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源世最新章节 > 大源世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源世 连载中
分享大源世

大源世全文阅读

大源世作者:叶九繁

大源世简介:七年前,一个稚气十足的男孩以及他的家族被迫迁移,一个被鄙弃,一个被打压。
  七年后,一个成熟稳重的少年在风息疆域上初露锋芒,集荣耀于一身,家族声名也渐起……
  娇阳之下,少年胯下三羽发出铮铮嘶鸣,腰间的长笛悠声传出,余音袅袅。
  “偌大的源世啊……呵呵,跌宕起伏啊……”
   http://www.uukanshu.net
-------------------------------------

大源世最新章节第27章 孟家主
楔子(必看)
大源世全文阅读作者:叶九繁加入书架

  “嘁……你好无聊……”,在秀水台上的秀丽绸丝后被灯光照映出姚皎的少女口中缓缓的说出,“我们的差距你应该自己知道,你认为你有资格吗?”说着轻轻抚着垂在自己肩前的淡黑长发,之后拨动着秀发两旁之上盘结着可爱的淡紫蝴蝶结。

  “可我……”,双手捧着从秀水台侧精挑细选的秀兰花的男孩不禁手抖了抖,当他心怀着欢捧着秀兰花从庭院之中走来时,脑海中欣喜的认为那女孩会脸露笑纹,含蓄腼腆的从他手中接过这代表他心意的花,虽然他这个年纪无法太深意的体会到什么是喜欢,但他却认为他对她有着侵入心田的好感就够了。

  男孩满脸惊愕,一时傻傻的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去和一个女孩表明自己的心意,为此做了不少准备,如今却落得这个下场……这使他内心无法接受,男孩不禁又抓紧了即将滑下手的秀兰花,咬住嘴牙看着站在丝绸帘后的女孩有些略显急躁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我们不是很好的吗……就算两家……”

  “我不是说了吗?”那女孩双手捏着丝绸帘,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没有资格,难道你还不知道你自己吗……废物一个……”

  男孩仿佛心头一震,废物?废物?她这么说自己?不过又转念一想,难道自己很有用吗?各个方面都不行,和眼前的女孩相比,自己可谓是毫无闪光之处,只会衬托出她的优秀,就凭这样的自己,也配的上她?每次被人当街说成只会依靠家族的废物时,自己只会略微酸酸鼻子,任由他人在那蔑视,可如今这两字竟从她口中说出,特别是她的铮铮冷语,令他心里无法接受……

  他有些怕了,眼泛着泪光,秀兰花从他不争气的稚嫩双手中脱落,散落在湖中,仿佛和男孩的心思一般,虽落入湖中,却并无向秀水台飘去,而是静静地在水上轻飘。

  男孩努力憋着自己的哽咽,当发现自己已经快要无法压抑时,他真的怕了,如同逃兵般,使劲动着自己的双腿向外跑去,而躲在幕帘之后的女孩看着那落荒而逃的男孩则手不直觉的抓紧,随后吸了口气缓缓地放松。

  “韵儿,那个小子给我赶走了吗?”不知从哪传来的声音淡淡说道,随后只见一道身影渐渐的出现在那女孩身后。

  女孩手无力的从幕帘上垂下,随后轻轻咬住粉红的下唇低声说道:“走……赶走了……我把他赶走了……”

  ......

  “延儿,你去哪了?快来收拾东西要走了。”当男孩狠狠的抹去眼角的泪,眼神中仿佛透着几丝黯淡的微光漫不经心的走着的时候,耳畔传来声有些责备语气的话语,被称叫延儿的男孩呼了口气,微抬起头看着在门口插着腰的少妇,心中想到不知不觉已经跑回家了……

  “竟然会是这样……”男孩又回想起刚刚从女孩口中缓缓说出的两个字,双手不禁握紧,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与她虽只相识短短的一年,但其中她带给他的不仅是欢乐还有成长,最重要的是,她不和那些街上少年一样以看废物的眼光看着他,而且以严肃,又时而静美的笑和他相处,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和那些少年口中说的是个废物。

  男孩哭丧着的脸令在门口的少妇有些惊愕,不禁走到他面前,摸着他的头严声说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和母亲讲,母亲去教训他们。”

  “没,只是有些舍不得。”男孩看着面前护子心切的母亲心头不禁一暖,自己每次被欺负总是母亲护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少妇一听男孩并未受欺负,也是出了口气道:“没事就来收拾收拾吧,要走了。”说完便进屋开始捣鼓着行李。

  男孩转头看着自己走的路,心头却有些遗憾,不知道离开这个地方后,什么时候能够再回来……或许,一辈子也回不来了……

  “母亲……我们一直离开这里不回来了吗?”男孩看着正忙着的少妇咬着牙低声道。

  “嗯,这也要看家族决定,我还做不了主。”那少妇说着时话语中带着些不甘,可最后却并无多言,眼神中仿佛有着几分无奈。

  男孩咧咧嘴,垂着头走入大庭中,映入眼帘的便是急急忙忙的族人在不停的捣鼓东西运上门口的几辆马车,每个族人的脸上仿佛都透出几丝不甘甚至有些几丝后怕的神情。

  男孩知道,家族要离开这里了。

  当男孩深深的吸了口气时,一阵浑厚的话传入他的耳中,“收拾好了就走吧。别浪费时间了。”一个面容显得有些憔悴的中年男子正拍着自己的行囊道,“离目的地还有几天的路程,该走了。”

  男孩在中年男子的搀扶中坐上了马车,在马的一声嘶鸣之中,马载着装满货物的马车踏起前蹄沿着仿佛看不见前方的路的移动,男孩望着熟悉的事物在自己的眼眸中越行越远,心头又是一阵莫名的感触。

  “延儿,大源之世,无安稳度日之说……”在男孩身旁的那个面色憔悴而身形健壮的男子眼神中仿佛透着些希冀地看着他说道,“为父不想把什么都扔到你身上……但是为父只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大源之世,你若不追逐它,则毫无容身之地啊……”说完便移开了视线目眺天际,口中仿佛有着说不尽的忧衷。

  男孩的母亲一听,则并未说什么,虽然自己以前极其维护男孩的意愿,那便是不沾源世事。

  但现在,不一样了。

  男孩一听,咬了咬牙点了点头,唇角旁不经意的被挤出犹如彼岸花般的炙红,但随后又舔了舔咽入喉中,一股腥甜的味觉在口中回荡,轻轻抿嘴道:“父亲,这难吗……”

  那男子被一问则微微一愣,对这个曾经对修源毫无兴趣的儿子会问出这个问题不禁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难……当然难……”说完便长叹一口气,仿佛在宣泄着自己的愁哀。

  男孩沉默了,不禁咬了咬手指。

  一时之间,耳边只能听到不断咯吱的木轮之声和马蹄踏地之音。每个马车上的人仿佛都有着不想说出口的心事。

  “父亲……这马太慢了……”男孩那稚嫩的手轻拉了拉那在旁已许久未出声的男子道。

  本是寂静的男子一听则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仿佛使人心安的神情,随后便提起马鞭,一鞭麾下,而后的几辆马车上的族人一见则也挥舞起手中的长鞭。

  几声鸣啸,踏起漫天尘雾。

第1章 逸才
大源世全文阅读作者:叶九繁加入书架

  “啊!我不是废物!”一声惊厥的话猛然响切这间庭源,顿时,整间庭堂内的人都怀着奇怪的眼神看着说出这话的一名少年。

  少年猛的睁开眼睛,胸口不断喘着粗气,当看到许多人都以诧异的眼光看向自己的时候,那名被盯着的少年有些尴尬的微微站起,俊健身材显得那么耀眼,此时他手稍稍挠了挠那令人感到嫉妒的脸颊赔笑道:“打瞌睡了……大家添麻烦了……”

  面前的讲师正手拿着一块黯黑至极的小石头,而那黯黑的小石头内仿佛有着一股炙热的泉流在内涌动,随后轻轻的放下看着那名少年,而那小石头也瞬间恢复了黯黑之色,石头的冰冷之感又恢复而来:“怎么了,苏延,是最近堂内的事有些繁重?”随后那讲师脸上露出笑颜,“别误会,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毕竟对你的了解,我对你一点也不担心。”

  苏延摸了摸头,也是微微笑了笑,并无做多余的解释,继续落座,轻轻的抚起桌子上和讲师一模一样的小石头,单手靠腮,心头思绪万千,自己又梦到了吗?如果如今的自己站在她面前,她会什么神态……

  “果然待遇就是不一样啊,上次罗寂打瞌睡可是直接被讲师轰回去禁闭六天,扣三千源能啊!”

  “那有什么办法?人家岂是我们可以比的?不仅人长的令人嫉妒,性格也好,也不依仗自己的成绩来贬低别人,这才是最让人感到!!!”

  “入源满分,换源满分,纵源满分……”

  堂内的一些男学员不禁微叹出声,为什么这样的人竟在他们的教源堂里?这不是人比人气死人?若是这个人有点缺点那他们就不必那么感觉自己那么无助,可是这个人来这以后竟然表现出的是无可挑剔的天赋!就连堂主也对他称赞有加,甚至还认为他是“逸才!”被堂主所这么称呼,使得苏延的名气越传越广。

  台上的讲师想必也是能听到下面的窃窃私语,当下微微咬了咬牙,有什么办法?连堂主对苏延都青睐有加,自己总不能叫他也去禁闭六天还扣他源能?万一被堂主发现了,说不定职位要丢,连源能也拿不到。

  “外面的,你们不上课吗?给我走!”台上的讲师感觉十分无奈,眼神略微有些冒火着盯着在外面像看神一般的几个穿着堂服的清一色女孩,讲师的一声怒喝使苏延回过神来,只见苏延望着外面,顿时感觉好几双饥渴的眼睛在直愣愣的望着他,这是苏延不禁咧咧嘴,果然……是太优秀了?

  “啊啊,苏延学长的眼神和我对视了!”

  “别乱说,是和我,苏延学弟!!”

  “打瞌睡都那么好看……”

  一阵慌乱的气氛在外面蔓延开来,使苏延下反应的扶了扶头,侧眼只看见堂内的男学员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当下嘴角也是微微赔笑以示和自己无关。

  “秦可?你怎么也来?”当看到在外面开始起哄着的女孩中有一个正悄悄躲在中间眼泛微光地看着苏延,讲师瞬间按捺不住了,快步径直向那名面色有些发红的女孩走去。

  “你来干什么?被秦导看到你和这些女孩瞎起哄,你还想好好的?”讲师捏起那叫秦可少女的嫩脸道。

  秦可单手想要挡住讲师捏自己脸的手,又轻轻地咬住自己的另一只手,娇嫩的小脸红的像溪边的落日般红嫩:“呃呃……我只是来跟她们看看……”说着眼神又不争气地望着苏延,当巧与苏延的眼神对视,本就娇红的小脸显得更加红嫩,如水莲花般不胜微风般的娇羞。

  “呃,能红成这个样子?”苏延看着那叫秦可的红透天边的娇脸想到,不过定眼一看长的确实不错,身穿着银灰色的堂服,服装上有着一圈如流苏般的耀金,黑色的长发如瀑般落在那娇小的肩上,左胸纹着教源堂的堂徽,而就和男学员不同,女学员的堂服显得更为短小,而裙子也显得十分俏皮,但是穿着黑色丝裤袜,也是彻底的断绝了有些男学员污秽的想法。

  苏延看着讲师不停的在那叫秦可的少女旁正色说道:“你要再不走,我就叫秦导来了!”

  秦可一听,娇红的脸色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瞬间变回了如雪般的白皙:“啊,我走还不行吗……”说完眼神的余光掠向苏延,苏延一看,便对着她轻轻挥了挥手笑了笑,秦可本已恢复来的脸又像是受了刺激般的红嫩起来,随后便低着头快步走开。

  “好了!你们也快回去!别让我给你们的导师打报告!”讲师声音放大,其中有着一丝威胁的语气,而那些女学员也是闷闷不乐,都是齐刷刷的看着苏延,随后又不甘心的离开了。

  讲师也是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看向苏延那有些含着歉意的眼神,心头不禁思绪万千,怎么这个学生在自己的教堂里呢,隔三差五的就有女学员来瞻仰这名逸才的风范,搞得自己都感觉自己不是来教源的而是来赶人的。

  “好了,今天的教源就到这里了,别偷懒,还有一个月就要三堂大比了,别丢了这个堂主的脸。”讲师手掌上轻浮着那块微茫小石头,手掌一握,一整块小石头如同空气般泯灭不见,使人称奇。

  源气空间么……苏延看着讲师那握成拳的手想到,虽说只要修源的人都有源气空间,但这只是已经突破到灵感境才可以有的,因为处于初阶的源轮境和冲化境的源气太过稀弱。

  刚踏入源轮境的修源者的源气可以聚气成轮,原本匀乱的源气可以受修源者的纵气来运转,而只要突破到冲化境,那么源气便会在体内转化为源流,蕴修源者的源脉,因为前两个小境只是为修源者提供基础,此时在前两个小境是绝对不可以乱用源力,因为处于这个初始阶段的修源者内的源气正处于悉体期间,若不顾听劝的情况下使用源力,到不至于神形俱灭,但是其后的修源路上则有很多的桎梏。

  前期两个小境界无法形成源气空间,能形成源气空间的只突破到灵感境,此时的源力会于体内自汇空间,形成体内一方空间,而踏入灵感境才是修源真正的开始,因为体内的源气已经悉体入脉,源气可以随修源者心意而外放涌动,不受约束。

  教堂内的学员虽皆有源气空间,但是其可以容纳的却十分有限,反之若自身源气修为越高,则源气空间变会如同江海天际般宽阔。

  不过以现在苏延的情况来说并不算太糟糕,九岁修源,也就是七年前就开始了家族的修源之旅,而与其他人不尽相同的是,苏延有着五年的养源的历程,这是其他人所不及的,这是苏延的父亲为了苏延在后阶段的源气修炼中更加适应,养源五年之内,都强势着镇压苏延体内的源气升阶,使苏延的源阶一直停留在冲化境,当在养源第五年时,苏延的父亲发现已经无法镇压苏延自然的源气升阶,而后养源五年的历程就这样结束了,养源五年则对以后的阶段对源气的修炼就信手拈来。

  对苏延这个已经养源养了五年的人来说,后续的源阶突破比其他人可谓是容易了不少,而在开始运源的三个月内轻而易举而又理所当然的从初阶段的冲化境突破到灵感境,和一般的灵感境的人相比,苏延的源力因在体脉压抑五年,所以和他人的源力的涌动相差甚大,修炼起源诀的速度也比他人快上几分。

  苏延的天赋就连苏延的父亲仿佛都看到了希望,为了让苏延接受更正规且严厉的修源路,在苏延年满十四便让苏延报名了腾源堂,因其年纪还小便已经突破到灵感境,这让当时在场招收学员的堂务感到称奇,当堂主之前不久也惊叹苏延的天赋之时的后几月,苏延又令人感到震惊的突破到了量源之境初阶,一旦进入量源之境则是说明了已经彻底的度过了“源气新人”的阶段,因为量源境可以源气化形,身体表体也会因此出现一层极其薄的源气甲,虽然肉眼无法察觉,但是只要将手轻轻扶在表肤,手中就会有丝丝犹如泉流般流动感。

  虽然腾源堂也不乏苏延一类仿佛是修源孽畜的人,但也是极少。而在这个教源堂之中,若以阶段来说,苏延是堂内十个源庭内唯一一个突破到量源之境的学员,剩下的不是在冲化境就是在灵感境,这也使得苏延在其他教源班火了把,苏延心内有时也会有着几丝炽热,这些年来的艰辛只有他自己明白,当年的几件事犹如挥不去扶梦魇般不断徘徊在自己的脑海。

  而最多的,则是不甘。

  望着天空中缕缕升起的淡色源流,耳中不断袅袅的那悠扬断空的铃音,苏延眼瞳仿佛略过一丝微芒。

  恍如隔世。

  七年,那地又是何景。

第2章 新生活
大源世全文阅读作者:叶九繁加入书架

  风息疆,位于入苍界的东南之地,入苍东南之地与荒海极近,所以整个风息疆的气候总是令人温和心怡,不少人厌倦极北之地的大漠,专门特意来这里安度,与其他疆域相比,风息疆不出顶尖势力,虽说如此,但是却没有任何疆域小看风息疆,因为一点就足以傲视其他疆域。

  那便是在风息疆中的三大堂。许多人一听三大堂下意识就以为是一个势力,可却不是,三大堂是风息疆内的三个不同的教源堂,而教源堂便是人才的腾涌之处,这些人才一从教源堂学成便会被堂主执行强制离堂,想要留下任教的可能性都没有,堂内的教师资源据说是从东南之地的各个疆域选拨出的人才,各有各的造诣,以若此之说,三大堂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可是三大堂声张自身只是学堂,并无势力之说,虽虎口如是,但却没人因此而小觑,甚至其他疆域的霸权势力,有时专门来三大堂送礼献媚,不求什么,只求人才。

  而三大堂分为:腾源堂,翎羽堂,万蚀堂。三大堂每年都要举行一次内堂比试,三堂比试,以及疆内比试,第一种是用来考量新生,第二种用来考量三大堂之间的学员比试,而第三种则是三大堂的应届结业生在风息疆长达三个月的试炼,最重要与前两者不同的是学员在疆内不受三堂庇护,不管是出现身处绝境,还是意外陨落,三大堂概不负责。

  ……

  四月的阳光总是显得那么柔和,光芒倾洒在因大榕树的遮掩而切割开来的柔光斑斑的空地之上,若此时躺在大榕树下静思,该是多么好的事情?

  此时在大榕树下的一道略显清瘦的身影正屏息凝神的看着双手上微微跳动着的蓝色源光,俊俏的脸颊上划过几滴汗水,悄无声息地浸入衣领,虽说今天的气候令人心怡温和,可这名少年的衣衫之上以渐渐的有汗水侵蚀的痕迹,而此时,手掌中猛然悦动着一股炙热之气,见状而那名少年的脸上终于挤出了几分笑颜,寻思良久道:“可以了吗?”随后那锐利的眼眸目视前方,手肘一转,体内源气巡着源脉一路通畅的汇聚于手掌随之包裹而进,本来如同静流般的源力瞬间如同火焰般炽热,苏延手肘一转,火红的源力与手掌之上绕了个小圈,随后一掌对着前方的空气轰出,一道无形的源气掌如一张网般向前扑去随后眼中目视前方是轻描淡写的任意轰出,但其中却感觉力道十足,一道无形的源气如一张网般向前扑去,耳旁甚至能听到切割风的嘶鸣之音。

  “轰!”一震短促的声音撕裂着周围,苏延也是抖抖手舒了口气,一想到自己修炼这个已经有快四个时辰,如果还未成功不免就对不起自己了。

  少年任由身体后仰,落入身后的草地上,伸了伸懒腰:“真累啊……怎么这么快就要三堂比试了!”内堂的比试自己已经取得头筹,当以为可以好好休息的时候,竟被讲师告知三大堂比试的名额堂主自作主张给报名了!而当自己想要向堂主强烈拒绝时,却被告知名单已经上报。

  “赶人上架啊……”少年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低声说道,“不过还是比较期待的...”能和他堂的各种高手对峙,也是个不错的体验,在堂内的比试的学员水准如果真心话来说那真的是略低,毕竟想和养源已经长达五年的人来比,差别就显而易见了。

  “怎么样了,我给你的源卷练的如何?”正当苏延打算起身继续揣摩时,一个身形魁梧,但面色却有些消瘦的男子不知从哪出现,一见苏延就问道。

  苏延一看来人,立马端正身体,收回之前的慵懒之态正襟危坐地说道:“父亲,已经可以了,这裂风决只差多多深入了解了。”此人正是苏延的父亲,苏桓,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自己从修源开始便不敢露出懒惰之色。

  苏桓一听,邹了邹眉,消瘦的脸上挤出几丝岁纹:“嗯,苏延,这源决的伤害对你这个境界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强了,你是应该好好了解,不过你真的不需要源器吗,在源世源器是修源者伸缩的臂膀,有着如虎添翼之能,你不再想想?”

  听着父亲的苦口婆心,苏延则摸了摸头笑道:“父亲,我也想啊,可是我没有适合自己的源器,您不是说过本命源器要慎选吗?”

  苏桓一听,则微微沉默,因为说的并没有错,本命源器一定要慎选,一旦确认本命源器,那么就要和本命源器结本命血链,到那时修源者便会和本命源器有着极高的契合度即便是新手感使用本命源器初也是手到擒来。

  “那你把刚刚练的给我看看。”苏桓其实也不强求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先认本命源器,如果做错了还是害了自己的孩子。

  “呼。”苏父话音刚落,苏延就长吁了口气,果然还是父亲,这七年来只要自己修炼,父亲就像启蒙师一样严肃辅导自己,二话不说,只突主题,在苏延心中,父亲的实力是自己不可以参透的,也是难以触及的,当然,现在的他是这么想的。

  苏延又一次屏息凝神的开始运源,当全身开始散发出微弱淡蓝的光芒时,苏延渐渐的进入佳境,体内源气不断的从各处汇集到苏延的右掌之上,踊跃跳动着的光源如又一次火焰重现般出现在了苏延的掌上,随后便是与上回如出一辙,一声短促撕裂如要撕裂耳膜的急促声响切云霄。

  苏延一看也是咧咧嘴,看着父亲说道:“咯,就是这样。”

  “不愧是我的延儿啊,比你父亲我优秀多了。”苏父脸上也是挤出了笑容,“不过别太过自负。”

  苏延摸了摸头笑道:“父亲,放心吧,我会勤加修炼的。”

  “嗯,你继续吧,我去看看你母亲。”苏延看着苏父逐渐离去的身影,心中也是感慨万千,离开了那地后,父亲和母亲都仿佛变了个样,特别是母亲仿佛变成了不爱说话的内向人。

  虽说当年自己非常小,但是印象深刻的事情还是记得十分清楚的,当年他们一家在长晓镇也有一定的地位,从小时候经常有人叫他少爷和在大街上被人侮辱叫做只会依靠家族的废物中可以发现。

  当那时整个家搬离那里的时候,苏延知道自己的家族已经从父亲苏幻的手中中落了,而父亲的性格也从那时起对自己大变了个样,以前是各个方面供着自己,从那以后,就直接绷紧脸拉着苏延开始了修源,而苏延也并没有拒绝甚至反抗,虽然这期间异常艰辛,可是苏延却一直咬着牙坚持下来,因为他明白,这次修源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契机,而且这七年来不间断的修源路上也使苏延成长了许多,当年懦弱的性格已经在修源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父亲的压力也不会比我小吧……”苏延想到,一个家族的担子落在了他的肩上,压力又怎么会小,当初离开那地后便辗转来了风息疆一个叫南之的小镇,因苏桓本身的努力也在南之小有名气,但是和之前的地方比还是相差甚远。

  “继续吧,距离比试还有一个月,能提升多少就多吧。”苏延拍了拍衣襟,“那时的高手也不会少吧,我可不想再被人说成废物了。”

  “你好无聊……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差距吗……”

  废物……废物……废物……

  一阵阵如风被无情撕裂的刺耳声划破天际。

第3章 腾源堂
大源世全文阅读作者:叶九繁加入书架

  腾源堂,作为风息疆三大堂之一,名气与其他两大堂相当,而每年三大堂都会在东南之地招收学员,因为三大堂作为风息疆的蕴人之地且名气相当,招收的人员也不会相差巨大,因彼此从三堂初始便开始明争暗斗,都希望自己是风息疆域唯一蕴人大堂,故三堂就不断的进行大比来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可效果却捉襟见肘,便因在三堂比试时,每一年都更易胜主,第一大堂的位子还未坐热乎便被无情的驱赶下坐,即便如此各堂都希望自己可以在三堂中有着更加的名气,从而龙凤归己,可就算这样,三堂之间也并未悬殊甚远。

  腾源堂依旧如常,堂口一块巨大犹如要撑天的巨石屹立,上面有着一个大大的“源”字,当仔细去观察这字时,就会发现那个源字的表面竟会微微浮现波动,令人称奇,而据说这“源”字是腾源堂第一任堂主在建堂之初以自己的源气刻流而成的,就算隔了无数岁月的磨练,上面却依旧有着微微波动,苍穹之劲扑面而来。

  此时,一个穿着银灰色堂服的少年正手摸着面前的巨石,眼神中透发着几分炽热,心头思绪道:“能承受第一任堂主的源气,这块石头也不简单啊。”如果是一般的石头,应该早就被轰成灰了,毕竟能成为第一任堂主,源阶又怎么会低?

  “苏延,你在这里呀,走吧,今天翁讲师实训呢,别迟到了,小心被那个恶鬼知道了关黑屋!”一个面色红润,拖着十分滑稽的步伐笑着对苏延跑来,那肥胖的身材却有着反差的呆萌少年拍了拍苏延的肩膀道。

  在巨石前观摩的苏延扭头看了看那人,随后笑道:“倪修道,别老把李讲师说的那么坏……其实他也是为我们好。”

  被苏延叫做倪修道的人则撇了撇嘴:“那是当然,‘源界逸才’嘛,量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修道,你又嘲讽我了。”苏延不禁苦笑道,倪修道,自己刚来腾源堂时,就是这个人第一个来找自己搭话,是个非常有趣和什么都敢说的人,总的来说,苏延对他印象并不差,所以每次来嘲讽自己的时候,自己并不会感到生气。

  “好好,不开玩笑了,该走了,我们的‘逸才’。”倪修放下了再苏延肩上的手笑道,“来来,比比谁先到,哦,对了不可以用源力!”说完便转头就跑。

  看着跑的及其怪异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修道,苏延也是笑笑,或许,这样的生活并不差。

  ……

  “诶诶,那是苏延?!”

  “啊,他来了,喂,别碰我头发啊,我修剪了很久的!”

  “怎么办,他往我这边走了,完了,心一直跳个不停啊。”

  苏延一脸淡定的走过这些心心念念的人,任由那些如同陷入花泽的女学员碎碎念,一路径直走进东大庭。

  东大庭,是新生区的两大庭之一,并不是一个单单的源庭,而是由十个宽阔的源庭组成,每一个源庭的周围都覆盖着仿佛极为微弱的淡蓝源气罩,讲师授课的地点以及示范源技等等都可以在源庭内进行。

  “嘿!你看,没源力就比不过我了吧?”看着苏延正慢吞吞的从外面走来的倪修道也是不禁得意的笑道,“‘源界逸才’竟然败在我的手中了!”

  苏延看着修道那一脸得意的神情,也是尴尬的笑了笑:“怎么了,翁讲师还没来吗?”

  “哦,翁讲啊,刚刚有人过来说突然有些事,会迟一点,那个……苏延,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事吗?”倪修道还未回答,在旁的一个女学员就脸色红透着的回答了苏延的问题,说完便手捏着银灰裙边,期待苏延能说什么。

  苏延则是看着那女学员微微笑道点了点头:“嗯,谢了,没事了。”

  那女学员仿佛失败了什么,咬了咬下唇嗯的一声便快步走开了,随后没入在旁的嬉闹的女学员中。

  “哎,要是我像你一样就好了,何处不风光啊。”在一旁看着的修道则是满脸羡慕的看着苏延道“像我这样的没几个女的搭理啊……”

  “开什么玩笑呢,以后的时间多着呢,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苏延单手拍了拍修道的肥肩,心头也是感慨道,毕竟,当年的自己可是被人追着街嘲讽。

  “喂,苏延,不知道这几天你有没有进步啊,看着你这么受欢迎,我真想把你揍飞啊。”一声带着笑意的语气传入苏延的耳朵,苏延额上仿佛掠过几丝黑线。

  “我说水之,作为一个源庭之长,你要大度点,别老拿苏延开玩笑。”看着苏延被嘲讽的修道对着那来人笑道。

  水之,苏延源庭上的庭长,本来上面想安排苏延为庭长的,可是苏延却觉得当上了这个职务只会让自己本就紧凑的时间更加安排不来,而且自己从未有过领导的经验,所以便婉言拒绝了,于是这个职务便被水之这个班上处在灵感后期境的唯一一个即将突破到量源之境的女学员拿走了,而自从这个职务落在了她手上后,她心中也明白其实这是苏延的,但为了更加让他们明白她并不是一个第二人选后,便加剧了自己的修源进度,虽然说和苏延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苏延也明白水之并不是来挑衅自己,随后呼了口气挥了挥手扶在头后笑道:“丫头,回你的窝去,你还不是我对手。”

  “苏延,虽然现在有差距,但我相信以后我会赶上你的,我会让他们明白,我并不比你差!”被苏延这么一说,白皙的小脸上掠出几分潮红,水之秀亮的眼睛看着苏延正色说道。

  “嗯,蛮期待的……”苏延口上虽这么说,但心中却并不以为然,自己养源五年,若以现在苏延不停修源的这个程度下去,水之想赶超自己绝无可能,除非一些像什么绝高源决、源器,逆血源兽什么的。

  看着苏延不以为然的俊俏面庞,水之不禁如同鼓了一股气般无处发泄,这个小脸上仿佛灌进了水般,最后只哼了声,跺了跺脚,便转头就进入了那群女学员中。

  倪修道看着水之那转身而被挑动着的及腰乌发道:“嘿,其实庭长也很可爱的。”

  “水之,你刚刚和苏延说什么了?难道……”

  “不会吧,水之没想到你也沦陷了!”

  水之本就鼓了气的脸突然就如同泄了气般,随后仿佛一股温热的气流冲上了水之的小脸:“什么啊!那家伙!”

  “什么家伙?”一股如清风淡扬的声音穿透空气,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正不知何时站在众人跟前笑脸看着在庭内瞬间安静的学员,清秀的眉头微微一眺抚了抚洁白的衣袖,那仿佛可以看透尘物的漆黑双目横视着在庭内的学员道:“好了,在上实训之前我有件小事要说。”

  苏延看着那个以笑脸视人的中年男子也是微微端正了身,眼眸之中仿佛透入出一股令人不易察觉的敬佩之情。

  “我想说的事,就是之前你们的讲师应该说过,三大堂之间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进行试炼了,而就在不久前,三堂堂主在一起商讨过了,随机选各堂之间的一名学员进行换堂讨论,关于为什么要换堂就不是我可以知道和说的事了。”一股仙气须须的翁讲师双手负与身后说道,“然后,这个换堂生被上面安排在你们这个源班了,正巧碰到了就带来了。”说完便看向庭外,点了点头道。

  “来,介绍一下你自己。”

第4章 换堂生
大源世全文阅读作者:叶九繁加入书架

  “来,介绍一下你自己。”翁讲师对着庭外微微笑着说道。

  “换堂生,不会又是和苏延一个类型的吧?”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换堂呢?”

  “哇,好期待。”

  苏延一听有一个作为换堂生来到他们源班的学生,一开始却是感觉有些唐突,因为之前从未听说三大堂之间有什么换堂生这一说法,随后又把这个抛之脑后,反正又不关他事,相反心头也是有些期待,作为换堂生应该是作为一堂足够拿得出脸面的学生,毕竟,哪个堂主会把自己学院那些低劣的学生当成换堂生呢,那岂不是丢自己源堂的脸,让别人笑话,所以说这个随机抽选里面十有八九是有些猫腻,或许连翁讲也不知道,

  苏延越想越觉得期待,他倒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当成了换堂生。

  随着一声声鞋踏理石的纱磨声,一道曼妙纤细的倩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一袭银灰腾源堂服,脸颊如同雪般白皙俏丽,乌黑的双马尾两旁的黄色碟结在微风中不停的晃动,顿时,班级出现了许些骚乱。

  那少女并太未在乎班上的骚乱,嫣然微微笑道:“凌巧巧,翎羽堂的换堂生,接下来的一个月请多多指教。”

  轻娇的话刚刚落下,源庭之内的一学员则显得有些十分躁动。

  苏延看着在翁讲师旁边一脸笑茵茵而不失风范的凌巧巧,不禁拖了拖腮吐了吐气。

  “巧巧,你现在是什么源阶呀?”一些女学员仿佛生来就是自来熟,在凌巧巧介绍完自己后便直接上去轻拉着凌巧巧的手说道,虽然这也正是苏延想知道的。

  “对呀,对呀,换堂生应该蛮厉害的吧。”

  “喂喂,给我们一点机会好吗?”一旁的男学员则是有些愤懑,可是刚刚说完便被一些女学员怒目瞪回去,不留一丝余地,只留下那些男学员在旁干瞪眼。

  凌巧巧看着拥簇在自己周围的学员则是淡淡的笑道:“嗯……前不久也就量源境初境吧,不过是突破没多久,感觉还是有些没稳定下来……反正其实也不高啦。”

  话毕,整个源班原来生龙活虎的气氛仿佛被冰域的风吹过般的寂寥,而那些学员的脸上着透着不可思议的字样望着凌巧巧,在凌巧巧上定格几秒后,那些学员仿佛一体般地把如同要噬人的眼神齐刷刷的看向在一旁看戏的人—苏延。

  苏延一看气氛有些不大对,当几十双仿佛泛着微光的眼瞳同时看着自己的时候,苏延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其实也可以明白,当他听到凌巧巧说她是个量源之境的时候自己也是有些比较诧异,看她这个年龄应该和自己差不了多少,能在这个年龄段突破到量源境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当然,苏延并不是刻意提高自己,十五岁之前突破到了量源境可不是说说笑的,这其中的困难只有像苏延一类的人才可以感受的到。

  凌巧巧俏丽的脸上则带有些困惑着看那些学员目视着的人,只见一个单手扶腮,坐在石椅上的少年也以带着一丝疑惑的脸望着她,手遮挡住了一半的脸庞,可虽说眼神之中带着许些懒散,可若直视他的眼睛深处之时就会发现那眼眸之中仿佛有着令人感到无法诉说的严谨,这令凌巧巧不禁吸了口气。

  “还……蛮好看的……”凌巧巧看着那张显得十分懒散的俊脸也是想到,“不过,好看并不会提升自己。”

  “巧巧,那个人就是我们源班唯一突破到量源之境的……还是中阶……”

  “对呀,人长的好看,修源又好……”

  一些女的私下不禁回想起苏延的事迹,头上仿佛又转出了花圈,可有些女的却始终保持着冷静。

  “有巧巧在,他就不是我们班唯一的了,要好好打压他!”一个女学员则笑着拉起凌巧巧的嫩手说道。

  凌巧巧一听,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挤出和苏延先前带着一丝疑惑的神情模样,这家伙竟然也是量源之境?

  翎羽堂来的换堂生的质量还真是高呢,苏延看着凌巧巧旋即想到。

  在旁的水之先是一愣,随后长吁了口气,秀丽的眼眸望着坐着的苏延道:“有换堂生来了你还这么懒?”

  “嗷……”苏延眯了眯眼,伸了个懒腰,余光看向水之说道,“哦……”

  一见苏延竟然是这个状态,水之的脸上则显得有些愤红,最让她难受的是却对这个家伙无可奈何,就算作为庭长也无法管束,毕竟自己现在根本比不上……

  看着苏延懒散的姿态,凌巧巧如桃的眼眸仿佛微微一亮,嘴角轻佻露出一丝浸人心脾的嫣笑,缓步走向苏延,银灰色的堂裙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般撩人,微风轻轻拨动着的双马尾上的黄色碟结总令人感觉心怡。

  苏延看着凌巧巧向自己走来,眉毛一挑,可还是稳稳地坐在石椅之上,毫无起身的前奏。

  “你好,凌巧巧,接下来的一个月多多指教哦。”凌巧巧微微弯下那仿佛一个胳膊便能涌拥入怀中的身躯对着苏延露出笑颜道,随后伸出了手稍稍还故意的提了提。

  “苏延。”苏延也很自热的和凌巧巧握了握手,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凌巧巧的手真的有些柔软……

  一旁的男学员则是有些两眼冒火,又是苏延,怎么每个女的都是和他先打招呼?

  而在原地站着的翁讲师看着这些学员之间的互相问候以及嬉戏,则是淡淡笑道:“怎么了,还要不要听我讲课了,莫非有了新学员就不要我了?”

  那些本在互相谈论的学员们一听一下子便正立在原地,眼神热情的看着翁讲师,毕竟,作为腾源堂四大高手来授课可不是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的。

  腾源堂四大高手,据说四人都处于同一源阶,实力仅次于腾源堂堂主,而翁讲师则为于四大高手的第三位,不过这也只是据说,若是以现在来说的话,翁讲师排行第几也无法来断定,而至于为什么翁讲师会成为讲师,这主要是因为在四大高手中,要么出界,要么护堂,要么逍遥度日,就只有翁讲师一直在堂内转悠。

  而他无事时只要遇见正在修源的学员就立马过去对其修炼指指点点,如果是一般人则会被学员认为是一个神经病,可却没人这么认为,因为受过他指点的学生都茅塞顿开,于是乎渐渐传开学堂内有一人在指点学员,再后来人们才发现原来是四大高手之一的翁讲师,而堂主也看见堂内学员对翁讲师的热爱以及翁讲师的习惯行为就破例把翁讲师列入讲师的队伍,可让学员感到无奈的是,翁讲师一天只授课一个源班,故让学员更加珍惜这次机会,能让一个自己无法想象的高源阶来训练自己,不是谁都可以享受到的。

  翁讲师一看在庭内的学员各各正色站立,则双手扶在胸前,不断被微风飘动着的衣襟此时也缓缓的静结随后笑道:“那么安静下来我就开始授课咯。”

  翁讲师随后伸出一只手指,嘴角泛起一丝显得有些奈有深意的微笑说:“因为我只教一天,不拖拉,所以我要教也要教非常实用的源技,接下来你们听好了,这个源技叫做‘强制越体’。”

  “‘强制越体?’。”一些学员脸上则涌现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这什么名字?感觉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翁讲师一看学员脸上的神情,不禁喘了喘鼻,轻轻涌上一抹淡笑:“别小看它了,这可是曾经救了我的命。”

  一听曾经救过这个是腾源堂四大高手之一的翁讲师的命,在场的学员本是黯黑的眼神中仿佛略出光亮,无一不提起了精神,连翁讲师都靠这个逃命,那岂不是非常高的源技?

  “嗯,就要这个态度,好了,这个源技我只示范一遍,能否参悟便是你们的事了。”翁讲师看着提起兴致的学员道,“当然,如果实在不会可以请教其他会的同学。”

  什么?只示范一遍?在场的学员你看我,我看你,一遍?真把他们当成像苏延一类人了?苏延一听,也是邹了邹眉,就算是自己,也无法肯定一遍就参悟成功,毕竟,这曾经救过翁讲师性命的源技应该没那么容易。

  “那个……可以两遍吗?”一位女学员战战兢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后的一些学员也是渐渐附和,两遍总比一遍好,也是多出来份希望。

  “不行咯,一遍就是一遍。”翁讲师摇了摇头笑道,“好了,接下来……看仔细了。”

123456下一页
扫码
作者叶九繁所写的《大源世》为转载作品,大源世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源世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源世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源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源世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源世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