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最新章节 >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 连载中
分享千古命格之都市…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作者:菩提守望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简介:  水为六数,以黑为主。传言,以水为命,以黑为格的人无一不是人杰中的英豪。就像千多年前的千古一帝,他君临大地,历尽磨难,创立不朽之纪元。
  千多年之后,他,身怀千古命格,与命抗争,在都市中演绎一场千古传奇。
  墨戒,蝉金戒,烬火戒,悲木戒,浮土戒,逐一出世...
  超时空雾化导弹,超时空核武器....
  黑客魔法师...各种神秘的职业逐一现世
  超炫的战争场面,意想不到的玄幻场景...
  在都市中上演着一场场精彩绝伦的故事...
  群星汇聚,英杰辈出,谁与争锋...
   http://www.uukanshu.net
-------------------------------------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最新章节第二百五十三章 糗样
第1章 叛出家族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作者:菩提守望加入书架
  一辆白色的保捷时suv疾驰在高速路上,准备进入Z国漳市。

  “哥,爸爸刚打电话给我,说爷爷今晚要召开家族会议,叫我们直接去爷爷别墅。”说话的是一个15岁左右的女孩子,声音如百灵鸟般清脆,煞是好听。她一头齐肩短发,配上那副天使面孔,有点埃及艳后的感觉,虽然青涩,但难掩其美貌。最特别的是那双眼睛,拥有着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睿智。

  她的名字叫龙君,龙家大儿子龙泽明的掌上明珠。

  “那个死老头啊,已经很久没开家族会议了,每一次开都没有好事情,每一次都要削弱爸爸在集团的影响力,记得上次,向爸爸要了10%的集团股份给他的二儿子和三儿子,这次又不知道要玩什么花样。”这淡然的语气是出自龙君的哥哥,龙宇。

  龙宇,今年18岁,一对剑眉横在其虎目之上,脸上总是擒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这种笑容并不张扬,相反让人觉得这个年轻人拥有那种淡然的心境以及强大的自信,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难得到他。

  “那我们要不要做什么准备哦,人家好怕怕哦。”龙君一双如羊脂白玉般的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楚楚可怜地盯着龙宇说道。只有在龙宇的面前,龙君才会露出这种小女孩该有的撒娇的模样。

  “你少来啦,少装可怜,不知道的人还真被你骗了,你那胆比什么还肥呢。”龙宇宠溺地摸了摸龙君的头说道。

  “嘻嘻,人家哪有哦,不过哥哥,我越来越讨厌龙家的人了,根本不像一家人,勾心斗角,一个个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亲情。”龙君有点感伤地说道。

  “没办法,我也忍得很辛苦,要不是顾忌爸的面子,我早就反了,也根本不会给他面子,哪有老子这样对儿子的。不过放心,哥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总有一天,我们会扬眉吐气,不再与龙家为伍。”龙宇收起那抹淡淡的笑容说道。脸上那种严肃以及望向远方那锐利的眼神,说明他内心这种压抑已久的恨。

  龙家,漳市的富贵之家,坐拥价值60亿元的龙腾集团。不过,龙腾集团本来是由龙泽明一家辛苦创立的,与龙家其它人根本没任何关系。不过,作为老子的龙震添平时偏爱三儿子,但是三儿子年纪尚小,担心未来其一事无成,就以老子的身份向龙泽明讨要股份,成为龙腾的董事长,龙泽明是个极有孝心的人,对父亲言听计从。

  随着时间的推移,集团里出现一些关于龙震添的闲言碎语,说龙震添无任何功劳,凭着一个听话的儿子,坐着董事长的位置,狐假虎威,把只会吃喝玩乐的二儿子和三儿子安置在集团重要位置。。。。。。

  这些话开始在龙震添的心里生根发芽,龙震添这个人心眼极小,就开始憎恨起大儿子来,抓住大儿子对他的孝心,开始一步一步剥夺他在集团的股份。

  边与龙君开着玩笑,龙宇一个漂亮的漂移把车开进龙家别墅。

  车停好之后,龙君又恢复那副冷傲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关心似的,跟随着龙宇进入别墅。

  “哦,我的大堂哥啊,你来得好早哦,要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一推开别墅大门,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声音的主人龙宇不用看都知道是谁,龙家老二龙泽茂的儿子龙富贵。能给儿子取这样的名字,他本身也是一个极度喜欢金钱的人。龙富贵一身花西装,梳着个大背头,一看就是个典型的二世祖。

  “哟,富贵啊,你脸上的痘坑又多了呀,我要是你这样都不敢出门了呀。”对于这种人龙宇从来都是你无赖我比你还无赖,气死你。

  “你。。。”你了半天,想骂一些恶毒的语言进行反击,一直以来长得这么有艺术感一直是他们两姐弟的痛,龙富贵还有一个姐姐龙珍珠,长得跟恐龙都有得一拼,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看龙宇兄妹不爽的根源,凭什么都是一家族,他们长得那么靓,我们就长得这样艺术感。

  当龙富贵看到龙宇那锐利的眼神,到嘴的话又硬生生吞进去。“我是有文化的人,不跟你吵。”说了句场面话就怂怂地坐回沙发上。

  刚从二楼下来的龙泽茂看着儿子吃瘪,龙泽茂心里那个气啊。从小到大,大哥都比自己优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在他心里尤为强烈,没想到自己两个子女无论相貌还是智商跟人家比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龙泽茂耸了耸脸上那长长的鹰钩鼻,给人一种很阴沉的感觉。

  “小宇啊,今天是你爷爷特地召集我们过来,你一个晚辈让我们这些长辈等不好吧。”龙泽茂一副慈爱长辈的模样看着龙宇兄妹俩说道。

  “二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现在时间是7点15分,离7点30还有15分钟吧。”如果放在以前,龙宇还会顾及血缘亲情,做一个乖晚辈。但是这几年来,这些人越来越贪得无厌,霸占本该属于他们家的东西,理由也是冠冕堂皇,对外都说龙腾是他老爸龙震添创立的。

  既然走到这一步,龙宇也不想再给他们好脸色看,言辞之间也是没有丝毫让步。

  “好了,小宇,不要对长辈这么没有礼貌,做晚辈的本来就应该早点来。”龙泽明不想看到叔侄俩闹不和,出来教训了下龙宇。

  龙宇丝毫没有理会站在那里面色铁青的龙泽茂,带着龙君走向欧阳玉那里。龙君不想看到爸爸太尴尬,去和龙泽明聊起了天。

  “妈,他们没有欺负你吧。”龙宇心疼地望着母亲说道。欧阳玉就是龙宇两兄妹的母亲,可能保养不错,一看样子才30多岁。一头微卷的长发令其浑身上下充满着成熟的韵味。这样良好的基因难怪龙宇两兄妹都如此俊俏。

  “妈没事,你不要老是跟你爸爸怄气。”那温柔的声音仿佛能够安抚烦躁的心灵一样。

  “妈,我知道了。”龙宇最怕欧阳玉伤心,赶忙答应。欧阳玉宠溺地摸了龙宇的头。

  其实,对于龙泽明的气,也不能全怪龙宇,对于一个少年人,从小到大,看着自己最在意的妹妹和母亲受到龙家其他人的欺负,自己父亲为了他那个得寸进尺的父亲,置亲人于不顾,一点也没有为他们出头。换在哪个人身上,都会有一肚子的气。但是那个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他还是要顾及他的面子,所以这些年他也一直忍着,没有跟其他人闹翻。

  大家各自聊了会家常,就各自向二楼会议室走去。

  大家都坐好之后,龙老爷子才在龙泽章的搀扶下步入会议室,由此可见,龙老爷子对小儿子的偏爱。

  龙老爷子身材不高,留着寸头,脸上不怒自威,不知道他的为人,还真容易被他外表给迷惑,以为他是一个厉害的人物。龙泽章身高160,脸上总是笑哈哈,典型的笑面虎,吃人不吐骨头。

  “大哥,二哥,让你们久等了,爸有些文件让我给他处理下,就耽误了些时间。小君真是越来越迷人了,哈哈哈。小宇也越来越有男人的样子了。”龙泽章很自然地说着这些场面话,让人感觉不出丝毫做作,又能彰显自己在老子心中的地位。说这话的同时很自然地坐在龙泽茂的下位。

  “老三,拍马屁的功夫是见长了。”龙泽茂对龙泽章刚才那番话很是不爽,撇着嘴说道。也不知道是不爽没有提到他们家孩子,还是不爽在老子心中的地位比自己高,或者是两者都有,只有他自己知道。

  “咳咳。。。好了,准备开会。”龙震添今天穿着一件大红马褂,坐在主位上,一副喜气洋洋地说道。

  大家都不自觉坐直了点,想看看今天究竟有什么好戏。

  “今天召集大家过来,主要有三件事情要宣布。第一,我老了不再当董事长了,就让阿章来当,并且把我的股份一并给他。”

  “什么,爸,你把股份都给老三了,你。。。”龙泽茂对金钱看得极重,本来想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硬生生憋下去。他还想等老子归西了平分那些股份呢,现在不是到嘴的肥肉没有了吗,几亿元就这么没了,他这种人怎么受得了。

  对于这些本来就属于龙泽明的东西,被老头子说的好像就是他的一样,龙宇心中相当不爽,龙泽明则是一脸淡然地坐在位置上,好像这些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你急什么,臭小子,我话还没说完。第二件事情,泽明,你拿出10%的股份给老二,这样他也跟你一样有25%的股份,老三则有35%,这样才有资格做董事长的位置嘛,一家人本应该相亲相爱,不要为了金钱闹不和嘛。”龙震添一脸理所应当地说道。脸皮之厚简直厚到极点。

  “哈哈哈,还是爸想得周到,刚才是我太心急了。”刚才还一副死了老爹样子的龙泽茂马上换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不去当影帝真是可惜了。

  听到第二件事,龙宇两兄妹和欧阳玉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即使脾气再好的欧阳玉看到老公这样被欺压,也是一肚子的怒气,只是龙泽明不发话,她也只能忍着。

  “爷爷,我没听错吧,无偿给出10%股份,还一副不给就是造成家庭不和睦的罪魁祸首,您老人家真是高人啊。”龙宇看到龙泽明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地说道。

  “泽明看来你平时没怎么管教儿子啊,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长辈都还没说话就胡乱插嘴。”被龙宇戳中痛处,龙震添很是不爽。

  龙宇可是欧阳玉的心头肉,被这样说,作为母亲的欧阳玉终于怒了。

  “爸,您可不要忘记,龙家能有今时今日,是谁给的。”这一刻的欧阳玉是强势的,那种久经商场的女强人的气势令龙震添都是一阵窒息。

  “够了,小玉,不要陪着小宇胡闹,这里的事情由我做主。爸刚才的事情我答应了。”这刻龙泽明那淡然的脸终于动容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动容,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被丈夫这么呵斥,即使再坚强的女人,在这种时刻,那种坚强也会被击碎,那双凤眼中已有一层晶莹的东西,龙宇看着母亲,拳头忍不住握紧了,他感觉心里很痛很痛,看着我们这么被欺负,父亲居然还反过来骂我们,父亲对爷爷这种孝有意义吗,是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这是愚忠。

  一只冰凉的小手伸过来握住龙宇那紧握的拳头,虽然妹妹还是那副冷静的模样,但是可以隐约看到在那眼眸深处那抹恨意。

  在这一刻,龙宇心中对龙家这些人已经彻底死心了,对父亲也已经心灰意冷,以前还有一点希望希望父亲能够带他们走出困境,现在他终于明白,这是做梦。暗暗发誓,一定不会再让母亲以及妹妹过上这种生活,要拿回本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被媳妇这么说,龙震添也有点恼羞成怒,龙腾的归属本来就是他内心的一个禁忌。

  “好了,现在说第三件事,泽明啊,你年纪也大了,这么多年来对集团也付出很多,是时候过过退休生活,带小玉去世界各地走一走,集团就由老二老三管理就好。你认为如何呢?”龙震添看着龙泽明说道。

  “是啊,大哥,你也辛苦了这么多年,其他的就交给小弟来处理就好,你只管拿分红就好。”龙泽章则是笑呵呵地说道。

  獠牙终于露出来了,原来今天这场会议是要逼宫啊,将他们彻底踢出集团,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为了家族和睦,你辛苦太久了,去好好享受吧。到时集团被他们挖空了,拿个屁的分红,也许还要倒贴啊,这些人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当当。

  龙宇三人一脸平静地看着龙泽明做最后的决定,当愤怒到最后,忍耐到极限,剩下的就是平静。

  最后,还是心中那点孝义的执念战胜了理智,龙泽明就要拿起笔在文件上签字。

  “爸,你要是敢在那份文件签字,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龙宇那平静得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在这个会议室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表情都定格在这一瞬间,有人欢喜有人愁。龙泽茂龙泽章他们都是一脸准备看戏的表情,欧阳玉他们则是一脸担忧地看着龙宇,但是他们也并没有出声阻止,也许也想看看最后龙泽明的选择。

  “逆子,你说什么。。。”伴随着这一声逆子,是一个响遍全场的耳光。龙泽明那只手掌停在半空中,呆呆看着龙宇那张肿起来,嘴角渗着鲜血的脸,说不出半个字。

  “哈哈哈,你居然为了这群狼子野心的人,打我。”龙宇指着全场的那些人,锐利的眼神盯着龙泽明大吼道。

  龙泽明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我告诉你们,今天这一巴掌以及你们从我们家拿走的一切一切,总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龙宇环视着面前的那些人平静地说道。这不仅是一种发泄,也是对身旁那两个女人的誓言。

  说着,龙宇就走出了会议室。

  “龙宇,你给我听着,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口,以后就不是龙家的人。”龙震添背对着那扇门说道,话里言间充满着自信,心里想这个臭小子一定会回头的。

  “哈哈哈,姓龙是我这辈子最耻辱的事情,记住,以后我不再是你们龙家的人,我姓宇,我叫宇天痕。”这句话说完,留给众人的是一个毅然决绝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第2章 兄妹离别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作者:菩提守望加入书架
?“哥,等等我。”龙君跑出会议室去追龙宇。

    欧阳玉失望地看了一眼龙泽明,也离开了会议室。

    “大哥,平时要多管教下小宇,你看,这孩子才多大就要报复我们了,长大了还得了。龙家内讧传出去的话,对龙家声誉影响多大。”龙泽茂看着大哥一家闹矛盾,心里甭提多爽了,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在伤口撒盐。

    龙泽章收起了平时的笑容,眼睛眯着看着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爸,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文件都签好了。”说完这些话,龙泽明也不等龙震添回答就走出了会议室。对于其他人的脸色以及冷嘲热讽都懒得理会。

    会议室的气氛有些古怪,大家都没有起身的意思,也没人开口说话,各自想着事情。

    “爸,我感觉我们龙家有危机了。”抽了一根烟,龙泽章开口道。

    “老三,你不会被一个小屁孩吓住了吧,毛都还没长齐,有什么好怕的。”对于龙泽章的这种想法很不屑地道。

    “老二,老三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刚才那一瞬间那个臭小子的那种气势那种决心可能真的会给我们带来危机,也许现在不会,难保以后不会。”龙震添摸着下巴说道。

    “那老三,你说应该怎么办。”对于动脑筋的事情龙泽茂不是很在行。被他们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也有些打鼓。

    “爸,要不然找人教训下那个嚣张的小子,打得他残废。”龙富贵这个二世祖本来就对龙宇很是嫉妒,特别刚才那种情形下,连他也被龙宇的气势镇住,屁都放不出一个,对于这点让他很是不爽,现在终于抓住机会报复下龙宇。

    “臭小子你瞎说什么。”说着这话,龙泽茂一个巴掌就拍在龙富贵的后脑勺上。虽然他心里也这么想,但是也不想暴露出来啊。

    “二哥,小富说得不错,我们找人不仅要教训,还要。。。。”说着,龙泽章做了一个摸脖子的动作。

    “什么,要是让大哥知道怎么办,嫂子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说真的,龙泽茂真是被老三的话给吓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人。倒是二世祖龙富贵显得很兴奋。

    “老二,刚才那个臭小子不是说他不是龙家的人了,不再姓龙,那我们也不用再心慈手软,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龙震添一脸的冷酷地说道。

    龙宇不知道现在这些所谓的亲人正在密谋暗杀他,即使龙宇再怎么痛恨这些人,也从没想过要他们的性命,没想到在利益面前,这些所谓的亲人尽如此冷血。若干年以后,他们在死前曾无尽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可是,时间是不可能倒流的。

    龙家别墅的停车场。

    “哥,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龙君抓着龙宇的手臂,一副生怕放了手龙宇就会跑了的样子说道。

    “哈哈哈,你这傻丫头,妈还在旁边呢,不要让她笑话了。”龙宇宠溺地摸着龙君的头说道。

    看着哥哥又露出那抹令人心安的笑容,龙君的心里稍微松了点,但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还是感觉到现在的哥哥有点不一样。

    欧阳玉看着两兄妹在那里打闹,之前的阴霾也一扫而空,露出那令很多男人都会动容的妩媚的笑容。只要这两兄妹没事,龙腾对欧阳玉来说,是可有可无,这十几年的打拼,留下的财富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

    “呵呵,小丫头,长这么大了,还这么粘哥哥,小心以后你嫂子吃醋。”欧阳玉搂住两兄妹说道。

    “那哥哥就休了嫂子,再娶一个不吃醋的,嘻嘻。”龙君挥舞着小拳头不甘示弱地说道。

    “古灵精怪,罚你一个星期不能陪我逛街,呵呵。”欧阳玉的左手捏了捏龙君那挺翘的琼鼻,笑呵呵地说道。

    母子三人平常关系就像跟朋友一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一起逛街,一起吃饭。看着面前这两个至亲笑得这么开心,感受着这一刻的温馨,龙宇心中更加坚定,这一生一定要保护好他们,让他们天天这么开心,但这需要实力,对就是实力。自己要是有钱有势,今天就不会像丧家之犬一样离开龙家。

    “哈哈哈,妈,不要紧,以后我选媳妇,先让妹妹把关。她不喜欢的人就出局了。现在我们上车,我带你们去吃顿好的。”龙宇反过来用力搂住两女,朝着车子走去,这一刻的步伐是坚定的。

    “宇儿,就你这么宠她,看她以后谁还敢要,呵呵。”

    “不要就不要,我就一辈子缠着哥哥,嘻嘻。”

    在这三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车子停在了漳市的五星级酒店皇家海鲜城的停车场。

    五楼的顶级包厢内,母子三人围着大圆桌点着菜。

    “服务员,点菜下,来个冰镇三文鱼,清蒸帝皇蟹,皇家龙虾。。。。。。”龙宇特地点了母亲和妹妹最喜欢吃的东西。

    “哇,好棒,每次跟哥哥吃饭就是省事,不用为点菜烦恼。”龙君搂着母亲笑着说道。

    “服务员,再加红烧排骨。。。。”欧阳玉再点了一些龙宇喜欢吃的菜。

    “你呀,就只会点我们喜欢的。”欧阳玉心疼地看着儿子,这个儿子什么都好,缺点就是太在乎他们,选择自己受罪。

    “妈,没关系,你们吃得开心我就开心了,呵呵。”龙宇搂着欧阳玉笑着说道。

    菜很快就上来了,这顿饭有龙君在,气氛显得很好,叽叽喳喳的,讲着笑话让大家都笑哈哈。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好了,宇儿,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吗。”欧阳玉喝了口水对着龙宇说道。

    “妈,我。。。。。。。”龙宇被母亲突然这么问,也有点心虚。

    知子莫若母,虽然龙宇表现的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但是一些事情还是瞒不了欧阳玉的,就是龙宇决定了一些事情。

    “哥,到底什么事情嘛。”龙君担心的事情始终还是来了,顿时有点难受,可怜兮兮地看着龙宇说道。

    “妈,小妹,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外面闯一闯,我想要变得更厉害,才能更好地保护你们,这次的事情,如果我够厉害,就不会让你们这么委屈。而且我感觉龙家这些人不会就此罢休,他们贪得无厌,会把我们能拿走的都拿走。所以我迫切需要变得更强,才能保护你们不让人伤害你们。希望你们能够理解。”龙宇也很小心说出这些话,他怕母亲会受不了。

    “哥,我不要你离开嘛,我们可以一起离开,永远离开这里,不管这里的事情了。”龙君扑在龙宇的怀中,哭的稀里哗啦。此时没有什么比哥哥以及母亲更加重要,甚至是龙泽明都不行,这一次龙泽明的所作所为也伤得她很深。

    “小妹,乖啦,哥哥又不是不回来,只是暂时离开下而已。”龙宇拍着妹妹的后背安慰道。

    “是啊,傻丫头,相信你哥哥,你哥哥说回来一定会回来的。宇儿,外面一切小心点,妈妈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如果外面太辛苦就回到妈妈身边,妈妈保护你。”欧阳玉笑着对龙宇说道。

    “妈。。。。”两行清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龙宇现在除了这声妈,他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讨厌啦,哥哥,鼻涕都滴到人家的头发上了啦。”本来气氛有点伤感,被龙君这一玩笑打破了。

    “嘿嘿,我就刮到你脸上。”说着龙宇的手就要摸到龙君的脸上了。

    “妈,哥哥欺负人家。”龙君连忙躲在了欧阳玉身后,对着龙宇吐舌头做鬼脸。

    “呵呵。。。”看着这对儿女打闹,欧阳玉也破涕为笑。

    无论再怎么舍不得,时间也到了离别的这一刻。

    龙宇家的门口,站着欧阳玉,龙君以及龙宇,还有那辆白色的suv。

    “小妹,刚才谢谢你,不至于场面让哥哥搞得太伤感,还有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妈妈,我回来的时候要是发现妈妈瘦了,非打你屁股不可噢。”龙宇走过去抱着龙君说道。

    “讨厌啦,人家知道啦,哥哥,我会好好学本领,将来一定会帮助你的。”龙君拍了拍龙宇的后背说道。

    “妈,保重,等我回来。”抱了下欧阳玉,龙宇头也不回,快步上了车,扬尘而去。

    “妈,小妹,以后我不再是龙宇,我是宇天痕,记得噢。”车早已离开,空气中只留下这一段声音。

    欧阳玉和龙君留着两行清泪,久久望着龙宇离开的方向。

    “妈,哥哥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哦。”

    “一定会的。”

    ;
第3章 遭遇暗杀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作者:菩提守望加入书架
  在二楼阁楼中,龙泽明站在那巨大的落地玻璃面前,呆呆地看着儿子扬尘而去。

  看着越开越远的车子,就好像看着自己与儿子之间的缝隙,越拉越大。

  “宇儿,哎,忠孝两难全,毕竟你爷爷生我育我,即使他再贪得无厌,我也无法拒绝。”龙泽明似是在自己说服自己一样。

  孝是好事,但是愚孝就是一种错误。如果自己的亲人都不能保护好,还谈什么孝。

  留下一封信,欧阳玉带着龙君来到厦市,这里有一套欧阳玉自己的私人房产,没什么人知道。这次的离别也是给龙泽明最后一次反省的机会,看看是我们母子重要还是那个所谓的亲爹重要。

  信的大致内容:泽明,龙腾是我们一起辛苦创立,十几年的打拼才有今天的成绩,你拱手让人,你有你的原因,作为妻子我们共患难十几年,我也无话可说。但是,今天看着儿子被龙家人欺负,以及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很心痛,毕竟他才是一个10几岁的孩子,就要扛起这样的责任,作为一个母亲,那种痛你也许无法理解。作为一个父亲丈夫,今天的那种场合,你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寒心。我想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保重。

  握着信纸,看着空荡荡的房子,龙泽明呆呆地吸着烟,不知道他在想一些什么。

  宇天痕开着车,疾驰在前往泉市的郊区的道路上,放空着脑袋在想着未来的一些事情,但是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喂,辉仔吗,我是宇哥,待会有空吗,我去找你跟你说些事情。”宇天痕拨通单辉电话说道。

  “哈,是老大啊,我当然有空啦,那我在房子这边等你,今晚咋们喝一杯。”单辉一听是宇天痕的声音,立即兴奋地说道。

  “好的,我在开车,先挂了,待会见。”

  刚按下蓝牙耳机,无意中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一辆黑色的七座商务车,相当眼熟,好像刚才路上也是这样跟在后面。

  刚开始宇天痕还没放在身上,自己又没得罪什么人。以为自己疑神疑鬼,可是又开了一段路,就发现了不对劲,宇天痕拐了好几条郊区比较少人走的道路,这辆车始终跟在他后面,现在傻子都知道自己被跟踪了。

  “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自己也没有与什么人结怨过,为什么跟踪自己,难道是妈妈派人保护自己,应该不可能吧。还是龙家那些人。。。。”一系列的疑问不断地在宇天痕的脑袋里闪过。

  不管了,不论是朋友还是敌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通了结果,宇天痕哈哈一笑。脚猛踩油门,准备快速进入市区,即使这些人有什么祸心,也不敢在市区大闹。

  宇天痕无论面对什么,总是很乐观积极。这也是以后他多次死里逃生,身边能够聚集一大帮朋友一同打天下的重要原因。

  后面的商务车看到前面的车突然加速,似乎知道了宇天痕的意图,也跟着加速。

  黑色商务车的副驾驶座的玻璃窗突然摇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很苍白的脸,左侧脸有一条大刀疤,从太阳穴延伸到嘴角,像条大蜈蚣趴在上面。这样的造型晚上出门,胆小的肯定吓死。

  “嘿嘿,小子,看你还怎么跑。”说着这话的时候,刀疤男拿出了一把消音手枪对准宇天痕的车后胎就打了下去。

  “哇靠,特么还有枪,拍戏啊。”看到刀疤男掏出那把枪,宇天痕冷汗真是冒了一身,手都哆嗦了,现在还能开车,心里素质已经算不错的了,毕竟他也才是一个10几岁的小孩子,以前校园里哪有经历过这些。只能通过爆了句粗口来缓解心里的紧张。

  宇天痕看到刀疤男拔枪那一刻就一个漂移跑进另一条小路,子弹刚好在漂移过程中车子往后退点的空隙,从前后排轮子之间底盘穿过。

  “混蛋,小子还挺有两下子嘛,待会我就让你生不如死,看你还蹦哒。”刀疤男边骂边开了好几枪。刚才信誓旦旦的一枪被一个毛头小子躲过了,对于这种爱面子的人来说,简直是忍不了的事情,就发泄在手枪上。

  虽然宇天痕尽力控制车子,但是车子跑得再快始终也没有子弹快。

  砰一声,轮胎被打爆之后,车子失去平衡,宇天痕使劲控制住方向盘,车子一直向旁边小树林滑去,直到撞到了一颗树才停了下来。

  虽然有安全气囊缓冲,由于时速太快,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撞得宇天痕七晕八素。

  听到后面有刹车声音,然后下来了一波人,向着这边跑过来。

  想到后面这些人是来杀自己的,自己不能就这么死了,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要保护妈妈和妹妹呢。这些信念让宇天痕一下子清醒了,打开车门,冲向远处的森林之中。

  “兄弟们,给我追,干掉他。”刀疤男提着那把消音手枪一马当先,后面跟着3个手提斩马刀的黑衣男子,也冲进了森林之中。

  沙沙。。。人与树叶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附近的鸟兽被这些陌生的闯入者惊得四处乱串。

  “特么的,这小子到是会选地方,不过也好,这里死人也没人知道,兄弟们分开追,速战速决。”刀疤男拍了下被树枝刮到的脸说道。

  宇天痕现在是凭着一股信念在支撑着,双腿像灌铅了一样沉重,看到前面有亮光,就往前一直跑。

  人要是倒霉了,喝口水都会塞牙缝。宇天痕望着前面那黑洞洞的深渊,咽了口口水想道。

  “哈哈哈,小子,真是连天都帮我啊,你到是给我再跑啊。”刀疤男四个跑得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就忍不住骂道。

  “三哥,这小屁孩受伤还这么能跑。”一个略胖的黑衣男子哈着气说道。

  “各位,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也没得罪你们吧,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啊。”虽然心中觉得应该没有那一丝的侥幸,但宇天痕也只能转过身来,硬着头皮说道。

  “没错,你跟我们是没有过节,但是有人想要你死。拿人钱财,自然与人消灾。”刀疤男把枪举了起来说道。

  “慢着,他们给你多少,我给三倍。”宇天痕心里想着这些人是爱钱如命的亡命之徒就好,今天用钱也许能躲过一劫,就举出三个手指说道。

  “小子,怪只怪你年少轻狂,口出狂言,得罪了我的朋友。记住,下辈子,没本事就多做事少说话。”不等宇天痕回答,就扣动了扳机。

  当宇天痕看到刀疤男的反应就知道今天用钱是解决不了了,难道今天就要把命交代在这里吗,真的很不甘心啊,自己什么都还没做,憋了后面的悬崖一眼,看来也只能跳下去了,才能有一线生机。

  当宇天痕侧身要跳的时候,“砰”的一声,子弹刚好从后背肩膀穿过。宇天痕顺势掉进了深渊里。

  要不是这一侧,子弹就不是从肩膀,而是穿心而过了。

  “啊。。。。”惨叫回荡在森林的上空,惊起一群飞禽。

  “轰隆”一声,滴答滴,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不知是不是连天都在为那位少年人感到惋惜。
第4章 云梦鬼谷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作者:菩提守望加入书架
  银月高悬,繁星满天。

  “噗通”一声,一个人影砸进湖泊之中,溅起了无数水花。从高空看,这个湖泊成八卦形状,样子颇为奇特。倒映的银月犹如八卦中的白色阴阳眼,另外一边却是黑漆漆,有点美中不足。

  镜头拉近,这个人影就是中枪的宇天痕。

  宇天痕刚好掉在白阴阳眼的另一侧,入水的那一刻,意识就陷入了黑暗之中。血从中枪的伤口中不断流出,染红了宇天痕周身附近的区域,将宇天痕包裹起来,像个大血球一样。

  天空的银月好像飘洒下一些星星点点的东西,像萤火虫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聚越多,像一条银河一样倒流入湖泊中那个银月的倒影之中。

  湖底的宇天痕身上也发生着一些微小的异变,他的右手小手臂上那个红色的圆形胎记微微发亮,血水形成的血球,变成了点点红星,慢慢汇入那胎记之中,那犹如食指指甲大小的圆形胎记变得越发殷红。

  时光流逝,当那殷红的胎记红得好像要破体而出的时候,突然喷薄出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像吹气球一样,慢慢大起来,把宇天痕包裹起来,形成一个红色的圆球,在水里慢慢上升。

  湖面上那个倒映的月影在吸收完那点点星光组成的银河之后,变得有如实质,好像一枚真正的月亮落在水中一样。

  当闪着淡红色光芒的圆球浮上水面之时,整个世界好像就在这一瞬间静止,画面定格在那有一白一红两个阴阳眼的怪异八卦湖泊上。

  “滋”一声,这一瞬间的静止,被这一声打破了,顿时异变骤起,风云变色,电闪雷鸣。八卦湖泊两个异色阴阳眼开始顺时针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一白一红两道光柱冲天而起,不断变换的光芒打入虚空之中。

  八卦湖泊上空的虚空好像也被这高速旋转的八卦给打开了一个口子,也开始旋转起来,一圈又一圈的七彩光芒不断冒出,形成一个螺旋圈。好像有着一个通道慢慢成型。

  地上的八卦湖泊慢慢也拔地而起,飞向虚空的通道之中。

  在半空之中,陡然一道人影从八卦湖中射出,一个白色圆球紧随其后,直直射入人影的脑海之中,随后八卦湖泊变成一道八卦虚影没入那道人影体内,一起进入虚空通道,消失在这个深渊中。

  这是一个山谷,云雾缭绕,鸟语花香,满山的奇花灵果。突然天空一个七彩漩涡显现而出,一道人影从漩涡中被挤出,射入山谷。

  一道人影在远处那云雾缭绕的山巅凭空出现,抬手一指那急剧下坠的人影,那人影好像凭空被定住,然后缓缓下降到草地上,这个昏迷的人影就是宇天痕。

  山巅上那人影几个闪烁便来到宇天痕的身边,这个人身穿黑色道袍,袖口绣着金边,满头银发,像古人一样梳着髻,看着地上的宇天痕,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副慈祥老者的模样,此时,他背手而立,阳光照在他身上,颇有仙人风范。

  袖袍从宇天痕脸上轻轻拂过,宇天痕的眼皮抖了抖,阳光照在脸上,那缓缓睁开的眼睛眯了起来,右手的五指忍不住挡在了眼前,透过指缝想看看自己来到什么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老者,而且还是古代的样子,宇天痕的脑袋还是一团浆糊,顿时蒙了,难道自己没死,穿越到了古代。

  就在宇天痕在那里yy,老者笑着开口道:“醒了吗,小朋友。我可以告诉你,你既没有死也没有穿越,哈哈哈。”老者好像知道宇天痕心里想什么一样。

  “噢,我记得我好像中枪了,然后就掉进深渊了,然后什么也就不知道了,请问老先生,这是哪里,不知老先生怎么称呼。”宇天痕站起来躬身问道。

  “这里是云梦山谷,我的名字已经太久没用了,记不得喽。不过人家都叫我鬼谷子。”老者笑呵呵地看着宇天痕说道。

  漳市,峰达楼,在15层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内。

  “三哥,这次辛苦你了,钱我已经带来了,不知道人怎么样了。”坐在那巨大办公桌面前的一人说道,此人赫然就是龙家三少爷,龙宇的三叔,龙泽章。

  “那小兔崽子,还挺狡猾的,不过,在我洪三爷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条,被我打下悬崖,死无全尸。”坐在那豪华办公椅上的人冷酷地说道。说话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追杀宇天痕的刀疤男。

  刀疤男,真名洪三,是漳市三大帮派之一黑龙会的三当家,也是龙泽章的好朋友,在漳市的依靠。早年红三还是小混混的时候,跟着龙泽章吃喝玩乐,泡妞等等,当然都是龙泽章出的钱,他也是一个爱玩的主。

  一次在夜总会,因为泡妞原因,冲动杀了人,龙泽章帮他跑路,出钱又出力。几年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坐上了黑龙会三当家,对当年的这个好友,洪三回来之后,对当年的事情也是感激不尽,不然也不会为了杀一个人亲自出马。

  “三哥,掉下去会不会没事啊,小心无大错啊,我看再派些人去找一找,钱不是问题。”龙泽章一脸担忧地说道。

  “阿章啊,怎么越老胆子越小啊,那个悬崖,我自己跳下去都是粉身碎骨,何况一个小屁孩,你就放一百个心,相信我。”洪三拍着胸脯保证道。

  “既然三哥都这么说了,再说就显得我矫情了,来,咋们兄弟干一杯。”龙泽章拿起面前的酒杯,豪气地说道。

  “哈哈哈,好,干杯。”

  诺干年后,洪三在死前,千悔万悔,为什么当时不多开一枪,不多派人去找呢。只是时光再也回不到过去,即使找他也找不到,除非他是鬼谷子。
第5章 灵茶养神
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作者:菩提守望加入书架
  “鬼谷子。。。云梦山庄。。。”宇天痕呆呆地站在原地自喃道。心中是惊涛骇浪,鬼谷子不是死了很久了吗?我怎么会遇见了呢?云梦山庄不是没人见过,传说是不存在的吗?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偶弥陀佛,菩萨保佑啊,希望我遇见的不是那个鬼谷子吧。

  看着面前这位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的老人,宇天痕只能硬着头皮问道:“老人家,您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个鬼谷子吧,这里也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个云梦山庄吧?”

  “哈哈哈,小朋友,我应该就是你口中的那个鬼谷子,这里也应该是你说的那个云梦山庄。”看着宇天痕这副呆呆傻傻的样子,鬼谷子就忍不住想逗逗他。

  听到这个答案,宇天痕的心中就暗叹一声,完了,自己果然死了,一脸的悲痛,双手使劲地搓着面,然后十指插进头发,蹲在地上,垂着头发泄地吼道:“草,就这么死翘翘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还没做呢,我长得这么帅,还没泡过妞呢,难道长得帅被天嫉。。。。”

  鬼谷子被宇天痕这乱七八糟的话语弄得哭笑不得,“喂,小朋友,谁跟你说你死翘翘了呀。”鬼谷子垂首道。

  “咦,听你的意思,我没死啊,不对啊,我在一些书本里看到您老人家虽然厉害,但是90几岁就仙逝了呀。”宇天痕听到自己没死,一高兴蹦起来道,还顺便拍一记马屁。

  “那是写给世人看的,也可以说是我故意做给世人看的。我鬼谷子被称为万圣之祖,天文地理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六韬三略,纵横之术,阴阳道术,江湖神算,无一不精。你觉得我像那么短命吗?”鬼谷子摸着那一锊胡子,看着宇天痕,颇为自得地说道。

  “恕晚辈直言,晚辈虽然不懂那么多东西,但也知道,即使驻颜有术,修炼有道,也不可能活这么久吧。”宇天痕知道自己没死,也恢复了以往的睿智,冷静地问道,只不过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的狡黠。

  “嘿嘿,小子,又耍小聪明,不过老夫也不怕告诉你。你对修炼又了解多少呢,你了解的那些只不过是小道,人们口中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就像历史的真相怎么会记录在历史书中呢。其实呢,这个宇宙很大,空间数不胜数,D球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位面而已。老夫早已窥破天道,武碎虚空。这些对你来说还太过遥远。”鬼谷子遥望着远处的虚空说道。

  “武碎虚空,窥破天道,您老拍科幻片啊,不要以为我年纪小,就以为好欺骗,好歹我也是21世纪的人类啊。”宇天痕指着自己鼻子道,一脸摆明不相信你的样子。

  看着宇天痕一脸欠揍的样子,鬼谷子吹着胡子瞪着眼睛道:“就你个小朋友,还用得着我来骗,要不是看你是。。。。。”说道这里鬼谷子就知道自己又要被套话了。

  “我什么呀,继续呀。”宇天痕咧嘴笑着问道。

  “臭小子,差点又进你的陷进了。”鬼谷子指着宇天痕笑骂道。

  “鬼谷前辈,我们说正经事吧,你之前说你武碎虚空,因此你是已经离开了吧。我被追杀,中枪,离死亡应该不远。之前虽然昏迷,但也感觉到一丝异常,现在活生生地来到云梦山庄,而云梦山庄一直只存在传说之中。而你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这一系列的事件应该跟我有点关系吧。”宇天痕嘴角又挂着那抹淡淡的笑容,睿智的双眼看着面前这位不凡的老人道。

  “哈哈哈,能够拥有这样命格的人,果然都是聪慧过人,以前那人是,现在的你也是。”鬼谷子看着面前气宇轩昂的宇天痕由衷赞道。

  宇天痕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语,越听越糊涂,小心问道:“前辈,不知晚辈是什么命格呢,跟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人又是谁呢?”宇天痕问出这些话语,总感觉有个阴谋向自己逼近。

  “啊。。。。。”

  “跟老夫来,哈哈哈。”鬼谷子不等宇天痕反应,就抓住他的手,来到云梦山庄的高空。

  一个正常人突然被抓在空中飞,颠覆了宇天痕18年来的认知,难怪发出如此惨叫,心脏不好的人,也许直接吓出病来啊。

  宇天痕呆呆傻傻的看着地下的山庄,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淡定,因为此刻鬼谷子可没有抓着他的手啊。

  “前。。辈。。你不抓着我,我不会掉下去吧。”宇天痕打颤着牙扭头看着鬼谷子问道。现在的宇天痕四肢可是抽着风呢,想动都动不了啊,想想一个正常人在离地面千余米的感觉。宇天痕现在把鬼谷子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了。

  “草草。。。。呜呜。。。”内心极其悲愤地想着。一副怨妇的表情盯着鬼谷子。

  “小子,让你刚才还一副胜券在握,现在还不是一副衰样,嘿嘿。”鬼谷子腹黑地想着。当然明面上是不能露出来的,不然被说以老欺小,一世英名就毁了。

  “你要掉早就掉了,还能让你说这么多话啊,也不看看你身边站的是谁,你在我的领域之中,是不会有事情的,带你上来是为了更好地跟你说一些事情。”鬼谷子边说这些话的时候,径直走到另一边,食指一点前方,一张不知由什么凝聚而成的茶桌就缓缓成型,接着是两张椅子。

  鬼谷子风轻云淡地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右手手掌从桌面一滑而过,一副精美的黑色茶具出现在茶桌之上。左手手掌微曲,凝结一水团,并冒着热气,右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拈起龙首茶盖,一道水桥直灌茶壶,热水与茶叶的交融,顿时清香四溢。鬼谷子这一泡茶手法行云流水,前所未见。看得宇天痕如痴如醉,幻想着自己要是也能露出这一手,肯定羡慕死人。

  “来,品尝下由上古净水加上龙冠莲花的叶子制成的茶叶泡制而成的茶。普通人喝了可以延年益寿,消除百病。”说着话鬼谷子将一杯茶放在了对面。

  面前的一切对宇天痕这个普通人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能在虚空行走,在虚空中品茶论道。放在以前,打死他都不相信,现在却事实摆在眼前。看来面前这个老头子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人。

  怀着有点紧张的心情小心地坐在不知什么材质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精致的黑色茶杯,冒着几缕的青烟,杯子的色泽丝毫也掩饰不了茶水的那种清澈。小心地握着龙形的杯柄,慢慢地端到鼻前,嗅着那股淡淡的茶香,心神好像也在这一刻慢慢地静下来。

  闭上眼睛,任温暖的茶水在嘴里化开,流淌遍全身。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慢慢诞生,温养着宇天痕这段时间那疲惫的心神。

  别看宇天痕跟鬼谷子开着玩笑,好像没什么事一样,其实,这一次的死里逃生以及云梦山庄的一切都对其心神极其损耗,毕竟宇天痕才是一个18岁的没什么经历的少年人,要不是其意志坚定,心理远超他人,换另一个人可能早精神衰弱了。

  心神对一个人,无论是日常生活,或者运筹帷幄乃至修炼都极其重要。所以,鬼谷子借灵茶温养宇天痕的心神,可谓其用苦良心。

  时间就像细沙从手指间溜走一样,宇天痕那禁闭的双眼缓缓睁开,看着面前依旧还在风轻云淡品着茶的鬼谷子,连忙起身,向鬼谷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多谢前辈的灵茶,晚辈受益匪浅。刚才对于晚辈的冒犯不计较,还帮助晚辈,实在惭愧,以后有用得到晚辈的,晚辈定不会推脱。”

  虽然宇天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现在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头脑也清明了许多,好像能分析更复杂的事情一样。这一切的功劳肯定是鬼谷子的。宇天痕这个人对敌人虽然冷酷无情,但是恩怨分明,对帮助过自己的人都是铭记于心,涌泉相报的。

  “呵呵,小朋友,有些事情命中注定,既然你我有缘,区区一杯茶又何足挂齿呢。起身吧。”说着鬼谷子右手虚空一台,宇天痕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就起来了。

  宇天痕的举动赢得了鬼谷子的好感,那双深邃的眼眸不断地打量着。毕竟谁也不喜欢忘恩负义冷血之辈。

  “前辈,晚辈名叫宇天痕,叫我天痕就可以了。小朋友小朋友的,听起来挺怪的。”宇天痕也大方地落座在鬼谷子的对面,心境好像也有点不一样,好像不再战战兢兢,不介意于处于何地,面对何人何事,都能谈笑风生。

  这也许就是经历,就是成长吧,这种心境,让之后宇天痕面对更大的生死困境的时候,都能泰然处之,一步一步创造属于他的时代。连最骄傲的“科学天才”冷大美人也是心悦诚服,芳心暗许。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菩提守望所写的《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为转载作品,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千古命格之都市传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