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永恒九天最新章节 >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永恒九天 连载中
分享永恒九天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

永恒九天作者:星夜蓝天

永恒九天简介:九天,即是天数也是命数。苍天数九重,众生修九境。玄凡,莫心,屠魂,玄宗,玄王,玄圣,玄尊,天帝,封仙。九天之上,宰万物,定数命,破乾坤,幻天辰。曰为:玄神。
  一个世界,一个玄幻。少年若绎,数年归来,废物依旧,冷眼翻倍,人,应不辜此生一遭,既来之则该之!
  信念不死,此生不败!九天世界,精彩尽在。 http://www.uukanshu.net
-------------------------------------

永恒九天最新章节第45章:前去乱葬岗
第1章:归来的废物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作者:星夜蓝天加入书架

  春和日丽,阳光散在赤岚大陆上令得芸芸众生心中都有着一股暖意。

  若城,位于天庸帝国西北区域。此城不大不小,可容于百万人数。环山绕水,四季分明。在帝国中,也可称得上富饶之地。

  此城称之为若城故有原因,它是在天墉帝国中显赫家族——若族的掌权区!若族曾是帝国之中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其帝王重视的神龙将军便是若族之人。当年神龙将军平定战乱,特赐若城给予若族。硕大的若城共聚九十万百姓,在帝国中也是鲜有的超级大城市。可想而知,帝王对若族的重任是何等之高!

  若族长老议事厅。

  屋外,门庭若市。不少少男少女们三言两语议论着,时不时冷笑几声,言行之中无意表现出一种讥讽和自高一等的模样。绝大多数人如出一辙。可想,他们所议之事并非善事。

  “此话当真?那若绎还是废物?”

  “嗨!我亲眼所见!他连街上的混混都打不赢。而且也从未感觉到他散发出一丝的玄力波动,不是废物又会是什么?”

  “啧啧,当年见他与那个神秘老者云游历练,我还以为他走了狗屎运,可以摆脱废物名号。没想到啊没想到,两年不见,居然还是个废物。哈哈哈,笑死我了。”

  “可不是吗?当年不知有多少人羡慕着,能得到强者的青睐?今日重逢,只笑当时无知年少。看来,那个神秘老者也不咋地嘛,当年那些长老一个个像装孙子似的对待他。”

  “嘘——,别瞎说,被人听见了可是要吃板子的!若绎那家伙可能天生就是当废物的命,再厉害的人也治不好的!”

  “唉,他父亲还是个天才呢!他却是个废物。真让人难以置信。”

  ……

  正当门外叽喳声愈演愈烈时,大门“咂——”的一声便开了。从中走出一位身穿麻衣的少年,与众多在场者年纪相差不大,秋若波水般的面目实属几分赖看,碧蓝双眸之中充满着忧虑。望着一群似笑非笑的众人,眉头微微一皱,也不与其争论,直步而行。

  这次回来,原本准备悄无声息的看一眼值得去看的人便走。却不怎么的被众人视作为瑰宝一样,大力宣传,一时间满城风雨。自己回来的消息惊长老们,立刻便派人把他请了回来,当面问话。

  见到若绎出来,这些人可是等了许久,他们那里肯放过他,一路追问,绝大多数问题尽是望若绎心窝里刺针。

  “若绎,唉,别走啊!久别重逢不和我们兄弟姐妹们叙叙旧?”

  “若绎,这两年你都干嘛去了?不会是在猪圈里呆了两年吧?怎么还是废物!”

  “估计是被那老头子拉去养猪去了,自己又打不过他。这不,等那个老头子死了立马就回来了!”

  “啊?若绎好可怜啊,那个糟老头没有虐待你吧?”

  ……

  “说够了?”

  他突然停下脚步,双目射出冷色寒光,幽深瞳仿佛吞噬人心一般,令人不禁身体一震。也不知为何,这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

  “你们侮辱我可以,但是请不要指骂我老师。”他再度开口,却没有了方才那种震人心魄气势。

  “切,拽什么拽,以为自己多大能耐?难道我们说错了?你那所谓的老师就是个骗子,你自己应该深有体会吧?还帮着他说话。”

  此时,一位白衣少年站了出来,嘴角勾画出邪魅之笑,凭着颇为赖看,却难以言出特点的面容和很长,很浓密,如一股黑色的激流向上抛溅,又像瀑布似地悬垂于半空般的黑发。这众人之中算得上一个闪烁的明星。

  见到此人,若绎双眸微微眯紧了些,他自然认识这个当出头鸟的人。若修,若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六岁淬玄,十四岁便已跨入无数青年向往的玄凡境。

  “是不是骗子可不是你说的算。当年长老们可是亲眼目睹老师的能耐,莫非你是想说长老们都有眼无珠不成?”若绎冷哼一声,当面指责道。

  听得这话,若修脸色有些难看,在场的各位谁有这个胆子骂长老?且不说日后地位不保,修炼资源变少,就杖打五十这一条就足以让这群傲气冲天的少年们当个乖乖孩子。

  而现在若修被他带了这么一顶帽子,急忙反驳道:“我可没说过,长老们都有自己的见解,我等也猜不透,可是,你现在还是废物,这点,不可否认!”

  “然后呢?”若绎接着问。

  “什么然后?”若修不解。

  “我是废物,然后呢?”若绎面无表情,承认道。

  若修一愣,不仅仅是他,周围群众也如此。他们没想到若绎竟然还如此坦然承认。若是自己,定然不会。

  其实,细心之人可能会发现他与其他年轻人有所不同。少年,是青春勃发,奋力当先的代言词。这里的少年少女,都有着桀骜不驯的傲气。而若绎不同,从他的气息中未能察觉出半点。反而有着老者般的沉稳。

  这可能是这些年的历练有关。

  见他不在纠缠,若绎直步而去。跨入一栋楼房后,将门紧闭。

  房子是他父亲的,也就是那个被誉为若族之中最杰出的若炎。不过,这已经是当年的往事了。如今的若炎被定下谋反的罪名,已身处监狱。

  “废物……吗?”闭上房门的若绎轻微哀叹了一声“叫了快十年了,也习惯了。”

  他摇了摇头,目光射向屋内,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木桌、木椅等家具摆放整齐颇为干净。

  这令他感到有些惊讶,这屋子少说也有两年未住过人了吧?竟然一尘不染,可想而知,定是有人细心打理过。在若绎的眼中能帮他做这种事的仅限一人。

  他这次回来便想看看这丫头。

  若冰,那个占着比自己大一个月而非要若绎叫冰姐的妮子,也是他唯一的朋友。

  他还依稀记得儿时的点点滴滴。一想起来,若绎这不苟言笑之人嘴角也掀起微妙的弧度。若是没有她,自己可能已是一具尸体了吧。

  毕竟,从六岁开始,一直受人辱骂,被称为废物,这不是一个寻常人所能承受的。好几次,若绎确实想一走了之。还好,有她在身旁……

  作为这些年唯一的朋友,若冰在他心里的分量实在太重,已经是无人可取的地步。

  他先是在屋里绕了一圈,感受久违的温馨。接着便从自己那麻衣口袋里取出巴掌大的沉木盒子。里面装着一颗黝黑色的药丸。若绎见到这颗丹药,目光都开始灼热起来,脸色有些古怪,似乎在犹豫什么。

  他叹了口气,又将木盒收了起来。紧接着盘腿而坐,闭目养神,却不经想起那老头子的一句遗言:“丹为十转,九转为死,一转为生。若非迫不得已,切不可用。虽可铸就玄脉,但终究留下后遗。你既有天术造诣,便可放下此病。专心天术吧。日后也可成就定有一番作为。”

  

第2章:9天世界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作者:星夜蓝天加入书架

  自古,世界一分为五,异千界,妖魔界,虚空界,仙界,九天界。

  九天为心,四界相拥。共筑九天世界。

  每个世界都有自属至上种族,异千为怪,妖魔为龙,虚空为无,仙界为仙,九天为人。

  虽种族不同,空间不同,但每个世界所追求的力量无一不是玄力。

  玄力,荡天地而无形,无边无际。

  天有九重,玄有九境:玄凡境,莫心境,屠魂境,玄宗,玄王,玄圣,玄尊,天帝,封仙!每一境,力量相差甚远!而九天之上,名为:玄神,破天碎地,宰万物,定宿命,天地轮回,不受其扰。无数人为之敬仰!

  可这仅是传说,千百年来,从未听闻谁立九天之上。

  即便是传说,这也是每个修者的终极目标——举手投足之间便可毁天灭地!无数人为此日夜修炼,却最终只能在遗憾中离世。

  在千万年修境下,玄技渐渐在世界扩展,演变。进而成为如今的技分九阶:灵动阶,入灵阶,通灵阶,乾坤阶,上天阶,毁灭阶,焚世阶,传说阶,无渊阶。

  九阶与九境一一对应,一般情况下,无法越阶使用玄技。

  一部尚好的玄技能大大增强自身战斗力。且不说自身修为如何,那些高阶的玄技其本身便拥有强大的力量来引发天地异变。而越是强大的力量就越发稀少,这仿佛就是天地定律。那所谓的传说阶,无渊阶更是只问其名不见其人。

  既然是修士,必然会有功法,称为玄诀,分十级。所修玄诀越高,自身玄力品质越好,力量也变越醇厚。在同等修为下,玄诀高者会占极大的优势

  相传,世界是由玄力与灵力混沌而成,玄为量,灵为形。山岳,河流,汪洋,冰川,沙漠,星辰等等,由此勾勒。悟其道,解其本,得其源,幻其阵!

  此为天术师,与玄者截然不同的修行。他们因天地而行力,运用天地奥学,勾勒阵法,引动力量。而天术师在九天世界之中甚少至极。稀少到许多修士都不曾听闻有天术一说。

  在历史长河中,天术师都是极其耀眼的存在。一旦出现便是大规模的屠杀!阵比万军,并非廖谈。

  所以,天术师在知晓人眼中就是一支强大的军队!引来强者的重视与尊重。

  只是,这等能人注定少数,绝大多数人身怀玄脉已不是奇事,而天术师拥有的是灵脉。能与天地间共鸣的脉络!

  若绎虽是废品玄脉,但是他有尚好的灵脉!这便是为何那个神秘老者收他为徒的原因。

  清晨,空气略带细润。天灰蒙蒙的,东方边际仅有一道红霞似欲冉冉而出,向大地展现它耀眼夺人的光辉。

  经历一夜休息后,若绎的精神状态也恢复充足。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能量,细微至极。他缓缓睁开幽深双眸,眸中似有一道黑色光芒一掠而过。轻微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二重境啊,何时可破?老师留下的阵法,太多难以勾勒了。”

  若绎手指轻微一点左手腕上的褐色手环,心神一动,手中变出现一个卷轴。金木是轴,色为金,约半尺;楠纸是卷,色为绿。光是这两样便是九天界少有的材料,极为珍贵。不惧火烧,水侵,隔时百年也可保存完好。

  能用到这等卷轴的,无非就是玄诀或是阵法!而若绎手中所拿便是后者。

  若绎盯着卷轴,神色有些惆怅。天术修炼不如玄力那般繁琐和苛刻,全因一字:“悟。”

  大愚大智,天性自然。悟道者,归于自然。悟乃天道,因缘而遇。

  天术师,修灵其次,更重要的是修心。纵使灵力修为在好,未能悟阵,其力与空气无异。

  若绎修灵两年,也未曾悟出二重境——即勾勒出二重阵法。

  “唉,慢慢来吧,急不来的。悟随缘,时机到了自然可行。”若绎手掌一翻,那金绿卷轴凭空不见。

  下床简单洗漱后,正准备出门,却听闻有人敲门。若绎眉心一皱,心里寻思着大清早的,怎会有人拜访自己?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若不是父亲的功名,自己或许找就被赶出若族了。

  揣摩着心思,他开门一看是以为与自己相差无几的少年,身穿蓝色旗袍,粗眉大眼,鼻梁高挺,枯唇裂笑,实属其貌不扬之人。除了身段不错,略显高大,令给人一种威慑力外未有其余之优。

  “你来干什么?”若绎一见此人便脸如冰霜,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估计是来找茬的。

  在他眼前的这名男子若绎自然知晓,对这个人他深感厌恶。

  “你这是什么语气?听说你回来了,特地来看看你,毕竟都是一个家族的人,就如族长所说,互相关照嘛。怎么,不欢迎啊?”看见若绎这般脸色,他到毫不在意,摆出一副笑脸。

  “少来了,你那点小肚鸡肠谁不知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若绎板着脸道。

  “呵——,你个小兔崽子,两年没见脾气暴涨了不少啊!忘记被我按在地上摩擦了是吧?要不要让你回忆一下?”他冷笑一声,体内玄力飞速运转,这周围星星点点的玄力如同黑洞般吸取而来。

  三品玄凡境!

  感受到玄力气压的若绎脑海里霎时浮现出着五个字。他依稀记得两年前这家伙还是个淬玄第九宫的菜鸟,两年期间尽然进步如此之快,已他的天赋实在不可信。

  难道遇到什么机缘不成?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若绎摆了摆手,若无其事道:“少唬我了,在这里,你敢动手?若霄,没事就滚,别挡在这碍眼。”

  若霄见他不吃这套,有意嚣张跋扈道:“两年不见,没想到变聪明了。不过也对,垃圾要生存就得动动脑子。行了,那我也不想和你废话,族长有事找你,让你赶紧过去。”

  “族长?”若绎半信半疑看的他一眼问道,“真的?”

  “呵,信不信随你。”说罢,转头就走。

  若绎掂量了会,若霄的话实属不可信,以前没少这样骗过自己。最让若绎记忆犹新的一次是莫约十岁那年的傍晚,若霄等人骗自己若冰有事找他,毕竟三人成虎。若绎也没多想,直到进入她的房间看到不可描述的画面时,他才后悔莫及。

  因得这事,若冰有甚几个月未曾理过她。不过,在此之后两人的关系却有越发亲密起来。惹得那些人恨得直咬牙。

  这本是儿时的玩笑,喜弄过一次也就罢了。可就论当时若绎的地位而言,任谁都凌驾于他之上。于是,他便成了众矢之的。

  所以,对于他们的话若绎难以相信。

  但如今都已经少年时期,对自己的话有几分掂量了,不可能和从前一样乱开玩笑。也更不可能拿族长开刷。

  经过几番思考后,若绎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昨天回族时便没有见过族长,听闻外出,今日方才回来。若是族长,也有可能这时叫他过去。顺道见见若冰也未尝不可。

  

第3章:我不甘为废物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作者:星夜蓝天加入书架

  闻过若霄之话后,若绎便珊珊而去。

  若族族长名为若恒,是若冰的爷爷,也是货真价实是九品玄王!其实力在若族之中屈指可数。话虽如此,可若恒却没有点的强者气概至少若绎不曾见过,他更像似和蔼可亲的老头子。因若绎父亲的关系,若恒与若绎相对而言走的比较近,也照顾若绎许多。

  或许便是若族族长的缘故,自己才未被族中除名。在某种意义上,若绎视他为亲人!

  ……

  族长的房子并不大,更不是别院,很平常的两层楼房。

  在还未到达族长房屋时,若绎便听见一道清脆悦耳之声从屋里传来。显然是名岁数不大的女子所发出的声音。

  若绎走到门口一瞧,立刻摆出一脸嫌弃的模样。正准备调头就走,似欲等会再来,却被若恒那老头子逮着正着瞬即开口大喊道“若绎,你来了!哈哈哈哈,快,进来坐坐。”

  话音未落,不由若绎说话,一个箭步,眨眼间便站在他的跟前。立即用那饱经风霜的枯手将若绎拉进屋内。此时此刻若绎算是知道族长为什么大清早的唤他过来,感情不是想他了……

  “族长,我话还没说完呢!”屋内的妮子先气愤一句,紧接着目光看向若绎,音调故意调高了些道:“你怎么来了?那凉快哪里待着去,别妨碍本小姐做正事。”

  眼前的妮子,身材苗条,略显矮小,身穿火红色的长锦衣,扎着修长马尾辫,实在可爱动人,姿容秀丽无比。她名若欣欣,大长老的孙女,平时就是一副傲娇模样,出言嚣张并不是针对若绎个人而言。不过,这却令她的魅力又增添了几分,在族中可是有不少追求者。而在若绎眼中这妮子也不算太坏,至少她没有别人像看畜生般的眼神看自己。

  “你能有什么正事?”若绎没好气道,“一整天都不知道在瞎嚷嚷什么。”

  “你说什么?”若欣欣咬牙切齿,娇哼道:“皮又痒痒了是吧?需不需要我帮你按摩一下!”

  若绎白了她一眼,在族长面前敢说这话的也准没谁了。

  “哎,两年未见,别动不动就吵架,年轻人好好叙叙旧嘛。”若恒笑呵呵的道。

  若欣欣听闻之后,不屑道:“我跟他没为什么好说的。族长,不要转移话题嘛,这次去灵山你就带我一个吧?”

  “不是我不肯,凡事都得按规矩来。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也别想那么多,抓紧修炼才是要紧。”若恒摆手摇头道。

  “我的实力您还不知道?”她挥动稚嫩的玉拳,撇嘴道,“除了若冰,同辈之人谁能与我匹敌?”

  若绎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小声轻喝道:“小心牛皮吹炸了,下不了台。”

  “你说什么?”正巧这话却被若欣欣闻见清楚,“要不咱俩比试比试,让你见识我的厉害?”

  若绎抬头望天,不做回答。

  “怎么不敢呢?我就知道你是窝囊废。”她双臂抱胸趾高气昂道。

  “行啦,少耍嘴皮子功夫。若是真有实力,在成人礼那天,我们自然会看到。到时候想带你去都不行。”若恒微微茗茶接着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话对若绎说。”

  “哼!”若欣欣瞪了若绎一眼,才转头离去。

  见此,若绎不由觉得好笑,瞬即又问若恒:“族长,那个灵山出了什么吗?那丫头竟如此在乎。”

  “呵呵,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全国风雨,你虽刚回来,但应该也听闻过空间崩塌吧?”

  “有所耳闻。”若绎道。

  “空间崩塌正是灵山处。那里经过剧烈崩毁,空间粉碎。却出现了一座古代宫殿。宫殿估为遗迹破旧不堪。

  可单从里面残留散发出来的玄力波动就可推断出,那宫殿的主人必然不少于玄尊的修为!”

  “玄尊?”此时若绎的脸上也露出惊骇之色。

  玄尊,在整个帝国的千年历史中也未曾记载几位。现如今更是未曾听闻。在众多数人眼中,玄尊即是传说般的存在,遥不可及。

  其力量更是破碎山河,手撕星辰!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若又问道:“既然是玄尊的宫殿,那里面定是危险至极,带她去恐怕……”

  “哈哈,这我自然知道,只不过是带小辈们去见见世面,当然不会领她去灵山。”若恒停顿了下,目光如炬,又反问若绎:“若绎,你老师是否真的离世了?”

  若绎闻得这话,身躯不由一震,如巨石落地般点了点头。

  “唉,没想到啊,那位老先生神通广大,竟然会遭遇不测。”若恒由发身心的感叹道。

  若绎深吸一口气,双木目如赤焰般灼烧,双拳不经意间紧握,修长的指甲钻入掌心却浑然不知,恨声道:“终有一天,我会报仇雪恨!”

  老师离世的惨象即便是一草一木他都记得非常清楚。那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亿万子民血流成河,還生者,仅为自己。

  “老先生的事,我还是知晓一些的。”若恒低沉道,“那些人不是我们能接触的,更别谈报仇。”

  “族长,”若绎炯炯有神望向若恒,“两年前离去时,我便说过。我,不甘为废物!今日我同样立誓,杀师之仇岂能不报!”

  见着若绎这般神色,就如同他父亲一样,骨子里尽是不屈傲气。可是,当年也正是这股傲气夭折了他,落为阶下囚!

  “唉,你和你父亲是一个模样,总是不听劝。”话虽如此,可若恒神情显然是欣喜的。人可以没骨气,但不可没傲骨!

  “你这两年那老先生可能治好你的废品玄脉?”若恒突然又问。

  若绎沉默了会,缓缓说道:“有办法,可是太过危险。”

  “这样啊。”若恒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又道:“若是如此,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嗯。”若绎回应一声,眼神飘忽不定,扭扭咧咧似乎想说却又吞了回去。

  见此状,若恒先是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有什么事就说,我会提你想办法的。”

  “那个,族长,问你件事。我回来也有两天了,怎么不见若冰她人啊?”

  听得这话,若恒哈哈大笑:“冰儿啊,我想想,我想想,她应该在灵溪古树哪里吧。我前几天离族的时候,她便要冲击莫心境,估计在那,毕竟有千年的古树为引,天地玄力浓厚。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冲击莫心境?”若绎愣了会才咂舌笑道:“这妮子天赋真非常人可比。日后修为可能不会亚于族长您吧!”

  “或许,我族再造一名玄圣强者!”若恒双眸中充满期望,同时脑海中不免闪过令人伤心往事。

  若绎一笑,再造吗?他明白第一名玄圣是谁,那个带领若族走向辉煌的若炎,也正是自己的父亲。

  说起自己的父亲,他毫无映象。从出生起就曾未见过父亲和母亲,也不曾有人给他提起过。只有族里的传闻,让自己对他们有些了解罢了。但这类传闻,终究是以讹传讹,不知是真是假。他唯一敢确定的是,自己的父母很强。

  

第4章:例外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作者:星夜蓝天加入书架

  若山,一座海拔不过六十多丈的山丘,位于若城东南处。其山最为出众之处便是山顶上的千年古树,若族将其称之为辰溪古树。

  据传,辰溪古树是千年前一位仙人所种,拥怀仙气,吸取日月精华,聚天地之玄力。而此若山,因树得名,成为修炼宝地,天地玄力醇厚,给予修炼们极大的恩惠。此树的威名在帝国之中广为流传,而若族世便是千年前,仙人委派来世代代守此仙树。

  由于是传说,无从考察,是否为真无人知晓。只是若族近百年来的确长守此处,似乎若族之根扎在这里。若城近百年的天灾人祸并不少,可若族从未想过举族迁移。由于若炎之功,帝王便将此城赏于若族,定为若城!

  辰溪古树名正言顺为若族独有之物。

  若山山顶,辰溪古树之梢。

  一位女子盘坐着,双手微合,十指相扣,双眸沉闭。她穿着白衣连裙,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似碳黑色描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

  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而此时在她体内的玄力如疯狂的野兽般飞速运转,天地间的玄力如旋风般急掠而来,与之供应,使得白衣长裙咕咕作响。在她眉心处,一道肉眼可见的蓝色微光嘘嘘发亮,体内的玄力似乎迎合着这道微光时而暴涨时而跌落。而她本身便在全力压制着这种跌幅,等待某种契机出现。

  山腰处,人山人海,大多为若城中的青少年,望着山顶上的倩影,脸上满是羡慕与崇拜之色。

  “不愧是若族第一人,竟要冲击莫心境,这才多大年纪啊!”

  “据说,她还未参加成人礼。应该不过十六,十六岁的莫心境高手!啧啧,真令人震惊啊!”

  “她若是日后成长起来,估计得是一名玄王强者,甚至更高!天赋异禀之人,非我等可比!”

  “日后还得多多仰仗若族,为我等庇佑。”

  ……

  听闻外人之言,若族之人脸上有光,夸夸其谈。

  若绎身在人群稀少处,静静地望着,脸上不免挂上欣慰之笑,他是真心的替若冰感到高兴。两人的身份地位虽不同,一个被视为天之骄子,一个被视为没用废物,但是他们都有相同的痛苦。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若冰注定被赋予非凡的使命——带领家族走向复兴!这种如巨石般的责任从小便压在她稚嫩的双肩上,迫使她更为强大。

  而若绎则是背负绝世骂名,废物二字刻烙在身,洗脱不掉,唯有变强!

  两人从背负着不同的名号起,痛楚随之而来,常伴近十年!

  若今视见若冰这般成就,与她的努力分不开,若绎由心高兴。但在高兴的同时他的心也有些隐隐不安,她有这般成就,完全出于自己的勤奋,而自己却依旧如往,什么也没有改变。

  “十转丹……”若绎脑内闪现出那颗指节般大小的乌黑丹药。九转为死,一转为生,先死而后生,不经历死亡的痛苦何以重生?

  当初得到此丹时,若绎从未想过服下十转丹。仅有一成的几率存活,这令人绝望的数据实在让他心凉。可视如今,他又不得不再度考虑。

  他深深吐息了下,心中已有决定。若是在这般无所事事,单想依靠天术上的造诣还远远不够的,若绎很清楚自己在天术上的天赋,若非巧遇机缘难成大就,至少想报杀师之仇和救出在牢狱之中的父亲便纯属无稽之谈。

  望向山顶上的倩影,若绎眼中闪动着坚韧。他能感觉到,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越远了,实力如此,地位如此,两人相同的痛楚亦是如此。她在不断变强,而自己依在原地,只能望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终有一天,他们会分处两个不同的世界。

  正当若绎调头离去时,一支手拍在他的右肩,紧接着一道低沉之声在耳边响起,“若绎是吧?”

  闻见这沙哑之声,若绎转头双目凝视,见得一位身穿黑色斗篷,斗篷之上,竟有如血所画的玄字,因风帽拉下,不见其真面,更不知其身段,唯一特征便是此人高大远超众人。若绎隐隐约约感觉他在微笑,却能让自己不寒而栗。

  此人来者不善。

  “你是谁?”若绎放下心里不安,谨慎问道。

  “我是谁,你忘了?”黑衣人似乎带有戏谑道:“看来他让你活着是个错误的决定。”

  此刻,若绎脸色彻底阴冷下来,“你到底是谁?”

  “天域沙漠,风岚州……”那人停顿了会,“牧魂唯一一次向我们低头,却是为了你怎么个废物,实在令我不解。”

  听闻此处,若绎双眸如饿狼般盯紧此人,浓浓的杀意在此刻爆发出来,咬牙切齿道:“玄神教!”

  话音未落,若绎挥动右拳风驰电掣般喷发而去。

  “太慢。”男子轻叹一声,便接住他的拳头,在若绎还未再次进攻,一掌拍在若绎胸膛,将整个人震飞出去,落于泥土,仰面朝天。

  这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只是没人敢插手此事。

  摔倒在地的若绎猛的咳了几声,站起身来,手捂胸膛,犹如撕裂般的疼痛阵阵传来,让他的面色都变得铁青起来。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恢复一些理智的若离冰冷问道。

  “来游玩的,你信吗?”

  若绎不言,杀意肆虐的双眸凝视于他。

  黑衣人仅迈腾一步,霎时便出现在若绎跟前,仅用两人可闻之声道:“当初不杀你,真是个错误决定,没想到你还是若族之人。”

  “你想对若族动手?”若绎大惊低沉道。

  黑衣人呵呵一笑,“那得看看你们值不值得。如果我们想要的东西的确在若族这,你们若族当然会招来灭顶之灾。”

  “想要的东西?”若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小子,见你是牧魂的徒弟才想见见你,实在没想到你的确如传闻一样,确实是个废物。即便你是天术师,没有玄力的支撑,在施发天术之前,你和空气没有任何区别。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牧魂下跪求你平安,意义何在。”

  若绎双拳紧握,面色狰狞,目光之中充满了仇恨与弑杀。当初老师受辱的画面又一次在脑中浮现,每每见到此处,他的情绪便极为不稳定,身体不由自主开始颤抖。

  “小子,最好别将今日之事说出去,否则我们不介意多屠杀一个家族。虽然我们不会多做无意之事,但凡事威胁到自身之人都会一律铲除,当然,你是个例外。”话音如微风在若绎耳边飘过,眨眼间,黑衣男子已消失不见。

  不少人都为之惊叹,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莫过于玄王或其之上。

  站在原地的若绎心里杂乱,自己能活至今,依靠的却是废物二字,这无疑是对若绎的一种讥讽,“我是个例外吗……你们等着,我会让你闷为当初的决定感到后悔的!”

  

第5章:10转丹
永恒九天全文阅读作者:星夜蓝天加入书架

  因为那黑衣男子的消失才引来一阵哗然,不少人猜测起来,此人实力不差,众说纷纭。直到若绎离去,风波才渐渐平静下来。

  在他离去不久,辰溪古树上的若冰方才有了动静,忽然,天地之间的玄力如漩涡般汇聚而来,而中心便是树梢之上的若冰!众人感觉此状,这分明是突破才有的玄力归纳!

  也就是说,这丫头突破了,成为真正的莫心境高手!

  不少人又开始为之感叹,若说若族长老在此,必然是欣喜万分!

  若冰缓缓睁开美眸,感受体内扩张的玄力,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

  “终于突破了,两年了,你也该回来了吧……我也该走了。”

  ……

  秦月楼,若城第一厢楼!上品房间内。

  一位女子细心品茶,妩媚迷人,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穿着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坐于圆凳,玉手拿茶,微微品尝,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正于此时,一道身影凭空而来,用其粗犷之声道:“大人!”

  他站其一旁,略显简单,一件黑色斗篷将其外貌尽数遮去,唯一特征便是高于常人,在这黑色斗篷上便印着如血色般的玄字。显然便是今日与若绎冲突之人。

  “见着了?”女人如清泉流水之声响彻道。

  “嗯。”男子点头道,“这次,他应该会服下十转丹。”

  女人一笑,如天辰皓月,煞是好看,“废品玄脉,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用来当试用品可是异常珍贵的试验品。”

  “大人,若是他还是不服……”男子看了眼女人。

  “杀了吧,将十转丹拿回来。”女人毫无波动道,“上面的人已经没有这个耐心了,等了许久都不见得服下,废物玄脉虽然珍贵,但也不见得能与丹药匹配完美。”

  “属下明白,大人可否告知属下,那十转丹有何用处?”男人问道。

  女子嫣然一笑,“这也并非密事,十转丹,塑造玄脉所用。”

  “塑造玄脉?”男人一惊,“玄脉也可……”

  “怎么不可,”女子抿了一口茶,“教主逆天而行,不与天同。十转丹,乃是教主心血,它便是为了塑造玄脉而诞生的。至于品阶如何,还得看造化了。”

  “教主果然是扭转乾坤之人。”男子敬佩道,“那属下先行告退了。”

  “等等,”女人又道,“这两天我会亲自去若族一趟。”

  “您要去若族?”

  “一是看看若族是否真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二是玄尊古迹的事,教主对这次的古迹格外重心不得出半点差错,要是与若族合作更方便我们行动。你好生盯着若绎顺便帮我看看,若恒那老头子是否真为玄王巅峰,莫要出了差错。”

  “属下知晓。”

  ……

  若绎离开若山之后便回到房中,今日之事不得让他沉思。

  玄神教,即便是在整个赤岚大陆都属于顶尖教派,信奉者无数。其教主更是据说达到玄尊级别的强者,在整个大陆也是排的上名号的牛人!表面上是正教,信仰玄神,普济众生,而私底下便是宗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牧族,赫赫有名的旷世家族,便毁于他们手上。

  “十转丹……吗?”若绎取出沉木盒,若有所思将木盒打开,双眸紧盯着里面那颗乌黑药丸。

  他也明白之前那人所言并非假话,若是敌人不给自己释放天术的机会,战斗力与空气无异。说到底,自己还是个废物。

  他将丹药取下,一口气便吞进了腹中,立刻上床,盘腿而坐,十指微合。

  顿时,从丹田处一阵猛烈的剧痛传来,随之蔓延至全身。他强忍着痛苦,咬紧牙关脸似的霎时变得铁青起来,双眼满是血丝。

  “啊啊啊啊!”他全力压下声调,从鼻腔传来嘶喊声略显低沉。

  那霸道的药力,在他的体内无情肆虐,冲毁经脉却又重就,撕裂肝肺却又重塑。

  忍受着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的皮肤变得通红起来,如血丝在体表蔓延,青筋隆起,显而易见。

  一滴滴血珠,从毛孔中喷发,尽染全身。若绎犹如血人,痛苦的呻吟着。

  他能感觉到这股药力在尽数的摧毁他的身体然后重造。忍受被摧毁的痛苦才能获得新生。

  九转为死,十转为生。九倍之痛,获取一线生机!

  “啊啊啊!”那如巨龙滔天的药力再次袭来,比之前的那次更加痛苦。

  药性更加猛烈!

  仿佛被血包了一层皮的若绎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那种痛苦是语言难以形容的,千刀万剐,万箭穿心有过而不及。

  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坚定着生的希望,不仅是对肉体的,更是对意志力的考验。

  “呜呜!”若绎咬紧牙关,眼角流出两行血痕,嘴唇在自己疯狂牙齿的撕咬下溃烂不堪,下排牙根满是血液。

  痛,无法言语的痛!这如地狱般折磨的痛苦,实在让人消瘦生的希望。

  此时的他更渴望死亡,但他不不能死,他要忍受着这番痛苦,承受着一切!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他的五觉逐渐消毁,心中不能放下的是对生的希望。

  “老师,我跟你两年,对我而言,天术并非最大收获,最让我庆幸的是遇见你永不言弃的精神,你为我低头,我为你撑天!您的意识徒儿传承!

  信念不死,此生不败!”

  第四阵药力如约而至,又一次痛不欲生的嘶喊声响彻屋内……

  傍晚,夕阳拉下夜幕的一刻,不知为何,似乎总会给予人一种落寞的感觉。天空出现点滴星星,弯勾般的皎月冉冉升起。

  房间里,若绎粗口呼吸,床单是血迹斑斑,自己的衣服也染的血红。到现在,他的全身还提不起一丝劲,脑袋昏昏沉沉,甚是疲劳。

  不过,他却挂着一丝疲惫的笑容。嘴里喃喃自语着“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玄力,是玄力!哈哈哈哈,咳咳……皇天不负有心人!”

  他躺下身子,静静感受,来自周围的玄力涌入自己体内,如血液般流淌滋润着玄脉。

  “合谷穴,少商穴,三阴交,风池穴……”若绎随着玄力流动数着玄脉九穴,也称九宫。

  人,自六岁,淬玄力,开九宫,这九宫是玄脉重要穴位,玄力汇集之所。开宫并非易事,也远高于一般的玄力修炼,开启一宫短则数月,多则数年,全凭玄脉优劣。

  脉,分凡,佛,月,神之分。高者,修行更早,与天地玄力感应更清,修为提升更快。何为天之骄子,便是被上天赋予恩惠之人。

  “……丹田!”若绎愣了愣,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又重新数了一遍,确定无误,九宫全开!

  

12345678910下一页
扫码
作者星夜蓝天所写的《永恒九天》为转载作品,永恒九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永恒九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永恒九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永恒九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永恒九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永恒九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