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狂傲武神最新章节 >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狂傲武神 连载中
分享狂傲武神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

狂傲武神作者:懒人

狂傲武神简介:

元苍大陆,武道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受人欺凌,强者俯视苍生。

 弱小的武者,拥有断木碎石之力,强大的武者,可劈山断河之能,更有领悟武道尊者,可踏破虚空,翱翔九天,通天彻地。

 武道形态万千,有人修自然,冰魄,烈火,旋风等,有人修灵器,刀,枪,剑,戬等,有人则修兽形,猛虎,狂犀,暴狮,游蛇等。

 武道选人,人则不能选择武道,凡元苍大陆之人,达到十岁,便醒觉出属于自身的武道,随着武道修炼,参透,领悟其奥秘,不断变强。 http://www.uukanshu.net
-------------------------------------

狂傲武神最新章节第六百零六章 众人惊呆了
第一章 凌天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作者:懒人加入书架
  元苍大陆,武道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受人欺凌,强者俯视苍生。

  弱小的武者,拥有断木碎石之力,强大的武者,可劈山断河之能,更有领悟武道尊者,可踏破虚空,翱翔九天,通天彻地。

  武道形态万千,有人修自然,冰魄,烈火,旋风等,有人修灵器,刀,枪,剑,戬等,有人则修兽形,猛虎,狂犀,暴狮,游蛇等。

  武道选人,人则不能选择武道,凡元苍大陆之人,达到十岁,便醒觉出属于自身的武道,随着武道修炼,参透,领悟其奥秘,不断变强。

  玄天武府,拥有诸多武道大师坐镇执教,成为有志修武的年轻人心目中的武道圣地,不过玄天武府招收弟子学员门槛也相当的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不为过。

  玄天武府的背后则是玄天宗,拥有六百年武道传授的武道宗门,进入玄天宗是所有玄天武府弟子的毕生梦想。

  百晓国,位于玄天武府西面一个小国,成立不过八十年而已,武道传授,底蕴,都很有限,武道传承对武者至关重要,若没有好的武道传授,想突破根基期,难如登天。

  一重根基一千斤力,凡修炼达到十重根基期,便拥有万斤力道,突破十重根基期,武道初现雏形,自然武道能凝聚,灵器武道能附体,兽形武道便是幻形。

  在元苍大陆,虽说所有人达到十岁,都能醒觉自身武道,可一半人的武道,基本上没有任何用处,被称废物。

  比如醒觉花,草类武道,勺,针类武道,苍蝇,鼠,虫类武道,这些类型的武道,就算在修炼,也不会有大作为。

  林氏家族在百晓国有着庞大势力,在百晓国是数一数二大家族,林思颖,林家天才大小姐,十八岁便进玄天武府,据说有望成为玄天宗正式弟子,她是整个林家的荣耀。

  凌天,林家里唯一不是姓林的人,几乎所有林家人都对凌天恨得咬牙切齿,只因他是林思颖的未婚夫。

  凌天现龄二十,皮肤洁白,相貌更是俊俏无比,粗粗的剑眉,炯炯有神的双瞳,高挑鼻子,完美的脸庞,身材高挑,与林思颖站一起,简直就是天作缔造的一对。

  可惜天公不作美,凌天醒觉的武道,却是仅比废物武道好那么一点点,兽形蜥蜴,众人直接将凌天跟废物划上对等。

  凌天与林思颖的婚约,要从林思颖的父亲,林不凡开始说起,当年林不凡出去历练,归来时却带着一个小男孩,这小男孩姓凌,单名一个天。

  回到林家,李不凡成为林家家主,便宣布,将自己的三岁的女儿林思颖,许配给四岁的凌天,当时林家便有人反对,林不凡执意如此,说此男孩是故人之子,谁都不许有异!

  由于林不凡是家主,加上林思颖是的他女儿,林家众人最后也是默认此事,当凌天十岁那年,武道醒觉出来的是兽形小蜥蜴,林家便有人反对凌天与林思颖的婚约。

  李不凡凭着家主的身份,在次将林家众人异言给压下,直到第二年,林思颖武道醒觉,醒觉出自然烈火,李家各长老,便开始强烈反对这场婚约。

  也是从凌天十一岁那年开始,林家众人极力排挤,同龄人更是对他下重手,与他一起长大的林思颖,则处处护着他。

  明里李不凡对外宣布,凌天是林思颖的贴身护卫,实际上,凌天从小性格有些懦弱,受欺负时,都是林思颖在保护他,说是未婚妻,林思颖更像凌天的姐姐。

  林思颖十八岁,达到七重根基期,便在一年一次的玄天武府考核录取,成为玄天武府弟子,甚至玄天武府传来消息,林思颖极有可能进入玄天宗成为正式弟子!

  十九岁的凌天,实力却仅有三重根基期,加上所醒觉武道的兽形小蜥蜴,更被整个百晓国的人称为废物。

  林思颖不仅被林家弟子强烈追求,就连百晓国其他大家族的子弟,也对林思颖倾慕,自从林思颖进入玄天武府开始,几乎整个百晓国的年轻一辈对凌天排挤,更加激烈。

  也正因如此,才酿成今日后果。

  平日里凡有人欺负凌天,无论李家之人,还是其他家族之人,林思颖都会保护着凌天,可如今她进入玄天武府,凌天的苦日子便开始。

  这一年里,凌天三番两次被人欺负,轻则被打得鼻青脸肿,重则打断肋骨,而这次被修理的更加惨重。

  林家某间屋子中,一名剑眉中年男子,脸色及其阴沉,在屋子中来回走着,屋中床上躺着那昏迷不醒人事的少年,便是凌天。

  胸前三个深红色掌印清晰可见,肋骨断四根,身负重伤,脸色苍白无血,已昏迷整整一天一夜,丝毫未有苏醒迹象。

  屋中这中年男子便是林思颖的父亲林不凡,尽管凌天不是他所生,可待凌天胜过亲生,无论林家还是其他家族对此都百思不解,不明林不凡对凌天这废物如此照顾有加。

  明知凌天醒觉的武道跟废物没区别,这林家主依旧将他那天才女儿许配。

  夜幕逐渐降临,从凌天受伤以来,这屋中除林不凡之外,林家再无他人来看望凌天,甚至许多林家弟子巴不得凌天命丧今夜。

  林不凡坐在屋中,紧握拳头,自顾自说着,“天儿,是伯父害了你,若伯父派守卫跟随在你左右,你也不会遭此劫难,凌霸兄待我恩重如山,我愧对于他啊!”

  林不凡说完此话没多久,突然只听躺在床上的凌天,剧烈咳嗽好几声,见此状况林不凡急忙上前,着急道。

  “天儿,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林伯父。”

  却不料林不凡此话还未落地,凌天双眼瞪大,浑身剧烈颤抖,口吐鲜血不止,林不凡大惊,急忙运功想要帮凌天护住心脉。

  无奈任由他如何运功为凌天守住心脉,凌天口吐鲜血仍旧不止,正当他惊慌失措之时,凌天一下停止颤抖,体温快速下降,浑身变得冰冷。

  见此林不凡浑身一颤,双眼布满血丝,满是不敢置信,声音颤抖道,“天,天儿, 你莫吓伯父,快醒醒…”

  急忙查探,当林不凡发现凌天生命迹象完全消失时,整个人愣在原地。

  可更让他没想到,下一秒,凌天突然从床上坐起身,这差点把林不凡吓得跳起来。

  “天儿,你,你醒了,方才是怎么回事,伯父以为…”很快林不凡缓过神,走上前,急忙问道。

  没曾想凌天直径从床上站起身,脸上神色平静得有些诡异,说道,“伯父,有劳您费心,我并无大碍。”

  “可是天儿方才不断口吐鲜血,生命迹象还完全消失…”李不凡疑惑道。

  见到李不凡一脸疑惑不解模样,凌天也没多说,拉开架势,砰砰砰,连续不断出拳,拳头在空气中摩擦,发出如爆豆般响。

  连续挥击好几拳后,凌天才对李不凡说道,“伯父,你看我这生龙活虎的模样,像是有事之人?”

  “好好好,天儿,你身上还有伤,切勿乱动,赶紧休息,既然你没事,伯父就放心了,不打扰你休息,如感到身体任何不适,你得立即去书房找伯父,知道吗?”

  离开屋后,李不凡心中嘀咕着,怪哉,这是怎么回事,总感觉天儿似乎有些不对劲,难道是我多虑了?



第二章 斗胆问1句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作者:懒人加入书架
  “我究竟是谁…”躺在床上,凌天自顾自问道,或许李不凡未能明白凌天身上发生什么,可凌天心里非常清楚,在之前他吐血时,自己生命已走到尽头。

  可是就在他断气身亡那一刻,体内深处仿佛一个灵魂苏醒,胆小懦弱的凌天消失,凌天也说不上来,自己是谁,是另外一个人?还是体内另外一个灵魂。

  之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仿佛亲身体验过一番,躺一会,凌天感觉记忆和感觉都融合在一起,站起身,脸上露出一丝邪笑,说道,“我叫凌天。”

  凌天怒喝一声,身上一股淡红色气体,不断释放而出,在淡红色气体释放出时,凌天的感觉自身蛮力前所未有暴涨,自己不过三重根基期,可凌天此刻拥有六千斤力道。

  感觉到身上充满力量,凌天满意点点头,可没过五秒,体内那股力量便散去,身上淡红色气体也消失,六千斤力道,恢复成之前的三千斤力道。

  “在元苍大陆,凡拥有双武道的人,都是世俗罕见的绝世天才,难不成我也是绝世天才?”凌天自顾自笑道。

  “只不过这新醒觉的武道,我却不知它是什么武道,它是属于自然武道?灵器武道?还是兽形武道?罢了,我暂且将它称为狂暴武道。”

  凌天平复心中情绪,拉开架势,啪啪啪,拳头不断挥击而出,在空气中发出爆响,凌天练拳进入一种奇特状态,不知过多久,感觉到体内传来一种莫名骚动。

  在体内传来一声脆响,凌天停下身形,查探自己的身体,发现三重根基期已突破,如今自身早已达到四重根基期,为验证是否属实,凌天怒吼一声,想将狂暴武道释放出。

  可没想,凌天连续试好几次,狂暴武道都未能释放成功,这让凌天有些费解,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大概过一个时辰,凌天在次怒吼一声,体内释放出淡红色气体。

  淡红色气体释放出体外时,凌天感觉自身四千斤力道,在这一瞬间疯狂飙到八千斤力道,不过跟之前一样,五秒后,淡红色气体消失,力道再度恢复成四千斤力道。

  恢复成四千斤力道后,凌天发现,自己又不能使用狂暴武道,这时才有些明白,狂暴武道虽强,可它的使用时间很短,仅能释放五秒,还要隔一段时间才能继续释放。

  “五秒内,我仅有一拳的机会制敌,就暂且叫它‘一拳定山河’。”凌天自顾自说道。

  第二天清晨,凌天还未起床,房门就被敲开,林不凡亲自端着一些食物,来到凌天屋中。

  “天儿,你得多吃一些,伤势才能快速愈合。”林不凡慈祥道。

  尽管凌天伤势已全部愈合,可他还是顺从点点头,林不凡对他的好,牢牢记在心中,凌天只是不想辜负林不凡的一番好意。

  看着凌天的确没有大碍,林不凡也才松口气,沉默片刻之后,林不凡脸色阴沉问道,“天儿,你身上的伤,何人所为,下此狠手,告诉伯父!”

  见到林不凡这般严肃神色,凌天自然知道他想干什么,放下碗筷,凌天严肃回答道,“伯父,此事让天儿自行处理如何?”

  “不得胡闹!此事若不处理,今后那些人定会更加放肆!如在出什么意外,我便愧对于你父凌霸兄啊!”林不凡语气不容置疑。

  只是令林不凡未曾料到,坐在身旁的凌天突然站起身,严肃万分说道,“伯父,请您相信天儿一次,今后绝对不会有人再敢欺负天儿,此事交给天儿处理!”

  看着一脸坚毅,神态严肃的凌天,林不凡也是有些迷茫,一直以来,凡是凌天受道欺负,都会告诉他,没想这次凌天表现出如此坚定不移神态,他还是第一次见凌天这般。

  其实就算凌天不说,林不凡也隐约知道是何人所为,根据林家里沸沸扬扬的传闻,将凌天伤成这样之人,应该便是内门弟子林聪。

  林不凡认为凌天是知道林聪父亲在林家里的地位,所以才不敢把事情闹大,他倒也没有点破凌天心中所想,并未在这事上继续纠缠。

  今日林家格外热闹,分布在百晓国各地的弟子都纷纷赶回林家,就连林不凡的两位哥哥林傲,林胜,也亲自赶回林家,今日是林家家族会议之日。

  打伤凌天的内门弟子林聪,正是林傲的儿子,林不凡虽说的林家的家主,可要是论辈分,林不凡还得称林傲一声大哥。

  跟往常一样,林家众人都继续在武场上,当林不凡带着凌天进入武场时,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

  “原来凌天这废物还没有死,命还不是一般的大!”

  听到此话,林不凡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说话之人,便是内门弟子林聪,林聪仗着自己父亲,认为就算是家主林不凡也奈何不了他。

  却不料林聪刚说完此话,林不凡冷哼一声,一股庞大威压,席卷向林聪,在这一瞬间,林聪脸色煞白,犹如狂风中的落叶,整个身体摇摇晃晃,险些跌倒在地。

  “家主好生了得,何必为难小辈。”

  话未落,一股庞大威压传来,抵挡住林不凡的威压,一名国字脸中年男子站在林聪身前,背负双手,正似笑非笑注视向林不凡。

  林聪见到身前国字脸中年男子,急忙下跪行礼,得意道,“父亲大人。”

  这名国字脸中年男子正是林傲,林不凡的大哥,平日里林不凡或许对他礼让三分,可今日他格外霸道,手指着林傲,质问道。

  “我身为家主,连区区一名内门弟子,都敢这般出言不逊,我若不教训他,今后如何掌管林家!”

  “三弟,何时变得如此霸道?你若掌管不了林家,将家主之位让出来便是,二哥来替你掌管如何?”一个朗朗笑声传来,一名中年男子走进武场,此人便是林胜。

  十位林家长老,见到林家三兄弟拔刃张弩,气氛及其紧张,他们都未曾开口,只是一旁静观其变。

  “三弟,何必为一个外人,伤和气,我觉得聪儿说得并未有错,凌天若死了,今后我们林家或许会更好些,毕竟他姓凌,而不是姓林,当年林家就不该收留他。”林傲冷笑道。

  “怎么?林傲,难不成你有异言?认为我这一家之主处事不当?”林不凡语气阴沉道。

  “好个一家之主,你当年就不该将这废物凌天带入林家,更不该将林思颖许配给这废物!聪儿虽说不如思颖,可好歹他也是六重根基期,不如将思颖许配给聪儿如何?家主?”

  身为一家之主,屡次被林傲触犯威严,林不凡那股无名怒火不由上心头,一旁的林胜也开口附和道。

  “大哥说得是,思颖这等天资,应嫁给林家中人,而你却将其许配给一个废物,我家明儿也不错,如今也达到五重根基期,怎么也比这天赋是兽形小蜥蜴的废物强。”

  十位林家长老虽不说话,可他们也认同林傲与林胜的说法,像林思颖小姐这般天资过人,必须得嫁给林家中人才对,许配给凌天,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林傲,你好大的胆子,敢质疑我!今日我必须教训你,让你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林不凡怒吼一声,身上威压暴涨。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教训我,暴风来袭!”林傲不甘示弱,一挥手,以他为圆点,武场上旋起狂风。

  林傲醒觉的天赋正是自然武道旋风,而恰恰相反林不凡醒觉的天赋却是烈火,两人实力相差无几,本应能旗鼓相当,只可惜林傲的天赋天生就被林不凡的天赋所克制。

  “野火燎云!”林不凡一挥手喝道,空中降下烈火。

  烈火遇到狂风,火势更加凶猛,林傲所释放的暴风来袭,瞬间化作火龙卷风,轰隆一声,林傲整个身体被击飞出十几米外,跌倒在地,浑身多处被烧伤,口吐鲜血,极其狼狈。

  在场林家弟子,林家十位长老,见此一幕,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惊讶不已,没想林傲竟在一瞬间,就败给林不凡。

  “恐怕家主的实力,已达三重初窥期!”一名长老感慨道。

  当武者突破十重根基期,便能达到一重初窥期,不过能突破十重根基期的武者相当少,除非天资过人,否则难如登天。

  “还有谁对我有异言!”林不凡怒视在场众人,语气不容置疑道。

  在场林家弟子,甚至林胜,都闭口不言,整个林家唯一能与林不凡旗鼓相当的人,就属林傲,如今林傲一招都没过,就落败,在场又有何人能与林不凡匹敌?

  十位长老也很好奇,林不凡一向脾气温和,今日他为何态度如此强硬霸道,跟往常完全判若两人。

  “既然没人有异言,今日家族会议到此为止,天儿,我们走。”林不凡说完,正要离开。

  可此时蹲在林傲身旁的林聪,咬牙切齿突然吼道,“家主实力固然强,可我父亲句句属实!凌天终究是一个废物!思颖妹妹许配给他,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见到有人当出头鸟,不顾性命之忧,也要说出这番话,在场林家众人也纷纷讨论起来,林家一名长老开口说道。

  “家主,林聪冒犯威严,还望家主不要见怪,他还只是一名小孩子,可他所说的确有道理,像思颖小姐这般天才,就应嫁给族中之人,至于凌天,我们可以将族中其他弟子许配给他。”

  “此事不容置疑!难不成你们想让我林不凡背负背信忘义之人!”林不凡不顾众人,厉声喝道。

  听到林不凡怒喝,在场众人再度恢复安静,可就在这时,站在林不凡身边的凌天,异常平静的说道。

  “七长老,以及在场诸位,凌天再此斗胆问一句,何为废物之说?”



第三章 可敢与我赌1场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作者:懒人加入书架
  在场林家众人,见到凌天问出此话,他们都有些意外,就连站凌天身边的林不凡,也是微皱眉头,在他的记忆中,从未见过凌天如此镇定自如的一面。

  平时若有人欺负凌天,凌天都会选择吞声忍气,尤其在这种大场面,凌天都会默默跟随在林不凡身边,不敢说话,即便有人辱骂他,也是装聋作哑。

  可今日,凌天当着林家所有人的面,这般异常平静的质问七长老,林不凡感到匪夷所思,不过他并未说话阻止,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那位林家七长老,也未曾想过平日里胆小怕事懦弱的凌天,会公然这般质问他,不过很快七长老便缓过神,严肃说道。

  “凌天,你并非我林家之人,家主养育你十六年,你应当知恩图报,林思颖小姐是我林家的荣耀,以你这般庸俗天赋,又怎能配得上她,你跟她在一起,只会让她受苦!”

  林不凡没想到,这林家七长老口无遮拦,说出这等过分的话,他气得脸色有些发青,正准备质问反驳,却没料想,一旁的凌天抬起头,仰天狂笑。

  听着凌天这般豪迈狂笑,林不凡与林家在场弟子们,都不由得皱紧眉头,不明这凌天为何狂笑,李不凡也是很好奇,心道,天儿今日似乎跟往常有些不同,怎么回事?

  见凌天仰头狂笑,丝毫没将他放在眼中,林家七长老脸色有些阴沉,厉声道,“凌天,难不成老夫说错什么?你为何这般狂笑?”

  “七长老,凌天只是在笑您隔着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不知七长老觉得要何等的人,才能配上思颖妹妹?”

  凌天此话一出,林家上下所有在武场的人,都瞬间寂静无声,不敢置信打量着凌天,心中惊道,这凌天难不成吃了熊心豹子胆?公然挑衅七长老?

  七长老则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平日里任人欺负的凌天,竟当着众人的面,这般忤逆他的话,可就在这时,一个冷讽声传来。

  “凌天你这废物,无论思颖妹妹跟谁在一起,都比跟你这无用的废物强!”说话之人正是林傲的儿子,林聪。

  在场林家众人,除林不凡之外,都附和着点头,目光怒视向凌天,面对众人谴责的目光注视,凌天依旧显得格外淡定,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见到凌天神情举止淡定从容的模样,林不凡不由感兴趣,他倒也没说话帮凌天,只是静站一旁,想看看凌天想做什么,若出什么事,他便以家主身份解决。

  “林聪,既然你张口闭口称我为废物,这么说来,你的实力应该比我强,你应该不是废物才对,不知林聪你可敢与比试一番?”凌天张口说道。

  原本充满谴责的武场,待凌天说出此番话时,在次变得鸦雀无声,都用惊讶不已的目光,投向凌天,感觉不可思议,一向胆小懦弱的凌天,敢向林聪发起挑战?

  凡是林家之人,心里都很清楚,凌天前日之所以身负重伤,险些丧命,正是被林聪所伤,可这废物似乎真不怕死,还敢如此挑衅林聪,当众向其发起挑战。

  此话一出,一旁的林不凡在也无法保持平静,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天儿,你这是作何?你不过三重根基期,定不会是林聪对手,他已达到六重根基期!”

  林聪在林不凡说完此话时,立即说道,“凌天,这可是你向我发起挑战,若在比试中,误伤你性命,你可怨不得我!我接受你的挑战!”

  父亲林傲被林不凡一招击败,林聪正恼怒至极,没想此刻凌天竟敢对他发起挑战,林聪心已决,此次比试,就算不能当众将凌天击杀,也将其击成重伤!

  林不凡着急拉住凌天的手,当触碰到凌天的手时,李不凡微微一愣,脸上露出喜悦神色,不过很快喜悦神色便褪去,严肃对凌天说道。

  “天儿,就算你达到四重根基期,也万万不是林聪的对手…”

  “伯父,您从小教育我,男儿说话定要一诺千金,既然我答应与他比试,岂能反悔,伯父要让我背负不信之名?”凌天目光直视李不凡,问道。

  第一次林不凡从凌天眼中看到这种坚定不移的决心,林不凡自知凌天不是对手,可他最终严肃点头,拍一下凌天的肩膀,无比感慨道。

  “天儿,你终于长大了!伯父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比试过程中林聪若敢下杀手,伯父绝不袖手旁观!”

  凌天微笑着点头,便朝武场中间走去,林家弟子们,见到凌天走过来,纷纷给凌天与林聪让出一块空地,林聪怒吼一声,正要出手,却不料凌天说道。

  “且慢。”

  “哼,凌天,知道害怕了?你若当众给我磕三个响头,并承诺与思颖妹妹婚约就此作罢,我今天就饶了你,否则你休想安然离开这里!”林聪冷笑讽刺道。

  凌天并未理会林聪的话,而是一拱手,对林家十位长老,以及林傲,林胜的方向说道,“单比试,太没意思,十位长老,大伯,二伯,你们可敢与我赌一场?”

  林家十位长老,以及林胜,林傲,听到此话,不由得一愣,之前被凌天当众反驳的七长老,冷哼一声,说道。

  “凌天,就凭你,有什么值得跟我们赌博?”

  “赌思颖妹妹的婚约。”

  此话一出,顿时轩然大波,所有林家弟子不由得议论纷纷,就连林不凡,也被吓一跳,他完全没料到,凌天会说出这些话,心中更是着急不已,想要开口,却又觉得不适合。

  既然林不凡一开始选择相信凌天,如若在这时开口阻拦,那岂不是让凌天不堪,左思右想最终林不凡并未开口。

  林不凡自然着急,不过林家十位长老,以及林傲,林胜,听到凌天这一番话,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林傲当机立断,开口说道。

  “凌天世侄,我倒想问问,怎么一个赌法?”

  “如若我与林聪比试输了,我与思颖妹妹的婚约,就此作废,倘若侥幸凌天赢了,请林家十位长老,以及大伯,二伯,从今往后对我与思颖妹妹的婚约,不得有任何异言。”

  凌天刚把话说完,林傲毫不犹豫说道,“好,凌天,男儿一言既出,绝不言悔!我与你赌!”

  “我反对!”场外的林不凡,毫不犹豫喝道。

  林傲听林不凡说出此话,便冷笑道,“家主,这是我与凌天世侄的赌约,跟你有何干系?”

  “林思颖是我的女儿,这场婚约是我定下,便与我有关系!”林不凡厉声道。

  听闻此话,即便是林傲,也一时半会无法反驳,不过很快,他便转头看向凌天,讽刺道,“凌天世侄,难不成你想失信于人?”

  “天儿,万万不得受他激将,你要跟林聪比试,伯父答应你,但此事绝不能当儿戏!”林不凡在一旁劝说道。

  就在林不凡说完此话时,凌天走到他的身前,一言不发,砰砰砰,双膝跪下,连连磕了三个响头,才诚恳道。

  “伯父,天儿虽不是您亲生,但更胜亲生,天儿一直将您当成天儿的父亲,您对天儿的好,天儿记在心里,从小到大天儿未曾求过您任何事,这次请您相信天儿,让天儿做一次主,好吗?”

  看着凌天说出此番话,林不凡双眼有些通红,凌天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又怎会忍心拒绝凌天,林不凡紧握拳头,硬着嗓说道。

  “好,天儿,这次伯父就依你,倘若这场比试,有人想对天儿痛下杀手,我林不凡必定誓不罢休!”

  见到林不凡答应,林家十位长老,林傲,林胜,脸上不由得露出冷笑。

  凌天对他们的笑容视而不见,转头看向林家十位长老的方向,问道。

  “十位长老,二伯父,你们呢?意下如何?”

  “有何不敢!凌天世侄,你今日若在比试中胜过林聪,今后你与林思颖的婚约,我们不在干涉!你若输了,就取消你与林思颖的婚约,如何?”林家十位长老与林胜齐声说道。

  凌天嘴角上扬,点头,拱手对林家在场所有成员说道,“林家在座众人,我想请你们作见证,凌天决不食言!”

  “林家十长老,林傲,林胜,决不食言!”林傲等人齐声说道。



第四章 1拳定山河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作者:懒人加入书架
  林家十位长老,林傲,林胜,他们从未想过事情竟会演变成这样,凌天不过三重根基期而已,对手是六重根基期的林聪,这凌天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性。

  为了使凌天与林思颖的婚约解除,他们想尽办法,却没想今日终于达成,凌天与林聪站在武场的中间,正准备出手,林傲似乎想起什么,急忙喝道。

  “聪儿,你先过来,为父有事要跟你说。”

  听到林傲的话,林聪走过来,林傲严肃说道,“聪儿,待会你与凌天对决时,千万别伤他,只要将他击败即可,明白吗?”

  “父亲,孩儿不懂,对待这目中无人的狂妄之徒,孩儿为何还要手下留情?”想起凌天之前的话,林聪气得咬牙切齿道。

  “聪儿,今日主要目的是让这废物与思颖解除婚约,你若出手伤到他,林不凡这家伙,肯定又会出什么借口,今日我们不能让他得逞,来日方长,你还怕没机会教训他?”

  林聪听到父亲说的这些话,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终于明白父亲的意思,点头说道,“父亲,孩儿知道怎么做了。”

  回到武场中间,林聪手指向凌天,语气中满是不屑说道,“废物,今天算你运气好,本小爷心情大好,你若直接投降,便少受些皮肉之苦!”

  见林聪说出此番话,凌天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诡异笑容,不紧不慢道,“林聪,多说无益,若让我这废物把你击败才好。”

  “口出狂言!该打!吃我一拳!”林聪怒吼一声,五指握拳,大步一跨,朝凌天方向冲去,弹指之间便抵达凌天跟前。

  砰一声闷响,四千斤力道重的拳头,朝凌天胸口袭去,却不料凌天并未闪避,一翻手,手掌包住林聪的拳头,凌天仅退后三步而已,并未受伤。

  林聪见一拳并未击败凌天,心中也是暗惊讶,怎么回事,凌天这废物不过三重根基期,我这一拳力道足四千斤重,他怎么能够抵挡得住我这一拳?

  很快林聪认为凌天能抵挡住这一拳,不过运气罢了,只见林聪一侧身,一个四千斤力道重量的拳头,朝凌天的右侧脸庞袭去,速度又快又猛,丝毫没给凌天有喘息机会。

  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凌天右手横档上去,猛烈力道撞击,凌天身体向左滑行几米,便停下来,跟之前一样,横扫一击并未伤到凌天丝毫。

  “林聪,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凌天注视向林聪,充满玩味说道。

  听凌天此话,林聪心中极为恼怒,不过他觉得这是凌天的激将法,故意激怒他,林聪并未上当,保持着拳头四千斤力道,连续对凌天发起好几轮攻势。

  却没料想,一直抵挡的凌天,猛然一转身,一个横拳击向他面门,林聪急忙双手抵挡,一声撞击闷响,整个人被击退十几步。

  场外林家众人见林聪被击退,心中不由惊讶,林傲与林胜也一样,心道,没想到凌天这废物,竟突破三重根基期,达到四重根基期,难怪能抵挡住林聪的攻势。

  被击退十几步的林聪,也意识到这一点,他不屑道,“你这废物,原来达到四重根基期,难怪敢对我发起挑战,你不会觉得达到四重根基期,我就奈何不了你吧?”

  凌天并未说话,平静注视着林聪,就因这平静模样,林聪暗暗恼怒,这废物,竟敢在我面前装的稳重,若不是父亲之前交代过,今天必定狠狠修理你!

  得知凌天达到四重根基期,林聪将拳头上的力道提升,五千斤力道拳头,呼啸而来,朝凌天腹部袭去,一声低沉闷响,凌天来不及抵挡,被一拳击退十几米,身体重摔在地。

  场外林家十位长老,林傲等人,见凌天被击退倒地,脸上露出笑容,看来今日凌天与林思颖婚约解除是必然的了!

  令众人惊讶的是,摔在地上的凌天,再度站起身,依旧淡定从容,凌天这番神态,彻底惹怒林聪,怒吼一声,林聪抡起拳头,不断朝凌天发起猛烈攻势。

  林聪拳头太过于猛烈,凌天招架不住,数十招后,凌天倒在地上,异常狼狈,场外观战的林不凡心中暗自焦急,天儿,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你打算怎么做?

  看着摔在十几米远的凌天,林聪不屑冷道,“废物,就算你在修炼十年,也不是我的对手,若不想在受皮肉之苦,你就趁早认输。”

  凌天犹如打不死的疯子,缓缓站起身,伸出手,将嘴角鲜血抹去,语气玩味道,“林聪,你就这点本事?连我这自称废物的人都击不倒,你还有何脸面?”

  “凌天何时变得这么强?他不是废物吗?连六重根基期的林聪都奈何不了他?”一名林家内门弟子议论道。

  另外一名林家内门弟子也说道,“看来林聪也不过如此,连凌天这废物都收拾不了,要是我的话,一拳就将凌天废物给击倒。”

  听着场外众林家弟子议论纷纷,林聪脸色变得阴沉扭曲,指向凌天,怒吼道,“废物!这是你逼我的!比试中拳脚无眼,若死了,也怨不得我!”

  一声怒吼,林聪不在保留实力,对于父亲林傲的提醒,早就在恼羞成怒中淡忘,见场中林聪将拳头力道不断增加,林傲暗道一声不好,若凌天真出什么事,林不凡又会找借口。

  林傲想提醒,可场中林聪明显已丧失理性,他也只能暗暗干着急,场外林不凡,也大步一跨,随时准备出手相救凌天,六千斤力道击中要害的话,凌天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嘣一声,林聪大步一越,犹如猛虎之势,六千斤力道重拳头,朝凌天面门袭去,明显林聪想要杀死凌天,林不凡正准备出手时,随之一声怒吼。

  林不凡一惊,看向凌天的方向,还未等众人缓过神,只见一个身影,也同时朝林聪方向冲去。

  “一拳定山河!”

  怒吼刚落,瞬间两个拳头撞击一起,发出闷雷巨响。

  林聪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只觉一股可怕蛮力,从拳头传达向胸口,整个身体像断线风筝,摔退三十几米远,那股可怕蛮力,将他震吐鲜血,倒地失去知觉。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看着摔出三十几米远,倒地吐血昏迷的林聪,无论林家十位长老,还是林傲,林胜,甚至林不凡,都在这一刻看傻眼。

  林家众弟子脑袋更是转不过弯,呆呆注视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无比惊恐道,这,这怎么可能,林聪就这样被一拳击飞出三十几米远,昏迷不省人事…

  正当众人发愣时,凌天仰头发出一声怒吼,拳头击向地面,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地面有些颤抖,尘土飞扬,玄铁石地板上,被击出四条裂缝。

  “林家弟子,还有谁不服,想要上台与我凌天较量一番。”五秒已过去,身上那淡红色气体已消失,凌天目光扫视向林家众弟子,淡淡问道。

  凌天说话语气非常随意,可这一字一字落入众人耳中,那是一种震撼!

  整个武场死一般寂静,无论林家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被凌天目光扫视到时,都不由自主低下头,不敢与凌天的目光对视。

  一拳,仅一拳就将林聪击败,就连玄铁石地板的武场,都被他一拳击出裂痕,想要击碎玄铁石地板,最起码得九千斤力道,想击打这般四条裂缝,最起码也得八千斤力道才行!

  八千斤力道,那就说明,眼前这废物凌天,最起码拥有八重根基期的实力,林家这些弟子的实力都在四重根基期,五重根基期之间,又怎敢挑衅八重根基期的人。

  林傲,林胜,林家十位长老都早已目瞪口呆,虽说他们没看清凌天如何击败林聪,可凌天一拳击打玄铁石地板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这怎么可能,凌天这废物,竟达到了八重根基期!”一名林家长老忍不住惊呼道。

  林不凡握紧拳头,眼眶中闪烁着泪珠,心中无比澎湃,激动得说不出半句话。

  林家众人正鸦雀无声时,凌天单手指向林家十位长老,林傲,林胜等人的方向,不紧不慢说道。

  “十位长老,大伯父,二伯父,之前赌约你们可曾记得?”



第五章 1战成名
狂傲武神全文阅读作者:懒人加入书架
  林家十位长老,林傲等人,听到凌天说出此话,这才从惊愕中缓过神来,不可思议注视向凌天,凌天一拳击败林聪,一拳击裂玄铁石地板,早已将众人所震撼。

  听闻此话,林家十位长老与林傲等人,虽不想承认,可如今林家上下所有弟子都在看着,他们又怎能言而不信?林家长老等人无奈叹口气,重重点头,说道。

  “凌天世侄,既然我们约定在先,你又打赢林聪,今日你与林思颖的婚事,林家长老,林傲,林胜,今后不会做出任何反对,林家众弟子可为证!”

  此番话一出,在场林家众弟子,都不由来倒吸一口冷气,惊讶注视向站武场中间的凌天,小声讨论着,“这凌天,何时变得这么强,竟能击败林聪。”

  “何止强这么简单?你没看见,武场的玄铁石地板都被他一拳击裂出痕迹,他如今实力最起码也有八重根基期,看来今后我们还是少惹他为妙。”

  对于众人轻声窃语,凌天并未在意,他目光直视向林傲的方向,语气平静说道,“大伯父,今后请你别在称我为废物,我若是废物,那你的儿子林聪,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林傲听到此话,顿时张口结舌,心中一股无名怒火涌上,想要反驳,却发现无言以对,看着自己昏迷倒地的儿子林聪,林傲只是冷哼一声,便默不作声。

  原本热闹非凡的武场,在凌天说完此话,变得也雀无声,一直默默无闻的凌天,没想他竟是一个天才,年仅二十岁的他,如今已是八重根基期!

  不过心中有一事,林家众弟子与林家十位长老等人都很好奇,既然这凌天是一个武道天才,为何以前表现得如此懦弱怕事,任人欺凌,也不还手?

  大概片刻之后,林家众人似乎有所顿悟,以前凌天之所以隐藏实力,恐怕是他行事低调,如今一怒冲冠为红颜,若不是今日逼迫他解除婚约,恐怕他绝不会暴露自身实力。

  前几日,林家传闻林聪将他打成重伤,恐怕也是假的,就算六重根基期的林聪拼尽全力,也未必能伤得到八重根基期的凌天一丝一毫,这凌天隐藏的好深!

  仅拥有跟废物武道天赋没区别的兽形蜥蜴,他都能修炼得如此境界,若他的天赋在好一些,今后前程必定无可限量,这家伙绝非等闲之辈啊,林家十位长老感慨万千。

  凌天在林家十几年,竟没发现凌天的实力,想到这里,林家十位长老等人都有些惭愧,不过最惊愕的人莫过于林不凡,看着武场中间的凌天,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林不凡方才握住凌天肩膀时,他非常肯定,凌天实力是四重根基期,为何凌天力量竟达到八千斤力道,林不凡心虽疑惑,却并未作声,只是静站一旁。

  天儿,你跟你父亲真像,总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林不凡面带微笑,心中感慨道。

  “伯父,我们走吧。”凌天转身看向林不凡说道。

  看着凌天与林不凡远去背影,林家众人无人敢有异言,突然间发现,一直以来被称呼为废物的人,竟有这般实力,林家众弟子不由来感到羞愧。

  林不凡与凌天肩并肩离开武场,看着身旁个头与他相差无几的凌天,林不凡感慨说道,“天儿,时间过得真快,伯父突然才发现,你已长大成人。”

  “伯父,这些年您一直教导,保护天儿,天儿都记在心里,天儿糊里糊涂活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清醒,今后不能让伯父替天儿担忧。”凌天微笑道。

  对于凌天实力之事,林不凡并未过问,听凌天说此番话,他点点头,笑道,“走,咱爷两喝几杯去。”

  今日凌天与林聪一战之事,不过一个时辰,早已迅速传开,整个百晓国得知此消息,变得沸气洋洋,其他百晓国几大家族的人,对于此传闻半信半疑。

  百晓国其他几大家族的弟子,心中质疑,此消息究竟从何而来,是否属实,难不成是林不凡为保住凌天与林思颖婚约,故意捏造出来的?还是当真有此事?

  一直被众人孰知的废物凌天,年仅二十,却拥有八重根基期的实力?弱肉强食是永恒不变的定律,既然他拥有此番实力,平日里为何胆小懦弱,任人欺负?

  如若此消息是假,按林傲之子,林聪的性格,早就大怒如雷去找凌天拼命才对,可林聪却没半点动静,其他家族的人,又怎会知道,林聪此时仍处于昏迷状态,并未苏醒。

  林家内院,林傲正坐屋中,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林聪,整整过五个时辰,林聪才从昏迷中苏醒,他睁开眼,疑惑道,“呃,我怎么会在房间里,不是应该在武场吗?”

  刚说完此话,撕心裂肺之痛从胸口传来,林聪连连咳嗽好几声,一股热流由心田涌上,林聪张口吐出鲜血,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这时他的记忆慢慢恢复。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被凌天那废物所击败,我不可能败给他!”林聪语气中满是颤抖,声音尖锐嘶吼道。

  这时林傲走过来,见到父亲站在身前,林聪急忙抓住林傲的手,着急问道,“父亲,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我不可能败给凌天那废物!”

  见到林聪一脸恼怒惊恐模样,林傲想劝说些什么,最终无奈叹口气,说道,“聪儿,你要记得,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今日,你的确败给凌天。”

  “不!这不是真的!凌天那废物不过四重根基期,我六重根基期的实力,怎会败给他!”林聪激动吼道,却又吐出一口鲜血。

  “聪儿,不得胡闹,胜败已众人皆知,林家数百名弟子都可为证,凌天这小子,绝非等闲之辈,行事风格实在诡异,就连为父都看不透他。”林傲虽不想承认,可他还是说道。

  听林傲说出此番话,林聪呆如木鸡,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林傲见他这般神色,并未继续多说,静站一旁,过许久,林聪抬起头,声音颤抖道。

  “父亲,您不是说过,要让凌天那废物跟思颖妹妹解除婚姻,然今让思颖妹妹嫁给孩儿吗?”

  林傲看着一脸茫然的林聪,他无奈摇摇头,说道,“聪儿,你怎么就听不明白,既然凌天已胜,今后此事我们就不得在提起,男儿本应当言出必行。”

  “可是…”

  “聪儿,为父一直以来如何教你!更何况凌天八重根基期,思颖跟他在一起,也不会委屈她。”林傲厉声喝道。

  林傲虽行事鲁莽,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林家,既然凌天并非废物,年仅二十岁达到八重根基期,只要他与林思颖完婚,林家便多一个强者,林傲又怎会阻拦此事。

  “父亲,凌天那废物,他,他怎么配得上思颖妹妹…”

  “住口!凌天若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你连废物都不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心胸如此狭隘,日后你怎能担当重任!”林傲怒喝道。

  被父亲这般怒喝,林聪也是被吓到了,有些恐惧注视着林傲,见儿子林聪这般恐惧模样,林傲也意识到语气有些过重,平复情绪,无奈道。

  “聪儿,凌天此人并非我们所想那般不堪,你平日里如何欺凌他,为父都看在眼里,可他拥有过人实力,却并未理会,他的隐忍气度,就连为父都自愧不如。”

  “今日若不是我们逼迫他与思颖解除婚约,他恐怕还会继续隐藏实力,隐藏十几年的实力,如今为思颖,不惜怒发冲冠,从中也足以说明,他重视思颖,思颖今后跟他在一起,必定不会受委屈,看来这些年我们多错怪三弟了,三弟早知此子绝得等闲之辈,才将思颖许配于他。”林傲感慨道。

  “父亲,聪儿知错了。”林聪见父亲说出这些话,沉默片刻,开口道。

  “恩,知错就改,固然成大器,凌天拥有八千斤力道,一拳将你击杀,并不是难事,更何况武场上拳脚无眼,倘若他错手一拳打死你,我们也怨不得他,可他却只是将你打伤,并未取你性命,你应当心存感激,聪儿,你先休息,好好回想为父的话。”林傲说完,便转身离开房间。

  林傲离开后,林聪躺床上,脸色狰狞扭曲,父亲从未责备过去,如今却因此事,对我大声质喝,这一切都是凌天那废物的错,待我伤好,必报今日之耻!

  平日里凌天一直被他踩在脚下,突然之间凌天站在顶峰,而他只能抬头昂望,这般巨大变化,林聪心理无法接受,他自是欺人,断定为凌天使了阴谋诡计,自己才会落败。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懒人所写的《狂傲武神》为转载作品,狂傲武神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狂傲武神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狂傲武神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狂傲武神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狂傲武神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狂傲武神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