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道衍图最新章节 > 道衍图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道衍图 连载中
分享道衍图

道衍图全文阅读

道衍图作者:陌尘烟

道衍图简介:

楚云他身居极品单属性悟灵根,可吸收天地灵气连五行杂灵根都不如!然而一卷道图,却改变了楚云的命运!悟道,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有道。万法由心,道由心生!这是前世的宿命,还是今生又一个轮回?一卷道图,重衍天地! http://www.uukanshu.net
-------------------------------------

道衍图最新章节第326章 结伴而行!
第1章 烟雨楼
道衍图全文阅读作者:陌尘烟加入书架
  人间界,九州之一苍云州,大楚王朝,国都楚城。

  国都楚城,楚城作为大楚王朝的经济政治中心,其繁华自是不用说的。只见街上人来人往,两边商铺酒楼林立,一副繁华欣欣向荣的景象。

  此时的楚城有四大名楼,分别是聚仙楼、陶然阁、芙蓉楼和烟雨楼。此四楼已经在楚城屹立数百年之久,烟雨楼甚至有近千年历史了。尽管朝代更替,却依然没有影响到此四大名楼,反而,却使这四楼名声空前大涨。可以说,在生活整个楚城的人,几乎没有没听说过此四楼的人。

  前三者都是有背景有后台的,那些后台无一不是当今朝中大人物。但惟独烟雨楼,谁也不知道此楼刘掌柜的后台是谁。但也却无人敢于招惹,原因是前几次招惹过此楼的人和其背后的家族,全部在楚城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且当权者还不管不问,就跟没发生过此事一样,这就体现了烟雨楼的神秘与背后势力的强大。

  烟雨楼做为楚城四大名楼之一,古往今来许多文人骚客和世家公子都以能在此楼题字为荣。这时只见酒楼门口正站立着一个青衣小厮,大约十一二岁年纪,小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眉头紧皱,好像有什么心事。其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睿智,二缕鬓发顺着脸的二侧垂下,显得很随意,长的倒也颇为清秀,要不然也不会站在烟雨楼这种楚城名楼门口迎客了。

  此时正值中午,天空太阳火辣辣的照下来,正是那些文人骚客与世家公子午饭闲聊的时间。在烟雨楼内正中央,有一个舞台,乃是平时一些达官贵人和皇亲国戚来时,才会有一些美貌舞姬出来唱歌跳舞,以助那些贵人们的兴致。

  平时的时候,刘掌柜就会收留一些落难的潦破书生,这些书生大多都走的地方比较多,见识也比较宽广。现在一个书生正在台上说着书,此人一身青色长袍,三十岁许年纪,只不过那青色长袍隐隐可见一些白色。可见这书生生活并不是很好,但衣服却很干净。他左手拿着一把折扇,扇上写着四个字“锦绣山河”倒也颇有气势。

  只见下方宾客满座,各个听得都非常认真,台上书生也说的滔滔不绝,好像是自己曾经的经历一样。

  书生正在说的是一段才子与佳人的故事。那故事中的才子名叫楚易,乃是十多年前的一届状元郎,金榜题名后,当时的大楚皇帝看他一表人才就想把自己的小女儿下嫁给他,招他做驸马。但是却被他婉言拒绝了,因为就在他金榜题名前,在他一次偶然的外出中,认识了当朝李尚书的女儿李灵素。两人一见钟情,但楚易一届穷苦书生,两人的身份自然是天差地别。

  在他中了状元后,他就去李尚书家提亲,李尚书见其连皇帝的女儿都不娶,不惜触怒龙颜,可见他对自己的女儿是真心的,遂将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了他。

  自古才子配佳人永远都是佳话。可就在他们婚后不久,李尚书的女儿就有了身孕,到了产子的那一天,没想到天上一道无色光华闪过,生下来一男婴。这本当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李尚书的女儿却意外身死了。李尚书虽然喜得一外孙,但自己的宝贝女儿却死了。加上那男婴生下来时天空突然出现一道无色光芒,一得道高僧说是有妖孽降世,不吉利。于是,李尚书怎么看楚家父子怎么不顺眼。加上楚易因拒绝了当朝天子的赐婚,也不为当朝天子所喜。他就向皇帝上了一本奏书,主要是陷害他女婿楚易的。皇帝看到后也确实不喜欢楚易,于是就罢了他的官职。

  楚易在自己的妻子去了以后,每天都悲痛欲绝,天天借酒消愁。没想到皇帝又罢了他的官职,他本就是一介贫苦书生,为官也不久,身上也无甚钱财。于是就带着他的儿子隐居了起来,谁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此时那青衣小厮正站在门口听的入神,这段书是他最喜欢听的一段了。虽然故事由喜剧变成悲剧,多少让人有些伤怀。但这些都不是他在意的,他在意的是自己的父亲也叫楚易。

  但他从没想过两个人会是同一个人,因为自己的父亲天天都是除了喝酒还是喝酒,脸上也长满了胡须,看着有些年头没修理过了,头发也乱蓬蓬的,整天无所事事,要不他也不会以如此小的年纪就出来干活,别人家像他这般年纪的孩子都是坐在私塾里念书学字呢。还是刘掌柜可怜他,见他也生的颇为清秀,就给他安排了一个门童的职位,倒也不算是重活。

  他又想到那个才子状元郎可是一表人才,虽然被罢了管职,但也不会像自己的父亲那样子吧。想到这里,他摇头苦笑了一下:“天下那么大,人那么多,也许只是同名吧。”

  正在这时,一声大叫:“楚云,你小子干什么呢?这个月的工钱不想要了是不是?没看到贵客上门吗?还站那里干什么,快些带客人进来。”叫完后,那妇人又自顾自的嘀咕一句:“这该遭天杀的小王八羔子,回头再好好收拾他。”

  被叫的那青衣小厮正是楚云,叫的这人正是此地的老板娘,为人吝啬且脾气暴躁,这里的伙计大多都怕她。被叫一声后,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想的入神了,连客人来到他也没看见。忙道一声:“是。”将客人带了进去。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楚云给刘掌柜说了声,时辰到了,要收工了。这站了一天腿脚实在是酸的很,于是便要回家。他的家在楚城外围,距离在楚城中心的烟雨楼颇远。

  他那么急忙回家是因为他父亲在家还没吃饭,自在他七岁时,家里的饭都是他做的了,好在他父亲也不挑拣,只要能吃就行。其实就在楚云年幼时,他父亲也不是那个样子,他父亲也写得一手好字,平时帮邻里乡亲的写写家书,逢年过节写些对联,还能赚些散碎银子,加上邻里乡亲见他们父子也不容易,还时常接济一点儿,倒也能糊口。自从楚云九岁时去烟雨楼做了门童能赚些银子后,他父亲更是连字都懒的写了。楚云的那些工钱,除了日常开销外,都用给其父买酒。

  楚云刚走几步,便被一个声音叫住。听到这声音,不正是烟雨楼里的掌柜刘掌柜么。原来刘掌柜心地倒也善良,不像他那个老婆一样凶狠霸道。自从刘掌柜见到楚云后,便觉的这个孩子懂事伶俐,但知道了楚云的身世后,知道楚云的父亲天天在家无所事事,又嗜酒如命。就有点同情这个孩子,所以经常帮助楚云。这不,只见刘掌柜左手里提着一个篮子,右手拿着一坛小烧。

  见到楚云停下后,刘掌柜走过去把篮子递给楚云,就说道:“楚云啊,这里是一些菜,是我在厨房里拿的,今天你不要再做饭了,回家和你父亲吃这个吧。这坛酒是给你父亲的,你可不要偷喝哦”。说完,还不忘打趣楚云一下。楚云难得的笑了一次,要知道楚云长那么大,都还没笑过几次呢。他从小就没娘,邻居家的孩子也都不和他玩,都骂他是没娘的孩子。楚云也问过他的父亲,他的娘在那里。没想到他父亲听到后冷冷的对他说了一句:“死了。”从此,楚云也就再也没问过。

  楚云接过刘掌柜给的东西后,忙说谢谢。刘掌柜对他一摆手,赶紧叫他回家去,免得回去晚了又被他父亲骂。楚云向着刘掌柜有模有样的作了一揖,这才回家去。刘掌柜看着楚云那瘦小的背影摇头暗叹了一声,也转身朝自己的家中走去。

  楚云回到家后,把篮子打开一看,只见有两个鸡腿,三个小菜和几个白面馒头。他把东西摆在桌子上后就去叫父亲吃饭。他父亲来到桌子前看到这些饭后,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拿起那坛酒就往嘴里灌。楚云看了以后忙劝父亲慢点喝,没想到他父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鸡腿就回房了。

  楚云心里叹了一声,随便吃了几口便把桌子收拾了。他把那个剩下的鸡腿和剩菜放好,准备留给父亲吃。因为他在烟雨楼做门童是管一顿午饭的。他收拾好后,回到自己的屋里,从枕头下面拿起一本三字经。这本三字经是他父亲亲手写的,是在他五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也是他父亲送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

  他那时经常跑去私塾偷听,他倒也记性好,认了许多字。所以这本三字经在他父亲没送他多久,他就已经能倒背如流。随手翻了几页,就重新合上后把它轻轻的放回枕头下面,生怕弄坏了似地。

  他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星空,看着那满天的星星。这时,他想起一个传说,还是他听邻里的老爷爷说的,那就是人死了会变成星星,会看着下面还活着的人。不知怎么,楚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娘亲。他看着外面的星空,嘴里喃喃的说到:“娘亲,你是到天上变成星星了么?你是哪颗星星呢?你在一直看着我么?”

  说完,他就静静的看着星空居然趴在窗台睡着了。这也不怪他,毕竟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站上一天是很累的。这时,只见的他的父亲走了进来,看到楚云这样睡着了,叹了一声气之后,把楚云轻轻放到他那张小床上。也走到窗前,看着满天的星星,竟仿佛,看得痴了…



第2章 父亲的改变
道衍图全文阅读作者:陌尘烟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天已朦朦亮。楚易才回过神来,没想到他这样一站就是一夜。这一夜他回忆了许多往事,也想了许多事。他看着快要消失的星星,嘴里喃喃的说道:“素儿,我到底该怎么做,云儿也许就是害你的罪魁祸首。可是他也是我和你的儿子,我到底该怎么做?”

  模糊的双眼看着天空,直到最后一颗星星也消失在天空,太阳微微露头。他转过身来,看着床上还在熟睡着的楚云,只见楚云那熟睡的小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楚易的双眼又模糊了,儿子长这么大,他还没见过儿子笑过几次,也许只有在梦中儿子才会笑的那么开心吧。楚易看着儿子熟睡中的笑容,咬了咬牙,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然后,推开儿子的房门,轻轻的走了出去。

  “砰”的一声,楚易关门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惊醒了楚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外面已经亮的天,赶紧起床,随便收拾一番之后,跑出自己的屋子,刚准备去烟雨楼,却一下怔在了那里。因为他看到楚易正在搬家里的一张破桌子,身上背着一个破包,正要出门,不知道干什么去。

  楚云连忙问道:“父亲,您这是要干什么去啊。”楚易微微一笑,对着楚云说道:“我去街上写些字来卖,等过些时候挣些钱了,你就不要在去烟雨楼做那门童的活计,就在家里好好念书识字,将来也好有个谋生之路。”

  楚云听到这里,惊讶,除了惊讶还是惊讶。父亲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生病了不成?

  先是对自己笑了一下,可是自从自己记事以来可还没笑过,尤其是对着自己笑,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然后又听父亲说要自己挣钱,以后还要教自己念书识字,不用在去烟雨楼做门童了。

  “云儿,云儿,你怎么了?”楚易连叫了两声,见儿子还怔在那里,于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楚云面前,轻轻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啊”的一声,楚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掐了掐自己的脸,有点疼,这确实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楚云顿时有股想哭的冲动。这时,又听到楚易说:“云儿,以前是父亲的不对,父亲没有照顾好你,你放心,以后父亲也会让你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天天在家念书识字。好了,你先去烟雨楼吧。”说完,楚易就搬着那张破桌子背着个破包出门了,留下楚云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

  过了好一会,楚云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在心里默默自语道:“想不通便不要想了,父亲能好过来,这毕竟是好事,我想那么多干嘛,先去烟雨楼做工才是正经。”抬头一看天,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太阳居然已经升的老高了,赶紧拔腿就往烟雨楼跑去。边跑边想:“这下又要倒霉了,又该被那个刻薄的老板娘骂了。”

  大半个时辰左右,楚云终于跑到烟雨楼,一进去就看到老板娘紧绷着的一张脸,但是刘掌柜却面带微笑。

  只见这时老板娘刚要发作,刘掌柜对其摆了一下手,径自走到楚云的面前说道:“楚云,你跟我到后堂来下,有件事和你说下。”说完,不待楚云的反应,就先朝后堂走去。

  楚云听到这些话后,心理暗暗想道:“一定是老板娘想要开除我,这才让刘掌柜给我说,唉,罢了,回家帮父亲减轻些负担也是好的。”心理暗叹一声又朝老板娘那里看了一眼后,这才朝着后堂走去。

  进去之后,只见不止刘掌柜一人在,居然还有一人。此人一身青袍,三十岁左右,长眉入鬓,面带微笑,有一股出尘飘逸之气。

  刘掌柜见到楚云进来后,微笑着对楚云说道:“来,楚云,先来见过许仙师。”

  “仙师?”楚云听到仙师两个字眼后浑身一震。心里想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陆地神仙么?”想完朝那叫做许仙师的看去,只见此人正看着自己点头微笑。

  于是连忙走过去俯身一拜,口中说道:“楚云见过许仙师。”

  “呵呵,起来吧。”许仙师微微一笑说道,其眼神上下打量了楚云几眼,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刘掌柜。

  “咳咳。”刘掌柜看到后连忙用手捂嘴轻咳了一下,接着对楚云说道:“楚云啊,这位许仙师来自一个修道的门派,叫做逍遥谷,现在是三年一次招收新弟子。我当年也是逍遥谷之人,只不过因资质不够,自知修道无望后,便来这烟雨楼,帮逍遥谷打理一些世俗中的产业,也算是逍遥谷的外围弟子吧。这位许仙师乃是我当年的同门好友,我特地向他举荐你去逍遥门,不知你意下如何?”

  楚云听完刘掌柜的话后脑袋轰轰作响,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了。又仔细看了那位叫做许仙师的一眼后,略微在心中想了一下,沉吟道:“刘掌柜,许仙师,这件事我无法亲自做主,还要回去问一下父亲的意见,可以么?”

  刘掌柜听到楚云说要和他父亲商量后口中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许仙师,口中说道:“许兄,你看?”

  许仙师朝楚云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没事的,我还要在刘贤弟这停留三天,这三天你可以和你父亲好好想想。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道的,要必须身具灵根之人才行,只有身具灵根者才可以感应天地灵气,配合功法后吸纳为己用,从而达到修炼的效果,若你没有灵根的话,我也会举荐你在门内做些杂活,如果能讨到那位师门长辈欢心的话,随便赐些东西,你这一生也受益无穷了。”

  “好了,楚云,这三天你就不用来烟雨楼了,回家好好和你父亲说下,三天后过来给我们答复就可,希望你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刘掌柜慢慢说道。

  “恩,谢谢刘掌柜,那我就回家和我父亲商量下。”楚云说完,又分别朝刘掌柜和许仙师拜了一拜,这才走出后堂朝家中走去。

  待楚云走出后堂将门关好后,那个叫做许仙师的对刘掌柜说道:“贤弟,莫非这楚云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何如此帮他。”

  “唉,许兄啊,你不知道,这楚云从小无母,且其父亲又嗜酒如命,全靠他一人在我这做门童赚钱养家。所幸这楚云从小就懂事乖巧,我也对其颇为喜爱,我已年近五十还无子嗣,本想将其收为义子。这不你下山来收新弟子么,所以就将他举荐与你,说不定对他也是一场造化。”刘掌柜叹了一口气悠悠说道。

  “原来如此,如果此子肯去逍遥谷且其身具灵根的话,我定在谷中照料他一二。”许仙师回道。

  刘掌柜说道:“那小弟就在此先谢过许兄了,自上次一别十多年不见,不知许兄现在修为……。”

  就在二人叙旧中,楚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默默想道:“刘掌柜对我如此之好,这事断然不会骗我,如果我真能去修仙,学到本领之后,定能让父亲过上好日子。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回去后一定要和父亲好好说说。不过父亲若是不同意,那就说明我没有仙缘,只有在家好好念书,将来考取功名,也能让父亲过上好日子。”想到这里,楚云松了口气,小脸露出一丝微笑,加快步伐的向着家中走去。



第3章 画中女子
道衍图全文阅读作者:陌尘烟加入书架
  楚云回到家中,发现父亲不在。这才想到父亲早上出去写字赚钱,抬头看下天空中的太阳,已然快到中午。

  “咕咕…….咕咕……。”原来是肚子饿了,楚云用手摸了下肚子,嘴里喃喃道:“我如果去修仙的话,学习仙法之后,也许就再也不用担心肚子饿了。”说完,摇头一笑,径自朝厨房走去。

  楚云走到灶台前,发现自己昨晚给父亲留的饭还在。他拿出一盘剩菜和一个白面馒头,把那个鸡腿又重新给父亲放好,这才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楚云来到自家的院子里,走到门口台阶上,坐了下来,遥望远方,看着远处的天空,看着一个个父母牵着自己孩子的手从自己面前走过,看着那些孩子开心的容颜,听着那些孩子向自己父母撒娇的话语。

  楚云感觉到自己好孤独,楚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自己的母亲,和自己母亲在一起的感觉,那种被母亲呵护的感觉真的很幸福。但是现在,虽然自己没有母亲,但还有父亲,楚云要坐在这里等着等着父亲回来。

  不知不觉,他竟然趴在膝盖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经过千辛万苦成为了仙人,法力无边,而且救活了母亲,和父亲一起一家三口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他很开心很幸福。”

  “云儿,醒醒。”楚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觉父亲就站在自己身旁。原来是父亲回来后见自己在门口台阶上睡着了,故而叫醒自己。

  楚云站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发现四周天已经渐渐黑了。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一个下午,又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梦是如此的真实,那梦中的情景还依稀留在脑海中。可是,那毕竟只是一场梦。

  抬头看了父亲一眼,看着父亲对着自己的微笑。心中蓦然一酸,又想起梦中的情景是多么美好。于是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心中暗暗发誓:“若我楚云真能去修仙,即使修仙途中千辛万苦,又或者是刀山火海,我也一定要闯过去,定要此梦成真,成真!”

  “云儿,为何今天回来那么早?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楚易一皱眉向着楚云问道。

  “啊!没有,父亲,您忙了一天先回房休息吧,我去做给您做饭。”楚云说完不待楚易的反应,就径自朝厨房走去。

  楚易倒也没有想那么多,今天在外忙了一天也确实很累,于是搬着那张破桌子回到房子里,等着楚云做好饭一起吃。

  大约小半个时辰楚云就已把饭做好,楚易看楚云把菜端上来,发现昨天的那个鸡腿居然还在,显然是儿子自己没吃留给自己的。在看到儿子脸上那因烧火而摸到脸上的黑灰,心中一痛。站起身来走到楚云面前,挽了一下袖子,伸手替楚云把脸上的黑灰抹掉,嘴里说道:“云儿,委屈你了。”

  “没事的,父亲,您累了一天了先吃饭吧。”楚云说完,小手拿起筷子就把那个鸡腿夹到父亲碗里。

  楚易看到后,摇摇头心中一叹,把那个鸡腿又重新夹给楚云,并且说道:“云儿,你那么小就那么懂事,为父很欣慰。以前是为父的不对,所以我要将以前你没有得到的补给你。”

  楚云听到后,看着父亲夹给自己的鸡腿。心中突然想到刘掌柜和许仙师的话,这是一次机会,而且是一次难得的一次,也许这一生就只有一次。但是,在这一刻,他犹豫了,他舍不得父亲,舍不得这个家。

  但是,又想到那个今天下午的那个梦。想到梦中的母亲,想到一家三口幸福的情景。这一刻,他的内心中有了挣扎。

  一个是现在就可以拥有的,但是另一个,虚无缥缈,要经过自己的努力才能实现,也许,此生此世,也终究实现不了,到低也只是一场梦。

  楚易正在吃着儿子做的饭,发现儿子定定的坐在那里,好像有什么心事。于是问道:“云儿,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来给为父说下。”

  “还是把这件事给父亲说下吧,听听父亲的意见也是好的。”楚云心里想道。于是接口道:“父亲,其实是这个样子的,就在今天,刘掌柜找过我,我还见到了一个叫做许仙师的人,他们说此番一去可能……。但是我不知道您的意见,所以……。”楚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父亲。

  楚易听到儿子的话后,嘴里喃喃道:“三天后,三天后么!”说完看了儿子一眼,没有理会楚云那苦涩的表情,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里,将门关好后在没有了动静。

  楚云看到父亲的异样连忙跑到父亲房间的门口,口中喊道:“父亲,您若是不同意,那我就在家中好好念书,将来也一样可以照顾父亲的。”

  但是只听到父亲说了一句:“我没事的,这两天不要管我。”于是就在没有了声音。

  楚云看着桌上还没吃完的饭,以为是父亲因为自己的话生气了。于是将桌子草草的收拾了一下,便回到自己房间中,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还在自责的说道:“早知会惹父亲生气,我也就不把这件事告诉父亲了。”说完,眼睛定定看着黑漆漆的屋子,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晌午,楚云才醒来。起床后,看着父亲的房门紧闭,显然是还没有出来。想到父亲还没吃饭,于是去厨房弄了些吃的。端到父亲的房间门口,没想到连喊了两声父亲,父亲也没有回答。他把饭放到父亲房间的门口,自己只是草草草草吃了一点,接着把家中又打扫了一遍。

  直到第三天早上,父亲的门依然紧闭,这也是和刘掌柜和许仙师约定好的时间。楚云看着父亲紧闭的房门,心中已经下了决定。于是对着房间里父亲说道:“父亲,我去告诉刘掌柜和许仙师,我在家里念书。我现在要去烟雨楼做工了,饭我放到桌子上,等会您别忘吃就行。”楚云说完后就要转身离开。

  “云儿,你进来一下。”还未等楚云转身离开,父亲的声音悠然而起。

  楚云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当父亲不在生自己的气。于是推开父亲的房门,看到了让自己眼前一震的情景。

  只见父亲手中拿着一幅画,眼睛看着那幅画。那眼神时而悲哀,时而温柔,最后还有一丝落寞。

  楚易看到儿子进来后,眼神终于离开了那幅画。对着楚云说道:“云儿,你原来不是问过我你的娘亲长什么样子么,我这两天把你娘亲画了下来。”

  然后又深深的看了那幅画一眼,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知道我以前为什么对你那么冷漠么?那是因为在你出生时你的娘亲就死了,可以这么说,你的娘亲是因你而死。但是现在,我已经看开了,死去的人已经死了,但我们活着的人却要好好活着,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之前对你的态度。你此番去修道我答应,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要好好活着,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要去了。”

  楚云此刻早已泪流满面,在听到父亲说娘亲是因自己而死后,突然觉的自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不应该打扰父亲和娘亲的幸福,自己居然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心底的那一丝对父亲的怨念也没有了。

  在听到父亲说答应自己去修道后,心情没有激动,反而有一丝沉重。“父亲已经失去了娘亲,我决不能让他在失去我!”楚云心里这样想道。

  于是他摸了一下眼中的泪水,对着楚易边哭边说道:“父亲,云儿不去修道了,云儿要在家照顾您到终老。”

  楚易听到儿子的话后,那隐藏在眼角的湿润在也忍不住了,他一把将楚云拉到怀里,嘴里也是梗咽的说道:“傻儿子,父亲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倒是你,为父不放心啊!”于是擦干眼角的泪水,将手中的画递给楚云,口中说道:“这个你母亲的画,就是为你准备的,此番去后,不要有任何牵挂,在修道有成之日回来看我一眼,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楚云接过父亲手中的画,打开一看,只见画中一女子,黛眉凤目,温婉贤淑,确实有国色天香之色。在朝其眼睛看去,那一双妙目感觉正在盯着自己,其中好像露出关怀的神情。再看画旁边三个字“李灵素”,显然是娘亲的名字。

  这时楚易摸了摸楚云的头,说道:“好了,云儿,时辰也不早了,为父送你出去,莫叫刘掌柜和许仙师等急。”

  听到父亲的话后,楚云的眼神才慢慢的从画中转移开来。

  他把那幅娘亲的画慢慢卷起,轻轻的放在自己的怀中。接着跪下“嘭嘭…嘭”对父亲磕三个响头后,抬起头来,口中说道:“云儿此番去修道,一定会加倍努力,在修道有成后一定回来看望父亲。”

  “恩,去吧,为父相信你。”楚易说完,把头转了过去,不在看楚云。

  楚云又深深的看了父亲一眼,这才起身朝外走去。他并没有直接去烟雨楼,而是回到自己的房中,把那本父亲在他五岁生日时送他的《三字经》从枕头下面拿出来,和那幅娘亲的画一样,贴身放在怀里,这才朝着烟雨楼走去。

  就在楚云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后,楚易站在门口,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望向楚云消失的方向,那眼神蕴含了一种憧憬,憧憬着儿子的未来。还蕴含了一丝不舍一丝关怀和期待,那期待是期待着下次和儿子相见,也许那时儿子已经长大。



第4章 逍遥谷
道衍图全文阅读作者:陌尘烟加入书架
  楚云来到烟雨楼门前时,发现刘掌柜和许仙师已经在门口等他。

  他来到刘掌柜和许仙师的面前,抱拳一拜说道:“刘掌柜,许仙师,楚云愿意去修道。”

  只见二人只是对视一笑,点了点头。

  许仙师开口道:“那好,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出发。”然后朝刘掌柜抱拳一拜,口中说道:“刘贤弟,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刘掌柜抱拳回了一礼说道。说完后看向了楚云,对楚云微微一笑,摆了摆手。

  这时许仙师掏出两张符,递给楚云一张,说道:“这是闭气隐身符,我们是在凡人城楼,以免惊世骇俗,还是贴上好一些。”

  楚云接过一看,好像和平常那些道士做法用的没甚区别,但还是按照许仙师的话把符贴在身上贴好。

  许仙师看到楚云贴好后,从腰间一个小袋子中拿出一把三尺长剑。这倒是让楚云感到颇为稀奇,在一见许仙师两手掐了一个决,两人就消失在原地。

  一阵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楚云连忙用手捂住嘴。就在这时,一只手掌贴在了自己背上,楚云只感觉到一阵暖流顺着那手掌涌来,流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那感觉让楚云无比舒畅。

  感觉到迎面扑来的风渐渐小了,楚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许仙师一只胳膊抱着自己,一只手贴在自己的背上。想出声感谢许仙师,却发现喉咙嘶哑极为难受,于是转头朝着许仙师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

  许仙师看到楚云的滑稽样子后,“哈哈”大笑一声,抱着楚云,遁速陡然一提,转眼就消失无踪。

  飞了一天,眼见天渐渐黑了下来,许仙师就在不远处一片树林旁停了下来。把楚云放下来后说道:“再有两日,就可以到逍遥谷了,所幸时间还够,我们不必着急赶路,你先在周围拾一些干柴。”

  说完,只见许仙师只身进入树林,不一会儿便手提一只野兔回来。他将楚云拾的干柴落好,把手中野兔略微处理了一下。屈指一弹,那些干柴便熊熊燃烧了起来,将手中野兔放进火里,不一会肉香就散发出来。

  许仙师将手中烤好的野兔肉递给楚云,又从腰间布袋里掏出一个装水葫芦也依次递给他,口中说道:“吃饱喝足了好好睡一觉,明早我们再赶路。”说完,径自走到一个树下,闭目养神打坐了起来。

  楚云本还想向许仙师问一些修道者的事情,但看到许仙师闭目养神了起来,倒也没好意思问。一阵吃喝后也找一棵树下,躺了下来,但却怎么也睡不着。这毕竟是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心中也在想着父亲。想起未来的不可知,忽然感到一阵冷风袭来,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想起怀中娘亲的画,想起娘亲的容颜,那股寒气倒也消散不少。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楚云草草吃了些干粮就和许仙师上路了。

  直到第三日中午,才远远的看到一群山错落在远处,这时楚云听到许仙师说:“就要到了。”果然,还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许仙师在一座极为庞大的山谷面前停了下来。

  许仙师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简,低头朝着手中玉简说了两句话,便将其掷入谷中。却见一

  道金色光华一闪,那玉简已然消失不见。不一会儿,便从那道光华中闪出两道身影。那二

  人见到许仙师,连忙抱拳说道:“原来是许枫许师兄,师兄请进。”楚云这才知道许仙师的

  名字叫做许枫。

  “有劳二位师弟了。”许枫回了一礼说道。说完,便抱着楚云走进那金色光幕内。

  楚云被许仙师抱着进入那光幕后,眼中露出深深的震撼。只见一个月牙形的清幽山谷,

  四面青山,一侧的山脚下,有一条河经年流淌着,一座座阁楼交叉其间。谷内白雾缭绕,那河边还有一些灵兽戏水,空中几只白鹤仙鸟飞舞,宛然一派人间仙境。远远看去,山谷中央一个巨大的广场,仿佛可以容纳万人左右。现在有近千人站立其中,不知在干些什么。

  许枫带着楚云落在那广场之中,对着那当中一人抱拳一拜,口中说道:“许枫拜见吴执事。”

  楚云见那吴执事一身青袍老者,龙额准目,颇具威严之气。

  “哦,原来是许师侄啊,你旁边的那小子就是你这次带回来的人么?先让他下去,待那几个检查灵根的师侄检验完后,再决定他的去向。”那吴执事看了许枫一眼后慢慢说道。

  “是。”许枫朝那吴执事又拜了一下后说道。

  接着转头看向楚云说道:“你先去那些人群中去,那些可能都是今年的新弟子,待检验完灵根后在决定你干什么。”

  楚云点了点头,朝那群人中走去。走进一看,原来大多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有男有女,只不过女孩极少,还不到十分之一。最小的还有六七岁的孩童,最大的居然已经有十七八岁了。其中大多都穿着华贵,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只有极少数向自己一样,穿着朴实。

  他走进人群,丝毫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却听到身边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少年对旁边一人说道:“看到没,那个青袍老头,他在逍遥谷担任执事,已经有结丹中期修为,这还是我父亲给我说的,我父亲原来也是逍遥谷中人,只不过现在是外围弟子。等会就会有一些筑基期师叔来给我们检验灵根了,如果我身具极品灵根的话,拜在谷中那个老怪物门下修道,一定会关照你的。”说完,还向旁边那人得意的笑了一下,引来旁人一阵侧目。

  楚云往四周一瞧,发现四周有四杆大旗,分别写着甲、乙、丙、丁四字。就在这时,来了一行十人,各个都是御空而来。当先一人落下身形后朝那吴执事一拜,说道:“吴师叔,可以开始了么。”

  “恩,差不多了,开始吧,不知道这次我们逍遥谷能不能收到些资质好些的弟子。”说完,朝那当先一人拜拜手,示意那十人开始。

  那十人来到楚云这些人面前,当先一人说道:“今年由我们十人为你们检验灵根,灵根稀有者入甲区,一般者入乙区,差者入丙区,无灵根不能修道者入丁区,你们可都明白?”

  “明白。”底下少年少女齐声喊道。

  接着,那十人走进人群中,各自把手放在这些少年头上。楚云看见被检验完的人大多数都是往那丁区走去,只有少数人在丙区。到现在已经快检测一半了,那乙区才区区数十人,和这近千人来说,实在是少的可怜。而那甲区,更是一人没有。

  “风火双属性灵根,入甲区。”那十人中其中一人喊道。

  “哗”。就在那人喊完之后,剩下的所有少年都惊讶起来,顿时场面混乱无比。

  “安静。”那吴执事只是轻轻吐出两个字,却让场面立刻安静下来,那声音放佛有一种魔力似地,人听到后全部静了下来。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左右少年从人群中走出,只见那少年剑眉星目,虽然还有几分稚气为蜕,但是可以看出长大后绝对又是一代美男。再看其穿着甚是朴素,不过这些在今天拥有风、火双属性灵根的他已经不重要,只要他肯努力,外加有良师教导,他日定可一飞冲天。

  那少年一个人走入甲区,那些乙、丙、丁区之人看向他的目光各有不同,有的嫉妒,有的羡慕。在乙区之人还有些欲欲跃试的感觉,看来以后是想拿那少年做奋斗的目标了。

  眼看还有近百人没有检测,终于快到了楚云这里。期间居然还有三人为稀有灵根,分别为两男一女,又是引得众人一阵惊呼。特别是那女子,居然为单属性木灵根,吴执事为此都已经通报掌门了。因为就在逍遥谷,已经近百年没有出现过单一属性灵根弟子了。这在逍遥谷,也算得是大事情了,自然要请掌门前来。

  这时,那十人之首走到了楚云面前。对楚云说道:“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说完,将手放到了楚云头上。

  楚云此刻心情非常紧张,但他希望能有个一般属性灵根就行,听到那人说的话后,赶紧把眼睛闭上,深呼吸了一下,想以此来放松下自己。但从他那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他此刻还是非常紧张。

  大约三息时间,楚云只听到那人嘴中轻轻吐出五个字:“无灵根,丁区。”

  “无灵根…无灵根…。”楚云嘴里喃喃道。自己居然连最差灵根也没有,此时小脸透出苦涩,睁开了眼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心里想道:“看来这次只能麻烦许枫许大叔了,看他能不能帮我找个杂役干干。”想完正待朝那丁区走去,却听到那人“咦”了一声,原来那人之手还在自己头上。



第5章 无灵根?悟灵根!
道衍图全文阅读作者:陌尘烟加入书架
  “不对,有灵根,但为何显示那么微弱。”那人眉头紧皱,却苦思不得其解。

  “拜见李谷主。”原来正在这时,逍遥谷谷主已然来到。

  “那个木属性灵根的弟子在哪里。”李谷主一来到,就首先问那个单属性灵根弟子,可见其重视程度。原来这李谷主叫李道纯,具有分神中期修为,其人一心向道,很少处理门派事务。但为人却很是正直,刚直不阿。

  吴执事看到谷主一来就要见那位单属性弟子,顿时脸上神采奕奕,因为这次发现单灵根弟子是他主持的,怎么说也算是功劳一件。于是连忙答道:“谷主,这新弟子在甲区,那位女弟子就是。”说完,还用手指了指。

  李道纯听到后径直飞到甲区,走到那位女弟子面前。

  “弟子慕青拜见谷主。”“弟子拜见谷主。”这边四人显然也知道这位刚到来的老者是现在逍遥谷的掌权人,所以连忙一拜。

  李道纯对其四人摆了下手,问道:“慕青是吧,我们逍遥谷太上大长老秦承禹秦长老也是木属性灵根。秦长老修习《木生决》已经二千多年了,其修为更是渡劫中期,当为我逍遥谷第一人。秦长老此番在闭关之中,无法前来,我可代他收你做关门弟子,不知你可愿意?”

  “弟子愿意。”那叫慕青的女孩连忙应道,她努力想平复自己的心情,但眼底的那丝兴奋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怎么会这样呢?这到底是什么属性?而且还是单一属性,怪事,我还从没遇过这种属性的灵根。”那位为楚云检测灵根的人嘴里喃喃说道。

  楚云也自然看到那边李谷主代太上大长老收徒的事情,但,此刻的他,绝对比那个被大长老收为关门弟子的慕青还要激动,还要兴奋。因为就在他已经失望时,又重新见到了希望。自己有灵根,有灵根就可以修道,就有希望,尽管听那人说的感觉自己灵根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

  这边,眼看李道纯就要带慕青朝谷内飞去。一声“谷主”想起,在此刻很是突兀。

  李道纯朝楚云这个方向看来,眉头微微一皱。原来就是那个给楚云检测之人喊的这一声谷主。

  “弟子…弟子好像又发现一个单属性灵根。”那人向着李道纯说道。

  “哗”全场又是一阵惊呼。所有人都望向了过来,望向楚云这个方向。楚云更是心中一震,看着四周的目光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感觉。

  李道纯更是当先飞过来,一把把手放到楚云的头上。

  “胡说,分明就没灵根,你是怎么检测的。”李道纯的手只放了一息就拿了下来,并向那个检测的弟子呵斥道。

  周围的人听到李道纯的话后又是一阵大哗,甚至有人窃窃私语说:“这人定是给了检测师叔什么好处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呢。随便编一个普通灵根就行了,还单属性?哼哼…被发现了吧,看他有什么好果子吃!”脸上看向楚云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之色。

  楚云心中更是郁闷,再看向周围的人对自己的眼光,听着他们说的话,自己想辩解也无从辩解,心中一急,差点哭了出来。

  “谷主,弟子先前检查时也没有发现灵根,但到第四息确实发现了有灵根存在,此灵根非常模糊,但弟子肯定,是单属性灵根。”那人急忙辩解道。

  李道纯听完后哼了一声,但还是把手放到了楚云的头上。一息、二息、三息。这三息对楚云来说无比漫长,全场也都屏住了呼吸。有的在看楚云的笑话,有的目光则充满了期待,比如,那个单属性灵根拥有者慕青。

  终于第四息已过,但李道纯的手还没放下来。而是眉头紧皱,仿佛正在思考回忆着什么。周围的人也都静悄悄的等待着结果。

  五息…六息直至半柱香的时间过去,李道纯的手还没放下来,依然保持着这个姿势。

  “悟灵根!我终于想起来了,这是悟灵根!。”李道纯嘴里说道。说完抬头看了四周一眼,说道:“的确是单属性灵根,可惜是悟灵根,唉。”说完叹了口气,复杂的看了楚云一眼。

  周围的人也都无比茫然,显然都是第一次听说悟灵根这种灵根。这时那个吴执事问道:“谷主,悟灵根是什么灵根,为什么弟子这些年从未听说过啊!”

  “悟灵根,唉,其实他是我们逍遥谷第二个悟灵根,而且是单属性的。至于第一个么,那就是我们的开派祖师姬祖师。但姬祖师是雷和悟双属性灵根,这种灵根感悟天地大道倒是极强,但是吸收天地灵气,甚至还不如五行最杂灵根有效。所以…唉…鸡肋啊!”说完他又望了楚云一眼,摇头一叹。

  “谷主,楚云定会努力修道,请给楚云一次机会。”楚云听到李道纯说到鸡肋时,立马就明白李道纯的意思了,于是连忙向李道纯一拜,说了那一番话。

  “你叫楚云?好吧,那老夫也就给你一次机会,你去甲区等着,我会将这件事通告全谷。在日落西山之前,如果有人愿意收你为徒,则你可以留在谷内,修习道术。若没有,我则会派人将你送回家,你若肯好好读书,几十年后,说不定可以成为一代人间大贤。”说完,李道纯便带着慕青飞回去了内谷。

  慕青在听到李道纯那番话后明显有一丝失望在眼中,本来还注视楚云的眼睛却转移开来,在另外三人身边扫来扫去,接着,便被李道纯带回内谷,再不回头看上一眼。

  楚云望了望李道纯消失的方向,看着四周奇异的眼光,径自朝着甲区走去。又是引来身后一阵嘲讽,他没有理会,只是走到甲区那杆大旗下坐了下来,静等日落西山。对他来说,说什么也不会错过这一点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小到渺茫。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此次检验也已经完成。到最后,乙区也不过区区六七十人的样子,而丙区则有两三百人,剩下的人自然都在丁区,丁区是要被遣送回家的。

  楚云此刻心里想道:“我此刻虽在甲区,但还不如在丙区,唉…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收我为徒。”

  眼看日落西山,这期间丁区的人也被陆续送回家了。他们当中大多都是带着失望离开的,而乙区和丙区之人也都被从谷内之人带走收为徒了。在收徒之中,甚至还有两人为了一个徒弟争吵起来,就差点动手起来。最后在众人调解下,那两人决定送给徒弟见面礼,谁的贵重就拜谁为师。结果其中一人竟拿出一棵千年灵芝,可以给徒儿洗经易髓用,另一人只是拿出了一把中品灵器。结果那拿出千年灵芝的人收到了徒儿,带着徒儿哈哈大笑中离去,把剩下一人气得脸色发青,把楚云看的羡慕不已。但是,从始至终都没人朝楚云这边看上一眼。

  天边的最后一缕阳光也消失在地平线上,此时的广场就剩楚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甲区旗下,楚云已经放弃了希望,那瘦小的身影充满了孤独与无助。他也不想那位许仙师为他在谷中找个杂役干干了,只想回家,和父亲在一起。

  就在这时,一道佝偻沧桑的身影出现在楚云面前,此人看去已经年近花甲,满头白发,脸上布满皱纹,身上道袍也多有残破之处,一双眼睛也浑浊不堪。楚云抬起头来,看向这位老者,以为是谷主派来将他送回家之人,于是站起身来朝老者一拜,口中说道:“多谢老爷爷仙师将楚云送回家中,不知我们何时出发。”

  “你可愿拜我为师?”那老者对楚云微微一笑说道,其笑容牵动满脸的皱纹,在这天黑的夜里煞是恐怖。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陌尘烟所写的《道衍图》为转载作品,道衍图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道衍图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道衍图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道衍图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道衍图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道衍图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