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不从法则最新章节 >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不从法则 连载中
分享不从法则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

不从法则作者:天蓝羽翊

不从法则简介:一个普通的学生,因一场看似特殊的意外而被恶魔看中,看似巧合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秘密?传说流传成传说,这个世界也许并不是我们所认知的。 http://www.uukanshu.net
-------------------------------------

不从法则最新章节OK 主线前面加了些许剧情
第1章 洪翊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作者:天蓝羽翊加入书架

  “听说了吗,那边昨天好像闹鬼了。”

  “对啊,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精么.”

  一辆在山路的大巴车上,旅客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八卦开玩笑,最后一排左边靠窗有个穿着黑色休闲服的青年,一手撑着头,一手揣在荷包里。清秀的脸庞让人感到有好感,周围的人也情不自禁在聊天时邀请他。

  车上的气氛很活跃,乘客也非常和气,似乎美好的时间就是如此简单。

  忽然,大巴开始剧烈摇晃,许多人都一个踉跄。抖动没有停止,似乎遇到了地震,一些心急的人开始从窗口跳下,还有的大骂着挤着,更有甚者直接推开他人,之前还和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大家不要慌,冷静!冷静!”司机虽然这么说着,自己却也手忙脚乱的减速停车。

  好在不是一场无用功,此刻的车还在轻微摇晃,不过已经在原地不动。旅客一个个赶忙程现在下车,因为之前的一切而沉默不语,或许是因为突发情况,又或者是因为人的善变。

  “快看,那是什么?!”忽然有人惊呼。

  只见天上两个光球在互相交缠,似乎是在争斗,却又无法奈何对方,两者来回的碰撞引发了剧烈的震动。

  青年觉得很震撼的同时,大脑深处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快离开,跑!跑起来!

  青年选择听从这个选择,离开之前大声的喊着快离开,然而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听他的,甚至还有人拿着手机在激动的摄像。

  青年无可奈何,一咬牙,开始快速跑了起来,后面两个光球的打斗似乎愈来愈激烈,震动更加的剧烈了。

  还在原地的人开始发现事情的严重性,纷纷开始惊慌起来,开始想要逃离。

  然而似乎那两个光球发现了这边的人们,猛然开始从远处冲了过来,可以感到周围的空气在被压缩,呼吸越加困难。

  有人开始剧烈的咳嗽,还有人直接倒地不起。

  青年还在跑动,由于早一步离开,受到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却也感到呼吸些许不畅。

  山体开始崩塌,无数巨石滚落,整个山似乎裂开一般,地动山摇。

  “噗通。”

  青年再也站不住,一个没稳住便摔倒在地,巨大的噪音和强光笼罩了整个山脉,再加上呼吸越加困难,青年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听说过莫比乌斯环么?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具有魔术般的性质。普通纸带具有两个面,可以涂上不同的颜色,但正反两面不再是不交集的平行世界,它仅仅只有一个单曲面,让一直蚂蚁在上面走,它可以走完整个曲面而不用跨过边缘。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光明,人们赞颂美好,歌颂光明,明面上永远是“正能量”。有光必然会有影,即使再小也是黑暗的东西,生存在这种环境中的生物可能被阳光下的生命排挤,或者说,迫害。

  黑格尔有一句话,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也许这句话翻译有些问题,不过并不影响其中的道理。

  人类对未知有着无穷的好奇,另一方面却又害怕,畏惧。这就会导致极端的人分成两类,一类是疯子,还有一类是神经病。

  疯子没日没夜的想让自己不断拨开迷雾,丝毫不在意他人的看法,贪婪的前行到那未知的黑暗中。神经病则想着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保全自己,即便这代价是侵害他人。

  而异端之所以成为异端,是因为他们与“普通”有着区别。他们或特立独行的活于世间,或默默无言忍受着轻蔑的微笑。

  繁杂的声音把我吵醒,我从浑浑噩噩中醒来,些许拉扯使我感到一阵疼痛,用力睁开眼,看到的是周围的一片乱石堆,大巴车已经不见了踪影,自己的右手被压在巨石下方,很麻木,没感觉了。

  谁能想到出门旅个游能搞成这样,十八岁就不该出门远行,我现在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

  也许是失血过多,我感到身体很冰冷,奇怪的是我没有过多的恐惧,有着仿佛快裂开的疼痛,却也改变不了我那无所谓的眼神,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

  我叫做洪翊,十八岁,是生活在华夏西南方一座城市里的学生。单看面貌我只能算中等,身材属于偏瘦那类,小时候的我很开朗,是那种见人自来熟的人,当然,还有带有那种小孩子的轻言放弃。随着年龄增长,我的性格一点点的变化,当爷爷去世那年,我开始些许沉默。后来,周围的人也明显改变了对我的态度,轻蔑、嘲讽,即使是看份玄幻小说在有人调笑着说一句看不良刊物后,那周围的眼神竟然仿佛重新认识我般刺人。嘛,其实也不算坏?那些对我丝毫不相关的人我何必去在意?

  至少我认为,我不会再轻易真正的去相信一个人。经过父母闹离婚后,本来以为应该没有什么事能引起我的内心波动了,却又在一次偶然中了解到,我不是洪家的人。

  哈,这个玩笑够好笑的,狗血的电视剧剧情。我在家中越发的低调,可以说故意疏远,自己也搬了出去,为人处世越发的沉默,简直是拒绝与人关系太好。即使有特长也隐藏起来,即使是明白也要装作糊涂,人大部分非生而愚蠢,人是自愚的。可以说,我是一个心里想了很多,嘴上、脸上什么表现也没有的那种人,在这过程中,我变得能忍受,也更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同时也多了一份不甘。

  “哈……”我张了张嘴,露出一个苦笑,“也许就这样吧,人死了什么都结束了。”

  我现在右手被压住,整个人面朝上,看着那布满星光的天空,灵魂就这样像要飞出身体,飞往那黑夜。

  “这个人类,真够傲慢呢。”

  “……”我耳边突兀的传来细语,这就是所谓的死前的幻觉?

  “喂,擅自就这么死掉我会很无奈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是在我脑海中直接出现的,死前都有幻听了,拜托,能不能让我直接睡了?

  “死了很简单,不过就这样结束一生你甘心么?”

  那还能怎么办,我现在这样死定了吧,反正我觉得我不能抢救了。

  “呵,和我做个交易,这点小事算什么。”

  我猛然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惊醒,似是回光返照,我意识到刚才的不是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有东西在和我对话。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Satan……”

  恶魔?这是我认识中的第一反应。

  “喂喂,我是堕天使不是恶魔,世人对我误解真的很深诶。”

  完了,我是那种死了还不得安宁的人?我这辈子没做什么亏心事啊!

  “你大爷的,听人说话啊!”

  “……”我微微一愣,可惜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好一个眼神表示请继续。

  ……

  “咳咳,好吧,冷静一下。我叫Satan,虽然我现在知道突然这样很突然,不过不代表你会被利用到死哦?这你放心,我说的交易很简单,你只需要作为一个种子,参与一个竞争,虽然是一场搏命,不过你现在都快死了,这也赚了对吧?”

  “好啊,我接受。”

  “这么爽快?!小子,你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对方的语气带着意外感。

  “我……真没那时间啊……”我在内心叹息着,可惜身体已经没力气,不然肯定脱口而出。

  此刻的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因我这个特殊的兵卒闯入,整盘棋开始出现了微小的变化。

第2章 改变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作者:天蓝羽翊加入书架

  在山林之间有着这么间竹屋,周围搭着花架,架子下方有着一个小鱼池,周围张满了青苔,时不时你能看见从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乌龟,壁虎,青蛙。一旁栽种着花草,牡丹,栀子花,昙花……四季的植物一样不缺。

  屋内的装饰简陋,我坐在窗边的木椅上,身着休闲装,黑发随着吹来的风缓缓摇晃。

  “过了多久了呢?”

  我的嘴里发出了如此疑问,当阳光照到其脸上,可以看到右边偏下有一道轻微的由上而下的疤痕,虽破坏了那份清秀,却也平添了几分刚毅。

  “对于我这个存在本身的认识,撒旦这家伙说已经重置了,也就是说没有人记得我了。”

  我抬起左手,只见上面有个复杂的印记,一个诡异的画像加上一对黑色羽翼。

  这就是作为种子的证明,不过我这时并没有得到十分强大的特殊能力啥的,现在表面上仍然是一个普通人,当然,只是现在。

  “yo!”一个声音传来。

  我没有丝毫反映,仿佛没听到。

  一个青年沿着小路走了上来,西装革履的样子带有一份独特的气质,标准得衣服架子身材,宽肩,窄腰,长腿,身材匀称结实,一看就是运动好手。五官很俊朗清秀,目似朗星眉分八彩,一脸从容和善的微笑,实在让人很难生出恶感来……

  “喂喂,这无视是很过份的啊……”青年一脸委屈的靠了上来。

  我没好气的看了这家伙一眼,这个家伙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撒旦。

  至于为什么我对待救命恩人这种态度,那是因为当我问他我作为候选人应该怎么做的时候,他回我一句:“这个嘛,你自己发展去啊,我推荐的话就是当种马四处发情,反正你没成功的话,下一代也会选个当候选人了。怎样?很有诱惑力的建议对吧?”

  果然是因为背叛了我心目中魔王的形象么……还牵连下一代,这我可没听过。

  “好了,说正事,看样子你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身体了?”撒旦收起那副被人欺侮了的表情,一脸正经的问我道。

  是的,我现在看上去是个人类,但是内在已经发生了不能逆转的变化,当时我失血过多,这却正好满足一个方式改变自身,类似血族的初拥。

  在我答应他的条件之后,撒旦对我进行了深度催眠,找到了容器,把我的鼻孔和嘴巴封住,彻底的把我封在冰冷的环境里,冰冷带来的麻木,根本感觉不到伤痛。

  听其说,为我更换的是第三代吸血鬼上古者的血液,吸血鬼中力量最强大的一代,他们号称拥有可以和神并肩的能力。

  几个小时内,血会在身体内流窜,新鲜血流窜会产生热量,这是重新点燃生命的条件。这段时间后,新鲜血液的能量会逐渐消失,在这之后,我会全身发热,导致大量出汗,血族的血虽然在逐渐的丧失着活力,但是血液仍然在产生热量。血脉会逐渐在皮肤下隐现。

  这时我已经非常虚弱,根本咬不动东西,喝下多少水,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汗水,当出的汗水开始变的干净透明,我彻底的洗干净了身体,简直就像在水里泡了几天的尸体般惨白。这种皮肤只要获得活力,会白皙水嫩,人见人爱。

  我逐渐清醒和恢复冷静,而后发现自己的眼睛更加明亮,呼吸也更加顺畅。

  当时我虽然没有多少体力,但总有一种需要填饱肚子的感觉。即使是清淡的食物,在口里,味道也是比较重的,那是因为味觉神经异常活跃和清醒的缘故。

  血族的血改变了我的身体内部,让细胞更具有活力,也让我能够更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每一部分。

  之后就是隐居生活了,学习一些知识,比如礼教、注意事项、生活规则等等。皮肤也不再那么惨白,而是更偏向于正常。

  虽然我现在成了这种另类生物,但是还是些许抵触吸血这个行为,没有吸食活物的血液。

  “过了几个月,的确是适应了。”我点了点头,回答了先前撒旦的问题。

  撒旦自己跑到一旁坐下,俊朗的不像话的脸庞带着一份帅气的笑容。

  接下来就是一段沉寂了,时间就这样在两人盯着前方发呆中缓缓流逝,无数的树叶飘落,奏起一首带着丝丝别意的乐章。

  “唉~小子,我要准备走了,你是我培养出的种子,可别输给其他人了。”撒旦没有回头,盯着前方说着。

  我没有多说,因为他的确对我这个候选人很上心,就从他救了我一命来说,我也该完成我的承诺。

  但我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也许是我那份警惕心作怪吧。听说其他的候选人是由另外六个七罪宗推选的,也就是说我是由撒旦认同的还不够,我还需要超过其他的家伙。

  撒旦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接下来那就得看你自己了,因为规则我不能给你太多的帮助,即使是宗教那群家伙参与灭杀你我也没法出手。”

  “你现在需要去血族亲王那,毕竟你现在的身份是个血族呢,各有各的习惯,按照规矩,每个雏子都要去报道,如果碰到血族就按我说的去讲,你可别给我弄砸了......现在嘛,你就开始第二次的生命吧,好好的享受这世间的快乐吧,做你以往做不到,不能做的。还有,你背包里我留了点小礼物哦。”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四周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倒是没注意到,当礼物两个字出口时,撒旦脸上闪过无奈和忌惮。

  我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三分不舍,三分感慨,三分无奈,一分疑问。这人来的突然,去的也像阵风,这段时间的陪伴的确也生出了感情。不过,所谓的参与竞争是什么?更可怕的是居然会牵连我的下一代,当然这些暂时可以放一放,当下,有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好歹告诉我,亲王他老人家在哪啊……”

  就这样,我做好了开始独自在世间旅行的生活的准备……

第3章:回城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作者:天蓝羽翊加入书架

  话是这么说……

  再一次回到兴安城,我感觉简直有种独自离开凡尘生活了好几年的感觉,现如今身上除了一个手机,还有一张银行卡还有个背包以外,就什么也没带了。

  “话说,我哪来的钱去找亲王?”

  我发出了如此的叹息,这时倒是想起了撒旦留给我的礼物,跑到路边一看,里面是个类似纯黑**方的东西,拿起来的时候一段声音传入脑海中。

  “这是个活物哦,对她客气点哦,玩游戏吧?你就理解成所谓的新手引导精灵吧,毕竟以后要经常在一堆嘛!小子,你要知道这种待遇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音落,魔方消失不见,我却能清楚的感到它在我手中开始了抖动,上面有几道光芒闪烁着。

  干得好老哥,稳!我不由的发出如此赞颂。此刻幸运女神......哦不对,幸运的恶魔可是站在我这边的。

  魔方一阵变化,我万分期待的盯着看,带着这究竟会出现什么的疑问,就像是手游抽卡的感觉等待着,接下来一阵光芒闪烁后,这玩意,变成了一只蝴蝶......

  “说的也是呢,怎么可能出现龙什么的嘛。”

  我略带失落的发出感叹,蝴蝶,挺适合我这个新血族的,都带翅膀嘛。

  “莫名的感到了侮辱。”

  一个淡淡的女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只见手里的家伙正在盯着我,令我震惊的是她竟然是个人形的生物,宛如神话里的小精灵,其翅膀的是纯黑色的,上面还有美丽的花纹,这使它在扑动翅翼时却又像是朵朵小花,仿佛是有意来作为一种点缀。

  而人身部分是个少女,除了比较小以外和正常人没啥区别。五官精致,银丝飞舞,带着晶莹的光泽,一张瓜子脸,肤色莹白,黛眉弯弯,一双眸子如黑宝石般带着灵性,穿着是没见过的黑色服饰,倒不如说这衣服简直是破破烂烂的缠在身上。

  “额,是你在说话?”我突然冒出一句。

  “虽然是普通的一句话,不过侮辱的意思更甚了?”

  小家伙飞了起来,坐在我的肩膀上翘起二郎腿,奇怪的是周围的人似乎完全看不到它,因为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肩膀上面有只人形蝴蝶不管怎样都会觉得很怪异吧,然而我却丝毫感受不到周围有异样的眼光。

  “好吧,我先道个歉,请问尊姓大名?”我转过头问着这个小不点。

  “就先叫我昔拉吧。”昔拉一撩头发,看着我说道。

  “昔拉?嘛,算了,我得靠你罩我呢!”我疑惑了小会儿昔拉这个名字,不过并没有在意,也许哪偶然听过罢了。

  “好啊,以后我倒是得跟着你了,不过撒旦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就让我跟着了?”昔拉微微笑了笑。

  “啊?如果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每个人都有隐私嘛,对了,我叫洪翊,叫我小翊就行。”我可不会自大到让一个不知道多少年龄的恶魔乱称呼我。

  “小翊......就这么叫吧。接下来是要去找所谓的亲王对吧?你有计划么?”昔拉轻点了几下头,一边茫然的望着天空似乎寻找着什么,一边向我问道。

  听到这问话,我就两眼飘向了远方:“他没有告诉我准确路径,我估计得混迹在人类社会一段时间了。”

  “也好,你好好学习怎么用你的新身份混迹在这现代的环境中吧。”昔拉缓过神,双眼不再茫然,掩嘴朝我笑着。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啊,我的存在被撒旦重置了,这不就是说我这实名的银行卡成了黑卡么?这钱还真的用得了吗?下一秒不会被警察抓走就谢天谢地了。”我可怜巴巴的看着背包里那唯一的与钱有关的东西。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要不去试试?”

  这位恶魔小姐姐,貌似一点也靠不住啊......嘛,试试也好,指不定以后还得用上呢。

  一个小时后。

  我双手颤抖的从ATM机面前离开,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数目,我仿佛觉得贫穷的灵魂在被狠狠燃烧。

  我肩上的小伙伴貌似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出声道:“喂,有点出息啊,不至于被吓成这样吧?你那东西能用还是不能用啊?”

  “能......能啊?咋不能啊!我咋不知道这卡上多了这么钱?!我一辈子不工作估计都能养活自己了?!”我擦了擦额头,卡上显示的是银行卡上小数点前面13位数,简直仿佛看到了撒旦在朝我挤眉弄眼: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资金问题莫名的解决了,接下来做啥我却更茫然了,说到血族,一般都是联想到西方对吧?这么说我还能去旅游一圈么?想到这里我莫名的还有点小激动。

  “喂,小翊。这个城市,应该也有你的同类呢?”耳边有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

  “嗯?你怎么了?”对方一副不解的样子抬头望着我。

  “没,没啥,具体的你能知道在哪么?”我嘴上说着,心里现在想着的是:旅游计划......就这么夭折了。

  “大概,位于城市东南方?靠近湖边的那成群的建筑里。”听了位置后,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狐疑,咋觉得这位置挺熟悉的?

  我顺着公路走了一大截,一路上吃着小吃,喝着饮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听着熟悉的街边卖东西的音响声,年轻的白领裹着风衣在街边等待公交车,那一位位妆容精致的女性却遮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轿车一辆又一辆呼啸着过去。

  如果没有意外,我可能也会像他们一般成为城市的齿轮,运作着属于我的位置吧?这么思考着,当时也吓了一跳,看样子我已经开始把自己置身在了这个圈子之外。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两边延伸,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东南方是我的目的地,走了一段以后我才发现,这里......不就是大学城么?!

  话说我是考上了兴安大学,不过因为离家出走,家里人也不曾找过我所以没能力支付学费便放弃了。不过现在,估计还真得进去一趟了......走正门是没戏了,又没正规身份进去,那就只好等晚上翻墙啥的了。

  “话说,三更半夜翻墙进去,这真的没问题?”我看着天空,内心仿若浮云般飘忽。

第4章:被夺走的自由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作者:天蓝羽翊加入书架

  俗话说的好,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都知道这句话是古时候土匪打劫的话,鬼知道现在的这个社会,在门卫那也通用。

  付出一点点“心意”后,我正大光明的从正门进了学校。你别说,不愧是兴安城最好的大学,这环境还不错,道路两旁绿化做的很好,广场中心有着一个大大的喷泉展览地,再往前便能看到一个湖泊,宿舍楼以及教学区等都是围绕着其分出的支流修建,湖泊的源头来自后山,这也包括在了学校之内。

  我走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正常的话我也应该是其中一员,可惜我现在连进来都不是正常的方法。

  随便在学校里找了个饮品店,随便点了杯东西坐在窗边等着入夜,毕竟我现在是个血族,夜晚才是我行动的好时机。

  时间一点一点的逝去,太阳洒下了最后的光辉,黑夜悄然来临,入夜的一刹那,不知道为何我感到四周的气氛瞬息改变了,这可能是错觉,不过以防万一我询问了一下昔拉。

  “这不是错觉哦,看来这里的夜晚是异类的盛宴呢。”昔拉没有出现,声音直接传到了我的脑里。

  “意思说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我出了店,走在这所大学的边缘,小心的躲避着监控摄像头,大半夜的在外面游荡毕竟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该说真不愧是成了血族呢,夜晚看东西竟然比白天还清楚,细小的声音传到耳里也如正常的音量。当初跟在竹林里只有两个人,所以没觉得什么,现在的话才明显地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小翊,左边的那栋建筑物。”昔拉悄然从我胸口的口袋里钻出来,身上依然穿着那破破烂烂的黑色服饰。

  “教学楼?不是吧,大半夜跑那做啥。”我一脸疑惑,不过听从着昔拉的指示我迅速的跑了起来,用上全力后,身体仿佛漂浮起来了一般,速度快到超乎我自己的想象,要是正常人看到的话,也许就是一个鬼影子闪过。

  “这还真是不得了啊......”我一边赞叹着一边接近着目标,到了现在的距离我也能感应到了,那楼上有着两个生物,正在往楼顶走去,一个是普通人,另一个和我一样,是个血族。

  “好诶,先加油吧,话说这到楼顶上得5楼吧。”我看着这么高的楼,看了下被锁住的入口,挠了下头,苦笑道:“躲不过的命啊,没翻墙也得爬窗......”

  教学楼的楼顶是个平台,上面大多是太阳能的机械,此刻两个人正对视着,一人眼神中是恐惧,一人则是平平淡淡。

  其中一个青年身穿黑色运动装,腰间撇着把匕首,此刻些许颤抖地出声道:“说吧,韩宇,你究竟是什么?”

  另一名青年看起来很是年轻,仿佛二十不到。人很消瘦,而且脸色也异常的苍白,头发显得略微凌乱,但是眼神却异常的淡定,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带着武器而感到奇怪。

  “看来你体质有些许特殊呢?明明是个普通人类却也能认出异类,这对我们来说很不利呢。”韩宇声音很有磁性,他没有回答问题,平淡地说着另一件事,其一双红色的眼睛在夜晚显得渗人,同时缓步向前走去。

  唰。

  只见对面的青年猛然拔出了匕首,将其对准韩宇,而后快速向前冲去,匕首在月光下泛着银光,不难看出这是把银制物品。

  “银器么?你认为几百几千年过去了,这种东西对血族还有效么?而且,你太慢了。”韩宇一脸的不屑,似嘲笑着对方无知,同时前进一步,而后快速敲打了青年的手臂令其麻痹,夺过匕首的同时一手按住后颈,一手制住双手按到在地。

  “我没想要在这闹出什么大动静,你最好也别来惹我,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警告。”韩宇这么说着,其四周仿佛散发着莫名的东西,真正体会到的人会明白,那是纯粹的杀气。

  警告完毕后,韩宇手上发力,将其弄晕,而后出声到:“看了这么久,就别再藏着了,我的同族。”

  嘛,暴露是肯定的,毕竟连我都能确认他们的位置,这个韩宇肯定比我资格要老,对血族的能力更理解。

  “好吧,我只是路过问点问题,没别的意思。”我坦诚而言,这的确就是我的目的。

  “可以啊,问吧。”韩宇收起那副摄人的架势,带着微笑朝向我。

  “亲王在哪里,我是刚初拥完的人,长亲被屠魔会杀害,他死前让我遵从规定前去。”一方面感叹这人的变脸之快,另一方面则想到怪不得撒旦要教我这些话,早就想到我会找血族询问么。

  “初拥?”韩宇的笑容带起了丝丝莫名的味道。

  “亲王的话现在位置不明,处理这项事的人由下任亲王代理,位置在......”话音没说完,一阵剧烈的抖动从后山传来,事发太突然,导致我没注意最后的位置信息。

  “哦?开始了?”韩宇脸上笑容更盛了,那双红眼看的我莫名的一阵心悸,现在的他看上去完全没有丝毫的敌意,仿佛先前那杀气不存在一般。

  这人,估计很危险啊......我暗自在心中下了评论。

  “昔拉,你听到最后他说的位置了么?”我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脑内询问着。

  可惜我并没有得到回答,要知道一般来说都是秒问秒答的,也就是说,我和昔拉的联系中断了。而现在我所能知道最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有......

  “你,做了什么?”我抬起头,声音冷漠,对视着韩宇的眼睛。

  渐渐的,对方那抹眼中的血红仿佛蔓延到了天空,云层变成了波浪,明月化作了岛屿,我四周不再是那楼顶,而是一副血海孤岛的模样,甚至还能闻到那浓厚的血腥味,听见血浪扑打海岸的声音。

  “新生的血族啊,要知道初拥现在可是非常稀有的,而我,又恰好是个被血族逐出的流浪者。”韩宇一步步的走向我,我此刻明明意识十分清楚,身体却似乎被夺走了支配权,连逃走都做不到。

  独步在血色中,韩宇的一举一动十分之优雅,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一副病态的美感竟然在我内心升起,即使不能动,我也知道此刻我的背后肯定已经湿透了,双腿也在颤抖,此刻连骂人都做不到,该死啊!

  “你肯定感觉到了吧?这里的异类多的要命,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韩宇走到了我的面前,几乎脸贴脸的盯着我的双眼。

  一会儿后,他后撤一步,张开双臂,大笑中说道。

  “这里,可是遗弃者的乐园!而像你这样新的‘族人’,正好是我们所寻的目标,接下来,挣扎的活下去吧,相必将来我们会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

  两眼一黑,我就这么站着晕了过去,脑中最后的画面是—手腕和脚踝被拷上了锁链,在长长的哗啦声中,陷入了黑暗。

第5章:困兽
不从法则全文阅读作者:天蓝羽翊加入书架

  意识开始回转,我费力的睁开双眼,头疼的要命,回想着脑海中最后的一幕,我猛然惊醒地坐了起来。

  晃啷。

  我微微一愣,环顾四周,这里仿佛是一个监狱,几缕光照在墙边,却总被无边的黑暗吞噬。残破的墙上带着血迹,唯一的石床就如那棺材般坐落在偏僻的角落,前方是把我困住的栅栏,以及外面若隐若现般蜡烛的光芒,这充满着压抑的环境,令我阵阵难受。

  四肢被锁链铐住了,留着一定长度,令我能在这牢房的范围内行动,试着扯了扯,即便成为血族的我用尽全力也挣脱不了。

  我放弃了一般坐在地上,昔拉此时也没有回应,现状简直糟糕透顶,还打算悠哉的在世界转悠,谁知道刚出来就碰到了绝望的情况。

  “醒过来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一阵怒火中烧,直接跑到前面铁栏抓着,怒吼道:“韩宇!你给我滚过来!”

  依然带着那恶心的笑容,还有令人感到违合的美感,韩宇站在远处观望着我,那眼神,就仿佛在欣赏一个宠物。

  “生这么大气?那也没事,晚上是你的第一次上场,想活下来就好好的加油吧,毕竟,你也是个血族啊,想必也能让我找点乐子吧?对于被逐出的耻辱,我可没有丝毫忘记啊。”

  韩宇没有给我多余抱怨的空隙,瞬息之间到了我的面前,隔着那铁栏的空隙,单手拎起我的领口,将我整个人提起,那笑容变得残忍,仿佛是对着沙包发泄的人一般,这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完全将我当作了另一个人。

  我没有说话,虽然被勒的难受,却也仅仅是盯着他,那眼神回到了从前,不带感情,空空如也,蔑视着周围,鄙视着自己。

  “没有改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嘛。”

  也许是所谓的第二次生命从寻常变为了不寻常给了我太多幻想,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不是吗?

  韩宇似乎看出了我的变化,这却引起了他兴趣:“哦?不错的感觉啊,看来你还藏着点什么。”

  他猛然放开了我的领口,忽然松掉令我摔在地上,一边单手撑地一边剧烈的咳嗽,当我再一次抬起头,韩宇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艰难的爬到墙边靠着坐下,心中那份不甘越来越浓,即使是成为了异类,依然如同以前那般么,什么嘛,黑暗不是哪里都有么?人类如此,异类也是。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再一次从昏睡中醒过来,四周依然是那昏暗的环境,韩宇已经站在了前方,一挥手,打开了牢门。

  “出来吧。”

  我麻木的站起身,走了出去,而后猛然冲向韩宇,将锁链绷的作响,这使得我的拳头停在了其脸前,这一切似乎并没有超出他的意料,任然是带着那份笑容,走了出去。

  无言的跟着走了一段时间,出口开始变得明亮起来,外面吵杂的声音不断传来,韩宇推了我一下,示意我自己前行。

  “好了各位,下一个出场的可是一个新生血族,还是现在极其稀有的初拥货色,潜力无法估计,缘于其长亲的强弱无法判别,是不是略带神秘感?好好的期待着吧,这可是韩宇先生的‘新刃’,前几任的表现相信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高台上有人在热情的讲解着。

  阻拦我的门被打开了,我拖着锁链走了出去,一瞬的亮光刺得我用手遮了下眼睛,待得视力回转,我看了看周围,看上去我处在一个圆形竞技场的入口,两尊不知名的人形怪物雕像手持长矛立于两侧,四周如同看台般层层向上递进,上面坐满了不少的人,一个光罩隔离了场内与场外。

  披着人形外皮的怪物群么?我在内心定下了这样的标准。

  “哦哦?那就是‘新刃’?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小鬼嘛。”看台上传出一个粗旷的声音,我循声望去,一个大汉环抱着手臂,十分嚣张的姿势坐在台上,此刻大声的笑着喊道。

  “第一场可别就挂了哦,那样的话我可是会亏掉一个‘兵’啊。”又有不知道位置所在的声音传出,尖细的刺耳,仿佛针扎在身上般难受。

  “好了各位,‘新刃’的对手,是黄冲先生的‘尖刀’,这把刀到目前为止的战绩是三胜一平,接下来的节目便请欣赏,刃与刀的对决吧!”

  正对面的入口也被打开了,对方同样是个青年,穿着一件皮甲,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生的很是俊朗,此刻却仿佛被夺走了魂魄般,双眼无神,空洞的要命。

  双方前进了一定距离,我仔细的观察着对方,对方用那空洞的眼睛也在打量我。

  “又是一个么?这种地方,要是被摧毁殆尽就好了。”

  我听见了对方的轻语,其中带着的恨意让我感到心惊,不过我没有选择回话。

  目前的情况看来这里就是所谓的遗弃者捉捕新生异类,并让他们互相厮杀寻乐的场所吧,如今的我正是他们所看的表演人员之一。

  “那么双方就位,本日第三场的比赛,开始了!”

  场地一阵抖动,地面忽然出现了许多兵器,各式各类都有,我震惊的看着周围的同时,对方却随手抽出了一把大刀猛冲过来,慌乱下我从旁拔出一把长剑迎击。

  两相碰撞下,一股子大力从剑上传来,震得我直接向后摩擦了一段距离,手臂此刻发抖的严重。剑身出现了一个裂缝,看来是用不下去了,就在我刚缓气期间,对方看来并不想给我空余时间,一个横劈袭来。

  我在不得已之下只好在地上打滚几圈躲开,狼狈的样子似乎被周围嘲笑起来,我却不敢去理会他们,面临着生死危机,此刻我却丝毫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冷静到我自己都觉得奇怪,鲜血在身体里热得发烫,仿佛被挑衅了的野兽燃起了怒火。

  我的眼睛在我所不知道的情况下染上了红色,却又不是那种纯粹的血红,真正靠近仔细端详,会看出那里面隐藏的金纹,仿佛在宣示着上位者的尊严。

  “哈…….哈…….”喘息中,我拔起了旁边的一把刀刃,看到了对方袭来,当即用刀一个对劈,对方轻易的用大刀与我的刀对碰,横竖与其来回互拼了几个回合,一股股反震力让我的手发麻。

  我猛然收刀,而后用力使出完全斩倒压制住的一刀,从对方头顶,由上段描大圆弧的要领一竖砍斩切下,生死危机之下我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思维更敏捷,动作也更迅速,渐渐的这家伙的动作我觉得越来越慢,莫名的嘴角带上了些许笑容,那是我自己以往完全无法想象到的笑,平静,而又疯狂。

  我的突然发难显然也出乎了对方意料,不过他也不见慌乱,见到无法躲过后将刀身横在手臂一侧,我所砍下的一刀被偏离了目标位置,从其肩上削过,带起一片血花。

  此刻我脚下用力带起整个身体前行,速度如同鬼魅般留下了残影,将到横于肩膀用出突刺,对方却直接掷出了手中大刀拦住了我的去路。

  不得已之下我猛然减速,做出横向闪避,这举动却正中对方下怀,抡起拳头在我脚落地的瞬间,对方冲到我的面前一拳击中我的下腹,剧烈的疼痛感让我的汗水不断下流。

  “抱歉了,我要活下去,连一起来的朋友都被我杀死了,如果不从这里出去并彻底摧毁,完成复仇,那我手下的三条亡魂不会饶过我!所以,你的恨我会背负的。岩殒,这是我的名字,要是真的有下辈子,你想找我复仇,就来吧!”

  岩殒粗大的手臂勒住我的脖子,那股力大的过分,同时也对我说出了这些话。

  也许我并不甘心就这样退场。我现在想着的只有——活下去…….活下去!别人帮我复仇什么的,那是最后的选择!

  血液在身体里窜动,手臂上青筋显露,我右手将刀反手拿住,而后用力向上划去,刀尖从我身体边上划开一道血痕,同时也割伤了岩殒的手臂,对方一刻的松懈我猛然发力后顶,挣脱了束缚。

  此刻我快速回过身体,将刀换于左手,横在了岩殒的脖子上。

  “抱歉......”我大口喘着粗气,这样说道。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天蓝羽翊所写的《不从法则》为转载作品,不从法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不从法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不从法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不从法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不从法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不从法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