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阴阳大宝鉴最新章节 >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阴阳大宝鉴 完结
分享阴阳大宝鉴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

阴阳大宝鉴作者:紫色大树

阴阳大宝鉴简介:平生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
  许阳开了家古玩店,名叫大宝鉴,平日里坑蒙拐骗,终于有一天,半夜鬼叫门。
  许阳:咦,不但有鬼,还有各路大仙,还个个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各位童鞋,究竟让不让她们进来呢?
  已有百万字完本作品,大家可以放心阅读,人品保证,质量保证! http://www.uukanshu.net
-------------------------------------

阴阳大宝鉴最新章节第一百六十章 前往仙界(大结局)
第一章 黑丝少女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作者:紫色大树加入书架

  天边晚霞红彤彤,黄昏已经降临。

  翠绿小山之上,一个身穿龙袍的男人,正用力地将一根长长白绫子,挂上了前方歪脖子老槐树的杈间。

  这男人两眼血红,满面悲伤,他望着山下烽烟四起的大城,忽然侧过身子一脚踹出,正中身旁那名跪地嚎啕大哭的老者身上。

  老者白面无须,哭声更加嘹亮,但男人却不加理会,只是笨拙地将那挂在树上的白绫打了个死结,然后慢慢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

  “啊!”随着一声惊恐无比的大叫响起,许阳猛地从一张大圆床之上坐了起来,他一头冷汗,满脸懵比,双目迷茫地望着天花板,长长吸了一口气。

  自己怎么又做了这个怪梦?自从一年前开始,他便时不时地做这个恐怖的噩梦,梦里那个上吊的男人双眼血红,神情悲愤,让他感觉身临其境般的真实。

  这可真是太邪门了,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两年假货卖得太多,坑的人太多,被鬼神给盯上了?

  许阳摸了摸下巴,然后下意识地伸手去掀盖在身上的被子,但就在他的手刚刚碰到被角的时候,一条穿着薄薄黑丝的美腿,忽然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搭在了他的大腿之上。

  这条腿笔直修长,黑丝是那种最轻薄透明的,里面的雪白圆润清晰可见。

  “嗯?”许阳一愣,床上怎么多出来一名女子?他这时仔细看了一眼四周,终于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

  整个房间内弥漫着宿夜的酒气,还有一股暧昧的香水气息,他双眼眯了眯,看着自己膝上那条笔直雪白的大长腿,不由咽了下口水,然后把手放了上去。

  他轻轻摸了那美腿一把之后,忽然用力一捏,这才在心中松了口气,这美腿滑腻而有弹性,腿主人的年龄应该不大,但是他昨天确实喝断片了,忘记怎么来的这里,也想不起来这被子下的人是谁。

  许阳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这才感到自己虽然光着上身,但下边却别扭地穿着长裤,昨晚应该没干什么实质的事情才对。

  他正心中有些后悔之时,被子里忽然传来“嗯”的一声,然后许阳就看到从被子里,钻出来一个容颜精致到无以复加的女孩儿,这女孩儿也就十八九岁的年龄,细细长长的眉毛,尖尖的下颏,有些懵懂迷茫的大眼,牛奶般吹弹欲破的皮肤,竟然是一名超级美少女!

  两人的目光一瞬间对在了一起,许阳暧昧地笑了笑,心中真是一万个后悔,自己昨晚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眼前这小妞可是个极品呀,可惜啊可惜,就这样白白地错过了。

  “美女……”他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就见这少女的一双大眼,望向了自己放在那黑丝美腿上的手掌,随后少女发出一声尖叫,一只足踝纤细瘦弱的小脚已经踹到了他的胸膛上。

  许阳脸色一变,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少女直接踹到了圆床的床头,这少女接着一转身,彻底掀翻了身上被子,逃到地上。

  许阳被踹得“哎呦”一声,心想,这小妞好大的力气啊,他伸手捂胸向少女看去,只见少女足足有一米七的身高,身材苗条有致,尤其一双腿简直逆天的笔直修长啊,只不过少女那漂亮的小脸此刻却冰冷无比,正充满愤怒地看着他。

  许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和蔼可亲,然后他摊了摊双手:“美女……”

  “臭流氓!”少女毫不客气。

  “小妹……”许阳嬉皮笑脸。

  “败类!”少女轻咬下唇,脸上一副悲痛欲绝的神情。

  “姑奶奶……”许阳无奈。

  “流氓败类无赖!”少女这会儿已经发现身上衣衫完整,心中松了口气,狠狠地瞪了许阳一眼后,警惕地捡起了旁边的一只女包。

  许阳一脸讪笑,刚想挪动一下身子解释几句,却听少女大叫道:“败类,不许过来!”

  他只好挠了挠头,看着少女小心翼翼地向外面挪去。

  少女走到房间的回廊处时犹豫了一下,然后脸上出现一丝回忆的神色,最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仿佛受到奇耻大辱一般小脸更加冰冷,她伸手打开包,取出了一叠红色钞票,狠狠地丢向圆床的位置:“忘了昨天晚上的事!”

  许阳看到那散落在地上的钞票,顿时双眼一亮,一本正经地道:“美女,我可以忘记昨天晚上的事情,但你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悦耳动听,我不能保证以后如果再听到你的声音时,会不会继续想起这件事情。”

  “败类!”少女闻言神情一变,然后又拽出一叠钞票狠狠地丢了出去,然后快速穿过回廊,脚步慌乱地向外面走去。

  听到房门“哐”地一声关上,许阳摸了摸下巴,眼睛落到地面的钞票之上,他开始翻身下床认真地捡起来,这少女扔下的钞票还真不少,足足有五六千的模样。

  捡着捡着,许阳皱起了眉,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啊,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有些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昨天晚上,他和赵家园古玩市场的几个“缝子”在一起喝酒,然后又去酒吧玩,后来似乎酒喝多了,几个人打赌出门去“捡尸”,难道这小妞是自己捡来的?

  不过这好像也不对啊,自己虽然从来没捡过“尸”,但以这小妞的身段姿色,完全属于那种可遇不可求的极品,绝对不可能被“捡尸”啊!

  许阳想到这里,自嘲地摇了摇头,管她呢,眼前这鲜艳的大红票才是最实在的,至少顶得上自己卖两件假青花瓶的收益了。

  他不急不忙地把所有的钱都捡起来收好,然后站到窗前看了眼外面的阳光,时间还不到正午,房钱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掉,洗个澡再走也不迟。

  他开始寻找浴室,这时才发现自己所在的竟然是间套房,这套房的房价绝对不菲,许阳有些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脑袋锈逗了,怎么开了这么大间的房子?不过想起那少女的容貌身段确实太值了,可惜的是自己没有占到便宜,心中不由更加后悔。

  浴室里面灯光昏黄如夜,许阳站在莲蓬头下哼着小曲,开始琢磨那个噩梦,如果说这噩梦是偶然间做到的,还可以理解,但他这一年来经常做相同的梦,那就有些不正常了。

  他做的是古玩生意,难免会遇到各种奇怪的事情,平时会收到一些诡异的明器,那些叫不上名字来的明器,有些是带着阴气儿的,对生人很不好。

  许阳之前一直不太在乎这些,他脖子上挂着一只古玉吊坠,形状酷似一个号角,可以辟邪镇鬼,这号角形的吊坠之上刻有密密麻麻的小字,他曾拿放大镜看过,恍如天书,一个字他也不认识。

  吊坠是祖传的,对于其辟邪镇鬼的功用,许阳一直深信不疑,但现在因为这个梦的持续出现,他感觉吊坠似乎有一些失灵了。

  许阳慢慢地擦着身子,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找个会过阴的师傅看下时,突然,一股黑色的阴气,从他身后的虚空处一点点地渗了出来,然后那阴气里竟然出现了一条带血的白色长绫,这白绫在半空中荡了几荡,便悄无声息地向着他的脖子上套去,但就在这时,许阳胸前的古玉号角忽然亮了一下,然后那带血白绫猛地一颤,似乎有些害怕这古玉号角,颇为不甘地缩回到了黑气之中,慢慢地消失了……

  洗完澡后,许阳拿着房卡下了楼,这时他才弄清这里究竟是哪家宾馆,这竟然是一家有名的五星大酒店,他顿时便感觉脑袋一晕。

  特么的,老子昨天晚上抽什么疯,竟然来这里开房,而且还开了间套房,那小妞留下的钱够不够房费都难说啊。

  来到前台递上房卡,许阳才发现这间房竟然不是他开的,扣去房款后,还余下了三千多块的押金。

  因为不是本人退房,所以前台的一名女孩儿不给他押金,但作为一个擅长忽悠的奸商,这点事儿自然难不倒他,十几分钟后他不但拿到了押金,而且还套出了开房者的姓名。

  开房的是一个女孩儿,名字叫做展琪琪!

  他心中一琢磨,这肯定是那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小妞啊!

第二章 白嫩少妇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作者:紫色大树加入书架

  出了酒店,许阳摸了摸“卖身”所得的钞票,心中颇有些得意。

  两年前,许阳从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因为工作太难找,就算找到了薪水也不高,于是琢磨来琢磨去,便来到赵家园古玩市场摆了个地摊,卖些假货。

  仗着嘴甜心狠,刀刀不留情,他在一年之内颇赚了些钱,于是盘下一个位置并不算好的店面,挂上“大宝鉴”古玩店的招牌,做起了老板。

  古玩这行,虽然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说法,但那指的大店面,是做大生意的地方,像他这种小店,一年不开张就得赔的清洁溜光。

  许阳现在卖的也不完全是假货,真假的比率大概是一比十,不过他手里的真货也没太值钱的,所有生意全凭三寸不烂之舌,日子过得还是比较辛苦。

  回到了赵家园的小店之后,他便开始打量起柜台内和货架上的东西。

  假货被他直接过滤,真货也不过只有几十件,究竟自己是在哪件东西上着了道儿呢?

  这些东西收购的时间不确定,但那个噩梦是一年前才开始做的,那么肯定就是一年前那个时间段收的东西有问题了!

  他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一年前是他刚开店的时候,那个月他一口气儿收了十几样真货,对,就是收购了那十几样真货后,就开始做噩梦,不过梦一开始比较模糊,自己也没太在意,直到最近,梦越来越清晰,自己才知道不对劲了。

  范围再次缩小,开店的那个月,好像自己一共收了十三件东西,虽然件件都是真货,但都不算值钱,寸佛,铜镜,食盒子,民国仿三代的青花……似乎看不出来哪件东西不对,而且这些东西里面应该没有明器啊!

  许阳抓耳挠腮地瞧了那些东西一会儿,实在推测不出来哪件东西有问题,不由思索着还是去找个阴阳先生看一看比较好。

  他心中想起来一个人,这个人常年混迹赵家园,老货厂等几大古玩集散地,不卖古玩也不买,是个白胡子瘦老头,人家都管他叫老赵头。

  这老赵头不买卖古玩,做的乃是辨阴阳,净明器,开光破祸的勾当。

  这类勾当类似算卦,但又不完全是,说是风水,但也不看阴阳宅,总之是古玩市场衍生出来的一个特殊行业。

  明器即冥器,来自地下,阴气重,身体不好的人接触了容易生病,这病往往还药石无效,这个时候就会有人想起老赵头,请他来净化破关。

  这老头眼睛十分的贼,一眼就能看出明器来,光凭这点,就有不少人相信他。

  但是许阳知道这老头收费奇高,让他过眼明器,收费都是以百张大红票计算,自己怀疑的这十几件东西找他过眼辨别的话,还不如全扔了划算呢。

  许阳叹了口气,心中是真舍不得钱啊,但钱总没命金贵,大不了咱不看明器,只看自身就是了。

  他咬了咬牙后,转身就想出门去寻找老赵头,但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外面正有一个女子隔着门玻璃往店铺里面观看。

  外面的女子是个水嫩的少妇,皮肤白皙,模样妖娆,许阳立刻双眼发光起来。

  店门打开,白嫩少妇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这少妇也就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一身国际大牌,白皙的鹅蛋脸,身段性感,相貌妖娆,皮肤细嫩,尤其是胸脯那里,简直波峦起伏,整个人好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一般。

  许阳轻轻地咽了下口水,这可是极品的熟女啊!他脸上挂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美女,想看哪一类的,我给你介绍一下?”

  女子轻轻地摆了摆手,一颗老大的鸽血红宝石戒面闪闪发光,许阳顿时有些合不拢嘴,仿佛一个夜店少爷般摆出了最殷勤恭敬的姿态。

  女子举止优雅,神态从容,并不像什么突发奇想来这里乱逛的人,她时而颦眉,时而揶揄一笑,但无论什么表情都是那么的迷人。

  渐渐的,女子走到了货架边,眼睛落到一个造型大气,铜色发红的香炉身上。

  她想了想,伸手拿了起来,许阳立刻用他二十几年都没有过的温柔声音说道:“美女,这是大明宣德炉,是用几十种金属铸造而成的,主材料是稀罕的风磨铜,乃是宝贝中的宝贝,传世稀少名气很大,美女你真有眼光。”

  女子轻轻一翻炉身,看了眼下面的款识,冲着许阳莞尔一笑:“大明宣德炉?”

  齐飞很立刻严肃地点了点头:“大明宣德炉!”

  女子笑得很妖媚:“多少钱?”

  “我这只宣德炉炉形较大,品相完美,一口价五十万!”许阳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心虚。

  “五十万?嗯,不算高!”女子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要了。”

  “啊,你要了?”许阳立刻小心脏砰砰乱跳起来,嘿嘿笑道:“我这里还有大师级工匠做的盒子,和宣德炉正好配套,是上好的小叶紫檀,绝佳的手工雕刻。”

  “也要了。”女子道。

  “也要了?美女你还没问多少钱呢?”许阳被震惊了。

  “多少钱?”女子漫不经心地道。

  “一万八。”许阳眨了眨眼睛。

  “不高!”女子神色没有丝毫异样。

  许阳终于绷不住了,搓了搓手,看着女子,喜笑颜开。

  “今天我没有带那么多钱。”女子忽然幽幽地说了一句。

  许阳闻言差点没跳起来,你没有带那么多钱,你没有带那么多钱你问什么价啊,你涮大爷那?但是他心里多少还存着一丝希望:“哈哈,没关系的美女,我这里能刷卡,刷卡没有手续费的呦。”

  女子的笑容很甜美:“我没有卡。”

  许阳顿时一瞪眼,表情从夜场少爷转换成了看场子的打手,你连卡都没有,哄老子玩呢!

  不过,他一眯眼上下瞧了一遍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段,心想,肉偿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那炉子只是一百八十块钱买的做旧工艺品。

  女子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继续说道:“我可以先交一部分的定金。”

第三章 大生意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作者:紫色大树加入书架

  定金?许阳闻言脸色又恢复了阳光般的灿烂。

  “美女,你能交多少钱的定金?”

  女子含笑道:“五万块钱吧。”

  许阳点了点头,总价的百分之十,没毛病,他笑眯眯地看着女子从包里掏出来几捆大红票,心跳再次加快,但女子似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转手又把大红票放回了包中,许阳嘴角抽了抽,小心脏立刻跌到了谷底。

  “老板,我喜欢那个东西,你能不能作为礼物送给我呀。”女子笑面如花地指着货架上的一件东西说道。

  许阳一愣,顺着那白皙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件五寸长的木雕,木头是老槐木,不值钱,但成物件后还是有些年头,虽然雕工很好,但因为上边没落款,不知道出自哪个大师的手笔,所以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摆件。

  这件东西是他刚才观察的那十三件器物里的一个,可以说是十三件东西里,最不值钱的一个。

  当初,他从地摊搬到这家店面,所收的十三件器物中,顶属这件东西价格最便宜,只花了二百块钱,卖这东西的是一个小毛孩儿,相貌穿戴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欢欢喜喜地拿了钱后,便说要去网吧打游戏,从那之后便再也没见过他。

  这个槐木摆件雕刻的是一个葫芦,葫芦上面涂抹了一种黑颜色的漆料,这东西其实没什么太大价值,许阳当初收这玩意儿,是因为这葫芦上面阴刻了一首诗,而那凹进去的字体里面是用金粉描的,他觉得这玩意儿在过去可能是官宦人家的摆设,毕竟金粉描字的物件,也不是普通大户人家就能用得起的。

  对于这样的东西,他是懒得去仔细断代的,不过按照他的眼光来看,二百年的历史总是有了。

  “当然可以!”许阳急忙说道,别说女子要这破葫芦,就算是让他把店里所有的东西都送上去,他也会毫不迟疑的。

  女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掏起钱来,五沓大红票放到柜台上,女子笑吟吟地道:“老板,钱放在这里了,那葫芦我很喜欢,能不能现在就拿走?”

  “当然……”许阳说到这里,忽然双眼一眯,特么的,这事儿有些不对啊,莫非这黑葫芦还有什么特殊的价值,自己没有发现?

  作为一个经营古董文玩的商人,许阳身上有着一切奸商所拥有的品质,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事情不对!

  世间有种套路,比如你去买衣服时,先挑自己不喜欢的去砍价,然后随口问一句自己喜欢的那件,老板往往张嘴就会说出自己喜欢那件的底价。

  这种套路运用到古玩上,就是这女子眼下的行事,女子不直接问葫芦的价格,往往是因为这葫芦的价值极其大,来历极其敏感,女子不知道老板有没有打眼,所以先问其它的东西,一副大方不在乎钱的态度,末了,才询问这葫芦,而往往这葫芦的价值要远大过之前询问的那件东西。

  许阳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真的是自己打眼了?

  他讪笑了两声,继续说道:“美女,咱俩投缘,就算你不买东西,这葫芦白送给你都成,只不过行有行规,尤其是古玩这行,你买东西交定金,这是规矩,我送你一件礼物,也合规矩,但是让你先拿走,就不太合规矩了,我这人憨厚老实,卖东西认死理儿,你看不如这样,这葫芦不管谁来买,出多大的价钱,我都不卖,肯定会给你留着,我说话算话,咱俩可以白纸黑字的签合同。”

  女子闻言露出一副失望的神色,但随即道:“好吧,本来我也只是觉得这葫芦一副很好玩的样子,随口这么一说,既然不合规矩,那就按你说的,我交定金,然后咱们签个合同好了。”

  许阳越看女子心中越觉得可疑,但他脸上没露出半点端倪,而是殷勤地找出一份早就打好的买卖合同,心中暗想,狗屁的合同,糊弄鬼的玩意儿,要是这黑葫芦真的值钱,老子给你才怪呢,这合同是老子拟定的,谅你也看不出来上面的弯弯绕绕。

  他一脸真诚笑容先写好自己那份,然后凑近女子,给女子逐条解释起来,女子似乎很少看这类东西,所以只是心不在焉地听着,而许阳时不时的在她身旁用自己手臂的肘部,装成不经意地碰着女子的胸脯,尼玛啊,好大好软好弹啊,这绝对是真的,里面肯定没有夹带私货!

  女子对他的小动作似乎不太在乎,认真地在合同上签好自己的名字后,递给了许阳。

  许阳这时有些不情愿地收回手臂,看了看合同上的签名,顿时愣了愣,这字写的好像狗爬的一样,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字写的怎么还不如小学二年级学生呢?这是怎么个说法?

  他眼泪都快瞪出来了,才辨认出两个字,不由轻咳了一声,道:“美女,我文化低,识字少,你这名字是韩……韩冰什么?”

  女子听他发问,顿时脸色一红,低下头去,许阳见状心中称奇,我碰你胸脯你装成没事儿人一样,怎么问个字儿一副扭扭捏捏的姿态呢?

  女子低声地说道:“韩冰瑶。”

  “韩冰瑶?好名字,好名字,人如其名,果然好啊!”许阳闻言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哪里好?”女子似乎很喜欢听这样的话,甜甜一笑,顿时那种成熟女子的魅力散发出来。

  许阳见状顿时嗓子一松,心头一热,一本正经地道:“瑶就是美玉啊,寒冷的冰冰的美玉,多好听!”

  女子想了想,笑着拿起桌子上的另外一份合同,道:“老板,我三天后会来取东西,你可千万不要卖了。”说完,她抖了抖手里的合同。

  “不会,绝对不会,美女你就放宽心吧,这葫芦我不会卖给别人的,赵家园谁不知道我做生意向来一诺千金!”许阳信誓旦旦地说道。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许阳紧盯着女子妖娆的腰身,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这才回过头来,迅速地把柜台上的五万块钱塞到包中。

第四章 王大马棒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作者:紫色大树加入书架

  这两天真是财星高照!许阳锁上了小店的门,一脸欢喜地走了出去。

  他要去找老赵头,现在手上有了钱,要赶快把噩梦的事情解决掉,不然搞不好有了钱却没命花,那就太悲催了。

  老赵头在各大古玩市场没有具体落脚的地点,一天没活计的时候就是瞎晃,也说不好在哪里能找到他。

  不过,赵家园古玩市场里却有人能找到他,那就是王胖子王大马棒,胖子是绰号,大马棒同样是绰号,整个赵家园知道他真名的人聊聊无几,但是许阳算一个。

  两个人是发小,是孤儿院里一起长大的,不过后来胖子被人收养了,而许阳却一直没人要。

  事实上许阳容貌俊郎,身材颀长,阳光灿烂,但他小时候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总是一副蔫蔫的模样,经常被人怀疑生病,所以际遇并不如胖子好。

  就如今来说,胖子的店铺也算是超大规模了,在全国都有名气,但许阳却是小店一只,且半死不活。

  来到胖子店铺的门前,许阳抬头看了眼那豪华仿古的门脸儿,刚想迈步向里面走,却见店门一开跑出来一个瘦骨嶙峋的半大少年。

  “许哥来了,快进来吧!”少年热诚地说道。

  这半大少年是王胖子的小徒弟,叫做白菜头,跟王胖子的年头比较长,是胖子捡来的野孩子,当时一身破烂流浪街头,胖子见着可怜,便带了回来,收做了徒弟。

  “胖爷在吗?”许阳调侃道。

  “在,别人来了或许不在,但许哥您来了必须在啊,就是不在也得马上从外面赶回来啊!”白菜头自然知道许阳和胖子的特殊关系,顿时恭维道。

  许阳笑了笑,跟着白菜头走了进去。

  胖子的这家店面里边不算冷清,有几个人在看货,店员正在殷切地解说,还有两个老外拿相机在仔细拍照,许阳从后门出去,里面是个明亮的天井,过了天井还有一进房间。

  走入这进房间的正房,只见里面宽敞奢华,是个花厅。

  一个头圆脸白,身体庞大,一双小眼的人正坐在一张檀木桌前闭眼捻着佛珠,桌上还摆了个古铜熏香炉,熏炉里面飘出一缕缕青烟,燃着沉香片。

  尼玛的,这胖子又在装神弄鬼了,许阳心中暗骂一句,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

  胖子嘴里嘀嘀咕咕,许阳听出都是些佛经的词儿,便也不着急,只是坐那等着。

  白菜头这时两下看看,觉得没趣,便退了出去,而许阳坐在那里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后,才见胖子睁开了眼睛。

  “呦呵,这不是许少吗,怎么浑身上下都泛着红粉气儿啊,这几天走桃花运了吧?”胖子出口惊人。

  许阳哼了一声,这是胖子说话的习惯,见人不是说走桃花运就说人要走财运,任谁都爱听。

  他没接话茬,开门见山地道:“我要找老赵头,你帮我安排下。”

  胖子努力睁大一双如绿豆般的小眼,惊讶地道:“你发财了?竟然找那老神棍?那老家伙可是黑得很呢,一刀下去,就你这小身板,一年都白干。”

  许阳皮笑肉不笑地嘿嘿了两声道:“你别管,我是真的有事。”

  胖子闻言,一张大白脸立刻落了下来,他看出来许阳的神色有些不对,道:“好,不过你是看自己,还是看物件?”

  “看自己!”许阳想都没想就答道,他倒是想看物件,可他看不起。

  胖子没有犹豫,伸手摸出一部电话,拨打了过去,边打边对许阳说:“看自己一万,祛邪驱魔的另算,上不封顶。”

  许阳闻言立刻嘴角抽了抽,上不封顶就是漫天要价啊,这老东西可真黑!

  通话很顺利,放下电话后胖子说道:“老赵头白天有事儿,晚上可以看,不过咱这都关门了,我给你个地址,你直接去他家,钱的方面,我和他说好了,你要是不够可以先欠着,我这里给你兜底儿。”

  许阳点了点头,他和胖子也没什么客气的,两人聊了一会儿,许阳便把噩梦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胖子似乎有些不太相信,问道:“你仔细想想,那梦里吊死鬼穿的龙袍上的龙是几只爪子的?”

  许阳瞪了他一眼:“当然是五只,你不用想了,和历史上的那个人很像!”

  胖子道:“这就有些奇怪了,按道理说你那里根本不可能有皇家的器物啊!”

  许阳道:“瞧不起人不是,我那里怎么就不能有皇家的器物了!”

  胖子打了个哈哈,道:“这样,我去你那瞧瞧,给你掌掌眼。”

  胖子边说边换了身衣服,片刻后和许阳来到他的小店前。

  许阳打开了店门,胖子刚一探头,身上就“叮叮当当”乱响起来。

  “卧槽!”胖子急忙一缩脖,看着许阳大惊失色地道:“怎么着,你小子店里都有些什么啊,不但有鬼气,竟然还有妖气!”

  许阳眨了眨眼,心中想,鬼气也就罢了,哪里来的妖气呢?

  “我真怀疑你小子这么长的时间是怎么活下来的!”胖子夸张地道,然后从身上摸出一张黄纸,“啪叽”一下贴到了自己的脑门上。

  黄纸上红色的鬼画符一串,许阳只认得一个“敕”字,他急忙退后一步。

  “给你也来一张。”胖子一伸手向许阳递过来一张黄纸。

  这什么玩意儿啊?看着胖子脑门上颤悠悠地黄纸,许阳摇了摇头,这玩意儿要是管用,自己就不用找老赵头了,他快速地退到胖子身后,然后一脚踹在胖子的屁股上,将胖子直接踹进了门内。

  “我嘈,许阳你小子……”胖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最后把着柜台边才站稳:“你特么的仗着有两手功夫,敢打老子,你还让不让老子给你瞧东西了,老子不给你兜底儿,老赵头那你可瞧不起!”

  许阳闻言急忙跑过去一把扶起胖子,嘿嘿笑道:“胖爷别生气,劳烦您老人家了。”

  胖子一脸不乐意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眯起小眼睛向前方的东西看去。

第五章 龙爪手
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作者:紫色大树加入书架

  胖子先看了一眼柜台里面的东西,边看嘴里边骂道:“瞧瞧,瞧瞧,这都是一些什么破烂货,尼玛的年头比老子都新,啊不,比老子还要新十倍啊,这玩意儿你小子也能卖钱!看来这两年你小子的缺德事儿没少做啊,也怪不得会做噩梦。”

  胖子的眼神儿从柜台里直接转移到了货架之上,嘴里依旧嘀咕着:“这个是什么玩意儿,大明三阳开泰碗?你确定你这碗上的羊不是喜羊羊?真脏了胖爷的钛金眼啊!”

  许阳也不说话,只是眼神儿跟着胖子的目光来回打转。

  胖子的目光最后落在他之前圈定的那十几件真货上面。

  “贾宝玉用过的食盒?你确定你小子没发烧,敢这么写标签!还有这个,玄奘紫金钵盂?我看看,我看看,这尼玛的虽然有些年代,不过看造型工艺,就是哪座深山破庙里穷和尚用的破碗啊,还紫金钵盂,紫金你大爷啊,呦呵,下面还有款,难道是胖爷我走眼了,我去,这特么的是后烧上去的,许阳,你小子也太损了吧。”

  许阳站在那一声不吭,直到胖子的眼神落到最后两件东西上,胖子的眼睛在这两件东西之上乱扫了一阵,然后神色渐渐凝重起来,这两件东西,一件正是那黑葫芦,另外一件则是一只小寸佛。

  “这寸佛应该是清宫里流出来的东西,肚子里应该有纸卷咒,不过这玩意儿世面上太多,也谈不上值钱,勉强算是皇宫里的东西,至于另外这件东西嘛……”胖子说着便把那黑葫芦抄在了手里,仔细地看去。

  许阳眯起眼睛,屏住呼吸,看着王胖子手中的黑葫芦。

  “这是一个什么玩意儿呢?这是一个什么玩意儿呢?”王胖子反复摩挲着手里的葫芦,有些惊疑不定地说道。

  是啊,这是一个什么玩意儿呢?许阳看着王胖子,摸了摸下巴。

  胖子自言自语道:“这其实也算不上摆件啊,也不是饰物,也不是把玩的东西,这是个什么东西呢?”

  胖子摸出放大镜,开始仔细地向着葫芦看去:“确实是纯手工的,不是机器旋出来的,至少二百年以上历史,漆也是纯天然的树胶漆,这应该是大师的作品啊,可哪个大师没事儿会做个漆葫芦玩呢?”

  “这个不算是漆器吗?”齐飞疑惑地道。

  “不是不是,这个还是木器,不是漆器,这可真奇了怪了,正常的有钱人家不可能用廉价的槐木做个木葫芦放着,没钱的又不可能描金粉在上面,还有这上面的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难道是道家用的东西?”胖子把葫芦轻轻放回货架上说道。

  许阳眨了眨眼,这怎么又扯上道家了呢?

  “这东西有两种鉴别方法,可以再确定下,一种是照X光,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名堂,还有一种是把上面的诗拓下来,找名家鉴别一下笔迹是不是出自历史名人,如果这两点都否了,那就是个木葫芦,虽然有年头,但价值不算大。”

  许阳点头道:“拓印可以,X光用不着吧?这葫芦天衣无缝,一看就是整体的,难道里面还能藏东西不成,何况这东西我已经许出去了,万一损坏了不是失信于人吗?”

  胖子睁着一双小眼看向许阳:“你小子还有信义?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即便许人了也不要轻易交出去,还是研究明白了再说吧,不然的话,你小子有可能错失一个发财的良机啊!”

  许阳嘿嘿笑了两声,心中不以为然,他看了一眼那黑葫芦后,便和胖子勾肩搭背地走了出去。

  两人找了家私房菜馆,喝到黄昏时,这才想起来还要去老赵头家。

  许阳“诚挚”地邀请胖子和他一同前去,胖子却把脑袋摇得和拨浪鼓般说道:“老子不去,老子见到老赵头就腿打晃,那老东西邪性着呢,上辈子做的缺德事他都能看出来,和你小子一起去?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怕受连累,这灯红酒绿的夜晚,我可要去找乐子了,陪你去见他?想都不要想!”

  许阳看着胖子迅速地离去,半天后才醒悟过来,拍着桌子大骂,这胖子居然没买单就跑了!

  老赵头的家不在市中心,但也不在郊区,而是位于一片老城区的小四合院内。

  齐飞打了一辆出租车,七拐八拐地才找到这处地方,那司机明显也是新手,见道路越来越窄,人流越来越少,不由有些心虚,追问着:“兄弟,这究竟是什么地儿啊?”

  胖子告诉过许阳,老赵头家的院门外面挂了只红灯笼,上面写了个“福”字,这一片这样的院子较多,有一些根本没有门牌号,没有这个特征还真不好找。

  许阳远远地便看到前方街道的一旁,有一家门前正挂了只不大不小的灯笼,在夜色之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他让司机靠边停了车,从身上掏了钱,递给司机。

  “什么破地方,路灯怎么这么暗!”司机接过许阳的钱后,牢骚了一句,挑头便走。

  许阳站在那里,看了眼四周,心中暗想,难怪这司机跑得比兔子还快,那路灯昏暗得和没有一样,说是马路,其实就是个大巷子,关键是还一个人影都没有,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

  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挂灯笼的门前,这才注意到,就在距离这门的不远处停了辆白色的保时捷轿跑。

  整个街道都是昏沉的老旧气象,这车就显得十分突兀了,许阳瞄了一眼后转过头,登上三级破败的石头板台阶,抓起门环,“啪啪”地敲了起来。

  里面没人应答,许阳皱了皱眉,白天胖子和老赵头通过电话,算是约好的,现在这是什么个情况,难道里面没有人?

  他用力地推了一下,木门扇无声而开,许阳瞅了眼院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四合院里只有正房隐约有些灯光,其它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他慢慢地走到有着昏黄灯光的房子窗前,只见窗户上是老式的毛玻璃,根本看不清里面,他皱了皱眉又走到门前,心中想了一想,伸手就向前推去。

  许阳的手刚搭到门上,还没有用力,却感觉里面似乎有人顺势一拽,门便开了,而他这只手推了个空,竟然直接伸进门内。

  什么东西!好饱满,好有弹性!许阳的手摸到了一样东西上,心中一瞬间感觉十分舒爽,不由用力地捏了一捏。

  “啊……”一声尖叫从门内传来,然后房门彻底打开,许阳顿时有些傻眼,他的手正抓在一个绝色美少女的胸上。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紫色大树所写的《阴阳大宝鉴》为转载作品,阴阳大宝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阴阳大宝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阴阳大宝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阴阳大宝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阴阳大宝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阴阳大宝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