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农遮天最新章节 >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农遮天 连载中
分享一农遮天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

一农遮天作者:雨中晴天

一农遮天简介:  大学失业后的陈迅扶起了一位老人,老人送了他一句话:“小伙子,你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然后他就付出了几百元大钞的代价。
  没想到的是老天终于开眼了,给了他一个神秘的空间,这个空间到底是什么?我又是谁?那个老人又是谁?
  且看陈迅如何解开一个个谜,做最悠闲的小农,做到真正的一农遮天。
  (注,只写都市,涉及修炼,不会飞升,不是后#宫,不专情) http://www.uukanshu.net
-------------------------------------

一农遮天最新章节第43章 梦境
第1章 偶得空间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作者:雨中晴天加入书架
  工地上,陈迅卖力的搬着砖,任由太阳肆意的挥洒着它的光辉,汗水不停的顺着脸颊流下,衬衫早已被浸透,抹了把脸,继续干。

  陈迅,一位大学生,上的二流的大学,这年代二流的大学生,毕业就是一次体面的失业,没钱,没房,没背景,没有公司录用,陈迅就干起了农名工。这儿的工头人很好,给陈迅开出了每天150元的工资,在小工中,这是属于高薪分子了。

  人人都说好人有好报,生活在乡村的陈迅以前也是这么想,这几年的经历让陈迅对现实看的很清楚,特别是经历过那件事后。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陈迅看见一位老人跌倒了,作为一个五好青年,陈迅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扶起这位老人。马路上的众人劝阻着这位年轻的小伙,不要惹祸上身。陈迅这个光棍怕什么,上去就扶起了老人。

  这一下子就出了大事了,不是老人讹上陈迅了,而是事后发生的事情让陈迅很难过。扶起这位老人,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伙子,你是个好人,你会有好报的”然后潇洒的走了。

  “尼玛,被发好人卡了……”留下在风中凌乱的陈迅。这时,一位老人朝着陈迅竖起了大手指,紧接着一群人朝着陈迅竖起了大手指,陈迅很满意的朝着众人点了点头,朝着租的屋子方向走去。

  隐隐约约的听到路人的议论,“这小伙子胆子真大啊,竟然敢扶老人啊,“对啊,对啊,也可能是二愣子吧,”……陈迅终于明白了众人竖大拇指的含义。

  走到租的屋子前时,一块从天而降的瓦片砸中了陈迅,血以喷泉的速度涌了出来,“这就是好人有好报?”这就是陈迅昏迷最后一刻的反应,索性陈迅被人及时的送去医院,而且伤的不是太重,这可能就是好人的好报了。

  花费了陈迅的好几百元大钞才得以出院,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个扔瓦片的人,可是在这个三无地带,谁知道是谁仍的?没办法,只好前往工地,把前一天留下的工作干完,每天都有工作,所以这一干就是两天,这就是现在陈迅在大热天挥汗如雨的原因了。

  “啊,终于干完了,“陈迅用衬衫擦了擦脸上的汗,伸了个懒腰,四处望去,工地上空无一人。这大热天的,谁会来工作啊,都躲在树下乘凉去了。

  陈迅,来自一个小小的乡村,唯一的亲人就是老村长,老村长名叫陈公德,今年应该已经98岁了。听老村长说,自己是在一个大雪天被老村长的猎狗发现的,那时的老村长已经七十多岁了,由于练武的缘故,老村长在那时还经常上山打猎,就这样就有了陈迅。

  小时候,陈迅跟着老村长练武,大学时候也没放下过,所以有了一副好身体,前几天的伤对他不算什么,至于为什么被瓦片砸中后会晕倒,是因为这几十天陈迅太缺营养了。

  “又是这种感觉,”陈迅找到一个阴凉之地,扶着头慢慢的坐下去。自从上次被瓦片砸后,苏情每天中午都会有这种感觉,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陈迅终于体会到了女人生孩子的感觉了。

  这一次很反常,没有像上两次一样歇歇就好,而是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陈迅抱着头蜷缩在树下,往来的人们没有一个走上前来的,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轰~~”陈迅的耳边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光荣的昏了过去。陈迅好像做了一个梦,他看到了那块砸他的小瓦片,他竟然来到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很大,可是陈迅只看到了一个小池,除了这个小池,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喷起一口泉水,陈迅喝了一口。

  浑身舒透,忍不住打了个摆,真是爽到家了,还想再喝一口,发现小池竟然消失了,紧接着,那块瓦片也消失了。醒来时,天已经黑了,陈迅感觉浑身轻了很多情不自禁的打起了老村长教授自己的拳法。

  打完后,“呼~”一口气喷出,只见这道气竟然是半边沾染着黑色的。“怎么回事?这就到明劲中期了,”没错,陈迅练得就是国术。老村长没有把自己的拳法精髓教给陈迅,零零散散的教了他一些书法,古玩,品花,尤其侧重的是教授陈迅做人,这套拳还是陈迅千辛万苦才求来的,恐怕这还是为了让陈迅强身健体用的,否则都不知道会不会传授他一点点的拳法。

  想起刚才的梦境,“难道,那是真的,那块瓦片,”想道这儿,只见陈迅的手中竟然出现了一块碎片,“怎么回事,”陈迅虽然很惊讶,可不至于叫出来。因为陈迅自小受老村长的影响,别说这块小碎片,就算鬼怪出现在他的面前都不会太奇怪。

  老村长书架的书籍中可是记录了很多奇闻轶事,小时候的陈迅就是靠这个度过无聊的童年的。看着手中的碎片,陈迅可能想到了什么,身体兴奋的颤抖起来。陈迅正继续着他的意淫大业。

  “叮铃铃,有人来电话了,”正儿八经的铃声传来,陈迅拿起那个二手的破诺基亚,发现是村里侄子的来电,至于这侄子,已经有两个娃了,谁让老村长的辈分高啊。“喂,有什么事啊?”陈迅问道。

  “陈迅啊,你还是回来一趟吧,老村长已经下葬了,老村长临终前嘱咐我们不要打扰你,可是这在过几天就是头七了,而且我也不想瞒你,让你后悔终生,”那边传来侄子低沉的声音,“啪嗒~”陈迅的手机跌落地上。

  “怎么可能?老村长怎么会死,不会的,一定是在骗我,”陈迅心中仍有一丝不甘,不过理智告诉他确实如此,捡起手机,回到租的房屋中,拿起工头给的工资,陈迅也不管什么钱不钱了,直奔机场。

  飞机上的陈迅,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的,嘴中不断的念叨着老村长。想起小时候老村长和自己玩耍的场景,堆雪人,砸雪仗,一起上山捉竹鼠,还有打自己手心的场景,摸着受伤留下的伤痕,陈迅感觉心中痛痛的。

  陈迅的手不断的擦着眼泪,心中想着老村长对自己说的话,“男人,可以流血,不可以流泪,”“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记住,不要用武功伤人,”一句句嘱咐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没有一丝一毫停止的趋势。

  “喏,给你,”一个声音从陈迅旁边传来,看着这块手帕,陈迅说了声“谢谢”,擦拭着不停的眼泪。“别太伤心了,伤心事总会过去的,要坚强的面对未来,”清脆的声音再一次的传来,“谢谢”陈迅低着头说道。

  飞机上,两人就这样沉闷的坐着。提示声想起,到了目的地,陈迅拿起小包飞奔出去,众人还以为这小子抢劫的呢,一边跑,陈迅手中还攥着那块手帕。“哎呀,忘了,”陈迅想道,陈迅很快忽略了这些。

  现在已经接近傍晚了,根本就没有车会进山了,没错,陈迅的家在山中,这个小村名叫卧龙村,别想歪,这个卧龙村跟诸葛亮一点关系都没有。传闻有个风水先生来到此地,发现这处山脉呈现卧龙之象,却始终找不出其原因,所以就起了卧龙村这个名字。

  陈迅现在一丝一毫都不想耽搁,没有车,陈迅只好向着山中跑去,夜晚的山还是很危险的,里面有毒蛇,还有野兽,就算是老村长也不敢轻易进去,奈何陈迅实在是太急了。奔跑中的陈迅忘记了危险,在山林中不断的晃动着,留下一串串的黑影。

  索性陈迅还有一点危机意识,没有往草丛浓密之地跑,尽量往猎人开辟的小路跑。你要问为什么不走大路,走大路得多好几十公里,就算是现在的陈迅也没把握在天亮前回到村中,那还不如等到天明打车去呢。

  陈迅现在只有回村的信念,那块碎片在黑夜中不断的闪耀着荧光,所有动物看见这荧光,都纷纷避让,同时,碎片涌出一丝丝的气流进入陈迅的身体之中,没到两个小时,陈迅整整跑了40多公里的路程,这不可为不吓人。

  “终于要到了,”看着前方昏暗的灯光,陈迅想道。可是,心中又泛起了一股股的酸味,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缓缓的朝着家乡的方向走去。
第2章 老村长的信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作者:雨中晴天加入书架
  一口气跑了这么远的路,陈迅早已经筋疲力竭了,不过想起逝去的老村长,再次迈起沉重的脚步向着小村走去。

  兴许是近乡情更怯吧,到了村门口,陈迅发现自己无论如何迈不开脚步了,整整四年了,四年之中,陈迅没有回过一次家,现在竟然有种不知道家在何方的感觉。

  “汪汪……”熟悉的叫声想起,一条年迈的狗透过黑夜朝着陈迅走来,岁月在它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的痕迹,可始终遮不住那双明亮的眼睛,可陈迅分明从那双眼睛中看见了死气。

  轻轻的搂着这条大黄狗,抚摸着已经不再柔顺的毛发,这条狗就是那条发现陈迅的猎狗,没错,它已经22周岁了,不,确切的说应该是22周岁半了,成了狗中的老古董。它算是陈迅幼时一个极其重要的玩伴了。

  大黄的舌头舔着陈迅的脸,陈迅再次流下了眼泪,大黄也呜呜的的叫着,好像是在哭诉。慢慢的跟着大黄来到爷爷的墓地,墓地布置的很好,不过却一个人都没有。陈迅拿起一沓黄纸,就这样静静的烧着,一边烧一边流着泪。

  大黄就这样趴在陈迅的腿上,陈迅好像感觉到了大黄逐渐流逝的生命,“怎么回事,”陈迅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再一次沉下心来,陈迅再次有了这种感觉。陈迅摇醒熟睡的大黄,不断的呼叫着,大黄好像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22年多,大黄确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可陈迅是万分不愿大黄离开的。

  “不可以,大黄,爷爷刚走,你可不能再离开我了啊,怎么办,怎么办,”陈迅不断的思考着,“对,对啊,水,水,”陈迅仔细想象着那块石块,果然,陈迅再次进入了那个空间,想要舀出一口泉水,“哗啦啦~”一连串的流水深传出,陈迅面前的碗中充满了泉水。

  陈迅一滴滴的滴入大黄的口中,大黄渐渐的好像恢复了活力,不断的舔舐着碗中的泉水,精神好像好很多了,陈迅心中有种感觉,大黄的生命力还在飞速的流逝,这碗水最多能撑上半个月。

  陈迅心神想要捕捉那块碎片,可这次怎么也不能捉得住了,这让陈迅很失望。“难道每天只有一次机会?”看了看手表,陈迅想道。陈迅渐渐的靠着大黄睡着了,梦中梦到了很多……

  天亮了,有人来给老村长烧纸了,在陈迅老家这里,头七几天都要烧纸的,发现了地上的大黄和陈迅。“迅儿,迅儿,醒醒,”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睁开模模糊糊的眼睛,发现一张苍老的脸。

  “你是,张叔,”陈迅不确切的说道,“对啊,我是你的张叔啊,”张叔,七十八了,除了老村长,就是村中老人中辈分最大得了。老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笑容,很慈祥,“迅儿,别伤心了,走,先回家吧,你爷爷的纸烧完了,他还有点事要交代你呢。”张叔亲切的说道。

  来到老居,看着一成不变的小院,屋子,小院,陈迅抹了抹眼角。张叔从旧抽屉中拿出一封信,说道:“迅儿,这是你爷爷的给你留的,你看看吧。”当着张叔的信,陈迅直接打开了爷爷给自己留的信。

  “迅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爷爷已经走了,不要伤心,俗话说的好,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看开头,陈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刷刷的往下掉,张叔看见这样的场景,慢慢的走了出去。

  “爷爷知道你生性单纯,到了社会肯定会被人欺负的,所以爷爷没有教授你过多的拳法,防止你出手伤人,不过你走的这几年,爷爷想了很多,年轻人为什么要怕?我的孙子不许别人欺负?

  我的书阁钥匙在信封中,藏书阁里面有爷爷收藏的各色各样的古武,国术,若你还有兴趣,就放心的去学吧,我陈公德的孙子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哪里有别人欺负我孙子的份,爷爷会一直支持着你的。

  在我的书柜里留有三个号码,这些号码有些特殊,这是我曾经救得三人留下的方式,当时还没有真正的电话,不过他们说,只要他们还活着,就会一直为我留着这条专线,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你就打一个号码,记住,要从上往下打。

  其实,我四年前送你走的时候,我就预感到自己的时间已经不久了,后来我进了一次山,又遇上了危险,不知怎么的,我竟然突破了化劲,成功蕴养一口气,不过由于当时的情景危险,一口气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不过这对于命不久矣的我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由此苟延残喘了四年。

  将来入山时千万不要进入山的深处,切记切记!还有,这条老狗跟随了我很多年了,好好照顾它,不要再让它累着了,

  …………………………”

  一封信读完,陈迅的脸上沾满了泪滴,擦了擦眼泪,拿着钥匙,打开爷爷的藏书阁,书籍上没有一丝的落尘,看来爷爷逝世前应该很精心的打理了藏书阁。摸着一本本的有些发黄的老书,陈迅的思绪飘向了童年。

  “迅儿,不是说不许来这儿的吧,怎么又不听话了,”爷爷沾满胡子的嘴喝道。“来啊来啊,笨爷爷,来抓迅儿啊,抓不到,抓不到”……

  陈迅没有哭,一丝微笑出现在唇角,大黄舔了舔陈迅的手,陈迅拍了拍的脖子,整理一下心情朝外走去。“该规划一下人生了,”陈迅想道。

  爷爷给他留了很多东西,名人字画,古董,就连那套抽屉都是明朝黄花梨的作品,可是古董这玩意,陈迅都没有真正的精通,只能算得上是比一些二道贩子强一点而已,让他去用这些换钱,打死都不可能,再说了,这些家具都有爷爷的痕迹,陈迅舍不得。

  俗话说的好,盛世古董,乱世黄金。作为一个在乱世中过来的人,陈老不可能没有储存一些黄金的,按照现在的规格来讲,地下室里有着将近50千克的黄金。虽然不纯,比市面上的价格低一些,再被商人压一下价,但至少也可也卖出500万。陈迅从来没想到爷爷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财富。

  甚至,在众多墨宝中,陈迅竟然发现了张大千的赠笔,要知道,张大千是个十分有骨气的人,权贵不可能得到他的赠笔的,赠笔上写着“横刀立马,百万军中来去自如,赠挚友陈公德,--张大千,”而且,还有齐白石的画,一些画都可以被称之为国宝了。

  这些东西陈迅是不敢动了,至少现在不敢动,陈迅打算以后再看看吧。不过,陈迅真的不想买卖这些字画,黄金这玩意陈迅没有什么心里压力的,准备先兑换一些黄金当作发展资金,带动村里发展,满足爷爷的愿望。

  陈公德想要陈迅为村里做点贡献,陈迅希望,让村里的孩子,每个人都上的起学,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也不枉往日里村民对自己以及爷爷的照顾。

  “首先,先从赚钱开始吧,”陈迅整理一下衣冠,拿了三公斤的黄金用布包起来朝外走去。
第3章 救人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作者:雨中晴天加入书架
  “三儿,进城啊,捎我一路,”陈迅看见村里的小三骑着摩托车,不客气的坐了上去说道。“哎,迅哥啊,回来了啊,别太伤心了,走起,”小三爽朗的说道。

  洪三的车骑得飞快,不一会就进了城。“三儿,谢了啊,我去干点事,你先去忙吧,”陈迅说道。“客气什么啊,迅哥,要不一会我再载你回去?”“不用了,你忙吧,一会我自己回去,”“那行,迅哥儿,我走了啊,有事打电话,”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陈迅朝着金店的方向走去。“喂喂,老头,你是不是想讹人啊,”陈迅听到不远处吵闹着。陈迅忍不住朝前走去,发现一位老人捂着心脏在地上颤抖着,旁边还有一位路人骂着,众人也是不断地朝后退去,显然是没有掺和这件事的意思。

  “小伙子,你是好人啊……”本想转身而去的陈迅耳边响起那位老人的话,再次转脸一看,发现那位趴在地上的老人头上方散发出闪闪金光。揉了揉眼睛发现那朵金光还在,这不是幻觉。

  陈迅的脸色不停地变化,“唉,试试吧,”陈迅想道。“可是没有灵泉,大爷啊,看你的运气吧,”陈迅深入脑海,想要找到那块碎片,却发现手上出现了一颗淡紫色的水滴。

  “怎么会这样,哎呀,不管了,”看着大爷的脸色越来越差,陈迅走上前去。“喂喂,你干什么,别动他,你要碰他就得负责任啊,”那位撞了老人的男人拦着陈迅,无耻的说道。

  “滚,没良心的东西,”陈迅双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而说道。那路人被陈迅给吓了一跳,好似被猛兽盯着一样,浑身的汗毛炸起,往后退去。

  陈迅扶起老人,一滴淡紫色水滴送入他的嘴中,只见老人的呼吸慢慢平稳了下来,双手也放松了,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轰隆~~”陈迅感觉那块碎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像,空间扩大了。

  陈迅没想到这颗液滴会有这么大的作用,他可不想做小白鼠,慢慢的放下老人,走进人群,朝着金店走去,心中打算着卖完金条回去看一下这块碎片怎么了。

  “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一走进金店,一位年轻的女子便迎了上来,“我要找你们经理谈笔生意,把你们经理叫出来。”“这位先生,您稍等,我先去问一下我们的经理,”店员微笑着朝着金店内部走去。

  陈迅淡定的坐在椅子上,没多久。一名穿着西服,光鲜亮丽的男人走了出来,看着陈迅的打扮,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笑着问陈迅是谈什么生意的。“在这里?”陈迅问道,“奥,对,是我招待不周,里面请,”经理笑着邀请陈迅。

  走进办公室,经理为陈迅倒了杯水,“请问,你有什么生意要谈?”“你们这里收黄金吗?”陈迅单刀直入的说道。“收,不过这样看什么成色的了,”“恩,”陈迅也不矫情,直接拆开包裹,把一块块金条摆在桌上。

  “这些,是哪里来的?”经理问道,显然是为陈迅能拿出这么多的黄金而感到惊讶。“你不必紧张,这些都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陈迅呡了口水说道。

  “恩,好,我先看一下,”经理拿起一块块金条,看了一会接着说道:“这些金条应该都算比较老的,但又算不上古董,又不是太纯,价格不会太高,”陈迅心中早有准备,“那你说,能给个多少钱。”

  “80吧,80一克,”经理貌似吃亏的说道。陈迅知道自己没权没势,再加上黄金不纯,自然会被宰,没想到会被宰的这么深。“150元,不二价,”陈迅说道,陈迅就要收起金条。

  “好吧,小伙子,100,这是最高的了,”经理抓着陈迅的手,再次报了一次价格,“我现在急需钱,也不讨价还价了,120吧,以后还来你这,怎么样,”陈迅这次是真的打算走了。如果这经理第一次出100一克的话,陈迅还真可能卖,可是他出了80,这让陈迅很生气。

  “好吧,就当老哥给你面子了,下次还来我这啊,”那经理自称老哥说道,陈迅停下了收拾,“没想到啊,看来我对黄金的认识还是不太够啊,”“老弟啊,你叫什么啊,诺,这是老哥的名片,以后来打电话就行,”经理把名片给了陈迅。

  “恩,我叫陈迅”陈迅看了看名片,“黄亮”两个大字占着最大的位置,下面是一串数字,结完账,黄亮热情的把陈迅送了出去,陈迅头也不回,朝着银行走去。

  总共卖了36万元,陈迅存了30万,拿着六万元直奔渔业市场而去,陈迅打算买点鱼苗,在门前养着,不需要太多,几百尾就行,先试试灵泉有没有用。再说了,陈迅那里的池塘鱼也不少,只是来回游动,没有固定的地点罢了。

  陈迅打算弄个网,网一片池塘,把这些鱼放进去试试,没用也不会损失太多,有了这个空间,陈迅感觉造福家乡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买了三层鱼,和一些网,这些网让鱼不能出去,但能进来。

  三层鱼是这边的叫法,也就是三种不在同一阶层的鱼,接近水面的,在中层的,还有在底层的,陈迅忙活完就包了辆车向着家乡的方向驶去。

  不一会就到了家,付完钱,抱着一箱子的鱼苗下车,“迅儿,抱什么呢?”“宝贝吗?”一个个村名笑着朝着陈迅打招呼,“没什么啊,就是鱼苗,”为什么陈迅这么客气呢,主要是陈迅的辈分高,这些和陈迅打招呼的都比他的备份小,至于为什么叫他迅儿,主要是亲切。

  迫不及待的围起网,把鱼苗放进水中,鱼儿一入水,立即变得欢快起来,这里的水环境确实很好,几乎没什么污染,陈迅心神寻找那块碎片,发现碎片变得金光闪闪,进入空间。

  “咦,怎么会这样,”看着变化的空间,陈迅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第4章 好大的老鳖啊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作者:雨中晴天加入书架
  (说实话,今天本来想三更的,可是不知道点娘抽什么疯了,码了半天的字没有了,只能两更了,还有,看到的老乡们来个收藏,来个推荐,要能上榜,我就承诺,一天四更,或者五更,请给些动力可好?)

  陈迅发现空间面积变大了,由一平方米的面积变到了十平方米左右,不过全部都是泉水,泉水深处隐隐的有一丝丝的紫色冒出,泉水上方还有一块石碑。

  石碑上有几行字,第一行写着“功德空间”几个闪闪发光的大字,下面一行写着“功德值:18,等级:1级,距离下一级所需功德:32,”第三行则是“空间面积:10平方米,高度:3米,开启灵泉,”第四行则是对灵泉的介绍,“不入流的泉水,开始凝聚后天低级灵水。”

  陈迅被弄得有点蒙,看着涓涓流淌的泉水,以及无边无际被迷雾封闭的空间,感觉任重而道远啊。不过陈迅还是很快的调整好心态。“怪不得以前都不能用灵泉水吗?感情以前是一级都没有啊!”

  陈迅手慢慢的伸入水中,一丝丝的普通泉水从指间流出,刚刚游走的鱼苗又游了回来,水中瞬间沸腾了,远处几条水蛇朝着这边游来,还有好几条大鱼也冒了头,小鱼儿不停地朝着这边汇集。

  陈迅被这种情况吓了一跳,赶紧停止了注入泉水。“呼噜噜~~”巨大的泡泡翻涌而出,无论是水蛇还是大鱼,看着这个冒泡的地方都避让着,一个头伸了出来,好像很是胆小,尖尖的嘴,“这,这不是老鳖吗?怎么会这么大?”陈迅瞬间凌乱了。

  别说是在乡下,就算是在城市那些专门养鳖的地方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根据他的头目测身体至少有脸盆那么大,老鳖慢慢的显示出它的全部身体,“不止啊,这是要成精啊,”陈迅真的被吓到了,这至少有接近两个脸盆大了,恐怕它的壳都不下于一米的直径,得有一米二三这样。

  老鳖虽然很大,可是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划拉下几下水,水面像是爆炸了一样,不断地翻过着,没有几下,老鳖就出现在陈迅的面前,喝着那一丝丝的泉水,那些大鱼,水蛇全部都远离这里。

  只有一些给老鳖清理身体的小鱼苗才能得到些便宜,老鳖抬起头来看着陈迅,仿佛还想再来一些。陈迅从它的眼中好像看到了渴望之情,还有满满的请求,陈迅的手指慢慢的深入水中,注入灵泉。

  老鳖飞速的朝着陈迅的手指游去,陈迅被吓了一跳,手指迅速伸了回来,不要怪陈迅胆小,这么大的老鳖,别说是陈迅这样的明劲高手,就算是暗劲一类的宗师都不会轻易的招惹。

  喝完泉水,看着陈迅伸回去手,老鳖给了他一个哀怨的眼神,没错,陈迅好像看到了哀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怎么办呢,哎呀,对了,”陈迅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向着老屋跑去。

  拿了个大茶缸,往里面注入一大缸的泉水,放在岸上不远处,同时在离着大鳖一些距离的地方注入一些灵泉,小鱼儿疯狂的往这边游来,老鳖的脑袋不停地在这两边摇摆着,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朝着岸上的茶缸爬来。

  看着满满的泉水,老鳖不断地舔舐着泉水,陈迅注入一些泉水后,感到精神很是困乏,“原来,泉水也不是无限使用的啊”陈迅想道。

  手慢慢的靠近老鳖的壳,老鳖的动作一顿,陈迅赶忙收回双手,老鳖善意的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吭哧吭哧的喝着水。陈迅仿佛受到了鼓励似的,手再次摸上老鳖的壳,“咯人,”这是陈迅的第一感觉。

  老鳖的背实在是太凹凸不平了,一点也没有舒服的感觉,不过摸着摸着,陈迅感觉好像自己的手便舒服了,就像在做手疗一样,一阵阵的清凉感觉传来,爽透心扉啊。

  水中仍有一些小鱼在陈迅注入泉水的地方徘徊,应该是那里的灵气比较丰富吧,一会儿灵气扩散就行了。老鳖喝完泉水,舒服的眯着眼睛,任由陈迅摸着它的背。

  一会儿,老鳖动了,可是陈迅没有感觉到,仍然摸着老鳖的壳,老鳖的头一转,亲昵的蹭着陈迅的手还用嘴不断地轻咬着,陈迅被吓了一跳,赶忙收回手。老鳖有些生气的看着陈迅,陈迅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笑着说道:“以后,你就是这里的管事的了,照顾好我的鱼苗啊,”陈迅这显然是自作多情,排除自己的尴尬呢。可没想到老鳖竟然朝他点了点头,在陈迅愣神的时候一个猛子扎入了池塘中。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嘶~”陈迅咬着牙,“疼,这不是梦啊,”陈迅想道,老鳖到了池塘中央,再次漏出身体,陈迅有些发愣的看着,不过还是挥了挥手算是再见吧。老鳖慢慢的沉入水底。

  一会儿陈迅也想清楚了,连功德空间都有,一直老鳖成精了又有什么呢?而且,像龟和鳖这一类长寿的动物,通灵是很正常的事啊,几百年的岁月,总会有些变化的。

  这一天陈迅够累的了,陈迅也想过把池塘改造一遍,可是一口是吃不了个胖子的,就算有了空间这玩意,陈迅也不能,为什么呢?因为陈迅感觉到了疲劳,没错,没失去一丝泉水陈迅就会感到疲劳,可能这就是惩罚吧。

  现在陈迅对这个空间一点也不懂,陈迅这几年也看了不少小说,多么想也拥有个空间精灵啊,这样自己就可以有方向有目的的发展了,不过这个空间也不错,有一块石碑在指引着方向-----朝着功德奔去。

  陈迅不是没想过像小说一样,把老鳖收入空间,可是怎么也收不进去。回到老屋,古色古香的屋舍与家具,与现代生活可谓是格格不入,看着床上睡觉的大黄,至于为什么大黄睡在床上,因为这里根本没有狗舍。

  大黄作为这个家庭的元老,就连爷爷在世时都是睡在床上的,好在大黄很爱干净,不会有跳蚤一类的脏东西,摸了摸大黄不在顺滑的毛发,陈迅感觉一阵阵的心疼。

  心一狠,拿出那最后一丝的紫色灵泉,就是这一点,不会比救老人的那滴差,因为那时的泉水只是淡紫色,而这是纯正的紫色,绝对算的上是在质上的提升了。

  泉水一出空间,就散发出阵阵清香,疲劳的感觉再次袭来,这次比刚才的还要强烈。大黄也感觉到了,睁开眼,热切的看着这一点点水,舌头情不自禁伸了出来。

  陈迅把这一点水送到它的舌头上,只见大黄的毛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亮着,还有一些不断地脱落着,不过陈迅是无法见证了,因为他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太困倦了。

  另一边,一位老爷子来到市一院,旁边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陪同着,在检查室外面的椅子上坐着,这真算是一大趣闻了,不坐办公室,坐这儿,没办法,老人要求的。

  “砰砰~”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人跑来,后面还跟着个人,看到这个人,领头的医生赶忙站了起来,马上迎了上去。来到老人身边,中年人恭敬的站着,“爸,您没事吧?”中年人首先开口道。

  “哼,我能有什么事,你是希望我有事了,”老人正在回忆救自己那个小伙的面容,被儿子这么一打岔,一下子全乱了,显然没有好脾气,狠狠地看着他,中年人跑来本来就累,再加上被老人这样看着,汗水哗啦啦的往下落。

  也没有敢帮场,场面陷入了沉默之中,中年人就这样笔直地站着,汗水落到脸颊也不敢擦,“注意一下形象,”老人说了一句,中年人赶紧擦了擦汗,听到这句话,几位医生想笑又不敢笑,只好硬生生的憋着。

  门打开了,一位医生一出来就说道:“奇迹啊,真是奇迹啊,陈老,你看……”
第5章 大黄的变化
一农遮天全文阅读作者:雨中晴天加入书架
  (这是第二章,第三章有木有就看各位乡亲们的支持了,成绩好的话,今晚肯定要干出来,大家可能不知道,为了写好,现在我也变成手残党了,三四个小时一章,支持一下,我就有动力了,有动力,一天三更还是可以的,大吼一声:各位乡亲们,求收藏!求推荐!)

  听了医生一大堆的说法,陈老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心脏病好了很多,而且这半年都不会发病,而且询问陈老用了什么药,说只要再用上几月,心脏病就会彻底治愈。

  这对陈老来说确实是好事,谁也不想死啊,可是他完全不记得那小伙子长什么样子,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的骂声,然后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而旁边的中年人听到医生这个消息很是兴奋,不停地询问老人。

  “说,说什么说,你着什么急啊,”老人被吵得不行了,对着中年人吼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中年人小声的说道,“哎呀,你还敢反嘴了是不?你,就你还担心我,你是担心你的官帽子把?”中年人不敢再反嘴了。

  “那个小伙子的样貌我也忘记了,你先去查查,可能会有认识的先从撞我的那个中年人查起吧,看看有没有摄像头,”老人舒了口气,有条不紊的说道。中年人赶紧溜了出去,可能是想要找人,也可能是想躲着老人吧。

  一觉醒来,天黑了,有多黑,很黑,屋子里是这样,不过外面就不知道了,打开窗户,一缕月光落入屋中,照耀着那些家具,陈迅隐隐的发现那些家具都透着灵光。旁边的大黄还在睡,不过缺发现它的毛发变得顺滑柔亮,而且床上落了一下的毛。

  心神透入空间,发现功德值竟然变成了20,距离下一级只差了30,陈迅很惊讶,“救老人的已经奖赏过功德了,难道这是因为喂鱼苗?”陈迅想想也就不想了,因为大黄醒了。

  陈迅从大黄的身上感觉到了勃勃的生机,虽然可能没有年轻时的健硕,但绝对不是晚年气象,这让陈迅放心很多,刷了刷茶缸,注入一缸灵泉,陈迅呼哧呼哧的喝着,感觉一丝丝的凉意冲着经脉袭来。

  没有上一次饮用时武术进步的样子,陈迅还是蛮失望的,不过也对啊,陈迅在明劲初期停留了好几年了,积蓄的也够了,只缺少了一个契机就能突破,而泉水就是这个契机。

  现在突破了,基础还没打稳,喝一口又能突破,这还让不让人混了,不过也不是太差,陈迅隐隐的感觉自己的力量有所增长,喝了大半碗,陈迅感觉有些撑了。旁边的大黄有些着急的咬着陈迅的衣服。

  “诺,给你,”陈迅把水放在大黄的面前,大黄快速的舔着,一会儿,小半茶缸的泉水就没有了,大黄的毛发变得更柔顺了些,不过已经不是太明显了,就像一个发烧的病人,药物对他一开始的作用大,当快要痊愈的时候,作用会越来越少。

  陈迅走出老屋,在这月光下朝着爷爷的目的方向走去,一条狐狸跑了过去,这条狐狸还是红色的,在月光下尤为显眼,大黄就想窜上去,“停,”陈迅揽住了大黄,一会儿就不见了红狐的身影。

  跟爷爷说了几句话,当然,都是他自言自语的。大黄窜入草丛,出来时叼出了几只野鸡,陈迅拍了拍他的脖子,表示鼓励,大黄高兴地舔着他的手,两人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大黄在陈迅的身边边走边跳,不断地围着陈迅转,恢复生机的大黄真是缠人啊,陈迅在家前面架起了火,把两只鸡在池塘边处理干净,又惹得一群小鱼在这抢食。心神沉入空间,取了些泉水洒在鸡身上,放在火上烤着,阵阵清香发出。

  大黄不断地跳跃着,火光照耀着陈迅的脸,陈迅发现空间里的泉水又有一丝丝紫色,有以前的五分之一吧。认真的烧烤着,陈迅想起了小时候爷爷烧烤的场景,那时候的大黄也是这么欢快,陈迅没有哭,因为他知道,“人总要向前看的,而作为一个男人,是不能轻易哭的。”

  一会儿就好了,大黄朝着池塘边叫着,陈迅借着火光,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动物,没错,就是老鳖,老鳖好像很不喜欢大黄的叫声,可能是有点吵吧。双眼狠狠地盯着大黄,大黄的毛发都有些站立起来,更加凶狠的叫着。

  “好了好了,停下,你们是朋友,知道吗?”陈迅安抚了大黄,不过,显然,大黄不买账,就那么坐在陈迅的旁边,狠狠地看着老鳖,还亲昵的舔着陈迅的脸,好像在说:“小样,爷才不会和你做朋友呢,主人是我的。”

  老鳖慢慢的爬的火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烧鸡,好吧,陈迅拔了两个鸡腿,剩下的直接扔给老鳖,不能厚此薄彼啊,陈迅照样拔了两个鸡腿,剩下的给了大黄。幸亏这野鸡有分量,要不还真不够吃的。

  野鸡的肉很紧,很香,就算是鸡腿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塞牙的感觉,不一会就吃完了,吃完后的大黄就那么趴在陈迅的腿上,陈迅的手摸着老鳖的壳,大黄也对眼前这玩意感到好奇,不过没有了先前的狂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在那慢吞吞吃着野鸡的老鳖。

  老鳖兴许是注意到了大黄的目光,抬头看了看,又低下头继续吃了起来,陈迅感觉这场面很温馨,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有这两个家伙在,陈迅心神再次沉入空间,观看起空间的变化。

  陈迅发现功德又涨了一点,到了21点,不过怎么也弄不清这功德是从哪里来的,不过陈迅也不是个纠结的人,弄不清也就不弄了。从指间再次弄出一些泉水,给大黄和老鳖一个分点,又感到了疲倦,就这样睡着了,大黄老鳖则作着保镖的角色。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不过陈迅起的并不晚,多年的早起锻炼身体已经为他调整好了生物钟。晨曦微露,陈迅看着大黄的眼四处紧盯着,耳朵也立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身体表示让它放松,老鳖看起来也很紧张。

  陈迅找来两只小杯子,一人倒了一杯清泉,算作奖励,陈迅就开始打起了拳。“去,大黄,去捉几只野物,”陈迅用独特的方法告诉大黄,大黄嗖的一声窜了出去,陈迅接着打拳。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雨中晴天所写的《一农遮天》为转载作品,一农遮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一农遮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一农遮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一农遮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一农遮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一农遮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