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乱仙最新章节 > 乱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乱仙 连载中
分享乱仙

乱仙全文阅读

乱仙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乱仙简介:世间生灵,皆由三魂七魄组成,三魂主精神思想,七魄成体身血肉,修行之路,先练七魄,再锻三魂,最后三魂合一修成元神,可得长生.......周少瑾刚刚高考毕业,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无常!那一刻,周少瑾知道,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向他缓缓打开....... http://www.uukanshu.net
-------------------------------------

乱仙最新章节结局感言!
第1章:无常流言
乱仙全文阅读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加入书架

  七月盛夏,骄阳似火,松竹村,村口前的一颗大松树下,三四个妇女坐在一起乘凉,松树的右边是一条修建的小水沟,水流不大,但很清澈,左边则是一条用碎石铺成的连同村子和村子对面公路的碎石车路,因为在村门口,又有一条水沟,加上这颗巨大的松树遮蔽阳光,每到夏天,这里就是村子里的乘凉之地。

  “今天一早上就看到月娥和人光回来了,怎么,他爹的病好了吗?”四个妇女坐在一起,其中一个身形微胖妇女小声开口道:“不是说这次恐怕挺不过去了吗...”

  “谁知道呢,不过我刚刚早上倒是看到了月娥他爹,精神挺好的,看起来是真的好了。”旁边另一个妇女接话道。

  “嘿,说道月娥他爹,我倒是刚刚听到了一些话,不过你们可别乱说啊”又一个妇女开口,个子比较矮,不过却是压低了声音,她一开口,其她三个妇女却是被吸引了过来,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妇女,见其她三人都看向自己,妇女再次开口,带着几分神秘:“我听说啊,早上月娥、易云还和他爹吵了一架,他爹让月娥准备香纸和寿衣,让易云打扫棺材呢....”

  “这不是准备后世吗?”个子比较矮的妇女话落下,旁边的三个妇女都是一惊。

  “可不是,寿衣、香纸、棺材,这些可不都是给死人准备的吗?”“这月娥他爹是要干嘛,难道他还知道自己要死了不成”“这个还真不好说,你们难道没听说过吗,老人们都说,月娥他爹是无常,给阎王打工的,专门勾人魂魄,现在他自己老了,没准还真知道自己要死了呢....”

  松树下,四个妇女压低声音议论在一起,她们所说的人则是村子里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杨泰,杨泰有一子一女,儿子叫杨易云,四十多岁了,不过如今还是一个光棍,没有成家,在外也打工多年,也没有什么存款,所以在背地里村子中又给杨易云取了个外号,人光,意思是什么都没有,带着几分嘲弄,女儿叫杨月娥,已经嫁人,不过也改嫁过一两次,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并不光彩。

  所以在村子里,杨泰的一对子女背地里都会被一些村子里的妇女嚼舌根,不过相比而言,在村子里,真正让人议论最多的还是杨泰,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无论是村子中的大人还是一些老人,对这个老人都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因为在村子里一直有一种传说,杨泰是无常,地府的勾魂无常,死去的人魂魄都是杨泰勾走的。

  没有人知道这个说法具体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但是在村子里却广为流传,基本上一些知事的孩子都知道,传言中杨泰白天的时候和他们一样像个正常人生活,但是到了晚上,杨泰的灵魂就会离开身体进入地府,到地府工作,一些人死去,就是杨泰化身无常勾走了这些人的灵魂。

  没有人能够正是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但是很多人却是深信不疑,或许这与农村人普遍比较密性有关,尤其是老一辈的老人,哪怕现在改革开放到了2018年,但是在村子中,很多人对于老人杨泰都带着一种异样的看法。

  尤其是这次,杨泰刚刚出院回来,整个人看上去更是精神十足,这种情况下却让杨月娥和杨易云给他准备寿衣、香纸、棺材这些东西,这分明就是给人准备后事,不由得让人多想。

  “嗡..嗡..嗡嗡....”

  就在这时,一整摩托车的油门声响起,打断四个妇女的讨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青年骑着摩托车向这边一路行了过来,青年看起来十七八岁,上身一件白色短袖,下身一间白色七分短裤,一米七八左右,身形修长,长的也格外俊美,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一头乌黑的碎发,尤其是一双漆黑明亮的丹凤眼,给人的感觉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

  “这不是少瑾吗?”“真的是少瑾,听说前几天是去同学那里玩了,今天回来了。”“建国和三妹生了个好儿子啊,这次高考上了京大,以后等少瑾出来要享福了。”

  四个妇女看到骑车过来的青年,认出了来人,周少瑾,村子里周建国和尹金莲的儿子,也是今年刚刚高考完的考生,而且考试成绩相当喜人,理科接近七百分的成绩,直接考上了北京京大这等中国最顶级学府,这让四个妇女都有些羡慕,羡慕周建国和尹金莲有个好儿子。

  在农村的妇女她们知道的不多,但是京大这所学府她们却是如雷贯耳,中国最顶级的学府,在如今中国全民关注高考的情况下,子女考一所好的几乎是所有父母的愿望,尤其是在农村,高考几乎成了一条出路,甚至考上本科都是一件喜事,更何况周少瑾这次是考上京大,怎么不让人羡慕,在她们看来,周少瑾已经一只脚走进了前程似锦的光明大道。

  “少瑾回来了啊!”“在同学家玩的怎么样....”

  看到周少瑾骑车走进,四个妇女率先向周少瑾打起了招呼,语气亲切。

  “大婶娘、二婶娘,三姑、六姑。”周少瑾也将车停了下来,看着四人笑着打了个招呼,四个妇女都是村子中的人,是他的婶婶姑姑辈,身形微胖的妇女和个子较矮的妇女都是他三爷爷女儿,一个叫周爱华,排行老三,一个叫周爱莲,排行老六,他叫三姑和六姑,另外两个是他大表叔和二表叔的妻子,他叫大婶娘和二婶娘,大婶娘姓田,叫田荷花,二婶娘姓李,不过具体叫什么名字周少瑾却是不知道了。

  “去同学家玩的怎么样?”“还好,就是这天气太热了...”“对了,小晨他们呢!”“小晨他们去河里洗澡了。”“那正好,我也去河里洗个澡找他们去玩。”“那你快点去,他们刚刚去河里没多久,你走快一点能赶上。”“好,那我先走了...”“骑车慢一些...”“嗯嗯...”

  周少瑾挥挥手,和周爱华四人简单的聊了几句,直接骑车往家里敢去。

  “少瑾回来了啊””怎么没有多玩几天““大爷爷”“表叔”“天气太热了,在同学家基本上也就是看电视上网,有些无聊,就回来了”

  一路上,又遇到不少村子中的熟人,都一一打了招呼,不过这些人大多周少瑾的叔叔爷爷辈,现在的村子里,基本上都只是一些年纪大的大人和老人小孩,青年壮力基本上都外出打工去了,这也是中国普遍的农村现象。

  松竹村四面环山,将村子坐落的地方包围城一个小平地,一条小河从村子后面的山间流出来贯穿整个村子,而周少瑾的家正好坐落在小河从山里流入村子的口子上,也就是小河从山里出来的出口处。

  一路穿过村子,周少瑾骑车来到自己家门前,屋子是一栋老旧的木屋房,中间一个堂屋将木屋又分成左右两头,左边这头是周少瑾一家住的,另一头则是自己爷爷和四叔住的,算是分家,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并不怎么好,再加上这些年周少瑾自己和弟弟周少轩上学也是大开销,所以一直没有钱建新房。

  事实上,在村子中的七八十户人家中大多数都是住的老旧的木房子,只有两三户人家新建了砖房,但是并不是说村子中只有这三户人家有钱建新房,而是村子中大多数赚钱的人家都选择了在城市里买房子,哪怕不够在大城市买房,也会在县城或者镇上买房,似乎想要离开这个落后的村子一样。

  这也是大多数农村人的想法,有钱了就要在城市里买房子,在他们想来,只有脱离了农村,才能脱离平穷,对于这种想法,周少瑾是不怎么认同的,不过虽然不认同但他也没说出来,人各有志,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他无权去干预别人。

  骑车摩托车顺着碎石铺成的车路一路穿过村子,绕过几乎人家,自己的家门已经可以看见,不过在距离自己家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周少瑾目光不由得看向车路左边的一栋木屋,那是杨家所在的方向,从刚刚松树下自己的三姑、六姑和大婶娘、二婶娘的谈话中杨泰从镇里出院回来了,目光看过去,果然,杨家堂屋的大门开着,显然有人在家。

  周少瑾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后就骑车向家而去,车子都没有停一下,村子里关于杨泰背地里的传言很多,他自小就听过,甚至刚刚自己的三姑、六姑、大婶娘、二婶娘的议论他也听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所谓的杨泰是无常得传言有些扯淡了,他不是纯粹的无神论者,甚至对鬼神还怀着一丝敬畏,抱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态度,但是关于村子里的传言他还是觉得有些夸张了,不足信。

第2章:周家
乱仙全文阅读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加入书架

  回到家,将摩托车停到屋子外面的那颗大桂花树下,刚刚将车挺好,还没有进屋,就听到脚步身从偏屋中响起,周少瑾循声,就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正是自己的弟弟周少轩。

  “哥,你回来了。”周少轩看到周少瑾叫了一声,脸上露出喜色,显得有些高兴。

  现今的周少瑾十八岁,而周少轩比他小四岁,也就是十四岁,在镇里的中学读初二,不过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如今却已近有了一米七的身高,长的也很帅气,不过和周少瑾的不同,周少轩偏向于阳光,而且相比周少瑾而言,皮肤也要黑一些,总的来说,两兄弟比起来,周少瑾更俊一些,尤其是周少瑾的那双丹凤眼,让人惊艳。

  “嗯”停好车,周少瑾也笑着对自己弟弟应了一声,然后走进偏屋,自己的父母都在,还有自己的爷爷,在看电视,一部谍战片:“爸,妈,爷爷!”

  走进屋子,周少瑾分别叫了三人一声,此时的三人也看向了走进屋的周少瑾,脸上都带着笑容。

  周少瑾的爷爷叫周赋,七十多岁,带着一副老花镜,像是一个老学者,事实上,周赋也确实是一个老一辈的知识分子,父亲周建国,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年轻的时候很帅气,不过如今年到四十,岁月在身上留下了不少刻痕,两鬓出现了白发,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话不多,属于性格沉稳的那一类人,周少瑾一直觉得,自己的性格是随了自己父亲,沉稳,偏向于理智,而长相则是更多的继承了自己的母亲,母亲叫尹金莲,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哪怕是如今年到四十,脸上出现了皱纹,有些显老,但是依旧很好看,若非在农村,周少瑾相信,自己的母亲精心打扮一下,绝对能惊艳所有人,尤其是自己母亲的那双丹凤眼,格外好看,这一点,周少瑾和自己的母亲一样,同样拥有一双丹凤眼,而且都很好看,甚至让人看了感到惊艳。

  都说儿随母多,周少瑾觉得这话并不是虚言,他这双丹凤眼,完全就是自己母亲的翻版,不过这话在自己弟弟周少轩身上似乎又不怎么适用,自己的弟弟也长的很帅气,不过周少瑾觉得,在外貌上,弟弟周少轩倒是与自己的父亲周建国更像。

  “回来了”“天气很热吧,出那么多汗,吹下风扇....”“怎么没有多玩几天,不好玩...”

  周少瑾找个凳子坐了下来,母亲尹金莲见到周少瑾满头大汗的样子,则是把电风扇转过头对向了周少瑾,关心的说了句,父亲周建国则是一如既往的话不多,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不过话却只有回来了三个字,倒是爷爷周赋问了句他这次去同学家的情况。

  “也不是不好玩,只是感觉去别人家玩有些不自在,呆久了也不好。”

  周少瑾拿着湿毛巾擦了擦汗,开口道。

  “你这性子倒是和你爸一样,在别人家都呆不惯。”

  尹金莲闻言一笑,看向周建国,周建国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过没有接话,周少瑾闻言嘴巴裂了裂,没有多话,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哪怕是再好的朋友,也不喜欢在对方家里多呆,尤其是对方还有家人在的时候,总感觉有些拘谨,不如自己家随意,甚至相比住在朋友家,他更喜欢自己去住宾馆。

  “这个嘛,别人家终究是别人家,人家也有家人,肯定比不上自己家自由随意。”周赋接口说道。

  “我爷爷这句话说道我心坎里去了。”周少瑾对着自己爷爷竖了个赞同的大拇指。

  “还心坎,我看啊,你们爷孙几个这性格是一根筋传了下来。”尹金莲闻言则是一笑。

  “对了,你表爷爷出院回来了,你等下过去看看吧”过了一会儿,尹金莲又开口道,看向周少瑾。

  “好,我等下过去。”

  周少瑾应了声,尹金莲口中的表爷爷就是杨泰,两家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不过关系很不错,又因为杨泰和自己爷爷同辈,所以周少瑾和周少轩都称呼杨泰为表爷爷,虽然因为杨泰是无常的传言,让村子中不少人都不愿意和杨泰一家走近,不过周少瑾一家却是没有太多忌讳,无论是自己爷爷还是父母一或者是他们。

  或许村子中和杨家关系最好的就是周少瑾一家了,而杨家对周少瑾一家也很好,尤其是周少瑾自己,在他的记忆中,自小到大,杨泰都一直对他很好,几乎把他当成亲孙子看待,小时候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他,杨易云和杨月娥小时候也经常带他,在心里,周少瑾对杨泰一家都很好感,有一种感激,尤其是杨泰,他也完全当成了自己的亲人长辈。

  “哥,我等下也和你一起去。”旁边的周少轩这时候开口插了句:“我也去看看表爷爷。”

  “好,我们等下一起去。”

  周少瑾点了点头,旁边的尹金莲、周建国和周赋三人听到两兄弟的话则是微微一笑,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对于周少瑾和周少轩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正是烈日当空,晴空上万里无论,只有一轮火辣辣的太阳悬挂,这天气热的吓人,周少瑾打算等太阳阴一会儿再去看自己的表爷爷,不过还没等他过去,却是杨易云先来到了他家。

  “诶,少瑾回来了啊!”杨易云是个典型的农村汉子,个子不高,身材消瘦,皮肤黝黑,短寸头,一口熏黑的烟牙,身上还带着种种的烟味,走进屋子,先是看了看,看到周少瑾眼睛一亮道,然后就直接走进屋子,也没有客气,找了个椅子就在门口坐了下来。

  “对啊,刚刚回来。”周少瑾也笑着应了一声,随后又道:“表爷爷在家吗,和过去看看。”

  “在呢,你月娥表姑也在家,不过你表爷爷现在有些说糊涂话,你过去了也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杨易云道,看着周少瑾:“我就是受不了你表爷爷了才过来。”

  “怎么,表叔他还在像早上一样?...”旁边的尹金莲闻言插口道看着杨易云,两家关系很好,关于早上杨泰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今天一早杨泰出院刚刚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吵着让杨月娥和杨易云给他准备寿衣、香纸、棺材,给他准备后事,这事在村子里还闹的不小。

  “可不是嘛,我和我爹说了几句,还被他骂了一顿......”

  杨易云道,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愤愤之色,他心里是确实有些生气了,他不知道自己老爹杨泰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明明情况好好的,却要他给他准备后事,这让作为儿子的他怎么可能去做,先不说他自己不愿意,而且他如果真的做了,指不定人家还背后怎么说他,最起码一个不孝子的罪名恐怕是要背了,毕竟杨泰的情况现在看起来还很好,他这个时候给杨泰准备后事,那在其他人眼里不就是他这个做儿子的诅咒自己老爹死吗!

  一念至此,杨易云整个人脸色都有些牵强不好看,旁边的周少瑾也能清晰的看出此刻杨易云的心情不怎么好,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和杨易云大声招呼就带着自己的弟弟周少轩出门了,他打算去看看杨泰,至于屋子里,就留给自己的父母、爷爷和杨易云得了。

  “哥,你说表爷爷不会真的知道要死了吧。”出了门,走在去杨家的小路上,旁边的周少轩突然有些小声的看着周少瑾问道:“人家说,人快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应,能预感到一些东西,听说还有一些人快死的时候会回光返照..表爷爷会不会就是这样。”

  “这些话你也信,都是人家瞎编的。”听到自己弟弟的话,周少瑾回答道。

  “可是我听人说,表爷爷是无常,或许是真的呢,现在预感到自己...”

  周少轩有些不信服周少瑾的回答,继续道,不过却被周少瑾挥手打断。

  “这些都是传言,不能轻信,你要记住,任何事情,不是自己亲眼所见,都不能轻易相信,就算有时候是自己亲眼所见,都未必是真。”

  周少瑾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弟弟有些郑重道,他觉得自己弟弟的想法有很大问题,太轻信传言的东西,这并不是好事,世间纷攘,真真假假的事情太多,这些都需要我们去理性的判断,轻信流言,绝非正确的做法,他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是高一和高二都去过广州打过暑假工,在社会上也经历过一段时间,所以也更清楚则个社会的复杂。

  “哦,知道了。”

  感受到周少瑾语气的严肃,周少轩缩了缩脖子,没有再说话,对于自己的哥哥,他还是有几分畏惧的,而且他自己也读到了初二,也已经开始明白事理,知道自己哥哥说的话有道理,不过在心里,他还是有一些别的想法的,因为周少轩觉得,任何事情都不会空穴来潮,村子里关于杨泰的传言那么多,必然有原因,不过虽然心中有别的想法,不过周少轩却是没有再开口。

  周少瑾也没有再多言,走在前面,向着杨家走去,脸色平静,不过在心里,周少瑾却并非古今无波。

新书感言!
乱仙全文阅读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加入书架

  距离写完宁采臣差不多一个月了,新书终于出来了,这本书严格地说是我对第一本《掌控地府》的重写,说是重写也不全然,只能说是基于了《掌控地府》的基础上,会将一些掌控地府里面的东西糅合进来,但是总体而言是一本全新的书。

  新书,新的故事,也是新的开始,希望大家会喜欢,最后,求支持!推荐!收藏神马的+++++++

第3章:杨泰
乱仙全文阅读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加入书架

  “少瑾回来了啊!”“表姑”“表姑”“快进屋坐...”“...”

  周少瑾和周少轩来到杨家的时候,杨月娥正在屋子外面拿柴火,准备升火给杨泰煮粥,看到周少瑾和周少轩两兄弟过来,连忙笑着招呼了两兄弟一声,招呼两人进屋,周少瑾和周少轩也是笑着叫了杨月娥一声表姑然后走进屋。

  “爹,你快看,少瑾和少轩来看你了。”杨月娥高兴的将周少瑾和周少轩两人引进屋子,又对着屋子里一个坐在靠椅上正在看着电视的老人叫了一声,老人看起来七十多岁,身形有些枯瘦,脸上布满皱纹,一头白发,坐在靠椅上,不过整个人显得很有精神,尤其是一双眼睛,格外明亮,正是杨泰。

  杨泰似乎正在专心看电视,听到杨月娥的声音才转过头,见到杨泰转过目光,周少瑾也周少轩也跟着开口叫了一声。

  “表爷爷!”

  两兄弟异口同声的叫了杨泰一声,后者看到两人也是脸上露出笑容,甚至目光都似乎更加明亮了几分,露出几分笑意。

  “是少瑾和少轩啊,快,快坐,那里有凳子!”看到两兄弟杨泰似乎显得很高兴,说话间就要站起来给两兄弟去拿凳子。

  “表爷爷你先坐着,我们自己拿就行了。”周少瑾见状连忙开口阻止,旁边的周少轩则是见状赶快拿了两张椅子过来,杨月娥则是招呼两兄弟进来就继续升火准备煮粥了。

  “不是去同学家玩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看到两兄弟坐下来,杨泰才停止了继续起身的动作,再次躺回在靠椅上,不过他的目光却是没有再看电视,而是看向了周少瑾,开口问道,脸上带着和蔼之色:“没有多玩几天?”

  “刚刚才回来,听说表爷爷回来了,就来看看。”周少瑾一笑。

  “你倒是有心了。”杨泰看着周少瑾眼中露出一丝慈爱之色,随后又道:“也好,最起码我们爷俩也能见最后一面。”

  “爹,你又说胡话了。”旁边正在升火煮粥的杨月娥一听杨泰的话却是脸色一夸,不高兴道:“明明好好的,非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说完,杨月娥看向杨泰,脸色有些生气,不过杨泰似乎完全没有理会自己女儿的意思,而是目光看向周少瑾,此刻的周少瑾也看着杨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刻,他从杨泰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难言的意味,一丝留念的意味,周少轩则是坐在周少瑾旁边,不过因为年纪小,却是一直没有插口说话。

  “少瑾,你把手伸过来。”杨泰又继续开口道,看向周少瑾。

  “表爷爷”周少瑾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伸出了右手到杨泰面前,屋子里的杨月娥和周少轩也是有些疑惑的看着杨泰,只见杨泰也伸出有些枯瘦的右手,掌心对着掌心,将周少瑾的右手握住,不过却并没有什么异常。

  “要是你是我的亲孙子该多好啊!”

  杨泰握住周少瑾的手久久未语,足足片刻才开口发出一声呢喃般的叹息,语气中带着一种无奈和惋惜,不过这一声轻叹却是让周少瑾有些尴尬了,虽然说最两家关系不错,周少瑾也一直把杨泰当成亲人长辈看,而且杨泰也一直对他很好,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血缘关系,若是平时没人他这样感叹一下没什么,但是现在杨月娥也在,这就有些不合适了。

  毕竟杨月娥是杨泰的亲女儿,虽说杨易云没有结婚,无法让杨泰抱孙子,但是杨月娥却是已经结婚,而且还有一子,是杨泰的亲外孙,如今杨泰却当着杨月娥的面这样说,希望一个外人是他的亲孙子,这让杨月娥怎么想,周少瑾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是对于人情世故却早已了解,脸色有些僵,不知道如何接杨泰的话,眼角的余光看向一旁的杨月娥,果然,可以看见,此刻的杨月娥脸色有些僵,眼神也有些不好看。

  周少瑾能理解杨月娥的心情,毕竟周家和杨家关系再好终究也没有血缘关系,周少瑾也只是个外人,虽然杨泰没有孙子想抱孙子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她杨月娥又不是没有子女,最起码也有一个儿子,算起来还是杨泰的亲外孙,但是现在杨泰却当着她的面这样说,希望周少瑾是他的亲孙子,那他的亲外孙呢,岂不是说在杨泰心里她杨月娥的儿子杨泰的亲外孙还不如周少瑾这个外人,这让杨月娥心里不好想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理解归理解,此刻的周少瑾自己也感觉有几分尴尬,他没有想到杨泰会说出这番话,不过杨泰却像是没有意思到这番话的不妥或者没有丝毫在意一般,继续拉着周少瑾的手——

  “你云叔是没多大个出息的人,四十多岁了,在外面打工二十多年不仅没存到钱,连媳妇也找不到一个...”

  杨泰就这样握着周少瑾的手说了起来,像是拉家常一般,先是说了杨易云,没少抱怨,看得出来,杨泰对于自己这个四十多岁还是光棍的儿子很不满意,随后杨泰又说到了自己的女儿杨月娥,而杨月娥又在旁边,这就让周少瑾有些尴尬了,先不说相对杨家来说,他只是个外人,就是在辈分上,他也要叫杨月娥一声表姑,现在杨泰却是拉着他说这些,怎么都不合适。

  听着杨泰絮絮叨叨,周少瑾却是一句话也没有搭,甚至很多时候应声都没有,他一直在偷偷注意着旁边杨月娥的表情,如他所料,杨月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而自己的弟弟周少轩则是早早就已经离开了。

  被杨泰拉着,一直絮絮叨叨从中午到下午三点多,见杨泰说完了,周少瑾才脱身离开,出门和杨月娥告别时,他还有些尴尬,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杨月娥和他说话的语气都生分了不少,这让他心里有些不知到说什么好,关于杨家的事,他也知道一些,表叔杨易云如今四十多岁还是光棍,表姑杨月娥则已经结婚,生下一子,也就是杨泰的外孙,如今也有十五岁,叫王野,比周少瑾都小不了几岁,不过周少瑾听人说过,自己表姑的那个儿子似乎和自己表爷爷杨泰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人家的家事,周少瑾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牵扯到里面,刚刚杨泰拉着他说话,不仅说了杨易云一通,还将杨月娥也说了一通,包括杨月娥的那个儿子,不过却都是贬义多夸讲少,反而说道周少瑾的时候,杨泰却是赞不绝口,可以想象,经此之后,自己的那个表姑杨月娥恐怕就要对他有些看法了。

  心里有些无奈,本来是想看望一下杨泰的,但是周少瑾却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心里轻轻一叹,周少瑾向着自家走去,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办法。

  回到家,表叔杨易云也不在了,询问之下得知自己的弟弟和杨易云两人结伴下河去了,索性没事,周少瑾想了一下也跟了去。

  与此同时,杨家,周少瑾走后,屋子里只剩下杨泰和杨月娥两人,不过气氛却是有些冷,杨月娥有些气杨泰刚刚的话,不仅将自家的事与周少瑾说,还将他的儿子拉出来有意无意的与周少瑾做比较,而且是贬多夸少,反而对周少瑾处处夸赞。

  这让杨月娥心里有些气,虽然他承认周少瑾确实很出色,无论是学习、相貌、礼仪还是其他各方面都难以挑剔,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儿子算起来也是杨泰的亲外孙,杨泰这样抬高周少瑾贬低她的儿子却是有些过了。

  “爹,就算小野再怎么惹你不高兴也是你的亲外孙啊,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外人。”

  最终,心里实在有些感觉气不过,杨月娥忍不住开口对着坐在靠椅上的杨泰说了一句,不过杨泰却是没有回话,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看电视,杨月娥见此却是一气,直接走出了屋子,步子有些重,踩在地板上咚咚作响。

  等到杨月娥离开,杨泰却是转过了头,看了看杨月娥离开的门口,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刚刚那番话有些伤了自己女儿的心,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说了出来,一个是这确实是他的心里话,再一个,这些话,也是他想说给自己女儿听的。

  有些话,亲口对一个人说出来未必有效果,但是换一种方法,从另一个角度,或许会给让深刻,就像现在,他刚刚对周少瑾说那些话固然让杨月娥心里不高兴,但是绝对是让杨月娥深刻的,直到某一个醒悟明白。

  只不过这样的话,却是对周少瑾有些不公平了,平白受了杨月娥的气,不过在心里,杨泰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周少瑾和他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在心里,他却早已将周少瑾当成了孙子一样。

第4章:惊悚
乱仙全文阅读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加入书架

  夜,月明星稀,一轮明亮的弯月悬挂高空,洒落洁白的月光,给山川大地披上了一层洁白的纱衣,晚上十点多,看完电视,周少瑾便和弟弟周少轩回到了木屋二楼的房间中睡觉,房间中摆了两张单人床,两兄弟一人一张,约四十平方米的空间,还摆放了一些木柜子,里面装着玉米、稻谷等一些粮食。

  两兄弟一左一右,分别睡在两张床上,周少轩睡的很快,躺在床上不多时就已经入睡,但是在床上,周少瑾却是有些辗转难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的事,让他心里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这种不踏实完全因为杨泰。

  白天的时候因为杨泰的一些话让他有些尴尬,但是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回想起来,他却是从杨泰身上感觉到了另一种异样的味道,仿佛杨泰白天说的话,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的遗言一般,似乎杨泰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了一般。

  其中周少瑾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杨泰一开始说的那一句,他回来能和杨泰见最后一面,这意思也再明显不过,周少瑾这次回来见到了杨泰,他们见了最后一面,若是这一次周少瑾没有回来就最后一次都见不到了,这怎么听都像是一个要过世的人说的话,而且还知道自己很快要死了。

  杨泰能说出那样的话,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真的神志不清了,说的胡话,但是从白天杨泰的情况来看,他明显很清醒,不像是神志不清说的胡话,而另一种可能就是杨泰说的话都是心里话,他真的感觉到了自己要死了,所以有感而发,但是一个人真的能知道自己的死亡吗,这有些荒谬。

  躺在床上,周少瑾越回想白天杨泰的样子的和他说的话就越感到不对劲,这时候,就是他都不由得脑海中生出一个疑问,杨泰是不是真的预知到了自己的死亡了,他又想到了村子里关于杨泰是无常得谣传,都说无风不起浪,这世间又有多少事是空穴来巢,若是没有一定原因,村子里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谣传。

  周少瑾的思绪有些远了,他不是有神论者,也不是纯粹的无神论者,从小到大,一些科学解释不清的事情他也经历过一两次,对于鬼神这些东西,他一直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但是对于村子里关于杨泰无常的传言,他却是一直不怎么相信的,但是这一刻,他却有些动摇了。

  无常,传说中地府的阴神,勾魂夺魄,拘死者生魂,若杨泰真的是无常,那么他能提前知道自己的死亡自然说得通,但是这一切,却是太过不可思议。

  杨泰真的是无常?鬼神真的存在吗?

  这一夜,周少瑾完全陷入了这两个疑问当中,也完全睡不安稳,很多时候,人一旦对某件事情产生了好奇和疑问,他就像是一颗种子一样在你的脑袋里生根发芽,困扰着你,此刻的周少瑾就是这种情况。

  迷迷糊糊中,周少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他感觉这一晚睡的很不安稳,哪怕入睡了都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感觉自己像是睡着了,但是又感觉自己的一部分意识属于清醒的,处于一种浑噩迷糊的状态。

  “周少瑾.....周少瑾.....”

  迷迷糊糊中,周少瑾被一道声音吵醒,感觉像是有人在叫自己,不过他听的有些模糊,像是睡梦中模模糊糊的。

  “周少瑾!”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周少瑾听清楚了,这道声音很浩大,如暮鼓晨钟般在自己耳边响起,让他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谁!”从睡梦中爬起来,周少瑾叫了一声,不过环顾四周却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我在哪?”

  看着四周的一片漆黑,周少瑾心中本能升起一种警惕和不安。

  “周少瑾”那到声音再次想起,很浩大,更像是无形中带着一种巨大的威严,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甚至让周少瑾心中忍不住升起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这让他脸色一变。

  “你是谁?”周少瑾开口,环顾四周,想要找出说话的人,但是却只能看到漆黑一片。

  “周少瑾,今日本座代表地府授予你无常司职,即刻起,你便是我地府此方世界无常。”那到声音再次响起,浩大威严,不过周少瑾依旧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这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响起一样,其中的话更是让周少瑾脸色一变,不过还不等他说话,那道声音已经再次响起:“无常者,拘死者灵魂,送往地府,度之转生,望你谨记司职,切勿亵慢....”

  “凡我地府阴司,不得泄露我地府任何消息,违者必将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尽轮回之苦。”

  “这是你的阴司令,切记,勿忘司职!”

  最后,那道浩大的声音消失,接着,不等周少瑾开口,在他眼中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中,突然一道银白的亮光划破天际,那道亮光宛若明亮的流星一般,直接向他飞了过来。

  “唰!”

  床上,周少瑾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已经满头大汗,抬起头,目光在房间中看了看,有些昏暗的光线看的并不清楚,不过依稀可以看见房间中摆放的那些柜子和另一张床上成大字形躺着的正在睡觉的弟弟周少轩,再看看川外,月光明亮,让周少瑾长舒了口气。

  “原来是做梦。”

  揉了揉太阳穴,坐在床上,周少瑾发了好一会儿呆,刚刚的那个梦境太诡异和真实,让他久久回不过神来,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回过一些神,摸过船头小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时间已经到了半夜四点多,拿起手机,打开手机手电筒,下船穿上人字拖,周少瑾走出房间,准备去解个小手。

  借着手机灯光,周少瑾走下楼,感觉人都还是有些轻飘飘的,因为夏天乡下的厕所蚊子多,而且大半夜的,周少瑾也懒得去厕所了,直接到屋子右边那头的一颗大梨树下就开始解决,不过就在嘘嘘间,周少瑾却只感觉突然间一股没由来的冷风吹在背上,全身的汗毛在一瞬间倒立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突然,甚至你不知道那股冷风怎么吹来的,甚至感觉有些不合理,但是他就这样产生了,那么突然的一瞬间,一股冰冷的寒意流遍你的全身,让你全身发寒,感到汗毛倒立,皮肉紧绷,这一瞬间,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你背后,有一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你。

  周少瑾浑身一个激灵,睡意也在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只感觉这一刻头皮都麻了,浑身发冷,这种感觉他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过,以前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也经历过,突然的一瞬间,浑身发寒,汗毛倒立,但是以往的几次都没有这一次这么强烈。

  这感觉让人头皮发麻,强忍住心底的寒意,周少瑾转过头,一开始在他的身后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下一刻,当他的目光落在自己屋子二楼的走廊上时,也就是自己和弟弟周少轩所睡的房间外面的一个小走廊,周少瑾的整个身体都僵在了原地,因为在她的视线中,二楼的走栏上站了两个人。

  “见鬼了!”

  这是周少瑾脑中的第一个想法,这一刻,他甚至感到大脑空白,全身的血液都为之冻结,如同大冬天的被人浇了一瓢冷水,通体冰凉。

  两道身影,直接站在他和弟弟周少轩所睡的屋子外面的走栏上,静静的看着他。

  PS:新书,不够肥,大伙可以先收藏着先,有票票的给个推荐票就更好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所写的《乱仙》为转载作品,乱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乱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乱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乱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乱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乱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