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刀马客最新章节 > 刀马客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刀马客 连载中
分享刀马客

刀马客全文阅读

刀马客作者:庆三安

刀马客简介:一骑踏过兵马路,没酒没肉没朋友,如果再没有一个知心的人,那该是有多无聊。 http://www.uukanshu.net
-------------------------------------

刀马客最新章节第30章 青河郡城谁为王
序章
刀马客全文阅读作者:庆三安加入书架

  天下战乱不断,遍地烽烟,民不聊生。

  这里有一片海,海边有一座城。

  刚下过一场大雨,一条彩虹横于天际。

  大海波浪滔天而起,在晚霞的映照下仿佛是一团烈焰在燃烧。

  那座离大海不远处的古城墙雄伟矗立,满是沧桑,只不过城墙已然破裂,到处都是血痕。

  狼烟遍地,杀声震天,两军正在进行生死大战,便是此时的场景。

  城墙之下,尸骨累累,一片惨烈。铁骑悲鸣四起,不时有人持矛锋穿透进对方的身体中,洒出一串串血花,然后带着尸体前行很远。

  长刀劈斩,剑光如电,人喊马嘶,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数不尽的死尸。

  战场外围,一座营寨之内,一个年轻人正在来回踱步,他生的面容白秀,身穿一身黄金甲胄,俊俏的如同一个女子般,只是此时显得有些不安。

  “殿下!殿下!”一个铁骑冲进了营帐内,他一身鲜血,满脸惊惧与惶恐,踉跄的跪在了那个年轻人身边。

  那个年轻人将双手负于身后,皱了皱眉,说道:“何事奏报?”

  “殿下,澜将军已被敌军斩了首级,敌军反抗的太猛烈了!”

  “哦?这洛河城中何人能够杀得了澜将军?”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来人不知是谁,只知道是一个蒙脸的黑衣人,他一剑割了澜将军的头颅,大杀四方,此时已经快要冲进我方营寨内了!”铁骑明显有些惊惶,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

  “废物!数万铁骑连一个人都拦不下吗!”年轻人有些恼怒,他呵斥道。

  他轻步走到了正堂之处,取下了挂在墙布上的一把铁刀,转身“噗”的一声砍了来人的脑袋,一脚踢飞了出去,留下一个无头的身体倒在了满是血泊的地上。

  他轻抚着那把铁刀,轻喃道:“我燕军真的不需要你这种废物。”

  ……

  ……

  “啪啪!”年轻人好似听到了有人在拍手掌的声音,他猛地抬头,怒吼道:“是谁?!”

  一人掀开了卷帘,背负着一把长剑,迈步走了进来。“这个铁骑在万军之中勇猛杀敌,浴血奋战都不曾丢掉性命,他在临死前的那一刻都定不会想到会死在己方的手中。”这是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可只听声音便能断定年龄不会太大。

  “你是何人?竟能避过我这数万精骑?来到这里?”那个年轻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语而感到不安,他反问道。

  “我是何人不重要,我今日来,便是要杀你的。”那个黑衣人一声轻笑,缓缓说道。

  年轻人怔了怔,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乃燕国八世子,你确信能够杀得了我?你又有何胆量敢杀了我?”

  “燕国八世子……我只知道你是一个连生父都敢手刃的无耻之人,一个急功近利的无脑之辈,我今日便是为了杀你这个所谓的燕国八世子而来的!”黑衣人说的有些气急。他缓缓迈步而来,向那个年轻人走去。

  一股寒意弥漫,充斥着整个营帐。那个年轻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来人!快来人!”年轻人朝帐外大声喊到。他双手紧握着那把铁刀,不禁退后了一步。可他仍自持自己的身份和那至高无上的地位,他相信这个蒙面人并不敢真的杀了他。

  “这营帐之外三里之内绝不会有你的铁骑能够踏得进来,你便是叫再大的声音,你那所谓的计军师也不会这么快便能跨过西海前来救你。”一道光影闪烁,黑衣人消失在了原地,转瞬间便来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身前。

  那个年轻人瞳孔瞬间收缩,满脸惧意,早已没有了那股从容的气魄,急步后退,大喊道:“不要!”他慌乱间将那把铁刀护在了胸口处。

  “噗”的一声,如同割断了一根稻草,那把铁刀应声断裂,便是黄金甲胄也没有起上一丝的作用,那年轻人的一条手臂掉在了地上。

  斗大的汗珠由额头滴落,他的身子颤抖起来,丢掉了半截的刀把,死死的捂住断臂处,他真的是怕了。他忍着剧痛不禁发狠道:“你若真的把我杀死,待我朝军师而至,这洛河之中,必定风云激荡,尸骨无存!”在这紧要关头,他有一霎那间的恍惚,可他仍坚信这个蒙面人定有怕的东西和所在乎的事物。他绝不会这般轻易的把他杀死,那条断臂便是证明。

  那个黑衣人怔了怔,随即轻笑了出来。

  看到他这副模样,年轻人有些后悔刚才所说的话。

  “你可真是蠢到了极致。”黑衣人没有一丝的犹豫,他提剑,刺出,然后再把剑由那个年轻人的胸口抽了出来。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那个年轻人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黑衣人用手抹了抹被喷在衣服上的血水,眉头皱了皱。便转身走出了营帐。

  “你动作真够慢的。”营帐之外,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哀怨,更有一丝娇媚的味道。

  这是一个极美的女子。

  她轻靠在营帐外的帘壁旁,一声轻笑,万物都好似失了颜色,那数里的枯草荒原都仿佛被染上了些许生气。

  仅用着两根手指轻捋着一簇青丝,笑得甜美而又令人心醉。

  “我们走罢,我送你。”黑衣人的眼睛里满是爱怜之意,他轻声说道。

  “不急的,我还可以再陪你待会。”

  “那…去海边坐一坐吧。”

  西风吹拂着那片荒野,黄草随风而动,如同稻田,却没有香气,只有被雨水渍烂以及海水浸泡后的腐味。

  二人轻步走过这片荒野,向不远处的那片大海走去。

  她走到了海边,脱去了鞋和袜,将双脚伸在了海水中。黑衣人来到了他的身边,与她一并坐了下来。

  黑衣人取下了那块遮脸的黑布,露出了一张英气的脸庞,与她对视,然后微笑。

  他们完全不在意后方的那片战场,仿佛那个世界和他们本没有任何关系,就这样看着海的尽头那轮夕阳缓缓下沉,任由晚霞的余辉洒在身上。他们肩并肩的坐在一起,随意的聊着些什么,然后渐渐没了声音。

  他的肩与她的肩轻轻的靠着,有时候稍一分开,紧接着便会再次依上。

  黑衣人扭头静静的看着她。一时有些发呆。

  “你在看什么?”她看了黑衣人一眼,轻声问道。

  “你真的很好看。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就这样看上一辈子。”黑衣人认真的说道。

  少女低下了头,脸有些微红。

  片刻后她抬起头来,再次望向他问道:“你是说我现在好看,还是现在比以前好看?”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便如这西海的各般千古难题一样让人不知怎样作答才是。这种问题若是被些常人提出,不免显得有些做作。可由她的口中提出,却有种令人如浴春风的舒爽之感,反正黑衣人就是这样认为的。

  黑衣人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可他知道这句话中隐藏着很复杂的考验与凶险。他知道,如果回答她现在好看那就错了。于是,他有些发懵。

  看着他这个样子,她觉得很好笑,也觉得很有趣,翘起脚,轻点着海水,开心的笑了起来。

  “当这世间再也没有战争,你有没有想过你要做些什么?”黑衣人觉得自己又开始犯蠢了,他便想岔开这个话题,聊些以后的事情。

  “我当然想过。”

  “那是什么?”黑衣人笑容温醺,他扭头看着她的侧脸,轻声问道。

  “我要每天早上起来都梳梳头,还有,我再也不要穿那件笨重的盔甲了,难看死了。”女子嘟着嘴说道。

  “这果真是件很美好的事,可你本不用穿的。”

  女子像是说的很开心,她接着说道:“还有,我要每天早上都喝上一碗莲子粥,再加个麻婆饼。你呢?”像是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女子眼睛里有了一丝柔情,他看向了黑衣人。喝上一碗粥,吃上一个饼,对于这位极美的女子来说竟也好像是种奢侈之事,不免让人有种心伤的感觉。

  “我只想带你回扎马镇,那里,什么都有…”

  二人倚惟着身子,在月亮的映照下,背影有些长,身穿的衣服像是被一层薄纱覆盖。

  不知何处飘来了一片云,遮住了繁星,在海面上洒下一片阴影。

  有一道箭破空而来。

  那个女孩子用手轻捋了一下那几根青丝,缓缓的站了起来。

  她对着黑衣人微笑道:“齐哥哥,我要走了。”

第1章 小镇
刀马客全文阅读作者:庆三安加入书架

  西蜀山内有一小镇,地处万壑群山之中,离繁华京都甚远,距权位纷争、地方膨胀势利相隔万重老林。遂幽静安觅,还未曾饱受世间兵马战乱之苦。

  小镇名曰扎马。

  居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且民风淳朴,俨然一派祥和静谧之景。

  镇中鸟语花香不绝,小桥流水自是悠悠往。

  街畔是拥挤的建筑,行人如织,商铺如林。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有轿夫抬着轿子连声喝道,有骄横的少年打马而过。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村落,镇中的人也绝不平常。

  镇子虽小,且与世相隔,但香火不断。

  没有人说的清这个镇子起源于何时,原驻村民也说不清。

  清晨时分,薄雾渐去,晨光洒落。

  一处阁楼上面,青砖瓦砾之上,几个六七岁左右的孩子迎着初升的太阳坐成一排。个个掐着腰,目光清湛,望向下面的街道人群以及小镇外围耸立的深树群山。

  “我扎马七杰今天势要比出个胜负来,选出一位带头大哥引领我们踏出这巍峨群山,解救苍生!”其中一个身材偏瘦,脸蛋黝黑的娃高声喊到。声音虽然稚嫩,但语气却格外坚定,不容置疑。

  “今天比什么?”

  “还是轻功比较好。你们看,小胖的脸还肿着呢。”

  “虽然我的拳脚功夫及不上你们,可是若比试轻功,你们还不行。”那个被称为小胖的孩子摸了摸更加臃肿的脸。“嘶~”了一声,撅着嘴,尖声说道。

  人群中唯独的一个纤瘦小姑娘双手扶着脸颊,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其他几人,咯咯直笑。她留着一头短发,肥嘟嘟的小脸圆润且通红,只是看上去性子有些倔强。

  “解救苍生,这不应该是大人才该做的事吗?”她有些不解。

  她嘟着嘴说道:“我以后可是要成为齐然哥哥的女人,才没有兴趣做你们的大哥呢。”

  “解救苍生是我们这些男人应该做的事,你个姑娘家家的还是放弃吧。这不适合你。”

  “嘿,那就打这里起步,踏过主道街,翻过三百二十一座民舍,十二条祠栾巷,前往齐然哥哥家的酒馆前,若谁先在那酒幌子上留下自己的记号,就算赢了,怎样?”

  “那就这样定了,预备,开始!”那个脸蛋黝黑的孩子直接发号施令,没等别人说好,便率先冲了出去。留下其他几个一脸错愕的在原地发愣。

  几个纵跃,那领跑的孩子就从阁楼上跳到了地下,然后又纵身跳到了另一座庭院的房顶上去。

  身子犹如一只小鸟,矫健而又不失灵活,全然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笨重感。他稳了稳身子,向后望了一眼,看到其他几个还没愣过神来,便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撒腿由顶楼上又跳了下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那个年龄稍小,个子微低的孩子差点控制不住,快急疯了,带着哭腔大喊道:“黑娃哥,你耍赖!”

  “嘿嘿,这叫做兵不厌诈,你们这点觉悟都没有,怎么做大哥?”那黑娃边喊边跑,丝毫没有降低速度。

  “黄家的青云平步诀虽然厉害,可我们马家的踏风腿也不是吃醋的!”说罢,那个身材偏胖的孩子两脚踏了一下砖瓦,身子便拔高了三丈之多,在空中转了个圈,向紧邻的一座屋顶激射而去。

  其他几人跟着他的步伐,咬着牙也一纵一跃的紧跟了上去。

  太阳的余辉透过群山斜射在小镇的房檐上,照在那自烟炊而起的丝丝白烟上,还有几个娃娃的脸上。

  在阳光的照耀下,小镇愈发显得温馨而又神秘。

  街西拐角处有一小酒馆坐落,门前斜插在桃树枝间的酒幌子上写着清风徐来四个大字。酒幌子被春日的清风吹拂着,洋洋洒洒,一股股酒香流向巷子中的街道上去。

  没有几人大清早的往酒馆里面跑,因为早上并不是喝酒的时间。可酒馆的门还是要开着,因为生意便是如此。

  作为掌柜的,齐然没有太多事做,便觉得有些发困。他慵懒的躺在前柜台的椅子上,呼噜直响。

  只是委屈了那本被他盖在脸上的破皮书,很多页都已被他的口水浸湿了。破皮书的封面上画了一个扭曲的小人,右下角上的一行字却是异常醒目:“丁门易法,独家秘书,不外传。”

  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子洒在酒馆内的桌椅上,这名少年掌柜在睡梦中还打了个喷嚏。

  酒馆前,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怀抱着双手,微眯着双眼。他胡子拉碴,不修边幅,一头银发散乱的披在脑后,活脱脱的一个邋遢大叔。但细看之下,眉眼之间却有种令人为之心折的亲近感。

  在酒馆前站了片刻,便步态蹒跚的进了酒馆。

  这显然是一个酒鬼,并不是因为在这个时间进酒馆的就是酒鬼。因为他满身酒气,还有些醉态。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仍是怀揣着双手,却不忘用那有些残破的袖头擦了擦桌子。大喊到:“掌柜的,一壶上好的陈年花雕!”

  齐然迷迷糊糊的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听到这句话,回道:“今天不开张,还请回吧!”

  “这青天白日的,大门敞开着,怎么我来了就不开张了?你忘了你师父出山的时候是怎样教你的?”老头子虽有些醉,但思路很清晰,只是话说的有些急。

  “丁老头,你脸皮是真的厚,虽然师父走时嘱咐让你有酒喝,可也不是白吃白喝的吧?”齐然回应道。语气中多有不满。

  “你怪我没钱喽?!”

  “你分明是在讲废话。”

  “你手上那本书是我的。”

  “酒你已经喝了,还想把书再拿走吗?”

  “今天我是来喝酒的,不是拿书的。”老头子顿了顿,又说道:“我可以再拿书给你,我只要一瓶花雕。”

  “书我可不要,没有钱我的酒你就不能喝。”

  两人的对话真的很无聊。老头子想要酒喝,可没有钱,只有用书来换。可齐然不想要书,因为书很无聊。

  “你还是走吧,书我不会再要了,没有钱,就没有酒。”

  “小兄弟,我这里的所有书不知有多少人磕破了脑袋都想看上一眼,你确定不想要吗?”老头子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颇显急切,双眼却一直盯着前柜台的酒坛子。

  齐然双手一摊,来到了老头子跟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镇上的人都叫这老头丁先生,这是一个出了名的酒鬼。

  他十年前来到小镇上,便定居于此。那时候齐然也才九岁。

  有传他会些奇术,只是谁也没有见过。

  “我真的看不懂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破烂东西,师父也说他看不懂。这像是很珍贵,因为师父看不懂的必定非与寻常。但是,我真的不想要,因为我看不懂。”

  那老头听到这些,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你这小子还真不识货,上次给你这本书时就讲明了,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明晓其中的深意。你看不懂,只能说时机未到罢了。”

  “唉,那我看你也只能等我师父回来了。到时候或许也只有他才会抱着酒去请你喝。只是,他隐居十几年,既然出山了,不转个三年两载,怎就这样轻易的回来?书我真的不会要了,你真的可以走了。”齐然打了个哈欠,作势要站起身来。

  “你真的很不识货,你眼光太差了。”

  “咦,你这把黑剑还不错,你看?”齐然指了指老头子腰间挂着的那把小剑。他第一次见到这把剑,但他觉得很好看。

  “这把剑很珍贵的,比那本书还要贵重。”老头子咪起了双眼,反倒认真起来,对着齐然说道。

  “你若不换,我不会强求的。”

  “这把剑起码值两瓶你那个花雕。”

  “那就算了吧。”

  ………………

  ………………

  ………………

  黑色短剑被齐然拿在手里,丁老头拿到了他想要的花雕。

  不知道为什么,剑在齐然的手里,显得是那样的融洽,仿佛这柄剑本来就是他的。

  老头子左手握着酒壶,静静地看着齐然。他在笑,笑得很开心,笑得眼泪都要洒了出来。

  可他在笑什么?

  是在笑一把短剑而已,便能换得这天下间最好喝的酒吗?

  齐然不知道。

  知道的只有他自己,可是他已经抱着酒走了。

第2章 不简单的丁老头
刀马客全文阅读作者:庆三安加入书架

  “齐然哥哥,齐然哥哥!”门外传来一阵噪杂的喊叫声。

  齐然大笑起来,是黑娃和小甜妞他们来了。

  他收起短剑,向酒馆门口望去。

  黑娃和小甜妞一众六七个孩子,奔跑着早已来到了酒馆里。只见小甜妞双手抱着一只小红鸟,呼哧呼哧的跑在最前面,她很小心的把小红鸟放在了桌子上。叫道:“齐然哥哥,你看,我们在汶水桥边发现了这个!”

  这只小红鸟除却眼睛如黑宝石一般,通体赤红,像拳头般大小。齐然问道:“这是什么品种?”

  他着实有些诧异,这种鸟实属罕见,便是在这大山之中也未曾见过。

  “我是你妈妈!”黑娃率先冲了过来,双手扶着脸颊,盯着小红鸟看个不停。

  “啪”的一声,小甜妞在他的头上扇了一巴掌。

  “你是公的!”甜妞嘟嘴。

  黑娃抹了一把汗,咧着嘴说道:“嘿,她是你妈妈!”

  “你敢占我便宜?看我揍不死你!”小甜妞挥了挥小拳头,一副看白痴的样子。吓得黑娃赶紧用手捂住了头,跳到了齐然身后。其他的几个孩子也都围了过来,一直盯着小红鸟看,傻笑个不停,不时的用手指虚触着它的小头。

  “齐然哥哥,你见过这种小鸟吗?”小甜妞眨巴着眼睛,问齐然。

  齐然不禁傻笑起来:“这小鸟太奇异了,我可没见过。不过你看它已经受伤了。”

  这时候,几个孩子才注意到,小红鸟的左腿处有着丝丝血迹,都炸起窝来。

  “黑娃,快点给他输真气!”

  “我真气太深厚,怕会伤到它。小胖你来输。”

  …………

  …………

  …………

  看到几个孩子手足无措,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齐然由屋内拿来了扎布。

  “诺,用这个。”

  几个孩子赶紧跳开,给齐然让座。

  “齐然哥哥,你可要小心点哦,不要弄疼它。”

  “咦,它在发抖了,你们看,它快哭了!”那个个头最矮的小娃大喊一声,深情颇显激动。

  齐然发呆,这只红鸟眨巴着眼睛,直立而起,竟然斜看着他,环顾四周。

  它的确是在发抖,可并不是因为疼痛,因为它的脸上带着不屑。这样看来,它反倒像是被气的。

  “成精了!”齐然大感惊异,这只小鸟也太奇怪了。

  齐然刚为它包扎完,这只小鸟便用尖嘴啄了啄自己的羽毛,羽翅一展,飞了起来。

  它绕着酒馆飞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不飞出大门,几个孩子也跟着它大跑,喊道:“小红鸟,小红鸟,快下来!快下来!”

  黑娃早已经忍耐不住,纵身一跃,想把小红鸟给抓到手里。他哎呦一声,由于用力过猛,一头撞到了酒馆的屋顶上,抱着头跌了下来。

  起风了。那只小红鸟再也没有了温顺的感觉,它目露凶像,双爪站在酒馆开着的大门上面,身子直立而起,颇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气魄。

  “嗖”的一声,化为一道流光,来到了黑娃的近前,嘴巴啄在了黑娃的脸上。

  一道殷红的鲜血自他的小脸上流出,黑娃大叫。由于疼痛,他捂着脸痛苦不堪。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只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齐然振衫卷袂而起,身若轻羽,向小红鸟飘了过去。他为它包扎了伤口,而它却伤了他亲近的人,对于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齐然自然要把它抓住。

  然而小甜妞更快,自齐然的身后一步跨出,转瞬之间便来到了小红鸟的身前,她也要抓住这只小鸟。纵使它长的好看,可伤害了黑娃哥哥,她也要拔掉它所有的羽毛,让它成为一只秃鸡。

  那只小鸟发现了此时的情况,振翅而起,避开了那只稚嫩的小手,破门而出。便是在这人世间最绝顶的轻功之下,它也能逃离,这显然超出了常理。

  它停留在空中,发出一声清鸣,似是不屑,更带着一丝轻蔑,向酒馆外不远处的湖中飞去。那湖名为汶水。

  可所有人都不可能让它这样离去。

  ……

  ……

  杨柳依依,汶水荡漾。

  汶水湖上,众人术法尽施,要把那只鸟给抓在手里。可它速度极快,往往能够避开众人。它似是在挑衅,飞飞停停,不动的扭动着那只红屁股,还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清鸣声,并与众人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似是在嘲笑众人。

  一缕缕波纹随着众人脚步轻点,向外荡去。那只鸟竟也绕着波纹飞来飞去。

  纹水桥边,丁老头怀抱着酒壶,脱去了那双破草鞋,随手甩在了一边。双脚伸入水中,满脸憨态。品尝着那壶上好的陈年花雕,甚是满足。仿佛这普天之下的所有事情都不入他眼,不能使他心底起上那么一丝波澜。唯有这壶酒,使他心神愉悦,神清气爽。

  “又烈,又纯,甘爽悠悠,真的是酒比花香,这才是天下间最好喝的酒啊。黑峡江畔的那个老友酿出来的真是差远了,真该让他也尝上一口,让那秃驴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酒。他的酒,老子才不稀罕。”

  “罢了罢了。”似是想到了一些往事,老头子不禁笑了起来。

  “同鱼冲凉,得闲我就;同揖清风兮,可洗我脏……”他微闭着双眼,不停的摇着头,哼起了小曲来。

  噗,湖水被脚步轻点之下,有水珠向外喷洒,溅了老头子一脸,这使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用手抹了把脸,怒喊道:“你们这群兔孩子,在水上跑个什么东西?”

  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了那只小红鸟,轻咦了一声,眉头一皱。但很快便又舒展开来。

  “你们抓不到它的,这种鸟世间罕见,拥有极速,便是小甜妞家的雁云十三式齐出也不行。”丁老头对着几人喊到。

  小甜妞额头已经出了很多汗珠,她轻咬着嘴唇,仍追在最前面。若还不能抓到它,出了扎马镇,进了无尽山林之中,那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若是爹爹在,肯定能抓到。”小甜妞轻语。

  但她很是倔强,不管如何,她都要试一试。抓到那只小鸟,拔了它的羽毛,好让黑娃哥哥高兴起来。

  “等你爹爹来,它早就没影喽。”

  那只正在摇屁股的小红鸟像是听懂了丁老头说的话,且抱以极为赞同的态度。它停在了汶水桥上,羽翅扑哧扑哧,很是高兴。却完全没有遮掩那一脸鄙夷的神色,看着众人。

  “丁爷爷,你能追上它吗?”小甜妞像是看到了一缕曙光,她停在了湖水上。眉头舒展,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好说好说,只要丁爷爷我双手一抖,那鸟自跑不了,可丁爷爷我现在有些醉啦。”

  齐然早已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他自认修习的轻功盖世无双,而今连一直小鸟都赶不上。那只破鸟速度极快,完全不把众人放在眼里。

  “哼,你若追的上,我管你一个月的酒喝。”齐然喊到。他并没有对这个说话有些不着调的丁老头报以太大的希望。

  “一个月的倒是不用,半月足矣。”

  “哦?”齐然反而有些诧异。

  “怕是要不了半月……”丁老头打了个哈欠。

  丁老头双脚伸出了水面,将酒壶很是小心的放进怀里,慢悠悠的找到了甩在桥边的草鞋,穿了进去。

  “这破鞋真是该死。唉,若是那老婆娘在,我好歹也不用穿一双破鞋穿个十几年吧。”

  看到这副画面,齐然有些抓狂,而小甜妞和其他几个孩子竟然笑了起来。

  老头子抬起了右脚。

  天地仿佛瞬间静了下来。霎时又若风雷激动,惨号破空,汶水起了大波浪。小红鸟感到了异样,有些惊恐,它化为一道流光,顺着汶水湖,向不远处的山脉冲去。湖水上面被割开了一条白线。它似是感到了一股奥妙难测的力量,这使它感觉很不好,使它有种心悸之感。它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丁老头的脚落向了地面。这个有些醉醺醺的老者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出现在了千丈外的那座山上,因为那只小红鸟早已落在了那山的树上。

  他挥手,那只小鸟难以挣脱,被他抓在了手里。就像是抓起一把沙子那样简单,那般随意。

  老头子微微一怔,然后摇了摇头。

  “这不是那只鸟。”

  ……

  ……

  老头子落在了桥边。

  湖水拂动他的银发,破乱的衣服轻飘,就连他脚下的那双破鞋也有了光彩。

  几个孩子看的呆了。

  就连齐然也有些发懵。

  这个老酒鬼真乃神仙中人。

  “诺,你们的鸟。酒呢?”

  小胖扼住了那只鸟的脖子,接了过来。一群孩子抬着头,看着这个身着残破的老爷爷,竟一时有些痴了。齐然也有些手足无措,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眼光真的不行,真的很差劲。

  “这……酒……酒馆……”

  “罢了罢了,我又不是大姑娘,你们如此姿态做甚?”他摆了摆手,掏出酒壶,自顾自得的喝了一口。可这在齐然看来,他的酒被这个人喝着,是他的荣幸,是一件令人很开心的事。

  “酒馆我明日自会去的,到时莫要给我接驾。”

  “对了,今明两日,定会有人前来,这扎马镇静的久了,是时候要起些波澜了。”

  他挺了挺背,转身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第3章 小镇有客来
刀马客全文阅读作者:庆三安加入书架

  春日景美,天高云淡。

  这天,镇中来了两个陌生人。

  这是一个年轻的书生,还有他的小书童。值得提及的是,他的书童是个光头,也就七八岁左右。

  书生步履轻盈,面带笑容,文士长衫遮身。后背着一把伞,一把色彩鲜艳的麻花伞。书生青稚的眉眼间,尽是只有生死间才能看到的坚毅,却无形中被那满脸的温醺笑容遮去了七八分。

  书生颇懂礼节,见人便低头作揖。并说清自己只是一个云游四方的浪子,为躲避兵马战乱,无意中闯进了蜀道之内,迷了路,才寻到了这里。

  这才解了一些人心中的疑惑。

  因为有些人本就没有疑惑。

  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值得疑惑的事。

  “丁爷爷说今天有外人来我们镇里,今天果真就有人来了。”一群孩子围着两人看个不停,因为他们从未见过陌生人。

  “小和尚,你从哪里来?”

  “我不是和尚。再叫我和尚,小心我生气。”

  “可你是光头。”

  “但我并没有砂印。”

  “可你是光头。”

  “我秃顶有错吗?”

  “原来爹爹说的是错的,光头并不代表就是和尚,秃顶也是光头。”小甜妞几人让开了道路,几个人围在墙角,小声议论道。

  “那几个孩子很烦,我已经快忍不住了。”

  “为什么忍不住?秃顶没有错。”

  “他们真的很烦,我…想杀了他们。”

  “砰”一记闷栗敲在了他的光头上面。“你莫忘了,师父让我带你出来,是为了磨砺你的心性,你若再不改……”那个书生停了下来,看向小书童。书生脸色白皙,眉头紧皱,虽风采依然,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流露。

  “我再忍忍就是了。”小书童扭开了头,显得有些不情愿,但他有些心虚。

  他扭过头,自然又看到那几个小孩子蹲在墙角边,看着他不停的在偷笑。他们不停的卷着自己的乌黑发丝,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些什么。

  “忍。”他低头轻语。

  “这里果真和师父说的那个地方一模一样。我已经感受到,这里有太多的高手。我们找到师叔和那个年轻人之后便尽快离开吧。”书生率先走了出去。

  “寒白哥哥,我们还要找到小红,它昨日应该已经到了,可在这里我却感受不到它的气息。”

  “知道了。”

  ………………

  …………………

  不远处,有很多人闻讯而来。都想看一眼这由尘世而来的两人到底长什么样。他们想看的并不是这二人的容貌,因为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

  一个人本就无聊,又怎会再去自找无聊呢?

  他们只是向往尘世中的那些趣事罢了。

  “这年轻人长的很帅。”

  “有齐然帅吗?在我的认知里,齐然才是最帅的。”

  “可这人比齐然白。”

  “白有个屁用,我家老头子也很白,可他是个废物。”

  ………………

  ………………

  ……………………

  “寒白哥哥,这些人好无聊啊。”

  “你不要说话,要说话我来讲。你闭嘴就好。”那个书生蹬了他一眼。

  威压压的人群将二人包围了起来,近身的一圈人已快要贴到了他们脸上。很多人差点要扑上去,想要摸一摸这二人的脸。但想了想如此这般岂不是很失态,于是她们就一直盯着二人看个不停,没人动手。

  可最终还是有人动手了,有人将双手伸向了那头锃亮的光头。

  “大婶,可否伸开你的手。”

  …………

  …………

  ……………………

  有人破开了重重包围,将二人带离了此地。

  二人最终被引到了一处庭院内。

  庭院地处小镇北角之处,门口几棵槐树在这初春之中已然结叶。临着那片汶水断流,庭院显得清幽而又别致。

  庭院并不是很大,但是此时里面却聚集了很多人。

  “请小兄弟二人前来,我等也只是想了解一下如今山外的局势到底如何了。”有一位老者用手拂着白须,对二人微笑道。他端坐在正堂之上,虽有些老态,但精气神却够足。

  许寒白低头,向众人抱拳,轻声问道:“各位难道都没有外出过吗?”他很是疑惑,世间早已是生灵涂炭,遍寻千山也不见得有一方净土。在这蜀山之内,竟有这般世外桃源,不禁令人唏嘘。

  “我七年前曾外出过一次。我了解到,当时北原蛮夷如日中天,举兵东土,各地生灵涂炭,几乎攻到了雁门关口。”站在走廊上的一个青年人回应道。他已步入中年,虽风采照人,可那额头上被年岁摧残过的风霜依稀可见。

  “以先生您的盖代英姿,能够容忍得了那燕人吗?”许寒白低头作揖,然后微笑着回应道。这句话显然有些试探的用意。他早已感受到这镇中的每个人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气息,在座的众人给他一种都很强的感觉,但不知强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可显然,那人并不在意这些。

  “我看到百姓受苦,皆因那燕国各部贪欲所致,便想抽空去趟北原,斩了那燕王,可惜……”说到此处,那位青年咧嘴一笑,用手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可惜什么?”小书童忍不住了。

  “可惜北原高手众多,在北海畔我就被一个金枪人打成了重伤……侥幸之下才碾转回到这里。”

  “这位叔叔,你当真是神勇盖世。”小书童几欲笑出声来,可他最终忍住了。

  可这句话却令许寒白心中微颤。这普天之下,又有几个金枪人?莫不是那个一怒冲冠为红颜,单枪伏尸数十万齐军人马于塞北寒山的金枪人李道夫?

  那人摆了摆手,“不提了,不提了,是我低估了当时的局势,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高手。我等乡野之人,确是孤陋寡闻了。”

  “你那全然是逞一时之勇,若是由你一人便可杀了那当今在位的燕王,这世间早已是平盛安泰了,我等族上又怎需生生世世藏身在这山林之中。”那端坐正堂的老者听到此处显然是有些不悦,沉声说道。

  “哈哈,当年景老哥不也是热血激昂,天天想着以解救苍生于危难之中为己任吗?如今有了小甜妞,他早已不想再插手那些世俗之事了。”

  “对啊对啊,老族长,你大可放心吧,我等绝不会再行插手那些世间之事的。”

  …………

  …………

  院中有几个青年看到那老者这副姿态,纷纷劝说道。

  “你们就不要再糊弄我了,我都活了这么大年岁了,还不知道你们那些小心思。”那老者又摸了摸胡须,看着几人正声说道。

  “只是我等族上有言,镇中之人,切不可踏出这群山一步,这是我族生生世世留下来的祖训。”说到此处,那老者又望了那个青年一眼,叹了口气。

  那小光头听得不免有些迷糊。“口声声的说着不插手世间之事,为何还特意向我们打听这世间的局势……”他嘟囔道。

  “嗯?”许寒白微微一怔,他瞪向了小光头。

  小光头不禁一惊,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哈哈,我看这位小兄弟才真的是一位明理之人。”那个青年愣了愣,转而大笑起来,伸出手向他的光头摸去。

  ……

  ……

  那个老者紧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虽说我等不会插手这世间之事,可由一些零碎的消息知道,而今这世间各地生灵涂炭,便是一些隐世的世家也难以在这遍地烽火中苟且了,所以,我们还需早做打算才是……”

  庭院中很多人听到这些,一时都深情肃穆,有些难以接受,便是这扎马镇也难以幸免吗?

  “五年前,不知因为什么缘由,燕军人马本可以一举攻下雁门关口,东踏岐岭,直逼临淄城门。只是,他们又连夜撤军于寒山之下,驻扎了三年之久,直到两个月前……”

  这场对话一直持续到明月当头,深夜之下众人才悄然散去。

  …………

  “这群刁民连饭都不管的吗?”

  “你别说话。”

  “可是我饿啊。”那小光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带着些许的哭腔望向许寒白。

  “莫慌,你看,那前面有一个酒馆。”

第4章 那人在何处
刀马客全文阅读作者:庆三安加入书架

  夜色悠然,晚风微凉。皎洁月光洒落,如烟似雾,山岭清幽。

  小镇各处的枝叶被那夜风吹的沙沙做响,树影婆娑。汶水湖面在月光的照耀下,亮得如同一面薄镜般,倒映出天上的繁星银月。

  二人站在有些昏暗的巷子中,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被拉的极长。

  “寒白哥哥,你的天眼竟已修习到这般境地了?”小光头面露狐疑之色,他抬头张望,却不管怎样都看不到那所谓的酒馆在何处。

  “不是我的天眼精进,而是你不识字罢了。你看。”许寒白伸手,指向那个随着晚风摇曳的酒幡子。其上赫然写着“清风徐来”四个大字。

  那四个字显得过于张扬,若不细看,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右下角的那酒馆二字。

  二人站在酒幡子下,一阵发呆。

  许寒白绕着酒幡子而行,心中大受触动。他看的越久,便愈加心惊。

  “这四字跌宕起伏,书写者用笔挺劲,且笔力雄混,轻重缓疾而又极富变化,其中蕴含着浓烈的浩瀚之意,这定是一位大家所为。若修为没有达志功参造化之境,是绝对写不出这几个字来的。”许寒白深情微异,转而又望向了小光头。

  “你是说这写字之人和师父是同一个境界吗?”

  “嗯,差不多了,此人绝不简单。”许寒白郑重的说道。

  “当今天下,要说以师父的功力,足以排进前十之数,这小镇中连这等人物也有吗?”那小光头伸出了左手,用右手轻数着左手的指头,轻声嘟囔道。

  自打今日进了这小镇之中,那书生就像是变了一般。全然没有了在世外的那股傲然的气魄以及睥睨天下的风范,到处束手束脚,小光头看在眼里,这使他很不自在。

  “自新帝兵乱朝野之后,天下间不知有多少的奇士都隐居于山田之中了,虽说师父而今功高震主,但若伦以真正的前十甲,没有人能够说的清。”

  ……

  二人转而又回头望向了那座被夜色笼罩的小酒馆,皆是深情肃穆,他们慢慢的镇静了下来。

  “我们还需小心一点才是,莫要惹恼了那酒馆里的人。你……去敲门吧。我们定要拜访一下这位先生。”过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许寒白对小光头沉声说道。

  “可是……”

  “快去,尽量轻一点。”

  小光头有些犹豫,他看了许寒白一眼,便好像是拥有了莫大的勇气,弓下身子,疾步冲到了酒馆门口处。

  回头又望了许寒白一眼,看到那对自己报以极为肯定的眼神,他便像是更加有了信心。

  “啪。”他轻敲了一下。在这夜色之中,显得有些突兀。他微微一怔,见没什么反应,便极速后退,退到了门口的阶梯之下,急忙俯身。样子颇为滑稽。

  “你倒是用力啊!”

  …………

  …………

  酒馆内,齐然早已鼾声如雷。

  有人在敲门。

  齐然撑起身体,迷迷糊糊的望着窗外,他问道:“是谁?”

  夜有些静,一缕月光透过窗子投射进来,洒在了床沿边,映在了那张俊气的脸庞上面。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于是他再次沉沉睡去,然而没有隔多长时间便再次被吵醒。

  “大半夜的敲个不停,还让不让人睡了?”齐然有些怒气。

  “啊?我们想借宿……”齐然隐约间听到有人喊道。

  门口的声音有些小,齐然听得不是很清晰,便觉的更加烦躁了。

  敲门声一直在响,却没人说话,他长出了一口气。披上一件外衣,点燃了一盏油灯,下床,然后去开门。

  …………

  拿去了门闩,“吱呀”一声,酒馆的大门被他打开了。

  “这深夜之中不在家抱老婆,要到这里来喝酒消愁吗?”齐然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恼怒的说道。

  随即他微微一怔,有些诧异。

  “是你们?”

  映着月光,门口站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是今日由山外而来的那个书生还有他的小书童。今日,小镇因这二人前来,起了不小的波澜。二人被引到小镇议事院的时候,齐然曾在酒馆门口远远望到过一眼。

  许寒白和小光头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微弱的诧异。

  “还以为这里住的是一个高深的老神仙,不曾想只是一个年轻人罢了。害的我们敲门声都不敢太大。”二人心中同时生出了这般想法,但他们并没有表露于脸上。

  “店小二,我们想住宿,还要些吃的。”那个小光头盯着齐然说道。

  “我不是店小二,现在,我是这里的掌柜。”齐然正了正身子,回应道。

  “掌柜的?那便更好办了,我们进去讲行吗?”小书童说罢,便由齐然旁边的间空中走了进去。

  齐然最没办法的便是对待小孩子,更何况这是由那令他陌生而又带着一丝期许的尘世中而来的人,他微微一笑,身子斜靠在门边,让开了道路。

  那许寒白也没有多说什么,仍是报以温熏的笑容,然后低头作了一辑,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二人随意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那许寒白取下了后背的那把麻花伞,用白皙的手掌轻轻拂了一下,发现有什么不对,转而瞪了小光头一眼。

  小光头刚坐在椅子之上,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见状,他猛地站起来,跑到了许寒白近前,用袖头擦了擦桌子,还吹了口气。返身坐到了椅子上。

  许寒白便把那把伞轻放在了桌子上。

  齐然轻笑,不禁暗叹这二人原来是逗比。

  “往常我们这酒嗣在亥时便关门了,你们今日远道而来,也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齐然向二人说道,言语之中多有无奈。

  “我们只要些饭菜就好了,至于酒,无所谓的。”那许寒白答道。

  看着那二人正襟危坐,似是怕进到了黑店一般,齐然摇了摇头。他取出了一些白日剩下的凉菜,放在了二人的桌子上面。

  “只有这些了。”

  看着二人狼吞虎咽的吃着那些饭菜,齐然不禁哑然。“你们由那庭院内出来,不曾有人讲过要招待你们?”

  “那些人听完我们的讲话,全部都深情落寞,像是癫疯了般,把我们二人丢下,不再搭理一句。”小光头望向许寒白。他挠了挠头,接着又撇了撇嘴,扭头对齐然答道。

  不知为何,齐然看着那书生,竟生出了一股警惕之感。他觉得,那书生虽是在笑,可眉眼之中却有股戾气在缓缓流动。若不细看,很难察觉得到。

  那书生剑眉入鬓,眸若星辰,脚下的那顶马靴更是多平舔了几分英气。虽穿着一件文士长衫,确是显得瘦弱了些,可那股从容洒脱的气魄是完全遮挡不住的。

  这样看来,那笑容虽是温醺,可也掺杂着些许不怀好意。

  像是明白了些什么,齐然摇了摇头。他说道:“你们便在此留宿一夜,待到明日,便自行离去吧。那街西有一道庭坐落,往日你们可以在那落脚。还有,这些饭菜需二两银子。。”

  小光头还在嚼着那些饭菜,他呆呆地看向齐然,有些极不情愿。但还是由包袱内掏出了几个铜板,站起身子,递到了齐然手中。齐然看到那小光头似是在找些什么,不住的向那酒馆的内厢张望着。

  “这酒肆之中而今就我一人。”齐然说道。

  “啊?”小光头猛地一怔,转而又坐在了椅子上。

  那许寒白轻轻咳嗽了一声,脸上仍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笑意。

  他轻举起了杯中的茶水,自顾自抿了一口,转头望向齐然。

  “还望掌柜明示,你可知这镇中可有一位余先生还有一位齐姓兄弟而今住在何处?”

  一阵风由门外吹了进来,吹起了齐然鬓角边的一缕发丝,吹灭了放在前柜台上的那盏油灯,酒馆内瞬间被夜色笼罩。

  借着微弱的月光,齐然转身,他轻步走到油灯前,拿起火种将那盏油灯再次点燃。

  “你…找那二人有何事?”他轻声问道。

1234567下一页
扫码
作者庆三安所写的《刀马客》为转载作品,刀马客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刀马客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刀马客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刀马客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刀马客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刀马客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