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重生方鸿渐最新章节 >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方鸿渐 连载中
分享重生方鸿渐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

重生方鸿渐作者:永不磨损

重生方鸿渐简介:小医生唐宁因为一场意外穿到了《围城》世界方鸿渐的身上!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唐宁居然真的改变了方鸿渐的命运,成为了一代名医。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京华烟云》、《又见炊烟》居然让他成为了在小说、诗歌、流行歌曲方面的大师! http://www.uukanshu.net
-------------------------------------

重生方鸿渐最新章节第105章 哥哥就是你的心
第1章 局部真理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作者:永不磨损加入书架

  七月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而在印度洋的海面上行驶着的法国邮轮拉日隆子爵号的船舱里则更加显得闷热异常,所以很多人都跑到甲板上乘凉和观赏海景。

  在三等舱的甲板上,一名身材清瘦、面容英俊的中国小伙子方鸿渐正一边吸烟一边平静的看着海面,但此刻他的心里却根本没有这么平静,因为在十天之前他还不属于这艘船,甚至还不属于这个身体和这个世界。

  十天之前他还是2017年中国鹤城的一家医院里的小医生,没想到一场意外就让他穿到了《围城》的世界里,并且还是穿到了方鸿渐这么一个“不讨厌可也全无用处”的人身上。(这是作者借书中人物之口对方鸿渐做出的评价。)

  熟悉《围城》的朋友都知道,方鸿渐的确是一个全无用处、不思进取的人物,好不容易在岳父的资助下获得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可是这家伙出国之后却压根没有好好读书,反而是到处闲逛,伦敦、巴黎、柏林都去了个遍,课没听过几节,但岳父资助的两千英镑倒是花的差不多了,最后甚至干脆无耻的买了一个压根就子虚乌有的“美国克莱登大学”的哲学博士文凭,然后便坐船打算回国,结果在途中忽生疾病、一命呜呼,结果被小医生给顶了身份。

  方鸿渐在适应了这个身份和身体之后便不想再继续呆在这个曾经“死过人”的房间里,于是申请调舱,从二等舱调到了三等舱,由于等级的差价,所以他很幸运的被补偿到了一个单间。

  正当方鸿渐在慢慢的思索下船之后自己接下来的道路该如何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一阵口哨声响起,方鸿渐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粉色抹胸、青绿色贴身短裤、白色凉鞋里露出涂红的趾甲的性感女郎一步一摇的从舱室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性感女郎姓鲍,出生于澳门,据说有着四分之一的葡萄牙血统,所以身体肤色有些发暗,不过与此同时她的身材也类似于西方女人那样丰满挺拔,再加上她平时习惯了这种西式的装扮,所以看得船上很多男人是心头起火、暗流口水,甚至还有人在背后给她起外号叫做“真理”,取得是罗马寓言中“真理总是赤裸裸的”之意,但由于鲍小姐并非一丝不挂,于是又被修正为“局部真理”。

  就在方鸿渐胡思乱想的时候,鲍小姐忽然走到了他的身边,叼着一根烟对他说道:“先生,能借个火么?”

  虽然鲍小姐的肤色不太符合时下中国人的审美观点,但对于从2017年穿越过来的方鸿渐来说却觉得非常健康,尤其是现在他刚刚稍微稳定下来的情绪急需一个宣泄的渠道,再加上现在鲍小姐都已经主动上前搭讪了,所以他就更不想放过这次机会了。

  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没问题,愿意效劳。”不过出乎鲍小姐预料的是,方鸿渐并没有拿出火柴或者打火匣,而是伸过头去,把衔着的烟头凑到她抽的烟头上一吸,然后那只烟就点着了。

  即便是鲍小姐这么开放的女人,面对方鸿渐这么赤裸裸的借烟卷来接吻的调情手段,一时之间也是忍不住俏脸绯红,伸出小拳头锤了他一下,娇嗔的说道:“你个坏蛋,欺负人家。”

  方鸿渐则摊摊手假作无辜的说道:“这个我也没办法啊,正好身上的火柴用光了么。”

  嬉闹了几句之后,鲍小姐吐了个烟圈,然后转过头面向大海淡淡的说道:“方先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找你借火么?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未婚夫,所以在你的身边我很有安全感。”

  方鸿渐知道如果一个女人对你说你长得很像她的未婚夫,那么大体上有两种意思,一是说如果她没有订婚的话,那么你就有机会得到她的爱。另一种的意思就是因为她已经有了未婚夫,所以你可以享受她未婚夫的权利却不用履行跟她结婚的义务。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方鸿渐自然知道鲍小姐的意思其实是第二种,听到这么赤裸裸的勾引,方鸿渐决定可以再往前走一步,于是凑前低声说道:“鲍小姐,这里的光线不是太好,不如我们到我的房间里去,那里的光线要好得多,到时候你就可以看清楚我和你的未婚夫到底有多么的相像。”

  鲍小姐自然知道方鸿渐这么说纯粹就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只是这个借口找得也太烂了吧?难道舱室里的光线还能比甲板上更好不成?

  其实这位鲍小姐的童年并不幸福,从小就被父母使唤差遣,所以早早的就确立了人生追求,长大之后跟一个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医生订婚,得以出国留洋,在英国学了两年产科之后,这次打算回去结婚,跟丈夫一起挂牌营业。

  在英国风流惯了的鲍小姐自然受不了船上枯燥的生活,但她既不会法文,又不屑那些三等舱的广东侍者,于是在看到从二等舱下来的方鸿渐之后便动了心思,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方先生居然这么大胆,光天化日的就敢约她到房间里去,好在她知道方鸿渐的房间是单人的,而且她的本意就是想来勾引方鸿渐,打发一下在船上孤单枯燥的时间,所以稍加思索,便答应了下来。

  进了房间之后,方鸿渐随手锁上了房门,然后紧贴着鲍小姐坐了下来,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问道:“鲍小姐,感觉这里的光线怎么样?有没有看得更加清楚啊?”

  “没有。”鲍小姐摇摇头说道。

  方鸿渐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也对,毕竟现在还是有着阻挡你视线的东西存在,所以也难怪你看不清。”说完,就一把脱去身上的衬衫,露出了精赤健壮的上身,然后贴到鲍小姐的身前,邪邪的笑道:“现在有没有看清楚啊?”

  说实话,对于这个身份方鸿渐最为满意的就是这副身体了,长相斯文、身材健壮,这要是在前世的夜店,凭这副身板就能钓到不少孤单少妇......

第2章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作者:永不磨损加入书架

  过了良久,折腾累了的两个人这才回复了点体力,鲍小姐先是给方鸿渐点了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叹道:“哎,你要真是我未婚夫那该多好。”

  方鸿渐明白鲍小姐这么说一半是在感叹,而另一半则是在提醒自己,于是笑着说道:“宝贝,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咱俩这就是露水夫妻,下了这艘船,咱们就谁也不认识谁,即便遇到了,我也绝对不会干扰你的家庭的。”

  虽然听到方鸿渐这么说之后,鲍小姐心里踏实了不少,但与此同时她又升起了一丝歉疚的感觉,于是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放先生,跟我一个舱室的苏文琴苏小姐你还有印象么?”

  对于这位本书三大女主角之一的苏小姐,方鸿渐自然印象很深,不过表面上还是装模作样的说道:“哦,你说的是苏小姐啊,我们是大学同学,怎么会没有印象呢,不过人家是大家闺秀、天之骄女,这几年听说又去法国的里昂去留学了,还考上了博士,眼睛里怎么可能放得下我这种小人物,所以即便看见了也不敢上去自取其辱。”

  鲍小姐则不以为然的反驳道:“这你就是不知道了,其实我们俩在舱室的时候她跟我聊过好几次你的事情,根据我这段时间对她的观察和了解。可能在大学的时候她的确是看不上你,但现在的她可就不是这样想了。这就好比做了一身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柜子里,结果等过了一两年之后发现花色和款式都已经不流行了,于是就有些自怅自悔。

  之前她一心要留学,所以嫌弃那几个追求她的人没有上进心,大不了就是一个大学毕业生而已;可现在她虽然成了女博士,却反而感受到了一种崇高的孤独,没有人敢攀上来,所以当她在船上遇到既是博士家世也还算不错的你,自然就动心了,只是她这种人是打死都不会主动开口的,所以我相信只要你开口,就有很大的可能会成功。”

  听了鲍小姐的话,方鸿渐不由得暗自心道,这种论调好像跟后世的女博士单身论差不多啊,看着他这副沉思的模样,鲍小姐继续劝道:“而且据我所知,这位苏小姐的家世特别的好,只要你把她追到手,就可以借着她的家世青云直上,这么财色兼收的好事儿,你还犹豫什么啊?”(附注1)

  对于之前还在犯愁下船之后的出路的方鸿渐来说,能够有这么一个财色兼收的机会自然是大好事儿,不过他假作担心的问道:“虽然我跟这位苏小姐以前是同学,但我对于她现在的喜好一无所知,这该怎么追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不是还有我呢么。”鲍小姐拍着丰满的胸部保证道,然后又凑过去低声耳语道:“你听我说啊,到时候你只要如此这般,包你能抱得美人归。”

  “哦?原来她喜好这个啊,那太好了,我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了。”听到鲍小姐的指点,方鸿渐是高兴的喜笑颜开。

  第二天一早,正当鲍小姐和苏小姐躺在帆布躺椅上看书晒太阳的时候,方鸿渐假做无意中路过,然后当他看到苏小姐手中摊开的那本英国诗人雪莱的诗集的时候,故作惊讶的上前搭讪道:“咦,苏小姐你也喜欢雪莱的诗?”

  苏小姐有些惊讶的看向了方鸿渐:“我记得方先生您进修的不是哲学么,怎么也对诗歌感兴趣?”

  方鸿渐按照事先的计划点点头答道:“当然有兴趣了,我最喜欢的就是雪莱先生的那句冬天已经来了,那春天还会远么?甚至我还曾经不自量力的自己写过两首。”

  听到方鸿渐这么说,苏小姐就更加感兴趣了,于是连忙问道:“哦?方先生也写过诗?那能让我们欣赏一下么?”

  可是这个时候在一边的鲍小姐却是心急的要死,因为原本她跟方鸿渐嘱咐的是多聊聊这个苏小姐最喜欢的英国诗人雪莱,以此加深两人之间的感情,没想到现在方鸿渐却不自量力的要自己写诗,但你要知道这苏小姐可是行家里手,人家的博士论文就是诗歌有关,你写的东西怎么可能入得了人家的法眼,要是因为这个而弄巧成拙,使得苏小姐对你的印象变差,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但鲍小姐所不知道的是其实苏小姐对于诗歌的要求并不高,在原著中她连曹元朗那种“圆满肥白的孕妇肚子颤巍巍的贴在天上”都能接受,所以只要方鸿渐写得不太差就肯定没有问题,而方鸿渐毕竟是一名穿越者,虽然他不像那些神奇的同行那样能够记住长达几百万字的网络小说,但是一些比较出名的短诗还是能记得住的,而这次他就打算用海子最出名的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来装下逼,想必苏小姐这种小资女人应该最吃这一套。

  于是方鸿渐清了清嗓子之后朗诵道: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PS:原著中虽然只是一笔带过说是曹胖子借助苏小姐家的能量在政府里捞到了一个油水很大的职位,由此可见苏小姐的家世应该很有背景,既然曹胖子都能得到如此职位,那么苏小姐真心喜欢的方鸿渐想必会得到更大的支持。

  PS2:真没想到这本书居然能过审,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难道政策又改了?不管这么多了,趁着能面世,多更一章是一章。

第3章 再说1遍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作者:永不磨损加入书架

  听完方鸿渐的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别说本身就是小资文青女的苏小姐了,就连不是很懂文学的鲍小姐都忍不住被这首诗给感动了,可能是因为她从小就缺少关爱,所以对于这种温暖性的文字格外的敏感,忍不住略有些激动的说道:“方、方先生,虽然我听不太懂这首诗,但、但是这首诗给我的感觉好温暖,听完了我也想有这么一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想来那一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没想到苏小姐却摇摇头说道:“不对、不对,方先生,您的这首诗虽然听起来很温暖,但里面怎么有着一股淡淡的消极避世的味道,请问这首诗您是什么时候写的?”

  听到苏小姐这么说,方鸿渐心里暗暗惊叹,这位苏小姐果然是位高手,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虽然听起来非常的温暖,但事实上这首诗的作者海子却是一个非常悲观厌世的人,他在1979年以15岁的年纪考上了北大法律系,毕业后分到了政法大学,按说前途是极其光明,但他在1989年的三月也就是创作完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两个月之后就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了,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是他的作品中少见的温暖型的文字。

  乍一看这是诗人在自述自己美好的愿望,但实际上最后一句的“我只愿”表达了前面的一切都是诗人在为别人祈祷,而他自己却根本就不愿意去拥抱世俗,所以最后选择了坚守自己的精神世界,远离尘世。

  因此在面对苏小姐的质疑的时候,他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这是我刚刚来到德国的时候写的,那个时候初来异国他乡,非常的不适应,所以难免有些胡思乱想。”

  对于方鸿渐的这个解释,苏小姐还是认可的,于是点点头说道:“恩,现在国家羸弱,所以我们这些在外面的人也难免会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别说是你了,就连我这样的女孩子也照样被人欺负过,不过不管怎样,人生还是美好的,我们都要坚强的去面对他,方先生,你说是么。”

  方鸿渐连忙借坡下驴道:“没错、没错,苏小姐您说的有道理,所以你看我现在不就阳光多了么。”

  看到方鸿渐这么配合,苏小姐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意识到自己不能只是批评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这首诗是有点厌世的味道,但不能否认这是一首极其经典的抒情诗,于是她开口夸赞道:“不过不管怎么说,方先生您的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写得是真好,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希望能有这么一个超脱世外、逍遥无忧的精神家园,尤其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句创造了富有生命力的审美情境,体现了丰富的想象力......”

  还没等苏小姐说完,方鸿渐就实在忍不住的打断道:“苏小姐,您这真是太过奖了,本来就是游戏之作,可是当不得这么高的赞誉。”这个时候方鸿渐有点疑惑,那些穿越小说里的主角是怎么做到抄袭别人的作品而脸不红心不跳的,我这怎么觉得这么臊得慌呢。

  眼见两人越聊越热乎,鲍小姐适时的说道:“哎呀,你们两个大诗人慢慢聊吧,我这个俗人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临走前又冲着方鸿渐挤了挤眼,示意他抓紧机会。

  虽然鲍小姐这话说的很隐晦,但苏小姐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想了想曾经私下里在舱室跟她说过的那些关于方鸿渐的话,两颊不由得升起了红晕。

  苏小姐本身皮肤就很白,只是身材有些瘦削、轮廓的线条有些硬,但现在这么一副娇羞的样子,却显得可爱了很多,这也让原本打算牺牲一下色相的方鸿渐觉得心里的抗拒性低了不少,于是主动开口提议道:“苏小姐,要不咱们去喝杯咖啡吧,然后再聊一聊雪莱,其实我也很喜欢他的作品,比如......”

  到了下午,在上午方鸿渐与苏小姐喝咖啡的同一个座位上依旧坐了一男一女,男的依旧是方鸿渐,不过女人就由苏小姐变成了鲍小姐,只见她捧着一杯咖啡笑吟吟的说道:“没看出来啊方先生,你这手段蛮高的么,不但跟苏小姐共进了午餐,而且弄得她就连睡午觉的时候都是喜滋滋的。”

  “这不都是靠着鲍小姐您指点有方么。”方鸿渐笑着说道。

  “你可别这新人一上床,就把我这个媒人抛过墙啊。”鲍小姐戏谑的说道。

  听到鲍小姐这么说,方鸿渐不由得又来了兴致,于是凑过去低声说道:“可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你这个媒人抱上床。”

  就在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一名侍者笑嘻嘻的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对不起、方先生、鲍小姐,打扰一下。”

  方鸿渐抬头一看,原来是管理自己那一排舱室的广东侍者阿刘,于是皱着眉头问道:“阿刘,你有什么事儿么?”

  阿刘先是左右查看了一下,然后神秘兮兮的伸出手低声说道:“方先生,今早我在打扫您的床铺的时候,不小心捡到了这个。”

  方鸿渐往他的手心处一看,原来是三只女人夹头发的发钗,而一边的鲍小姐看到之后则是俏脸绯红,大眼睛仿佛要撑破眼眶,这个时候方鸿渐不由得暗骂自己糊涂,昨天自己怎么就没仔细的检查一下,眼下平白的遭到这个小人的敲诈,虽然他知道只要随便给点钱就能把这家伙打发走,但他却并不想这么做。

  于是只见他淡淡的说道:“拿的近一点,我看不清。”

  然后就在阿刘将手递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突然伸手在阿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三个发钗全都抓在手里,随后直接从身旁的窗子将三个发钗全都丢进了大海。

  做完了这一切,他才轻轻的拍了拍手对阿刘问道:“你刚才跟我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麻烦你再重说一遍!”

第4章 霸气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作者:永不磨损加入书架

  被方鸿渐这一突然袭击弄得措手不及的阿刘足足愣了将近一分钟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指着方鸿渐恨恨的说道:“你、你、你!”

  还没等他说完,方鸿渐就冷冷的说道:“船上的大副罗伯特先生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你的嘴不严的话,那么再次起航之后这艘船上很可能就没有你的位置了。”说完,又随手扔出一张一百法郎的钞票,居高临下的说道:“喏,这是赏你的,如果下船之前你的嘴够严的话,那么就还有赏,否则。”说到这里,方鸿渐特意顿了顿,然后说道:“否则后果如何你自己明白。”

  方鸿渐这么恩威并施的一套手段使出来,顿时将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也不清楚方鸿渐底细的阿刘给弄得晕头转向,于是连忙拿着钱说道:“您放心、您放心,我的嘴最严了。”说完,就转身退了出去。

  阿刘走了之后,鲍小姐有些惊讶的说道:“哎呀,方先生,原来罗伯特先生是您的好朋友啊。”

  方鸿渐哑然失笑道:“什么好朋友,他都不认识我的,刚才我那么说就是为了吓唬这个小赤佬,要不然就算这次给了他钱,下次他还会找借口来烦我的。”

  “对、你说的没错,这种小人就是不能惯着。”鲍小姐附和的说道,然后眼中异彩连闪:“不过方先生,您刚才扔掉发钗的那一幕,真的好霸气呢。”

  “是么?那想不想见见我更霸气的一面啊?”方鸿渐暧昧的说道。

  鲍小姐有些担忧的说道:“这、这要是再被那个家伙发现那可怎么办啊?”

  方鸿渐不以为意的说道:“你觉得他现在还敢在这件事上瞎说么?再说了,过两天可就要到香港了,到时候咱们俩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可不得趁着这几天加深一下回忆!”说完,就一把将她拽了起来,鲍小姐则半推半就的跟着方鸿渐走回了他的舱室。

  三天之后,当方鸿渐看到鲍小姐在船停靠香港之后,扑到一个半秃顶、戴着大眼镜的黑胖子的怀里的时候,不由得摇头苦笑暗自道,这女人的话果然是半点都不能当真的,自己要是真的这么像她的未婚夫那还不如直接跳海呢。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的苏小姐忽然低声问道:“方先生,我想找一家剃头店洗头发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去啊?”

  因为这几天方鸿渐与苏小姐的接触日深(字面意思、不许想歪......),所以一向内敛的苏小姐这才肯主动邀请,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是羞的涂了淡淡胭脂的双颊都透出一股晕红来,就像纸上浸的油渍,顷刻布到满脸,腼腆的迷人。

  见到她这幅样子,方鸿渐自然答应一口答应下来,随后的几天,两人的关系越发亲密,乃至于下船的时候都差点被苏小姐的哥哥所误会。

  下船作别之后,方鸿渐便跟随弟弟方鹏图回到了县城老家。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亲人之间真挚的关怀,尤其是方母对儿子那份纯粹的母爱,让方鸿渐不由得暗自动容,于是做下了一个决定。

  在晚饭后,方鸿渐来到父亲的书房,恭声问道:“父亲,您对最近的形势有什么看法?”

  方父叹了口气道:“哎,国难如此,没想到我煌煌华夏居然被一个弹丸岛国欺负成这个样子,好在咱们这里远离战火,倒可偷得一个太平。”

  作为穿越者的方鸿渐自然知道在年底之前家乡也不再是太平之地,于是开口劝道:“父亲,您这就是对时局掌握的不准了,据我估计咱们这里早晚也会沦于战火,所以咱们还是要早做准备啊。”

  久居乡下的方父自然不会相信儿子的话,只当他是危言耸听,不过在方鸿渐的反复劝说之下,他还是决定多做一手准备,于是说道:“鸿渐啊,我知道你的一身所学只有在上海这种地方才有用武之地,所以你要去上海发展我绝不会阻拦。

  至于如你所说,全家搬到上海的租界避难,我觉得还为时过早,毕竟咱们方家的基业都在这里,而且到了上海我也生活不惯。不过呢,我觉得像你所说将家里的大部分浮财都存于银行钱庄,以备安全,倒是可以考虑,这样吧,等到后天你做完演讲,我让鸿图陪你一起过去,然后再由他将存折拿回来就是了。”

  本来当得知方父同意将家中钱财存到上海,方鸿渐的心里还踏实了一点,不过当他听到“演讲”二字的时候,不由得一惊,连忙问道:“父亲,您说的演讲是什么意思?”

  “哦,你吕叔叔现在是县里省立中学的校长,前段日子他得知你留洋学成,便请你去他们学校给学生们讲一讲西洋文化,我觉得这种事对你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就顺便替你答应了下来,这件事你可要好好准备,这事关我方家的颜面,万万不能出任何问题。”说到最后,方父的声音渐渐的严肃了起来。

  “这个父亲,我能不能不去?”方鸿渐试探的问道,因为他真心不想去做什么演讲,自己又不擅长这个。

  “不行,这次的演讲你必须得去,否则你就别想着去上海了。”方父毫不妥协的说道。

  见到方父这么坚决,方鸿渐只得无奈的答应了下来,但他根本就不打算按照方父交给他的那几本《问字堂集》、《谈瀛录》等线装书进行准备,该讲点什么其实他心中早有定论,不过在翻看这些前世早已绝版的书籍的时候,他还是发现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脑洞大开的论调,比如西洋进口的阿芙蓉有毒,吸食之后会成瘾,所以非禁不可;但我中华土地平和,所以种出来的阿芙蓉,吸食之后也不会上瘾,故不需要禁止云云。

  PS:本章为修改之后的版本,与最初有一点不同,不过请放心,整体并不影响阅读。

第5章 演讲
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作者:永不磨损加入书架

  虽然方鸿渐前世并不曾有过这种演讲的机会,所以难免有些紧张,但好在他这个人的一大优点就是人越多发挥的越好,所以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在吕校长致辞之后,先是向台下恭敬的一鞠躬,然后便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演讲:“之前有幸接到吕校长的邀请,让我讲一下西洋文化,但是这个题目我觉得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西洋文化不如我中华源远流长,但毕竟也有几千年的历史,而且纷繁驳杂,不是我这么一个初窥门径的人能够讲得清楚的,所以我还是讲一下我比较熟悉的西洋医学。

  在留学之初,我本是想学习一些治国之道,以改变国家目前羸弱之局,但在一番学习之后,我发现我并不是这方面的栋梁之才,所以秉持着文正公(范仲淹)之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古训,于是在修习哲学之余也学习了一下西洋医学。

  不过我发现现在在国内,西医与中医之争甚嚣尘上,有的人是坚信中医、绝不肯进西医之门;有的人是****,认定中医不符合科学原理,宁死也不看中医,这方面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梁任公,宁可被西医误诊而死也坚决不看中医,甚至还留下遗嘱,不可让这件事散播出去,以免影响大家对于西医的信心。(这是真事儿,不信可以查查梁启超死因。)

  但在我看来大可不必如此极端,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他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能够为病人祛除疾病,只不过是各有所长,比如中风面瘫我肯定去找中医针灸治疗,而如果中了枪伤,我肯定找西医给我开刀取子弹,所以没有必要如此固执,中医不行就试试西医,西医不行就试试中医,总之是以看好病为重。”

  事实上当时的中西医之争要远比方鸿渐说的严重的多,早在1913年,时任教育总长的汪大燮就提出要“废除中医和中药”;到了1922年,更是发生过全上海中医集体拒领医师执照、对抗政府对中医的歧视和打压;到了1929年,因为那部臭名昭著的“废止中医案”(全称《废止旧医(中医)以扫除医药卫生之障碍案》),而引发了遍及17个省市、242个团体的请愿、集会游行浪潮,声势之大仅次于“五四”运动。等到1947年形势会变得更加严重,不过那就已经是后话了。

  方鸿渐前世虽然学的是西医,但对于中医并不排斥,因此即便是到了这个年代,他也希望能够借助自己的努力让广大民众对中西医有一个平等、公正的看法。

  事实证明,方鸿渐的这次演讲还是非常成功的,最好的例证就是方围好几家殷实人家都将自家女儿的照片、庚帖送了过来,尤其是里面有一位许家二小姐方母极为满意,方鸿渐眼见如果再这么下去,没准自家的婚事都得定下来,于是连忙急匆匆的离开家乡跑到上海。

  既然已经到了上海,那第一个要拜访的自然就是资助自己出国留学的岳父岳母,然后便是苏小姐,虽然方鸿渐早就知道苏小姐的父亲苏鸿业以前做过几任实缺的官儿,而且也颇有名望,但是到了苏府,他这才切身的感觉到这种官宦人家的气派。

  对于他的到来,苏小姐自然非常的高兴,热情的招呼道:“本来我还想着如果过几天再看不到方先生的话,就要托人到方村去打听你了。”

  不过随即她又笑着说道:“说起来你今天来得也真巧,晚上在我家要举办一个酒会,到时候你也一起过来热闹下吧,顺便还能多认识一些朋友。”说着,就递给他一张请帖。

  其实打从刚才进来的时候,方鸿渐就已经发现苏府内每个人都忙得是脚不沾地,而作为苏府的大小姐,那自然更是闲不着,于是他很识趣的说道:“那好、那我晚上过来,你先忙吧,我就先不打扰了。”

  到了晚上,方鸿渐早早的就赶了过来,不过也正因为太早了,所以苏小姐要在门口迎客,没时间陪他聊天,他只得自己端着一杯酒到处瞎逛,好在没一会儿他就认识了两个很是外向好客的家伙,一个叫陈士屏,是欧美烟草公司的高等职员,大家唤他Z.B.,仿佛德文里“有例为证”的缩写。一个叫丁讷生,外国名字倒不是诗人Tennyson而是海军大将Nelson,也在什么英国轮船公司做事。

  直到酒会开始了一会儿,苏小姐这才抽出时间走过来跟方鸿渐聊了几句,并将他拽到另一个圈子,对一个带着眼睛、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介绍道:“冯叔叔,这就是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作者方鸿渐方先生,方先生、这位就是新闻报副刊《快活林》的冯总编。”

  听到《快活林》的这个名字,方鸿渐不由得肃然起敬,要知道这可是当时上海最有声望的通俗文学阵地,比如大名鼎鼎的《啼笑因缘》就是在《快活林》连载的,于是方鸿渐连忙拱手道:“原来是冯总编啊,真是久仰久仰。”

  其实方鸿渐之所以这么客气是有原因的,因为他的第一桶金就跟这《快活林》有关,现在能在这里认识总编自然是意外之喜,不过冯总编并不知道方鸿渐的心思,只当他是真的很敬仰自己,于是笑着说道:“方先生您的那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也看了,真是少见的佳作,当时我就向文琴打听这是哪位大师的新作,没想到居然是方先生您这样的后起之秀。”

  然后略微思索了一下,又说道:“不知道方先生可否愿意将大作发到我们《快活林》上啊?”其实冯总编这么说有一大半是给苏小姐的面子,否则每天都有无数人想要在他们《快活林》上发表东西,向来只有别人求他,可甚少有他求别人的时候,除非你是像张恨水那样的大师,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让苏府的大小姐这么给他求情,想来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没准以后还会是苏府的女婿,那么就不妨提前凑个趣儿了。当然了,这也是方鸿渐的这首诗写得的确不错,否则冯总编也是决计不会冒着砸自家牌子的风险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永不磨损所写的《重生方鸿渐》为转载作品,重生方鸿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方鸿渐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方鸿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方鸿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方鸿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方鸿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