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尸鬼小区最新章节 >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尸鬼小区 连载中
分享尸鬼小区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

尸鬼小区作者:水天阔

尸鬼小区简介:人死后,一分为二,肉体为尸,灵魂为鬼,而有一种人,死后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成为尸鬼。尸鬼和活人表面上没什么区别,除了某些细节外,看起来毫无破绽。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的林不凡,租了一个十分便宜的住处。每当夜里后半夜,他回到小区里,总感觉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尸鬼读者群:165283168 http://www.uukanshu.net
-------------------------------------

尸鬼小区最新章节第七十九章 移尸
第一章 穿短裤的女房东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作者:水天阔加入书架

  晚秋。

  Z市。佳梦世贵小区A座4单元601室。

  林不凡看过房子,表示对房间和价格都十分满意。

  “一百一十三平,三室一厅,豪华装修。如你所见,姐不缺钱,只是想找个人来照看一下房子,以免冷落。你既然是第一个租户,就住主卧吧!对了,要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哦!”

  “押一付三。支付宝还是微信?”女房东年纪大概二十七八,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典型的城里贵妇范。

  每月房租一千块,这可是低于市内标准价格一半的租价。押一付三,一共四千块钱。唯一的绑定支付宝的卡里还有五千多,林不凡果断地点了点头。

  “好的,已经到账了。合同一式两份,你的那一份要收好。如果不想租了一定要提前一个月跟姐打招呼,否则按照合同上的条款,你的押金就是姐的了。”女房东靠门而立,一双纤细修长的腿一前一后叠在一起。林不凡不经意间看了一眼,不由赞叹这双腿简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不过,他很是疑惑女房东竟然在这种季节穿着米色短裤。真是“女人为了美,冻死不后悔”。

  “另外,水电费我已经交足了,你不用再额外花钱。”房东走出门去,又探头道:“晚上不要关客厅里的灯,千万不要关!”

  “好的。我一个人住,开着灯也显得不那么孤独。”林不凡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个……这个房子好久没住人了,不会闹鬼吧?”

  “当然闹鬼了。你可以选择不住哦!”女房东笑了起来,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反应,才继续说道:“看来你还是蛮勇敢的!那么,就这样吧!我要走了。房子遇到小问题都不要骚扰我,有事情发邮箱,合同上有我的电子邮箱。像你这种打工仔,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可不容易哦!”

  不用她说,他心里清楚得很。本来发现这个租房信息的时候,他就将信将疑地打了电话,即便是在电话里和女房东聊过,也一度认为对方是骗子,专门骗这些容易上当的年轻人。然而当林不凡看到女房东开的车是顶配的卡宴时,心中的疑惑瞬间消失了。几千块对自己来说差不多就是目前所拥有的全部,可是对她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她刚才的话,显然是在开玩笑,并不需要在意。

  他用一晚上的时间将房间打扫干净,并拍照晒了朋友圈。由于照片恰好将客厅桌上的房东照片拍了进去,以至于朋友圈刚晒出去就收到了来自好朋友们的评论。大家都在关注照片里的人,大量羡慕嫉妒的评论让他暗爽了老半天。

  看到大家的评论内容,他才发现照片里房东的短裤颜色和她刚才穿的完全一致。

  他翻箱倒柜,试图找到其他照片,果然在桌子左侧的第一个抽屉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这盒子里面全是女房东的照片,它们的共同点只有一个——照片里的女房东全都穿着同一条短裤。即便是有几张在白雪皑皑中堆雪人的照片,她所穿的仍然是米色的短裤。

  林不凡隐隐感觉这件事儿有些诡异……

  他爬下床再次翻看那些照片,却发现房东换了一身血红色的旗袍。相册里的照片,乃至抽屉里的照片,房东都变成了大红色旗袍装。照片里,房东的脸全都是正面对着他,直勾勾地瞪着眼,嘴角露出僵硬的笑。

  他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却好似靠到柔软的东西上面。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只冰冷的手出现在他的肩膀上。他撞到的正是穿着红色旗袍的女房东。

  “没想到吧!这些都是我死后才拍的照片,和生前的照片不同,这些照片的衣服就是我所穿的衣服,我刚才换了身衣服,所以照片里的我也换了衣服。”

  林不凡想要挣扎,却发现那双手早已死死地掐住了自己的咽喉,呼吸被彻底截断,房东的身体不只是在何时拉伸得不成人形,像蛇一样缠住自己,致使全身都动弹不得……

  他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法逃离。不知这样的挣扎持续了多久,最终艰难地睁开眼时已是早上八点多——掐住自己咽喉的是自己的双手,而缠住自己的身体是那床被子——浑身疲惫的他长舒一口气,不断庆幸这只是个梦。

  他摇了摇头,匆匆地洗了把脸。路过客厅时,发现客厅里的灯是关着的,不禁感叹穷人的生活习惯还是没改——绝对是夜里去厕所的时候顺便把灯给关了。

  晚上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林不凡搜遍房间每个角落,总算又有了新的收获。与其说成是收获,说成是惊吓更恰当。一张藏在壁画后面的大照片,如平地惊雷般地轰炸了林不凡的内心——照片里女房东正背对着镜头在看报纸,她的背影成了陪衬,而手里的报纸上才是重点,《Z市日报》的新闻标题触目惊心——“东环城路重大车祸,长腿美女命陨卡宴”。

  长腿美女正是红色卡宴的车主肖婕。林不凡心里咯噔一下,似乎被冰冷的手掐到了心尖。他不会记错的,租房合同上写的很清楚,房东的名字就叫肖婕。虽然房东开的卡宴是黄色的,和新闻中的红色卡宴不符,但是名字的一致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问题。

  “车祸发生在去年,难道说……房,房东她已经死了一年了吗?”他必须想办法确认这个信息的准确性。

  纠结许久,直到听到楼道间的人声,他才意识到也许邻居们知道实情。

  602住的是一家三口,男主人和女主人结婚不到一年,也是半年前才搬进这个小区的,自然不知道他想问的事情。603住的是张老太太一个人,她五年前住进小区,每天都很少出门,只有外地的儿女回来看她的时候,她才能感受到人生的真实。对于林不凡的疑问,她表示略知一二。

  “一年前,那家的女主人确实是出了车祸,好像是挺严重的,但是应该没有出人命。”张老太太语速很慢,听得林不凡心急火燎。

  “您知道车祸的地点吗?听说是在东环城路,车祸现场十分惨烈,那么好的卡宴车,前面半截几乎都撞零碎了。”

  “那个,没印象了。不过听说车主是挺漂亮的小姑娘。唉,可惜了,不毁容才怪。”张老太太双目无神地看向一侧,似乎不太想说话了。

  “张奶奶,您看看这张照片,有印象吗?”林不凡把房东的照片递到张老太太面前。

  “这不就是普通的外景吗?哪有什么人?我年纪虽然大了,但眼神一直都不错。”张老太太摆出一副别想蒙我的神情。她的话如同一缕阴风,吹得他脖颈冒出一层冷汗。

  “这上面明明有人的。”他想进一步确认。

  “年轻人,别拿老太太我开玩笑了。我累了,要休息了。”张老太太做了一个请离开的手势后便躺在老年椅上不再说话。

  林不凡走出玄关,带上门,心里很不爽。“这张老太太分明是在捉弄人,居然还说我捉弄你,要不是你年纪太大,我肯定要奉陪到底,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捉弄!”

  好在朋友圈的朋友们都能看到照片里的人,否则自己真的要怀疑人生了。林不凡瞪了一眼603的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问问其他楼层的邻居时,603的门又忽然开了。佝偻着身子踉跄站立的张老太太向他挥手:“年轻人,进来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看着她故作神秘的样子,林不凡感到一丝诡异,尤其是张老太太背后那没有开灯的客厅让她的邀请变了味道。

  “张奶奶,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吗?都这么晚了,我也不好再去您家里打扰您。”

  “不打扰。你进来吧,否则会后悔的。”张老太太的语速快了很多,似乎她之前的老态龙钟是刻意为之。对方毕竟是个身体羸弱的老太太,就算有什么阴谋,应该也不至于斗不过她。林不凡这样想着,也就迈开了步子。

  “你是601刚来的租户?”

  “是的,刚才我也跟您说过了。”

  “601已经半年没人租住了。半年前那里最后的住户离开时,交给了我一个密封的信封。他说,如果再有人租住601,希望我能把这个信封转交给601新的租户。”张老太太说完,将信封从保险柜里找出来,递给了他。

  看到张老太太对这个信封如此重视,他心里轻快了许多。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信封交到你手里,这个委托我也算完成了。”

  “张奶奶,谢谢您。如果没有别的事儿,我先走了。”林不凡已迫不及待想要看信封里的东西了。

  “急什么,不留下来喝杯茶吗?”

  “不了,不了。”林不凡说完转身就走,也不等张老太太再说什么。但是,玄关的门似乎被锁住了,他没能走出去。从进屋到离开,张老太太从来没有单独接触过玄关的门,为何这里会被锁住呢?

  “年轻人,帮我个忙再走吧!我孤家寡人一个,生活很是不容易。”张老太太走向厨房,一边指着冰箱一边说道:“我想知纯肉陷的饺子了。冰箱里有肉,你随便挑一块,帮我切成肉馅就成了。我这身子骨,不中用了。”

  林不凡有些无语。没想到这张老太太如此老奸巨猾。他只能念在那封信和她的年纪的份上帮一次忙。

  打开冰箱,林不凡惊呆了。冰箱里所有的格子里装的慢慢的都是肉。那肉质鲜红精嫩,说不好是什么肉。林不凡很少下厨,对菜品一知半解,也没什么兴趣。他挑了最小的一块肉,放到菜板上三下五除二切成片,再切成条,切成丁,最后再剁碎。一大碗肉馅很快就诞生了。

  “你喜欢吃肉吗,喜欢的话,明天早上可以过来拿点煮好的饺子当做早餐吃。”张老太太这句话还算良心。

  “好咧。谢谢您。”

  林不凡不爱吃肉,甚至讨厌吃肉,正因为这一点,他能感觉出平日所吃的菜里面的肉是猪肉羊肉牛肉还是驴肉。但是刚才所切的肉,至少不是那些常规肉类。

  “张奶奶,你这是什么肉?”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人肉!哈哈,我最爱吃人肉了。”张老太太笑起来,嘴里东倒西歪的牙齿颤颤巍巍的让人瘆的慌。

第二章 信封里的告诫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作者:水天阔加入书架

  晚上21点。

  佳梦世贵小区A座4单元603室。

  张老太太笑得正欢,似乎一时半会儿停不住。不管她说的是真话,还是笑话,只要听到她说喜欢吃人肉,林不凡都避不开一阵发呕的联想。他再次退到玄关前,尝试地推了一下门。门开了,谢天谢地。要是张老太太再不给他开门,他指不定做出什么事儿来。

  “这张老太太一定是个疯子。呸。疯老太太,再也不去你家了。”林不凡走出603,心里舒服多了,嘴上振振有词,手里还拿着那个信封。

  土黄色的信封封装完好,但这并不能说明张老太太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因为除了写信者,其他人都没法证明原装的信封是否被拆开过,是否被换了包装。

  躺回床上,林不凡到要看看之前的住户的信封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信封第一句话就让林不凡肃然起敬:“如果你是这间601的下一位住户,并且已经从张奶奶那里拿到了这封信,那么请你现在看看信封里的红色纸条的长度是否等于信封最长的长度。如果长度相等,说明信封没有被任何拆过,如果长度不等,那么说明信封已经被人拆过了。如果是前者,你可以继续看下去了。如果是后者,那么你多半看不到这封信了。”

  “有点意思。”林不凡找到信封,果然看到里面藏这一个红色纸条。纸条的两端是被粘到信封的开口处的,正常人无论使用怎样的手段撕开封装处,纸条的长度都会因此折损。而折损后的纸条长度会因此缩减。

  他对比了一下纸条的长度,发现纸条长度明显长于信封的长度。对比结果简直让人哭笑不得。怀着无语的心情,林不凡尝试着看了第二段内容:“如果你已经按我说的做了,就说明你起码不讨厌我。其实,刚才只是个玩笑,无论这封信是否被其他人看过,但对于住进601的你来说,永久有效。其实第一段内容无论结果是什么都得不出信封是否被人拆开过的结论。因为偷看信的人会按照信的内容准备相应内容。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测试一下你的智商,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纸条的长度长于信封的长度,那就说明你离死不远了。”

  “卧槽!这不是诅咒吗?我没想明白怎么了?没想明白就离死不远了吗?”如果能找到写信的人,林不凡一定要理论一番。此时此刻,他没必要和一封信较劲。但心里告诉自己较劲,脑子却不由自主地研究起来纸条的长度问题。

  “算了,待会儿再想。先看看这信到底要跟我说什么。”林不凡拿起扔在一旁的那一沓信纸,重新读了起来。

  “接下来,你看到的内容一定要牢记。是这样的,现在你看着这封信,千万不要回头,因为看信的不止你一个人。但你也不用害怕,因为除了你之外的家伙只是对这张信纸感兴趣。你当然猜不到,信纸是用印冥币的纸做的,原本这种信纸是专门用作给死人写信的,但是这一次请原谅我,因为你还没死。但是,这在逻辑上是可以说得通的,虽然你现在没死,但会不会很快死就还不好说。所以你真正想要怪我的话,请你先活地久一点。”

  林不凡看着第三段内容,手不禁开始哆嗦起来,他感到脖子异常僵硬,僵硬到无法向身后的方向扭转。每当他想支配脖子转过去,脊背就传来一股浮于皮肤表面的凉意。

  他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大脑只能被动地接收来自眼睛的文字:“还记得你租房子第一天,女房东跟你说过的话吧?也许你已经忘了,或者没忘但没有在意。在这里,我提醒,她跟你说的那句话是‘晚上睡觉,客厅等要开着哦,姐不差钱’有印象了吧,我可学不来她的语气。如果你按照女房东说的做了,你第二天会发现客厅的灯是关着的。对吧?不知道你是不是太粗心而没注意,还是早已洞察此事儿而不明所以。总之,现在我要问你,你知道为什么客厅的灯每天早上都关掉吗?”

  林不凡心里嗖地一下,麻酥酥的感觉从心脏传出,在身上和空气接触的每一寸皮肤上传导。他不敢动,似乎只要动一下,皮肤和空气接触的面积酒会更多。而那股令人不适的发麻将再次持续。显然,写信者也按照女房东交代开着客厅的灯入睡,并且也有了同样的遭遇。如果灯并不是自己在睡觉中醒来关掉的,那么到底是谁关的呢?

  林不凡眼睛仍然盯着信纸,随后拽起床上的被子掩盖住身体,似乎只有将自己的身体藏进被子,才会感到松一口气。但是,这样行为说明他已经怂了。道理很简单,越是躲藏,就说明越不敢面对,也就是说恐惧的感觉更加浓烈了。尽管如此,林不凡更急着看下去,他需要知道结果是什么。

  “因为我无法预估你拿到这封信的时间,所以并不知道你总共在夜里开过多少次客厅的灯入睡。但是,只要你还活着,这封信的作用都能百分之百体现。你一定想知道房东为什么要让我们开着卧室的灯对吧?当初的我也很想知道,甚至为了找出原因,故意在晚上关掉客厅的灯,不仅如此,我还让自己晚上不睡觉,坐在客厅里死死地守了一夜。但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任何收获。天亮之后,客厅的灯就灭了。开关的状态也从‘ON’变成了‘OFF’。我当时就明白了,这屋子里有鬼。有时候你会发现,让你十分恐怖的事情一旦找到原因,你会感到轻松很多。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既然屋子里有鬼,那么我就不能放过他,对吧?我的性格就这样,是属于人不犯我,我也犯人的。人怎么能够和鬼共处一室呢?所以,为了制裁这个和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鬼兄,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决定和鬼兄玩个游戏。我找到和这张信纸同样的材质的纸张,把这个游戏的规则写在了纸上,下班回来后,我得到了鬼兄的回应。他在纸上留言了,跟我说这个游戏一定很好玩。于是我们愉快地开始游戏。”

  林不凡读到这里,心里五味杂陈,特别不是滋味儿。他甚至有些惭愧。前任住户在发现房间有鬼后,当下就选则主动解决问题,竟然还能够镇定自若地跟鬼进行交流。而此时的自己,竟然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真是枉为一世大男人。

  客厅里的灯仍然亮着,他忽然有种冲动走到客厅去看看。但他最终还是没去,因为信里后面的内容更具吸引力。

  “不知道你是否对游戏的内容感到好奇呢?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建议你尽快好奇一下。因为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当你看到信的这里时,说明你们都看到了这儿。是不是有点绕口?但是请原谅我,因为我他妈的甘心啊!明明我制定的游戏规则,可为什么最后死的人是我!我不甘心啊,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这一次,你要替我赢了才行呢,努力活下去,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就成了害死你的罪人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游戏规则一定还在这601里。尽快找到游戏规则,否则这个游戏你将毫无胜算。最后我再请求你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在没有得到你的同意就擅自宣布:游戏开始。”

第三章 新来的女房客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作者:水天阔加入书架

  深夜23点。

  佳梦世贵小区A座4单元601室。

  思考良久,林不凡渐渐回复了平静,无论是内心还是身体都已经平静了下来。

  “无聊!我要是信了你的邪,我就是弱智!”林不凡似乎忘了刚才还被吓得够呛,借着理智的情绪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他掀开被子走到客厅搬来凳子,站在上面检查了一下吊灯。忽然,他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明白了,明白了。这个灯一定是感应灯,光线感应灯。跟某些高档小区里的楼道灯差不多,夜里的时候,光线暗自动亮起,白天的时候光线亮了,自动灭了。一定是这样的。”

  这个结论并不是林不凡通过近距离检查吊灯时发现的,而是通过推测,能够想到的合理解释只有这一种。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林不凡回到卧室,抓起被子蒙头酣睡。他的心还是挺大的,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后,心里立马就放下了。正因如此,他忽略了房间里的细节。那原本被他扔到地上的信纸,此时此时已经出现在床头的柜子上面。

  翌日,林不凡俨然已经忘记了昨晚上通读的那封信里所说的内容。

  工作到傍晚,手机里有个陌生号码打来,他很不情愿地接起了电话。

  “喂,您找谁。”

  “你是林不凡吗?”

  “是我。”

  “我是佳梦世贵小区A座4单元601新来的房客。我已经到楼下了,你现在忙吗?什么时候能回来?”

  林不凡有些蒙,没有想到独居的生活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更没有想到新来的房客居然还是个女的。他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加班的,可是在已知对方到了楼下的情况下只能马上赶回去。

  “你别急哈,我大概十分钟就能到。”如果对方不是女的,恐怕他不会这么积极,如果不是对方的声音十分动听,他也不会告诉对方十分钟就能赶到。

  林不凡返回小区,隔很远就看到一个带着遮阳帽的美女站4单元门口,美女的旁边放着旅行箱。如果这位美女就是新来的房客,那这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艳福。

  “你是林不凡?”对方看到林不凡后,表情很是失望。

  “是的。你一定累了吧,跟我上楼吧。”林不凡主动脱期旅行箱,用门禁打开了门。美女跟在他后面进了楼道,说道:“我很好奇,既然你叫林不凡,为什么全身上下怎么看都找不到不凡的地方呢?”

  也许换做其他人,对美女的态度会有些不适,但是听惯了李主管的犀利话之后,林不凡竟然从美女的话中听到了一丝温馨:“姓氏是爸爸给的,名字是妈妈起的。我这辈子没什么能耐,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本就活的一无所有了,总不能再把他们留给我的名字也给换掉吧?如果你不喜欢叫我的名字,那么我有个外号你可能喜欢,叫我‘零不凡’吧!”

  林不凡打开门,将美女请进屋子。

  美女听他说到“零不凡”时,不仅笑出了声:“你说话倒是挺幽默,但是也没有到不凡的程度。”

  “不凡自是不敢奢求,能做到不烦就不错了。”林不凡在同音字上做了文章,心里却没奢求对方能够听懂。

  然而巧就巧在这位美女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她听懂了林不凡的话,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我是第一个租户,所以住进了主卧。还有两个次卧可以选。”

  “不行。你搬到次卧,主卧我来睡。”美女在直接表态的同时已经走进了主卧。

  换做平常,林不凡绝对不会轻易同意,但是这一次,对方已经表明了需求,自己如果坚持不换,反而显得不够绅士。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房间里住了他们两个,他是绝对不能让对方对自己产生反感的。

  “咳咳,这个要求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跟你提的。虽然我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主卧理应是我的,但是你作为一个女孩子,还是住进有独立卫生间的主卧也是比较合适的。我这就来搬东西,给你腾出房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林不凡一边忙乎着一边问。

  美女沉默了半天,才回答道:“肖雅瞳。”

  林不凡感到有些不对劲,走进卧室才发现,她正在读那封信。

  “肖姑娘等一下,你看的那封信,是我的。”他摆出对方在未经允许下看这封信很不合适的表情。

  “我很好奇,所以不好意思,现在已经全都看完了。这封信写的很有趣,对方是一个是个十分懂得心理学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对方很懂得你在想什么,并且懂得你想要知道什么。当然,最重要一点是,对方能做到只用文字就能牵着你的思路走。”

  “那又怎样,反正我又不会信?”

  “不,你一定要信。这封信写的内容应该都是真的。”肖雅瞳一本正经地说。她的确没有说谎,但看到林不凡一脸惊愕,不禁觉得好笑又好玩。“这封信的话题,我们待会儿再聊。现在我们去吃晚饭,今晚我请客。”

  “算你懂事儿。今天为了你,我可是加班费都没挣到。这顿晚饭算你补偿我了。”

  “我很好奇,林不凡。你一个人大男人竟然这么斤斤计较。”

  “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林不凡有气无力地说着,显然他还在想信封里的事儿。忽然,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肖姑娘,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这封信绝对不是什么之前的租户写的,而是女房东写的。你想想看,房东最开始就让我开着客厅的灯,然后客厅的灯就出了问题,如果是房东事先准备了这样的灯,再通过这封信来吓唬我,我想一般人都扛不住这样的压力,误以为这房子闹鬼、一旦我不堪其扰提前离开,就违反了合同里的规定,也就是说,房东通过这样的手段,反反复复吓唬租户来黑我们得租进谋取暴利。不行不行,我是不是应该赶紧报警。”

  “我很好奇,哈哈哈。想不到你这样的智商,居然还能想到这么一连串的逻辑。不错,不错。”

  “你什么意思,嘲笑我。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你的猜测有一定道理,但是禁不起推敲。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得邻居张老太太就成了女房东的帮手,那为什么是你主动找他的时候他才把信转交给你,而不是主动给你的。如果你一辈子不找她,是不是她一辈子都不会给你那封信。”

  “我,我刚搬进来几天,刚好巧合我去找了她。没准我不找她,她也会找个时机将信封转交给我。”

  “那我再问你,如果房东想要给你玩这个套路,她是不是可以半夜趁你睡着,偷偷用备用钥匙潜入房间,随便搞点什么大事情就能把你吓个半死不活,一天就能把胆小吓走,你觉得她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你说的有道理。”林不凡走进饭馆随便点了两碗面,又点了两盘小菜和饮品。他并不是真傻,第一次和女孩子吃饭怎么能让对方花钱呢。悄悄结了账,回到饭桌旁,他故意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呢,说吧,为什么这么看不起我的智商。”

  “先说那封信里提到的纸条长度的问题吧。你觉得为什纸条长度不对。”

  “肯定是写信的人失误了呗。”

  “不对。连我这个文科生都知道,长方形最长的长度应该是对角线。”

  听了肖雅瞳的话,林不凡恍然大悟。这明明是初中甚至是小学的数学知识,可是他却迟迟没有想到!

  “好吧,算我这些年书都白读了。”林不凡坐在肖雅瞳对面,近距离盯着她竟然搞得自己有些紧张,只能继续聊天缓解尴尬,“话说……你是怎么找到咱们这小区的?是因为便宜才来租的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住房子最重要的是舒不舒服。我之所以在咱们小区住了A栋楼4单元601,是因为那里闹鬼!”她说话的样子十分认真,绝不像是在说谎。

  林不凡差点将喝了一半的饮料吐出来,他头一次听到有人租房子竟然是因为那房子闹鬼!

第四章 不得不玩的游戏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作者:水天阔加入书架

  19点23分。

  佳梦世贵小区附近的一家面馆。

  “小丫头,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明知会闹鬼,还这么开心地住进来?”

  “你叫谁小丫头?”

  “肖雅瞳,跟小丫头的发音很接近!”

  “那也不行。你现在当然理解不了我,但是等你知道我的处境后就能明白了。”

  “愿闻其详。”林不凡用十分感兴趣的眼神注视着她。

  “如你所见,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大学里可谓是追求者众多。我学的是文学系,系里男生比较少,况且我对男生的要求也比较高。虽然大学里没谈过恋爱,但是我这么年轻,在这件事儿上根本不着急。可是我的老妈不一样,她和我爸联手,竟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我爸爸的商业伙伴的儿子定下了婚约。我很好奇,这都什么年代了,他们作为父母不来了解我的想法,就直接把他们的想法强加给我。我也理解,他们是为了我好,能够被他们选中并且定下婚约,我想那个男生各方面条件一定十分优秀。但是,他们的做法我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他们觉得我并不需要工作,催我结婚。我也是毫无办法,只好逃婚了。”

  “要想让他们找不到你那还不容易吗?”

  “事情没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以他们在S市的手段,想要找到我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我真的是不想再让他们打扰我的生活了。我已经决定了,等到下次再和他们见面,就要带着我的男朋友回去,让他们死了那条心。还想打着为我好的名义来实现他们生意场上的谋略,门都没有。我坚决不做他们做生意的工具。”肖雅瞳本来越说越高亢,但想到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故意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我爸妈都是生意人,他们很信邪,所以平时就讨厌一切和鬼怪沾边的东西。所以,我拜托朋友们帮忙,找个最最邪门的地方来住。结果,他们就让我来到咱们这小区了。”

  “我们的小区很正常啊!哪里邪门了?”

  “我很好奇,说你智商不高,你还真会配合。你想想,我堂堂肖雅瞳的朋友们能骗我吗?既然他们说这个小区最邪门,那么就有它邪门的道理。现在我们说回你的那封信。按照信上的说法,那个游戏已经开始了,可是你还完全没有在意起来,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两个人没再聊下去,他们都知道在不好的事情发生之前,双方是不会达成共识的。回到601,林不凡搬进了挨着主卧的次卧。收拾完房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林不凡拎起浴框走出卧室,看到卧室的卫生间关着门,开着灯,里面传来了水龙头的声音。

  “这小丫头真烦人,放着自己独立的卫生间不用,非要跑到客厅里来挤。这下可倒好,女人洗澡怎么说也得半个小时以上。”林不凡这样抱怨,实际上是因为今天没有加班,想早点睡觉。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不想耽误时间,所以直接推开了主卧的门,打算快速在里面冲个澡。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肖雅瞳此时正穿着轻薄的睡衣坐在双人床上盯着自己。

  “臭流氓——”

  “对不起,对不起。”

  “我很好奇,林不凡。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才搬进来第一天你就打算图谋不轨了?”

  “你听我解释。”林不凡举起手里的浴框:“我本来是要去洗澡的,结果外面的卫生间里有人。我以为你在里面,所以想着来这里冲个澡就去睡觉的。我哪知道你原来没在里面。话说,你不在里面,就不要浪费,水,嘛……”林不凡说到后面,发现肖雅瞳的表情有些僵硬,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声音几乎成了吐气。

  肖雅瞳踩着拖鞋冲出主卧,没过一会儿再次进来,拉着呆站在原地的林不凡走到客厅的卫生间门口。

  “自己看吧!”

  林不凡当然看得见。卫生间里没开灯,水龙头的声音也没了。

  “我知道我解释不清了。但请你相信我,我没有说谎。”

  肖雅瞳并没有怪罪林不凡的意思,因为她看得明白,刚才浴室里的水龙头的确是开着的:“我刚才进去看了,里面空气超时,是放过一段时间热水的效果。水龙头不是我开的,也不是你开的,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林不凡这一次没得反驳。在这之前,他总能找到客观原因说服自己,但是这一次,他无话可说。

  “我觉得它在提醒你,提醒你将游戏进……”肖雅瞳话未说完,房间里所有的灯全都灭了。

  “别怕。可能是电路出了问题,我去看看外面的电表箱。”

  “林不凡。你应该相信了吧,这真的不是电路问题。你还是看看,看看你的身后吧!”黑暗中,肖雅瞳伸手指向林不凡身后。她的确看到了一个影子,那影子不是人形,也看不出任何形状,只是黑乎乎的一团东西在林不凡的身后晃动着。

  林不凡猛然回头,并没有看到触目惊心的画面。但是他头一次感到头皮发麻,麻到发炸。因为,背后的空气竟然要比室温明显低很多。他似乎能够感觉到什么东西就在面前,只是他并没有看到对方的存在。

  “你不用躲了。我信了,说吧,这个游戏要怎么玩?”林不凡说完没一会儿,灯全部正常亮起了。

  林不凡注意到,脚下的地板上,那张信纸的背面上出现一句血写的话:“找到游戏规则,你才有可能从我手中拿回你的命。这是关系生死的游戏,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游戏不公平。”林不凡对着空气呼喊,显然不会得到任何回应。

  肖雅瞳捡起信纸,仔细琢磨起来。林不凡则翻遍房间的各个角落去找那所谓的被藏起来的游戏规则。

  时间不断流逝,林不凡一无所获。他有心想叫肖雅瞳帮忙,却又怕她不答应。

  肖雅瞳并没打算动手找,而是直接给女房东发送了邮件。随后,她得意得招呼林不凡过去看。女房东的回复内容,正是林不凡所要找的游戏规则。

  “你真厉害,你是怎么想到要找房东的?”

  “而整件事情,最开始的起源就是房东交代的事情,她既然让你别关闭客厅的灯,想必一定知道某些内情。至于游戏规则到底藏在哪里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尽快拿到游戏规则。我只是试着问她一下,没想到她真的知道。”

  林不凡连连点头,暗自赞叹。眼前的这位姑娘心思缜密,逻辑感强,而且还是毕业于文学院的高材生。在她的面前,自己的行为和想法竟然显得有些幼稚。想到这里,他甚至想到要做出一些改变,通过后天的努力变成一个睿智的人——这虽然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好了,别一副钦佩的表情了。赶紧来看看游戏规则到底是怎样的吧!”

  对于神秘的灵异事件,肖雅瞳从来都是心存敬畏的,尤其是遇到了刚才的事情,她也是耿耿于怀,有些害怕。只是她不想让一丝的害怕流露出来,所以才会积极地参与到林不凡的事情当中。

  房东肖婕表示,她是在上个住户离开后,打扫房间时发现的。邮件的附件便是当时拍的照片。因为游戏提到的客厅的灯,所以她才颇为在意。她以为林不凡和之前的住户是认识的,所以才故意提起客厅的灯这件事儿来试探。她还说,之前的租户叫郑文,在这里住了半年,最后却以房间闹鬼为借口,坚决不给房费。面对郑文无赖的行为,她最终也没收对方一分钱。

  “房东说她没收对方一分钱。还让我猜猜看,她是怎么惩罚对方的。”

  “有些错误,用钱是无法解决问题的。一了百了的方法,当时收了对方的命。”林不凡故作高深试图博得她的好感。结果也确实如此,肖雅瞳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没有表露出内心里存留的小恐惧,而是不约而同地把注意力放到了附件照片上。

第五章 死亡倒计时
尸鬼小区全文阅读作者:水天阔加入书架

  23点24分。

  距离佳梦世贵小区5公里的儿童公园。

  “前面有秋千,我们去那里坐。”肖雅瞳像个孩子一样跑过去,坐在秋千上轻轻荡起来。

  那一瞬间林不凡被她萌到了,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帮她荡的更高。

  一刻钟前,肖雅瞳决定离开家里,打车来到里住处远一些的地方商量对策。俩人荡了一会儿秋千,享受了短暂的轻松时光后,才开始谈起正事儿。

  “你一个女孩子,居然会主动参与到我这件事情中来,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我害怕的要死。但是比起害怕,我更好奇呀!”

  “没错,你好奇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林不凡故意打断她,并学着她的语气不断重复道,“我很好奇、我很好奇、我很好奇……”

  “你这人真烦。说正经的,之前的住户郑文和你无冤无仇,却把你卷入这个游戏,说明他只是想让在他之后租住601的住户来参与这个游戏。”

  “现在,我的对手不是郑文,也不是房东,而是家里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家伙。”

  “所以我们才逃出来,在这里研究对策。来,赶紧看图片吧!”

  林不凡像做贼一样环顾四周:“要是它跟着我们出来了呢?”

  “不会的。你想想,如果它能跟来,那是不是早就应该离开601?它能忍受这么久的无聊,直到下一位住户出现才开始搞怪,显然是受到某种限制而无法离开。所以这就是它的弱点。”

  她的话很有道理。他在认同她的同时也不禁向自己吐槽:“感觉在你你面前我就是个弱智。”

  “不在我面前难道就不是吗?哈哈,你也不是太烦人。”

  “不是吧!?我们还是赶紧办正事吧!”林不凡还是很在意游戏规则的。他示意她把邮件中的图片放大。随着她的操作,空气也安静了下来。

  图片里是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的字需要用心分辨才能识别。

  『鬼兄你好。俗话说,遇见就是缘;但俗话又说,人鬼不两立。我们这样相处下去,并不是办法,我是不会搬出去的,不知道你能不能搬出去,如果你也不想搬出去,那我只能用接下来的方式来解决了。如果你继续看下来的话,那么我已经知道你的选择了。废话不多说,其实这个解决办法很简单,我们只要玩一场游戏就行了。鬼兄,我不知道你的能力范围是什么,但我想赌一次刺激的。如果我能够在三天之内让女房东自愿给我暖床,并且长达5小时以上,你就输了,你滚出这里,否则,我输,我滚出这里。规则一:任意一方均不以任何方式向女房东透露本游戏内容,违反此条直接判输;规则二:游戏期间,双方可以使用各种手段,寻找各种帮手,但不能影响参与者的人身安全;规则三:输掉游戏的一方,会死。』

  肖雅瞳的阅读能力明显全面碾压林不凡。她等了很久,待他看完后立刻说道:“规则三的字迹字体和之前的文字有明显区别并且和之前房间里那句血字的字体一致,显然前面的内容是郑文所写,而规则三是对方追加上来的。郑文巧妙地通过规则二保障了自己在游戏过程中的安全;所以为了平衡,对方追加了一条让惩罚更为严重的规则。”

  “看完游戏内容,我都不用想了,郑文这小子一定会输。”林不凡说完还不忘对照片送上自己的嘲笑的眼神。

  肖雅瞳摇了摇头:“但看游戏内容,郑文的胜算的确很低。但是你别忘了,游戏内容是他想出来的,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了必胜的办法。”

  “可从结果来看,他还是输了。不仅输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和上一次游戏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女房东已经知道了游戏内容,所以你虽然只剩下了两天时间,但是胜算已经远远比郑文要大。”

  “什么?只剩下两天了?”

  “是的。游戏应该是从昨天夜里就开始了。这个游戏的关键在于,参与者如何在自己不作为的情况下让房东知道游戏规则。只要房东知道了游戏内容,并且相信鬼确实存在,那么她帮忙的概率就很大。”

  林不凡似乎开窍了,表情有所好转:“也就是说,现在只要让房东相信家里闹鬼就行了吧?”

  肖雅瞳转头看了看林不凡,冷眼道:“我很好奇,你是不是很期待让美女房东给你暖床啊?”

  “不是,我只是不想死。”

  “我和女房东比,谁漂亮?”肖雅瞳问出问题,心里已经预设好了所有答案,如果他回答房东漂亮,那就真正的智障;如果他说自己漂亮,那也有奉承的成分,如果他说都漂亮,那就是最令人讨厌的处事圆滑;如果……

  “我已经不记得房东长什么样子了。所以不用比了。”林不凡也算稍微了解她的想法,这个回答也是说的小心翼翼。游戏时间只剩下两天了,他还毫无头绪,现在只能靠她救自己,千万千万不能得罪。

  “我很好奇哎!万万没想到,你的回答竟然能在本小姐这里过关。”肖雅瞳失望中带着得意,失望是因为她没想到林不凡的回答这么出人意料,得意是因为他记不得房东的样子说明房东就不够漂亮,所以自然不用比了,答案不言而喻。

  “那么,大小姐,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如果时间足够多,办法就有很多,比如你去收集房东不为人知的秘密,然后以此要挟。可是,你只有两天,其他办法就别想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邀请她来给你暖床,如果她拒绝,那么你只好等死了。”肖雅瞳所说的林不凡自然也想过,但是只有当她也这样说出来,才清醒过来,意识到了冰冷的现状。

  “好。”林不凡拿出手机:“我们回去吧,是时候休息了。”

  “那个……林不凡。你今晚能不能,能不能……哎呀,算了。”

  此时的林不凡并没有追问的心情,但他听懂了肖雅瞳的言外之意。虽然今晚她的各种表现看似不像害怕的样子,但是她毕竟是个女生,一想到待会儿就要回到闹鬼的屋子里,还要一个人面对陌生的环境来睡过一夜,总会是感到惧怕,神情也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

  为了保留她全部的自尊心,回到家里,林不凡直接抱着被子,躺到了主卧里的地板上。

  “你干什么?”

  “我不敢一个人睡,所以我在这里睡地板,你就将就我一下吧。放心吧,我是正人君子。”

  “色狼也不会说自己是色狼吧?”肖雅瞳白了他一眼:“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大小姐,你就饶过我吧。房东还没给我回邮件,我已经凶多吉少了。看在我只能活两天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吧。”

  “好吧,不过提前说话,你睡觉的时候要全程带上胸罩。”

  “啊?”林不凡吓得眼睛都绿了,听到那两个字眼,他瞬间怀疑人生。

  “阿西吧!口误,口误。是眼罩,眼罩。”肖雅瞳说完转过身,小脸通红。

  “小丫头,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卫生间,卫生间里的水龙头没关。”肖雅瞳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大概在几分钟前,也就是林不凡还没进来前,主卧里的卫生间的水龙就传来了声音。刚才和林不凡聊了一会儿,害怕的感觉得到了缓解。

  “我去关一下。”林不凡起身去关了水龙头,然后在卫生间里停留了一会儿,眼睛一直盯着镜子动也不动。卫生间里的热水放了有一会儿了,洗漱镜上挂满了水汽。一道道纤细的痕迹缓慢滑动,最终形成令人熟悉的字体:还有2天。

  还有2天!

  林不凡当然不需要对方来提醒自己游戏时间,索性将镜子上的水汽全部都擦掉。镜子恢复了作用,即便光线微弱,但丝毫不会“偷懒”:镜子里除了林不凡那颇显困倦的脸,还有一张十分模糊的脸。那张脸躲在他的身后,嘴角上挂着奇怪的笑。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水天阔所写的《尸鬼小区》为转载作品,尸鬼小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尸鬼小区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尸鬼小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尸鬼小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尸鬼小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尸鬼小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