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秦时魂最新章节 > 秦时魂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秦时魂 连载中
分享秦时魂

秦时魂全文阅读

秦时魂作者:会飞的小小鸡

秦时魂简介:或许人是有灵魂的,当躯体不再承受或是承受不起,更或是灵魂厌恶所寄居的躯壳,那,灵魂许是会逃离所占有的皮囊。 http://www.uukanshu.net
-------------------------------------

秦时魂最新章节二十四 与商言商
第1章灵魂等待
秦时魂全文阅读作者:会飞的小小鸡加入书架

  使者至,发书,扶苏泣,入内舍,欲自杀。

  “陛下居外,未立太子,使臣将三十万众守边,公子为监,此天下重任也。今一使者来,即自杀,安知莫非诈?请复请,复请而后死,未暮也。”蒙恬止扶苏曰。

  “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即自杀。

  ……

  躯壳再也承受不住扶苏的灵魂,灵魂没有一分的不舍,一丝的留恋,飘走了。

  冥冥之中有声音告诉扶苏:等待。扶苏也不知道等待什么?。

  这一等便是两千多年。扶苏化作过风,有时狂风肆掠,有时柔情如丝;扶苏也幻化过云,或是乌云密布,或是晴天白云,难得悠闲。扶苏寄居过鹰,天高任他飞,寄居过鱼,海阔凭他跃,寄生过狼,嗜血并哀嚎。

  扶苏也调皮过,他总是在月黑风高之夜,在如厕人背后追逐、吹冷风,风冷的刺骨,令人不自觉地颤抖;捣蛋也不少,在别人深深入睡时,趴在做梦人身上,不到天亮不起,令人喘息,让人窒息。

  扶苏总在人们匆匆不以,忘失自我时,叨唠着:“朋友,请停一停,等待灵魂的脚步,走得太快您弄丢了自己的心。不如停一停,放慢匆匆的脚步”。也不知那些人是聋子还是哑巴,没有回应,满是麻木,却依然自得。

  不知什么时候,他累了,疲倦了,来到苍茫的戈壁,少有人烟,并逐渐喜欢上了这里,喜欢白日里骤深地酷热,喜欢夜里骤降地冰冷,他想在水深火热里地每一天可以让他没有对家乡的思念。后来他钻进了一株胡杨的身体里,胡杨是那里唯一的一株。扶苏任过路人倚靠,任迷失者在此长眠,不为所动。

  时间一点一滴,一分一秒流逝,他依旧在等待,等待着那声音,那召唤声再次响起。

  晴天终于送来一声霹雳,他听见来自属于他的世界的呼喊。扶苏睁眼,起身,跟着声音消失的远方去了,很干脆。他的内心是波动的,却没有显示出一丝涟漪。转瞬过后,那株陪伴他千年的胡杨倒了,却千年而不腐,扶苏不知道这里有他的原因。

  ……

  新的世界,却并不陌生,反而是那么的熟悉、亲切,似地球而非地球。其实原本他就是这个世界的。

  秦都,咸阳,宏伟壮丽。长宽万丈,城厚千丈,城楼高耸入云,“秦”的旗帜在云端若隐若现,旗帜黑色,给人以深邃。城里城外的道路四通八达,由白玉砌成。扶苏没有惊奇,他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的家乡,扶苏回来了,时隔两千多年,却仿佛在昨天。

  城楼下驻守着四伍(一伍5人,二伍设一什长),头盔、盔甲、长枪均是墨黑色,戍卫目光炯炯。四周游弋着两组(四骑一组)骑兵,身穿黑色短甲,手持弓箭,头顶的烈日恐怕也会望而生畏。天空中的飞骑骑在不停扇动翅膀的飞鸠身上,手里的黑色铁链看着就冰凉刺骨,是用来缉捕疑犯用的。

  秦帝国,其下有齐、燕、赵、韩、魏、楚六大王国,北边是虎视眈眈的匈奴,南边是顽固不化的越王国,北边及南边的是不听召令的,至于六大王国却也是暗地里使着羁绊。看似天下一统,实则危机四伏、暗涌不断。

  六大王国的商旅除了在咸阳城里片刻的休息,绝大多数时间奔波在路上,他们用各地奇珍异兽换取被限制的盐铁,盐铁总是少了点,好在多少有点儿。除了商旅,最繁忙的当属秦帝国的斥候,有别于白色康庄大道,他们疾驰的是柏油色的专属驿道,没有人敢在驿道上呆上丁点时间的。他们总是要把各地各王国最新的消息(大到谁要谋反,小到某县官昨夜和哪个小妾同的房)用最快的速度花最短的时间交付给咸阳宫那个男人。他曾是现在也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或许只在秦人眼中、心里),以后或许是,或许不是。

  游玩的也好,公干的也罢,天上飞的行人,地上跑的豺狼虎豹,临近咸阳城十里,不约而同的收起飞行的器物、赶路的坐骑,整理本就整洁的着装,城里是不允许有对咸阳城、始皇帝不敬的行为举止,至少表面文章要到位。原住人、过往的人心里都清楚整个咸阳城都在他的神识里。

  扶苏跟在井然有序的进城队伍里,呼吸着久违的这天下的空气,这里的阳光也是能透过他,一样的没有留下影子。

  夕阳逐渐西下,这里依旧祥和美好。在不知不觉中,扶苏来到了城门口。

  “参见公子,恕末将不能行跪礼。”戍卫抱拳齐声道。

  “你们辛苦了”扶苏抱拳回礼。

  “不辛苦,为我大秦,为皇帝陛下。”戍卫眼睛里满是自豪。

  走过近千丈的城门洞,一辆马车停靠在一边,马是纯黑的,两匹。一个衣着朴素的车夫悬坐在马车边上,在他旁边站着一位时不时挺直腰杆的中年男子,没有胡须,或许他自己不知道任凭他怎么挺胸,都是有些许的驼背,想是卑躬屈膝惯了。

  “参见公子,陛下在宫里等着,派老奴接您回宫。”男子抱拳,弯曲着身子道。

  “赵先生,让你们久等了。”赵高是有文化得人,扶苏总是这样称呼。忽然扶苏一个颤抖,他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为人不孝;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上书直言诽谤。故而赐死”。

  “公子在外受苦了,陛下很是挂念,常夜不能寐”,赵高应道。

  “那就走吧”,扶苏说着上了马车,看了赵高一样。

  赵高感觉公子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却也没多想。

  马车平稳着入了咸阳宫,知道是赵高的马车,禁军只是口头的询问,更多的是问好。

  天黑了下来,皇宫的灯凉了起来,四周通红。扶苏来到始皇帝的寝殿,身后跟着的赵高总是卑着躬,慢一个脚步,耳朵警醒着,随时听候着差遣。进了寝殿大门,扶苏又走上半刻钟,心里似打翻了五味瓶,更多的是殷切,驻足在万印楼门口,门敞开着,见一中年男人,“虎口,日角,大目,隆准,唱约八尺六寸,大七围,留着胡须,有了不少的白发”,正在阅着奏章,时不时可以听见竹简翻动的声音,旁边站着得小太监一动未动。

  扶苏停留了几秒,迈着步子,尽量多的发出些声响。始皇帝却依旧审视着北境的军报。

  “父皇,扶苏…回来了。”扶苏开始抽泣着,是激动的、不忍的。

  “儿,你可回来了,朕甚是想念。”始皇帝放下竹简,站了起来,向着前面走了几步,停下,命苦道“赵高,尔等退下”。

  “诺!”赵高向众太监摆了手。

  ……

  时间好似停止了,有数秒钟。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始皇帝拿出架上的《国风·郑风》,“每想念你,朕总会拿出来读一读,你的名便是出自它,望你如桑叶般茂盛成长”。

  “儿臣明白,儿臣明白。父皇龙体还康健吧?”扶苏心里一股暖流流过。

  “好,只要你回来就好,”始皇帝走上前去,拉着扶苏的手,“扶儿,走,朕带你回归你的肉身”。

  对啊,扶苏还只是灵魂,在这世界虽然才等待两年多,可是在地球却等待了两千多年。

  等待灵魂,灵魂等待……

  

第2章荆轲刺秦王
秦时魂全文阅读作者:会飞的小小鸡加入书架

  始皇帝拉着扶苏向门外走去,赵高早已备好了马车,这也许是他得宠的原因之一。两人上了马车,赵高赶走了车夫,坐在前室,低声“陛下,公子,坐稳了,马车要动了”。赵高挥动鞭子,提了提嗓子,尖声细语“驾”。马车动了,不紧不慢的朝着咸阳宫门、咸阳城门驶去。

  天色渐渐暗淡,夜幕落了下来,留下一个洞,高挂着一轮明月,这里的月亮总是圆的,没有月牙、弯月。赶车的人是没有心思赏月的,其实也没有赏的价值。他得一心两用:小心的驾着车,细细地听着车里人的谈话。

  车里人,始皇帝居左,扶苏在右,扶苏坐在脚踏上,始皇帝像父亲一样摸着扶苏的头,他本就是,只是很多年没有过。扶苏不时地抬头,眼里有泪,有始皇帝的也有自己的。“等到孩子长大,父母就老咯。”扶苏想起地球上孩子的长辈总这样讲,只是那里讲的人眼里闪烁着自豪与喜悦。

  “父亲,您老了!”儿子感伤着对父亲说,扶苏看着他的老头,“发白的头发,额头清晰可见的皱纹,松弛的皮肤……”。

  车夫咯噔心里一紧。始皇帝眉头紧锁。扶苏不管其他,今天这里没有君臣,只有父与子,扶苏像孩子一样扑进父亲的怀里,不过这孩子有点儿大,也没有哭。

  始皇帝眉头终究散开,缓缓道“父亲的确是老了,老的快走不动道,只能吃稀粥了”。

  车夫心里的石头落地,继续着驾车。

  父子重逢后的叨叨絮絮让时间过的很快,两个时辰过去。“陛下,公子,到驿馆了”赵高停好车,边说边备着脚踏蹬。

  两人出了车房,看见赵高呈150°角弯着腰,始皇帝面目表情,说“都准备好了?”

  “回陛下,一切安排妥当”,赵高回应着。后挺直了腰,提高分贝喝道“来人”。

  一对飞骑从山的那边飞过来,八个轻装的人骑着八只飞鸠,每只飞鸠头顶有水晶灯。水晶是黑色的,慢慢融化产生的能量可做光源,能见度达十里。人骑着飞鸠,四只鸟儿脚上都拴着铁链,铁链另一端连着的是一个房子的四只脚,房子大小如车房。四只鸟一组,八只两组,可交替轮换。这房子被称做鸟车,只有皇室、王室的人才能坐。

  始皇帝、扶苏坐着鸟车,赵高骑着飞鸠。一行人朝着秦岭而去。

  秦岭东西绵延100-200万丈,南北宽达30-50万丈,一山比一山高,山外还有山。秦岭-淮河一线作为秦帝国南北分界线。

  鸟车速度很快,始皇帝一行人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到了目的地——秦岭主峰太白山。太白山海拔万丈,山顶气候严寒,终年积雪,天气晴朗时,雪峰皑皑,故而得名。

  飞骑为十品武士,赵高为顶阶魔皇,始皇帝魔武双修为魔武帝,而扶苏为灵魂,均不惧酷暑严寒,故而气温极低,众人却没有一丝寒意。

  赵高拿出一枚形状为五星的楔子,插入突显现出的凹槽里,一重达千斤的巨石自行移开,暴露出不见尽头的山洞。飞骑就地驻守,始赵高前面开路,始皇帝和扶苏随后,路是平躺的,也很敞亮,只是洞内分叉处极多,每处三个分叉口。

  没有意外,没有耗多少时间,三人便抵达洞底。

  “参见陛下”一靠在石壁,盘腿而坐的抱剑老者起身,抱拳。

  “他回来了,你不欠他的了你可以走了”始皇帝瞧着老者。

  老者看了看扶苏,点点头,扶苏也点头回应。老者离开,从此再没有出现。

  洞内方圆一里,居中摆着一张石床,透明,极寒,比洞外寒冷十倍。石床上躺着一个人,其实是一具尸体,是扶苏的。

  “扶苏,去吧。”始皇帝转身看着身后的扶苏。

  扶苏没有回答,他快步地走上前去,离石床一丈时停了下来,他看到了躺着的冰冷的扶苏,和他一模一样,和地球的自杀的扶苏一模一样。扶苏转身向始皇帝点头,再回身,没有再犹豫,扑向了自己,没有优雅的姿势,像恶狗一样扑食。

  千年的等待,等待千年的灵魂终就回到了自己的躯壳。

  始皇帝走了,回咸阳宫了,他很忙。很难得抽出几个时辰陪自己的儿子,他可以不用来的。

  赵高留了下来,安静地陪着扶苏三个月。

  灵魂和肉体融化是需要时间的有些记忆需要重拾。

  扶苏(灵魂)回到了秦王十九年,看见了一切,却只能束手。

  ……

  那一年,秦国还只是一个王国,同其他六国一样;赢政也还没有称帝,更没有“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

  那一年,秦王派王翦破赵,虏赵王,取其地,解除刀兵,唯留赵王室。后进兵北掠地,至燕南界。欲过易水,或取燕,或掠齐。

  燕城,燕王如坐针毡,政事于燕太子丹主持。丹意献地求和,朝臣皆以为此。

  燕城外,易水边,丹徘徊着:不知樊淤期首级拿下否,毕竟樊为武王,一身功力不差。稍稍等候,仆人提着箱子而来,人头已取,对丹私语“樊自刎”,丹点头。随后,荆轲、秦武阳至。

  荆轲,姜姓,庆氏,卫国朝歌人,为刺客联盟顶级刺客,修为武帝,尚用剑。

  “拜见燕太子。”荆轲、秦武王拱手道。

  “时间紧迫,一切有劳两位壮士了。”丹躬身回礼,挥手,仆人提着箱子,捧着督亢地图上前,“箱子里面是樊於期的首级,那是督亢地图”。秦武阳接过箱子、地图。

  “荆轲告辞,太子保重”荆轲说完,转身离开,没有停留,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武阳告辞,太子保重”,秦武阳紧跟着离开。

  扶苏(灵魂)静静地看着,心底此起彼伏,更多的是担心。

  至咸阳,以千金诱秦王宠臣蒙嘉为其言“燕王恐惧秦王之威,不敢举兵以据大王,愿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供职如郡县,而侍奉守先王之庙宇。恐惧不敢自陈,谨斩樊於期头及献燕之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

  秦王听了,高兴异常。设九宾,召使者于咸阳宫。

  荆轲捧着地图,武阳捧着箱子入咸阳宫,见宫内禁卫,不由感叹天下非秦王也。武阳行走不稳,跌坐于地,荆轲谓其俱军士之威猛,遂腾出一手提箱子入大殿。见秦王于五十步外,“燕使臣荆轲拜见秦王,奉我王命献上督亢地图,望秦王笑纳”,荆轲跪拜。

  秦王喜,荆轲得以近二十步,止于三十步。荆轲忽而大笑,后喝斥“秦王你惨无人道,年年征伐已至天下名不聊生,生灵涂炭,今日便取你首级”。

  “一统天下只为结束刀兵之乱,你一莽夫,怎能明白?”秦王不喜,转而道“荆轲,刺客联盟顶级杀手,帝阶高手,让你近我身于三十步又能耐我何”。

  “来人,赐荆轲贯肠剑”秦王又道,“寡人知你尚用剑”。

  “狂妄?”荆轲震惊而疑惑,震惊的是他发现秦王是魔武双修,且修为不下于他,疑惑的是或许早日天下一统可以让百姓休养生息,结束战乱。他摇摇头打消不安的想法,接过太监手里的剑,很是兴奋“好剑”。

  大战一触即发,在顶级高手面前,众人皆为虾米,故退而远观,唯扶苏稍稍退后。

  四周噤若寒蝉,空气似乎凝固了。忽,荆轲先行动手,起身一跃,直接释放大招“无敌斩”,斩持续五秒,斩的过程中不受任何攻击伤害(物理及魔法),故而无敌。秦王大吃一惊,只能使出“幻影分身”,只能用分身幻象承受这无敌的伤害。五秒过后,秦王分身一一被斩落于剑下,秦王胸口血气澎湃,涌出,强行吞下。

  “无敌斩果然厉害,但并非无敌”秦王大笑。扶苏在旁看得惊心,很是担心。

  “我这里有太子丹给我的幻影神针,可以伤及人的神魂,击中着神魂受损,到时候恐怕……哈哈哈”荆轲拿出一枚几乎透明的针,那针令人生畏、胆寒。

  发射了…速度很快,无疑是击中了。秦王完了,秦国乱了,秦会被剩下仍有战力的燕、齐、楚联合歼灭,众人恐慌。

  幻影神针的确击中了,确击中的是扶苏。在拿出针前一刻,扶苏使用“移形换位”替秦王(他父亲)受了这一针。

  扶苏死了,扶苏(灵魂)明白了些什么。秦王怒了,却没有管荆轲,他抱着扶苏飞去了太白山(秦王少时修炼魔法攻击的地方),没过多久,扶苏的灵魂便脱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秦王把尸体放在石床上,这样可以保肉身不腐。秦王命人没日没夜得寻找回灵魂的方法。

  荆轲追着秦王而去,没人能阻挡,留下三千禁军的尸首。后来关于他的消息断了,或死或还活着。只知道秦王因此而加快了统一天下的步伐。

  秦王二十五年,秦王终统一六国,六国臣服,仅保留王室。秦王也想灭了六国王室,可惜王室战力不低,强行消灭,只能两败俱伤,恐北边匈奴袭扰。

  ……

  三月后,扶苏清醒了……

第3章醉了,醉了
秦时魂全文阅读作者:会飞的小小鸡加入书架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安在水中沚。

  扶苏醒了,是被歌声惊醒的,若即若离的感觉悠然而生。唱的没有别人,这里只有扶苏和赵高,扶苏没唱。歌声是低沉而婉转的,吟唱者斜靠着石壁,一腿直一腿弯曲朝上,双手瘫软着,闭着双眼,眼角的泪水还没有干。

  “中车府令原来也是性情中人。难得,难得。”扶苏毫无声响地从石床上下来,出声道。

  “谁?公子,您醒了?让公子见笑了。”赵高如螳螂一般迅捷地跳起,环顾四周,作揖道。

  “车府令,我发现了你多情善感的一面。你不会杀我灭口吧?”扶苏边说着边朝外走去,手前后各一。

  “公子,说笑了,您是陛下长子,老奴怎敢?再说老奴过去的种种陛下也是清楚的。”赵高尴尬地笑着说,追着扶苏出去了。

  出了洞,看见等候多时的鸟车,扶苏邀请赵高坐鸟车相伴,赵高没有拒绝。

  飞鸠扇动着翅膀,鸟车动了,“呼呼呼”地声音在飞骑耳边疾驰而过,车内却是异常安静。如果非要找个词形容车内的氛围,那就是尴尬。其实赵高是一个情商颇高,知人喜好,能言善辩…的人,不过情绪还在蒹葭的伊人里,未能控制。

  扶苏拉开房门,走了出去,风很大,赵高立马从车里拿出屏风挡在扶苏前面。屏风能调节透明度、滤风系数,赵高摆弄了会儿。屏风不见了,风却似湖水一般温柔多情。

  来时圆月高挂,回去时还是高挂着的圆月。

  “车府令,可知他乡的月亮有阴晴圆缺?可知月亮上住着嫦娥,还有一只兔子,吴刚据说被打死了?”扶苏举头望明月。

  “老奴不知月有阴晴圆缺,但知人有旦夕祸福。不知月亮上的嫦娥、玉兔,却知后羿射日。”赵高面无改色地回答,“老奴,还知道公子现在看到的月亮其实是公子时常想起的他乡”。

  “喔?当真?”扶苏很兴奋,转身看着赵高。

  “千真万确,据说那个地方的人类为了抵御宇宙的射线,在球外构建了防护罩”。赵高也看着扶苏。

  “多谢先生告知。”扶苏拱手谢过。赵高惶恐地回礼。

  扶苏看着明月,哼着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宋词人苏轼所写。这是扶苏在他乡寄居在胡杨身时,听见一过客望着天空中的月牙反复高歌记下的。

  扶苏不禁潸然泪下,赵高也是。只是二人想的却不同。

  扶苏思恋他乡,毕竟灵魂在地球呆了两千多年。他想回到地球,继续做胡杨,扎根戈壁,这样就没有人能将他呼来唤去。他还想化作风,去看看华夏的大好河山,见见非洲的大象,狮子。他更想扮作鬼,继续捉弄人、吓唬人。一切都只是想想。

  “有酒吗?醉人的那种?”扶苏问道。

  “有,杏花春,我去拿。”赵高回鸟车里取酒,赵高不知道他莫名地用了我,没有用习惯性地称老奴。他自己不知道,扶苏也没说什么。

  赵高腋下夹着矮桌,一手拿着酒,另一手夹着两酒杯。扶苏上前帮忙,安放好桌子,两人席鸠而坐,赵高把酒满上,递给了扶苏。扶苏闻了闻,用鼻吸食着春的芳香、生机。有酒没肉,的确少了些什么。扶苏转过身去,背对着赵高,望着明月,一饮而尽。

  一杯,两杯,四杯……两人皆醉。其实以二人的功力又怎会喝醉,不过是找醉罢了。

  “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海有多深拿?你知道天为什么是蓝的,海为什么是蓝的?……你知道你为什么要篡改诏书?为什么要让秦国覆灭?。我知道的你不知道,你知道的却不说。”扶苏看着醉生梦死、躺在席上的赵高自言自语。

  可恨之人必有可伶之处。赵高者,诸赵疏远属也。赵高昆弟数人,皆生隐宫,其被刑僇,世世卑贱。后秦王闻其强力,通于狱法,举以为中车府令。

  扶苏醉了,赵高也醉了。赵高在沉睡中呼喊着她的名字,有人听见,却没有人记住。赵高怀恋着他少时爱慕的女孩儿,他与女孩儿本是两小无猜,却因其在隐宫长大,终不能成。赵高便把他爱的她推下了深渊。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的心情、心肠。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扶苏饮下最后一滴酒。

  倒了,扶苏也醉倒了。

  平静的心再起涟漪。以为忘记了的,还在心里,总要想起。淡然许久,依然清晰,一颦一笑,眉间眼里,一山一水,落日白鹭……

  人醉了,飞鸠没醉,约莫一个时辰到达咸阳城外十里处,叫十里亭。因为这里是商旅、行人换行处,进城只能步行或者做马车,所以附近多了些许喝茶吃饭歇息的场所,只是这些茶楼饭庄客栈是移动的,开放的时间也只有在亥时(21~23点)、子时(23~1点)、丑时(1~3点)、寅时(3~5点)四个时间段,且只能在划定的地方经营。现在是子时,城门紧闭,好在有十里亭这么个地方供人休息。

  飞骑赶着回驿站复命,只得叫醒扶苏和赵高。二人醒来,面面相觑。好在飞骑的告别打破了尴尬。

  扶苏清醒了很多,看着这里就像一个繁华的小镇,吃喝玩乐之地皆有,不失为一个好地方。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不知是何人在诵唱。

  扶苏跟着歌声而去,赵高只得跟着。

  

第4章“亡秦者Hu也”
秦时魂全文阅读作者:会飞的小小鸡加入书架

  声音是从醉云楼传来的。醉云楼乃帝国商盟所建,各郡县皆有分号。因其酒每酌饮三杯,可使人有身在云端的感觉,飘飘欲仙,故而得名。然其花费不小,每杯一金,非一般平民能消费的。

  醉云楼的酒酿造极其不易。其原料稗子产自邙山,每株稗子只留下最顶尖的一粒,用该株稗子的朝露浸泡发酵。七七四十九天后得出绿色的醉云香,酒精浓度虽低,却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功效。

  醉云楼有三层楼,每层近三丈高,每层可容纳近百人。扶苏不是木工匠,不明白楼底四个小小的木轮如何承受这庞然大物,其实也不用明白,就好像人来就要吃奶,理所当然的。

  扶苏迈着步子走上步数为九的阶梯,赵高赶上前去,推开门,二人进入。一股浊气扑鼻而来,赵高挥挥衣袖,空气清新了许多。人有百来个,正面是四伍边兵,左前臂的盔甲上刻着“蒙”字,白色的,在全身黑色的格调下显得很是鲜明。有十人缺胳膊短腿,余下的是完整的,想来是退伍归家的,年纪较大。“赳赳老秦,共赴国难”的声音想必是出自他们之口。

  扶苏上前,对着边兵抱拳,问道“各位军士辛苦了,敢问蒙将军可好?边境近来战事如何?”。

  边兵抱拳还礼,一什长疑惑的问道“不知尊上是?”。

  赵高刚想开口,被扶苏一眼神制止。

  “我乃你家将军好友,多年未见,故问之。”

  “蒙将军一切安好,每日能吃五碗小米,三斤肉,四两酒;至于边关战事恕我不能说,此乃机密”。

  扶苏满是欣慰,刚想夸奖鼓励一方,一令人厌恶的声音就至。

  “就本天师推算,战事胶着啊!匈奴人骁勇善战且凶残嗜血,据说他们饮人血,食人肉,啃人骨……匈奴王命人用人头骨做成饮酒器具,每日必饮。恐蒙家军不敌啊,要不然你们也不会落得身体残缺。”尖嘴猴腮的方士奸笑着说。

  赵高知方士乃卢生,深讨始皇帝喜欢,未动;扶苏想看卢生搞什么事情,静观。

  一个个边兵被气得哑口无言。他们气自己的确是缺胳膊少腿,气自己不能说“奉陛下旨意,蒙将军以收复河套,正督建长城、九州直道”,恨自己打不赢、拼不过这术士(边兵战力武者八品,卢生实力可堪魔王)。

  “****也,乃我推测,陛下都听之任之,尔等虾兵安知晓”。卢生定是吃了醉生梦死酒,这酒能让人胡言乱语、口吐真言。

  “士可杀不可辱”边兵准备拼命了,他们有士兵的执着、尊严、骨气,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杀气腾腾,卢生吓出一身冷汗,酒醒了。他后悔自己喝酒失言,可又转念一想,自己怕啥,好歹自己也是魔王境界以下无敌的存在。从怀里掏出拂沉,准备动手。

  “卢生,还不住手?你妖言惑众,信不信本公子马上灭了你?给我滚,明日自己去向父皇请罪。”扶苏忍无可忍,吼道。话音刚落,赵高出手了,看不清动手的轨迹,只听见“啪啪啪”三把掌,卢生跌落地上,赵高回到原位。等他缓过来,“是,是,我立马滚”,卢生团成团的方式滚出楼去。

  “谢过公子!”众边兵感激万分,跪拜在地上。

  “你们辛苦了。大秦帝国,有你们怎么会亡。秦帝国万年。”扶苏一一扶起边兵,他没有嫌弃士兵的臭味、狼狈,继续说道“你们不敢不能说的话,本公子替你们说。蒙将军出兵三十万,却匈奴七百余里,我敢断言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呼吸。忽然,一个人的掌声在这时候如雷鸣般响起。接着四周相继双手鼓掌称好。

  边兵回家了,很自豪很骄傲,他们回家后可以对其父母、孩子、乡胞讲“当年在醉云楼和扶苏公子大败方士卢生”。这些可以让他们吹一辈子,而听着的人定是羡慕嫉妒。

  四周的人朝着扶苏拜礼,扶苏拱手还礼。

  扶苏朝着第一个鼓掌的人走去。四周的人自觉的让开。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似流氓而眉宇间英气十足的中年男人。此人不修边幅,翘着二郎腿,饮着小酒,好似地痞无奈。旁边站着一人,是车夫,腰间别着马鞭,精神抖擞。在其另一边坐着一人,白衣长袍,老练精明。

  见扶苏过来,白衣先生跺脚示意中年男人。男人赶忙起身。三人作揖道“拜见扶苏公子”。

  “敢问三位先生尊姓大名?”扶苏还礼。

  “沛县刘邦”

  “沛县萧何”

  “沛县夏侯婴”

  ……

  “喔!”扶苏很是诧异,空气凝固了数秒。扶苏羞愧的说“扶苏失礼了”。

  “公子严重了。”萧何笑着说。

  “不知项羽来了没?”扶苏没边儿的说道。

  “项羽,谁?”三人加上赵高摸不着头脑。

  ……

  “我在这”看热闹不嫌事多儿多的项羽朝楼下的扶苏挥挥手。

  “不知刘兄方便否?我们一同上楼会会这位项羽?”

  “方便,怎能不方便,有酒肉就行,最好再来几个女人。”刘邦嘻嘻哈哈地回答。

  几人上楼,扶苏牵着刘邦的手走在前面,后面跟着萧何、夏侯,却被赵高拦住,面无表情的说“公子只请了刘邦,没请两位,请自便”。夏侯准备发作,被刘邦喝住,“你们二人就在这等我”。

  “诺”,“诺”,二人回复。

  三人踏着楼梯,扶苏和刘邦边走着边聊着。

  “先生王霸之气十足啊?”

  “呵呵,全靠手下兄弟给脸。其实,怎么说我也是一渟长,他们多少得给我点面子。”

  ……

  三人来到了二楼。

  

第5章醉云楼3结义
秦时魂全文阅读作者:会飞的小小鸡加入书架

  扶苏、刘邦和赵高三人终于来到二楼。刘邦抱怨道:“上个二楼,四十九级阶梯,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扶苏、赵高翻了翻白眼,意思很明显:这逗逼我们不认识,你们要骂他白痴或者250.41,尽管骂。

  “什么人,一把年纪了,邋遢不要紧,也得有内涵吧。”二楼迎客的小二鄙视道。

  “还是这位小哥有眼光,知道我刘邦有内涵”刘邦恬不知耻的说道,还乐呵呵地。扶苏恨不得找个地儿钻下去。三人朝着项羽们的座位走过去。

  “扶苏哥哥,早就听闻你才疏学浅,待字闺中,是个能文能绣花的大哥”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称赞道,稚嫩却是个人便能看出。

  扶苏满头黑线,谁家的孩子这样夸人的。

  “羽儿,快向公子赔礼。”项梁一脸严肃地对着项羽说,又转而对扶苏行礼,说“公子,羽儿年少无知,还请公子海涵”。

  “无妨,无妨。”扶苏回礼。

  “这小孩儿谁家的,我喜欢,夸人的本领不一般啊?”刘邦乐开怀。

  “大叔,你说谁了?谁小孩儿啊,谁小孩儿?我已经15岁了,是大人,能举千金大鼎。”项羽很是不服。

  “真是一对活宝。”扶苏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说。

  项梁请扶苏等人上座,扶苏没有推迟。

  酒菜很是丰富:长白山的熊掌,西湖的醋鱼,巴蜀的麻婆豆腐,兴安岭的飞龙汤……天下名菜应有尽有。

  刘邦口里包着菜,右手夹着鱼,左手端着酒,十足地一个饿死鬼投胎。其他众人早已见怪不怪,却没有吃菜(菜全被刘邦玷污了),只能干喝着酒,吹着帝国趣事。相互举着杯,你敬我,我敬你,大家似乎都相逢恨晚啊。

  “恕扶苏冒昧,不知几位到帝都有何事?是否有能用到扶苏的?”酒过三巡,扶苏先开口。

  刘邦仍旧吃着菜,喝着酒,时不时拨弄挡住他吃菜的鬓发。

  “我是来参加帝国学院的学员选拔的。叔父说帝国学院近几年名声大噪,有超过魔法学院的趋势。”项羽说着,还向众人展示他那沙包大的拳头。

  项粱脸色不太好,一会儿青,一会紫,羞愧难当啊。

  “哈哈哈,小老弟当真是少年英雄啊!老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鸡立鹤群的。”刘邦放下筷子、酒杯,打了嗝,接着打趣道。

  “大叔,你说谁啊?谁是你小老弟,臭不要脸,恬不知耻。不过我一定会成为那只鸡的。”项羽回击着。

  幸好众人没有吃东西,不然会喷出一地的饭渣子。

  “我见两位气势不凡且意趣相投,不如结拜为兄弟?”扶苏有意成全刘邦、项羽。

  “谁跟他意趣相投?”两人齐声道,“哼”,各自转过身去。

  “我到是想和大哥哥你结拜为兄弟,只是……。”项羽的手不自觉地打着转。

  “额,这……”扶苏始料未及,后询问刘邦,“不如我们三人结拜?”。

  “赞同。我举双手赞同!”项羽高举双手。

  “我也赞同。我举双脚赞同!”说着,刘邦把双腿一抬,脚往桌上一放。顿时一股臭味散开,众人捏着鼻子,强烈要求刘邦快快放下他的臭脚。

  “既然要结拜,那谁是大哥,谁是小弟?”项羽诧异的问道。

  “我发现我开始喜欢你了,小弟。公子身份尊贵,为陛下嫡长子,当为大哥;而你虽为楚国贵族,我也不差,为泗水亭长,如此你我平分秋色。但我年纪稍长于你,故你为小。”刘邦一本正经、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要是打赢我,我就认你这个哥哥。”项羽又不服。

  “好,弟弟,哥哥我就收下你这个小弟。”

  两人一跃数十丈,楼顶在二人即将撞上的前一刻打开。“我们也去看看。”扶苏等人像光影一样窜出。

  二人已交上手,以拳对拳,以掌对掌,数十招后,刘邦拳头隐隐作痛,项羽却越战越勇。刘邦清楚肉身是拼不过的,只得使用魔法攻击。

  “看,飞碟?”刘邦指着远处高呼,项羽转头看过去,说“哪里,哪里?”。当回头时,“轰”一声雷鸣想起,一闪电劈在项羽身前,腰间的玉坠化作粉末。

  “你,你使诈!”项羽气愤,却不敢动。

  “羽儿,你输了!多谢刘兄饶羽儿一命!”项梁说着,飞上前去。

  “还好我机智,弟弟啊,这叫兵不厌诈。”刘邦熄灭了左手手心的紫色雷电。

  项梁一通教育,项羽终于看清局势,说“我认输!不过等我进入帝国学院学习心法,三两年,你就打不赢我了”。

  “有志气,不愧是我三弟,我喜欢”,刘邦恢复无赖的嘴脸。

  “刘邦、项羽果真了得!”扶苏心想。

  众人回到楼内,打酱油的离去。扶苏命人备下猪牛羊等祭礼后,三人焚香叩拜,齐声高呼:“今我扶苏、刘邦、项羽三人虽为异姓,既结为兄弟,因同心协力,救苦扶危;上报帝国,下安黎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闭,拜扶苏为兄,刘邦次之,项羽为弟。

  项梁、项伯、赵高想把酒庆贺,三人不予理睬。扶苏叫来楼主,开了三楼吩咐,好酒好菜备着,美女不用。吩咐赵高先行回宫,后领着二人上楼,均欣喜万分,誓要不醉不归。人生在世,无非酒色财气,人生苦短,即时享乐未尝不可。

  项羽最先倒下,毕竟年纪尚轻,且刚入世,经验不足。刘邦本想给他讲讲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说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有魅力,有数不尽的女人投怀送抱……

  第二天,当三人醒来时,在城中心的一家顶级客栈里。三人衣裳早已被换下并洗干净,放在床边。另有三名女仆准备着盥洗的用具。三人洗漱好,刘邦朝着桌上摆好的小米粥、点心走去。“这日子才叫日子嘛!三弟还不快快谢过大哥?”刘邦打趣道。

  “二哥你为长,当然是你先谢过大哥啊,小弟受大哥照顾理所当然啊!”项羽正打着一套拳,活动着筋骨。

  “你们啊……将来大哥可得倚仗二弟、三弟了!”扶苏摇头道。刘邦、项羽不明所以,正想问,却被外面的吵闹打断。

  找来掌柜询问,得知:今天陛下会去帝国学院参加开学典礼。为了瞻仰陛下的威仪,外面早已是人山人海,接踵而至了。

  “三弟,你要错过开学典礼了!”刘邦朝着窗走去,推开,全是人,男女老幼皆有,正欢呼雀跃着。

  “我是特招生就不劳烦二哥费心了!”项羽也朝着窗户靠过去。

  “现在的孩子,任性啊?”扶苏自言自语。

  约莫一刻始皇帝先锋军先至,驱逐着看热闹的人,以保证道路通畅。接着约二屯(两百人)的步兵至,骑兵在四周机动,天上还有飞骑巡视。始皇帝坐在由八匹黑马拉着的车上,赵高站在一旁。其后还有步兵骑兵拱卫。

  当始皇帝的车驾经过人群时,人们只能跪着,低着头,山呼万岁,哪里可以瞻仰皇帝容颜。纯粹找罪受嘛,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许…还是。

  当车驾驶过去的时候,二人不禁一同出声。

  “大丈夫当如是!”刘邦这样说。

  “吾能取而代之!”项羽如此说。这话要是被项梁听见,必会被受罚,但会很高兴、兴奋。

  扶苏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的,只能感叹“一个比一个狂!”。

  三人失着神,突然刘邦大惊小怪。

  “哇,绝世美女,在马车上。”

  “哇,真的,我喜欢她!她是我的了”项羽朝着看过去,说。

  “额,这就被贴上标签了!”扶苏满是郁闷!

  三人不约而同地追了出去……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会飞的小小鸡所写的《秦时魂》为转载作品,秦时魂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秦时魂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秦时魂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秦时魂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秦时魂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秦时魂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