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这个游戏不简单最新章节 >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这个游戏不简单 连载中
分享这个游戏不简单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

这个游戏不简单作者:我也很绝望

这个游戏不简单简介:夜黑风高,虚实杀。
  各位玩家,欢迎来到全息杀人游戏《虚实幻境》。
  这个游戏不简单,不撩妹,不搞基,专注互相伤害。
  【书友群:471036516】 http://www.uukanshu.net
-------------------------------------

这个游戏不简单最新章节第376章 美得你
第1章 虚实游戏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作者:我也很绝望加入书架

  琉璃客栈,客坐满堂。

  “老板娘,来壶春满江!”

  “来喽!”

  “老板娘,怎么还没上菜?”

  “马上好!”

  “老板娘,还有空房间吗?”

  “绝对有!”

  老板娘忙碌的穿梭在大厅之中,虽已年近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存,引人遐想。

  “真实,太特么真实了。”

  方义缩在角落,啧啧称奇。

  无论第几次感受,全息游戏的体验,依旧让人震撼。

  “店小二,来壶酒!”

  就在这时,门口走进一位新客人。

  店小二?不存在的。

  方义翻了个白眼,默默呼出属性菜单。

  “ID:东门醉。”

  “身份:店小二。”

  “所属副本:古代副本3618号。”

  “游戏天数:三天。”

  三天了,也该引起那些家伙的注意了。

  砰!

  没有得到回应,新来的客人,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对方义怒目而视。

  “店小二,来壶酒,聋了吗!”

  方义瞥了对方一眼,继续假寐。

  “哎呀呀,客官别生气,我来给您上酒。”

  不等客人发作,老板娘就连忙迎了上来。

  客人瞪了一眼方义,骂骂咧咧地坐下。

  “老板娘,你招的什么伙计,来当大爷的吧!”

  “我的我的,管教不严,让客官见笑了。”

  “哼!我还算讲理的,要是换个脾气暴躁的,今天怕是血溅五步!”

  “哎呀,我就知道客官最好了,来,这壶碧落酒,我给您免单。”

  “这还差不多。”

  安抚好客人,老板娘转过身来,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你,跟我过来!”

  拉着方义,两人进入厨房。

  老板娘看着方义,感叹以前的乖宝宝,怎么这三天跟变了个人似的。

  “小苏,我知道压三个月工钱,你心有怨言,但工作就是工作,如果你不想干……”

  方义咧嘴一笑:“我不想干了。”

  “什么?!”

  老板娘神色闪过慌乱。

  “你不是认真的吧,大不了我先给你结一月工钱……”

  方义直接打断。

  “老板娘,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不会在这说废话,而是直接跑路。”

  “跑路?”

  老板娘神色一愣,这才发现方义的手上,提着一小包行李。

  “你犯了什么事情?!”

  方义微微一笑,越过老板娘,直接从后门离开。

  “我没犯事,但我知道,官兵马上就会将琉璃客栈给封了。”

  “这不可能!我每年都有给县令……”

  老板娘话未说完,门外就突然响起洪亮的声响。

  “官府办事,闲杂人等,全部离场!”

  什么?!

  她的脸色骤然大变,慌忙冲出厨房。

  整个客栈,已经人去楼空,唯有官兵流动,封锁了所有出口。

  真让店小二给说中了?!

  “你就是老板娘?”

  “是,我就是,林捕头,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店里是不是有个伙计,叫做苏小九。”

  老板娘心中咯噔一声。

  “对……对啊,他怎么了?”

  林捕头森冷一笑。

  “他叛国了!”

  “什么?!”

  老板娘花容失色,瘫倒在地。

  ……

  方义虽在逃避官兵追捕,但却走得从容不迫,闲庭信步。

  整个方圆镇,就仿佛他的后花园般,所有大道、小道、暗道,全都洞若观火。

  不过几分钟后,方义就脱离了包围网。

  “听说了吗?琉璃客栈的伙计,他是敌国的奸细!”

  “卧槽!叛国啊!难怪出动了这么多官兵。”

  看着虚拟屏滚动的文字,方义嘴角微翘。

  叛国?

  看来最先跳出来的,只是个菜鸟玩家啊。

  扣这么大的帽子,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玩家吗?

  《虚实幻境》是一款纯粹的玩家对抗游戏。

  所有玩家进入游戏后,可以选择古代、近代、未来、魔幻、科幻、玄幻等多种副本展开游戏。

  游戏中,玩家将被随机分配副本身份,接下去怎么玩,就全看玩家自己了。

  可以默默攀科技,造机枪飞机坦克,平推世界。

  也可以玩阴谋诡计,权倾朝野,肃清天下。

  更可以经营商业,富甲天下,花钱买命。

  但只要这些人还没成长起来,就暴露了玩家的身份,那就必死无疑。

  因为整场游戏的胜利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所有的敌对玩家。

  方义目前所在的是十人大小的新手本,而且运气并不好,随机到了店小二的副本身份。

  这个身份,起点低,肉搏能力也差,基本看不到提升空间。

  但凡事有利有弊,店小二的身份技能,还是非常独特的。

  “眼观六路:视野范围提升一千米,夜视能力提升,视野广角提升至360°。”

  “耳听八方:听觉范围提升一千米,将所有听到的内容,保存为文本形式,记录在案,随时查看翻阅。”

  利用这两个技能,三天时间,方义就搜集到了想要的消息,筹划好了一切。

  在一个拐角后,方义进入破旧的小院中。

  在角落里翻出藏好的长剑和特制的剑鞘,方义嘴角微微翘起。

  【特制长剑:方圆镇铁库武器店出品,剑柄和柄头皆是木制,剑锋开刃,见血封喉。】

  【特制剑鞘:外形似提灯木柄,内部挖空,形成剑鞘。】

  “既然对方是个菜鸟,那一血应该没跑了。”

  店小二虽然赚的不多,但架不住年份久,三五年下来,租间小院,买把兵器,还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剩下的银两,早被方义打探消息的时候,花费殆尽。

  这也算店小二身份的一种小优势。

  “今晚要是失败,那我就得打出GG了。”

  话虽这么说,但方义神情却很是轻松。

  耳朵微动,他突然起身离开了破旧小院。

  几分钟后,一队官兵就冲入空无一人的小院,封锁了现场。

  ……

  夜半三更。

  街道商铺,皆熄灯打烊,唯有仁阳酒馆,灯火通明。

  “林老大,那琉璃客栈的老板娘怎么办?”

  听到手下的话,林捕头眉头紧皱。

  “放了。”

  “可……”

  “她和县令老爷有来往,我们留不住她。”

  “那琉璃客栈呢?”

  林捕头心烦意乱地摆摆手:“解开封锁,正常营业,派人盯着就行。”

  “林老大,这……”

  “听我的就是。”

  “是!”

  捕快领命,退回隔壁一桌,与同行交头接耳,时不时地会抬头看几眼林捕头。

第2章 1血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作者:我也很绝望加入书架

  咕噜。

  林捕头将碧洛酒一饮而尽,起身离开。

  如果林捕头,还是以前的林捕头,那绝对不会如此开明。

  身为玩家,林捕头非常清楚,找到并杀死其他玩家,才是首要任务,其他全都可以推到一边。

  而失去琉璃客栈这条线索,他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再找到那个店小二。

  如此,还不如让琉璃客栈正常营业,盯住这条线。

  离开仁阳酒馆,林捕头开始朝住宅行去。

  路过三条街道,在一个街头拐角处,他突然身形一停。

  “有脚步声!”

  林捕头神色一紧,握紧佩刀。

  咚!

  下一刻,锣声一响,更夫打着哈欠的形象映入林捕头眼中。

  “天干物燥,小心火……林捕头?!”

  更夫声音沙哑,头戴斗笠,在昏暗的灯光看不清面目。

  但对方叫破身份,让林捕头放松了警惕。

  “嗯。”

  略略点头,林捕头就与更夫错身而过,皱眉思索接下来该怎么找出玩家。

  也许我可以再蛰伏一段时间,招收更多的手下再……

  等等!

  林捕头动作突然一顿,豁然回头。

  “不对!这条路根本没有更夫!”

  回答他,只有一片刺目绚丽的白光!

  剑锋锐利,落处精准,出其不意,直接划破咽喉,顿时血如泉涌。

  “这条路本没有更夫,但作为你三天来的必经之路,它必定会出现一位更夫。”

  林捕头瞪圆眼睛,捂着伤口,身子缓缓倒了下去。

  “是……是你,那个早上逃走的玩家……”

  方义咧嘴一笑,将长剑插回提灯的木柄中。

  长剑回鞘,与特制的提灯剑鞘合二为一,浑然一体。

  林捕头在算计方义的时候,方义又何尝没在算计他呢?

  这本就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谁是猫,谁是老鼠,全在瞬息之间。

  “副本通告:玩家东门醉击杀玩家神挡杀神,获得一血!”

  同一时间,这场副本里的所有玩家,眼前都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英文血字。

  “First Blood!”

  某位豪宅地下,正进行不可描述事情的老爷,身体突然一僵,眼中闪过戾芒。

  某位正在乞讨的年轻乞丐,不顾周围的异样的眼神,惊呼出声:“卧槽!才三天就出现一血,牛逼!”

  某位青楼名妓,忽然眉头一皱,抿紧下唇。

  小小的方圆镇,在这场副本通告之下,悄然沸腾。

  今晚,血很烫,今后,血会更烫!

  但最终的胜利者,只有一人。

  方义嘴角高翘,胸有成竹。

  叮!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一血,奖励三百积分。”

  开门红,哈哈!

  方义脸色一喜。

  游戏积分作为《虚实幻境》基础货币,价值极大。

  不仅可以兑换技能、物品、材料等东西,还拥有指定下一场副本的身份,豁免游戏失败的惩罚等能力。

  虽然后者花销极大,但至少提供了一个方向。

  可以预见,拥有大量的积分的高段玩家,完全可以把游戏玩的风生水起。

  不过那些,离现在的方义还太远。

  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收起心思,方义迈开脚步。

  但是下一刻,他的脸色骤然一变。

  “该死!她怎么来的这么快!”

  将提灯一扔,方义猛地抽出长剑,再也顾不得伪装,朝城门方向拔腿狂奔。

  十余息后,一位蒙面女子悄然出现在林捕头死亡的地点,目光蔓延而去,看的正是方义逃离的方向。

  “十里香:可在目标身上留下独特香气,十里追踪,仅限一人。”

  采花贼的身份技能,让梦白秋以为这场游戏,稳操胜券。

  却没想到,一血反而被别人拿了!

  脸色一沉,梦白秋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一里约等于四百米,十里也就四千米。

  如果她想要追上方义,现在就必须动身,否则将立刻错失机会。

  通过观察林捕头的死状,梦白秋确定,林捕头是被偷袭致死。

  这意味着对方的身手很普通,否则用不着耍小手段。

  心中闪过计较,梦白秋起身朝方义逃离的方向追杀而去。

  虽然随机到采花贼的身份,让她很不舒服,但采花贼的实力,却非常不错,对付一个普通人,绰绰有余。

  而且就算退一步来讲,打不过,难道还跑不了?

  寒芒一凝,梦白秋速度再提。

  一血被抢,怎么能忍?三百积分呢!

  ……

  方义跑得很快,喘息也很严重。

  每个身份,都各有优缺点。

  技能、地位、财富、权势、武力……

  各项数据,根据身份的不同,侧重点也不同。

  店小二的武力值,就是绝对的弱项,比普通成年人,强不了多少。

  所以哪怕方义领先偷跑这么多距离,依旧感觉到背后的危险气息,越来越近。

  “还好就快到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方义眼中精芒一闪而过。

  方圆镇虽是边陲小镇,但夜晚也有官兵把守城门。

  如果鲁莽地冲过去,绝对会被乱刀剁死。

  但方义需要这么做吗?

  不!他只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聪明的捕猎者,都明白将猎物逼入绝境的时候,就是猎物反扑最猛烈的时候。

  这个时候,放缓速度,给猎物一些空间,反而能更有效轻松地杀死猎物。

  比起和自己生死拼杀,相信身后的女人更希望自己和官兵拼命,坐收渔翁之利。

  方义拥有眼观六路和耳听八方技能,可以轻松掌控蒙面女子的任何动向。

  随着距离接近,他能看到蒙面女子的脸上闪过喜色,速度一点点的降低。

  当方义的身影出现到官兵视线范围内的时候,蒙面女子的追击骤然一顿,停在了原地。

  “什么人!”

  “站住!”

  随着警告声响起,蒙面女子得意到达顶点。

  不用自己动手,就将敌人比如绝境,这种智商上的辗压,可比野蛮人的厮杀要爽快的多。

  “只可惜……我从一开始,就没想从城门走!”

  朝官兵咧嘴一笑,方义突然一个九十度转向,朝左边继续狂奔而去。

  什么?!

  梦白秋的神色一僵,尚未绽放的笑容瞬间凝固。

第3章 逃脱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作者:我也很绝望加入书架

  看着方义已经远去的背影,梦白秋的脸色阴沉下来。

  被耍了!

  居然跟我玩心理战!

  她暗暗握紧粉拳,愤愤一跺脚,再次追击而去。

  由于方义带来的骚乱,官兵中派出了一人,这等于间接地给秋白梦增加难度。

  既要避开官兵的视线,避免暴露身份,又要在那之前,追击到并杀死方义。

  难道这也是那家伙的算计?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店小二不可小觑!

  ……

  通过连续的几次变换方位,方义已经确定身后的女人,绝对拥有定位自己位置的技能。

  既然如此……

  方义眼神一凝,直接朝城西南城墙的方向狂奔而去。

  至于那名追击的官兵,早被两人甩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比起玩家的智慧,大部分NPC的智商都不高。

  毕竟这是一款纯粹的玩家对抗玩家的PVP游戏,而不是传统的PVE游戏。

  NPC虽然在游戏也占有一定分量,但更看重的,是玩家间的较量。

  高高耸立的西南城墙,已经越来越近。

  墙壁厚实严密,墙角下覆盖着密密麻麻的杂草灌木。

  周围已经一马平川,再无提供躲避的民宅。

  鉴于此刻秋白梦与方义的距离,无论怎么看,这条路都是一条死路。

  但方义却视若不见,直直朝城墙冲去。

  “他要自杀?”

  秋白梦神色微微一怔。

  除了撞墙自杀,她想不出方义如何逃脱目前的绝境。

  但有了前面被耍的经历,这次她的速度没有半点缓减,反而提速不少。

  如此,就呈现出古怪的一幕。

  明明两人的面前,是厚厚实实的城墙,但两人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如急着撞墙自杀的人一般,猛烈冲刺。

  就算方义已经冲到了城墙下,秋白梦都没有减速的迹象。

  她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方义,要仿佛是要亲眼看着方义撞墙而死,才能安心。

  而方义,正如她所料的,直直撞向城墙。

  唯一不同的是,在最后关头,方义突然身子一矮,做了一个翻滚的动作,消失在灌木丛中。

  什么?!

  秋白梦瞳孔一缩,连忙朝系统消息看去。

  预想中的击杀通告,并没有传出。

  “难道他在最后关头转换了方向?目的是想利用灌木混淆我的视线?可惜,他还是没意识到十里香……等等!不对!”

  秋白梦突然瞪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方义消失的方向。

  根据十里香的气味追踪,那家伙已经逃到了城外?!

  这怎么可能!

  秋白梦快步冲到方义消失的地方,拨开灌木一看,顿时神色一滞,当场破口大骂。

  “我靠!为什么城墙下会有个大洞!”

  听着身后的怒骂声,方义嘴角翘起。

  既然已经肆无忌惮的收集消息,这种隐藏的地形优势,他怎么可能会错过。

  不过就算利用这种小优势,与蒙面女拉开距离,但真正的危险,却还没有解除。

  方义能够看到,身后的蒙面女,已经满脸怒容地钻出大洞,来到城外,继续朝自己追杀而来。

  还好,这一次他为自己争取到了足够的距离和时间。

  看着远处的百里林,方义眼神中闪过一丝精芒。

  虽然现在局势,对方义非常不妙,但他相信,只要冲入百里林,撑到进入千山寺,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

  方圆镇外,百里林里,千山寺前。

  这场马拉松一般的追杀,终于即将迎来尾声。

  “前面的!给我停下来!我可以饶你一命,一起合作先把其他人杀了!”

  “傻子才信你!”

  “那你就去死吧!”

  秋白梦怒火再涨,速度骤然加快。

  两个黑点一追一逃,距离已经伸手可触。

  看到梦白秋握住剑柄,方义全身一个哆嗦,突然猛地往前一扑,连续几个翻滚,终于冲入的寺庙之中。

  所幸寺庙地面铺满了稻草,缓冲了力道,倒没让方义有多狼狈。

  “主持!主持救我!”

  主持?

  梦白秋脚步一停,面色古怪地看向庙里念经的老和尚。

  这家伙,果然是来这里求救的,只可惜……哼哼哼!

  “小施主,这是怎么回事?”

  老和尚看看方义,又看看蒙面的梦白秋,一脸茫然。

  “主持!她要杀我,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可得一定要保护我啊。”

  方义爬了起来,躲在老和尚的后面,紧张地看着梦白秋。

  以店小二的武力,和蒙面女正面对抗。

  方义可以肯定,自己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不借助外力,将没有半点胜算。

  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毫无不犹豫地亡命狂奔。

  衡量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可是每个高端玩家必备的能力。

  “原来如此。”

  方义进入游戏的这几天,每天都有来千山寺拜佛。

  而且每次出手,就必定是大笔的香油钱。

  这种大主顾,于情于理,老和尚都没道理弃之不顾。

  但如果真的情况不妙,他还是会选择明哲保身的。

  钱重要,但命更重要。

  上前一步,老和尚拦在梦白秋身前。

  “女施主,这位小施主与我佛有缘,能否看在我的面……”

  铮!

  长剑出鞘的声音,骤然响起!

  就在老和尚还没反应过来前,绚丽的白光已经从眼前闪过。

  什么?!

  老和尚当场吓的魂飞魄散,没想到这位女施主一言不合就直接拔刀相向。

  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视线突然高飞。

  老和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笔直倒下,脖颈切口鲜血狂喷。

  身首分离!当场暴毙!

  嘶——

  好凶残的女人!

  方义倒吸一口冷气,心中闪过十二分警惕。同时豁然抬头,骇然地看向梦白秋。

  “不可能!主持不是隐退的武林高手吗?怎么可能会被玩家杀死!”

  秋白梦淡定用袈裟擦拭长剑血迹。

  “隐退的武林高手?你听到的,该不会是‘据传闻,多年前,方圆镇外某座寺庙中,有隐世高人出家为僧’这条消息吧?”

  秋白梦的声音很好听,但话语中的内容,却让人细思恐极。

  方义瞳孔一缩。

  “难道说……”

  “没错!那条消息就是我放出去的!”

第4章 假消息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作者:我也很绝望加入书架

  似是胜券在握,秋白梦反倒不着急了。

  “想要知道谁是玩家,方法有很多种,引蛇出洞确实不错,但守株待兔,却更为优越,不是吗?”

  冷汗,一下子从方义的额头溢出。

  “也就是说,隐世高人是假的,消息也是假的!全都是你引诱其他玩家出现而刨出来的诱饵!”

  “聪明。”

  方义神色一滞,声音骤然拔高,语气变得激动。

  “你疯了吧,十两银子的消息,你怎么知道会有人买!”

  秋白梦双眼一眯。

  “正因为贵,所以才有可信度,不是吗?如果只是一条免费的消息,别人凭什么去相信?”

  冷汗划过脸颊,滴落在地。

  此女,心思缜密,绝对不是新手!

  靠!运气真差,第一场就遇到个开马甲的。

  方义心中暗骂,身子却开始往后退去。

  “美……美女,别这样,玩个游戏而已,绕我一条命,大不了我给你钱啊。”

  “哦?”

  秋白梦似乎有了点兴趣,一边提剑漫步接近,一边问道:“花钱买命啊?行啊,说吧,给多少?”

  花钱买命这种事,在游戏中很是常见。

  毕竟大部分人都是来玩游戏的,游戏输了,肯定心情不好,花钱买个开心,也是情理之中。

  而《虚实幻境》这款游戏,难度又是如此之高,站在顶端的都是战队玩家,次一级的就是职业玩家。

  前者高不可攀,一般人见不到面。后者一直占据游戏的顶尖资源,每次副本基本都是这种人获得胜利。

  身为职业玩家,图的是什么?当然是钱!

  就算不是职业玩家,有人愿意花钱买命,也没多少人会拒绝。

  能赚外快,为什么不赚?只是绕一次性命而已,知道了样貌身份,下次再想杀,轻车熟路。

  业内对这种肥羊,也有一种专属称呼——韭菜。

  意思也简单:养长了就割,养肥了就宰,等到副本结束,再连根拔起。

  那么一场游戏下来,赚取的钱,可比游戏奖励的积分要多得多。

  此刻方义已经退到佛像的下方,紧张地看着秋白梦,仿佛自己的生杀予夺,全在秋白梦的一念之间一般。

  “一千华夏币!我出一千华夏币买命!”

  一千华夏币,几乎是普通人半个月的上班工资,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略一沉吟,秋白梦就点头道:“成交!钱打我ID编号来。”

  每个玩家的ID号,都可以与自身的银行卡号关联,所以一般玩家,都是用ID号进行交易。

  叮!

  “系统提示:匿名卡号向您ID花舞之心,充入一千华夏币,该资产将暂时冻结,三天后可解锁。”

  匿名卡号?

  秋白梦脸色一沉,朝方义逼近。

  “黑卡?”

  方义连忙道:“必须黑卡啊,不然你万一出尔反尔,杀人灭口呢?”

  匿名卡号,俗称黑卡,是一种不走游戏公司正规渠道的特殊虚拟银行卡。

  这种黑卡,需要冻结三天后,才能变成正规的货币,流入账号。

  在《虚实幻境》的高端圈子中,这种黑卡很受欢迎,其一是因为隐蔽性,其二是因为流通性。

  不走游戏正规渠道,意味着不用扣税,也不会被敌人查出身份,有些人甚至用黑卡作为一个套路,套出了敌人的ID号,在以后的副本伺机报复。

  毕竟只要拥有积分,就算乱入别人的副本,或者与指定ID进入同一个副本,也不是什么难事。

  黑卡这种东西,秋白梦以前也只是听说过,真正遇到,还是第一次。

  因为能用到黑卡,都是高端圈子,她的水平还够不到那种层次。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黑卡一般都很不安全,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会接受这种黑卡作为货币。

  “杀人灭口?你怀疑我的人品?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面对秋白梦的怒火,方义心中颇为郁闷。

  特么你都开马甲了,我哪知道你是哪根葱啊!

  “看你样子也不知道,给我听好了,我就是……”

  秋白梦正要说明身份,突然似是想起什么,神色一暗,索然无味地道:“……算了,我和你说这么多干什么。”

  重新提剑,秋白梦朝方义逼近。

  方义这边已经退无可退,紧靠大佛边缘。

  虽然手握长剑,却明白绝对打不过秋白梦。

  慌乱之色,占据了他的脸庞。

  “美……美女,你出尔反尔啊!说好的花钱买命呢?”

  虽说着这样的话,但方义的视线,却集中在秋白梦的脚上,心中不断衡量双方的距离。

  再过来点,只要过来一点点,就是那件东西的射程之内!

  秋白梦因为方义活灵活现的花钱买命行为,完全放松了警惕,朝方义步步紧逼。

  “你走正规渠道转钱,那就是花钱买命,你用黑卡,那就是居心不良!”

  “……靠!为什么啊!三天后钱还不是进入你口袋!”

  “因为我听说黑卡不安全!”

  “那也只是听……我去!”

  方义才刚说到这,秋白梦的长剑已经刺来。

  白色的剑芒,正对方义的眉心。

  与此同时,秋白梦也站到了方义面前,眼中冷芒暴涨。

  既然对方耍滑头,那就没有必要留手!

  手中力道加重,朝前迈出一步,长剑刺出的速度骤然暴涨。

  可就在这时,她突然注意到,在她迈出那一步的瞬间,方义整个人骤然安静了下来,犹如吓傻了一般,突然变得一动不动。

  这就是拿到一血的人?看来之前真的只是运气……不对!

  秋白梦突然神色一凝,因为她看到了方义在面对如此绝境的时候,居然嘴角微微翘起。

  而且这种笑容,随着剑势加速,反而越来越清晰明朗。

  这是又玩心理战?还是他另有手段?

  就在迟疑之际,秋白梦看到方义的食指,突然猛地一拉。

  滋滋滋!

  地面杂乱存放的稻草堆,突然发出连锁的响动声,一路稻草飞舞,一直蔓延到寺庙边缘为止。

  什么?!

  秋白梦这时才注意到,方义的食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缠着粗长的绳子。

  这是?!

  嗡!!

  未等秋白梦想明白,空气中突然传来利箭破空的声响。

  秋白梦瞳孔一缩,慌忙向后看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第5章 弩箭
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作者:我也很绝望加入书架

  “弩箭?!你怎么可能有……”

  呲!

  轰!

  一股剧痛袭来,后方的利箭,已经刺入秋白梦的身躯,将其高高带起,死死地定在佛像上。

  砰!

  秋白梦哇的一声,鲜血直接从口中大量涌出,滴落在地。

  只是目光,却在死死地盯着方义。

  “你……你居然藏着后手!”

  方义拍拍灰尘,一脸淡定地站起来,朝秋白梦咧嘴一笑。

  “我当然藏着后手,不然我来千山寺干什么?”

  “你……你不是来向主持求救的吗?”

  “向主持求救?美女,你不会真以为那种小伎俩的把戏,能够骗得了我吧?”

  “那你之前……”

  “当然是做戏啊,美女,不让你放松警惕,你会毫无防备的走到这个位置?”

  方义一扫大佛下方的稻草,露出地砖,上面画着的一个图形诡异的不规则红圈。

  “如果你再谨慎点,就可以发现稻草层下面的红圈,也会发现一直藏在稻草里的长线,以及……我自制的弩箭。”

  自制的弩箭?!

  秋白梦心中大惊,以前她也听说过,有人利用现实里的知识,在游戏中造飞机坦克。但玩了这么久游戏,真正遇到的,一个都没有。

  没想到今天,在一个新手本里,居然见到了这种人!

  “没错,就是自制弩箭,就藏在寺庙角落的稻草堆里。”

  顺着方义的视线看去,秋白梦顿时嘴角抽搐起来。

  对方义的震惊,立刻消失无踪。

  面前的,哪里是什么自制弩箭,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树杈,配上一条粗硬的皮筋而已!

  神特么自制弩箭,分明就是巨大化的弹弓!

  “我……我就是被这玩意给射中的?它哪来的精准性!”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如果不是被钉在佛像上,生命正在流失,秋白梦绝对把这句话给吼出来。

  但现在,她只能用沙哑的声音,发出浓浓的不甘。

  “对啊,它就是没有精准性,所以我才需要把你引到指定的位置来。”

  听到方义的解释,秋白梦突然神色一呆,豁然抬头,满脸震惊。

  “难……难道说,那个不规则红圈,就是你一次次试验出来的攻击范围?!”

  方义咧嘴一笑,没有回话。

  没有足够的试验,他又怎么敢把自制弩箭,当做后手呢?

  在之前买下千山寺的消息时,方义就已经意识到,这是别人守株待兔,特意放出烟雾弹。

  在意识这是一个陷阱后,他就立刻想到将计就计,在这里设置后手。

  这三天来,方义每次都有给主持大量的香油钱,为的就是让主持相信自己,然后才有机会布置一切。

  否则留一个陌生人在寺院久呆,主持绝对不会答应。

  唯一让方义意外的是,今晚追杀自己的人,正好就是布置寺庙陷阱的人。

  “你……你到底是谁!”

  在呆滞片刻后,秋白梦紧紧地盯着方义。

  心思缜密,环环相扣,同时还演技逼真,深知《虚实幻境》的游戏规则,在新人本混的如鱼得水。

  这种家伙,绝对不是新手!

  “我是谁?我只是一个和你一样,开着马甲的玩家而已。”

  方义提着剑,来到秋白梦的面前,对准她的眉心,干脆利落地刺下去。

  “等等!我投降,我要花钱买命……”

  呲!

  秋白梦话未说完,眼前突然一暗,整个人被弹出了游戏。

  “我靠!”

  结算页面都还没看,秋白梦就猛地将游戏头盔摘下,狠狠往地上一摔。

  砰。

  “那家伙懂不懂怜香惜玉!老娘都认输了!还对我痛下杀手!一个新手副本,至于吗!”

  嗡。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秋白梦拿起来一看,顿时瞪圆眼睛。

  “虚实公司提醒您:您账户中有一笔价值一千华夏币的余额,已被撤回匿名卡号,目前账号内剩余资产为:零元。”

  匿名卡号……黑卡?!

  秋白梦这次真的忍不住破口大骂。

  “特么还有没有良心啊,还有这种操作的?给不给点活路啊!那个老油条!”

  秋白梦气得全身发抖,牢牢记住了东门醉这个ID,去网上一搜,发现根本查无此人,一看就是个马甲。

  “尼玛!绝对是个老玩家,玩新区就这么有意思吗?滚回去老区玩啊啊啊!”

  “不行不行不行!这口气也不能咽下。积分!老娘要收购积分,追踪他的下个副本,玩死他丫的!”

  在秋白梦气急败坏的时候,游戏副本里也并不平静。

  “副本通告:玩家东门醉击杀玩家花舞之心,获得双杀!”

  巨大的血字,再次浮现在副本所有玩家面前。

  “Double Kill!”

  什么?!

  方圆镇某个大府邸的正厅中,某位老爷神色突然一怒,猛地一拍座椅。

  砰!

  “查出来了没有!今晚方圆镇到底是谁死了!”

  “回……回周老爷,听,听说是林捕头被歹人给割喉了。”

  “什么?!”

  周老爷瞳孔一缩,猛地站了起来。

  林捕头?捕头!

  随机到这种副本身份,可谓得天独厚,不仅地位高,而且武力也非比寻常,只要不是太蠢,都可以把游戏玩得风生水起,结果却第一个死了?

  周老爷脸色阴沉了下来。

  看来最先出手的家伙,不简单啊。

  原本以为最早死去的会是那个店小二,没想到最后会演变成这样。

  “还有呢?应该还有第二具尸体!”

  “这……”

  下人们面面相觑,齐齐摇头。

  “周老爷,没有了,镇里的人只发现林捕头的尸体。”

  只有一具尸体?不可能!系统通告都出现双杀了,怎么可能没有尸体!

  想到可能是尸体被人藏起来,周老爷才稍稍平息了点。

  “那个店小二呢?抓到了没?”

  “没有,但县老爷已经下令,全镇封锁的搜查,他应该逃不了多久。”

  “嗯……”

  周老爷沉吟了一下,拳头暗暗握紧,发出咯吱声响。

  从一血到双杀,表明两个人都是死在同一个人手中.

  他怀疑过那个逃走的店小二,但一想到店小二的武力值问题,就立刻否定这种想法。

  “恐怕这个东门醉,是自己还没查出来的玩家!看来我也要开始行动了,否则被新人拿下第一名,那才是笑话!”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我也很绝望所写的《这个游戏不简单》为转载作品,这个游戏不简单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这个游戏不简单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这个游戏不简单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这个游戏不简单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这个游戏不简单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