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青葱微信群最新章节 >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青葱微信群 连载中
分享青葱微信群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

青葱微信群作者:痴呆二少

青葱微信群简介:

她卷入红尘历炼。
  他们每人会一道秘术。
  她误入母亲身前道友微信群。
  都市生活中穿梭着一群修真高人,借同学聚会论道厮杀。
  他动情时会痛彻心扉,命不久也。
  她不慎卷入惊天秘密。
  爱恨情仇从此开启传奇生涯。 http://www.uukanshu.net
-------------------------------------

青葱微信群最新章节一十五 有些烦恼
一 青葱微信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作者:痴呆二少加入书架

  2019年,春节刚过,江南初春乍暖,春意浓郁。

  寒假还没结束,年味仍然很浓,大人们走亲窜友,借酒局,和牌局,忙得不亦乐乎。

  孩子们则百无聊赖打电动,翻看自己的手机。

  吴玄月看着手里的手机发愣,那是母亲遗留下来的手机,母亲已过逝半年,在她的印象中,母亲是位信道之人,连给她取的名字‘玄月’,也透着古道仙风的修道韵味。

  说到修道之人,别以为她是老尼那样古板持重,青衣素稿。

  在她的印象中,母亲年轻漂亮,时尚内敛。俩母女走在街上,别人都以为是两姐妹呢,她母亲看上去就比她年长十来岁的样子。

  可是,她母亲吴琴突然离世,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可是一言难尽。

  手机‘叮’地一声响起,有人发来讯息,邀请她进入微信群。

  吴玄月有个习惯,凡是有人加她入群,出于好奇,她都是来者不拒,进去之后潜水不语,先查看群中聊天记录,对胃口的,就留一段时间,不对胃口的,就悄无音息地退去。

  她点开链接,是一个叫‘青葱岁月’微信群发来的邀请,邀请她进入该微信群。

  她对群名完全无感,现在五花八门的群名太多太杂太奇葩。而此群名‘青葱岁月’,似乎正当年华,又似乎透着年代感。

  ‘青葱’谐音青春。

  而此时吴玄月心情低落,在她眼里,‘葱’,有损意,如果骂人为葱,那他不是朋友之间的调侃,就是皮痒了,活腻歪了。

  她突然想起网络上流传着的一句话来,“我是一棵葱,站在风雨中,谁敢用我沾大酱,我就操他老祖宗。”

  清秀的容颜似乎是笑了,粉唇动了动。

  希望这群不是半调子的二次元微信群,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就点了进去。

  吴玄月进入群后,此群每人的名字前面,都加有两个字的前缀-“道号”。

  道号?她一愣,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有位ID道号叫‘中和真君’的弹出一条讯息:“进群的女士请报三围,发玉照,男士请自觉甩红包。”

  随即,有位道号叫‘小桥流水’的复制了这条讯息:“进群的女士请报三围,发玉照,男士请自觉甩红包。”

  然后,又有一位道号叫‘府主芳芳’的也复制了这条讯息:“进群的女士请报三围,发玉照,男士请自觉甩红包。”

  吴玄月没有理会这些入群套路,而是点开他们三位的资料看了一眼,除第一位道号叫‘中和真君’的是男性外,另两位皆是女性,资料很简单,只有‘小桥流水’标注有‘药师’注明,还写明有谁需要药材,可直接向她购买的广告语。

  吴玄月直接联想到,这个小桥流水,应该是做药材保健方面的微商人士。

  微信群人数不多,七十人左右,极少数人有真人头像。从头像上看,大多是二十七八岁的人。

  看来,此群并非是学生群。

  这时,又有一个道号叫‘诗波铃’的美女头像发出一条讯息:“新进群的道友,请改群名片,谢谢。”

  道号?吴玄月突然明白,母亲身前信道,自己高中刚毕业,母亲就意外过世。她见母亲手机是最新款,挂件也很有艺术,进大学时就没有再买新手机,而是沿用了母亲以前的手机和号码。

  难道,这个群里的人,他们把她误认为是她母亲吴琴上线,才将她拉入该群的?

  吴玄月心生悲凉,她母亲过世半年有余,并没有一个道友打电话联系过她。

  她刚入群,以上的发言都是针对她的,好在吴玄月母亲姓吴,父亲也姓吴,她便改了群名片:吴真人。

  此时,群里更加热闹起来。

  大家七嘴八舌说道开来。

  有道号叫‘我和你’的道:“我们以前的道友,姓吴的不多,一看这名字就知道是谁了。”

  吴玄月看了这条讯息悟出,果然是她母亲身前的道友。只是,这位道友的道号叫‘我和你’,这不伦不类的道名,取得也太随便了,就是充话费送的也比这个洋气。

  ‘我和你’?分明在他的世界里就只有两个人,见他资料里写着‘老杨’,一看就知道此人姓杨了。说到姓杨,吴玄月想到才看过的电视剧,想到了杨过与小龙女。

  难道他想练杨过与小龙女的采阴补阳之术?

  吴玄月撇撇嘴儿,他练‘葵花宝典’还差不多,‘男子割其势,女子闭其宫’,要想练此功,必先挥刀自宫。

  吴玄月想到这里,抚嘴偷乐了一会儿,用调侃他人为乐方式将情绪低落模式解封,开启调侃模式。

  她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这时,那位道号叫‘中和真君’群资料叫‘老龚’的又发出一条讯息:“对的,听说有位叫吴琴的道友,是位大美女哦。”

  吴玄月听到有人叫出她母亲的名号,果然如她所想,他们都是她母亲身前的道友。

  自从母亲过逝之后,她沉郁了许久,郁郁寡欢,连说心里的话人也没有了。父亲工作忙,对她的照顾只是每月按时打钱给她。

  现在,有人提起她母亲的名字,心情突然就好起来。

  只是这‘老龚’的名衔,“‘老龚’?老公!”有占女道友便宜之嫌,叫起来别扭,应该也是位损友。想要成为大众老公,那还得有海纳百川之胸怀。

  吴玄月调侃这位老龚之后,又抚嘴偷乐了好一会儿。

  这时,又有一位道号叫‘北山阿四’,群资料叫‘耿哥’的发出一条讯息:“吴琴美女,把你的头像换了,换成你的靓照,让我们欣赏欣赏。”

  在群里,道友们都叫耿哥为堂主。她看了看资料,原来他是本群的群主。

  吴玄月一直没说话,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别看这群里的人年纪不轻,却个个像中了‘二’病毒,以吴玄月看,这应该确实是个道友群。

  听群里道友七嘴八舌可以知道,‘北山阿四’名字不乍样,却是北门观中的新堂主,听说上代堂主谭阿妮,是位大美女,为人低调,从未露面,是位隐世高人,将微信***由‘北山阿四’打理,自己却隐居了。

二 半信半疑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作者:痴呆二少加入书架

  吴玄月瘪嘴,不就是一个微信群,说得个个像修真高手,跟真的一样。只是那个北门观,她一直没听明白是什么观。

  吴玄月见群友追问头像的事,她就用母亲的照片换了头像,以堵住群里道友的悠悠追问之众口。

  道友们看了照片,又七嘴八舌说开来,有见过吴真人本人的,说她没怎么变样,和以前一样年轻漂亮。

  吴玄月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她无话可说,便关了微信群。

  现在刚过完年,还在放寒假,离开学还有十多天。

  寒假从学校回家后,成天窝在家里补电视剧,玩手机。吃得好,耍得更好。现在感觉身子发重,似乎是长胖了。

  吴玄月走出房间,想到外面去走走,下午的太阳正好,蓝天白云,万里无波,红日载浮载沉。

  她到小区里转了转,靠在一棵歪脖子树上晒太阳。信手翻开微信,同学群里有同学正在聊天,大多是在互相问及什么时候回学校的事,她也应付了两句。

  这时,有同学给她发来私信,是刘建峰,刘建峰是大三学长,吴玄月刚进大学就被他疯狂追求。

  她点开私信,刘建峰私信里说:“玄月,在吗?是不是还在捧着手纸看煽情剧?换换眼睛,和我聊下天。”

  她唇角扯了扯,不想和他多说什么,正要退开,又见他弹出一条信息:“玄月,你听我说,今天你们H市有大事发生。”

  吴玄月没有关微信,她耐心继续等看刘建峰的私信,因为现在她想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我认识一位师兄,他的道号叫七哥,今天下午五时左右会在你们西南H市南城外渡劫,如果渡劫成功,将会飞升为三层结丹前期修士,对于七哥二十多岁的年龄来说,飞升三层结丹也是相当牛逼的了,这是前所未有的突破,那是能延缓衰老,增长寿命,移动速度如风的超级能力。我知道,你家就在H市南城居住,你可以出城去瞧瞧,就当是玩儿,好吗?”

  吴玄月看后,给他发了个笑脸,表示自己的态度,就是‘呵呵’的意思,因为她不想他将这个问题再说下去。

  还飞升渡劫?我看你是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毒了。

  刘建峰见她发回个笑脸,知道她又不相信,他又开始劝解。

  吴玄月见青葱微信群聊得热闹,就点进去看了看。

  她一看聊天记录,顿时惊住。大家也在说今天有修士在H市南城郊外渡劫的事。

  只是,吴玄月不光不信,还觉得很好笑。她认为,这些人就像传销一样,无孔不入。

  但是,他们说的地点,正好涉及到她家的这个地方,所以,她还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说些什么。

  有ID号叫‘催命神君’的发话,“群里有没有在西南H市的修士,今天下午五时,七剑在H市渡天劫,由于还不知道是什么劫难,所以会有凶险,如有离西南H市近的修士,请前去帮忙压阵。”

  吴玄月点开‘催命神君’群资料,里面注明俗家名叫胡宏川,备注里备注是南门剑修。

  这北门与南门是帮派吗?这些传销组织取些江湖名字,跟真的一样。

  七剑?七哥?都是西南H市渡劫,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吴玄月笑笑,见七剑正好在群里,就点开七剑的ID,里面注明‘老戚’,再没别的资料。他应该姓戚,道号‘七剑’的‘七’是‘戚’的谐音。

  吴玄月虽然不信这个世界真有修仙之事存在,但她还是好奇,好奇这个‘七剑’与‘七哥’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又或者他们是不是在组团搞传销。

  于是,他又点开刘建峰的私信,叫着他的网名绝离剑问道:“绝离剑,你那师兄真名叫什么?”

  刘建峰见吴玄月有兴趣问他,秒回道:“戚昊天,真名叫戚昊天,我们都叫他七哥。”

  “哦,他道号叫七剑吗?”因为这个七剑俗家名‘老戚’,也姓戚。

  难道七剑七哥今日都在H市来渡劫,不会那么巧吧,而且还都姓戚。

  刘建峰随即回她,“玄月,你居然知道七剑?他是七哥的爹,早已隐居,很少出来露面的。”

  不是吧,他们是俩父子?

  吴玄月问道:“今日他们父子一起渡天劫吗?”

  “不是吧,没听说,只听说七哥今天渡天劫,很危险的,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抗过。我时间来不及了,要是有时间,真想去见识见识。玄月,要是我来H市,你会见我吗?”

  “不会。”玄月简单回了两个字。然后转身回家,准备换身衣服,一会儿出城去逛逛。

  她随手点进了青葱微信群。

  因为她想看看群里到底说什么,一边说是儿子渡劫,一边又说是老子渡劫。

  那位ID号‘中和真君’发问道:“七剑,你今日渡劫飞升四层元婴还是五层离合?”

  七剑没有立即回答。

  ID为‘北山阿四’的发言道:“对啊,七剑,你的修为应该快上五层了吧,今日渡劫应该有凶险,为什么不提前在群里通知?好让修为高品或同品的道友去帮你压压阵。”

  此时,七剑才回道:“前辈们不用操心,我才二层后期,今日如果渡劫成功,才飞升三层结丹前期阶位。”

  ID小桥流水,俗家名幸孝兰发出一连串不信的问号图贴,“老戚,你乱说,你修行多年,修为高深,怎么会才二层后期?打死我都不信。”

  平日话语不多的老道,ID叫‘无为’的也插话道:“七剑,我相信你不是一个说谎之人,这些年你才修到二层,是不是在红尘历练中误入了歧途?”

  无为老道这一说‘红尘历练’,群里这些所谓的修士们兴奋了,发问更加踊跃,平日潜水不说话的修士们,都顶不住冒出水来,七嘴八舌像炸开了锅。

  中和真君,祸世老王讨论得最活跃,一篇幅全是大写的兴奋。

  ID‘祸世老王’,俗家名王文武问七剑是不是在‘红尘历练’中,被女修士破功,误入花谷,从此误了修行。

三 神秘男子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作者:痴呆二少加入书架

  吴玄月点开‘无为’的ID,见他姓潘,名大明。

  祸世老王不用说,现实生活中一定姓王。吴玄月点开他的ID查看,果真如此,王文武。

  他们说得热闹,吴玄月差点就信了,刚才还以为自己在玩游戏,在仙侠修真世界里呢。

  居然还认真地辨认起‘七哥’和‘七剑’来,现在,才发现这只是个传说,只是个故事,只是在聊微信,哪里会有现实世界的真正渡劫,他们也许只是在聊游戏里的人物罢了。

  吴玄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家里闷了几天,换身衣服,听说城外的桃花开了,看高中有同学寒假回家有空没,约起一起出城赏桃花去。

  刚换好衣服,就听见有人敲门。

  “谁啊?”

  不会又是老爹喝多了酒,把钥匙忘在车上了吧。吴玄月打开门,看见一位戴口罩的男子,那男子见到她时,眼仁往后缩了缩。

  吴玄月有不好的预感,但见他高贵的气质,和那双老诚精锐的双眼,怎么看也不像是贼,为何大白天戴个口罩敲她的门?

  吴玄月愣了一下,对方却先开口道:“这是吴宅吧。”

  此人说话的感觉,像是来自民国以前。

  吴玄月的第一反应,此人应该是找她老爸的,便回他道:“我老爸不在家,你打他电话吧。”

  “我进屋等他。”口罩男不请自入,推门就走了进去,让吴玄月有些措手不及。

  吴玄月愣神的空当,口罩男就已经进了屋。她有些不知所措,此人太过霸道,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口罩男进屋后,像来过她家一样,直接进入书房,吴玄月此时就觉得不对了。

  噘起稚嫩的小嘴儿,娇呵道:“喂,你谁啊?快出去,我要喊人了。”

  男子走进书房的脚退了出来,回到吴玄月面前。

  那双自带杀伤力的眼睛,让吴玄月不由得本能后退,由于害怕,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喊出来。

  男子拉起她的手,熟门熟路把她拉进书房,顺手把门带上,身体逼上去,两个身体离得很近,一双威迫的双眼近距离地盯着她,低沉无温的声音,一字一句扎进她的心里:“你母亲的遗物,在哪里?”

  吴玄月终于明白他来的目的,因为自从她母亲过世后,她母亲的遗物被盗贼翻过不知多少遍,家也翻个底朝天,其它的贵重财物却一样也没有丢失。

  吴玄月吓得心肝‘呯呯’乱跳,像是要冲出虚设的胸膛。对方握住她的手早已经感应到了她的恐惧,所以,不用声色俱厉的强攻,她也会变得很听话。

  她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举起另一只颤抖的手,指了指墙角那只大木箱子:“我母亲的东西,全都在那里了。”

  男子并没有走过去,而是回头看了一眼那口大木箱子,像是早已经知道了,疑问道:“就这些?”

  她不停点头,“就这些了,衣物什么的,都烧了,这一箱东西还没收拾,你要,全都拿走吧。”吴玄月心里害怕,只得求他都拿走,免得还有人惦记着。

  口罩男见她不像撒谎的样子,没有为难她,走过去打开箱子,看了一眼,然后又合上,端起箱子要离开。

  吴玄月被他的力气吓着了,那只大木箱子,里面装的大多是道教类的书籍,少说也有百十来斤,以前她小的时候,还钻进箱里去躲过猫猫。没想到,他轻松就端起来了,就像端一个纸盒子。

  吴玄月迅速帮他打开房门,好让他拿着箱子快些离开书房,他俩配合得很默契,就像两人合伙在搬一件东西。

  口罩男拿着箱子就这样走了,没有去其它房间。与以前不同,上回她老爸说,家里进了贼,把整个家翻得很乱,但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其实,刚才这位,就是青葱微信群里出现过的北山阿四耿哥,也就是那个群主。

  吴玄月很郁闷,口罩男走了后才发觉自己很窝囊,她都没有勇气叫喊,怕他报复,自己居然还配合他。

  她慌忙关好窗户,出门将门反锁,她要到外面去透透气。

  她快步走出小区,无意识的望了望城南的方向。

  天空晴好,万里无云。

  整个脑袋此时空白一片。

  她快步走在街道上,有意无意地顺着大街向南走去。她拨通了高中时同学的电话,约同学一起出城看桃花。可是她打了附近的两个同学,她们都不在家。

  同学没约上,只好一个人出城赏花。

  她挂了电话,看着手里的手机。她母亲的遗物都不在了,除了这个手机,还有手机背后挂着的那个玩件,再没别的东西了。

  这个玩件,那是妈妈生前挂上去的,看上去很有艺术性,古色古香很值钱的样子,有些像古玩。

  她收起手机,慢慢向前走着,走了不知多久。

  她家住在H市城南,如果不坐公交车,最多走一两个小时就能出城,现在还不到三点钟,时间尚早。走着出城赏花,再坐车回家,赶得上去奶奶家吃晚饭。

  她正盘算着,一辆醒目的绿色出租车放慢迅速跟在后面。为什么说它醒目,因为本市的出租车皆为黄色,而这只鲜绿。

  司机摇下车窗,望着路边的背影,眼里迸发出亮光。

  大长腿,长发及腰,一定是美女,没想到H城的女子这么靓。

  吴玄月正思绪荡然走在街边,突然一辆出租车停在她旁边,瘦高个司机伸出头来,问她道:“美女,请问下,你知道城南普陀寺怎么走吗?”

  吴玄月一听有人叫她美女,就知此人言语轻浮,本不想理他,但听他口音,应该是她大学所在地Z市人士。

  她回头看去,果然,他开的是辆绿色出租车,那是Z市出租车的颜色,而她们H市的出租车,全是黄色。

  这人是有多能开,七八百公里的路程也开过来了。居然有客人不坐高铁而招出租车来H市的吗?如果他再算上一个返空来回,那得要多少车费钱?

  此人虽然言语轻浮,却长了一张诚实的脸。

四 出租司机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作者:痴呆二少加入书架

  在吴玄月回头打量这张诚实的脸时,刚才那眼里的轻浮色光收敛了许多。

  出租车司机收敛色眼,是因为他见到回头的是一位漂亮的小姑娘,顶多也只有十八九岁年纪。

  吴玄月也老实地回了一句:“知道。”

  司机看着这张漂亮的脸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透着灵气,真没辜负那双大长腿,刚才只是真想问路,又想瞧瞧长着这大长腿的姑娘是不是不堪回首,没想到一回首,那可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美人。这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不知会遭来多少母性物种的嫉妒。

  出租车司机欣赏完毕回转神,才明白她刚才没有拒绝他。

  “你知道?那太好了。”他莫名兴奋起来,并且慌忙下车,帮她打开后车门,道:“姑娘,我人生地不熟,你上车带我去,我可以给你劳务费。”

  吴玄月脸上随即有些不悦。这人也真是,自己有说要带他去吗?现在骗子是何其的多,自己只是好心指路而以,并没有说要亲自带他去。

  吴玄月没有上车,看了看他像小孩子一样兴奋的行为,泼冷水道:“谁要上你的车?说不定你是骗子呢,再说,普陀寺就在南城外,又不是很远,你顺路前走,右拐出城再左行就到了。”

  司机愣了下,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吓着她了?

  “如果你有空,就带我去好吗?我人生地不熟,要是走岔了路,会耽误大事的。”

  随即,他回到前车位,拿出身份证,工作证等证件,然后转身递到吴玄月面前,真诚道:“这些都是我的证件,你可以先用手机把我的底细都拍一张,发给你的朋友或家人都可以,我赶时间,只是想真心问路。你如果带我去,我可以给你两百元的劳务费,行不?”

  吴玄月眼睛看着他的工作证和身份证,心里正默记着他的身份证号码,最主要的是后四位。

  当她记住后四位后,眼睛迅速前移,看他的出生年月,当看到那些阿拉伯数字时,她有些惊讶了。迅速抬头看他的脸,他的长相模样不过最多就比她大十来岁,可是这身份证上的年月,可是比她父亲都还要年长的人了啊。

  此人长得又高又瘦,足有一米八以上,瘦长的程度,真像一根活妥妥的晾衣杆。身上的衣服还随风飘扬那种。

  不过公正地评论,此人身材修直,鼻挺口方,看上去长得很大气,只是又瘦又高,显得尤其的瘦长。

  出租车司机见她没答应,且疑惑地瞅着他,随即加码道:“劳务费五百,把你一会儿回来时的打车费用都算上了,还包括你今晚的饭钱,你看行不行?”

  这是什么世道,一会儿被人打劫,一会儿又有人主动送钱上门。

  “这是你的身份证吗?”吴玄月伸手拿过身份证细看。

  “天地良心,我还能用别人的身份证不成?你对照着我看,看是不是我本人。”他站正身子,将马脸凑上来。

  吴玄月嫌弃地后退了一步。

  长相没错,只是感觉长相与出生时间不相符合:“这个身份证是你父亲的吧?盗用你父亲的身份证明,那是不乖的行为,知道吗?你出来玩儿归玩儿,开了你父亲的车也就算了,不能说这就是你。”

  出租车司机的手闪了一下,证件差点没拿住,险些掉到地上。

  这世上有她这么夸人的吗?

  吴玄月看着他手里的五百元钱,有些心动,她不光是为钱,主要是也顺路。

  她虽这样说,还是拿起手机对着他的工作证和身份证拍了两张照,还拍了车牌号,都发到学长刘建峰微信里。也不说原由,只说她晚上如果没回他的信息,没报安全平安的话,就一定与这个家伙有关。

  也不管刘建峰如何追问,她只回了句我很忙,就接过钱上了车。

  她上车之后有些后悔,因为,他为什么不用导航?

  出租车司机见她老实上了车,就没有再说什么,也上车发动车子出发,顺着她指的道路前行。

  出租车司机还自来熟地自我介绍道:“刚才你也看到我的证件了,我姓龚,人们都叫我老龚,你也可以叫我老龚。”

  ‘老公’?

  “停车。”吴玄月突然尖叫一声,那声音之尖,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先前受到过惊吓的缘故吧,现在有些敏感。再加上她正怀疑此人的用心呢。

  现在她才刚上车,出租司机就让她叫老公?他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龚司机被她的断然喝声吓了一趔趄,方向盘打了一下滑,车子颠簸了几下。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慌忙解释道:“对不起姑娘,我错了,我只是想说我姓龚,道一下姓,一路上称呼起来顺口一些。那,你叫我龚师傅,(公师傅?)不不不,也不对,那你叫我的道号,不,你叫我的网名,我的网名叫中和真君。好像也不太妥,我的全名叫龚常勇,你爱怎么称呼都行吧,只要你叫着顺口。”

  这人是有多纠结?报个名都一连拐了几道弯,他以为他是在开环山路么?

  不对,他刚才说,他叫什么来着?

  “你叫什么?”吴玄月差点被口水呛到,又惊叫了一声。

  老龚又被她的叫声吓得方向盘差点没握住,车子晃了下后,才平稳下来。

  老子是名副其实的老司机好不好,今天是咋滴了,闯鬼了,方向盘都握不住,老是打滑,要是被群友们知道了,那还不丢死个人了。

  他看了看后视镜,见那姑娘还惊愕地看着他的侧影,咽了口口水后,才道:“我说我的全名叫龚常勇。”

  “不是这句,前面一句,网名叫什么来着?”

  龚司机砸了砸嘴,很正经道:“我网名叫中和真君,不是细菌那个真菌,是君子的君,真君子。”

  “我不是问你是真君子还是真小人,我是问你网名叫什么来着......”吴玄月问出口后,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对他的网名太过热心了,她此时应该镇定。

五 中和太君
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作者:痴呆二少加入书架

  龚常勇再看了看后视镜,大声回道:“中和真君,姑娘你见过这个名字?”

  吴玄月大概已经知道他来H城的原因了,他应该也是发烧道友之一,‘二’病毒患者。

  他就是青葱微信群里的那个修士,她先前看到他的群名片‘老龚’时,还在内心世界里调侃过他一番呢。

  吴玄月沉默了片刻,回他道:“没有,没见过‘真菌’,‘太君’这个名字我到是见过。”

  说后将眼光调开,握手机的手不着痕迹地开亮手机,迅速将音量滑到最低,点开青葱微信群,先前没有细看聊天记录,现在想再看一看。

  “太君?姑娘你真幽默。”

  中和真君从后视镜中见她认真看起自己的手机来,就没再说下去。还是关注下群里道友们说了些什么。他的眼睛时不时晃一眼贴上右前方的手机屏。

  吴玄月认真看起他们先前的聊天记录来。

  前面有中和真君的发言,他对先前催命神君胡宏川让离H市近的道友去帮七剑压阵的回话是:‘催命神君,请你放心,我正拉了一个客人去H市方向,我现在这个位置去H市全速还有两小时车程,现在还不到两点,我能赶过去。七剑只是飞升三层结丹前期修士的话,我是能护住他周全的,请朋友们放心。’

  接下来的聊天记录,是‘闲淡散人’与‘小桥流水’东拉西扯的聊天,一会儿说炼药,一会儿又说蒸包子,一会儿又问什么蛇麻子草的功效。

  让吴玄月看得头大,简直是一群精分病人。

  她们聊天过程中,‘中和真君’与‘逍遥道君’偶尔插进几句嘴,调戏打趣两位女道友一翻。

  不是说信道吗?还色性不改,别侮辱了修士清名。只是那两位女道友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反而调戏回去。

  吴玄月点开‘逍遥道君’的ID,上面写着俗家名叫肖明。

  吴玄月回转来继续看下面的聊天记录,他们调戏的话就滑过,中和真君有许多时候都是用的语音,他当时应该是在开车。

  但个人认为,即便是用语音,开车聊天都是对自己和他人生命极不负责的行为,把车停靠在停车带把事情交待完后再上路的除外。

  现在,群里有人新弹出聊天记录。

  有位美女头像ID‘北河玉儿’道:“祸世老王,你占卦一下看看,七剑今日渡劫,有几分把握成功。”

  祸世老王秒回:“好。”

  北山阿四回道:“得了吧,祸世老王占卦,哪次算准过?”

  中和真君用语音回道:“对的,听你祸世老王这名号就知道了,他就是个祸害,算谁谁不准,不然也不会得祸世称号。”

  吴玄月虽然不能听见微信内的语音,但她现在可以听到中和真君的实况呢。

  祸世老王发了一串敲打脑袋的图贴。.

  北山阿四附和道:“对啊,我差点忘了,还是请我们的占卦师逍遥道君占一卦吧,他虽然时准时不准,但总比祸世老王一卦都算不准要强。”

  群里此时发出许多笑脸。

  祸世老王回道:“我这次一定算得准,普陀寺今日会有血光之灾。”

  北山阿四骂道:“滚你的,别乱说话。”

  小桥流水回话道:“‘皓月长空’占卦最准,只是常不在线,我说他这个教育部主任,真有那么忙吗?群里有道友渡劫,他也不出来占一卦。”

  ID无为发话道:“要说真准,那应该是老道田大师,只是他终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又不知到哪里云流去了。”

  吴玄月看后,感慨了,这些信道的还真是无孔不如,教育部主任也信这些玩艺儿?

  她点开教育部主任皓月长空的ID,见他俗家名叫任乘云,还附加注明占卦师。

  吴玄月无语,这比***还厉害,洗脑透切,还好,她的意志力坚定。

  吴玄月回到微信聊天窗口,这时,‘闲淡散人’发出一个连接。

  她没有去点开,而是点开她的ID号再看了下,发现她资料里写的是闲来无事的散人一个,这是与门修相对应的吗?原来她的道号闲淡散人是这样来的。

  她资料里还写得有炼丹师,原来她在群里的职业是炼丹,而小桥流水又是药师,是说两人有共同语言,整日药啊草啊丹啊聊得欢乐。

  他们还真把自己当药师了,连聊天都不离中心,跟真的一样,吴玄月都差点糊涂了,他们这些人已经是被谁洗脑了,无药可救的程度。以后要少进这个群里蹲着,要是在这里呆久了,一时糊涂,自己都不知道哪是真实哪是虚幻了。

  她刚关上微信群,突然车子猛地右打,她一个趔趄,手里的手机差点被甩出去。

  随即听到‘吱’地一声刹车声。

  “怎么了?”

  这时这位姓龚的太君说道:“稍等一下,我看个东西。”

  吴玄月还没回过神来,就见这位自称老龚的司机,已经将车子靠边,踩了刹车,车子停下之后,他迅速拿起手机,点开刚才闲淡散人发出的连接查看。

  吴玄月很是无语,他是有多喜欢闲淡散人,她发个连接都要停车看了才走?今天她到是要看看,这个闲淡散人到底发的是什么东西。

  吴玄月拿起手机,点开那个连接。点进去后才知,原来是她发的网络小说。

  不就是一个小说连载,这小说是有多精彩?居然能让出租车司机不理睬旁边坐着的乘客,半途停下车来,看了再走?

  吴玄月虽有些抗拒,但还是看起内容来。她大致看了一下,当她看到里面提及的时间和地点时,她不得不认真看起来,时间说的就是今天,此时,地点说的是西南H市城南外将要发生渡劫的事。

  小说内容大致意思是,今日下午五时左右,在西南H市,是观日蚀的最佳的城市。而在H市的城南外普陀寺,是太阳、月亮、地球连成线的正中位置,这个位置,对于要渡天劫的修士来说,是梦寐以求想知道的准确位置。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痴呆二少所写的《青葱微信群》为转载作品,青葱微信群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青葱微信群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青葱微信群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青葱微信群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青葱微信群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青葱微信群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