一年。

  ……

  “也许,这个人可以帮你破局。”老周指着叶逍遥的资料,神秘笑道。

  “一个游戏代练?”老白问。

  “没错。”

  “还帮人做假直播?”

  “据说急用钱。”

  “还使用外挂玩竞技类游戏?”

  “网上这么说。”

  “网友大骂他是竞技游戏的耻辱?败类?”

  “天堂会炒作的结果。”

  “最后还因非法经营游戏代练工作室被判刑一年,目前关在X市监狱?”

  “应该是有人要害他。”

  “呵,他被天堂会害这么惨,心中岂不是怨念很大?”

  “何止很大,他更想将天堂会连根拔起。对了,说起怨念,我倒是想起来,这个叶逍遥虽然是个游戏代练,但听说他游戏玩的可是比职业选手还厉害,厉害到超乎人的想象,所以才被判定成外挂使用者。

  听说他的另外一个怨念,是要进入电竞圈,将所有职业选手打爆,来证明他的清白。当然,叶逍遥的心理自我调节能力很强,如果你现在去X市监狱看他,估计已经看不出来他的怨念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老白问。

  “哈哈,说起这个,那就更有趣了,他老爹叶文钦,是天堂会的核心成员。叶文钦为了在天堂会上位,亲手策划炒作‘外挂代打门事件’,害的儿子进了监狱,害的老婆为了儿子的事情,奔走操劳过世了。叶文钦在这一年去看过几次叶逍遥,似乎有忏悔之意。我留意到这件事的时候,让监狱那边留了录音。”

  “疾风战队幕后大老板叶文钦?哼,假仁假义。”老白冷哼,不过眉宇间的忧愁却失去了踪迹,“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叶逍遥还真是对付天堂会的最佳人选,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先观察他一段时间吧!”

  “必要时,我们或许还可以给他点帮助,毕竟,天堂会的目标,是要霸占整个电竞行业,这可是未来数千亿级别的市场,国家绝对不会允许这么一群颠倒黑白的家伙将市场霸占。”

  ……

  第一章、叶逍遥

  ……

  八月末,酷暑去,桂香飘十里。

  叶逍遥背着单肩包,安静的站在岁月斑驳的高墙下,仰首回望。

  高墙内,有关于过去,关于痛苦,关于哀愁……

  过去,过去了。

  现在……

  “是时候去收利息了。”

  叶逍遥忽然冷冷一笑,往日里始终颓废着的眼神陡然亮起,释放出一道冰冷。

  有些事情可以过去,但有些事情,还未结束!

  一辆商务车缓缓停在高墙外,一个二十岁出头年轻人拿着手机,匆匆走向叶逍遥。

  “叶少,我们老板说,有事找你谈。”

  年轻人恭敬地递过手机。

  叶逍遥收起目光,回首看向年轻人,微微一笑,接过手机。

  “说吧,什么条件?”

  没有客套,没有铺垫,叶逍遥很直接的问。

  “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碰游戏。”电话里传来一个深沉的中年男人声音。

  “然后呢?”叶逍遥语气平淡,淡的就像天空中的一片云。

  “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去国外生活。”中年男人说。

  “呵,条件很诱人。”叶逍遥语气中带着玩味。

  “我是为你好,我跟你说过很多次,很多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中年男人说。

  “那你的意思,我妈去世的事,我也必须忍气吞声,就那样算了?”叶逍遥冷笑。

  “就是因为你妈走了,所以我今天才会找你谈。”中年男人说。

  “谈什么?我是单亲家庭出身,从我记事那年起,我只知道我妈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妈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叶逍遥怒道。

  “电竞圈水很深,并不是如你所见的那般美好,或者说,很肮脏。”中年男人。

  “脏的是某些人,某些利欲熏心的人,和游戏无关,和圈子无关,再说,我会水,不劳你操心。”叶逍遥冷笑。

  “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的话,我只能说你会再次受到伤害,比这一次更严重,甚至会波及到更多人。这一次你已经把你妈牵扯进来,她为你的事情奔走操劳而去世,你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嘛?”中年男人。

  “呵,你这人还真是会颠倒是非。”叶逍遥气急而笑,“如果不是你们故意设计陷害我,我妈会出事?再说,我错了会认,至少我知道要弥补……你呢?不过说来也是,像你这种为了自己前途,可以抛家弃子二十多年的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你可真厉害啊!二十多年后,突然发现,原来那个被你抛弃的儿子长大了,还有点本事和成绩,还可以再利用一次,然后果断再设计陷害一次,呵呵,你很厉害。”

  “不过我想问,现在我妈走了,你很开心吗?开心了吗?”叶逍遥怒喝道。

  “当然,有些事情已经过去,我个人是无所谓的,不就判刑一年吗?我今天出来了,还可以活蹦乱跳的,没事没关系,我很好。但我妈的事,我不会就那么算了,有些人,必须付出代价。”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听到叶逍遥的话,似乎被气的不轻,说话烦躁起来:“这背后有很多背景深厚的大财团,大势力,你现在就是一个平民百姓,还是一个有前科的人,一无所有,就你这样还想让人家付出代价,不可笑吗?你根本没有赢的机会,我只是不想你再受到伤害,你确定要一条路走到黑?”

  “与天斗,其乐无穷。”

  叶逍遥冷笑道:“路的尽头未必就是黑,如果我一路向西,说不定还可以成佛成圣。叶文钦,你给我听好了,我早晚会把你们那个圈子,连根拔起。”

  叶逍遥挂掉电话,将手机丢给年轻人。

  可他愣愣神,又突然阴着脸,一把抓住年轻人:“喂,小子,身上有钱没?”

  年轻人听到电话结束,以为可以走了,结果被这人一脸凶相的给抓住,顿时一脸懵逼,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有,有,这,叶少,你,你要做什么?”

  “有多少?现金。”

  “就,就一百多。”

  “你特么怎么混的这么磕碜,拿来给我,回去找你们老板报销去。”

  这年头谁出门还带现金啊!小年轻带着委屈瞥了叶逍遥一眼。

  ……

  赶走小年轻,心情有些沉重的叶逍遥,在不远处招来个出租车。

  叶逍遥:“到X市血色网咖多少钱?”

  司机小哥从车内探出头,上下打量一下这个二十五六岁,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家伙:“哥哥,不是兄弟我多嘴,这刚出来的,你应该买身衣服,好好洗个澡,然后找个小妞去去晦气吧!你就这样直奔网吧去,不好……吧!”

  叶逍遥听到司机小哥如此说,立刻明白司机小哥的意思:其实我可以带着你多兜几个圈,一趟下来,恩,今天可以收工了。

  “谢谢,不用,先去血色网咖,多少钱。”

  “给八十就走。”

  ……

  出租车在旷野中飞驰而过,看到一排排树木房屋倒着远去,山水如画,恍惚隔世般,叶逍遥的心情平静许多。

  “兄弟,你玩过《绝地求生》吗?”叶逍遥打破车内的沉闷,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总会有点儿共同话题的,游戏,无疑是最好的交流话题,尤其是,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好的交流对象。

  “吃鸡?那必须玩过啊!”司机小哥嘿嘿笑道,“哥哥,我跟你说,那游戏现在可不是一般的火,还不是一般的好玩,我有几个哥们,现在连出租都不跑了,整天就泡网吧里吃鸡吃鸡。就我,前段时间还迷着呢,这不,不干活也没钱吃饭不是?”

  绝地求生,全名《绝地求生大逃杀PUBG》,这是一款FPS即时射击类、策略生存游戏,电子竞技类游戏,由于每局游戏结束时,最终胜利者的游戏界面,将会弹出“大吉大利,晚上吃鸡”这八个字,又被叫做吃鸡。

  “呵呵!这游戏比去年这时候火的还厉害?”叶逍遥问。

  “去年这时候?”司机小哥意外的发现,眼前这哥们好像对绝地求生这款游戏也挺熟悉的,话匣子立刻打开:

  “你是说绝地求生刚开几个月的时候?嗨,那可真是没法比,去年这时候,只能说这游戏确实很火,可哪儿像现在,大街上朋友见朋友,十个里有九个,第一句话就先问你今天吃鸡没,那意思就好像,你今天连一把鸡都没吃,肯定走霉运似得。”

  “现在的职业战队肯定比以前更多了吧?”叶逍遥又问。

  “当然啊!而且这游戏的职业电子竞技战队,你都不知道有多赚钱。不过,说起这事,得先说另外一件事。”司机小哥倒是挺上道的,瞬时明白,敢情眼前这兄弟是想打听点消息的:“对了哥哥,我看你应该是才进去一年吧,去年这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绝地求生外挂代打门事件?”

  叶逍遥微微愣神:“恩,我知道。”

  外挂代打门事件:《绝地求生》游戏刚开测的时候,凭借极高的游戏品质,吸引了全球无数玩家的关注,有大火的趋势,然后又凭借着极高的娱乐性,吸引了一大批想在这游戏上捞金的游戏主播。

  结果没过多久,头脑灵活的主播们就发现,想在这个游戏上搞直播捞金,得有一定的技术才行,这是竞技游戏,没有技术是玩不转的。

  于是,有个头脑更灵活的主播‘小厮’,突发奇想,找了个传说中非常厉害的游戏代打,就是叶逍遥。

  就这样,小厮在直播的时候,让叶逍遥帮他远程打游戏,而他则装模作样的在直播间跟水友们吹币,他的操作是多么的风,骚,他的游戏意识是多么的好。

  然后凭此,他吸引了很多观众,赚了很多很多钱。

  可是,生活总会是充满各种意外与惊喜,就比如这位大主播小厮,赚了很多钱的他,渐渐变的懒散起来,终于在某日直播的时候,开着视频又无事可做的他,居然当着百万观众的面,神奇的睡着了。

  而当时,他的游戏角色却还在游戏里,不断展示着各种风,骚的操作。

  于是那天晚上,代打事件被曝光,瞬间火遍网络。

  “说起这游戏的职业电子竞技战队,咱得先说说这代打门事件的主角之一,就是那个游戏代打。”司机小哥说。

  “哦,职业电子竞技战队,和一个游戏代打有什么关系?”叶逍遥故意问,多与人交流,才能知道自己在别人心中是什么形象。

  “那怎么没关系,关系可大了去了。哥,我跟你说,你可不要小瞧那个游戏代打,那个代打厉害着呢。就说现在职业电子竞技战队的职业选手,我估计都没有那个代打厉害,这个人可是整个代打门事件的转折点,当初很多绝地求生职业电子竞技战队的崛起,都是靠这个人炒作起来的。”

  说到这,司机小哥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嗨,说起这个人,我刚想起来了,这个人不是最后被判刑一年么,还刚巧就关在X市监狱,就刚才……”

  司机小哥说着说着,又突然打住了,判刑一年,关在X市监狱,自己不就是刚从那边过来么?

  司机小哥有些惊讶的张张嘴,侧头看向自己载的这哥们,他刚才说啥,这游戏比去年这时候还火吗?

  ……

  “哥,你就是我的偶像,我能要你钱么?哥哥你这不是打我脸么?”

  当出租车停在X市血色网咖门前的时候,司机小哥见叶逍遥要付钱,立刻摆手拒绝。

  “好吧!”叶逍遥见司机小哥坚持,也不矫情:“兄弟,给我留个电话吧,以后有机会,叫你吃鸡。”

  “好咧,哥,你稍等!”司机小哥立刻在车内一顿乱翻,找出笔和纸,飞快写个手机号,递给叶逍遥,同时好奇的问:“哥,其实我最想知道,你去年被抓那事,到底是咋回事?”

  对于代打门事件,司机小哥确实有很多令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就比如,大家一开始都去喷那个欺骗观众的吹币主播小厮,结果不知道咋回事,喷着喷着,大家又都去喷那个游戏代打了。

  又比如,后来不知道咋回事,那个游戏代打,居然被拿去和职业的电子竞技选手作比较,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就算最顶尖的职业选手在这个代打面前,他们的游戏技术统计数据,居然也被这个代打完爆。

  再比如,本来被大家捧得很高的游戏代打,风向一转,又突然变成了外挂使用者,啪一下,从神坛摔落,成为无数人唾弃的对象。

  最后,代打门事件,成功炒火了游戏,炒火了许多职业电子竞技战队,甚至随着大家的嚷嚷,连绝地求生全国职业联赛这事都叫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反观代打门事件的两个主角呢?

  大主播当众道歉后,没事了。

  而那个人们口中牛逼的游戏代打,却因为社会影响恶劣,在家中被依法逮捕,罪名,非法经营游戏代练工作室,再次引发社会轰动。网史称为“外挂代打事件下半场”。

  这生活,真是充满了意外与惊喜,更令司机小哥想不到的是,他今天居然见到了代打门事件的主角,还载了他一程。

  整个代打门事件,司机小哥想不明白的地方很多,但唯一能想明白的就是,这幕后应该有个黑手,一直在掌控着整个事件的发展,几度引导舆论,将代打门事件推向全民热议的程度。

  司机小哥:“哥,那事怎么看都和你没关系,再说你的视频我看过,不像用外挂啊,怎么无缘无故就把你抓了?”

  叶逍遥微微怔神,其实自从老妈走后,他那个二十多年没见过的便宜老子出现,莫名其妙变成什么叶少的他,就已经明白,那不单单是一场炒作,其背后根本就隐藏着一个犯罪集团的内部较量,他和他老妈,不过是个牺牲品罢了。

  只是,这种事,他又能跟谁说呢?

  他收起司机小哥递过来的纸条,微微笑道:“兄弟,其实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谢谢你的信任,我还有事要办,我们后会有期!”

  ……

第二章、关你什么事?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作者:七探龙盘加入书架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叶逍遥刚走进血色网咖,就看到树在门旁的公告牌上,龙飞凤舞的书写着八个熟悉又陌生的醒目大字。

  他的神情有些恍惚,这八个字,是一种文化和信仰,可是他有多久没有看到这八个字了?

  叹息摇头,叶逍遥转而又看到一排排四连坐,清一色的绝地求生游戏界面。

  “我看到了,SW方向,树后面。”

  “兄弟们不要急,咱先把厕所这老银币搞了再搞树后面的。”

  “行,那我先丢个手雷进去!”

  “靠——”

  “我去,一个手雷炸死三队友,你特么猪啊!”

  “尼玛币!”

  耳边传来几句网友的交流与咆哮,路过的叶逍遥感到有趣就侧身看去,随即看到一名一脸懵逼的网友,正茫然的看看左右连坐的屏幕。

  “不是……”那网友有些委屈,转动一下游戏角色给兄弟们看:“那手雷不是我丢的啊!你们看,我手雷才拉环,还不到三秒,不到……”

  “嘭!”

  手雷在游戏角色手中爆炸,逼真的火花和黑烟遮盖住了屏幕。

  “呵呵!”

  如此奇葩的团灭方式,让叶逍遥忍俊不禁,感觉到有游戏在身边的日子,才更像是他的生活。

  叶逍遥摇了摇头,走向吧台。

  “上网?”

  吧台的小妹瞟了眼来到吧台没说话的人,看到一件被洗的发白的T桖,立刻判定出这是个兜里没几个钱的家伙。眼神上瞟,又看到张二十五六岁的脸,长得还不错,就是眼神有点儿小空洞,好像长期与世隔绝一般。

  再往上瞟,顿时愣住,靠,你这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不会是自己拿个推子推的吧?这也,太他喵的环保省钱了吧!

  “上网请出示身份证,普通区五块,游戏区八块!”

  叶逍遥看到吧台小妹先打量他,再假装一本正经服务客户的样子,不禁莞尔,现在的小妹妹,还真是……

  “你们这里有绝地求生的比赛?”

  叶逍遥没有和吧台小妹计较,指了指吧台小妹背后的墙壁,墙壁上,赫然是一张绝地求生网咖比赛的宣传大海报。

  “你要打比赛?”吧台小妹有点小惊讶,转头看看海报,又回头再次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兜里没几个钱的家伙,看了几眼,就突然想到:哦,他不会是看到打比赛可以免费上网才问的吧?

  “有比赛干嘛不打?”叶逍遥理所当然的指着海报说:“对了,你们这上面说的,参加比赛可以免费上网,是不是真的啊?”

  “……”

  他喵的,你要不要这么直白啊!

  不过本着顾客是上帝的服务理念,吧台小妹只好继续服务一下:“是的,一小时后有场单人比赛,交二十块钱押金就可以参加,第一名奖励一千块现金,第二三名都奖励百元网费,交了押金就可以去比赛区免费上网直到比赛结束!”

  绝地求生的游戏模式,有单人匹配,双人组队匹配和四人组队匹配模式。

  单人比赛,就是单人匹配模式,以个人为单位参与的比赛。

  绝地求生这游戏每局有100名玩家参与,但每局又只能有一个人或者队伍取得最后胜利,这也就意味着,单人模式除了你自己之外,剩下99个人都是你的敌人,如果你想成功吃鸡,那么,请在一片混乱的战局中,杀掉所有试图要干掉你,或者对你有威胁的人,活到最后。

  “比赛完押金还退么?”叶逍遥飞快抓住关键。

  “开玩笑吧!”吧台小妹有点不耐烦。

  “好吧!”叶逍遥秒懂了。

  这哪里是什么绝地求生的比赛,根本就是传说中的民间赌局嘛!

  由于绝地求生这游戏,每局游戏由100名玩家组成,因此这种赌局,也由一百名参赛的玩家报名,然后每人上交20元参赛费来作为总奖金。而开赌局的一方,则抽出一定的金额,美其名曰,维持比赛运营的义务费用。

  说白了,这就是变相的开赌局赚钱,只不过说法很正规,也很光明正大。

  这是吃鸡游戏衍生的一种双赢赌局,开赌方稳赚不赔,至于参与者,即便输也没啥损失,可要是真吃鸡了,也能赚一笔不是?

  这种民间赌局,具有极大的诱惑力,而作为网咖或者网吧,如果经常举办这种比赛,不但可以从比赛中赚钱,更可以拉动网吧的上座率,从而带来更直观的收入。

  当然,前提是你网咖或者网吧,需要具有一定影响力,有足够的客流量才能玩的转。

  “那比赛前,我突然不想打了,可以退钱吧?”

  叶逍遥出来就来血色网咖,有重要事情要办,并不是来玩的,如此问吧台小妹,不过是想逗她玩儿。

  “……”

  吧台小妹彻底无语,你他喵的还能要点币脸不?

  你说你二十五六岁的人了,差那几个钱啊?

  不过顾客是上帝,该服务还得服务一下:“可以!”

  “恩!不错!给我开一台比赛区的电脑,这是比赛押金。”叶逍遥很干脆的递过身份证和二十块钱。

  “切,这人真是……”

  看到叶逍遥拿着身份证离开,吧台小妹除了鄙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呦,这是谁惹我们家小公主生气啦?”

  吧台再次来了新客人,不过相比起叶逍遥,这位可风光帅气的多,衣服是新的,长的还挺帅,尤其是,那骨子里还透漏着一股有钱人的气势。恩,看上去挺有钱的,不过如今网吧装币犯太多,就不知道是不是驴屎蛋外面光。

  “关你什么事?”吧台小妹翻个白眼,今天真特么倒霉,刚走个让人鄙视的,又来个招人烦的:“上网身份证。”

  “别急啊,是不是那个人惹你生气?”年轻人指了指刚刚离开的叶逍遥。

  ……

第三章、挑衅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作者:七探龙盘加入书架

  这家网咖真心不小,叶逍遥在一楼二楼上千台机器中转了一大圈,又问了人才知道,原来比赛区在三楼。

  等上了三楼,叶逍遥才知道,一楼二楼那看起来挺多的客流量,根本不算啥。

  先不说三楼许多区域都是满满当当的四连坐,就说三楼吧台附近的休息区,就有不下百号人围在一个超大屏幕旁。

  一群人在哪里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惊讶的,兴奋的,愁眉苦脸的,总之各种表情都有。

  叶逍遥说是要参加比赛,其实无非是为了打发一下时间,有正事要做的他倒是不急着上网,就凑过去看看,原来超大屏幕中,播放的正是主机房的一场自定义模式比赛。

  主机房,就是可以用上帝视角观看比赛的房间,需要一定社会影响力,才可以向游戏公司申请,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开的,主机房可以开启自定义游戏模式,但主机房却只能观看自己开启的,自定义模式的比赛。

  现在,屏幕中,有一场用自定义模式开启的四人组队模式比赛正在进行,不过屏幕右上角的17个总存活人数告诉叶逍遥,这场比赛已经进入了决赛时间。

  “完了,小天这把要输。”

  “小天他们两人的位置被山炮哥锁死了,打不能打,跑不能跑。”

  “这把不出意外,山炮哥的队伍吃鸡了。”

  “离安全区近的,就只有山炮哥跟小天的队伍,那边几个队伍还在打,不过离安全区有点儿远,这边山炮哥只要搞定小天两人,再跑进安全区卡个好位置,基本吃鸡了。”

  安全区,是游戏的一种限定设置,由于绝地求生这游戏的比赛地图特别大,游戏公司为了鼓励对抗,提高游戏竞技性,为了避免玩家用消极避战的方式来获取名次,因此,游戏系统给出了一个限定条件——毒圈。

  就是从游戏开始后,游戏地图上会刷新一个大毒圈,然后毒圈还会随机的不断向内缩小,所有玩家,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跑到毒圈内,如果不跑到毒圈内战斗,而始终呆在毒圈外,则会被慢慢毒死。

  毒圈有两层,外围的大篮圈表示,这里是暂时安全区域,在毒圈缩小时,你需要继续往里面小白圈跑,而内里的小白圈则是安全区,在下一次缩圈之前,小白圈内的玩家都是不会被毒的。

  毒圈不断缩小,是为了不断压缩玩家的生存空间,让散落在地图各处的玩家不断集中,战斗,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名玩家或者一个队伍获得胜利。

  《绝地求生大逃杀》这款游戏的游戏名字也由此而来,一边向毒圈内逃跑,一边厮杀,最后的胜利者,基本就是在只有几步路的小圈圈里绝地求生了。

  另外,毒圈系统的出现,也很好的将单场游戏,控制在三十多分的时间,让绝地求生这款游戏,彻底变成一款标准的节奏紧凑、紧张激烈的竞技游戏。

  ……

  随着场上局势的变动,一群人叽叽哇哇的展开了大讨论。

  这是一个野外的决赛圈,按照大家说的,目前剩下的几个队伍里,只剩下一个小天的队伍和山炮的队伍很强,而不幸的是,小天的队伍目前只有两个人存活,还被山炮的4人满编队伍给包围了,局势很不利。

  至于另外几个队伍,大家一致认为,本身实力就不强的他们,还处在劣势下,已经没啥竞争力了。

  “这个小天如果不是彩笔的话,他们还是有很大机会吃鸡的。”叶逍遥稍微看看场上的局势,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过却否定了众人的看法。

  很多人都是一愣,纷纷顺着声音看去:“为什么?”“怎么说?”

  能在这个时候,说出不同意见的,一般都是高手,再不济,也是对游戏有一定理解力的人。这种人,在网吧里还是挺受欢迎的。

  只不过,叶逍遥说的话,确实不怎么招人喜欢,他在说啥?他喵的,我们大伙一致认为很牛币的偶像,你居然说如果不是彩笔的话,你啥意思你?

  “哟,这么说,这个兄弟你还有不同看法?”立刻有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呵呵!”叶逍遥微微一笑,懒得理会这种盛气凌人的家伙。

  “……”

  “你倒是说啊,你有什么看法?”

  “说话说一半,菊花千人干。”

  对于这种说话说一半,还能把人活活憋死的家伙,大伙除了鄙视,也不好说啥,真要计较上,那火气就太大了,只好在心里骂两句,憋着一口气扭过头,继续看比赛。

  就在这时,场上比赛形势再度变化,毒圈开始缩小的时候,有个还剩下二人的队伍,估计忍受不了另外一边的战斗,已经偷偷绕到了山炮队伍的屁股后面。

  山炮那边看到毒圈缩小,刚准备用枪驾住小天他们再缓缓进圈,就看到有人绕他们屁股,二话不说,立刻抬枪就干,可就在这时,他们对小天二人的包围,出现了漏洞。

  小天一直蹲在石头后面,卡着视角观察着山炮这边的动静,看到山炮他们的包围出现漏洞,而且还有人站起来打人,那小天立刻起身就是一枪。

  “嗙!”

  很精准的一枪,98k爆头,山炮队伍立刻有一人倒地,正在打绕屁股两人的山炮,听到枪声立刻调转视角,想先把小天干掉,可小天打了一枪后已经又缩到石头后面去了。

  山炮无奈,只好叫队友去拉倒地的队员。

  绝地求生组队模式下,队友被击倒,不是直接死亡的,而是会进入濒死死亡的爬地状态,如果队友在,是可以把倒地的队友拉起来的。当然,如果团灭的话,就直接死亡了,因为大家都死了,也没人可以拉你。

  还有一种就是,如果你处在濒死死亡的爬地状态,打倒你的人,继续打你,也可以直接杀掉你。不过很明显,小天没这样的机会。

  山炮一边指挥,一边不断的晃动着视角,时不时给绕屁股的两个人几枪,只是可惜,那两个家伙实在有点猥琐和无耻,躲躲闪闪的,就不跟你正面怼,而山炮又不敢放开了打,怕又被一旁躲着的小天偷侧面。

  就这样僵持着一会,被破坏了大好局面的山炮,等倒地的队友被拉起来补满血后,立刻在地图上标个点,跟大家说先进圈再说。

  可谁知道,他们刚要跑,那两个躲躲闪闪的家伙,立马火力全开,‘砰砰砰’的打了起来,一眼看去,完全一副人狠枪刚的大高手模样。

  山炮郁闷,特么的,你们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说好的猥琐呢?

  四人缩了回来,不过这次他们确实生气了,抓住个机会瞬间火力全开,跟那二人干了起来。

  那个小天卡着视角,看到这形势,跟队友打声招呼,二人直接冲向离他们不远的安全区。

  山炮那边看到小天二人要跑过去,想都不想就分出火力打过来,可惜他们刚打几枪就被一棵树给挡住了。

  见到对方成功进安全区躲起来,山炮再一看毒圈近在眼前,不敢大意,留下两个人继续用枪驾住那两个猥琐的家伙,分了两个人先进安全区,二人进安全区,又帮助没进安全区的驾枪。

  轮流驾枪,是游戏中最基础的小战术,实用性很强。

  可惜山炮他们忽视了地图另外一边的情况,地图另外一边因为少了两个人干扰,混乱的战局早已经结束,最后活下来的三人小队,也顺利进圈。

  已经到决赛圈的安全区本来就小,这边一交火,那边三人就听到枪声摸了过来。

  看到打的正欢的两个队伍,那还说啥,抬枪就干,噼里啪啦的,又是枪声又是手雷的声音,绕屁股的两个家伙被干了,山炮这边也死了俩人,对面三人打的好不快活。

  山炮那个窝火啊,想跑跑不了,只能处在劣势下和对面硬怼,可偏偏这个时候,消失好一会儿的小天又出现了。

  小天二人在几方交火的时间,已经绕到山炮原先看好的有利位置,两人此刻出现,明摆着就是来搅局的,一人打左边的队伍,一人打右边的队伍。

  小天很顺利的就把山炮剩下的二人给干掉,可他队伍的兄弟,却被另外一个队伍给打到在地。

  小天一看,对面貌似还一个人活着,正在拉两名倒地的队友,乖乖啊,这能让你拉么?

  他也不去理会倒地的队友,知道他现在去拉队友起来,估计人家三人都站起来了,而且人家还在下一个安全区内的位置。想到这里,小天立刻绕个侧面背坡位置,看到正在拉队友的敌方,抬手又是一枪。

  “嗙!”

  枪法依旧精准,一枪爆头,可是游戏并没有结束,小天一愣,随即发现对方倒地之前,已经成功拉起来一名队友,而对方那名刚被拉起来的队友,此刻正端着枪瞄准了他。

  “哒哒哒哒哒哒……”

  游戏结束。

  “草!”看到这个被逆转的一慕,主机房的围观党们有点儿愣神,而此时三楼比赛区的一角,却传来一阵兴奋的欢呼声:“漂亮!”

  “这时机把握的……真是自信的过头了。”站在人群最后的叶逍遥,不屑的冷笑一声,给小天这位网友,打上一个“残局处理能力太差”的标签。

  “嘿,没看出来,兄弟你还是个高手啊!”

  叶逍遥的身后传来个嗤笑的声音,叶逍遥转头看去,一个二十岁出头、衣着光鲜的小青年正用着一种赞许的眼光看着他,

  没错,赞许,就好像大人夸赞小孩一样,这孩子很不错,很令人意外和高兴。

  “……”叶逍遥看看来人,这家伙说话明显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不过叶逍遥懒得理他,回他一个看傻子一样的表情,转身就要离去。

  “哟,这么吊!”对方看到这个表情,立刻火气上来,怪腔怪调的,说话不怎么好听,带着浓浓的挑衅:“有没有种,我们来玩一局?

  从刚才比赛中回过神来的众人,听到这声音,立刻有许多人转过头来。

  “哇,潇洒啥时候来的啊!”

  “潇洒来了,估计下一场单人赛,小天和山炮难受了。”

  一阵讨论后,大家又看到刚才发表不同言论的叶逍遥,这才想起,这位从来没在网吧见过的兄弟,刚才,预测的很准啊!

  “和我?”叶逍遥虽然一年没碰游戏,但却懂对方的意思。

  绝地求生这游戏没有一对一单开的说法,因为绝地求生每局游戏要一百人,而且还要考虑成长,策略,运气,枪法等多方面的因素,没有说直接比高下的。不过对方的意思,他倒是知道,就是在原来比赛的基础上,二人单独对赌一把,比排名,谁的排名高谁赢。

  当然,也可以游戏开始后,二人直接找个地方单挑。

  “怎么,你不敢?”潇洒说。

  “就你?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玩?”叶逍遥上下打量一眼潇洒,目光中满是不屑。

  “你……”潇洒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特么的,见过说话直白的,就没见过你这么直白的。

  “不过,看在时间还在的份上,我答应你了。单挑,还是比排名?”

  说实在的,叶逍遥的正事还没办,真的不想理会这种小屁孩,可又看到大屏幕上的系统时间,也不免觉得无聊,找个人玩玩,打发一下时间还是可以的。

  再说,他确实有一年没玩游戏了,真有些手痒。

  “直接单挑没意思,绝地求生也不是单挑的游戏。”潇洒刚被气的不轻,见他又同意,不等他反悔立刻开口说道:“比排名吧,一千块,谁先死谁给钱,怎么样?”

  ……

第四章、周小薇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作者:七探龙盘加入书架

  “……”

  “我身上没那么多钱。”

  短暂的沉默后,叶逍遥尴尬的摊摊手。

  讲真,小玩玩他不介意,可你特么的张口就是一千块,这是在跟我较真?

  难道这孩子刚才被我气到了?

  心眼就那么小?

  “切,刚才说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就是,潇洒一说话他就缩卵了。”

  “呵呵,不是吧,一千块值又不是很多,又不是一万,这都不敢玩。”

  “他肯定是不敢玩才故意说的……不行你就微信呗,再不行,就打个电话借呗。”

  叶逍遥的回答,被众人理解成了胆怯,更加肆无忌惮的挖苦,怪腔怪调的,看热闹的人永远不闲事大。

  好吧!

  看到众人反应,叶逍遥只好再次尴尬摊手:“我也没手机!”

  “不是吧,你连手机都没有?”众人惊讶。

  “我借你。”潇洒似乎看穿叶逍遥的意图,冷笑着掏出手机递了过去,哼,刚才你怼我不是很牛逼的样子么?怎么现在缩卵了?

  “哇,这么客气。”叶逍遥见潇洒和众人如此怼他,也不生气,反而微笑着说道:“不过,你不觉得一千块少了点么?”

  “哟!怎么,还想玩大一点儿?”潇洒哥有点意外,更有点小兴奋,他的技术,虽说比不上那些职业圈的家伙,但在这网吧,在大众玩家里,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因此,他根本无惧这种对赌。

  “呵呵!”叶逍遥笑笑没说话,不过肚子里的坏水已经快憋不住了。

  “那你想怎么玩?”潇洒被这个人不冷不热的反应整的有点不耐烦。

  “这样吧,一万块,另外,谁输了谁脱光了从这里走出去,怎么样?”叶逍遥脸上依然笑意盈盈。

  “……我身上也没那么多钱。”潇洒突然感觉眼前这人有点神经病,在网咖里大家因为互相不服气,或者别的原因来气了,赌一把很正常,但加个这个条件,你啥意思?

  赌钱他不怕,虽说绝地求生这个游戏,本来就充满未知,技术再高也有可能落地就死,但就算那样也只是输钱,一万块虽然多,他也不是承受不起。

  可这输了还要脱光从这里走出去,这要万一真输了,那特么的脸可丢大了。

  更何况,他只是想帮吧台小妹修理下这人出出风头,可是现在,这代价貌似有点大啊……

  “怎么,没种?”叶逍遥脸色忽然一冷,话语中带着挑衅,还晃晃手里的手机:“没钱可以借啊,微信里没钱?网银呢?信用卡呢?怎么样,玩不玩?”

  “靠,这人是故意的吧,我估计他是根本就玩不起,才故意这样说的,这样逼人家,好么?”人群中有人不满叶逍遥的嚣张。

  “玩不起就别玩。”叶逍遥冷哼一声,环顾四周,“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服气你来,别鬼鬼祟祟躲后面说话。怎么样,潇洒小弟弟,玩不玩,不玩我就不打电话了。”

  “切,你要真想玩,起码让大家看到你的诚意,你先能借来钱再说吧!”人群中又有人说话。

  这话,似乎给潇洒打了一针镇定剂,让他感觉到眼前这人,貌似就是在故意撑场子唬他。

  “呵,唬我啊!很好,我跟你玩,三哥在不,来来,二维码给我。”

  三哥是负责三楼比赛区的网管,他很快拿过来一个二维码牌。

  潇洒憋着一肚子气,抢过叶逍遥手里的手机,飞快扫码,完事又把手机递给叶逍遥:“押金在三哥这里,我给了,该你了。”

  “很好,就等你上钩呢!”

  叶逍遥接过手机,飞快的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又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潇洒,笑呵呵的,小屁孩,别怪哥哥套路你,是你求我套路你的。

  潇洒顿时愣在当场,尼玛,这话说的,也太直白了吧?

  啥意思?

  难道不是在唬我?

  “喂,谁?”

  电话里传出一个不耐烦的粗犷声音,似乎像个五大三粗的胖子声音。

  “我。”叶逍遥。

  “你是谁?……这特么X市的,我认识么?……尼玛币,你妹的,我认识你么,没点币事,天天打什么骚扰电话,尼玛币的,不知道老子在忙……”

  “死胖子,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为了公证,电话开的是扩音,如此叨叨叨,嘴巴还如此的臭,让叶逍遥忍不住捂脸,有这样的朋友,真特么丢脸啊。

  “咦,这声音听着有点熟悉啊!”电话那边传来胖子的疑惑,好一会,胖子才忽然大吼一声:“我靠,你越狱了?”

  “……”

  这一句,叶逍遥听的煞是无语,不过周围众人,却是一个个露出震惊的表情,再看看,靠,眼前这人,还真像刚从监狱出来的,难道真是越狱的?

  “越狱出来打绝地求生?靠,吊炸天啊!”胖子又吼了一声。

  这一下,周围看叶逍遥的目光,更加诡异了,越狱出来打绝地求生?不跑路?

  这,这,这网瘾得有多大?

  绝地求生就那么好玩吗?

  不过这时,已经有人偷偷拿出手机,尼玛币,叫你猖狂,老子报警抓走你这狗日的越狱犯。

  “别废话,我现在给你发个二维码过去,给我转一万块过来。另外,我在X市的血色网咖,开车来接我。”叶逍遥说。

  “哦,不打绝地求生?你要跑路?”

  “别特么的废话,快点的。”

  ……

  跟胖子一阵无脑纠缠后,钱终于转账过来。

  不过这时,刚要离开吧台的叶逍遥,突然发现他好像被人围住了。

  “干什么?”叶逍遥一愣,眉头一皱。

  “你说干什么?”刚才人群里叫的最欢的一个人再次跳了出来,一个拳头打过去:“今天你马哥,不,你马爸爸让你知道厉害,尼玛币的越狱犯,兄弟们上,抓住这个越狱犯。”

  看到对方拳头打来,叶逍遥一个侧身,直接抓住对方拳头,顺势朝他下盘一挑,直接啪的一声,就把对方撂倒摔在地上。

  说实在的,对付这种天天泡网吧的软脚虾,叶逍遥根本不惧,他在监狱里这一年,别的不说,这打架的功夫倒是练的很厉害。

  当然,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儿,一群犯罪分子整天呆在一起,还能干啥?那不除了聚在一起计划未来大计,就是互相探讨打架套路和招数么?

  别说,这打架的功夫,还真不是白练的,不到片刻功夫,早就经历过多次实战演练的叶逍遥,很轻松干倒三个出头鸟。

  三楼休息区一片混乱,有人想围上去,但想到犯罪分子的可怕,还是个越狱犯,又胆怯了,何况这家伙,好像有点猛,万一再出个刀啥的……

  说白了,看热闹的多,怂包蛋多,装币装正义的多,谁特么傻谁才冲上去。

  就这样僵持着一会,三楼蹬蹬蹬上来几个警察,带头的是个身材高挑的女警,扎着简单的马尾辫,漂亮的鹅蛋脸上,琼鼻樱唇,眉宇间还有股英气,带着一丝清冽,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

  有警察来,众人如释重负,立刻有人让路,这币装的太辛苦了。

  “咦,是你?”叶逍遥和女警异口同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叶逍遥见到女警,立刻收起打架的把式,无奈的耸耸肩:“不关我的事。”

  “怎么回事?”

  女警身边的几个警察看到女警似乎认识这个被围住的家伙,立刻向周围的人了解情况。

  一番解释后,几个警察又看看女警。

  “喂,周大警花,周小薇,我的媳妇,你可不要冤枉我,我今天刚出来。”叶逍遥看看周围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立刻不满的叫道。

  “谁是你媳妇,嘴巴放干净点。”周小薇的俏脸上有丝不自然的反应,随即冷着脸喝道,不过心里却想起,去年抓捕这个家伙,把他按到在地的时候,这家伙说的那句话:

  ——网络上几千万游戏玩家都奈何不了我,而你却只用三秒就把我掀翻在地,你长得真漂亮,我发誓,将来一定娶你。

  就这样,从抓捕这个家伙起,每次审问的时候,这家伙就一直叫她媳妇。

  这事,想起来还真有点尴尬,自从毕业当了警察后,被她亲手抓的犯罪分子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但是敢如此口花花的犯罪分子,说真的,还就只有叶逍遥一个。

  为此,她还特意暗示同事,让这家伙当时在警局里吃了不少苦头。

  只是后来,完全了解案件经过的周小薇,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家伙好像是被人家利用舆论风向故意陷害的,并不是故意犯罪,这才对他的态度有所好转,只不过最后见这家伙的时候,他已经被判刑了。

  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人了,可谁知道,她这才调到X市几天,今天还是第一次出警,居然又遇到这个家伙了,真是……

  经过一番深入了解,发现网咖这事原来是场误会,本来以为有大案子的周小薇,只好带着人怏怏离开。

  不过离开前,刚巧又看到叶逍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甚至还砸吧砸吧嘴似乎在品味着什么,如此不要脸的直白,令周小薇十分窝火:“刚才谁报的警,谁先动的手,回去跟我录个口供。”

  “是他!”叶逍遥很干脆的指着一个一脸懵逼、被摔到在地、半天才爬起来的家伙。

  就这样,那个早先称呼自己是马爸爸的家伙,被拎上了警车。

  熊孩子没了解情况就乱报警,还敢张牙舞爪的自称马爸爸,到警局里一顿打,是妥妥跑不掉的,叶逍遥不用想,都知道这家伙会接下来将面对什么……被美女警花吊起来当人肉沙包?。。。不行不行,太污了,那可是俺媳妇。

  经过这么一闹腾,大家看向叶逍遥的目光又变了,这货虽然是刚放出来的犯罪分子,可人家敢当着众人的面,直呼人家警花是他媳妇,虽然被喝回去了,但这份胆量,咱们刚才那么怼他,真的好么?

  “呵,没想到当今社会,大家都这么热心了。”叶逍遥冷笑着环顾四周,看看那个网管三哥,“让我付了钱再搞我,可以啊,挺有心机。”

  说完,叶逍遥又盯着潇洒说道:“那个谁,别忘记我们的比赛。”

  ……

第五章、比赛开始
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作者:七探龙盘加入书架

  这闹腾半个多小时,刚找台机器坐下的叶逍遥才想到,单人赛一会要开始了,他还不知如何比赛,无奈只好找个网友问:“兄弟,我在楼下交了押金,开了比赛区的机子,一会怎么参加比赛?我第一次来。”

  “你直接上机就可以,一会儿比赛到了,交过押金的电脑会弹窗口提示。另外,如果打完一场还想继续打,可以直接用微信续费,电脑桌面有提示。如果你拿了名次,直接去吧台找就行。”

  “哦,是这样,谢了!”

  开机后,叶逍遥熟练的打开QQ,隐身登陆,打开兄弟的分组,看到有个叫江哥的带着眼镜的斯文男头像亮着,顺手点开就去了条消息:给我个绝地求生号。

  绝地求生这游戏是一次性收费,也就是说,你要先花钱购买这个游戏,才能玩到这个游戏,叶逍遥没有账号,去年他的账号因为影响恶劣被封停。

  关掉QQ窗口,叶逍遥打开网页,浏览起绝地求生这一年内的游戏更新内容。

  总的来说,游戏里出了几把新武器,游戏界面以及个人操作细节上更加细致,其他变化不算大,但游戏更加稳定。

  一边熟悉游戏内容,叶逍遥又一边打开直播,随便点个人气较高的技术主播,观看直播,感受下游戏氛围,同时回想一下,许多熟悉又陌生的操作细节,最新打法玩法。

  这游戏他已经一年没摸过,确实有点生疏了。

  几分钟后,江哥的QQ亮起:你在哪儿?

  叶逍遥:在你网咖。

  江哥:你大爷的,你玩我啊,我特么在监狱门口等你一小时了!

  叶逍遥:……你不是说你中午来网咖,让我直接过来么?

  江哥:好吧,我马上回去,对了,刚才网咖来警察咋回事?你没在我网咖闹事吧?

  叶逍遥:我这么老实的人,怎么会闹事。

  ……

  叶逍遥很快拿到一个名叫jiangyonghao的游戏账号。

  刚登陆上游戏,电脑上就弹出一个窗口,窗口里面有个房间号和密码,下面还有几句简单的提示:单人赛五分钟后开始,现在请大家进入主机房准备比赛。

  叶逍遥随手复制房间号和密码,就进去准备了,接着才简单熟悉下有点儿陌生的游戏界面后,又慢腾腾的调节一会系统设置,最后才带上耳机。

  出生岛,热闹如往昔!

  一年没玩游戏的叶逍遥,再次进入游戏后,稍作感慨,就熟练的跑到出生岛的小山顶,空格加C,一个大跳从窗口跳进山顶房子,捡起一把scar-L。

  绝地求生这个游戏,载入游戏后,大家都是赤手空拳的,所以一切装备都要靠玩家在房子里,楼里,楼顶,或者野外固定地方捡。

  当然,地方是固定的,但每一局刷新都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你这一局在这个地方捡到一把scar-l,也许下一局在这里就只能捡到一把手枪,或者手雷,或者头盔防弹衣等其他,又或者下一局这个地方可能什么都不会刷。

  当然,出生岛的东西,都是固定地点刷新固定物品。

  可出生岛的东西,只是让广大玩家对游戏有个初体验而已,因此,无论你在出生岛捡到什么东西,比赛正式开始后,都不可以带入正式游戏比赛。

  每局游戏,所有物资只会在开局刷新一次,直到游戏结束。

  叶逍遥捡起这把由现实中5.56 NATO SCAR-L(轻型版)的突击步枪为样板设计的scar-l后,再次跳出窗户,跑到山顶,开始乱扫起来。

  他按住鼠标右键打了几枪,qe侧身打几枪,点右键开机喵打几枪,几枪固定靶,几枪移动靶。

  当一串串血花飘起,叶逍遥恍惚了……

  曾几何时,看到血花都完全麻木的叶逍遥,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再次拥有第一次打中人的感觉,那种感觉,十分的刺激和美妙。

  一串血花飘起,代表着有一颗子弹打中了敌人!

  叶逍遥不断模拟各种开枪方式,只是打了一会,他就皱起了眉头。

  叶逍遥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刚才打赌时,他还是用以前的思维思考问题,他看到小天那种精准的枪法时,他很是不以为然,因为那种枪法,以前叶逍遥随便就能打出来,可是他却忘记,他已经很久没碰游戏了。

  “麻痹,刚才只顾着套路他了。”叶逍遥皱着眉头:“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完犊子,装币装大了。”

  叶逍遥确实疏忽了,他想到一年没碰游戏手会生,可没想到一年没碰游戏的后果会这么严重。

  现在他的固定靶打的很准,移动靶,目标角色移动慢,射击频率慢,不需要太高APM(手速放慢)时,打的就不怎么样了,另外一旦APM飚起来,打快速移动靶,那准头就完全找不到方向了。

  如果简单把绝地求生玩家的个人射击水平分为A、B、C、D、E五个水平阶段的话,叶逍遥现阶段的射击水平,也顶多是D级别的水准,部分武器固定靶打的特别好,比刚玩游戏的新手菜鸟好很多,也顶多跟普通网吧玩家一个水准。

  枪法差,这对一款射击类游戏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哪怕你的意识和经验依然在,但是,你看到目标打不死甚至打不到目标,有用吗?

  虽说手部的肌肉记忆不会忘记许多习惯性的操作,但那需要一定的恢复训练,才能达到原来的水准。

  那个叫潇洒的,如果不出意料,应该是跟那个小天差不多水准,B级水准。

  “好好正事不办,跟小屁孩较啥劲。”叶逍遥皱着眉头嘟囔一句:“算了,钱都押上去了,想想看有什么办法能打好点!”

  “嗡——”

  叶逍遥的耳机中同时传来一阵飞机飞行的嗡嗡声。

  飞机起飞,游戏正式开始了。

  玩家手中,出生岛捡到的东西全部消失,所有人都回到赤手空拳状态。

  而接下来,所有玩家都将背着降落伞,赤手空拳地随着飞机的飞行轨道,自由选择降落在大地图的各个角落,利用在地图中捡的多样武器与道具,开始参与战斗。

  每一局,飞机的轨道都是随机的,而这一局,则是典型的从下到上的轨道,飞机飞过机场,飞过长桥,飞过P城,飞到学校上方的时候,叶逍遥果断的按下F跳伞。

  不过叶逍遥却不是直飞玩家密集的学校和拼图房,以及巷战激烈的R城,而是认准方向,直飞三者交叉点,R城旁边的四合院车库房。

  四合院车库房这个地方,一般来说,每局随机刷新出的枪支武器和道具,将一个人全副武装基本没压力,(瞄具除外),但是武装两个人的话,就有点儿吃力,三个人的话,那想都别想。

  单人模式,一般来说选择降落这个点的人,不会超过三个。

  玩家们更愿意选择战斗激烈的学校或者R城,再不济也是教职工楼(拼图房),因为这三个临近车库房的地方,真的不是一般的肥,每个地方的物资养活四五个人,甚至让几个人拥有高倍瞄具,都没什么压力。

  在刚刚飞机飞行的这段时间,叶逍遥已经飞快调整好心态,虽然说这一局他赢的机会不大,但是绝地求生本来就不是一个枪法厉害就可以稳赢的游戏。

  机会不大,不代表不能赢,策略、意识、运气等,都是影响一局游戏胜负的关键,枪法只是其中之一,虽然是单人赛中最最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唯一。

  如果叶逍遥对这局比赛还抱有幻想的话,只能凭借他的游戏理解力和强大的游戏意识,来解读比赛的每个细节。

  首先降落的地方,叶逍遥就选择了人少的车库房,这样可以避免一些无意义的厮杀,这对现阶段枪法生疏的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可以让他有足够的时间,熟悉游戏和思考。

  另外,这个点的车库房,刷新车辆的几率特别高。

  车辆和船只,是绝地求生里的一种载具,适用于玩家远距离高速移动,是玩家跑毒圈,移动作战等方式的居家必备,稍微高端点的,还可以把车辆当做掩体打反击,打伏击,或者当做战略切换点等等。

  有车,代表着可以选择的战斗方式就多了许多。

  最后,叶逍遥选择这里,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来这里的一般都是菜鸟。

  通常来讲,厉害点的、钢枪的玩家,都去学校互怼去了,猥琐点的都去R城或者拼图房了。

  而许多菜鸟本来是要跳那几个地方的,结果忽然发现几个地方人都很多,慌乱之下,只能选择车库房。

  叶逍遥跳伞后,便直线向下,以234公里每小时的最大下降速度,小角度转移,飞快的降落到低空,打开降落伞的同时,叶逍遥已经操作角色飘到了车库房上空,同时转圈一看,果然看到一名玩家在他后面,因为强制角色改变降落方向,晚他五六秒的时间,在车库房上方打开了降落伞。

  同时在车库房围墙外,山坡上房子的上空,也有一名玩家打开了降落伞。

  而此刻,游戏屏幕左下方,不断弹出系统消息:XXX使用XXX杀死了XXX,剩余玩家XXX。

  同时,游戏屏幕的右上方的人数统计,已经由刚才参与比赛的100人飞快的下降到92人,也就是说,叶逍遥还没落地,游戏内先跳伞的一批人,已经死了8人了。

  等到叶逍遥落地的时候,又死了3人。

  叶逍遥的落点很准,同时也很幸运,车库房内刚好有一辆蓝色的小轿车。

  叶逍遥灵机一动,操控着角色以最快的速度跳上车,直接启动车辆。

  而那位在叶逍遥后面下落的家伙,刚刚脱离降落伞没跑两步,就看到一辆蓝色小轿车迎面辗来。

  你驾驶车辆碾死了qiangshen10086,86left,1杀。

  叶逍遥游戏屏幕的正中下方,闪过一条醒目的系统消息。

  “mmp……”比赛区的一角落,有人在愤怒的摔鼠标。

  ……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七探龙盘所写的《绝地求生之复仇者》为转载作品,绝地求生之复仇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绝地求生之复仇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绝地求生之复仇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绝地求生之复仇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绝地求生之复仇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